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马甲来自提瓦特[综原神] 七星天权(世界不会记住你。...)
    升空仪式突然而仓促地中断了。

    毕竟闹出了命案,哪怕群玉阁四处皆有摄像头,能证明博野社长是自杀的,但这场涉及到社会各界名流、政府高官的宴会出现命案,仍然引起了官方极大的重视,社会舆论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有心人稍稍调查就不难发现,博野社长和凝光曾同为珠宝行业的竞争对手,博野会社是凝光爬上金字塔顶所踩的众多败者之一。

    扒出了竞争对手这一层关系,博野社长又在凝光的群玉阁宴会上自杀,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怀疑的矛头,一时间皆指向了凝光。

    热搜在网络上挂了两天两夜,各种猜测层出不穷,人们秉持着永远不要相信资本家的良心这一基本观点,引申出了不少光看文字都让人毛骨悚然的阴谋论,属于是凝光本人看到都会惊叹一声精彩的程度。

    “哪有人会无缘无故自杀呢?肯定是凝光做了什么手脚吧……光看外表根本想象不到她居然是那么恶毒的、精于算计的女人,曾经的手下败将都不放过吗?”

    “那可是群玉阁,凝光本人的地盘,即使这件事没有她直接参与,八成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也许凝光曾经的对手都要小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了。”

    一传十,十传百,谣言越传越离谱,到了后面,凝光在网络上的形象已经发展成“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的蛇蝎女子”了。

    凝光:“……”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厉害。

    社会舆论这东西本来对她无关痛痒,她相信真相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然而现状却让她不得不重视起来她的外在形象。

    除了本就黑得滴水的港口黑手党,其他的合作伙伴都或明示或隐晦地表达了与她暂缓、中止合作的想法,资本家个个都是人精,他们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惹火上身。

    凝光手底下的员工倒是没一个要跳槽的,他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比凝光本人还要着急,不止一次在开会时提醒过凝光搞公关了。

    凝光很感谢他们的好意。

    但事情总分轻重缓急,要一件一件来嘛。

    凝光让自己的员工全力配合警方查案,她自己则积极提供线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大方方地让警方调控所有的监控录像,这番态度,不仅是为了尽早洗脱嫌疑,也是做给公众看。

    倘若她真的是害死博野社长的凶手或者帮凶,她有必要这么积极地配合警方吗?

    这起案子没什么悬念,监控都明明白白地录下来了,包括凝光的声音也有记录,她没有任何教唆自杀的嫌疑。

    之所以拖得慢,只不过是因为死者身份特别,上层阶级的宴会,牵扯面太广了而已。

    在官方那边洗脱嫌疑后,凝光才正式对舆论出手了。

    她一上来就亮出了自己无嫌疑的证明,代表着公安官方的态度,这是基础。在实锤证明的基础上,她才能让自己的公关尽情发挥。

    公关先是沉寂了一阵子,在网络上那波声讨凝光的高.潮过去之后,人们发现各大社交媒体上,冒出了许多对此发表质疑的人。

    “太离谱了,别的不说,光从动机上看,凝光有必要对博野社长下死手吗?本来就是手下败将,博野会社也连月亏损,离破产只有一步之遥,害死他们会长,对凝光有一星半点的好处吗?”

    “对啊,这么久了,我没看到凝光从博野社长的死里捞到任何利益,反而自身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损失不少吧。”

    “与其说这是凝光策划的……我倒情愿相信这是博野社长的蓄意报复,只为了把凝光拖下水。你们看,凝光没有害死博野社长的动机,但博野社长报复凝光的动机可多了去了啊。”

    “博野社长选择在群玉阁上自杀,细想一下根本不觉得意外。一来他的会社本就在破产边缘,他本人负债累累;二来,凝光是他的对手,在群玉阁自杀能直接报复到凝光。一个本就心存死志的人,当然是要让自己的死亡利益最大化啊,他可是个资本家。”

    当然,网络杠精多,自然也有人在评论底下阴阳怪气问他们收了多少钱,但民众是有判断能力的。

    天权会社财大气粗,水军的质量都高得离谱,他们每个人发表的观点大多相似,但逻辑清晰通顺,符合大众认知,比起之前网民漏洞百出的阴谋论,他们的观点更容易被人接受。

    渐渐的,有网民认同了他们的观念,于是也开始站在凝光的立场上思考。

    ——对啊,凝光害死博野社长有半点好处吗?她何必呢?

