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 104章:浅浅中暑晕倒

时间:2017-12-16    小说作者:洛檬萱  章节目录   书页
    谷粒网 .. ,最快更新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最新章节!

    章慧芳说:“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只需要记住,孟浅才是我弟弟的女儿,飞扬才是我们在路边捡的,明白吗?”

    孟建国还是摇了摇头。“不行,这种事情迟早会穿帮的,到时候盛家的人发现了,肯定不会放我们的。”

    “你脑子怎么回事?我都说了这件事情盛家太太会安排的,怎么可能会穿帮?”

    孟建国抿着唇没有说话。

    章慧芳却有些情绪高昂了,美滋滋的说:“我跟你说,等飞扬以后成了盛家的千金,咱们俩就有花不完的钱。”

    “你想想看,咱们可是替他们盛家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将我们当成大恩人来报答的。”

    “盛家可是宁京六大家族之一的大家族,那别提多有钱了。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可就发财了。”

    章慧芳开始畅想着孟飞扬成为盛家千金以后的日子,她到时候肯定会成为千万富翁的。

    而孟建国听了她的话后,有些怀疑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骗你干什么?”章慧芳反问了一句,说:“这可是盛家太太亲口说的。”

    孟建国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可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怀着疑问,他问章慧芳:“那个盛太太为什么要让飞扬冒充盛家丢失的千金?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章慧芳知道孟建国一直把孟浅当成自己的女儿,也知道他这个人十分老实,自然不会将真实的事情告诉孟建国。

    她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胡编乱造了一个理由:“听说盛家的老爷子很想念这个丢了孙女,盛太太也是想帮老人家完成心愿。”

    “原来是这样。”孟建国叹了口气。随后说:“你要我配合也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一听孟建国竟然向她提条件,章慧芳顿时火了。“孟建国,你胆儿肥了,竟然敢跟我讲条件。”

    孟建国也不理会她的火爆脾气,丢下一句:“你要是不答应就算了。”

    “你……”咬了咬牙,章慧芳说:“好,你说,什么条件。”

    孟建国说:“我的条件很简单,假如盛家真的给了咱们作为报答,我要你给我一部分钱。”

    章慧芳问:“你拿钱来做什么?”

    “你别管我做什么,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章慧芳狠狠的瞪着孟建国,再次狠狠咬了咬牙。随后却也不得不点头。“……好,答应你就是了。”

    见她答应了,孟建国这才点头答应配合章慧芳。

    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了钱,他就可以用这笔钱给浅浅买一座房子,或者是等浅浅出嫁的时候,拿来当嫁妆。

    这十几年,浅浅在他们家真的遭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几度死在了寒冬的夜里。

    他承认自己很懦弱,作为一个男人,连一个孝儿都保护不了,这些年他对浅浅也一直都充满了愧疚。

    如今终于有个机会可以弥补她了,他当然没理由再反对。

    虽然这件事情很不光彩,也可能会被揭穿,可他还是愿意试一试。

    *

    宁京,锦绣城。

    孟浅又和赵曦光一起早早的就出门赶往片场。

    “浅浅,今天高温40c耶,你穿这衣服,不怕热吗?”赵曦光问。

    “你说我怕不怕热?”孟浅没好气的反问了赵曦光一句,随后不满的嘀咕着:“可是怕热又能怎么办?难道要把脖子上的草莓给别人看呀。”

    说起傅焱宸在她身上种下的各种草莓,她真的有一种想要砍人的冲动。

    他明知道自己今天要拍戏的呀,竟然还在脖子上留下这种东西,让她大热天的穿了个夏季高领衫。

    若是前些子的温度也就罢了,偏偏这几天温度骤然上升,气象台都发布高温红色预警了。

    在这样的高温下,她竟然还穿着高领衫,光是想想都觉得热。

    两人一同来到片丑,导演见到孟浅也没说什么,态度还是像往常一样,和和气气的。

    如此,孟浅的心里才松了口气。

    不过因为她请了两天假,加上她剩下的戏份其实也没多少了,所以今天安排了四场戏。

    分别是和男女主角的对手戏。

    在摄影棚拍完了与那女主的对手戏后,孟浅下午还有一场外景拍摄。

    外面艳阳高照,骄阳似火,看着那火辣辣的太阳,赵曦光忍不住为孟浅担心。“天呐,今天气温这么高,导演该不会是故意给你安排的外景吧?”

