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 098章:冤家路窄,倒霉透顶

时间:2017-12-16    小说作者:洛檬萱  章节目录   书页
    谷粒网 .. ,最快更新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最新章节!

    《骄阳不及你灿烂》剧组恢复拍摄是在三天后。

    新换来的女主角是个颇有演技的女艺人赵冉,她虽然人气没有姜岚高,长的也比姜岚稍微差了一些些,可胜在有演技。

    她在圈里口碑不错,演技好,又敬业,能吃苦,却一直没有大火,一直二三线徘徊着。

    她跟那些一门心思想往上爬的女艺人不同,不愿意接受潜规则。

    有戏找她,剧本喜欢的她就拍,不喜欢的她就委婉拒绝。

    没戏拍的时候,她就带着父母家人去旅游,散心,对这个圈子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李宏伟决定先把剩下的戏按正常流程拍完之后,再补拍姜岚之前拍的那些戏份。

    由于赵冉的敬业和演技颇好,剧组的拍摄进度可比之前姜岚在剧组的时候快的多了。

    大半个月过去了,剧组的进度一直很快,没再出什么幺蛾子。

    演员之间的相处也挺和谐的,没有什么互相撕逼的情况发生,导演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孟浅和赵曦光和以前一样,每天早早的去片场,晚上收工后两人一起回家。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先收工的赵曦光等着孟浅,她却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每天回去都是开开心心的。

    这天收工后,孟浅和赵曦光一起回家,却在半路接到了褚明轩的电话。

    孟浅纠结好半天,本来是不想接的,可褚明轩的电话却一直打来。

    不得已,她怕他找自己是有什么事情,所以接了起来。

    “喂。”

    电话一接通,粗明轩就问:“浅浅,你搬家了?”

    孟浅淡淡的丢出一个‘嗯’字,语气没有什么起伏,很平静。

    “为什么?”而褚明轩却有些激动的问:“那个房子住着不好吗?你为什么要搬走?”

    孟浅淡淡的说:“我跟曦光现在两个住,那个房子有点小,所以就搬走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褚明轩从孟浅冷淡的态度就猜出,她搬走是另有原因。

    “其实……你是想躲着我吧?”褚明轩问。

    孟浅也不解释。“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浅浅,我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对我的态度突然间变的这么冷淡……”

    不等情绪有些激动的褚明轩将话说完,孟浅打断了。“有别的事吗?要是没有别的事,我挂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

    “你后天……陪我参加一个宴会吧。”

    孟浅想也没想,果断拒绝:“抱歉,我没空。”

    “不能请假吗?”褚明轩问。

    孟浅反问道:“我不过一个小小的演员,如果动不动就请假的话,导演会怎么看我?”

    那边,褚明轩沉默了片刻后,问:“那你能告诉我……你搬到哪里去了吗?我想见见你。”

    这些天他一直想见孟浅,一直都想见。

    可他最近的工作量突然大增,三天两头的就要出差,根本抽不出时间来见孟浅。

    今天他也是刚刚从出差的地方回来,然后就直奔翡翠名居了。

    可对他印象深刻的卫门大叔告诉他,浅浅已经搬走了。

    他当然不相信,连忙给孟浅打了这个电话,没想到她真的搬走了。

    那边褚明轩内心煎熬着,而这边孟浅却丢下淡淡的一句:“可我不想见你,就这样吧,我累了,挂了。”

    说完,再不给他说一个字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褚明轩在这边握住手机,整个人的情绪都快崩溃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孟浅明明好好的,结果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他由始至终都不相信孟浅是那种为了金钱名利而不惜出卖自己的人。

    如果她是那样的人,那他褚明轩也可以给她呀,为什么她却一直跟自己保持着朋友关系呢?

    他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孟浅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冷漠,简直比一个陌生人还要来的冷淡。

    失魂落魄的开车回到宁京的房子,杨秋萍喜笑颜开的连忙迎了上来。“儿子,你回来了?”

    见她在家,褚明轩微微愣住了。“妈?你怎么在这儿?”

    杨秋萍说:“这不是后天傅家大少爷要结婚了吗,我和你爸自然是要参加婚礼的。对了,你还没有找到女伴吧?我已经给你物色了一个……”

    话还没有说完,褚明轩低吼了一声:“我不要什么女伴,除了浅浅,我谁也不要。”

    他难道不知道他妈是什么意思吗?