    ——退一步说,就算她要弄死博野社长,她有一万种可以选择的地点,为什么偏偏要在自己的群玉阁上呢?她又不是傻子。

    水军有组织地渗透各大社交平台,每个人发表数条评论,总量就很吓人了。哪怕是心存疑虑的网民,去看了一下凝光的官博,好家伙,警方都说了她没有嫌疑,那还怀疑什么呢!

    难道他们的判断力能比警方还强吗?

    随着一些官方媒体也陆续发表支持凝光的文章,网络上的某些不明成分的人终于偃旗息鼓。

    一些想趁机浑水摸鱼、抹黑凝光的人节节败退,他们背后的人眼看大势已去,就不肯再出钱买水军散播不利言论。

    这网络舆论也平定得差不多了,凝光才组织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面向大众,详尽而诚恳地解释了一通当日的情形,而本就心里隐隐偏向她的网民更加顺理成章接受了她的说法。

    至此,这场风波才算结束。

    ……

    但凝光真正重视的,从始至终都不是会社的公关危机问题。

    她提起笔——在信息化发达的时代,她还是更喜欢用这个方法以表达自己的重视——在信纸上,她写下了自己所知的一切魔神相关情报,并告知对方“魔神危机已逼近,滨海城市必将首当其冲,请小心为上”。

    【森鸥外阁下敬启:

    魔神死后变为残骸,生前怨念化作瘴疠妖邪,无止尽地侵害人类生存的世界。

    病痛恶疾、自.然灾害、精神侵蚀……它的渗透无处不在,它是“不详”的代名词。

    在我的故乡,无人有彻底清除魔神残渣的办法,即使是我以富饶安稳为名的故国璃月,人们之所以没被魔神残渣侵害,也不过是有夜叉仙人独自护法,替众人承受了业障。

    但这个世界不太一样……我猜测,这里的魔神残渣具有本体,它们需要一个“传播源”以供它们扩散残秽,我们只需要消除那个本体,就能够彻底抹灭魔神残渣。

    天权会社在东京,魔神本体的位置探查就拜托阁下了。不必担心,我会全力支持魔神残渣的清除工作。

    这之后,城内或许会出现地震海啸、人群暴动、秩序混乱、疫病突发等等灾情,请做好万全准备,我接下来会给异能特务科去信一封。

    愿你我安康,顺利渡过这场劫难。

    署名

    凝光】

    把这封信交给了太宰治后,凝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破天荒地没有立即工作,而是仰靠在沙发垫上,目光空茫地注视着天花板。

    “派蒙。”凝光喃喃道,“我原以为我能把它仅仅当作一场游戏……但我现在才发现,我做不到。”

    太真实了。

    “真的不能告诉我吗?是谁撕开了两个世界的空间裂缝,让提瓦特大陆的魔神残渣外泄到了这个世界?”

    派蒙一改往常的叽叽喳喳,在脑中沉默。

    凝光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双眸。

    “如果魔神残渣是与我一同降临到这个世界的……如果它的外泄与我的到来有关系,我该怎么办?”

    每一次魔神残渣的肆虐都是灾难。

    届时,凝光将背负起庞大到让人无法呼吸的、沉甸甸的生命重量。

    愧疚感几乎要淹没她的心脏,哪怕无人审判她有罪,这些死不瞑目的尸体,这些不可超生的怨魂……仍然在死死地盯着她,渴望将她一同拖下地狱。

    她在写信的时候,手指在发抖。

    她害怕魔神残渣与她有关,害怕她与那些无辜生命的流逝有关。

    这根本不能算作一场“游戏”,那些难道不是鲜活的人命吗?

    终于,派蒙说话了。

    凝光依言去看。

    她一早就注意到了,派蒙菜单里有个“时间调整仪”,顾名思义,也就是能够调节时间的选项。

    这在原本的原神pc游戏中就有这个功能,来到这个世界后,或许是官方觉得这不够真实,便禁用了这个功能。

    现在,“时间调整仪”是锁着的。

    凝光沉默了片刻,兀地问道。

    “时间若是倒转,我将如何?”

    派蒙如是回答。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