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马甲来自提瓦特[综原神] 七星天权(“你不能看。”...)
    就体力而言,太宰治的体术水平在港口黑手党只能算中下,不说与中原中也相比,和组织专门的武装小队也是比不过的。

    陪凝光跳了一场又一场舞,太宰治最终是锤着腰下场的。

    中原中也毫不客气地大声嘲笑他,太宰治回以阴恻恻的一笑。

    “呵。”

    他瘫在软椅上,伸手要去够中也的红酒瓶,中原中也赶忙护着红酒后撤,两人在这块无人区域争抢了起来,然而不出一分钟,旁边就有位服务生快步走来,拦下了他们俩。

    服务生往他们手里一人塞了杯果汁,挂着营业式微笑道:“凝光小姐交代过,不能让未成年饮酒,二位还是喝点鲜榨果汁吧。”

    中原中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红酒瓶被抢走,替换来的是一杯漂浮着果粒的橙汁。

    “啊……”这个社长是认真的吗??

    这回轮到太宰治幸灾乐祸地笑了,“对啊,中也还只是个子矮矮的未·成·年呀~噗。”

    中原中也脸色黑了半边:“我还在生长期,未来还会长高的啊!”

    “是吗是吗,我看未必吧~”

    “你这混蛋——”

    真是有活力的年轻人啊。

    闲闲地扫了一眼少年组,凝光接过服务生递来的拉菲酒,倒入高脚杯中,轻抿了一口。

    距离午夜零点还有一段时间,凝光本想着趁此机会周旋于政客间,探听未来一年的政策走向,一道急促走来的脚步声却将她的注意吸引了过去。

    女服务生从群玉阁侧门匆匆行来,她在凝光面前站定,微微躬身道:“凝光小姐,冥冥小姐喊我传话,让您去外台一趟。”

    “我知道了。”凝光看着她,颔首说道,“辛苦你了。”

    女服务生立刻忙不迭地摇头,直言不敢当。

    像她这种的底层打工人,对凝光的态度都是诚惶诚恐的,敬仰与惧怕交加,还带着点人类天生的慕强心理,被凝光吸引,甘愿到她手下做事,哪怕只是个底层清洁工,无不为自己所处的会社自豪。

    天权株式会社的内部凝聚力,出奇的强大。

    群玉阁建筑是仿华国古典风格,檀木门板雕花琢云,红幔薄纱拢在天花板四周,中间则挂着明亮的水晶灯,祥鸾屏风取代了普通的混凝土墙,隔开一间间房屋,装饰在角落的,除了青花瓷器外,还有不少莲花灯铺在墙沿,连绵成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光线。

    这些莲花灯,除了房屋内部,在群玉阁的外台、走廊、池塘皆有布置,在夜空下发着莹莹的光,像是在为陌生的人指路。

    如此静谧、安宁的景致,如果可以,凝光真想独自一人走到高台上,静下心来慢慢欣赏。

    可惜了,现状不允许。

    在宽敞无人的外台广场,凝光见到了三个人。

    或者说是……对峙中的双方。

    伏黑甚尔和冥冥相并而立,在他们对面的,则是一脸平淡、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博野社长——凝光近日的重点提防对象。

    见凝光走来,冥冥先一步退后,把谈话的场合让给了自家老板。

    她在凝光耳边低声说道:“老板,小心些……这个人不太对劲。”

    凝光心说我当然知道,若是对劲又何苦这么监视他?

    伏黑甚尔和冥冥皆在她身旁,凝光本人又是个行走的(宝石)机关.枪,她淡定极了,上前一步,对博野社长自我介绍,同样是客套话,但从她口中吐出的词句,尽显翩翩风度。

    “夜安,博野社长。”凝光轻笑道,“虽还未见过面,但我们彼此算神交已久吧?今日有幸邀你前来观礼,不知博野社长在宴会上可曾尽兴?”