    说是什么女伴,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相亲对象。

    他才不要,除了孟浅……他谁都不要。

    低吼完,褚明轩转身就想上楼。

    杨秋萍却喊住了他。“你什么态度?我就知道你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因为孟浅。那个丫头到底有什么好?除了有一副好皮相,她哪里配得上你?家世家世配不上,学历学历配不上,现在还跑去混什么娱乐圈……那圈子里的人哪个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我明明白白再告诉你一次,我们褚家的人是绝对不会让一个混娱乐圈的戏子进门的,尤其是孟浅。”

    听到这里,褚明轩停下了脚步,转身望着杨秋萍。

    他的眼神很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半响后,他问:“妈,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问你。浅浅自从参加完外公的寿宴后,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冷淡,甚至有时候连我的电话都不接。是不是你在她面前说了什么?”

    杨秋萍不答,似乎有些不信的反问了一句:“她真的不接你的电话?”

    褚明轩说:“她现在连见都不想见我了。”

    闻言,杨秋萍满意的冷哼了一声。“还算她识相。要是她再继续纠缠你,我就让她彻底混不下去。”

    “所以……真的是你在浅浅面前说了什么?”褚明轩眉峰一拧,问着杨秋萍。

    杨秋萍也不否认。说道:“没错,事到如今我也不怕明确的告诉你,是我让她远离你的。她那样身份低贱的人,本来就不配站在你身边。出生低贱不说,还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褚家也是她能肖想的吗?”

    反正孟浅现在也不理她家儿子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没再继续瞒着的必要。

    听到杨秋萍说完这话,褚明轩看起来没有什么太过激烈的反应,只朝杨秋萍冷笑着点了点头后,转身上了楼。

    上楼后不久,杨秋萍在客厅听到楼上有异常的动静,连忙上楼。

    当她站在褚明轩卧室门前,眼前的景象把她吓了一跳。

    只见褚明轩将卧室里能摔的东西全部摔在了地上,能砸的东西也全部都砸了个稀巴烂……

    随后,他提着刚刚随即收拾的几件衣服,面色冷漠的直接越过杨秋萍下了楼。

    杨秋萍回过神来,连忙追了上去。“明轩你要去哪儿?”

    褚明轩没有搭理她,而是快速的朝着大门走去,全然不顾杨秋萍在他背后不停的喊叫着他。

    出了大门,他直接开车出了别墅区,留下杨秋萍目瞪口呆的站在大门口。

    *

    另一边,孟浅和赵曦光朝着新搬进去的小区走去。

    因为刚刚接了褚明轩的电话,所以孟浅的心情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

    虽然她没有把和褚明轩的事情告诉赵曦光,可赵曦光不是傻子,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她觉得孟浅和褚明轩变成现在这样,真的好可惜。

    她至今还记得褚明轩对孟浅真的很好,在学校的时候也会护着她,就算自己毕业了,也会找人保护孟浅。

    那时候有了褚明轩的庇护,孟浅的日子过的还算安稳,可自从他读了大学之后,孟飞扬就变本加厉的欺负她。

    虽然褚明轩也托人在学校照顾孟浅,可终究比不得他还在学校的时候。

    她知道褚明轩是真的喜欢孟浅,也知道孟浅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褚明轩了,只是一直不让她说。

    她本来以为他们会很甜蜜的在一起,可谁知道……竟然变成了现在这样。

    赵曦光本来是不想问的,可看到孟浅这个样子,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开导开导她。

    于是,她问:“浅浅,你跟明轩学长之间到底怎么了?明明他那么喜欢你,你也很喜欢他,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孟浅沉默了良久,然后说:“也没有。就觉得我配不上他。”

    “除了家庭背景,我觉得没有哪里配不上他呀。”赵曦光又说:“而且感情的世界里,哪有什么配不配的?只有爱与不爱。”

    孟浅感叹了一声:“曦光,有些爱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他的父母是不会同意我跟他在一起的。”

    她和褚明轩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毕竟像他那样的家庭,怎么可能接受自己?

    她不过是个连自己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孤儿,褚家的人又怎么会愿意让她这样身份的人嫁给褚明轩呢?

