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之虫族宠婚〕〔校花的近身王者〕〔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万古神话〕〔乡村小郎中〕〔科技图书馆〕〔云中藏锋记〕〔王者风暴〕〔太平洋超级帝国〕〔带着文臣武将混异〕〔荒野求生从探险开〕〔我可能是一只假的〕〔都市世界之旅〕〔乡村透视仙医〕〔天芳〕〔重生八零:军妻有〕〔诡秘世界之旅〕〔末日之洪水灭世〕〔我是网络作家中最〕〔都市妙手圣医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百看花丛自爱莲 第210章 宴会4
    此时,陆子爵、风楠就站在门口,风楠小声的问陆子爵,“陆兄,尘姑娘的母亲没在人世啦?那她的父亲呢?”陆子爵心想,这也正是他想知道的答案,风楠见陆子爵摇了摇头,也就没有再问,只是用怜惜的眼光看着小尘姑娘。

    陆子爵这时也是心潮起伏,他没想到,尘儿小小年纪就没有了母亲,可也没看到过她的父亲?陆子爵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自己也是从下就没有了母亲,妹妹陆子瑶也是出生没几天,就没有了妈妈,想到这里,陆子爵觉得心在激烈的镇痛,他强忍住自己的情绪,走到祭品旁边,拿起祭品,在小桶内烧了起来。

    冷伯、依尘、小柯出来,就看到陆子爵、风楠在烧祭品,他们三人也没有说话,一起往桶里放祭品烧了起来。

    小柯边烧着祭品,边看着她大伯,他发现大伯,眼睛微红,但神色却很安详,其实,现在冷伯正在与莲儿诉说着心里话了。

    冷伯从听到小柯说尘儿梦到了妈妈,他的心就疼痛起来,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一辈都忘不了,莲儿临终时望着他的眼神,一辈子都忘不了莲儿临终时对他说的话,让他忘了她,如何忘得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后悔,一次的松手,却是一世的阴阳两隔。

    冷伯默默的在心里说道,莲儿,你放心好了,尘儿已经长大成人了,等尘儿的终身大事有着落了,我就去寻你,你一定要等着,不论在哪一世,我都不会再松开你的手。

    小柯嘴里念念有词,莲姨,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尘儿一辈子,说着说着,小柯哽咽了;陆子爵听到小柯念叨,她会保护尘儿的,他不乐意了,心想,保护尘儿是他的事,你一个小丫头还是与风楠双宿双飞吧,所以,陆子爵口里也念念有词,莲姨,我叫陆子爵,您放心,我会一辈子护着尘儿的,尘儿的命就是我的命,莲姨您安息吧。

    风楠站在一旁,心里也是难受,当她听到柯丫头说她要保护尘姑娘一辈子,在心里也暗暗下决心,既然你要保护尘姑娘一辈子,那我就跟着柯丫头保护尘姑娘一辈子,莲姨,您就安息吧。

    依尘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为妈妈烧祭品,她认为妈妈一定是懂得她的,无需再用语言来表达了,依尘看祭品快烧完了,看了一眼开始点燃的三柱香,只见这三柱香的香灰没有落下来,而是呈螺旋状盘了起来,依尘看呆了,以前就听师兄们说,在做法事的时候,如果所燃之香没有香灰落下,不仅没有落下,如果呈螺旋状盘起来,那是吉祥的象征。

    其他人看着依尘望着快燃完的香发呆,以为她是不是太过思念妈妈,伤心了发呆,陆子爵赶紧来到依尘身旁,“尘儿,你没事吧?尘儿,你放心,莲姨肯定听到我们的心声啦”,依尘回过神来,“你们看那香”,众人听依尘让看香,不由得都转过头,望那快要燃烧完的香,小柯发现了惊异的声音,“尘儿,这香烧得怎么会这样?太神奇了”,陆子爵、风楠也觉得神奇,冷伯现在已平复了心绪,看着香就问依尘,“尘儿,这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依尘点点头,就把她知道的关于燃香呈螺旋状并不掉香灰的传说跟众要说了,众了一听,更觉得神奇了,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是真的,冷伯过来拉着依尘的手,“尘儿,你是不是说,你妈妈莲儿能听我们的心声?”依尘看着冷伯期待的神情,心想,难道就在刚才,冷伯跟妈妈诉说了什么?为了不使冷伯扫兴,依尘马上点点头,“冷伯,妈妈一定知道我们的心意,您老放心吧”,冷伯几乎哽咽的“嗯”了一声。

    陆子爵、风楠也被感染了,虽说他俩不知道这一家人发生过什么?单就看冷伯、还有俩姑娘对亡者的尊敬,就知道这是一个充满爱的家庭。

    祭品在五人的努力下,很快全部烧完了,桶里只剩下些灰,桶的温度也降了下来,陆子爵问依尘,“这些灰往哪儿放?”是啊,有差不多一桶的灰,依尘想想,“放着吧,我会弄的,你们到前面喝茶去吧”,陆子爵哪能让尘儿清理桶里的灰,“尘儿,你告诉我,如何弄?我把它们清洁出来”,冷伯知道尘丫儿的顾虑,自从接触陆子爵以后,他感到陆子爵身上没有其他世家子弟般的纨绔,最重要的是懂得感恩,有担当,冷伯笑了一笑,“尘儿啊,你就让子爵去办吧”,依尘第一次听到冷伯叫陆子爵“子爵”,心说,陆子爵还是利害啊,这么快就收买了冷伯,既然冷伯都发话,依尘看了看陆子爵,陆子爵心里正乐番了天,冷伯叫他“子爵”,那就说明冷伯已经认可了他,只要得到冷伯的支持,他娶尘儿的希望就大了很多。

    陆子爵趁热打铁,“是啊,尘儿,你说把这些灰放哪儿?”依尘在心里抖了抖,“哦,这些灰凉透了以后,把它们洒在花丛里或者是植物的土里都可以的”,陆子爵马上提起桶照着依尘说的就去倒灰了。

    眼看到了中午,冷伯让四个小辈到他院子里一起用午餐,并再次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风楠,但没有表达出来,风楠一直觉得奇怪,冷伯怎么用一种特殊的目光看自己,风楠自认为,他没有哪里做的不妥的地方?只是他爹前几日的行为确实有些偏颇,难不成,是因为他爹的原由,所以,人家客栈里的人也不怎么待见他的?

    几人来到了冷伯的院子里,饭菜冷伯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大家准备用饭的时候,冷伯的手机响了起来,依尘就看到冷伯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对他们说,“你们先吃饭,不用管我了,我有事,处理好了再来,啊”,说着冷伯就出去。

    依尘、小柯相互望了望,彼此都心照不宣,小柯招呼俩男士用餐,“来啦,俩先生,动手啊”,依尘作为东道主,用公筷夹了一块肉给风楠,想想又夹了一筷子青菜给陆子爵,依尘的这一动作,陆子爵马上想到了当初在“莲愿山水”养伤时,有一顿晚饭,就只是一碗饭,一碗近似水的清汤,外加一碟咸菜,现在看看小丫头给他照顾的青菜,心里了然的笑了。百看花丛自爱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极品逍遥少年〕〔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极品上门女婿〕〔我一定是到了假的〕〔英雄无敌之至高主〕〔柳潇潇的结局〕〔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仙帝〕〔总裁爹地:敢不敢〕〔恐怖直播间〕〔重生之都市狂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