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 128章:傅三哥视频勾引浅浅

时间:2017-12-16    小说作者:洛檬萱  章节目录   书页
    心里有了计较,孟飞扬不恼了,问着田浩峰:“田浩峰,你还记得我那个姐姐?”

    “姐姐?”田浩峰只不过略微想了想,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孟浅的身影。然后问:“在商场碰到的那个?”

    “你果然还记得她。”孟飞扬似乎是轻轻冷笑了一下。

    田浩峰道:“那么一个绝色美人,我当然记得。”

    听到田浩峰这么说,孟飞扬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她当然不是因为田浩峰记得孟浅而吃醋,她生气的是,好像她之前所看上的所有男人,都会孟浅的脸给吸引了。

    那个贱人,光凭着那张脸就能到处勾引人。

    将她最爱的褚明轩迷的神魂颠倒不说,后来就连盛家浩似乎也看上了孟浅。

    如今……得知田浩峰的心里竟然还记得孟浅,她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平衡。

    更可恶的是,傅家那位三少爷似乎还隐隐约约的护着她,不管是因为傅圣雅还是孟浅,他总归是护着她的。

    凭什么所有的男人都要看上孟浅那个贱人,她除了有一张脸……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越想,孟飞扬心里越是不甘心。

    不过随后想想,也幸好田浩峰心里还记得孟浅。

    如此一来,想必田浩峰也会很乐意跟自己做这个交易的。

    孟飞扬勾了勾唇,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算计。然后她问田浩峰:“那么……你想不想与这么一个美人,共享**一刻?”

    闻言,田浩峰隐约来了一丝兴趣。问:“你想做什么?”

    孟飞扬答道:“很简单,我想跟你做个交易,你应该会感兴趣的交易。”

    听到她这么说,田浩峰不是傻子。“你该不是会想……拿你这个姐姐来交换你的自由?”

    “田浩峰,你果然很聪明。”孟飞扬慢慢悠悠问:“反正你应该也玩腻我了,应该会很想想她的滋味?”

    田浩峰冷笑了一声,然后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心思狠毒的,竟然为了你自己想将她推进火坑里。”

    “我这么做,对你和我都好。”略微一顿后,她又说:“你可以重新得到一个美人,而我也可以重新获得自由,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没有理由拒绝?”

    “呵……”嗤笑一声,田浩峰说:“你以为我田浩峰是傻子吗?”

    “你什么意思?”孟飞扬盯着他问。

    田浩峰说:“据我所知,她跟傅圣雅关系很好。如果我接受了你的提议,你觉得傅圣雅会放过我吗?”

    一听这话,孟飞扬忍不住笑了,开始使用激将法。“田浩峰,我没有想到你一个男人,竟然还会怕一个女人。”

    “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当然不怕。可傅家……”田浩峰眼光略微一沉,然后道:“也不是什么人都惹得起的。”

    听他这么说,孟飞扬有些着急了。“你不是傅腾飞的表弟吗?就算你得罪了傅圣雅又怎么样,不是还有傅腾飞给你撑腰吗?”

    田浩峰一脸阴笑的盯着孟飞扬瞧了半响,然后问:“孟飞扬……知道我为什么偏偏找到你吗?”

    “为什么?”孟飞扬问。

    “因为你够贱。”田浩峰重重的咬出五个字。

    这五个字,可把孟飞扬再一次的激怒了。“你……”

    “明明就是一个混夜店的小太妹,却还要在学校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来……”

    “明明一门心思想要嫁入豪门,却还装作一副高冷的模样来……”

    “现在为了你自己,竟然心思恶毒的想要害另外一个人……”

    “孟飞扬,你自己说说你贱不贱?”

    听到田浩峰的话,孟飞扬气的怒目横生,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田浩峰。“田浩峰你……”

    田浩峰打断了她的话。“我田浩峰虽然不是个好人,却也不是什么女孩儿都会下手的。”

    “我向来只惩罚那些贱女人……”语闭,田浩峰丢给了她一个鄙夷又厌恶的眼神。

    言下之意,孟飞扬就是那些贱女人中的一个。

    孟飞扬气的脸都快变形了,愤愤的瞪着田浩峰。“……所以你是不同意了?”