    他以后的妻子,不是豪门千金,就是世家名媛,总之……怎么都不可能是她。

    杨秋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和分量。

    赵曦光说:“你都没有争取过,又怎么会知道他们不会同意呢?”

    孟浅自嘲的笑了笑,脑海中又闪过杨秋萍那张颇为尖酸刻薄的脸。“他妈妈根本不会给我争取的机会。”

    闻言,赵曦光问:“你的意思是,他妈妈找过你?”

    孟浅点了点头。

    何止是找过她,简直就是拿生命在羞辱她。

    她孟浅虽然出生不高,学历不高,可也是个有自尊的人。

    被褚明轩的妈妈那么羞辱了一次也就够了,她不想再被羞辱第二次。

    赵曦光有些心疼的看着孟浅,只觉得这又是个败给门第之差的爱情,难免心疼和唏嘘。

    如果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出了问题那还好解决,可偏偏人家褚明轩的妈已经找过孟浅了,再继续纠缠下去浅浅只能被伤的更深。

    知道了真相的赵曦光觉得,如果换成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也会选择跟褚明轩断的干干净净。

    毕竟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褚明轩一个男人,她家浅浅那么好,一定会遇到更好的男人,一定会遇到愿意接受她的人家。

    拍了拍孟浅的肩膀,赵曦光安慰道:“浅浅,没事,咱既然决定放手就放的洒脱点。你长的这么漂亮,心地又善良,以后不愁找不到两情相悦的好男人,褚家人看不起你,总有好人家看的起咱们的。”

    孟浅说:“我知道,我早就看开了,你不用为我担心。”

    就算每次想到褚明轩还是会有些心痛,可她发现,现在那种心痛的感觉……似乎已经越来越淡了,不似之前那般强烈,那般让人痛不欲生。

    所以,时间真的可以抚平一个人的伤口,也会减轻一个人的痛苦。

    她相信,在不久将来,她会彻彻底底的忘掉褚明轩,彻彻底底的从这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感情中解脱出来。

    *

    第二天,孟浅和赵曦光照常早早的去了片场。

    这部戏已经拍了近一个月,本来她就是个女三号的角色,戏份不算太多。

    如今拍了大半个月后,她的戏份自然也是越来越少。

    很多时候她都是候在片场看其他演员是怎么演戏的,从中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下午的时候,在家一直闲着没事干的傅圣雅居然跑到片场来探班了。

    当剧组的人看到傅家五小姐来探孟浅的班时,自然惊讶无比。

    虽然先前傅圣雅在微博上帮孟浅澄清过关于被潜规则的事情,可他们并不觉得这两人以后还会有交集。

    谁知道这两人私底下竟然是朋友关系,而且看起来关系不错。

    “你怎么来了呀?”孟浅问着傅圣雅。

    傅圣雅把她给孟浅带的新鲜水果和水果茶取出来,递给她和赵曦光,然后说:“这不是在家闲着没事吗,就来看看你咯。怎么样,最近剧组没人欺负你吧?”

    孟浅笑着说:“没有,演员们之间相处的挺好的。”

    “那就行。”傅圣雅像个大姐大似得,说道:“要是谁敢再欺负你,你跟我说,我肯定不会轻易绕了她。”

    孟浅笑着点了点头。“好。”

    话虽这么说,可要是真有人欺负她了,她也不可能告诉她呀。

    大家又不是小学生了,闹个矛盾还告状,多幼稚呀。

    吃了一会儿水果,傅圣雅说:“对了,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孟浅问。

    傅圣雅说:“你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

    孟浅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明天有几场戏要拍。”

    “那就请一天假呗。”傅圣雅随即又问:“导演不会不同意吧?”

    孟浅摇了摇头。“不知道。”

    “算了,我去帮你请。”说着,傅圣雅起身,直接朝着导演坐在的方向走去,孟浅连阻止她的机会都没有。

    走到半路,傅圣雅又折了回来。“对了,曦光,要不你也一起吧?”

    “我?”

