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氏被休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氏被休

    顾春竹切了剩下的一半就带着两个孩子还有小黑狗一道去福嫂子家里了,又同他们玩了一会儿才往家里走回。

    大老远的就瞧见一个人伫立在门口,顾春竹以为又是扔牛粪的严折桂或是苏朵儿来闹事了,她弯腰捡了一块路边的石头背在身后。

    步履匆匆的走近一瞧,这人微微伛偻着腰背瞧起来还有几分落寞,瞧着身形像是个女人。

    “汪汪!”小黑狗四条腿也“蹬蹬”的跑在了顾春竹的前面,离得近了却害怕的停住了只冲那个陌生的人叫着。

    “春竹——”那人扭过头,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袱,口中悲戚的唤了一声。

    “呀,是嫂子。”顾春竹听着声音耳熟的很,走近了瞧见是白氏,就把一身的防备都卸了下来将手里的石头丢进了路边的草丛里。

    “舅妈。”两个孩子齐齐的叫了一声,安安也蹲下用小手捂住了小黑狗在叫唤的狗嘴。

    “这天都黑了嫂子找我啥事……”

    顾春竹话说了半句就瞧见白氏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紧咬着嘴唇不叫自己哭出声儿来,她肩膀抖动了好久才堪堪的平静了下来,双眼赤红的说了句,“我被你哥休了。”

    顾春竹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什么事儿,赶忙拉着白氏就去屋里坐着,叫两个小家伙在堂屋里玩去别过来吵嚷。

    “嫂子你同我好好说说这顾春阳发的什么疯,这么好的媳妇不要还要休你。”灶上的瓦罐里还有热水,顾春竹舀了两碗,一碗撒了糖的给白氏,另一碗自己喝。

    碗里的热水还冒着腾腾的热气,白氏的脸也被热水氤氲的添了一分悲切,“这休书是我讨要来的,这日子没法过儿了。”

    白氏抽泣着就将顾春阳近日的所作所为给说了,往日他烂赌和偷家里的东西出去卖就算了,连上回顾春竹送的庐州货的小镜子也叫他偷出去送人了。

    这镜子可是庐州带来的独一份,村里的一个女人拿出来炫耀就叫白氏给认了出来。在她威胁要同那个女人的男人说,那个女人说出了和顾春阳早就好了大半年了。

    白氏受不了这委屈在家中同顾春阳大闹一通,郝氏还净添乱觉着白氏生了顾家的孩子断然离不开顾家的,还不得哭爹喊娘的要留在顾家。

    后来顾春阳在郝氏的撮使下丢了一封休书给白氏,还一脸觉着自己没错。

    “咳咳咳……他这个蠢东西。”顾春竹正喝了一口热水还未来得及咽下去,就被这郝氏母子的行事给惊到了。

    他们哪来的底气,以为他家有矿啊旁人非得赖着,渣到毫无人性了,顾春竹忍不住咬着后槽牙同白氏道:“嫂子你怎么能被他休了呢?”

    白氏仰起头以为顾春竹觉着她这般做错了,略带固执的咬着嘴皮子。

    谁知顾春竹愤懑的说,“这种人就应该切了他的下面,再废了他的一双手,叫他去偷人,叫他去赌博。”

    “他终归是小虎的爹呢。”白氏对于顾春竹的反应略带几分错愕,知晓她是站自己这边的才缓缓开口道:“我在镇上转悠了半日,娘家无人实在无处可去才想到了你,我身上就你上回给的一些银子还是藏仔细了才没叫他摸去的。”

    白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从衣服里侧的暗兜里摸出了碎银子,若不是顾春竹真个变好了她也是不会来的。

    “嫂子你放好,若是没去处就暂住我这儿。”顾春竹杏眸里含着复杂的情绪,也不知道是该怜悯还是如何,或许这白氏离开顾春阳还是好事一件呢。

    “我不住你这儿给你添乱了,再说妹夫在也不方便,我明日在镇上找个洗碗扫地的活计都成,我不行我有一双手还能饿死自己。”白氏咬着牙神态坚定。

    顾春竹转念想了想,白氏的担忧也是个理儿。

    终归是亲戚住久了也不好的,她已经想到了主意,只是动唇问了另一件事,“嫂子,小虎你准备要不?”

    “我的小虎……”说道小虎,白氏的眼泪再一次止不住的奔腾而下,她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襟,早上发生这事儿的时候小虎还在村里的学堂里边呢。

    顾春竹就挨着白氏的长条凳坐好,在她的背上轻抚了好几下,直到她的情绪平静了些许。

    白氏强忍着泪水,哽咽的回答顾春竹的话,“……他是顾家的种,族里也断然不叫他跟我的,若是我自己过得好了我一定好好供他念书,可现在跟了我也是受苦。”

    “哎,是这个理。”顾春竹点点头,做母亲的哪能不为孩子考虑。

    俗话说“做官爹不如讨饭娘”或许孩子更想跟母亲在一块儿呢。可从眼面上想,顾小虎确实是留在顾家比较好。

    “春竹家中来客了?”苏望勤提着缸灶进屋,白氏瞧见他回来了正拿帕子擦脸也叫他没看仔细,于是问了一嘴。

    “是嫂子!”顾春竹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说。

    白氏已经擦掉了脸上的泪痕,她眼圈还泛着红的就站了起来,同顾春竹道:“同你说了这肚子里的委屈,心里头也没那般堵了,我先回了。”

    “回哪儿啊你?”顾春竹一把将白氏的袖子给拽住了,皱着眉瞧她。

    白氏眼底又泛起了湿意,她这命是不是就是苦,若不是父亲生病也不用嫁给顾春阳,如今也不会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无。

    为了不麻烦顾春竹,她逞强道:“我有个远方的亲戚也住在镇上。”

    “若是我都靠不住你那远方的亲戚靠得住嘛,你若是不想住在我家中,不如去住隔壁吧,她们家里就母女两人没有男丁,我去帮你说道说道。”顾春竹牵起白氏的手由不得她拒绝,就拉着她准备往罗新兰家里走去。

    瞧着外边发黑的天色,想到晚饭她又扭头嘱咐苏望勤,“望哥,你做回饭。”

    “成,你带嫂子去吧。”苏望勤知道顾春竹的兄长是个怎样的人,白氏定然是遭受了委屈,可他瞧着家中的大白菜微微发愣,自己的手艺有点不成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网游三国之召唤神〕〔红豆〕〔斗破之永恒剑帝〕〔六零小夫妻〕〔我一定是到了假的〕〔他病得不轻〕〔总裁爹地加油啊〕〔宇宙最强挂壁系统〕〔应国公府秘闻录:〕〔真的攻不过你呀!〕〔宠婚:少爷的迷糊〕〔军工科技〕〔上门龙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