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我对明星没有兴趣〕〔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误入神途林七夜〕〔诸天从洪拳开始〕〔神医都市纵横〕〔帝业江山纪〕〔我的漫画风靡咒术〕〔大唐号深空探索舰〕〔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重生80下乡肥妻要〕〔替嫁后,发现老公〕〔偏宠狂妻:大佬是〕〔我在木叶的躺平模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织锦店 第11章 试玉带(4):马球场遇险
    大明宫含光殿毬场,一场激烈的马球赛已经展开了较量。太子李显与相王李旦各率九人,正在场上飞驰击球。太平公主端坐在观礼台上,锦华和士袗都换上了胡服,和缝工们一起站在台下观赛。

    锦华实在搞不清楚,太平公主为什么让她和一群缝工们到这儿来,难不成还指望他们上场打球?

    正想着,场上响起一阵热烈的喝彩助阵之声,高士袗趁着无人关注他们,上前扯了扯锦华,拉她退到角落里,问道:“公主刚才都问了你些什么,你没有胡言乱语吧?”

    “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傻么?”锦华白他一眼,“我觉得公主好像认错人了,说话怪怪的。”

    “哪里怪?”

    锦华将她与公主在花亭中之事说了,高士袗听罢思索了片刻,点头道:“果不出我所料。”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据我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

    “别卖关子,快说!”

    高士袗看着她,面露得意之色:“我若猜对了,以后你不许再出言嘲讽。”

    “我尽量吧,”锦华撇嘴,“你快说。”

    “太平公主把你我当成了薛绍府上的人。”

    “什么?”锦华差点惊掉下巴。

    “她深夜召缝工们进府比试技艺,此时又让我们装扮成打马球的来到此处,便是为了薛绍。”

    “你是说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追薛绍?”

    高士袗点头唏嘘:“真佩服大唐女子,敢于抛头露面地追求心仪之人,这在我大明简直难以想象。”

    锦华冷哼一声:“可不么,你们大明讲究‘存天理,灭人欲’。”

    “女子还是要矜持些。”

    “又是个直男癌……”

    “你说什么?”高士袗虽然听不懂,但看她神情必是又在嘲讽自己,不由道,“既这样,以后凡事别再问我。”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锦华赶忙道,“我们下面该怎么办?”

    高士袗时刻关注着马球场上的动向,见太子与相王的马队已经下场,换上了两支新的队伍,场上的旗帜变成了“薛”字和“武”字大旗。“喏,薛家上场了。”

    锦华向场上看去,两家的健儿已经骑马跃上赛场。薛家二公子薛绪,与武家公子武承嗣二人皆亲率九位马球员,每人左手握着缰绳,右手举着偃月形球仗,在场上纵马驰骋击球,姿态潇洒酣畅。

    观礼台上的太平公主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的比赛,期盼着能够等到心上人的身姿出现的那一刻。毕竟这一份守望,已经太久了……

    14岁那年,吐蕃使者前来和亲,武后舍不得她远嫁吐蕃,以送她出家清修为由拒绝了求亲,此后她便住进了太平观,如今已快三年。这三年中,除了年、节和宫中举行宴会时她能够出观游玩,与家人亲友相聚,其余时间都在观中清修。武后好像当真想让她好好修行磨炼一番,安排观中的女冠给她讲经说法,平日里还有许多修行、打坐、抄经的功课要做,着实令她感到憋闷与厌烦。这些尚且可以容忍,可如今自己已经过了及笄之年,到了谈婚论嫁之时,然而高宗李治与武后对她的婚事却迟迟不决,态度隐晦,好像将她忘却在了观中一般。

    为人子女本不能自己谋划婚姻之事,何况她还是堂堂一国的公主,举动更不能自专自由。可她是太平公主,是天后武则天之女,又岂是那些胸无点墨,软弱可欺的寻常女子,无论如何,她定要依照自己的心愿,嫁得如意郎君!