    “你说呢?”反问了一句后,田浩峰有说:“孟飞扬,我劝你别动这些歪心思。你只要乖乖的听话,那些视频我自然不会公布出来的。可若是你不听话,那就别怪我让你身败名裂了。”

    听到这话,孟飞扬气的啊……恨不得眼前这个男人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本来还以为他对孟浅有点儿兴趣,应该会答应自己提出的交易。

    可是,没想到,田浩峰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不同意。

    说什么他不是什么女孩儿都下手的,说什么他只惩罚贱女人……

    呸!

    把自己说的像是惩恶扬善的好人似得,可是只有她知道田浩峰是个什么样的变态。

    而这个晚上,孟飞扬非但奸计没有得到田浩峰的配合,甚至还被田浩峰逼着在床上表演了一番。

    什么鞭子,手铐和蜡烛……蹂躏起孟飞扬来,田浩峰那是一点儿也没有手软的,并且比以前还要变本加厉。

    *

    这边,孟浅和傅圣雅下了楼后,直接乘车回到了他们所住的酒店。

    傅圣雅跟着孟浅一起来到了她的房间,将刚刚录的视频发给了孟浅,然后问:“浅浅,你拿这段视频准备做什么?”

    孟浅不想让傅圣雅知道她和褚明轩还有孟飞扬的事情,于是便说:“这视频其实没什么杀伤力,感觉也没什么用。”

    对傅圣雅来说是没什么用,可是对她来说,应该会有用到的地方。

    如果让褚明轩知道孟飞扬在江州跟别的男人乱来,肯定不会答应跟孟飞扬在一起的。

    傅圣雅却说:“以后她要是把我惹毛了,我就公布这个视频啊。”

    孟浅道:“其实这个视频也说明不了什么,她到时候说这是跟她男朋友约会呢?男女朋友之间约会开房,其实也还是挺正常的。”

    傅圣雅想了想,说:“你说的也是。”

    随后她又有些懊恼的说道:“哎呀,我们应该在他们的房间按个针孔摄像头,肯定能录点劲爆的画面。”

    正说着,傅圣雅的手机响起了,是沈昀珩给她打来的电话。

    “什么事啊?”接通电话,傅圣雅语气有丝丝的不耐烦。

    她跟孟浅正聊天呢,沈昀珩的电话就来了,可不就是让她有些不耐烦吗?

    而沈昀珩多少被她的语气给伤到了。问:“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当然不能了,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呀?”傅圣雅嘀咕了一句。

    沈昀珩虽然内心有些受伤,却也不跟她计较。

    “关心一下你这两天在江州过的好不好,不行吗?”他问。

    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多了去了,他要是跟她计较,自己早就被她给气死了。

    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怪脾气,迁就忍让一下也就算了。

    傅圣雅说:“我呢,在江州挺好的,谢谢沈四少你的关心哈。”

    “我听说你今天在片场,把孟飞扬骂了一顿?”沈昀珩问。

    “对呀。”傅圣雅说起孟飞扬就来气。“我骂她一顿都算是轻的了,我都想要上去抽她两耳刮子呢。”

    “孟飞扬这个人阴险狡诈,你这样当众骂她,难保她不会记恨在心。”

    “记恨就记恨呗,你以为我会怕她吗?”

    正说着,又一通电话打了进来。傅圣雅一看,竟然是纳兰瑧的电话。

    随后她便对着沈昀珩说:“沈昀珩,我先不跟你说了哈,我这儿又有一通电话。”

    说完,不等沈昀珩再说什么,傅圣雅便直接挂了跟他的通话,接起了纳兰瑧打来的电话。

    “阿瑧哥哥……”

    孟浅一听是纳兰瑧打来的电话,顿时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两天纳兰瑧都会给傅圣雅打电话,嘘寒问暖的,好像是对傅圣雅上了心。

    而傅圣雅对他的态度虽然说不上喜欢把,却应该是有些好感的。

    即便她对纳兰瑧没有好感,那也应该是不讨厌的。

    不然依照傅圣雅这样的性格,如果是一个她讨厌的人经常给她打电话来嘘寒问暖,她肯定是很反感的。

    可傅圣雅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反感,反而每次跟纳兰瑧聊的还不错。

    纳兰瑧这个人虽然她不是很了解,可就从家世,外形和样貌上来说,跟沈昀珩那也是不相上下的。

    可以说,纳兰瑧应该是沈昀珩的头号情敌。

    比起纳兰瑧,孟浅跟沈昀珩更熟一些,加上她知道沈昀珩对傅圣雅那是真心实意的,她也就更加希望傅圣雅能够沈昀珩在一起。

    于是她便拿出手机,悄悄给沈昀珩发了个微信过去。“四少,你的情敌纳兰瑧已上线。”

    而收到这条短信的沈昀珩,自然也就知道了刚刚给傅圣雅打电话的那个人就是纳兰瑧,心里那叫一个焦灼不安。

    他知道傅圣雅一开始是抱着气傅伊敏的目的,然后才去故意接近纳兰瑧的。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这么害怕?

