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锋叶寸心〕〔火影世界的mc玩家〕〔韩娱之光阳〕〔天降萌宝神助攻陆〕〔夜先生和亦小姐〕〔我有一个可成长的〕〔无限电玩城〕〔朕有帝皇之气〕〔林凡凌雪菲〕〔最佳豪门女婿〕〔入骨情债共缠绵〕〔不败狂婿〕〔叶城〕〔龙门兵少〕〔叶轻魂沈碧晨〕〔天骄战王〕〔杨尘凌雨瑶_〕〔绝世狂龙战神沈七〕〔退役兵王沈七夜林〕〔东海王者沈七夜林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第89章 有人在跟踪我
    名留山被葱郁茂盛的植被覆盖,夜里习风吹动,树冠林木会发出缓慢而厚重的簌簌声。

    回别墅的林间栈道不算宽敞,两侧每间隔十来米竖着照明灯,地上也嵌着筒灯,发出暖暖的橙调光线,一路亮堂。

    只是那点儿光不足以照进林子深处,视线越往里走,会被越加无声的静谧纠住,仿佛见不到底的旋涡,要将人心神全数吸附进去。

    好在回别墅的路上不止她一人,身前背后都有絮絮的交谈声,让人心安不少。

    这里还能听见草地那边传来的遥遥歌声:

    “for/your/eyes/only/can/see/me/through/the/night,for/your/eyes/only,i/never/need/to/hide,you/can/see/so/much/in/me……”

    只有你的眼睛可以透过夜晚看到我,只有你的眼睛,我不需要隐瞒,你可以看透我的内心……

    江偌平复着长跑后的喘息,听着这歌,莫名地联想到了陆淮深那双眼,沉沉难测深浅,内敛不动声色,经年累月,岁月始那双眼愈加锐利复杂,一眼看来就像是要将人看个透彻。能在那眼神下自若如常的,恐怕是少之又少。

    显然她也难在那目光之下保持坦然,自知脸上再故作从容,心底却像虚浮的尘埃躁动不定,所以才容易破功露怯。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从来看不明白那个人,他却能轻易看出自己对他的心思。

    简单来说,无论是精神博弈还是肉体博弈,在陆淮深面前,她都没有任何优势。

    江偌胡乱想着,看了眼旁边的别墅门牌号,才知道自己已经走过了,遂又抬脚往回走。

    她又开始烦恼眼下问题,该怎么跟王昭解释她在短短几秒钟‘消失’的事。

    走到那间别墅前,抬眼望进窗户,灯光如昼。

    江偌从浴袍拿出房卡刷卡进门,一路张望着上了二楼,发现到处的灯都开着,却没有人。

    推开房间门,江偌看见王昭坐在床上,手里抱着个枕头,面色凝重的盯着机。

    听见开门声,王昭身子抖了一下,刷的看向门口,看见江偌的瞬间,表情一垮,眼见着都要哭出来了,“你去哪儿了呀,我怎么拐了弯儿转头就看不见你了,你现在是人是鬼?”

    江偌:“……我走错路了,原路返回去找你,就找不到了。”

    她还没想出更有力的理由,只能这么说着搪塞王昭。

    王昭半信半疑:“你紧跟着我怎么会走错?”

    江偌:“那儿左右都有出口,七弯八绕的,出来的那波人太多,我在后面停着让路,然后往左边走了,你是往右去的吧?我发现走错之后回来找你,就找不到了。”

    王昭依然半信半疑。

    江偌心虚补充:“不然你以为我去哪儿了,人间蒸发吗?”

    王昭立刻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然后睁着眼,神乎其神的弱弱开口:“不过,你看过有部很老的僵尸连续剧么,里面的男女主去日本,在温泉酒店遇见……”

    江偌立刻打断她:“我没看过。”

    “真没看过?那我给你讲……”

    “我不想听。”

    “诶?小偌偌,你不会是害怕鬼吧?”

    王昭说的那个连续剧她是看过的,但是就是小时候看多了这些东西,她才胆小,别人一说她脑子里就会有画面,总觉得身后阴风阵阵。

    王昭发现她怕鬼之后,更加来了劲儿,拉着江偌重温了她说的那部僵尸片。江偌本来不从,王昭说都是因为她才没能泡温泉。

    江偌无话可说,躲在被子里战战兢兢大半个晚上,王昭越看越精神,到了快天亮手机没电了才睡。

    考察组下午五点的飞机回东临市,一点半要从酒店出发,江偌和王昭睡了不到五小时就起来收拾行李。

    江偌还要在独自在云胄市待一夜。

    高随现在还在东南省省会,明天早上开车过来接她,然后一起去章志所在的丘南县。

    江偌为了方便,打算今晚就住在名留山这家酒店,所以来之前就订了酒店的单人房。

    这都是之前和高随讨论之后计划好的。

    江偌跟王昭拉着行李一起去餐厅,她先在前台重新办理了入住,将行李存放后去午餐。

    王昭说:“你怎么不直接续我们住的那间房?省得搬来搬去了。”

    “别墅都只能以套预订,一晚上一万几,我哪有那么富有。”江偌几乎熬了通宵,睡眠不足,脸有些水肿,精神也不大好。

    王昭叹了一口气,“都是没钱惹的祸。你看钟慎陆淮深那仨,价格最高的别墅一人一栋,还是人家接待方主动安排的。果然是经济水平决定社会地位,社会地位继续提高经济水平,更高的经济水平带来更高的社会地位,这特么就是个圈儿啊!除了钟慎,另外两个一出生就已经是上流社会人士,我等凡人这辈子是望尘莫及了。”

    江偌笑笑:“难道你想说,如果是钟慎的话,你就能望其项背了?”

