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异常魔兽见闻录〕〔仙子请自重〕〔兵王隐花都秦风〕〔烂柯棋缘〕〔王的女人谁敢动〕〔交手〕〔主神竞争者〕〔王牌大高手〕〔妖孽弃少在都市〕〔穿越之妃常闹腾〕〔无限气运主宰〕〔龙抬头〕〔最佳娱乐时代〕〔废柴嫡女要翻天〕〔最强狂婿〕〔五神天尊〕〔腹黑奶爸PK偷心妈〕〔盛少私宠:天价弃〕〔三国之巅峰召唤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第286章:我不会伤害你
    陆淮深思及与陆终南的谈判,最终看似是以双方达成共识而结束,但陆终南其实并未给他做任何保证,所说的每一句话,不过是粉饰太平的中庸言辞而已。

    可归根究底,陆终南是他重要的后盾,陆淮深心知这后盾已摇摇欲坠,尽管憋了一肚子气,仍不能将话说死,还得想方设法稳住他。

    昨晚计划失利,紧跟着棘手事情一件跟一件,他一腔怒火无处抒,终于见到一天想起无数次的人,那人却态度决然地在她面前竖起一道高墙,将他挡在墙外。

    陆淮深本心怀侥幸地想,只要让她在自己视线之内,只要与她待在同一空间里,不给她丝毫摆脱自己的机会就行。

    然而,他把她当成此刻唯一的呼吸孔,江偌却已把他当成急切想要割除的毒瘤。

    就如同江偌当初走投无路之际,他是她唯一的希望,他却一心将她往外推。

    他们似乎,总是在世上最无解的关系之中徘徊。

    江偌见他久不应声,盯着看了她半晌,眉目深沉,无声无息似要入定,她别开脸,不由捏紧手下床单。

    这时陆淮深低声开口:“如果说你是指不要再出现在你面前这件事,”他垂眸,停了一下,“你明知不可能。”

    “虽然挺让人生气的,但又好像是意料之中,”江偌平静笑笑,低声说:“毕竟你对我惯用了这招,你总是自信满满,总是认为哄哄骗骗,再适当展露一点柔情爱意,我又会满心满意投入你的怀抱。”

    江偌挽唇看着他,眼神却虚渺空洞,遥不可及,让陆淮深感觉与她隔着的不是半个房间的距离,而是难平的千山万水。

    她说着,不由真的觉得好笑起来:“说真的陆淮深,你就应该去找那种涉世未深情窦初开的女人,情智懵懂,随你怎么戏耍欺弄,只要认定你就绝不撒手,你也能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弥补错漏。最怕就是我这种明知有诈,心甘情愿上了贼车,又半途反悔想要说拜拜的。”

    江偌语气轻松说过的话,砸在陆淮深心上的分量却犹如千金。

    陆淮深暗自揪紧了心,表面淡然应对道:“你可知道,气话向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你认为我说的是气话?”江偌注视着他,一字一顿的样子,诚挚得过分,“不是气话,我是真的后悔。”

    后悔当初被感情蒙蔽双眼,应该是大多数遇人不淑者的心理。

    所谓的“自己的选择,自己为结果买单”,实属无奈,因为结果无论如何都只能自己承担,不然呢?后悔自然也是会后悔的,还是彻彻底底的悔不当初。

    但无奈就在于,即便悔不当初,当时其实也别无选择。

    也就是说,不管自愿与否,一开始,陆淮深就让自己成为了她唯一的救生石,她只能选择紧紧攀住他。

    可惜极少有人能在心之所动的人面前保持圣人般的理智,她也不例外。所以她明知他设陷,仍会决定先跳进去再说,因此注定会在陆淮深身上栽个大跟斗,注定要尝到苦果。

    这简直就是不可逆的循环。

    陆淮深遥遥看着她安静的面庞,脸色还有些苍色,显得柔弱却又冷漠。

    他思考着她的话,无意识地摩挲着手指,与她的距离,让他没有踏实感,他索性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

