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道歉而已
    “胡小哥,你的药自然是好药,否则这盼夫山怎么每日都有人在攀爬!”顾春竹知道他的小心眼,自然也是讨好的说道。

    胡斐狠狠的咬了一口烤羊腿,将头一仰,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他又是撕了几口羊腿肉,这模样却像是在啃顾春竹的肉一般。

    “胡神医求你救救我的祖父,他现在被人下毒人事不知。”魏行知看到胡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就走到他跟前,向他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胡斐却不以为意,这每日来求他治病的达官贵人见得多了,自然也不把魏行知的低头看在眼里,心里还不断的吐槽之着,让你小子还叫我老怪物,哼,现在要求我了吧。

    “胡小哥,你要怎么才能救老国公呢?”顾春竹看到胡斐勾着腿坐在一边,爱答不理的样子,伸手就想将他在吃的烤羊腿给拿走。

    谁知道这一下像是触碰了胡斐的穴位似的,他嚷嚷着就抱着羊腿到了一边,“怎么的用羊命就想抵一条人命啊?”

    顾春竹揉了揉眉心,胡斐指的应该是他不是一个用烤羊腿就能收买的人,她的手指了指另一个炭盆子,“我是想让你少吃点,边上那鸡肉滋味也很不错,是魏小公子杀了他非常中意的斗鸡做的烤全鸡,肉质紧实,非常的有嚼头……”

    顾春竹还没说完,那个烤羊腿就被塞到了她的手里,胡斐捧着烤全鸡就吃了起来,他吃得满嘴油汪汪的。

    这时她察觉到书来头来求救的眼神,只见魏行知也有几分呆傻,只因着出事的是他的祖父,他一时半刻就愣神了。

    “那我们就坐着等胡神医吃完再说。”顾春竹拉着魏行知坐下,垫子是从马车上拿下来的软垫,所谓敌不动我不动,要不然都叫这胡斐给拿捏住了。

    胡斐吃着烤全鸡将顾春竹的话听到了耳朵里,还故意的转了一个身,安安心心的吃他的烤全鸡假装没有听见的样子。

    一只鸡变成了鸡骨头的时候,胡斐又拿起了一个烤羊排啃着,酥香的味道在他舌尖绽开,胡斐却觉得他一个人吃倒是没有什么意思了。他拿着吃烤全鸡剩下的棍儿指了指魏行知道:“你想让我去救人?”

    “是的,我想让你救我祖父。”魏行知“嚯”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胡斐的小棍儿又戳了戳顾春竹,“让她给我道歉!”

    “这……胡神医,若是大娘有什么得罪你的,我代她向你赔罪就行了。”魏行知虽然心急救自己的祖父,但是还是个有分寸的人。因着国公府的事情让顾春竹陪他大半夜的折腾就已经很是不好意思了,现在还要求顾春竹给胡斐道歉,虽然他也不知道二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总觉得不该如此。

    “你算老几,不行就要他。”胡斐拿着小棍戳顾春竹的时候就想到了那他他腹内绞痛的时候,越想越气得牙痒痒的。

    “能不能换……”

    “对不起。”顾春竹同样“嚯”的站了起来。

    魏行知和书来二人都感动的看着顾春竹,觉得她为了国公府牺牲真的太大了,甚至牺牲了在胡斐面前的尊严。

    他们不知道的是顾春竹芯子里可是一个穿越来的现代人,而且也是创业者。本来在现代“对不起”这三个字就像是问你饭吃了没,都快成为生活习惯性用语了,顾春竹没有任何别扭的脱口而出。

    “你……”胡斐的小棍棍都僵住了,这顾春竹也太能屈能伸了。

    毕竟之前的事顾春竹承认自己是错怪了胡斐,言语里也带了几分真诚,好好的解释:“我跟你道歉,之前是我误会了你。但是你在我将军府吃吃喝喝做梁上君子许久了,也算是和我扯平了吧,这今日又给你送来烤肉。你看这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你就答应去给老国公治疗吧。”

    胡斐有些不满的调整了一下坐姿,手里的烤肉确实有些不好意思放进嘴里了,若是他耍赖一定会被眼前这个女人说嘴的。她做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日后必然还是要见面的,要是将人气狠了,以后吃不到好吃的了怎么办。

    “行吧,我就勉强帮你们一次吧。”胡斐说完大大的啃了一口另一个小厮递过来的又一只烤全鸡,果然觉得这鸡肉肥而不腻,果然他做了个明智的决定,东西吃的也香一些了。

    “胡神医,你喜欢吃鸡屁股啊?”小厮瞪大了眼睛看着烤鸡上缺了一块的臀部位置。

    “呕——”胡斐在一旁干呕了一声,但却吐不出来,看着烤全鸡面色复杂,难道他真的喜欢吃鸡屁股嘛?

    顾春竹看到那张娃娃脸上纠结了,善意的为他解围,“胡神医是出世高人,对待病人身上的没一块肉都是一样的,不管是脸上还是臀部。所以他习惯了,对于这鸡也是一样,反正不管哪里都是肉,没差别的。”

    “有道理。”胡斐心结解开,又在鸡腿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一个字,就是“香”。

    胡斐被顾春竹吹捧的飘飘然的就跟着他们回到了老国公府,他脸嘴上的油渍都还没有抹干净,就这么横冲直撞的进去,吓了端氏一跳,还以为是谁家喝醉酒的闯了进来,正准备叫人就看到了顾春竹和魏行知进来了。

    此时老国公躺在床上,一张须发皆白的脸上带着灰扑扑的死气,嘴唇乌青乌青的,瞧着就是中毒的征兆。

    胡斐从怀里掏出了一包银针,将老国公的衣服拔开了露出瘦而精壮的身材,他“啧啧”了两声,“不愧是个老武夫。”

    随后就把银针扎在了老国公的身上,看得端氏眼皮一直的跳,她紧张的拉着顾春竹的手,“将军夫人,这少年是何人物啊,难道是那神医不肯来派了弟子来,他瞧着年纪轻轻的,会不会学艺……”不精两个字被老国公剧烈的咳嗽声给打断了。

    端氏急忙去床边看老国公,魏行知已经快她一步坐在床边,只见老国公头一歪就“哇”的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将床单都给浸湿了,那黑血闻起来就带着一股腥味儿。

    “祖父这是好了?”魏行知眸中亮光大盛。

    端氏也惊喜的看看面色恢复了常色的老国公,又瞧瞧胡斐。

    胡斐抬着一张傲娇的娃娃脸,“谁说本神医是自己的弟子,我就是师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红豆〕〔斗破之永恒剑帝〕〔六零小夫妻〕〔我一定是到了假的〕〔他病得不轻〕〔总裁爹地加油啊〕〔宇宙最强挂壁系统〕〔应国公府秘闻录:〕〔真的攻不过你呀!〕〔宠婚:少爷的迷糊〕〔军工科技〕〔上门龙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