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替嫁后,大叔乖乖〕〔沐雨时节更待落桑〕〔一品布衣〕〔宇智波的正确崛起〕〔三国之大汉再起〕〔超品〕〔诸天轮回:我精神〕〔金圣祖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织锦店 第8章 试玉带(1):假冒缝工
    “这里是?”刚清醒的锦华回过神来,发现周围环境不对,正要问,被高士袗一把捂住了嘴,示意她向太平观看去。道观门外站着把守的侍卫,再向台阶下看去,只见那里垂手站立着三个人,姿态恭敬。

    此时,刚才说话的两个女子已经来到了太平观外,两人侍女打扮,皆手提着灯笼。左边一位身着朱衣绿裙的侍女举起手中灯笼,向台阶下一照,开口问道:“你们便是公主召来的吗?”

    三人齐声行礼道:“正是。”

    其中一男子指着身旁的女子道:“小民两个是香绮坊的。”

    另一女子道:“小妇是仙罗坊的。”

    朱衣侍女点点头,左右张望道,“还有一家紫衿坊的,怎不见人?”

    阶下的三人连连摇头说不知。

    此时一只乌鸦振翅而来,飞落在大槐树枝头,那里有它的鸟巢。

    右边身着白衣间色裙的侍女举起灯笼,向大槐树的方向张望过来。

    高士袗左手捂着锦华的嘴,右手紧紧拽着她的手臂,把她整个人圈在怀里,两人一动不动地缩在树后,大气不敢出。

    “也罢,随我们进来吧。”白衣侍女又看了看,见别无他人,招呼三人道。

    眼看几人就要进入太平观,锦华心里一阵放松,感觉自己被高士袗捂得就要喘不过气来,想去推开他的手。就在此时,树梢上的乌鸦被高士袗手指上发光的铜制顶针吸引了视线。乌鸦最喜发光之物,当即高叫一声,扑棱着翅膀向他的左手啄来!

    高士袗倒还淡定,锦华吓得一个没忍住,“啊”一声大叫出来。

    “谁?!”两名侍女停住脚步,一起转身快步走了过来。白衣侍女举起灯笼照着锦华和高士袗的脸,问道:“你们是何人?躲在这里做什么?”

    “快说!”朱衣侍女厉声问道。

    “我们……”锦华完全不知所措,慌得说不出话来。

    朱衣侍女打量他二人,顿觉怪异。且不说锦华那一头齐肩短发,就说她身上的马面裙,脚上的花布鞋,还有高士袗头上的网巾,都是唐人从未见过的装扮。她越看越觉得奇怪:“看你们这般穿着打扮,不像我大唐之人,也不像番邦外族……你们不会是细作吧!”说着就要招呼站在不远处的侍卫前来拿人。

    高士袗察觉不妥,立刻随机应变道:“我二人是紫衿坊的,这衣服是我们坊中新裁的样式。听闻公主最喜新式装扮,特意穿来给公主一观。”

    “既是紫衿坊的,方才为何不出来,躲在树后做什么?”白衣侍女问道。

    “我家小妹她没怎么出过门,胆小怕人,躲在树后不敢出来,我正没办法,幸而这乌鸦飞过来,这下她可躲不住了。”他回答完,又对锦华道,“有兄长在,不用怕,爹叫咱们出来见见世面,你总不能一直躲着吧。”

    “当真?”白衣侍女半信半疑地看着两人。

    朱衣侍女冷笑一声:“这倒也简单,既然说是紫衿坊的,那你们就进来吧,到时若交不出活计,再做道理。全长安城恐怕无人不知我家公主的脾气,若有欺瞒,有你们好看!”

    “小民绝不敢欺瞒。”高士袗连连道。

    “走吧。”朱衣侍女招呼一声,带着几人进了太平观。

    锦华和高士袗低头走在最后,两人对视。锦华一脸错愕,她死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穿越,到现在为止她连自己身在何朝何地都没弄清楚。高士袗倒是有了些“经验”,用眼神安抚她的情绪,示意她不要过于惊慌,随机应变。

    几人被侍女领着拐了几拐,带到后院一处角落的丹房。丹房共有里外两间,都已设好了通铺。朱衣侍女道:“你们便住在这里,男女各一间,等候明日公主传召。此处为道观清修之地,不许喧哗放肆,未经传召,不得妄动。”

    “是,遵命。”几人唯唯诺诺,答应一番。两位侍女飘然而去。没多久,又有两个小侍女前来给他们送了些茶水、斋果等物,旋即离去。

    待她们都走后,锦华把高士袗拽到角落,低声问道:“这儿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咱们是回到大明了么?”

