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织锦店 第19章 孟锦华有被害妄想?
    “这么说,你们是在缝衣服的时候穿越的?”薛定定搓着下巴。

    “确切地说是正打算缝,”锦华道,“他刚起抬起手,我们就穿越了。”

    “抬起手?”薛定定摆了个妖娆的抬手动作,像是模特摆poss,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是这样吗?”

    “不对,”锦华和高士袗找来一件衣服,在原来的位置摆出那天缝衣服的动作,“就是这样。”

    薛定定围着他俩绕了两圈:“没什么奇特之处啊!”

    正不得其解,高士袗手上的铜制顶针突然在灯光下反射出一道亮光,“等等!”薛定定发现了他手上的铜制顶针,“这是什么?”

    高士袗把顶针取下来,递给他:“这是缝衣服时用的顶针。”

    薛定定仔细端详顶针:“这东西可是个老物件,是你从明朝带过来的吗?”

    “不是,是我外婆的遗物。”锦华解释。

    “我虽然不太懂文物,但也能从它外表的腐蚀程度,看出这绝对是个老物件,年代很久远了。”

    锦华点头:“今天你这番话,倒真有点儿专家的水平了。”她把这枚铜制顶针的来历告诉薛定定,随后问道,“难道穿越和这枚顶针有关?”

    “现在还不能确定,”薛定定道,“我可以把它拿到研究室里,分析一下里面的成分吗?”

    “想都别想!”锦华一把夺过,“这可是外婆留给我的唯一一件遗物,也是她对我的嘱托,绝对不能让你拿去做研究!”

    “我只是拿到显微镜下面看看,检测一些数值,不会损伤它的。”

    “我可不信,谁能保证你研究入迷以后,会不会有什么疯狂的举动?科学家在真相面前,都是很痴迷的!”

    “好吧,暂时不考虑研究它吧。”薛定定叹气,“你们穿越时,是不是也没带‘牵牛星’?”

    高士袗摇头,随即问道:“如果带着它,可以帮助我们回来吗?”

    “这个……”薛定定搓着下巴,“你们下次可以试一试,或许可以。”

    “砖家嘴里的话,都是概率学,含糊其词,没一句确定的。”锦华撇嘴。

    “万事万物,都是概率!”薛定定气愤地反驳,“世上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能给你下定论的不是骗子就是神棍!”

    “那么以薛兄的意思,该如何解释我们上一次的穿越,又该怎么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穿越事件?”高士袗诚恳地询问。

    “诶,你看看,老高的态度就很好嘛,这才是干大事者该有的样子。”薛定定白了锦华一眼,对高士袗道,“我目前高度怀疑这个顶针,可能与激发穿越事件有关。如果你们再一次穿越,一定要记住穿越来回所处的时间、地点、环境以及这枚顶针所处的状态,把这些联系起来,可能会得到更多线索。”

    “有道理,”高士袗点头,“多谢薛兄指教。”

    “不客气,”薛定定拍拍高士袗的肩膀,“老高这兄弟,明事理,懂分寸,可交!比某些小肚鸡肠的女人强多了……”

    “你把后面那句省掉,没人当你是哑巴!”锦华回怼。

    薛定定又叮嘱了他们几句,回了实验室。他刚走没多久,莫茶不请自来,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锦华看见是他,本不想搭理,但也不好直接轰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昨天给锦华姐发信息了,说要来拜访的。”

    “有什么事么?”锦华不耐烦。

    莫茶说明来意,还特意提到在网络上看见了高士袗的视频,想来请教古风元素在服装设计里的运用问题。锦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哪儿知道怎么运用啊,高士袗是纯天然无杂质版的古人,并不是她所打造出来的网红。

    高士袗听他一说,倒产生了兴趣,见锦华对他敌意不大,自告奋勇道:“要不我帮他看看?”

    “别耽误太长时间,咱们还有正事要做呢!”锦华没有阻拦,毕竟莫茶在她手下做助理的时候,两人关系一直还算不错,这孩子比较单纯,人也很上进,她不想为难他。

    高士袗问莫茶:“衣裳带了么,可以给我一看吗?”

    莫茶双眼一亮,马上道:“我带了设计图,您帮我看看。”说着掏出u盘,把设计图导入锦华的电脑,两人一起探讨起来。锦华觉得很糟心,今天是怎么了,来了一拨又一拨。最可恨的是,竟然让吴谦益那家伙给跑掉了!

    莫茶和高士袗聊了一会儿,得到不少灵感,过来向锦华告辞:“锦华姐,打扰太久,我先走了,谢谢你们的帮助。”

    锦华抱着手臂:“我可没帮你,要谢就谢他吧。”

    “我知道锦华姐是个热心肠的人,你离开公司以后,大家都很想你。”

    “大家?”锦华皱眉,“你不用这么言不由衷,我被公司冤枉,被开除那天,你们谁站出来帮我说过一句话?又有谁在我走后关心过我的死活?”

    莫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你不会做出那些事的……而且,就连少兰姐,她也原谅你了。”

    “她?”锦华听见“朱少兰”这三个字,立刻绷紧了神经,“她原谅我?笑话!明明是她抄袭我的设计图,在比赛里用卑鄙的手段诬陷我,把我害成今天这个样子,怎么反倒是她原谅我?”她越说越气愤,双眼恨不得喷火,“还有,既然你相信我不会抄袭,那又为什么说她原谅我?你到底有没有立场?”

    “我……”莫茶被她噎得说不出话,一只脚踢着地面,“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是相信锦华姐不是那样的人……”

    锦华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心头一凉:“难不成,是朱少兰叫你来的?”

    “是,不、也不算是……”莫茶语无伦次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她看到我的设计图里有古风元素,就推荐我来向你求教,仅此而已。”

    “不、不可能这么简单,”锦华烦躁地走动着,“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做事向来目的性极强,绝不会无的放矢,也绝不会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让你来找我,她一定还有别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别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这样会很累的。”莫茶小声嘟囔道。

    “我想的复杂?别怪我没提醒你,朱少兰这个女人心眼极多,手段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平时看到的,只不过是她伪装出来的一面,她的心黑着呢!别被她卖了还替她数钱!”

    “这……”莫茶看着她涨红的脸,觉得她跟从前相比变了好多,以前她不是这个脾气,说话做事都很亲和,充满朝气,怎么现在变成了一副“被害妄想狂”的样子,觉得别人都是坏人。看来遭遇确实可以改变一个人。他想要逃离这个令他紧张的地方:“那个,今天谢谢你们,我先走了。”说完,就蹭出了门外,溜之大吉。

    “你,不可救药!”锦华恨道,“不听人劝,早晚要倒霉!”

    “那个朱少兰,就是害你丢了工作的人?”高士袗问道。

    “对,就是那个黑心的女人!”

    “我刚才看了他的设计图,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锦华一惊,难道朱少兰又要故技重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