    “不会的。”孟浅说:“李导看起来不是那种人。而且我室内的戏份也基本拍完了,只剩下机场外景就杀青了。再说了,等会儿男主也有外景,又不是我一个人。”

    赵曦光:“可是今天太热了,你瞧那太阳晒的……”

    “没事。”孟浅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演员嘛,总是免不了风吹日晒,等你以后接了戏就知道了。”

    吃了午饭后,外景已经布置完毕,准备开拍男主角和孟浅的外景对手戏。

    这场戏讲的是,男主角终于发现了孟浅饰演的校花江可薇恶意陷害了女主角,导致女主角出了车祸,两人在操场发生了激烈争执的戏。

    甚至孟浅还会被情绪有些失控的男主角推倒在地,当然……这些都是剧情需要。

    上场开拍之前,朱晓雪和赵曦光帮她的手臂都涂上了厚厚一层防晒霜,就怕她这白白嫩嫩的皮肤被晒伤了。

    抹好了防晒霜后,赵曦光又递给她一瓶藿香正气水。“喝点藿香正气水,预防中暑。”

    孟浅点了点头,喝了藿香正气水之后便候在一旁,等着导演下令。

    这场戏因为是孟浅比较重要的一场戏,也是整个剧的一个小高潮,所以前后差不多拍了两个小时才拍完。

    男主角虽然也算敬业,不过今天的气温实在高,并且也太阳着实毒辣,明晃晃的……

    所以这场戏的远景部分都是男主角的替身在演,只有近景的时候他才会去站一会儿。

    然而孟浅就不同了,她是个十八线的小透明,全程都是自己亲自上阵拍摄。

    其实早在拍了一个小时后孟浅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整个人被晒的头晕眼花,呼吸不顺,胸闷气喘……可她却强行撑着拍完了自己今天的最后一场戏。

    拍完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在烈日下几乎晒了一个多小时,导致她的这场戏拍完之后,直接原地晕倒了。

    见她突然晕倒,赵曦光和朱晓雪大惊失色,连忙上前;而剧组的一些工作人员也纷纷吓了一跳。

    “可能是中暑了,用我保姆车送她去医院吧。”女主演赵冉说。

    赵曦光和朱晓雪再三向她道了谢后,将孟浅扶到赵冉的保姆车上,然后便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医生根据孟浅中暑的情况连忙给她输液。

    朱晓雪在输液室陪着孟浅,赵曦光则是去了收费处缴纳费用。

    不过说来也巧,赵曦光在去缴完费回输液室的路上,竟然碰到了在医院上班的封钰。

    虽然两人之间也不是太熟,不过看见赵曦光这个时候在医院,封钰自然免不了问两句。“赵小姐,你怎么来医院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赵曦光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浅浅。”

    一听说孟浅不舒服,作为傅焱宸的好兄弟,封钰连忙关切的问道:“孟浅她怎么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赵曦光又说。“你也知道呀,今天40c的高温,太阳那么大,她在烈日下拍了两个小时的戏,这不……中暑晕倒了。”

    一听说孟浅拍戏中暑,封钰带着关心的语气,忍不住埋怨了两句。“她的身体状况本就不怎么好,底子很虚,怎么能在烈日下晒两个小时呢,也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

    赵曦光说:“可是没办法啊,她要拍戏,敲今天这场戏又是外景……”

    “以后这种戏还是找替身为好。”说完,封钰问:“对了,她现在在哪儿?我去看看。”

    赵曦光:“正在输液室输液呢。”

    封钰点头:“知道了,你先过去照看着,我一会儿就过来。”

    将手中剩下的一点工作交接完毕之后,封钰便掏出手机给傅焱宸发了个微信,内容自然是关于孟浅拍戏中暑晕倒入院的。

    当傅焱宸得知孟浅拍戏中暑晕倒入院后,直接驱车火速赶来了医院。

    输液室的门外,傅焱宸看到了封钰,连忙问。“怎么回事?她的情况严重吗?”

    封钰说:“三哥你别太担心,就是中暑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傅焱宸冷眼一撇。“什么没什么大碍?没什么大碍能来医院吗?”

