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小农民〕〔狂妃凶猛还傲娇〕〔都市大领主〕〔美女赢家〕〔黑之下明月在〕〔都市之至尊高手〕〔能不能不偷懒〕〔我的身上有条龙〕〔神医妙相〕〔我游戏中的老婆〕〔我有一个帝王群〕〔神级保镖.〕〔美女总裁的神龙兵〕〔魔王翻身记〕〔凤行一世〕〔兵王之王〕〔我在人间封界门〕〔乱世成凰〕〔长生十亿年〕〔逆天九小姐:帝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第220章:陆淮深我怀孕了
    方也四十出头,保养得当,皮肤状态说是像二十多岁也不夸张,然而气势太煞人,没点拿得出手的经历,淬炼不出这样的气质来。

    她朝陆淮深笑笑说:“对,在走审查流程。”

    陆淮深说:“您手下得力干将众多,短短时间成绩斐然,实在业内少见。”

    “得力干将再多,也没一个能比上贵公司的钟经理,那才叫真正的能力出众呢,人脉广不说,应对危机公关的反应也是极快。”方也话里有话。

    陆淮深从容不迫:“在其位谋其事而已,也就寻常事件能够应对自如,要是遇见您公司的人出马,她应付起来还是吃力。”

    方也垂下眸,没说话,嘴边的笑已经淡了许多。

    在座的都能察觉两人谈话有些变味,范东溱见自己太太表情不大自然,一时猜不着,也没说话。

    陆淮深用手拎着茶盏的杯盖,他不喜欢喝茶,觉得大晚上来喝茶更是有『毛』病。

    没两下,他将杯盖放回去,“叮”地一声,不轻不重,却让人心里没来由漏了一拍。

    陆淮深转问范东溱,“听说范先生最近跟江家有生意往来?”

    范东溱呵呵笑道:“八字没一撇的事,还没定下来。”

    “是新能源项目么?”

    范东溱略有诧异,还是点头:“对。”

    “我记得之前好像听常总提到过。”

    听到这儿,方也脸『色』顿时不大好。

    范东溱做生意,太太开公关公司,人脉上替他打点周道,唯独之前在常宛那儿踢了铁板,因此看着陆家人都觉得碍眼得很。

    常宛那人很是高高在上,说什么现在博陆不打算再在新能源上投入财力,明年公司要转移方向。

    陆淮深说:“其实在新能源这方面,博陆有很丰富经验,江氏以前根本没接触过新能源项目,范总何不再考虑一下?”

    方也凉声冷笑了一下,“我找贵公司常总谈过,常总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呢,说是没有前景,你们公司并不打算在新能源上投财费力了。”

    陆淮深蹙眉,“还有这回事?”

    范东溱心急,“难道你不知道?”

    “常总说是你们改变意向了,”陆淮深指尖在桌上叩了叩,思忖片刻说:“不如这样,找个时间,我和范总再详谈这事。”

    那再好不过了!

    范东溱心里顿时舒坦。

    他其实也不放心江氏,内忧外患俱在,江渭铭抛来橄榄枝,条件开得很好,但他实在也不敢接,可碍于没找到合适的合作方,那江渭铭的女儿出于想促成合作的心理,跟他太太又走得近,他也没明着拒绝江氏。

    如果真的要选择,那博陆肯定是首选。

    方也半信半疑地看着陆淮深,谁知道是常宛没如实上报,还是他陆淮深临时变了口径?

    华清掐准时机,开玩笑倒:“方姨,下次您要找,可得找准了那个能做主的人,博陆既然有陆总,您何必找什么常总?”

    方也朗声一笑:“说得有道理。”

    人家给了台阶,方也哪可能再拂人面子,哪个蠢人会把进了口袋的生意再黄了。

    陆淮深有意做这桩生意,很明显是为了卖方也一个人情,而人情这东西,有来就有往,方也也得把诚意先拿出来。

    陆淮深看向方也,“范太太,听说贵公司接了个跟我太太有关的案子?”

    “有这事?”方也先装了回傻,随后又说:“我让人看看,既然跟您太太有关,那势必要严谨把关。”

    陆淮深说:“多谢了。”

    “应该的。”方也笑笑,本人是行动派,说完就出去打电话了。

    不过多时,网上抹黑江偌的引导『性』言论迅速沉底。

    而钟情这边配合『操』作,迅速平息了此事,像是平静的湖面不曾起过浪。

    事既解决,便不再谈此事,陆淮深陪众人聊到散场。

    离开后,陆淮深向华清致谢。

    华清说:“应该的,上次那块地能拿下来,多亏了你。”

    陆家家族支系庞大,从政的宗亲不少,只要不违背原则,在某个环节行个方便加快进度,并不是麻烦事。

    贺宗鸣叫陆淮深和华清一起去喝酒。

    陆淮深拒绝:“我回去了,江偌一个人在那儿待着不放心。”

    华清:“我老婆和孩子还等着。”

    贺宗鸣嘶地抽了口气:“我就不理解了,怎么,晚回去一小时老婆孩子会丢啊?”