    他害怕傅圣雅真的喜欢上了纳兰瑧,更加害怕纳兰瑧真的从他身边抢走了傅圣雅。

    这些年来,虽然傅圣雅一直对他的感情装傻充愣的不回应,可是她身边至少没有其他男人出现啊。

    可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纳兰瑧,而且各方面条件都不比自己差,这让他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

    他很爱傅圣雅,这是他身边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有人说,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她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之前他也以为自己可以放手祝福她,可是他现在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没有任何一个人不希望自己能跟深爱的人在一起,他当然也不例外。

    虽然傅圣雅脾气不好,也时常跟自己耍孝儿脾气,也经常动不动就对他吼……可他就是喜欢她。

    在他的眼里,傅圣雅就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儿,谁也比不上。

    正想着,沈昀珩的母亲沈夫人端着一杯牛奶来到了他的房间。

    将牛奶放在了桌上,她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对着手机发呆,忍不住问:“怎么了阿珩,怎么心不在焉的?”

    沈昀珩回神,朝着沈夫人喊了一声:“妈。”

    “是在为工作的事情烦心吗?”沈夫人问。

    沈昀珩摇了摇头。“没有。”

    沈夫人看自己儿子一脸怅然若失的样子,道:“那就是因为感情咯。”

    沈昀珩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沉默着没有说话。

    叹了口气,沈夫人说:“哎……妈妈知道你喜欢傅家那个丫头,可人家摆明了是不喜欢你的,你又何必一颗心都扑在她身上呢?”

    沈昀珩也是叹道:“妈,你不懂。”

    “妈怎么不懂?”反问了一句,沈夫人说:“妈可是过来人,既然她不喜欢你,你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费和时间?”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喜欢她,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把你回事,你打算还要在她身上浪费多少时间?”

    说起自己儿子感情的问题,沈夫人对傅圣雅那也是有些怨气的。

    她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家儿子到底是哪里不好呢,傅家那个丫头一直没有将他当回事儿。

    据她所知,不管是他们这个富人圈还是娱乐圈,多少女孩儿做梦都想要得到他的儿子的心,董家那个丫头不就是一个吗?

    可偏偏她家这个蠢儿子啊……一整颗心都扑在了傅家那个丫头身上。

    明知道人家不喜欢他,他心心念念的还是她。

    也不知道她这个宝贝儿子,上辈子到底是欠了傅家这个丫头什么债,这辈子来讨债来了。

    这天底下,没有一个母亲不心疼自己的儿子的,所以每每看到自己儿子为情所困的模样,她就心疼,同时也对傅圣雅也产生了一丝怨气。

    可即便她对傅圣雅有些怨气,即便她也很希望自己儿子能够跟傅圣雅在一起,却也明白感情的事情是没法勉强的、

    既然没法勉强,那她只能劝自己的儿子放弃这段感情,免得最后伤的更深。

    而沈昀珩却说:“妈,喜欢一个人怎么能说是浪费时间呢?”

    “不是浪费时间是什么?”沈夫人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难不成你还指望她能够突然喜欢上你?”

    沈昀珩低声说了句:“这也不是没可能的。”

    “我的傻儿子诶……”沈夫人心疼的唤了一声,然后说:“妈妈不是打击你,她要是真的会喜欢上你,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一听这话,沈昀珩顿时又沉默了。

    是啊……

    她要是会喜欢上自己,大概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可是……圣雅年纪也才二十二岁,而且她的性格是大大咧咧的,说不定还不懂得感情是什么呢?