    封钰有一瞬间的语塞。随后说:“……已经快输完液了,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等会儿就可以回家了。”

    “我进去看看。”说着,傅焱宸抬步进了输液室。

    看到傅焱宸来了,孟浅和赵曦光还有朱晓雪都是有些意外的。

    当然,孟浅心中的情绪更为复杂一些。

    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中暑晕倒了而已,傅焱宸竟然赶来医院看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

    朱晓雪恭敬的唤了一声。“傅总。”

    傅焱宸沉着脸点了点头,走到孟浅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的不爽。

    孟浅抬眼望着他问:“你怎么来了?”

    傅焱宸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你说我怎么来了?”

    孟浅:“……”

    无奈的叹了口气,傅焱宸问:“好些没有?”

    孟浅回:“好多了,马上就快输完液了。”

    看她脸色苍白,容颜有些憔悴,傅焱宸又气又心疼。“这么热的天,谁给你排的戏?”

    孟浅见他眼含薄怒,连忙道:“跟剧组的工作人员没关系的。本来拍戏就是我的工作,只不过敲遇到了今天的高温而已。”

    傅焱宸眯起双眸盯着她。“所以你是为了拍戏……连命都可以不要了?”

    “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呀。”孟浅说:“就是中暑而已,要不了命的。”

    傅焱宸:“你这样折腾下去,早晚没命。”

    闻言,孟浅忍不住撅起了小嘴。“你就不能盼着我好?”

    正说着,护士进来为孟浅拔针,之后几人一同离开了医院。

    此时正好到了晚饭时分,傅焱宸开着载着孟浅找了家餐厅,封钰开车载着赵曦光和朱晓雪跟在后面。

    “要不……以后别拍戏了。”等红灯的时候,傅焱宸突然冒了这么一句。

    孟浅先是有些诧异,随后问:“为什么呀?我觉得拍戏挺好的呀。”

    “好什么呀,以后再中暑怎么办?”看到她现在脸色还有些不好,傅焱宸都快心疼死了。

    烈日底下暴晒了两个小时,他喜欢的女人,怎么能受这种苦?

    孟浅却不以为意的笑道:“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安静几分钟后,傅焱宸又问:“为什么非要拍戏?”

    “你要我说实话吗?”

    “难道你想说假话来骗我?”

    “也不是啦。”孟浅笑呵呵的说:“其实说实话,我觉得拍戏挺有趣的,而且还能挣好多钱。”

    “能挣多少钱?”傅焱宸问。

    “比我在咖啡厅挣得多呀。”孟浅喜滋滋的说。

    “我之前在咖啡厅打工的时候,一个月才两三千块钱,而且还不包吃住,除去生活费,水电费,房租……根本存不了钱。”

    再被章慧芳和孟飞扬压榨一下,她一分钱也存不了。

    “虽然拍戏会很累,而且有时候还要熬通宵,可能还会受伤,可是挣的也挺多的呀。”

    “我上部戏……就是跟宋明瑞一起拍的那部戏《《天网恢恢》的片酬有十几万呢,哈哈……”

    孟浅还在乐呵呵的笑着,突然傅焱宸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什么?你上部戏的片酬才十几万?”

    “什么才呀……”孟浅敛起笑容说。“已经很多了好吗?要是在咖啡店打工,好几年才能挣十几万呢。”

    “你不是女三还是女四号吗?”

    “可我是个纯新人啊,十几万已经很多了。”说完,孟浅又喜滋滋的说:“还有呀,我前段时间跟慕晗拍的那个广告也挣了好几万呢。”

    看着孟浅说起片酬那一脸欢喜雀跃的样子,傅焱宸深深叹了口气。

    这丫头……是不是太容易满足了?

    不过就这么十几万而已,她竟然可以高兴成这样。

    如果他现在送她一座价值上亿的豪宅,再送她一辆千万的豪车……她是不是会兴奋的晕死过去?

    驱车抵达了餐厅后,傅焱宸点了一些招牌菜,之后又给孟浅点了一些口味清淡的菜。

    吃饭的时候,气氛虽然不说很尴尬吧,却也说不上太轻松。

    尤其是朱晓雪,第一次跟傅焱宸这样身份的人一起吃饭,十分拘谨的完全放不开。

    吃了晚饭后,朱晓雪很自觉的自己去乘地铁回家了。

    而封钰也十分识趣的提出主动送赵曦光回家。

    知道了傅焱宸和孟浅关系的赵曦光,自然也就很识趣的坐了封钰的车。

    封钰为人其实很随和,在送赵曦光回去的途中,时不时的会跟赵曦光聊两句。

    原本两人之前也是一起吃过两顿饭,所以之间的气氛倒也不算尴尬。

    另一边,孟浅就知道傅焱宸是没打算将她送回锦绣城的。

    果然,上车以后傅焱宸直接驱车前往御景苑的方向驶去。

    半路上,天空突然飘起了雨,且雨势越来越大。

    宁京的夏末就是这样,白天还是艳阳高照,晚上就是磅礴大雨。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行驶,车子在御景苑的别墅前停下。