    陆淮深看他一眼,“走了。”

    华清跟他是反方向,各乘一车离开了。

    贺宗鸣打心里觉得心酸无奈又替兄弟高兴,祝他们家庭幸福,而他,是今夜这个山庄最靓的单身汉。

    他掏出手机,微信上有条刚发来十来分钟的微信消息,当时在茶室里没看到。

    来自小野猫的消息:在哪个地方?

    前一条消息是他的:明晚我爸生日,来玩儿吗?

    这是很明显的邀请她见面,并且顺便见父母了吧?

    人家不回。

    真得劲儿。

    贺宗鸣昨晚发下毒誓,再理这破猫他就自戳双目。

    他收了手机,潇洒去喝酒。

    喝到一半有点上头,微醺,掏出手机,先伸出手指在眼睛上戳了戳,嘴里神神道道地念了句:“先自戳双目。”

    随后打字回:荛山,山庄,有温泉,来吗?

    九个字,分了四条发出去。

    王昭洗了澡,看见备注为“东临第一男公关”发来的消息,整个人有点找不着北。

    她立刻给她妈打了电话,林女士已经躺下准备睡觉,“这么晚打电话干嘛?”

    王昭咬了咬唇,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还记得上次你给我介绍那对象吗?”

    林女士啊了声,“记得,怎么了?”随后乐呵呵地笑了,“有进展了啊?”

    王昭深呼吸一口,咬牙切齿说:“我的亲娘,你知道别人什么背景什么身份么,就给我『乱』介绍?!”

    林女士没料到女儿突然炸『毛』,她急得从床上坐起来,提着嗓门儿理所当然地回:“我们邻居的妹妹的邻居的亲侄儿呀,说是开公司做点小生意的,三十三了,虽然比你大了七八岁啊,但是男人年纪大点才体贴人啊,说是『性』格很好呢,人品正直,从来不『乱』来的,就是前些年一心扑在事业上,才挨到这个年纪。哪儿不行了嘛?我们家也是开公司做小生意的啊,这不是门当户对么?我跟你讲啊,你也别太挑,差不多就得了,切勿眼高于顶。”

    林女士显然把王昭的话,误认为王昭看不上人家。

    王昭觉得这介绍人也太不靠谱了,一连串质问抛过去:“小生意?门当户对?人品正直?不『乱』来?”

    林女士烦死她了,吼道:“你到底哪里不满意,少跟你妈我在那儿阴阳怪气的!”

    王昭抹了把脸,无奈道:“妈我就是想告诉你,人家做的小生意,跟我们家做的这种小生意是不一样的。”

    林女士愣愣的,“哪里不一样?”

    “人家随便一个项目,都价值十个我们家那小破公司你懂吗?再说我们家那不叫公司,顶多叫作坊。”

    “胡说什么呀,”林女士吓住了,“人家二姨说了,是做小生意的啦……我的妈呀,不行,我要找老王商量一下,要是真的是这情况,那,那你得赶紧跟他断了!”

    林女士挂电话前一边穿鞋一边自言自语:“咱们可高攀不起,高攀不起……”

    陆淮深回到石屋的时候,江偌早已经泡完汤,洗了澡还洗了头,电视开着,她窝在床上睡着了,头发散在枕头和被子之间,『露』出半张脸。

    屋里有光还有电视的声音,她一直没睡沉,听见声音就醒来了。

    陆淮深走进来,见她朦朦胧胧睁开眼,他关了电视问:“吵醒你了?”

    “还没睡着。”她声音在瓮声瓮气的,动了动被子下松软的手脚,“你跟人谈完事了?”

    陆淮深:“嗯,谈完了。”

    江偌关了通向后院那道门,屏风在里,温泉隔绝在外,里面就是私密空间。

    陆淮深在沙发那边脱去衬衫和西裤去洗澡。

    江偌过了会儿从床上坐起来,听见浴室传来水声,不知怎么,和今晚在烟花下的那一幕重叠起来。

    偌大的空间里,除了水声,再无一点别的声响,江偌起身往浴室走去,听得见心跳越来越快的声音。

    她靠在浴室外,深呼吸一口,朝里面喊了声:“陆淮深?”

    “嗯?”

    她面向门框,手指抠着门,“我怀孕了。”说出来,心里头骤然松了一口气似的,仿佛卸下什么重担。

    江偌屏住声,里面的人却半天没反应。

    江偌以为是她说得太小声,又有水声相扰,他没听见,于是又很快地重复了一遍:“陆淮深我怀孕了。”

    尾音未落完,门刷地被拉开。

    陆淮深淌着水的胸膛就在她面前,江偌余光无意瞄到下面,腾地红了脸。

    他立在她面前,身上满是湿暖的水汽,眼里明明白白噙着笑,“我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上门女婿〕〔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神医冷妻,〕〔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风云大唐第一刀〕〔极品老木匠〕〔张策江一楠〕〔万界神帝〕〔国民的岳父〕〔仙界神级选择〕〔豪门霸爱:叶少的〕〔都市之神豪返现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