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初的寻道者〕〔萌宝突袭:妈咪乖〕〔一把砍刀平大唐〕〔恐怖悍刀行〕〔神宠复苏〕〔重生之修罗归来〕〔无上神王〕〔醉卧河山〕〔韩娱之崛起〕〔星囚〕〔超神奶爸在都市〕〔我见世子多妩媚〕〔听说超级大佬甜炸〕〔大照圣朝〕〔窃道诸天〕〔许你浮生若梦〕〔木叶之影流〕〔重生九零女王我开〕〔执掌长生〕〔仗剑问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第86章 陆淮深长身玉立在阳台上,正盯着她看
    彼时,江偌正和高随坐在咖啡厅里,冷气开得很足,凉意从裸露的小腿往上爬,给她激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面前放着一份归纳好的资料,大致就是当初车祸后现场勘验,尸检报告,受审人的供词,加上案件陈述,类似于一本案件的卷宗。

    这些东西走了什么程序,从哪儿弄来的,江偌不是很清楚。

    她打开牛皮纸袋,“是我爷爷打算上诉这案子?”

    高随说:“暂时还没有,怕惊动江渭铭和江觐。”

    江偌问:“那你这些资料是……哪里找来的?”

    江偌其实想问的是,是不是用了某些不法手段,高随虽然是律师,极少可能会知法犯法,但是懂法的人比常人更懂钻法律的空子。

    还有一件事,她不太明白,他们爷孙俩现在一无所有,高随是律师,却也算商人,江偌接触下来,不认为他是道德高尚的以法为剑、捍卫乾坤的人。

    当初高随提出让她用股份为报酬,帮他打离婚官司,就是最好的证明。

    或许是一开始高随就跟江启应达成了什么协议。

    江偌想远了,被高随的声音拉回思绪。

    “我一个大学校友在市刑警队工作,当初这案子是他经手的,从归档的卷宗里找出来帮我查了一下,然后把当初负责这案子的律师介绍给我。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把大致信息整理出来,方便你浏览。”

    江偌道谢:“麻烦你了。”

    江偌翻看这资料,高随则一边喝咖啡,遇到疑惑的时候给她解答。

    当初江启应请过律师,想以谋杀案立案调查,但是最终各项证据表明这只是一场偶然意外,并非人为。

    高随认为其中有个人可以成为切入点,这个人叫章志。

    章志本人是东南省一个地级市的偏远县城人士,也是一个大货司机,与同村的邻居一起在一家搬运公司共事。

    出事前一天,搬运工作结束已经太晚,错过了回家的班车,以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负责人都让他将货车开回家,第二天可以载着邻居一起上班,这次也依然如此。

    但这晚天气转凉,半夜开始下雨,他在家喝酒喝到凌晨,第二天起不来,痛风又发作,没办法再去上班,便由邻居一人开车上路。

    这村子在山中,出村必经山路。那日下了雨,货车的刹车片又出了问题,章志本想着这日去修一修,结果就在那天,屋漏偏逢连夜雨,邻居跟不知从哪儿开进山里的豪车在弯道相撞,两车翻下山崖,车毁人亡。

    那豪车车主便是江偌的亲生父母还有哥哥,开车的就是江偌的亲哥。

    这事说来玄乎,乍看之下就是一普通车祸,谁知背后因缘复杂,有人逃过了一劫,却不知是运气好,还是算准了让邻居做炮灰。

    这种货车常年载重大,刹车片的损耗也更严重,刹车片未及时更换造成的意外,不能定义成人为,再加上雨天,章志的旧疾复发,都是不确定因素。就算一切都是算准了来的,章志又是怎么知道在哪个时间点,会有谁从那段路经过呢?

    高随从旁边的小罐子里捡出几块方糖摆在桌子中间,说:“我们来换个思路,从结果往起点推。先假设这背后的主使就是江渭铭和江觐,他们如果要刻意制造这场车祸,需要确定两点,你父母和哥哥要进山,货车刹车片一定失灵。雨天是辅助因素,可有可无,有最佳;再假设章志是与人串通,他的痛风也必须要发作,如果不发作,他可以找其他理由,也是可有可无的因素。所以,是谁让你的父母和哥哥去山里,去干什么?又是谁买通了章志?”

    就是因为没人知道江家一家三口为什么去山里,也没有章志被买通作案的证据,才让这案子以意外车祸的结论告终。

    江偌看着资料里说,有章志的妻子给他买痛风药的收据,后来拖了两天不见好,还去医院挂了号,挂号单也有。

    江偌愁眉不展,“这中间缺了最重要的两环。当时查不到了,现在又怎么查?”

    高随:“江偌生父三口已经丧命,去山里的理由既然当初无法查实,现在带进棺材里了,更无从下手。在把江渭铭父子假设成车祸的策划者的基础之上,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找出江家父子与章志之间的联系。”

    江偌微微沉下声说:“然而这也是假设论之下的大方向。”

    高随说:“没办法,你爷爷说当初听见过江渭铭跟江觐在家里书房说漏嘴,只能先这么假设试试看。”

    江偌合上资料,把自己出差一事告诉高随:“对了,我最近要去这个叫章志的人住的城市出差。”

    高随有些讶然,“这么巧?”

