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我对明星没有兴趣〕〔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误入神途林七夜〕〔诸天从洪拳开始〕〔神医都市纵横〕〔帝业江山纪〕〔我的漫画风靡咒术〕〔大唐号深空探索舰〕〔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织锦店 第52章 访竹林(9):传说中的魏晋大袖衫?
    难道这樵夫就是大名鼎鼎的嵇康?

    孟锦华望着樵夫的背影,正想追上去询问,钟会的随从见他走得很慢,上前驱赶道:“快走,磨磨蹭蹭的,若是吵着我家大人,要你好看!”

    樵夫被他驱赶得只得快步离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锦华见他一副唯唯诺诺的狼狈相,又觉得实在缺少名士风度,想必是自己想错了。她沮丧地回到营帐,见高士袗根本没睡,在帐外等着她。

    “听偶像弹琴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

    “能让锦华大小姐半夜爬起来的,都不是凡人。”

    “可惜我白激动了,弹琴的只是个樵夫。”她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高士袗却道:“仅凭这些还无法确定那人是不是嵇康,且待明日再看吧。”

    “没想到这次穿越竟像猜迷一样,整天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锦华撇嘴道,“你们古人都这么喜欢故弄玄虚么?”

    “许多事情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对了,薛兄给你的那个仪器,拿出来看看,或许有用。”

    锦华一拍脑袋:“把这事儿给忘光了!”她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牵牛星”,按照说明书摆弄了半天,毫无反应,“什么破仪器,一点儿用也没有!”

    “既然此物毫无反应,想必咱们还没有找到真正要完成的事情。”

    “哎!真令人发愁!”

    两人说着,天色渐渐发亮。钟会早早起身,命人到嵇康的居所附近打探,只要见人到来,就速速来报。一直等到晌午,随从一溜小跑着来禀告钟会,说看见两人一起谈笑着进了篱笆围栏,想必是嵇康回来了。

    钟会听了大喜,慌忙整理好衣冠,率领着随从前去拜见。锦华和士袗也跟随前往。才刚靠近篱笆围栏,就听见里面传来弹琴说笑之声。

    “看来这回是遇见正主了!”锦华满脸兴奋地道。

    钟会命随从上前扣门,不一会儿,昨天那个小童子出来开门,看见又是他们,便将一行人请进院中,自己进屋禀告。没多久,房门打开了,小童子礼貌地将钟会一人请进了房中,其他人全部拒之门外。

    “不行,我得去看看!”锦华眼睁睁看着房门关上,忍不住道。

    “别鲁莽行事,又招惹麻烦!”高士袗伸手扯住她。

    “咱们惹的麻烦还少么,来都来了,不见见他的真容怎么行呢?”她挣脱他的手,来到窗前,从破洞的窗户纸向屋里看去。高士袗还想拉她,谁知一眨眼的功夫,身边的所有人都和锦华一样,趴在窗户上向屋子里张望,里里外外围了一圈。

    “乖乖,这嵇康的魅力也太大了!”他感叹一句,自己也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和锦华一起向屋子里看去。

    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朴,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具之外,正中央只有一张旧席,上面除了几个蒲团,一张矮几,上面摆着茶果、熏香之外,别无他物。

    席上的正中央坐着两人,其中一人正在悠然地抚琴,另一人一边用酒葫芦喝着酒,一边神情自得地聆听着。钟会紧张恭敬地站在一旁,不敢开口说话。

    高士袗仔细地看向两人身上所穿着的服饰。只见弹琴之人头上戴着黑色的幅巾,身穿白色衣衫,对襟无纽扣,衣襟敞开,中间用襟带相连,前胸微微坦露出来。衣衫和袖子都十分宽大,袖口处与洛阳城中的士人所穿的一样,没有袖端,而是飘逸地敞开着,随着弹琴的动作,显示出灵动洒脱的美感。

    再向旁边的人看去,只见他的头上并没有戴头巾,也不像成年男子那样束发,而是在头上梳着和小童子一样的丱(guan)角髻。上身穿着翻领直袖的衣衫,前胸敞开,露出里面贴身穿着的裲裆(一种像背心一样的服装)。下身则穿着一条大口裤,脚上没有穿鞋,正一边翘着二郎腿晃悠着脚丫子,一边仰头饮酒,神情怡然自得。

    “这两个人,哪个是嵇康?”锦华小声问高士袗。

    他又打量两人容貌,弹琴之人二十多岁年纪,面容清秀,身材适中,而喝酒的那个则三、四十岁上下,身材瘦小干枯,相貌奇特。他想了想,对锦华道:“据我猜测,喝酒的那个应该是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拿着酒葫芦豪饮的样子,都与史书记载吻合。而弹琴的那个……”

    “他就是嵇康么?”

    高士袗摇摇头:“尚不能确定……”

    “他在弹琴,难道不能说明他就是嵇康么?”

    “竹林七贤中会弹琴的不止嵇康一人,阮籍也是弹琴高手。而且古代的名士很多都会弹琴,这一点说明不了问题。”

    “好吧……”锦华有点儿失望,“那个刘伶,长得像个大叔的样子,怎么打扮得像个小童子,看起来好奇怪啊!”

    “这你就不懂了,他就是用这种穿着打扮,来表达自己追求天然,返璞归真的态度。想想咱们在洛阳城中所见到的权贵们,衣着华丽,涂脂抹粉,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一种矫揉造作之感,而咱们眼前的这位刘伶,虽然一把年纪,却还保留着赤子般的天真洒脱,不执著于外在的修饰,这不正是他的宝贵之处么?”

    “嗯……”锦华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儿理解了。他的样子虽然看起来违背习俗,放诞不羁,但却让人感到亲切自然。就好像我们现代,有的人热衷于追求名牌服饰和奢侈品,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地位和富有,而有的人虽然衣着朴素,甚至看起来邋里邋遢,不修边幅,却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不会为了追求物质财富而改变自己的志向。”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高士袗满意地点点头,对自己的这个“学生”越来越满意,“你的理解已经渐渐接近‘魏晋风度’的核心了。”

    “那另一位呢,他身上穿的,就是传说中的‘大袖衫’么?”

    “魏晋的服饰中,并没有‘大袖衫’这种名称,不过是你们现代人对它的一种称呼。魏晋的大袖与秦汉的不同之处,不仅仅在于它的袖子宽大,还在于它的袖口处。秦汉的衣衫袖口会收敛起来,边缘处有一个袖端,叫做‘袪’(qu)。而魏晋的大袖,则去掉了袖端,使衣袖显得更加宽大飘逸,增加了飘飘欲仙之态。这种大袖衣衫,在贵族和名士中都非常风行。”

    “哦,原来如此,多谢高老板赐教~”

    两人正聊着,屋子里的琴声停了下来,一曲终了。一旁等了半天的钟会终于找到了机会,正准备开口说话,却听见外面有人高声通报道:“亭主驾到!”

    “亭主?”锦华一脸问号,“是什么人?”

    “今天咱们可有好戏看了,”高士袗道,“嵇康的妻子寻夫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