    江偌觉得他今天情绪克制得厉害,无论她说什么样的话,他面上都是一副风雨不动的样子,他握住她的手,展开她的手指,似乎连指尖都流泻出温柔,轻轻摩挲她的指节手背。

    江偌不解地看向他,抗拒地抽了抽手,被他紧紧按住,没能成功。

    他声音略哑:“既然是你心甘情愿,是你先靠近我的,就不要着急离开。”

    他语气带着几分强硬,以至于让人难以分辨剩下几分略带恳求的柔软。

    江偌闻言微怔,抬眸一动不动看着他。

    “我不会伤害你,你能不能,”陆淮深伸手摸了摸她下颌,又往上捏了捏她耳垂,良久方开口:“相信我?”

    那一字一顿的慎重语气,让江偌心底猛然一颤,几乎是陆淮深说“我不会伤害你”的瞬间,江偌眼底湿润。他说完,她侧过脸,躲开了他的手。

    江偌抽开被他握住的手,攥紧盖住肚子的被单,细软嗓音有些喑哑哽咽:“我可以拒绝吗?”

    陆淮深手僵在半空,在她耳旁停留片刻,缓缓放下。

    江偌垂下眼睫,目光始终落在一旁不曾看他,语气沉静,还染了些许不明的笑意:“你以前拒绝我的时候,可比我现在坚决多了,不是么?”

    陆淮深一震,心情却莫名有了一瞬的轻松,此时此刻,她对他的怨怪,也总比默无声息的抗拒来得好。

    “过去的事情……”

    他本想说,过去谁都不曾想到有今日,没有当初也不会有今日。

    江偌却截断他的话:“怎么能说是过去呢,不过是区区几月前的事而已。我早就说过了,我这人小心眼,爱记仇,心胸实在不豁达,连你把我关在你家门外不让进这种小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遑论你逼我净身出户的种种。以前我想跟你在一起,屡次让自己想,当时你我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当时不过是我俩立场不同,所以决定不要再去计较而已。”

    言外之意就是:既然决定不跟你在一起了,所以新账旧账可以一起算了。

    陆淮深感到的轻松转瞬即逝,他听得明白,却尤不死心,问:“那现在呢?”

    江偌抬眸看向他:“若计较起来,我们是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

    陆淮深皱了皱眉,“若我现在希望你不要计较,是不是不可能了?”

    江偌垂下眼睫,半晌微微点了点头:“嗯。”

    江偌眼前视线渐渐被水汽模糊,忽然,股指修长的大掌覆在她肚子上,江偌怔住。

    “那它呢?”陆淮深语气有些咄咄,江偌蓦地抬头,他眼神逼人看着她,“它怎么办?”

    就在他说完这话,江偌正脑中空白的时候,肚子里的小家伙突然动了起来,似乎同时在呼应陆淮深的话,问她要怎么办?

    被子太厚,陆淮深并未感觉到,只是目光沉沉地望着她。

    江偌一面迎向他的眼神,一面感知着肚子里一阵一阵传来的动静。

    江偌及时掐灭屡屡心软的苗头,“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想要跟你的孩子,因为怕走到今天这步,谁知道会一语成箴呢?”

    江偌心里纷乱不已,乱了语序,也就是这一刻,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胎儿在母亲肚子里有对外界是有感知的,尤其对母亲的情绪与声音感知强烈。她忽然对刚才说的那话感到心虚。

    她顿了下,补救说:“我不至于为了跟你分道扬镳而做出伤害它的事,至于抚养权的问题,以后再说。”

    江偌不认为现在讨论出结果,将来他们不会反悔,时间尚早,只需明确他们即将分开的事实。

    至于陆淮深,他已经听明白,既已说到抚养权的问题,那自然是跟离婚挂钩的。

    陆淮深下颌发紧,抿紧了唇。

    江偌刻意忽略他的表情,说:“很晚了,我想睡了,你让门口的人离开,你也走吧。”