    博野社长似是在走神,在凝光又喊了他一声后,才恍然间看向了她。

    接着,他也扬起了典型的商人式客套笑容,与凝光握手,一触即分。

    “久仰凝光社长大名,如今有幸一见,果真是年轻有为。”博野社长说场面话的时候很正常,他忽而又转头,靠在群玉阁外台边缘的栏杆上,遥望下方的城市。

    “我非常荣幸,能接到凝光社长的邀请函,前来群玉阁观礼……”他嘴角扯开一个笑容,“群玉阁很美,非常美,第一眼就让我惊艳不已,已经算得上建筑物中的奇迹了吧?”

    “博野社长过奖了,我只是给出了大概的构想,真正出力的,是我的下属和工人们。”

    凝光也走到了栏杆边,但和博野社长隔着一段距离。

    他们共同遥看群玉阁阴影下方的繁荣城市,如同将这方大地踩在脚底,一览众山小的愉悦之情。

    光看凝光和博野社长相处的氛围,简直难以想象他们是潜在的对立关系。

    只听博野社长继续道:“但它实在是太美了。听闻群玉阁是凝光社长的心血之作?所以我在想……”

    风声陡然变轻,凝光偏头看去,博野社长的嘴唇翕动,出口的话语裹进了风里,被带到她的耳边。

    “就在这里谱写华丽献头仪式的序曲吧,一场取悦神明的盛大舞台即将拉开帷幕——由我亲手写就的篇章!”

    凝光的瞳孔忽而放大。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被按下了慢播放键,切割成一帧帧的图景。

    浮于表面的平静终于被撕下伪装,博野社长眼底充溢扭曲的狂热,他嘴角咧开,弧度几近撕裂,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绯红色,他在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心悸不已。

    狂风骤然侵袭,吹得他西装服摆鼓鼓作响,他脱离了所有的承重物,将自己肆无忌惮地抛入地心引力中,在狂笑声中落入死亡的怀抱,落入他所信仰的魔神的怀抱。

    群玉阁虽还未正式升空,但也浮在近四百米的半空中。

    他翻过栏杆,拥抱高空,被夏季燥热的风远远抛离建筑,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他便心怀无匹热枕,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

    在自杀的前一刻,他的皮肤上恍然浮现了妖异的纹路,黑雾从他身上漫出,那是他与魔神签订“契约”的证明。

    他会将一切献祭与魔神。

    他的生命、他的灵魂……还有那城市中的,数以万计的活生生的血肉!

    博野社长早已计划好,由他来拉开这美丽壮烈的献头仪式的序幕,他将以身为引,唤醒他信仰的神明,然后将这城市中的人们拱手奉上。

    他苦恼的是,该在哪里献祭他自己的生命呢?

    他是个颇为注重仪式的人,在被魔神残渣侵蚀大脑后,更是看重仪式感到了病态的地步。

    直到他收到凝光的邀请函,他终于找到了——

    最适合作为“魔神苏醒之日”的开场。

    那高空之上的群玉阁,冒犯神明栖息之地,生而为人却将同类踩在脚底,何其傲慢。

    它有罪,她有罪,他们皆是罪人……

    他的身躯轰然坠地,大脑在一瞬间碎裂,快到剧痛都来不及传输到神经。

    他的血液从破碎的躯干里冒出,然后被土壤汲取,渗进地下。

    能以命唤醒他的神明,他是荣幸的。

    那深埋于地底,在万里之外的海洋下方,沉眠的魔神残骸,头骨的眼窝里,忽而闪过了一抹红光。

    ……

    凝光捏紧了栏杆,笑容头一次从她脸上褪去。

    听到动静的来宾们纷纷跑到外台,港口黑手党的两个少年察觉到的更多。

    太宰治走到凝光的身边,循着她的视线向下看。

    太宰治轻声问道:“凝光小姐,有人跳下去自杀了,是吗?”

    凝光如梦初醒,她回神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扯过太宰治的手,然后一把蒙住他的眼睛。

    “你不能看。”凝光的嗓音低沉而严厉,她又重复了一遍。

    “太宰,你不能看。”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