    “大明……”高士袗一脸苦涩,“你看我这神情像吗?”

    “那这儿是……”

    “太平公主清修的道观。”

    “这儿是大唐?”

    “看来你还读过几页史书。”

    锦华白了他一眼:“我们俩好好缝着衣服,怎么就到这儿了?”

    “想必这个就要问问你们那位科学家了……”

    “完蛋,没带‘牵牛星’!”

    高士袗撇嘴:“我并不觉得那东西有何用处。”

    “我们该怎么办……”

    两人正嘀咕着,刚才自称香绮坊的那名男子上前道:“两位,该歇息了,明日还要早起听召。”

    高士袗忙施礼:“兄台说的是。”

    男子道:“你们是紫衿坊的?我怎么好像从没见过两位?”

    “啊……我们是店主的表亲,因公主传召,今日刚到长安。”

    男子上下打量着他们,心中怀疑,嘴上却道:“原来如此。在下姓赵,乃香绮坊的缝工头子。”

    “赵兄,在下鄙姓高。这是我家小妹。”

    “失敬失敬。”

    两人寒暄几句,赵缝工自去铺上歇息。锦华问道:“什么是缝工?”

    “就是裁缝,跟咱们同行。”

    “同行是冤家啊……”锦华撇嘴。

    高士袗苦笑:“看来我所料不错,香绮坊、仙罗坊、紫衿坊都是长安城有名的裁衣作坊,他们几个应该都是坊中一等一的高手,想必公主召他们前来,是要裁制衣裳。”

    “那倒也不怕了,”锦华顿觉踏实不少,“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咳、咳!”旁边三人都已在各自铺上睡下,赵缝工重重咳嗽了几声,对他们的嘀咕表示不满。

    高士袗道:“你去里间屋和她们一起睡吧。睡不着也要装睡,别乱说话。”

    “好,明早见……”

    两人各自睡下。高士袗几经变故,早已处变不惊,很快入睡。锦华平生第一次睡在硬邦邦的床铺上,盯着纱帐外高高的房梁,闻着灯油的淡淡焦味,觉得无比虚幻和恐慌,不由开始佩服高士袗强大的适应能力。闭着眼酝酿了半天,依旧难以入眠。

    窗外鼓打三更,锦华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见外面有乐曲声传来。

    古人真有闲情逸致,大半夜的谁在这儿扰民!

    她暗暗吐槽,但还是抑制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很想看看这“扰民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爬起身,见屋中其他人都睡着了,就蹑手蹑脚地出了丹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摸索而去。

    穿过几重偏殿,渐渐显现出一处假山亭台,花树掩映之处,一人长身玉立在月下,好像在吹奏着一支长萧。乐声空灵幽咽,带着一缕淡淡的忧愁。

    此情此景,也太美了吧!

    锦华心中不由感叹,古装剧即使再美再逼真,也不如身临其境所感受到的万分之一。

    这么晚了,是谁在月下吹着这样的曲调?看这衣着,这侧影,不像是女子,难不成太平公主清修的道观里竟然有男人?

    她一边想一边慢慢靠近,想再看清楚一点,没留神被花枝勾住了衣角,想要挣脱,脚下又被石子一滑,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正在用力挣扎着保持平衡,此时面前突然伸过一只手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稳稳扶住。

    锦华抬起头,面前正是刚才那人。

    此人一身胡服,头戴黑色幞头,身着翻领子的窄袖衫,腰束玉带,面容清秀如画,神情关切地看着她。

    这、这也太梦幻了吧……

    锦华又一次看呆在那里。最近她艳福可不浅,碰见的都是大帅哥。

    如果说高士袗的英俊像耀眼的阳光一样温暖明媚,眼前男子的俊美就像这月色一般皎洁迷人。

    能在太平观里出现的男人,又如此相貌,难、难不成她是遇见了太平公主的第一任丈夫——大名鼎鼎的薛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