    说完拉了拉被子打算躺下,而她以为会缄默到底的陆淮深突然捏住她的肩膀,猝不及防,江偌吓了一跳,睁大眼看着忽然逼近眼前的男人。

    “你听好,门口时的人不会走,我也不会走,”陆淮深鼻尖几乎抵在她脸上,他嗓音从唇齿逼出,一个字一个字告诉她:“我更不可能答应跟你分开,别以为你现在不说我就不知道,婚你一定要离,孩子的抚养权你也一定会要,如果你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妨跟你争争看。”

    江偌顿时气得语塞:“你……”

    “想说我卑鄙是不是?既然你早就猜到有了孩子,跟我就不可能干干净净地断,那我也大可利用这点,留住你。”

    江偌气红眼眶,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反正我也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再卑鄙一点也无妨。”他说完,身子稍往前倾,准确含住她下唇。

    江偌眼神转怒为冷,没躲开这个吻,但手上没含糊,一个巴掌招呼上去。

    陆淮深反应过来,松开她唇,去拉她手的时候偏了下头,巴掌落在他下颌和脖子处。

    那一巴掌是挺狠,清脆的一声,陆淮深耳脖瞬间红了一片,要是没偏,陆淮深此刻左右两边脸就是红白分明。

    陆淮深眼底黑沉,见江偌闭眼眉心紧拧,急促调整着呼吸,扬起的手举着都忘了放下,他起身便往外走去。

    江偌听见门关上,才睁开眼,她摸了下肚子,发紧不适的感觉犹在。

    没一会儿,有护士推开门大步进来,“又宫缩了?”

    江偌坐在床上,两手撑在身侧,“刚才有点,现在好些了。”

    护士检查了一下,想起刚才来护士站喊人的男人神情紧绷,像是小两口感情不和,说:“最好保持心境平和,你情况本就不算乐观,任何的情绪波动都对你和胎儿都不是好事。”

    来的刚好是值班的护士长,是位严肃的中年女性,语气也比较重。

    江偌点头,“谢谢提醒,我会注意。”

    护士长无奈心想,为什么不负责任的人那么多,夫妻问题都没处理好还生什么孩子,但在医院见多此类事件,说是已经麻木了也不为过。

    出去时,护士长见那男人站在门口,口气不大好地说:“家属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跟患者搞得脸红脖子粗的,还不如别出现在她面前呢,这孩子你们还想要的话,就先把夫妻问题先搁置一旁。你太太没什么大碍,还没过观察期呢,以后注意点。”

    说完就走了,甚至翻了个白眼。

    陆淮深今天是什么瘪都吃了个遍,谁都给他脸色看。

    这间医院并非江偌建卡做产检准备生产的医院,因这家医院是昨晚江偌离得最近的三甲,情急之下,才先行来这儿。之前建卡的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准备等江偌情况稍微稳定些,再转院过去。

    陆淮深怒而想,这态度简直没法比,vip病房尚且如此,果然还是给钱多管用。

    程舒跟两个同事站在一旁不做声,努力缩小存在感,见陆淮深脸色实在难看,上前开解说:“陆先生,人白衣天使也是为了太太好,要管顾的病人不止一位,说话虽不中听,但总归还是在理的。”

    陆淮深二话没说,超电梯方向大步离开了。

    江偌在里面听得见外间的动静,护士长的话她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很快,走廊上彻底安静下来。

    江偌侧躺下闭上眼,心绪依然纷呈难以平静。

    刚才陆淮深有些话几度让她心软,她尽量不去看他神情,怕自己又一时糊涂,再次踏进他营造好的骗局。

    果然,陆淮深就不该走深情路线,太容易动摇人心,哪怕她已经再难相信他,那些话她依然觉得很是动听。

    可仔细回想,她可不就是这么被他一步步骗下来的吗?

    尽管这样想,江偌依然无法避免地回想着他说那些话时的低哑嗓音,充满着恳切,在陆淮深身上看见如此饱满的情绪,实属难得。

    ……

    “既然是你心甘情愿,是你先靠近我的,就不要着急离开。”

    ……

    “我不会伤害你,能不能相信我?”