    年初三月上巳节,她在曲江宴上见到刚从房州入京,加封散骑常侍的表兄薛绍,他在宴会上用尺八吹奏的一曲《梅花三弄》清幽空灵,艳惊四座,胜过长安城中无数浮夸狂浪的纨绔子弟。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她便被他潇洒飘逸,高标朗秀的风姿气质所深深吸引,认定他便是自己要托付终身之人。宴会后,两人在曲江池边小坐闲谈了片刻,约定日后在太平观中再次相会,一起谈玄论道。谁知那夜之后,太平观便被武后增派了几名侍卫,名为守护她的安全,实则限制她的一举一动。更令人心焦的是,薛绍也从此了无音讯,未曾赴约。

    芙蓉青春好年华,日日随风逐流水。坐困愁城的她在日夜煎熬中为自己的未来思索着对策,她该如何向父母传达自己盼嫁的心意,又该如何才能嫁给朝思暮想之人?

    赛场上响起激烈的鼓声,唤回了她的神思。只见薛家连下三名球手,连薛家二公子也因体力不支而下场,如今只剩六人苦苦支撑着,在武家强盛的气势下节节败退,眼看就要一败涂地。就在此时,一个英姿勃发的身影骑着骏马一跃而上,引来众人高声喝彩。太平公主双目一亮,心脏狂跳起来,上场的正是她朝思暮想之人!

    “快!”她对丹砂吩咐道,“命那两个男缝工换上薛家的球装,上场助阵!”

    “什么?”丹砂以为自己听错了,“缝、缝工怎么能行……”

    太平公主竖起柳眉,语气不容拂逆:“本宫说行就行!”

    丹砂还要说话,荼白对她暗使眼色,两人一起答应着退下。刚走了几步,太平公主道:“等等,告诉他们,一定要看清楚了!”

    “是,”两人迷茫地对视一眼,丹砂嘀咕道:“看清楚什么?”

    荼白道:“谁知道,咱家公主如今还喜欢打起哑谜来。”

    “真是荒唐,叫缝工上场打马球,不是帮倒忙么?”

    “想必她自有道理,你我听命便是。”

    “也只有如此了。”

    士袗正与锦华两人窃窃私语,被丹砂上前打断道:“公主有命,换上薛家球装,上场助阵!”

    “让你去打球?”锦华担忧地看着他。

    “别担心,我去去就来。”

    “还有,公主吩咐你二人‘一定要看清楚了’。”荼白对高士袗和赵缝工交代道。

    赵缝工一脸不解,也不敢细问。高士袗却点点头,一副心中有数之态随丹砂而去。

    不多时,两人换了衣裳,策马跃上球场。薛绍见二人上来,神色一惊,得知是太平公主派来的援手,这才颔首一笑,命他二人跟在自己身侧,帮他传球侧应。赵缝工想必是根本不会打球,在马上胡乱挥舞着球仗,有两次险些绊倒薛绍胯下的白马,搅闹的场上一片混乱,惹得观赛的众人哄笑不止。薛绍倒也不恼,也不斥退于他,仍然让他在自己身边举着球仗,阻挡武家的侧袭。另一边,高士袗却并不着力于打球,只是跟随在薛绍左右,一边随手传球,一边留心观察着。

    太平公主远远看着,心中焦急,却突然想起自己方才情急之下,竟忘了说明白让缝工们看清楚什么,不由一阵懊恼,坐立难安。

    赛场上,武承嗣见薛绍身边屡屡出现疏漏,便亲自率领两位球手上前袭击抢球。若是薛绍一人,尚能灵活应对,可惜此时有个赵缝工在一旁没头苍蝇似的胡冲乱窜,完全打乱了他的阵脚,渐渐地被武家人围在其中,分身乏术。

    武承嗣见薛绍渐露疲态,向身旁两名球手暗使眼色,两人驱马上前,一边假装着用球仗抢球,一边在薛绍马蹄下暗使手脚,想让他胯下之马受惊跳跃,将他甩下马来。此前他们已经用此法对付了薛家三名球手,就连薛二公子也是如此被弄得筋疲力尽,下场而去。

    此时球从薛绍马前滚过,武承嗣令球手暗做手脚,球仗从薛绍马股上扫过,骏马受惊,长嘶一声,腾空跃起。薛绍正准备击球,却被失控的马狠狠一甩,身子离开马鞍,向后仰倒下来。

    他身侧的赵缝工大惊,想要伸手去扶住他,却一个不慎,“刺啦”一声将他的缺胯(kua)衫撕破了一个大口子,薛绍被他这么一扯,身体更加不稳,眼看就要坠落马下!

    远处观礼台上的太平公主看到如此惊险的一幕,惊叫一声,站起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