    或许有一天她会发现他对她的好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呀。

    不知道沈昀珩此刻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沈夫人收:“阿珩,你现在已经二十七岁了,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一说起终身大事,沈昀珩心里就无比的烦躁。“好了妈,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你还想在她身上耽搁多少年?”沈夫人没好气的问了两句,然后说:“傅家那丫头现在可年轻的很,才二十二岁,可你呢?眨眼间就三十了。”

    “听妈妈的话,不要再在傅家这个丫头身上浪费时间了。”

    “工作的事情你爸爸没有逼你,所以妈妈希望你感情的事情不要再让我们操心。”

    “你若是真的执迷不悟,到时候你爸爸逼着你回来接管家里的企业,可别怪妈妈不帮你。”

    “知道了,您就别为我的事情操心了,您赶紧去睡觉。”

    “你这孩子……怎么跟微微一样,让我不省心。”说起她家女儿,沈夫人又是一阵摇首叹息。

    她真是搞不懂,她家儿子苦苦单恋傅家那个丫头也就算了,没想到她女儿竟然也苦苦单恋盛家那个大少爷,竟然还为了他追到了国外。

    说的好听的是要出国留学深造,可是她却知道,她完全就是为了盛子渊才跑去的英国。

    如今盛子渊倒是回来了,可是她的女儿却还要在英国实习几个月才能毕业回国,真是想想都心酸。

    也不知道她这一儿一女到底是怎么了,非要去喜欢不喜欢自己的人。

    明明自己的条件那么好,明明值得更好的……怎么就非要去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怎么就那么的死脑筋呢?

    听到沈夫人说起妹妹,沈昀珩问:“对了妈,微微什么时候回来?”

    沈夫人道:“她今天给我打电话,说的是下个月。”

    沈昀珩点了点头。“那也快了。”

    “哎……也不找到你们兄妹俩是不是来我这儿讨债的,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说完,沈夫人摇首叹气的下了楼。

    沈夫人走后,沈昀珩思虑再三,还是给孟浅回了一条微信:“三嫂,帮我。”

    孟浅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傅圣雅还在她的房间里跟纳兰瑧打电话。

    想想沈昀珩苦苦单恋傅圣雅也是怪可怜的,于是回了一条:“尽力而为。”

    沈昀珩秒回:“多谢三嫂,小弟感激不尽。”

    孟浅:“沈四少,我记得你应该比我大七岁。[抠鼻]”

    沈四少:“可你是我三哥的女朋友啊。[无奈]”

    孟浅:“……-_-||”

    跟沈昀珩发微信闲扯了几句后,傅圣雅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而刚刚忙完工作,洗完澡的傅焱宸不久后也给她发来了微信视频。

    接通视频之后,孟浅从手机视频里看到了傅焱宸。

    视频里,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夏款浴袍,露出了胸前的一部分胸肌;那还有些湿湿漉漉的头发也垂了几簇在额前,柔和了他那帅的有些咄咄逼人的五官。

    他气定神闲的坐在卧室的床沿,修长的手指慢慢悠悠的椅着手里的红酒杯。

    他望着平板电脑里的孟浅,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看起来十分的性感,充满了魅惑,让孟浅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若说平日里的他是盛气凌人,淡漠高冷的;那么此刻的傅焱宸,可以说是相当的性感,隔着屏幕都能感受他身上散发出的诱人魅力。

    其实她之前就在想,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竟然能找到这样一个男人当男朋友。

    孟浅其实不是个色女,不过看到这样的傅焱宸……还是有些呆住了。

    微微呆住也就算了,可是她的脑海中竟然还浮现出了他在床上将她反复折腾时候的情景,小脸顿时一红。

    见孟浅呆兮兮的睁着眼睛看着屏幕,脸颊还微微有些发红,傅焱宸不由得加深嘴角的笑容。“孟小姐,你是在害羞吗?”

    沉浸在他美色之中的孟浅被他的话拉回了思绪,本就红扑扑的小脸顿时涨的一片血红。

    她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咽了咽口水,眼神闪烁着否认道:“你少自恋了哈,我刚刚在想事情呢。”

    “是在想我吗?”傅焱宸又用他那充满了磁性的嗓音问着孟浅。

    而被他这么一问,孟浅又是一阵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

    这个男人是心理专家吗?他怎么知道她刚刚在想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时候的场景?

    可是即便被他踩中了心思,孟浅怎么可能会承认呢?“都说了你不要自恋了,我刚刚在想工作的事情。”

    “是吗?”含笑反问了一句,傅焱宸又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孟小姐,我有没有说过……你撒谎的样子很可爱?”

