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综]审神者是个毛绒控章节列表 228.阴阳师花开院

时间:2018-08-15    小说作者:芒果眼镜娘  章节目录   书页
    ,精彩小说免费!

    友情提醒:你在订阅不足的小黑屋。

    “……女孩子不要说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苏千凉叹气,深感照顾好这一本丸的付丧神是个尤为任重道远的任务, 她从袖子里掏出一根两头垂着白色毛球的发绳绑在那一头金发上, “女孩子果然还是要这样才可爱。”

    众付丧神:“……”

    #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审神者#

    乱藤四郎也愣住了, 他的长相是偏女孩子了点,还爱穿女装,被称为伪娘或女装大佬,但是真正把他认成女孩子的审神者还挺少的。

    嗯,眼前就是一个。

    “主公,我是男孩子呀。”

    苏千凉:“哈?”

    乱藤四郎抓住苏千凉的手往胸口一按, 一马平川如飞机场,“看。”

    苏千凉嘴角一抽, 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辩解道:“呵呵, 你还小, 没发育完全嘛,以后会长大的,不要灰心。”

    还不相信?

    乱藤四郎苦恼地皱眉,站起身来, 掀起裙摆就要脱,“主公看一下就知道了。”

    烛台切光忠:“不!”

    “住手!”短刀们凭借出色的机动扑了上来,扑倒乱藤四郎,同时殃及在他面前的苏千凉。

    苏千凉往后一倒, 手在榻榻米上一撑, 不等她起身抬头, 眼前被一只温凉的大手覆盖,“哈哈,主公还是等一会儿再起吧。”

    苏千凉:“三日月?”

    “是我。”三日月宗近淡定地扭过头,不去看那扑作一团,还把乱藤四郎的胖次不小心扯下来的藤四郎兄弟团们。

    苏千凉想问“遮眼睛干什么”,听到那群小短刀们气急败坏的声音,她瞬间安静了。

    “啊,你们干嘛脱我胖次!”

    “胖次掉了?”

    “谁脱乱胖次了?”

    “啊啊啊捡回来啊!”

    “丢哪去了?”

    “主公,主公看到了没……哦,幸好有三日月桑在。”

    “啊,主公居然没有看到。”乱藤四郎略为失望。

    “乱太狡猾了!”

    “怎么能让主公看你的哗——”

    “就是就是!”

    “要看也是看我的哗——”

    “就是……啊?”

    “你们……给我闭嘴!”药研藤四郎一声吼,藤四郎兄弟团们彻底寂静,纷纷捡起混乱中不知道是自己主动脱掉还是被别人扒掉的裤子和胖次穿上。

    确认没有不和谐的内容,三日月宗近放开手,同时主动退后一步,拉开和审神者之间的距离。

    混乱发生之时,离苏千凉最近的是左边的歌仙兼定,右边的烛台切光忠,还有身后的三日月宗近。

    烛台切光忠阻止乱藤四郎脱胖次,歌仙兼定挡住混乱中挠成一团的短刀们,距离短刀们最远距离苏千凉更近的三日月宗近捂住她的眼睛——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默契。

    尽管前面两道防线没成功,幸好最后一道防线坚强地挺住了。

    鹤丸国永咕噜噜地转着眼,不怀好意地道:“主公,别看乱看起来小,哗——可不小。”

    “鹤丸!”烛台切光忠警告地瞪他一眼。

    呵呵……

    苏千凉笑得很尴尬,还有谁记得她性别女有别男吗?在她面前脱裤子还大谈特谈哗——故意的吧?!信不信婶婶把你们揍得没了哗——

    歌仙兼定叹气,有鹤在的地方肯定风雅不了:“要是压切长谷部在的话,你们……”

    短刀们闻言,刀躯一震。

    以压切长谷部那为了主公能豁出性命的性子来说,他们敢在主公面前闹,绝对丢出去没商量!并且接下去的一段时间,想要见到主公和主公近距离接触?呵呵哒。

    “压切长谷部?”苏千凉好奇地问,“也是人/妻属性吗?”

    “人/妻是什么意思?”歌仙兼定直觉那不是什么好词语。

    突然这么问,苏千凉一时间很难找出词语来具体形容,干脆举个例子:“就是烛台切和你这样的。”

    烛台切光忠:“?”

    歌仙兼定:“?”

    *****

    第一次出阵伤亡如此惨重,苏千凉说什么不允许再次出阵。

    所有付丧神都被要求每天至少在训练场内训练两个小时,做不到的和太闲的包下第二天的所有内番任务。

    “惩罚措施”一经告知,本丸内再不见一丁半点懒散,到处忙得热火朝天。

    最喜欢坐在走廊上,看看日出日落喝茶吃果子过老年生活的三日月宗近都难得去了训练场,与鹤丸国永干了几架。

    除了通过训练提高刀剑本身的战斗力,提升对战斗的熟悉程度之外,苏千凉还想从其他方面保证他们的出阵安全。

    “狐之助,有更安全的出阵方法吗?”