    傅圣雅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对呀,你一起,我现在就去帮你们请假。”

    看着她走向李宏伟的方向,孟浅和赵曦光有些懵。

    “她这是要干什么?”赵曦光问。

    孟浅摇了摇头。“不知道,感觉看起来有些神神秘秘的。”

    不一会儿,傅圣雅回来了,朝两人比了个ok的手势,笑着说:“搞定。”

    “导演没有不高兴吧?”赵曦光有些担心的问着。

    “没有呀。”傅圣雅说:“你们这个导演挺好说话的。”

    孟浅道:“那是因为帮忙请假的人是你。”

    赵曦光接着说:“要是换做是其他演员,李导估计不会这么爽快就同意的。”

    “不管如何,总归他已经同意了。”顿了顿,傅圣雅问:“对了,你俩还有多久收工?”

    赵曦光回道:“我的戏份已经拍完了,浅浅还有一场戏,拍完了应该就可以收工了。”

    “那行,我在这儿等你们收工,完了之后咱们一起去吃饭。”

    “好吧。”

    很快,轮到孟浅的戏份了。

    导演朝这边喊了一声:“孟浅,准备一下,马上拍你的戏份了。”

    “好的,我就来。”

    “你们在这儿坐会儿吧,我去了。”

    “去吧去吧。”

    孟浅去拍戏之后,傅圣雅和赵曦光两人在这边吃着水果,喝着果茶,聊着天。

    两人因为年纪相差不大,挺聊得来的。

    再加上傅圣雅又是个孝子的脾气,有时候说话做事给人的感觉像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所以跟孟浅和赵曦光相处起来很自然,一点儿也不尴尬。

    等孟浅拍完了这场戏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李宏伟见孟浅今天的戏份也拍完了,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孟浅也十分的刻苦敬业,便让她和赵曦光提前收工。

    孟浅和赵曦光从更衣室换上自己的私服后,便和傅圣雅一起离开了片场。

    傅圣雅开车来到一家档次十分高档的酒楼,之后带着两人一同上了楼上的vip包厢。

    孟浅在心里感叹着,傅圣雅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小姐,随便吃顿饭都来这么高档的酒楼,一顿饭钱估摸着够自己半年的生活费了。

    进入包厢后,孟浅发现餐桌上摆放着八个人的餐具。“还有其他人吗?”

    傅圣雅说:“对呀,宋明瑞今天下午的航班回来,所以我为他接接风咯。”

    “原来是这样啊。”孟浅点了点头,随后又道:“可你也不早点说,我好回家换一身衣服啊。”

    她这身衣服穿的太随意了,刚刚进来酒楼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别扭。

    也不是她要故意打扮给谁看,关键是等会儿有其他人来,总要有些礼貌吧?

    她和赵曦光都穿着t恤和牛仔裤,看起来总归是有些不妥的。

    而傅圣雅却说:“你这样已经很好啦,颜值在这里摆着呢,怎么穿都好看,是吧,曦光?”

    赵曦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鞋子,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她颜值是在那里摆着,可我穿的也太随便了。”

    傅圣雅没好气的瞥了她们一眼。“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干嘛这么不自信呀?再说了,又不是来相亲的,就一起吃顿便饭,这么讲究做什么?”

    “是,你说的对。”顿了顿,孟浅又问:“除了宋明瑞,还有谁呀?”

    傅圣雅说:“我哥,沈昀珩,封钰,然后没了。这几个都是你们见过的。”

    孟浅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这半个月里,傅焱宸虽然还是会给她发个微信,不过却没有之前那么频繁。

    而且他们两人也是大半个月也没见了,想着等会儿要看到他,心里竟然有些紧张起来。

    脑海总,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了半个月前,在医院的那个晚上。

    而赵曦光一听到有沈昀珩,她的心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跃速度,更是有些后悔今天穿的这么随便了。

    她也不是非要打扮的花枝招展,至少要穿的稍微正式了一点呀,起码每次都要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呀。

    不久后,沈昀珩神采奕奕的推门进了包厢。

    见孟浅和赵曦光都在,笑容更是灿烂。“咦,你们两位美女也来了?”

    “怎么了,她们不能来呀?”傅圣雅没好气的反问着,随后又问:“还有啊,听你话里的意思,我不美咯?”