    被他这么一揭穿,孟浅眼中闪过一瞬间的窘迫。

    随即,她撅起小嘴,朝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问:“别告诉我你大半夜的给我发视频,就是为了勾引我。”

    看着她那有一些些恼羞成怒的模样,傅焱宸心情突然就好了许多。

    她生起气来的样子,实在是又萌又呆又可爱,跟她以前表现出来的孤傲高冷完全不同,别有一番味道。

    “那你有没有被我勾引?”他又哑着嗓音问了一句。

    孟浅气呼呼的嘀咕了一句:“傅焱宸,你好无聊啊……”

    “好了,不逗你了。”傅焱宸轻笑着道,然后问:“听说你今天跟圣雅干了一件大事?”

    他从沈昀珩那里得到了消息,知道她今天和圣雅在片场将孟飞扬当众骂了一顿。

    作为他傅焱宸的女人,就应该霸气一点。

    “大事?’孟浅眨了眨眼。问:“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和圣雅骂孟飞扬的事?”

    傅焱宸浅笑着点了点头。

    “你不是说你以后罩着我,我可以在华夏国横着走吗?”孟浅问了一句,然后说:“反正我今天实在看不惯孟飞扬在片场作妖,就骂了她一顿。”

    其实当时她也没有考虑傅焱宸说的话,单纯就是看不惯孟飞扬的所作所为。

    明明她也不是从小就娇身惯养的富家千金,偏偏回了盛家之后就开始频频作死。

    陷害她,栽赃她,抹黑她,造谣她……各种阴暗的手段都使上了,实在让她很恶心。

    而且剧组的盒饭其实真的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拿盒饭来发她的大小姐脾气,实在让她有些忍无可忍了。

    见傅焱宸盯着她看了半响也没吭声,孟浅问:“你给我发视频,不会是怪我在剧组给你惹事?”

    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傅焱宸道。“骂一个孟飞扬算什么?你就是将她废了,我也没有一点儿意见。”

    听了他这话,孟浅心里顿时喜滋滋的。“那就好。我还以为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呢。”

    “傻丫头。”傅焱宸极尽宠溺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他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来兴师问罪?

    别说是骂了孟飞扬一顿,她就是将这个天给捅破了,他也不会舍得责备她一句。

    “傅焱宸……”孟浅喊了一声。

    对于她对自己的这个称谓,傅三哥显然有些不乐意了。眉目微微一拧,他问:“你喊我什么?”

    “三哥……”孟浅娇滴滴的改了口。

    虽然她改了口,不过傅某人依旧不满。“再喊错,信不信我现在飞来江州收拾你?”

    孟浅知道他想让自己喊他什么,可是她脸皮真的又点薄。

    加上两人又没有结婚,喊老公的却是有点别扭。

    可是迫于他的淫威,她还是唤了一声:“……老公。”

    听到这两个字,傅某人刚刚微拧的眉目才算是柔和了下来。“这还差不多。”

    “话说……老公,你就真的不怕我在剧组给你惹麻烦吗?”

    傅焱宸道:“我说过,只要我还活着,整个华夏国你可以横着走。”

    两人又再肉麻兮兮的闲聊两句后,见时间也比较晚了,便也挂了视频通话。

    孟浅沉浸在甜蜜之中,却也没有忘记孟飞扬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现在似乎没有什么立场去管褚明轩跟谁谈恋爱,以后跟谁结婚。

    可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他知道孟飞扬不是真心爱他的,不然也不会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了。

    本来是想现在就给褚明轩打个电话的,不过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说不定他都已经睡着了,孟浅便打算明天再跟褚明轩说一下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早,孟浅早早的起床和傅圣雅一起去了片场。

    可能是因为昨天在片场被骂了的缘故,今天的孟飞扬竟然异常的安静。

    轮到她的戏份她就上场,没有轮到她,她就在一旁安静的坐着,大大的见底了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依照孟飞扬那飞扬跋扈的性格来说,今天的她着实是有些反常的。

    “圣雅你发现没,今天的孟飞扬情绪有些不对。”午饭的时候,孟浅问着坐在对面的傅圣雅。

    傅圣雅点了点头,十分认同的说:“她这么个事儿逼,今天的却太过安静了。”

    孟浅又道:“而且我发现她今天的走路的姿势……似乎也有些怪异。”

    闻言,傅圣雅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说:“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发现她走路的姿势好怪啊。”

    顿了顿,她瞪大眼睛,小声惊呼了一声:“该不会是昨天晚上被那个男人弄残了?”

