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我对明星没有兴趣〕〔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误入神途林七夜〕〔诸天从洪拳开始〕〔神医都市纵横〕〔帝业江山纪〕〔我的漫画风靡咒术〕〔大唐号深空探索舰〕〔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重生80下乡肥妻要〕〔替嫁后,发现老公〕〔偏宠狂妻:大佬是〕〔我在木叶的躺平模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马甲来自提瓦特[综原神] 七星天权(魔神的残秽。...)
    璇玑屏风倏然显现,向两侧张开,看似薄如纸翼的屏风隔断了咒灵的去路,岩造物上纹刻着祥云图腾,散发着淡淡的岩元素的金光。

    宝石泛着粼粼珠光,掷出去的尾端在空中曳出一道粲色,骤然击在了空袭而来的几只咒灵上。

    黑雾溃散,咒灵哀嚎,宝石也碎裂成小块,洒落了满地。

    凝光手指掐诀,面色不改,抬手又扔出十来块宝石,直接往咒灵的脑袋上砸。

    黑发男孩似乎被这闻所未闻的攻击方式搞懵圈了,他呆呆地看着凝光宝石砸咒灵的动作,白发女子周身珠玉环绕,贵气逼人,就连击溃咒灵都显得如此优雅。

    这甚至难以称作是一场“战斗”。

    黑发男孩木然地低下头,看向满地细碎的宝石,在路灯下照映出一片润光。

    他粗略地数了一遍,这些宝石的数量,已经抵得上市区中心的一套房了。

    “……”

    他看不懂,但他大为震撼。

    凝光收起宝石,款款绕过满地碎玉,朝黑发男孩走去。

    她微微俯身,语气轻缓:“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家人什么的……无所谓吧。”黑发男孩迅速收敛了震撼的神色,不习惯与陌生人交谈,他撇过头去,小声说道,“反正他也不会管。”

    “嗯……这样啊。”

    凝光直起身子,目光掠过派蒙菜单一栏中对黑发男孩的介绍,在看到他“伏黑惠”的姓名时,忽地顿了顿。

    “不论如何,小孩子一个人出来还是太危险了。”凝光若无其事地说道,“方便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吗?我送你回去吧。”

    她往前走了几步,伏黑惠却并没有跟来。

    凝光回头看去,他怀里抱着那只小奶狗,盯着凝光的眼神不乏警惕。

    “你是谁?”他直言道,“普通人看不见刚才的那些怪物……你不仅看到了,还消灭了它们。你也是‘那边’的人吗?”

    “嗯?”凝光闲闲地笑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问我的身份的话,我还以为你的父亲已经和你提过了呢。”

    伏黑惠的脸色一僵。

    这个人……她还认识他的父亲?

    涉及到伏黑甚尔的事,伏黑惠都感到浑身不自在,他看着眼前容姿在女性里脱颖而出,财力雄厚到拿宝石砸人的富婆,脑海里渐渐冒出了一个糟糕的猜想。

    “我的名字是凝光,是你的父亲,伏黑甚尔的长期雇佣者,他的上司。”

    伏黑惠顿时松了口气。

    凝光略感好笑,她对待孩童出奇的包容,倒也没问伏黑惠都脑补了一些什么,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些巧克力,塞到伏黑惠的手里。

    伏黑惠的脸色绷得紧紧的,没拒绝也没接受,看上去不太应付得来外界单纯的善意。

    “这可都是限量牌的巧克力。”凝光剥开一块,放入自己的口中,“不用顾虑太多,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的爸爸对我很有用。”

    说到这里,她的内心都不由得泛起一阵无奈。

    伏黑甚尔那家伙,平日里在孩子心中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啊?

    伏黑惠抿了下唇,没有接这个话题,转而说道:“那些宝石,就放在地上不管吗?”

    第二天被路人撞见了,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吧。

    凝光回神,说道:“这个不必担心,你看——”

    在伏黑惠投来的注视中,凝光笑吟吟地打了个响指,随着一声清脆的“啪”,他们后方的满地玉石刹那间崩碎成粉尘,被风携卷着飘散。

    伏黑惠张了张嘴,不言。

    所以……她果然也是个术师吧?

    凝光把伏黑惠送到家门口,按响门铃,在玄关处静静等待。

    出乎她的意料,开门的是一个面生的女孩,她显然被凝光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伏黑惠。

    “这位是?”

    “我是凝光,伏黑甚尔的上司。”凝光言简意赅,“在路上看到惠君,便顺路送他回来了。说起来,伏黑甚尔不在家吗?”

    伏黑津美纪闻言更加拘谨了,她有些不自在地说道:“他……还没回来。”

    “好的。”凝光点点头,“那等他回来以后,劳烦帮我带一句话,‘我要的材料什么时候能备齐’——就这么说吧。”

    伏黑津美纪口头上应好,嘴里却尝到了微的苦涩。

    回来?