    一听这话,沈昀珩无奈的解释道:“我的傅大小姐,我没这个意思,你可别冤枉我。”

    “切,懒得理你。”转过身,傅圣雅又对孟浅和赵曦光说:“你们两个也别理他。”

    孟浅和赵曦光均是笑了笑,没接话。

    几人在包厢随意聊了一会儿之后,封钰和宋明瑞也先后到了。

    看到孟浅也在包厢,宋明瑞十分热络的笑着唤道:“呀,浅浅也在?真是好久不见了。咦,你身边这位美女是……”

    孟浅介绍着说:“哦,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赵曦光。曦光,这位帅哥你应该认识吧?”

    赵曦光笑着说:“当然认识了。”

    国民男神,现在的年轻人,谁不认识呀?

    她的班里好多女生都是他的迷妹,想不认识都难。

    当然咯,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够跟宋明瑞同桌吃饭,实在叫人有些激动。

    宋明瑞笑呵呵的问:“没想到你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姐妹,怎么不早点介绍给我们认识?”

    孟浅笑着说:“我们几年没联系了,上个月在剧组才碰到。”

    “也是很有缘分的咯。对了,表哥还没到?”

    沈昀珩说:“最近公司事情多,工作肯定忙,他今天能来都不错了。”

    正说着,便见包厢的门被服务生从外面推开,来人自然就是傅焱宸无疑了。

    孟浅看着出现在包厢门口的傅焱宸,一颗心竟然开始紧张的不规律起来。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那天在医院病房被傅焱宸强吻,以及被他强迫睡在一张床上的事情。

    不过也是蛮奇怪的,以前她觉得傅焱宸这个人挺烦的,高傲自大,不可一世,脾气也不好。

    可如今这么看他……竟然觉得他长的真的好好看,五官深邃立体,气质高贵不凡,那双大长腿更是加分不少。

    这么个男人,还出生在那么显赫的家庭,不知道多少女人为他争先恐后竞折腰啊。

    正想着,她发现傅焱宸的目光朝她投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就那么在空中相碰的那一刹那,孟浅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不少,连忙撇开了脸不再看他。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赵曦光都看出了一丝丝的问题,却是笑而不语。

    沈昀珩向来都是气氛调节剂,连忙笑呵呵的上前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傅焱宸睨了他一眼:“又背着我说我什么坏话了?”

    沈昀珩忍不住叫唤道:“天地良心,我刚刚就问了句你公司事情多,你能来就不错了,哪里说你什么坏话了?真是冤枉死我了。”

    也不怪傅焱宸冤枉他,实在他喜欢背着傅焱宸在傅圣雅面前谈论他跟孟浅的事情。

    而且他还十分的倒霉的被傅焱宸逮酌几回了。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傅焱宸冷哼了一声:“你这张嘴……呵!”

    冷笑着,他径直朝最后一个位置,也是孟浅身边的那个位置走去。

    孟浅看他过来,有些不自然的端着饮料低头喝着,以试图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点紧张和尴尬。

    沈昀珩还在哀嚎着:“真的冤枉啊。我今天可真没你说坏话,不信你问孟浅。”

    孟浅心想,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她放下饮料杯,说了一句。

    “你……”沈昀珩一噎,随即痛心疾首的说。“孟浅啊,好歹咱们也是朋友,你怎么能……”

    “我什么也没说呀。”孟浅眨着无辜的眼睛,说了一句。

    她这话一出,沈昀珩差点吐血。“……行,算你狠。”

    见状,封钰忍不住笑道:“咱们国家有句古话是这么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浅浅你跟三哥的关系……相处的不错呀。”

    孟浅:“……”这跟她跟傅焱宸的相处有关系吗?

    傅焱宸漫不经心的问:“这是在拐着弯的骂我?”

    “可不敢。”封钰说:“就是觉得浅浅说话,跟你越来越像了。”

    闻言,傅焱宸嘴角微微一勾,随即缓缓侧过脸望了孟浅一眼。

    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许多,那眉眼间惯有的清冷气息也逐渐消散的无影无踪。

    沈昀珩等人见他那副模样,忍不抓相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见人已经到齐,热菜也陆陆续续的上了桌,七个人在包厢里边吃边闲聊着,气氛相当的和谐。

    赵曦光虽然一开始也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们这几个人虽然出生高贵,却在她和孟浅的面前没有一点架子,倒让她有些意外。

    同样的出生不凡的一群人,怎么就跟她所见过的那群人有着那么大的区别呢?想来还是个人的教养和素质问题吧。

    有些人即便身份高贵,出生富裕家庭,可骨子里的教养和素质却还比不上有些普通百姓。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傅圣雅说:“哥,明天傅腾飞就要结婚了,我把浅浅给你约好了,你明天就带着她去参加婚礼。”

    闻言,孟浅十分惊讶的‘啊’了一声。“你之前说的明天陪你去个地方,难道是参加那个什么飞的婚礼?”