    王昭:“……扎心了,姐妹。”

    吃过午饭,考察组的员工上了大巴前往机场。

    投资部的经理,也就是这次考察组的组长留了下来,毕竟钟慎和大公子,以及这两人都看重的某人都还在这儿。

    江偌则去了单间人的林中小屋,与别墅是反方向,林中小屋是圆形全景落地窗设计,隐匿在绿林中,又能看见一片盛绿中显露的茅草屋顶,像挂在树冠上一般。

    江偌下午睡了个午觉醒来无事,出去坐游览车逛完酒店各处,又坐酒店的观光车去山里,看了几处名胜和上世纪著名的名人避暑居所。

    回到酒店时,穹顶已然一片墨色,夜幕中明亮的星点仿佛触手可及。

    江偌刚在酒店入口下车就接到了高随的电话,他说刚到云胄市,晚了就不上山了,按原计划明早来接她,让她早点起床。

    江偌一边缓缓往里走,一边轻声道谢,“你辛苦了,明天还要开车,早点休息。”

    门口又走进几人,西装革履的男人们,阔步从她身旁经过,口中低声谈着与股票和收购有关专业词汇。

    江偌听着电话,无心分神,只是下意识看了一眼那行人中的某个背影,一眼即中。

    裴绍走在后面,转身朝她笑了笑,江偌也礼貌性的扬了扬嘴角。

    因这插曲,江偌没听清高随后面说的什么,只是嗯了几声蒙混了过去。

    第二天清早,江偌五点半就起来洗漱,整理行李,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已经七点。

    江偌刚要给高随打电话,他就先一步打了过来,“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收拾好了。”

    “我这边有点情况,暂时进不了山,你方不方便找车,自己下来市里?”高随没多余的话,语气听起来比平时更加严肃,语速也明显快了一拍。

    “行。”

    江偌应了,拉着行李出去问前台有什么方法下山。

    前台给的方案是,出租车比较少,租车的比较多,酒店有接送乘客的机场线大巴。出租车许久才会来,租车需要去租车点,酒店大巴到点才会发车。

    江偌最后选择在候车点等出租车,前面还有好几拨人在等。

    二十分钟后,她开始着急。

    丘南县跟名留山是南北两个反方向,从南到北有很长一段路程,还要进山,如果不早点去,晚上说不定就去不了省会了。

    一辆商务轿车经过,停在面前,有人降下驾驶室车窗,裴绍礼貌笑着问:“江小姐,要下山吗?用不用送你一程?”

    江偌下意识往后座车窗里看了一眼,外面看不进里面,但后面坐着谁根本不用想就有答案。

    二十分钟三辆出租车,酒店大巴离下一班发车还有半小时。

    权衡之后,江偌上了车。

    裴绍帮她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她径直上了副驾驶,拉开车门的时候余光看见了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

    无声无息,但是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裴绍问江偌去哪里,江偌说了市里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名字。

    裴绍微讶:“你不去机场么?”

    江偌说:“还有点事,去等一个朋友。”

    “哪个朋友?”后座低沉醇厚的嗓音忽然在车厢里响起,有种突兀和压迫,气氛瞬间变得不寻常。

    车厢静谧逼仄,他一出声,打破了某种平衡,她盯着她侧脸,目光让她感到如芒在背,容不得她不回答。

    “一个不方便透露名字朋友。”她说得不清不楚,明显是故意的。

    陆淮深并未理会她的态度,“是不是姓高,是个律师?接了你爷爷的官司,最近准备从某个方向入手。”

    ‘某个’两个字眼,不知道是江偌的心理作用,还是他故意要惹她发散思维,她觉得那语调意味深长。

    江偌直觉他收到了什么消息,心神随之往下坠了坠。

    那是不是江觐也知道高随和她将要前往丘南县?

    见她低垂着头不说话,陆淮深顿了顿,又问:“你们打算干什么?”

    他这么一问,江偌又觉得他似乎不知道,顿时又松了一口气,一颗心像在坐过山车。

    不等江偌说话,高随又打了电话,江偌以为是催她的,心里都准备好答案了,结果高随说:“我估计去不了了,你现在也别来找我,有人在跟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追妻令:老婆〕〔六零小夫妻〕〔坤宁〕〔我的主播升级系统〕〔红豆〕〔莲灵漪〕〔绝世杀神〕〔武道凌天〕〔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国际倒爷〕〔穿越到异世界的建〕〔烈血狂枭范建明李〕〔名门婚宠:温少宠〕〔进化吧二哈〕〔相师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