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恰如情深似暖阳〕〔家有悍妻怎么破〕〔学神不好惹〕〔小小房子大大爱〕〔超强兵王在都市〕〔侯府娇宠〕〔地球是神灵监狱〕〔我真的不想打脸〕〔山海狂歌〕〔清风十里农门香〕〔林羽〕〔西游之朕的大唐有〕〔修道红尘间〕〔总裁爸比从天降〕〔蛊仙奶爸〕〔神道帝尊〕〔霸道老公宠入骨〕〔从1983开始〕〔无敌双宝:傲娇妈〕〔修仙小神农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第140章 她觉得和陆淮深之间,是有很大问题的
    江偌敛敛神,来不及多想,先接了电话,先跟季澜芷说了陆嘉乐是怎么找上她的,又转达了陆嘉乐现在的情况和想法。

    这种事情,女人跟女人交流起来,的确要得心应手得多。

    谈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江偌其实摸不太透季澜芷的心思,也不清楚这对夫妻在面临婚姻困境时的选择。但她觉得,陆嘉乐担心他爸让小三把孩子生下来,又怕她妈提离婚,是因为她在敏感的年纪面对敏感的问题,自己内心戏太多,根本没机会去了解父母之间真实的相处方式。

    当初季澜芷会亲自出面解决,说明打算在事情尘埃落定后,愿意继续跟陆清时过日子。

    江偌上次在gisele的办公室听见了季澜芷播放的录音,暂时抛开出轨事件对他和季澜芷以及家庭造成的影响不谈,录音里,陆清时表明了态度,他的选择家庭,不愿意留下吴丽丽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让季澜芷善后,也是他的意思。

    而上一次季澜芷到ds来见过gisele和吴丽丽之后,吴丽丽已经被开除,她们私下就进行了怎样的协商,江偌不太清楚,但这件事没被曝光、大肆相传,说明陆家和季澜芷还是给吴丽丽留了一条生路,让她今后在这行业里还能混下去,她还可以是lauren吴。

    但凡有点自知之明和及时止损的睿智,吴丽丽都应该打掉孩子,跟陆清时撇清关系,继续她的公关之路,风生水起指日可待。

    但江偌没想到,明明有退路的吴丽丽,会选择背水一战,实在是愚蠢。

    祸害自己不说,还闹得别人家里鸡飞狗跳,尤其是两个孩子,正处于三观成形的最重要阶段,对其影响可大可小。

    幸好这次陆嘉乐的弟弟一放假就被送去美国夏令营了,对这事一无所知,陆嘉乐就没那么幸运了。

    要知道,在大多数健全的家庭里,父亲对儿女不仅仅起着教育和引导的作用,尤其是对女儿来讲,父亲是一种固定形象的象征,是她们成长中接触得最多的男性。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父亲,会让孩子产生崇拜与认可,反之,则会起到反向消极的作用。

    但是前者在孩子心中维持数年的好父亲形象一旦垮塌,就很难再建立起父女、父子之间的信任。

    从陆嘉乐的言语中已经可见踪迹,她觉得她爸很恶心,陆清时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一落千丈。

    季澜芷说:“事情发生得突然,毕竟是我亲手教大的,她的反应会这么大,我也不是很意外。我也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让她知道她爸的事,这是最糟的方式……”

    她的声音逐渐变小。

    季澜芷有些头疼,陆嘉乐才十五岁,正值青春期,很怕这件事给她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江偌不擅长安慰人,也不想在这种关头去打听别人隐私,不管是出于好心还是无意,都不行,她只道:“陆嘉乐在这边暂时没什么问题,不如等她平复了心情,你们再试着好好沟通。”

    “也好,”季澜芷说,“对了,这几天家里估计不会安生,如果不会打扰的话,能不能让陆嘉乐在你们那儿多住几天?如果不方便,你们也可以送她去小姑姑那儿。”

    “不麻烦的。她来之前就说不想去找小姑姑,其实住这儿也好,可以让她自己静一静,等过个一两天,她愿意了,我就让她给你打个电话。”

    季澜芷:“谢谢,我今晚收拾一些她的行李,明天晚些让人送过来。”

    “别客气。”

    季澜芷顿了一下,又说:“还有陆淮深那边,劳烦也帮我转达一下谢意。”

    “没问题。”

    江偌明白季澜芷特别补充最后那一句是什么意思,这么些年,陆淮深跟他们的关系算不上好,陆清时也没少给陆淮深使过绊子,陆淮深在陆嘉乐的事上能多担待,季澜芷是真的感谢。

    江偌还是挺佩服季澜芷的,不知道她在丈夫面前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至少在外是极为得体的。

    面对丈夫出轨的女人,能拿出陆太太沉着大气的姿态,处理得干净利落。孩子面前,又是严慈有度的母亲,陆嘉乐被她教得懂礼又不骄纵,几乎没有那些富家千金的坏毛病。应付刁钻的姑嫂,也没见她逞强或是跟人吵红脸。

    或许这些跟她的出身有关系,季家是书香世家,即便后来家族从商,也仍有学者辈出,家庭在后代的修养方面,也一直很注重。

    可男人从来不会在乎这些。

    即便他心里一直认可你是他的终生伴侣,是他为他打造港湾的女人,但是只要有名有利,身边就不会缺少诱惑,能自持的男人,少之又少。

    有可能陆清时已不一定是第一次出轨,只是这次被发现了而已。

    如果这是第一次,这么多年的夫妻忠诚,一朝化为云烟,也过分伤人了。

    江偌转身看着陆淮深,觉得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也有预见性,谁也不知道相同的事什么时候就降临在她头上。

    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陆淮深是在陆家那个大环境下长大。

    多年来的耳濡目染,是否已经让他觉得男人出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傻站在那儿干什么?”陆淮深朝她走来。

    他站到她面前,影子兜头罩着她,见她还是直直地盯着他看,他不禁皱了下眉,“看我干什么?”

    靠得近,他刻意放轻了声音,极为低沉的声线,听起来很是有种缱绻的感觉。

    江偌摇头,“我在想你小叔的事。”

    他搭着腰,垂眸时,视线噙着一缕瞬间而过的笑,随后目光又恢复以往的幽深,“咸吃萝卜淡操心。”

    江偌看得有些入迷,这双眼,有时凌厉冷酷让人不敢直视,有时又深沉慵懒让人恨不得沉溺其中。

    她觉得和陆淮深之间,是有很大问题的,但说她逃避也好懦弱也罢,她现在不想解决,没到那一步,她也无从解决。

    陆淮深大手揽着她的背,将她往怀里一压,自上而下看着她,“你睡不睡?”

    她点头:“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上门女婿〕〔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神医冷妻,〕〔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风云大唐第一刀〕〔极品老木匠〕〔张策江一楠〕〔万界神帝〕〔国民的岳父〕〔仙界神级选择〕〔豪门霸爱:叶少的〕〔都市之神豪返现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