    见他回来,御景苑的管家连忙撑着一把黑伞来到驾驶座的门前,准备为傅焱宸撑伞。

    而傅焱宸却从他手里接过伞,撑着雨伞来到了副驾驶。

    下车的一瞬间,孟浅还是忍不住被夹带着雨滴的夜风吹的打了个哆嗦。

    进了屋后,傅焱宸直接带着孟浅上了楼。

    跟在傅焱宸身后的孟浅看着这已经有些熟悉的卧室,脑中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在这张床上,沙发上……被傅焱宸折腾的画面。

    为此,她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丝恐惧。

    虽然她也被傅焱宸带着攀上了最顶峰,可一晚上折腾好几次,换成是谁都会受不了的。

    正胡思乱想之际,傅焱宸的声音蓦地响起了。“跟你说话呢,在想什么?”

    “啊?”孟浅有些懵,呆呼呼的望着他。“你有跟我说话吗?”

    傅焱宸忍不住拧眉:“你脑子在想什么?”

    孟浅很快摇了摇头。“……没什么。”

    随后她清了清嗓子问:“对了,你刚刚跟我说什么?”

    傅焱宸道:“我说,让你搬到御景苑来住。”

    闻言,孟浅又惊讶的‘阿’了一声,随后连忙摇头摆手的说:“不不不……住御景苑太不方便了。”

    “怎么不方便?”傅焱宸拧眉问道。

    孟浅连忙找了个理由。“首先就是交通有一些不方便呀,我拍戏去片场不好坐车。”

    傅焱宸道:“我给你配个专属司机。”

    “不要。”孟浅一口回绝。“我一个十八线的小透明,你给我配个专属司机。别人又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要不……我搬去跟你一起住?”

    孟浅着实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你别开玩笑啦,我跟曦光一起住着呢,你搬去了更不方便。”

    顿了顿,她又说:“再说了,如果住在一起的话,我们的关系迟早会被曝光的,到时候我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你总有这么多的歪理。”傅焱宸明显有些不开心了。

    孟浅强调。“不是歪理,是事实。所以傅焱宸,咱们暂时保持现状好吗?”

    傅焱宸面无表情的望着孟浅,没说话。

    主卧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雨滴拍打窗户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傅焱宸虽然心里有些不开心,却是不忍心拒绝她。

    他知道自己一向都是独断专横,强势霸道的。

    很多时候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从来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可如今……面对孟浅那双纯净明亮的眼睛,他似乎没办法再随心所欲了。

    这一瞬间,傅焱宸觉得自己……好像败在这个丫头手里了。

    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依你。”

    闻言,孟浅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开心的像个孩子似得。“三哥,谢谢你。”

    傅焱宸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总算舍得叫我三哥了。”

    “不是没有叫顺口吗?”末了,她又说:“对了,工作的事情,我也希望你不要插手,可以吗?”

    “可以。”傅焱宸无奈的道:“你开心就好。”

    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有事很高冷,有时候又很像一只刺猬,从来不知道她的笑容……竟然可以这么好看。

    他喜欢她此刻的笑容,那嘴角那上扬弧度看起来是那么的甜美。

    还有她的那双清润纯净又闪闪发光的眼睛,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似得,十分好看。

    所以……何必急着现在就要住到一起呢?

    既然她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那就依她的意思好了,只要她开心就好。

    再说,反正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不是吗?

    他不着急,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替代褚明轩在她心里的位置,然后成为那个最重要的人。

    而孟浅从来没有想过傅焱宸竟然这么好说话,一时间开心的有些忘我,踮起脚尖就在傅焱宸的脸颊落下了一个吻。

    傅焱宸先是微微错愕了一秒,随后连忙搂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

    勾起嘴角,他一脸暧昧的望着孟浅,低沉着嗓音问:“想要?”