    ……

    “若我现在希望你不要计较,是不是不可能了?”

    ……

    江偌蜷缩着,捏着被角抵住下巴,眼角湿润,酸意漫上鼻尖,她忍不住溢出一声细微颤抖的隐忍哭腔。

    陆淮深下楼,乘电梯直入地下停车场。

    驱车离开医院一段距离,将车停靠在路边临时停车位上,从烟盒里捻了根烟点上。

    这路段人不算多,处于医院背面街道,通往一处老式住宅小区,林荫挡住部分路灯的光线,陆淮深降下车窗,影影绰绰中,吞云吐雾时烟光乍明乍现。

    胃部的痛楚,短暂地被尼古丁平息。

    抽到一半,电话响了,陆淮深眼皮都没动一下,仰面靠在车座上,半垂着眸,轮廓紧绷。

    直至抽完整支烟,陆淮深才拿起手机,将电话回拨过去。

    贺宗鸣是专程打电话来关心他的情况。

    接通就问:“你现在在医院呢?”

    “没有。”

    贺宗鸣问:“那你在哪儿?”

    “医院附近。”

    贺宗鸣:“……”听这抑郁的嗓音,徘徊在医院附近,是没敢进去还是被赶出来了?

    他问:“你吃饭了没?正想找你说点事,一起吃个饭。”

    贺宗鸣不辞辛苦地从大老远赶到医院附近的馆子,按照定位找来的,要不是在外面看见了陆淮深的车,他还真怀疑自己找错了。

    两间小小的门面,几张大小不一的桌子都被食客占据,空间看起来相当拥挤,并且人声嘈杂。

    这附近的餐馆基本都是来医院探病的家属光顾,贺宗鸣穿过狭窄通道往陆淮深那桌走去的时候,就听见一桌在说谁谁快不行了,那桌在说医院太坑这么久查不出病因钱倒是一把一把地交,干脆不治得了。

    陆淮深靠着椅子坐着等菜,贺宗鸣在他对面坐下,环视一圈,见各个桌上冒着食物的热气,在天寒地冻的夜里,看着就暖和。

    他戏言道:“我可是难得见你这么接地气。”

    陆淮深说:“不是说找我有事?”

    贺宗鸣一拍脑袋,“哎哟,突然忘了什么事了。”

    陆淮深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贺宗鸣瞧他这心思不振的思虑模样,心想估计是跟江偌的之间不太乐观。再一细看,疑惑道:“我瞧着你怎么还有点病恹恹的?”

    陆淮深昨天一晚没睡,白天又是开会,又是公司陆家和医院三地来回奔波,加上胃痛,他忍痛许久,脸色已有些发青。

    贺宗鸣忽然想起来,惊了下,问:“你不会是老毛病犯了吧?”

    陆淮深说:“不碍事。”说完端起面前的热茶喝了一口,又给贺宗鸣倒上一杯。

    贺宗鸣说:“你这可轻可重,要真难受,对面就是医院,去开点药什么的,治治。”

    “嗯。”

    不一会儿上了菜,贺宗鸣倒是大快朵颐,“这馆子虽小,味道真不错,难得吃得到这么正宗的川菜。”

    陆淮深说:“你怎么知道这是正宗川菜?”

    贺宗鸣说:“年轻点的时候遇见过一个客户是成都的,我去成都出差那几天,天天大麻大辣,回来之后差点没犯痔疮,记忆深刻得很。后来吃得川菜,味道虽然也有不错的,但做法多少有点出入,尝起来也就差点意思了。”

    陆淮深扯唇笑了下,以示回应。

    见他只顾着喝茶,筷子都没动一下,贺宗鸣问:“你怎么不吃?”