    “对呀。”傅圣雅。

    “婚礼就算了。”傅焱宸说:“明天中午去的都是一些大人物。”

    “说的也是哈。”傅圣雅点了点头后,又道:“那就晚上的酒会再去吧,晚上的酒会我哥没有女朋友,你就临时充当一下他的女伴好了。”

    孟浅:“这……”

    傅圣雅没理会孟浅的犹豫,问着傅焱宸。“哥,你觉得呢?”

    傅焱宸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傅圣雅开心的拍手说道:“那行,就这么决定了。”

    孟浅再次:“……”

    为什么她都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就这么草率替她做了决定呢?

    刚想发表自己的意见,又听傅圣雅说:“曦光,明天你也去吧。”

    赵曦光先是愣了一下,连忙摇头道:“我又不认识那个什么飞,我去干什么呀?”

    “你可以当沈昀珩的女伴呀?”傅圣雅说完,笑眯眯的看向了沈昀珩,问:“沈昀珩,你觉得呢?”

    沈昀珩抬眼看向傅圣雅,虽然脸上还是挂着一丝笑容,可那眼底已经没了刚刚的笑意。

    他本来是想拒绝的,可又怕伤了赵曦光的自尊心,便说:“还真是难为你了,竟然还为我找了个女伴。”

    虽然他此刻脸上挂着笑意,可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笑很牵强,并不是发自内心的。

    其实,他心里现在特别生气,十分的生气。

    他不知道这个傅圣雅在搞什么鬼?

    什么时候需要她来替自己找什么女伴了?

    难道没有女伴就不能去参加别人的结婚酒会吗?

    还有,她难道就真的不知道自己对她的一片真心吗?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拒绝自己吗?

    越想……沈昀珩的心情越糟糕,就连吃饭都没了胃口。

    而傅圣雅却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样子,笑嘻嘻的吃着饭,聊着天。

    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两个安排,把两个人的心都搅乱了。

    晚餐快结束之前,赵曦光去了一趟卫生间。

    想着明天她要作为沈昀珩的女伴出现去参加婚礼酒会,到现在她还有些激动,甚至有点小小的窃喜和期待。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沈昀珩那张英俊迷人的脸。

    二十年以来,她从来没有对一个男生产生过这种感觉,怦然心动的感觉。

    可是……她跟孟浅一样,自知自己的身份是配不上对方的。

    加上她也看得出沈昀珩似乎喜欢傅圣雅,所以打算将这份怦然心动的感觉藏在心底,当做自己的一个小秘密。

    就在她洗完手准备出卫生间的时候,却在门口处碰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长着一张十分漂亮又乖巧的娃娃脸,穿着一身的名牌,戴着几百万的首饰。

    在她看到对面的赵曦光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浅浅的笑容瞬间隐去,一双望着赵曦光的眼睛充满了厌恶与鄙夷。

    她冷笑了一声,随即翻了个白眼。“呵,真是见鬼了,竟然在这里也能碰到你,我还真是倒霉的很。”

    赵曦光亦是冷冷的看着她,说:“我把你说的这句话,一字不漏的还给你。”

    说完,她准备越过对方,尽快离开这里。

    可谁知那女孩却一下子拦在她的面前,高傲的扬起了小脸,十分不悦的问:“赵曦光,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没读书过吗?这么简单的意思都理解不了吗?”赵曦光冷着反问了两句后。颔首道:“ok,那我解释给你听。纳兰茗佳,在这里碰到你,我也觉得很倒霉。”

    而且还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宁京距离港城有好几千公里,而且宁京又是个国际大都市,高档餐厅也有那么多,可她偏偏在这里竟然碰到了纳兰茗佳。

    相隔这么远都能碰上,也真是冤家路窄,倒霉透顶。

    纳兰茗佳脸色当即就有些不好看了。“赵曦光,你不过一个身份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竟然在我面前摆谱,谁给你的胆子?”