    孟浅连忙别开了视线,一个劲儿的摇头。“不不……不想。”

    “是吗?”傅焱宸忽然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可我看你似乎挺想要的。”

    “我哪有啊,你看错了……”孟浅在他怀里挣扎着,说:“还有哇,我今天中暑了,身体现在都还有些不舒服呢。”

    “哪里不舒服?我帮你看看。”说着,傅焱宸就开始在孟浅的身上动起手脚来了。

    孟浅被他的动作弄的有些痒,忍不住‘咯咯咯咯’的笑出声。

    到他的动作朝着敏感的部位移去时,孟浅知道他接下来想干什么,一边扭开脖子,一边说:“傅焱宸你别闹了,我拍了一下午的戏,现在真的好累的。”

    傅焱宸的头埋在她的颈间,沉着嗓音说:“做了运动会睡的更好。”

    “哎呀,你走开啦,我要去洗澡了。”说着,孟浅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推开了他。

    傅焱宸连忙跟着她去了卫生间。“一起洗。”

    孟浅想起前天晚上一起洗澡的画面,断然拒绝。“不要。”

    傅焱宸将浴室的门关上,坚持道:“要。”

    “不……要。”

    “我偏要。”

    “你……”

    最终,关于要不要一起洗澡的问题,毫无疑问的……以孟浅的失败而告终。

    两人一起洗完澡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候以后了。

    亲手为孟浅裹上洁白干净的浴巾后,傅焱宸将孟浅抱到了衣帽间。

    将她轻轻放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后,他又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吹风机,然后帮她吹头发。

    孟浅乖乖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还有正在帮自己吹头发的傅焱宸……一时间觉得有些恍惚。

    她跟傅焱宸的关系……不过是地下情人而已。

    可是为什么,他却对自己这么好呢?

    明明他是个很霸道的人,脾气又是那么的坏;可是这两天相处下来,她竟然觉得……他温柔的有些不真实。

    似乎有些不像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傅焱宸了。

    就像现在,他像个暖心的男友一样帮自己吹着头发,眼神中还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柔情,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似得。

    可偏偏……她竟然有些享受这一刻。

    可是她很清楚她和傅焱宸之间的关系,也仅仅只是地下情人而已,绝对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可能。

    但是为什么昨天晚上她还信誓旦旦的对赵曦光说,自己绝对不会陷进去;可是这才不过一天而已,她竟然有些控制不自己的心跳了。

    所以孟浅很想对他说:傅焱宸,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

    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迟早会完蛋。

    傅焱宸专心致志的帮孟浅吹着头发,显然不知道孟浅此刻的内心充满了一丝的煎熬和纠结。

    他为她吹头发的动作十分轻柔,深怕会扯着头发弄疼了她。

    忽然间,他想起那个叫高蔓琦的女演员,在云州拍戏的时候攥掉了她好多头发,还扇了她好几个耳光。

    蓦地,他没头没尾的问了句:“还疼吗?”

    孟浅自然一脸懵逼。“啊?”

    傅焱宸轻轻拨着她柔顺乌黑的长发。“被高蔓琦扯掉了那么多头发,现在不疼了吧?”

    原来是问的这个,孟浅心想。随后说:“早就不疼了。”

    傅焱宸没再说话,继续帮她吹着头发,吹干之后,他又将她抱到了卧室里。

    敲这个时候,傅焱宸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拿起手机一看,是从傅家大宅那边打过来的。

    划下接听键,傅焱宸:“喂。”

    “焱宸啊……睡没有?”是傅家老爷子的声音。

    傅焱宸回:“还没有。爷爷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傅老爷子没好气的问:“没事爷爷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呀?”

    “不是。”傅焱宸说:“我看你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以为出什么事了。”

    “没事,爷爷好着呢。就是明天晚上,想跟你一起吃顿饭。”

    “明天晚上?”