    辣的吃不得,鱼香茄子什么的总能吃。

    陆淮深说:“没胃口。”

    贺宗鸣只当他是因为江偌的事犯愁,也就没多想。

    直到吃过饭准备离开时,陆淮深站起来时,背都打不直,许久都迈不出一步,贺宗鸣才知事情严重,立马架了人上急诊。

    此时也不算太晚,急诊还人来人往的,医生检查之后,给安排了一张床位打点滴,还告诉他床位紧张,怕一会儿有病人来,让他输完液拿了药就可以回家。

    贺宗鸣说:“他这是老毛病了,以前检查说要是发展得严重了……”

    医生没好气打断他:“知道是老毛病了还不吃饭,这不是自作自受么?”说着就斜了陆淮深一眼,“目前看来是压力和长时间压力诱发的,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最好自己找时间做个全面检查。”

    贺宗鸣无言以对,心里还对这番话表示赞同。

    陆淮深输上水之后,贺宗鸣见他闭着眼,手搭在眼前挡光,满脸的疲色,由衷说:“陆淮深,我发觉你现在有点像在耍苦肉计,不过是走自我毁灭式路线的。”

    陆淮深一点反应也没。

    贺宗鸣自顾自说:“要不要给你弄到vip病房去?毕竟你这急诊跟住院部不仅差了十几层,还分隔两楼,你这苦肉计压根儿就是独角戏,没观众也没有用。”

    陆淮深根本不齿贺宗鸣这种想法,主要是没觉得有成功的可能,毕竟低声下气的好话说过了,江偌根本不为所动,什么苦肉计,他恐怕只有以死谢罪,江偌才能动动眼了。

    陆淮深头疼得很,贺宗鸣又聒噪,搞得他想安静地歇息一下都不行。

    等贺宗鸣闭上嘴了,陆淮深说:“你最近不忙?”

    “晚上还好,近段时间除了你那事,公司没事要加班。”

    “那你可以另外找点事做。”

    贺宗鸣善解人意地说:“你现在这样,我不得在这儿陪着你嘛。”

    陆淮深拿开手,沉默了一下,说:“谢了,但你还是别在这儿的好,我想安静一会儿。”

    “好心当成驴肝肺。”贺宗鸣假模假式地哼了声,娇嗔十足,随后才正色道:“自个儿待着吧,有事联系我。”

    贺宗鸣走后,陆淮深很快眯着了一会儿,结果没过多久就被隔壁小孩的哭声震醒。

    是个腿被开水烫伤的小孩,等伤口处理完,他也哭累了,就一直猫儿一样地呜呜咽咽。

    陆淮深一直睡不着,困却清醒,等点滴打完已是凌晨,不适感也消除得差不多,这才拿着外套离开急诊,去了住院部。

    摸黑进了病房,陆淮深轻手轻脚关上门,随后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困了就盖上大衣在沙发上将就睡下。

    第二天一早,江偌醒来,天色大亮,吴婶刚到,正纠结着要不要叫江偌起床吃早饭呢。

    见她醒来,面带和色说:“正想着要不要叫你起来呢,既然醒了就洗漱吃早餐吧,趁热。”

    江偌坐起来,视线越过吴婶看了眼空荡的沙发。

    昨晚睡得迷迷糊糊听见了动静,也不知是真是梦,陆淮深回来过没有,程舒他们肯定是知道的,但她没打算问。

    下午江偌被安排转了院,王昭和乔惠前后脚过来。

    “你怎么来了?”江偌讶然,还没将住院的事告诉王昭,不知她是从哪儿知道的。

    王昭:“从一个朋友那儿。”

    江偌想了想,“你有哪个朋友知道我住院?我早上可还在另一个医院呢。”

    王昭见实在瞒不过,不太自然地说:“贺宗鸣,”末了又画蛇添足说:“工作上的事情找他,是他主动透露给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价宠婚:霍总的〕〔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重生最强丹帝〕〔千金归来:傲娇石〕〔奶系甜心:吸血殿〕〔红豆〕〔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快穿:病娇哥哥,〕〔沉沦之海〕〔大罗天纪〕〔校园修仙学霸〕〔兽医皇后〕〔婚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