    赵曦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这个神经病,抬脚便想走。

    刚刚走出两步,却听纳兰茗佳的声音在背后悠悠然的响起。“对了,还没问你呢。你妈……她在精神病院过的还好吗?”

    闻言,赵曦光骤然停下脚步。

    转身,她一脸愤恨的盯着纳兰茗佳,无穷的恨意在那双明亮璀璨的眼中翻滚着。

    “看你这副样子,她应该过的不怎么样吧?”笑了笑,纳兰茗佳颔首道:“也是,听说那地方可恐怖了。就算没有精神病的人进去,都会被逼成精神病的。”

    听到她的这番话,赵曦光胸腔里顿时翻滚起一团熊熊怒火。“纳兰茗佳,我劝你不要太过分了。”

    纳兰茗佳一脸得意的望着赵曦光,神情间满是鄙夷和不屑。“我可是在关心她,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顿了顿,她又说:“当然了,你也别太为你妈感到担心,毕竟我妈妈可是专门跟精神病院的人打了招呼,要他们好好照顾你妈呢。”

    赵曦光气急。“你……”

    “千万别感谢我妈,谁叫她那么心善呢?”讥诮一笑。纳兰茗佳又说:“明知道你妈不要脸的当小三,还不要脸的生下了你这个孽种,她还这么关心你和你妈,啧啧……我都忍不住为她鼓掌。若这事儿要换做是我,你和你妈早死一百次了,怎么可能还让你们这样的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丢人现眼呢?”

    听到这里,赵曦光实在忍无可忍了。“纳兰茗佳,明明爸爸和我妈妈是两情相悦,是你妈出来出来横插一脚拆散他们,你现在怎么好意思说我妈是小三?”

    “啧啧啧……你竟然有脸说这种话?”冷笑了一声,纳兰茗佳说:“ok呀,就算他们两情相悦又如何?你妈竟然还痴心妄想的想要借着怀孕而嫁入纳兰家,可结果呢?结果跟爸爸结婚的还不是我妈妈?所以你呀,只能一辈子当个私生女咯。”

    说完,纳兰茗佳及其不屑的丢给赵曦光一个藐视的眼神,随即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卫生间。

    看到她这副极其嚣张又得意的样子,再想着她刚刚说的那番话,赵曦光心里那团怒火越烧越旺,差点吞没了她的理智。

    如果不是纳兰茗佳的妈妈李兰芝,她妈妈又怎么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她明明没有疯,明明好好的,却硬是被他们送进了精神病院,变成了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这一切都是李兰芝干的好事。

    如今,纳兰茗佳竟然还在她的伤口上撒盐,竟然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简直太过分了。

    她恨死李兰芝了,恨不得也让她进精神病院尝尝那个滋味。

    ------题外话------

    二萱其实不想剧透,但是又忍不住说两句。

    只能说,你们大伙儿……期待傅腾飞婚礼吧。o(n_n)o哈哈~

    因为傅腾飞婚礼的那一天,有人欢喜,有人却要倒大霉了。

    猜猜倒大霉的是谁?

    再猜猜,欢喜的人是谁?o(n_n)o哈哈哈~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女帝的内阁首辅〕〔大戏骨〕〔重回六零年:娇妻〕〔妖狐行〕〔嫁恶夫〕〔傲妃难驯:神王,〕〔绝色佣兵:王妃很〕〔横扫晚清之铁血兵〕〔带着仓库到大明〕〔嫁一送一:厉少的〕〔美漫修仙实录〕〔重生九二之商业大〕〔罪,夜〕〔重生都市魔帝〕〔神人沈度〕〔重生之无节操系统〕〔重生九二之商业大〕〔太古剑神〕〔诸天镜仙〕〔厨娇
热门小说推荐:超能相师〕〔超强狂暴盗贼〕〔官梯〕〔一路仕途〕〔茅山捉鬼笔记〕〔剑鸣九天〕〔王牌强兵〕〔农门辣妻:猎户相〕〔网游之辉煌崛起〕〔隐婚100分:重生学〕〔贴身战龙〕〔风是叶的涟漪〕〔重生九零红红火火〕〔电影世界大赢家〕〔重生学霸:军长老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