    “嗯,这项目在我进公司之前就在进行了,我当初因为这项目跟我顶头上司有过一些小摩擦,哎,说来话长。”江偌喝了一口咖啡。

    “敢情是被领导公报私仇了。”

    江偌笑笑没说话,也不知道考察完回来,她的职位会不会面临调动。

    跟g之间,始终因为当时的事有个疙瘩在那儿,一朝看她不顺眼,十年难改观。

    高随想了想说:“要不你趁这次出差,顺便去那县城见一下章志,这么些年,也不知道搬家没有。”

    高随的同学毕竟是公务人员,职位敏感,有些隐私还是不能透露,除非上诉,就能公事公办。

    “你是因公出差,江渭铭那边不会起疑心,时机很好。”

    “我一个人去吗?”江偌没那个胆子,那地方在山里,她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有个万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怎么办?

    高随说:“我跟你一起,我过几天要去东南省省会办点事情,到时候我过去找你。”

    “就我们两人?”江偌依然不放心。

    高随笑着打趣道:“一个人不敢,两个人你也怂,怎么,要带一队特警给你当保镖才行?”

    江偌哑口无言。

    刚才讨论那么多,她正是觉得人心险恶心理脆弱之时,要让她亲自去一趟,她很难做得到从容不迫好吧。

    高随:“我助理学过散打,到时候把他带上,行了吧?”

    江偌心里并没有觉得安慰。

    ……

    江偌被拉入考察组的群,都是陌生同事,只有总经办一个叫王昭女同事跟她是认识的,常常中午一起吃饭,关系还比较和洽。

    出发前一晚整理行李的时候,王昭发微信给她:名留山那边温泉很有名,记得带泳衣!

    江偌:我们又不是去旅行的。

    昭昭:体验酒店周围环境也是任务之一,我们是人又不是机器,去四天,又不每时每刻都要工作。

    江偌:……

    昭昭:再说了,最后一天是周六,占用了我们周末时间,至少得让我们玩够本吧?

    江偌:我竟无法反驳。

    昭昭:我要看你穿性感泳衣。

    之后又发来一个舌头舔屏的猥琐表情。

    江偌受伤在家休养期间请了钟点工,每天来准备一日三餐,回公司后怕工作忙,时常顾不了家,仍然一直请着钟点工。

    出院快一个月,乔惠康复情况不错,洗漱能自理,轻便物品也能拿能放,便让钟点工从原来的每天两次,缩减为每天来一次。

    家里有人照顾乔惠的餐食,江偌出差也要安心些。

    此次出差的目的地叫做云胄市,是东南省下辖地级市,航班从东临市起到东南省省会城市降,到达机场有大巴来接一行人去云胄市,两市毗邻,到达名留山上也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

    名留山是著名的休闲旅游及避暑胜地,植被茂盛,有天然温泉,地势宜建,经过上百年演变,百余栋别墅、酒店及民宿落成,既给自然风光增添色彩,也满足了日渐膨胀的游客量。

    车刚上了山王昭就不断感叹,“这真是好地儿,四季皆宜,冬天赏雪,夏天避暑。”

    酒店方在名留山已经有一家运营中的高档酒店,占地面积广,数栋别墅立在茂密林间,面向深山远景,酒店内人工湖、山间玻璃泳池和温泉一应俱全。

    考察组就下榻在这间酒店,合作方空出一栋别墅供他们入住。

    江偌和王昭一个房间,收拾好已经是傍晚,看向落地窗外,余晖挂在山头,深山处烟雾渺渺,彩缎似的夕阳透着薄雾,如梦似幻。

    两天时间考察组去了刚落成未投入运营的酒店,开了几次会,做了初步估价,其余时间相当自由。

    周五下午结束工作,王昭迫不及待拉江偌去享受玻璃泳池和露天温泉。

    在房间换泳衣的时候,王昭拨了拨自己蓬松的短发,说:“我今天我听老郑说,经理昨天让陈总再预留三栋楼,总部那位大公子和钟总要来这边,不知道同行的还有谁,总之一人一栋楼,奢侈无度啊!陈总为了这次合作,也是下本钱了。”

    三个人,除了钟慎和大公子,另外一个肯定也是大腕。

    江偌脑子里出现个名字,但希望是自己多想,她宁愿是江觐。

    换好衣服,二人穿着酒店提供的宽松丝质浴袍先去了玻璃泳池,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女同事在那儿了,但是不会游泳,只能干坐在岸上。

    江偌和王昭潜进水里,游到边缘,趴在那儿看落日。

    休闲区旁边也是一栋别墅,天色渐暗,别墅里亮起了明亮橙黄的灯,有人站在了二楼的大阳台外面。

    地势原因,泳池高度只比隔壁别墅的二楼矮了半层楼。

    山里气温温差大,现在又开始大幅降温,江偌觉得有了凉意。

    王昭说:“先去吃个晚饭,再去泡温泉。”

    江偌泡在水里转身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隔壁别墅阳台上有道人影,觉着有些眼熟,而且那人好像也在看她,她也就多看了对方两眼。

    结果这一看,她猝不及防一怔,手脚都忘了动,身体直接就往水底沉,水没过了耳朵和口鼻,她才着急的扑腾了两下。

    江偌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将头露出水面,擦干脸上的水珠,凝神屏息又朝隔壁阳台上看去。

    陆淮深长身玉立在阳台上,正盯着她看,那深邃又略带兴味眼神,就像是在看水族馆里的海豚表演。

    王昭已经游到了岸上,问她:“你看什么呢?”

    江偌收回目光,一本正经回:“看鸟。”

    说完就朝岸边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上门女婿〕〔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神医冷妻,〕〔极品老木匠〕〔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都市之神豪返现系〕〔风云大唐第一刀〕〔万界神帝〕〔噬天神体〕〔徒弟每天都在黑化〕〔张策江一楠〕〔天生绝配:恶魔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