    “对。”傅老爷子说:“你纳兰爷爷后天要走了,我邀请他明天到家吃顿饭,你也一起来吧。”

    闻言,傅焱宸眉头瞬间拧起。

    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家这位爷爷是想干什么,无非就是想要把纳兰家那个什么小姐介绍给他。

    “明天我要去江州出差,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傅焱宸说。

    “什么能不能赶回来?你必须赶回来。”

    听出傅老爷子这命令的口吻,傅焱宸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他也不想再跟他找借口绕弯子了,直接问道:“爷爷,明天晚上的饭局,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傅老爷子道:“就是一起吃顿饭而已,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

    “既然如此,您陪纳兰家的爷爷吃就好了,明天晚上我可能赶不回来。”

    闻言,傅老爷子的声音有些生硬不悦了。“什么赶不回来?如果不是特别的项目,你交给手下的人去办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

    “爷爷……”

    “好了,明天晚上你必须回来,不然我会生气的。”

    说完,再不给傅焱宸找借口的机会,傅老爷子直接挂断了电话。

    见傅焱宸挂了电话后脸色有些不好,孟浅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傅焱宸本想说‘没事’的,可他却想要试探一下自己在孟浅的心里,有没有一点点的位置。

    于是,他便说:“我爷爷明天要给我安排相亲。”

    闻言,孟浅有些吃惊。“什……什么?相亲?”

    傅焱宸眼眸直勾勾的望着她,点了点头。“嗯。对方是港城纳兰家的千金。”

    对方是港城纳兰家的千金……

    是啊,也只有像那样的豪门大户出来的千金,才能够配的上他。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说他要去相亲时,她竟然有些笑不出来了。

    想着他以后总归是要找女朋友,要结婚的,孟浅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

    随后她还是十分牵强的展开了一抹笑意,故作轻松的对他说:“港城纳兰家的千金……挺好的呀,反正你总要结婚的嘛。”

    说完,她连忙垂下了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手指,心里越发的不舒服。

    傅焱宸一直观察着她的神情举止,虽然她已经很刻意的故作轻松,可他还是捕捉到了她眼中飞快掠过的那一抹失落。

    嘴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他一把将她抱起。

    垂眸望着眼中闪过一抹惊慌的孟浅,他问。“怎么了,突然就不开心,是因为我要去相亲吗?”

    孟浅闪避着他带着一丝探究的目光,坚决否认。“没有呀,你想多了。”

    “是吗?”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傅焱宸身子压了上去,嗓音低沉暗哑。“口是心非可不好。”

    别开脸,孟浅拒绝与他对视。“谁口是心非了,你别自作多情了。”

    似乎是轻声笑了笑,他说:“我会让你承认的。”

    语毕,他扯掉围在她身上的浴巾,埋首在她颈间,吸允着她身上的清香,啃咬着她的耳垂……

    孟浅因为听说傅焱宸要去相亲,所以对他突如其来的亲热是有些抗拒的。

    可傅焱宸完全像个情场高手一般,不过三两下的拨弄,孟浅便被他撩拨的意乱情迷。

    “是不是很想要?”傅焱宸突然沙哑着嗓音问她。

    她在他身下不适的扭动着身子,皱着眉头,声音听起来有些喘。“……你,你别说话。”

    “回答我,想还是不想?”他继续逼问。

    孟浅羞于开口,死死咬牙,皱着小脸忍受着身体那股的不适。

    见她死死咬着牙齿不肯说话,傅焱宸随即又埋首在她身上又是一阵挑拨。

    又过去了几分钟,傅焱宸抬首望着小脸皱成一团的孟浅。“不想吗?嗯~”

    孟浅被他弄的已经有些受不了了,终于还是认输服软。

    她一声低喘。“……想。”

    唇角一勾,傅焱宸又逼问道:“刚刚是不是口是心非了?”

    孟浅彻底的缴械投降,想也不想的又‘嗯’了一声。

    对此,傅焱宸相当的满意,嘴唇轻轻一勾。

    卧室里,一股夹杂着暧昧与旖旎的气息正悄然迷漫开来。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孟浅再一次彻底的瘫软在了傅焱宸的怀里,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重重的喘着粗气。

    她和傅焱宸的身上都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有些黏糊糊的。

    起身,她从一旁抓起浴巾遮住胸前,然后下床连忙奔去了浴室。

    现在孟浅真的不得不佩服傅焱宸这无比旺盛的欲望,简直就像一头喂不饱的饿狼。

    刚刚在浴室在激战了一回,这才过去不过十几分钟而已,竟然又……

    幸好今天他没有在显眼处留下吻痕,否则她真的会对他不客气的。

    从浴室出来后,孟浅气呼呼的瞪了傅焱宸一眼,随后上床睡觉,不再理他。

    傅焱宸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哑然失笑。

    他发现这个丫头笑起来非常的甜美,而她生起气来的时候,竟然也是那么的可爱。

    似乎……他好像越来越喜欢她了。

    勾了勾唇,他附身在她唇瓣上落下一个吻后,轻声呢喃道:“睡吧,晚安。”

