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娘子:锦鲤她〕〔一品小神农〕〔都市之最强仙医〕〔阮小姐的前夫又来〕〔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织锦店 第46章 访竹林(3):传说中的“魏晋风度”?
    只见宴会厅里悬挂着许多华美的帷帐,席上菜肴、酒盏、纸稿、衣衫、药丸散落一地。再看那些宾客们,有的在演奏着萧管古琴;有的在旁边轻声吟唱;有的解散了衣衫在厅中快步地行走着;有的左拥右抱,与佳人调笑取乐;有的则对着妆奁,在侍女随从的服侍下,不是对镜傅粉,就是不断地换着衣裳,搔首弄姿,顾影自怜。

    厅中的所有人,好像都沉浸在一场虚幻的梦境里,对他们两人的出现毫无察觉,仍自放纵着,迷狂着。

    锦华震惊不已:“我的妈呀,这场面也太香艳了吧……”她实在没想到能看见这样一幅画面,古装剧里奢靡荒淫的场景与她眼前的相比,简直是太单薄,太缺乏想象力了。

    高士袗虽然颇有见识,但看到这一幕也觉得有些难以入目,见锦华还在一脸好奇地看着,不由轻咳一声,蹙眉道:“非礼勿视,这些不堪入目的场面,身为女子,还是不要正视为好。”

    “又来这一套老古板,”锦华不满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们现代社会的酒吧、迪厅里,比这夸张的事情多着呢,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又不是裹小脚的女人,少拿那些封建观念来要求我!”

    他不由心头火起:“这些放荡荒唐之相,有何好看的,你们现代不是有句话么,叫什么‘辣眼睛’。”

    锦华被他逗乐了:“确实有些辣眼睛,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咱们在大唐和秦朝时见到的宴会,可不是这样的。大唐的宫廷宴会大气恢宏,秦朝宫廷也是庄严肃穆,怎么这里却是这种画风……”

    “魏晋的许多贵族,崇尚奢靡之风。石崇、王恺斗富,用昂贵的紫丝绸缎铺设了五十里屏障,就为了攀比炫富,看看谁家更有钱。荒唐的是,就连当时的晋武帝也觉得他们这样斗富有趣,把宫里两尺多高的红珊瑚赐给王恺去斗,结果被石崇当场砸碎了,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

    “现在还是曹魏吧,他们也这么糜烂?”

    “若我没猜错,现在应是曹芳为帝的时期,司马懿马上就要发动高平陵事变,夺取大权了,可你看看这帮朝廷大臣,这些贵族子弟,竟然还在这里服散行乐,醉生梦死!”高士袗恨道。

    “你说服散,是五石散么?”锦华又来了兴致。

    “正是,五石散是一种可以让人燥热亢奋的药石,本来只是一种治病的中药,却被何晏拿来当做一种寻找刺激,追求升仙之感的药品,一旦服食过量就会令人浑身燥热,皮肤变得非常细腻,不能穿粗糙紧身的衣裳。服药之时,还要不停地快走,以发散药力,叫做‘行散’。”他指着一个散着外衫,正快步行走的男子道,“你看,他就是在行散。刚才我们遇见的何晏,想必也是服了五石散后,到院中行散的。”

    “原来魏晋飘飘欲仙的宽袍大袖,是这么个由来!”锦华叹气道,“好失望......”

    “你还没有见到真正的魏晋风度,绝不是表面上这么肤浅,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心驰神往了。”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方才侯爷说命你二人来伺候,怎么还愣在这里!”管家不知何时出现,对他们呵斥道。

    “是,小民这就去。”高士袗赶忙一扯锦华,上前对宾客道:“诸位大人,我二人是府上的缝工,不知大人们有何吩咐。”

    “嗤!侯爷的府上,怎么来了这么两个衣着粗鄙的缝工,看来他该好好调教调教下人了!难不成,公主苛扣他的俸禄,让他没钱给下人做衣裳不成?哈哈哈!”一位正在对镜敷粉的贵族公子取笑道。

    锦华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自己的衣裳只是简单素朴罢了,他们这副样子才真是见了鬼了!

    “小民初来府上,还未更换衣裳,大人们不要见笑。”高士袗说道。

    “罢了,不计较,”另一个搔首弄姿的华贵公子,对高士袗招手,“你过来,帮我改一改衣带,总觉得何处别扭,不能衬托出本公子笔挺的身姿。”

    “是。”高士袗压住心头的厌恶,上前帮他调试着腰带。

    “还有你,”傅粉的公子指着锦华道,“过来给本公子理一理发鬓。”

    “啊?哦……”锦华一脸蒙圈,但也不得不走上前去,拿起妆奁上的玉梳子,在他的发鬓上梳了几下,谁知一不小心揪掉了两根头发,公子儿“诶呦”一声,怒骂道:“哪儿来的蠢东西,竟然弄断本公子的发丝,真真该死!”

    锦华拿着玉梳子愣在当场,不知如何应对,高士袗忙上前拉着她行礼道:“小妹笨手笨脚,伺候不好公子,是我疏于教导,还望公子恕罪!”

    “恕罪?你知道本公子花了多少心血,才保养了这一头青丝,她竟弄断两根,简直罪不容恕!”贵公子捂着头皮,恼恨地道,“来人啊!”

    我的天,锦华心想,这个纨绔子弟简直和胡亥有一拼,不就是弄掉他两根头发么,至于这么大发雷霆?

    “小妹不会梳头,公子消消气,我来给公子梳吧!”高士袗忙道。

    “你?”贵公子用一双桃花眼瞅了高士袗两眼,嘴角一笑,“虽然穿得寒酸,但模样倒还不错,伸出手来我看看。”

    高士袗深吸一口气,压住心头的怒意,伸出手在他面前。

    “嗯,不错,还算白净细长,不算辱没了我的青丝。就给你一次机会,若再梳断了,可不饶你!”他说着,用挑逗的眼神瞪了高士袗一眼。

    高士袗差点没忍住,一口吐出来。他运了运气,起身拿过玉梳子,小心翼翼地给这位公子梳理着头发。锦华见他为了自己,竟然肯豁出男子的尊严,给这放荡公子随意拿捏,心里对他一阵感激。

    可惜,天公不作美。

    旁边不知哪位正在行散的公子哥,摇摇晃晃地从高士袗身边走过,狠狠撞到了他的胳膊,害得他手一抖,又揪掉了几根头发。

    贵公子尖叫一声,捂着头皮一转身道:“你是不是,想试试本公子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