    他真的还记得自己有一个家吗?

    津美纪都快忘记上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了,或许他只有在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才会回来看看自己的孩子还活着没。

    作为家中长女,伏黑津美纪一个人承担了太多,她也只能默默地扛下来,谁让她还有个弟弟呢。

    伏黑津美纪对于能否见到伏黑甚尔几乎不抱希望。

    然而命运是戏剧性的,在当天晚上,他们竟然真的见到了伏黑甚尔。也许是因为凝光小姐对他说了什么?

    伏黑津美纪乖乖地把凝光要求转达的话送到,便见伏黑甚尔的表情微妙了那么一瞬,哼笑道:“动力装置是有那么好弄到手的吗……还真是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大小姐。算了,她还有说什么吗?”

    “没有了。”

    “说起来。”伏黑甚尔的视线在一旁的男孩身上停留片刻,“你是怎么遇到她的?”

    伏黑惠看都没看他一眼,神色淡淡地叙述了一遍他们相遇的经过。

    谁知伏黑甚尔在听到“凝光小姐用宝石消灭了咒灵时”,诡异地沉默了。

    然后,他抬起头来,盯着伏黑惠,声音幽幽恍若天外之人。

    “你再说一遍?”

    伏黑惠面露疑惑,“凝光小姐凝结出多个宝石,并用这些宝石击散了咒灵……”

    伏黑甚尔:“……”

    好家伙,他直接好家伙!

    宝石砸人,这是人能想出来的攻击模式吗?

    伏黑甚尔立刻追问他有没有把宝石捡回来,伏黑惠摇头。

    “凝光小姐可以自如控制宝石的凝取和崩散,那些碎玉早就变成粉了。”

    “这样啊。”

    伏黑甚尔瞬间没了兴致,懒懒地倒在沙发上,声音不无可惜。

    如果大小姐凝结出来的宝石可以随意取走,伏黑甚尔非常乐意当她出气的靶子,随便让她砸。

    ……

    等了这么久,等到凝光都快把自己的会社做强到日本前三了,伏黑甚尔那边才慢悠悠地传回了一个消息。

    “材料找到了,不过运输线很漫长,大概要花费两个多星期才能流转到国内吧。”

    凝光颔首表示明白,“资金充足吗?”

    伏黑甚尔咧嘴一笑,“如果大小姐愿意再报销人工费,我也不介意多拿一些。”

    这明晃晃的“我就是爱钱”的态度,让凝光感到非常的……熟悉且亲切。

    “等群玉阁完工再说吧。”

    据伏黑甚尔所说,他直接把材料装置连同国外的机械专家一起搬了过来,为图便捷省时省力,他没有选择手续冗杂的国际通道,而是从港口那边走。

    “两大船的东西呢。”伏黑甚尔懒散地说道。

    凝光允许了他的做法,但是还存在一个问题。

    “你说的港口,该不会是横滨港吧?”没等凝光开口,她的知心好秘书冥冥就眼睛一眯,挑起了刺,“那里有多混乱无序,你不会不知道,万一老板的东西受损,你来赔?”

    伏黑甚尔嗤笑一声:“都是混道上的人,你跟我装什么清高?”

    “横滨确实混乱,政府管控力不强,但那边并非没有秩序。有一个庞然大物强有力地震慑其他势力,只要搭上了这条线,比走政府的路子还方便不少。”

    冥冥的眉头愈皱愈深:“你雇佣了港口黑手党?”

    伏黑甚尔迎上她的目光,眼里的碧色幽深:“没错,怎么了?”

    “伏黑……”

    眼看办公室里的二人争锋相对,气氛剑拔弩张,凝光悠闲地打着圆场。

    “好了,不必多言,我相信伏黑的选择。”凝光端起茶盏,轻呼出一口气,吹散朦胧白雾,“但凡能为我攫取利益者,白道也好,黑.道也罢,都是能够合作的对象。”

    这可真是符合凝光性格的回答。

    老板都发话了,其余二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凝光听闻过横滨那边的黑手党势力,虽然其上任首领血腥暴.政,风评极差,但据说这一任的首领在好好经营。一纸护送运输货物的单子而已,他们总不见得会砸了自己招牌吧?

    凝光轻松愉快的心情,持续到下班时刻,她无意间点开派蒙菜单时,扫到的地图界面。

    “……那是什么?”

    小地图上,一团混沌不详的灰色雾气徘徊海面之上,并以缓慢的速度朝横滨港口移动。

    派蒙菜单闪了两秒,再度稳定下来时,灰雾的上方已然多出的一行血红的字体。

    凝光眼前一花,派蒙菜单闪退,她无论怎么尝试都打不开了。

    她在脑内呼唤派蒙,许久之后才有了回应。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