    孟浅依旧没有理他,继续赌气装睡。

    不过她今天着实有些累了,加上中暑之后身体的却还有些不舒服,所以装着装着,倒也真的沉沉睡去。

    任凭外面下着多大的雨,刮着多大的风,这一夜……孟浅竟然睡的很安稳。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孟浅醒了。

    说来也真是奇怪的很,最近她竟然都没有怎么梦到章慧芳母女了,睡眠竟然也比以前好了不少。

    而原本睡在身边的傅焱宸,此刻已经穿戴整齐了,就连头发都梳的一丝不苟。

    孟浅又不得不佩服他,昨天晚上做了那么剧烈的运动,今天竟然还能起这么早。

    见她醒来,傅焱宸随即朝她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衣服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也做好了,快点起床。”

    孟浅‘嗯’了一声,却有些不好意思翻身下床,毕竟她现在身上不着寸缕。

    见她捏着被角躺在床上不动,眨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傅焱宸问:“怎么,还想睡?”

    孟浅摇了摇头,忸怩着道:“……你能不能先出去?”

    傅焱宸失笑道:“害羞什么,你身上哪一处我没看过?”

    这话一出,孟浅白净的脸蛋儿骤然一红,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似得。

    嗔怪的瞪了傅焱宸一眼后,孟浅裹着夏凉被起身,随即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衣服躲进了浴室。

    傅焱宸等她洗漱完毕之后,这才一同下楼吃早餐。

    考虑到孟浅昨天中了暑,今天的早餐是很清淡的清粥小菜加素菜小笼包。

    吃了早餐之后,傅焱宸亲自开车将孟浅送到了距离片场一公里处的一个路口。

    孟浅一路上都在看时间,如今已经早上八点多了,害怕迟到的她连忙开门下车。

    可车门却被傅焱宸给锁了,怎么也打不开。

    “你给车门解锁啊……”她冲傅焱宸喊了句。

    傅焱宸轻笑道:“解锁也可以,你必须得亲我一下。”

    孟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别闹啦,我快迟早了。”

    “亲一下又不会费很多时间。”某人继续厚颜无耻的索吻。

    “你……”一声喟叹,孟浅站起身子凑了上去,在他的脸颊落了一个吻。“行了吧?”

    傅焱宸道:“位置没对。”

    孟浅气结:“你还想怎么样啊?”

    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傅焱宸说:“是这里。”

    孟浅咬牙。“傅焱宸,你别太过分了。”

    “不亲?”傅焱宸挑眉问,目光一直黏在她身上。

    孟浅瞪着他看了好半响,然后咬牙点头。“亲。”

    说完,她再次倾身上前,在傅焱宸的唇上落下一吻。

    傅焱宸最近十分贪念的孟浅的味道,自然扣着她的后脑勺又是一阵法式深吻。

    一吻结束之后,他这才心满意足的开了车锁。

    而孟浅却没有立刻下车,反而又倾身含住了傅焱宸的双唇。

    ------题外话------

    猜猜接下来狡猾的浅浅会干什么。o(n_n)o哈哈~

    话说……三哥一旦开车,那就是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啊……~\(≧▽≦)/~啦啦啦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大数据修仙〕〔第36号当铺〕〔恶魔之愿〕〔撩妻总裁日后见〕〔灵植巨匠〕〔总裁枕边爱:甜心〕〔田园宠妻:小农女〕〔光头武僧在都市〕〔全能庄园〕〔再世傲魂〕〔宋末之乱臣贼子〕〔独步逍遥〕〔永生的战法术师〕〔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之王者再战〕〔无限次元之神迹追〕〔王者荣耀佣兵团〕〔仙子笑一笑〕〔女神的贴身战兵〕〔问心抉
热门小说推荐:超能相师〕〔超强狂暴盗贼〕〔官梯〕〔一路仕途〕〔茅山捉鬼笔记〕〔剑鸣九天〕〔王牌强兵〕〔农门辣妻:猎户相〕〔网游之辉煌崛起〕〔隐婚100分:重生学〕〔贴身战龙〕〔风是叶的涟漪〕〔重生九零红红火火〕〔电影世界大赢家〕〔重生学霸:军长老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