    其实她只是随意这么一说而已,却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接近真相了。

    听到傅圣雅的话,孟浅没再吭声。

    此刻,她的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让褚明轩知道孟飞扬的真面目。

    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其实已经跟别的男人上过床了。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褚明轩?

    这么想着,孟浅打算晚上收工之后就回去给褚明轩打电话说这个事情。

    而就像傅圣雅所猜测的那样,昨天晚上孟飞扬又被田浩峰和另外一个男人折磨到了半夜三点多,今天差点起不来床。

    幸好她自己随身带着擦私处的药,不然今天真的是没法儿拍戏的。

    自从傅腾飞的婚礼酒会之后,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已经被田浩峰折磨的不成样子。

    明明她现在是盛家的千金,却什么事都不能做,只能任由田浩峰一次一次的变本加厉来凌辱她,蹂躏她。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凭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接受这样的惩罚?

    凭什么孟浅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自己却要被田浩峰这样凌辱?

    虽然她不能确定孟浅背后的金主是谁,可**不离十的就是傅家那个三少爷。

    哼……

    褚明轩现在为了她要死不活的也就算了,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攀上了傅家的高枝儿。

    而自己呢?

    虽然拥有着盛家千金那光鲜亮丽的身份,可没有人知道她在心理上承受了什么。

    加上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她已经被四个男人先后给糟蹋了,身子已经变得无比肮脏了。

    可是孟浅呢?却还是一副纯净高洁的样子,让她看了就无比的恶心。

    凭什么她要被人这么糟蹋,而孟浅却过的好好的?

    呵!

    就算是田浩峰不跟她做交易,她相信有很多男人愿意跟孟浅**一刻的。

    只要她给足了钱,哪个男人会拒绝孟浅这么一个大美人?

    有些男人是花钱去**,而她却花钱请他去上一个大美女,傻子才会拒绝呢。

    等到时候她录下了孟浅跟其他男人的**视频,她的金主会轻易放过她吗?

    到时候她再将孟浅的**视频一曝光,孟浅在演艺圈的事业还没有起步,就会被毁于一旦。

    而像她这么一个残花败柳,哪个豪门会接受?

    这么想着,孟飞扬打定了主意要让孟浅尝尝被几个男人一起凌辱的滋味。

    而田浩峰这个变态,她总有一天也是要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今天的戏份拍的很顺利,因为没有夜戏,所以下午七点多的时候剧组也就集体收工了。

    收工之后,孟浅和傅圣雅一同去了一家餐厅吃饭,吃了饭之后又一同返回了酒店。

    孟浅心里一直惦记着孟飞扬跟那个男人的事情,所以回到酒店后,她想给褚明轩打电话。

    可是拿出手机翻开褚明轩的手机号后,她却有些犹豫了。

    她跟褚明轩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她要以什么身份去给他打这通电话呢?

    他会不会不接自己的电话?

    如果他接了自己的电话,自己又该怎么跟他讲孟飞扬的事情?

    如果她跟他讲了孟飞扬的事情,他又会不会嫌自己多管闲事呢?

    而此时的褚明轩呢,正在宁京的一家酒买醉,想要以此来麻痹自己的神经,不再去想去孟浅。

    可他越是想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偏偏孟浅的身影和她那浅浅的笑容……在脑子里就越发的清晰。

    过往与她相处的所有的瞬间,全部翻山倒海般的涌现在脑海中,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褚明轩醉醺醺的歪倒在包厢的沙发上,又喝了一口烈酒。

    他那微醺迷离的脸上隐隐的……挂着一丝笑容,整个人好像沉醉在了过往的回忆里。

    他似乎看到了孟浅站在春日的阳光下,抱着课本对着他笑的甜甜的……

    他似乎看到了孟浅坐在学校的顺林下的草坪上,暖风吹起她及腰的长发……

    他似乎看到了孟浅在枫叶遍地的林荫道上,回眸朝他展开了浅浅的一笑……

    他似乎看到了孟浅在那个冬日里,含羞带怯的躲避着他炙热的眼神……

    一切的一切……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她的笑容,她的声音,她的身影……全部都死死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那些美好的回忆,就像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刀刃,一刀刀的划在他的胸口,疼的他几乎没法呼吸。

    “浅浅……”他哑着声音喊了一声,然后倒头又朝口中灌了一口威士忌。

    而坐在他身边的同事吴超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瓶,无奈的叹道:“我说明轩啊,你能不能别喝了?你天天这样借酒消愁,身上怎么承受的住啊?”