    在狐之助漫长的新手引导生涯中,它还没见过这么为刀剑男士们着想的审神者。

    由于刀剑男士们的锻造成本低,可重复锻造、捡拾、刀解、碎刀,为了战斗力更强更稀有的刀剑们不断锻刀、刀解、碎刀的审神者太多,以至于难得见到一个正常的审神者,反而觉得稀奇。

    或许,这就是时之政府千方百计要和这位审神者签约的原因了吧?

    狐之助挠了挠脸,认真地介绍:“审神者大人,更安全的出阵方法是没有的,但是可以从其他方面进行辅助降低受伤率,提高生存率,比如刀装、御守。”

    “接着说。”

    “想要刀剑男士们出阵时受伤不那么严重,可以配备刀装。刀装需要用资源锻造,一共金色、银色、灰色三种,最上等的就是金色刀装,不过产出率不怎么高。为防止刀剑男士们在出阵远征时遇到意外情况,受伤严重到碎刀,则需要配备御守。御守一旦配备,就算濒临碎刀,也能坚持回到本丸等候手入。”

    如此说来,最安全的出阵办法=最熟悉的地方+金色刀装+御守。

    苏千凉脑海里大约有了那么个概念。

    狐之助不想打断审神者的深沉思考,但是如果再不出声,它的毛就要被撸秃了!

    “审神者大人,买御守是要很多很多小判的!”尤其是审神者看起来似乎要每位刀剑男士配备一个御守的样子,那能买到本丸破产!

    “小判”一出,苏千凉果断蔫了,撸毛的手自然停下。

    狐之助压着身子,悄悄地从出神的审神者手底下逃脱,逃出一段距离后,抱着因为审神者心不在焉而被撸掉不少毛毛的大尾巴心疼地直掉眼泪。

    一想到本丸内可怜的小判,苏千凉就要疯。

    9001本丸也是穷得没谁了,偏偏御守还挺贵,没办法每人配备一个。要小判就得出阵,出阵就会受伤,受伤来不及回来就可能碎刀,无解。

    想去找时之政府聊聊人生:)

    狐之助陡然察觉一阵从尾巴椎袭来的凉意,大约是有人打算找时之政府的事?还是比较大的事。

    想了想,它转过头说了个不那么官方的建议:“审神者大人,御守其实还能自己做的。”

    “嗯?”还能有这种操作?

    苏千凉的印象里,御守这样的东西都是由有灵力的巫女制作,去神社求来的,因此价钱才高,万万没想到居然还能自己做?

    “对啊,御守本来就是灵力强大的巫女赋予守护的灵力和愿望制作而成的。审神者大人的灵力很强,如果掌握对方法的话,是可以制作的。”当然成功率就你知我知时之政府更知了。

    狐之助直觉为了小命,最后半句话不能说。

    苏千凉想着能有节省小判的办法,两只眼睛锃亮锃亮,蹬蹬蹬赶往锻刀室。

    刀装也是由刀匠在锻刀室制作的,最低标配居然是四个50,那都能锻出一把刀了!

    苏千凉狞笑着,暂时压下和时之政府聊人生的想法:“那就四个50做吧。等等,先不要一次性做太多,嗯,先做三个试试。”

    为免出现和锻刀一样的情况,还是保守点好先试一次比较好。

    刀匠也是心有余悸,本丸的资源实在太少,必须省着点用。

    刀匠点点头,郑重地把资源投入刀炉。

    刀装很快出来,一模一样的三个灰色。

    苏千凉:“……呵呵。”

    又想找时之政府聊聊人生了:)

    远在天守阁抱着快秃了的大尾巴吹毛毛的狐之助只觉寒意袭身,倏地直起身子,四肢伏地,警惕地四处观望。

    好半天没发现任何危险,继续抱起大尾巴心疼地摸一摸。

    鹤丸国永轻笑一声,快步走入餐厅。

    刀剑付丧神不需进食,本丸失去主人后,餐厅是所有付丧神来得最少,保存最完整的地点。

    “都来了呀。”

    鹤丸国永到得最晚,他刚坐下,付丧神们一致看向座在首位的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见人到齐,沉声说道:“新任审神者下午就到。”

    话音落,厅内死一般的寂静。

    鹤丸国永挑眉:“啊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狐之助没有提前通知?”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飞龙邀月〕〔恶魔战总求放过〕〔我的空间很很奇葩〕〔红颜嫡妃,祸水王〕〔星际三国英雄传〕〔兽世奇缘:兽夫太〕〔三生悟道〕〔重生男神系统:楚〕〔神级火爆兵王〕〔王俊凯:酷酷的虎〕〔我当道士那些年〕〔赤龙武神〕〔超级无敌战舰〕〔天界打工皇帝〕〔【快穿】反派,我〕〔至尊修罗〕〔墨者荣耀〕〔乡村极品小仙医〕〔抓捕妖孽学长!〕〔云凤归
热门小说推荐:我的绝色美女姐姐〕〔恶魔就在身边〕〔每秒都在升级〕〔全能尖兵〕〔美女总裁的超品高〕〔九转道经〕〔朕心爱的丑姑娘,〕〔梦游诸界〕〔软,化,物〕〔重生之战神吕布〕〔丹武至尊〕〔雷霆之主〕〔极品全能学生〕〔重生八零甜蜜军婚〕〔都市之妖孽公子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