    褚明轩虽然喝的有些醉,脑子却是清醒的,而且力气也大。

    他伸手又从吴超手中夺过了酒瓶,说了句:“你别管我。”

    “我特么能不管你吗?你看看自己醉成什么样了……”吴超一把夺过褚明轩的酒。“不就是个女人吗,你至于这么糟蹋你自己吗?”

    “你不懂……你不懂……”说完,他趁吴超不注意的时候,又从吴超手里夺过了酒,扬起头朝口中灌了一大口。

    见状,吴超忍不尊了一声。“褚明轩你是疯了吗?”

    吼完,他又从褚明轩的手里将那瓶威士忌夺了过来,那瓶还剩半瓶的酒就这么被两人夺来夺去的。

    褚明轩身子瘫在了沙发上,嘴角扬起了一抹凄楚无比的弧度。“我是疯了……从她离开我的那天起,我就已经疯了……呵。”

    吴超看到他这幅样子,真的不能将他跟以前刚刚入检察院的时候联系起来。

    那时候的褚明轩帅气逼人,意气风发,整个人充满了自信和阳光,那风度翩翩的样子让不少检察院的小姑娘都为他倾倒。

    可是就在一个多月以前,他整个人都变了。

    在他的脸上根本很少看到笑容,他不再是以前那个阳光帅气,自信满满的褚明轩了。

    他变得心事重重,也不爱说话了……做事也没有刚来那会儿那么细心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孟浅的女人。

    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能够将他折磨成这个样子。

    “明轩,这个世界上的好姑娘多的是,你又何必因为一个孟浅就自甘堕落呢?”

    “呵。”褚明轩嘲讽的笑了,然后说:“好姑娘多的是……可我只要她。”

    无奈的叹了口气,吴超又劝道:“她到底哪里值得你为她这么寻死觅活的?”

    “哪里值得?”低声呢喃了一遍,褚明轩又嘲讽的笑了。“呵呵……”

    “吴超,你不懂,你不懂……”

    “孟浅她是我的全部你知道吗?我的全部……”

    “没了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既然这么喜欢她,将她追回来不就完了吗?何必在这里自我折磨吗?你不心疼你自己,我这个大男人看了都心疼……”

    正说着,褚明轩放在酒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

    而褚明轩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依然沉浸在自己那悲伤的世界里,任由电话铃声响着。

    吴超摇首叹气,往桌上瞄了一眼褚明轩的手机,然后便看到了‘浅浅’两个字。

    他连忙对着褚明轩说:“是你那个叫浅浅的打来的。”

    褚明轩却显然不相信,冷哼了一声。“你少特么骗我了,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了。”

    “真的是她。”说着,吴超将褚明轩的手机拿了起来,递到他的跟前。

    而褚明轩在看到手机屏幕闪烁的那两个字时,整个人像是疯了似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浅浅……”接通电话后,他沙哑着声音唤了一声。

    而随着他喊出她名字的时候,脸颊两边竟然悄无声息的划过一道温热酸涩的液体。

    ------题外话------

    沈夫人说起自己的一对儿女,真的忍不住要流一把辛酸泪。

    儿子沈四少苦苦的单恋傅圣雅。

    女儿沈小七苦苦的单恋盛子渊。

    可能是沈家别墅的风水有问题,噗。→_→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大数据修仙〕〔第36号当铺〕〔恶魔之愿〕〔撩妻总裁日后见〕〔灵植巨匠〕〔总裁枕边爱:甜心〕〔田园宠妻:小农女〕〔光头武僧在都市〕〔全能庄园〕〔再世傲魂〕〔宋末之乱臣贼子〕〔独步逍遥〕〔永生的战法术师〕〔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之王者再战〕〔无限次元之神迹追〕〔王者荣耀佣兵团〕〔仙子笑一笑〕〔女神的贴身战兵〕〔问心抉
热门小说推荐:超能相师〕〔超强狂暴盗贼〕〔官梯〕〔一路仕途〕〔茅山捉鬼笔记〕〔剑鸣九天〕〔王牌强兵〕〔农门辣妻:猎户相〕〔网游之辉煌崛起〕〔隐婚100分:重生学〕〔贴身战龙〕〔风是叶的涟漪〕〔重生九零红红火火〕〔电影世界大赢家〕〔重生学霸:军长老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