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入戏之后〕〔王爷凶猛,医妃只〕〔农女悍妃:发家从〕〔什么叫Carry型上单〕〔大明小学生〕〔网游我能掌握各系〕〔怪物的我被救赎〕〔娶妃后,我有了读〕〔天降龙医〕〔错嫁傻王:空间医〕〔战神十年归来沈七〕〔退亲后,我嫁给了〕〔重生千禧之姐就是〕〔美女的上门医婿〕〔我的前世之身竟是〕〔婿中狂龙〕〔冲喜甜妻:墨少又〕〔都市绝品医神〕〔废土:我就是光明〕〔隐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织锦店 第94章 赐霞帔(12):生死抉择
    孟锦华三人被押到刑场,此时林凤娘已经带着枷锁跪在行刑台上。囚车打开,三人被侍卫从车上押下来。小翟一见凤娘,大喊了一声,便往行刑台上冲去,却被身后的侍卫牢牢钳制住。

    “凤娘!”

    凤娘听见他的呼喊,抬起头来向他望去,两人目光交织在一起,都是说不出的悲凉。

    “别乱动!”侍卫押着小翟往行刑台上走,“还从没见过急着往行刑台上冲的人,你是第一个。”

    小翟被押到了台上,跪在凤娘的身旁。锦华和高士袗也被带了上去。四人带着枷锁,并排跪在行刑台上。

    小翟看向身旁的凤娘,双眼赤红,嘴角抖动着:“怎、怎会这样?”

    凤娘却比他平静许多,似乎已经接受了无常的命运:“这都是咱们的命,认命吧……”

    “我想不通,”小翟悲愤地道,“明明你是救驾有功,做了好事,怎么到最后却要被杀头,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你我福小命薄,承受不起如此厚重的天恩。”凤娘说罢,双眸温柔地望着眼前人,“不过,能和你同生共死,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小翟似乎没听见她的话,犹自不停摇着头,口中混乱地嘟囔着。

    凤娘双眸一冷,脸上露出一抹深深的失望之色。

    就在此时,监斩官在一行人的陪同下来到刑场,侍卫高声喝道:“监斩官到,准备行刑!”

    锦华抬眼望了一眼高悬在头顶的太阳,看向身旁的高士袗道:“看来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高士袗对她微微一笑:“记住我方才对你说的话。”

    “嗯,”锦华狠狠点头,“如果还有机会回去,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坚定地做自己。”

    两人对视着,刽子手已经站在他们身后,高高举起行刑刀。

    锦华感受到身后的凛凛杀气,吓得紧紧闭上双眼。等了一会儿,刀并没有落下来,反而听见身旁传来一个男人的抽泣声。她重新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小翟。只见他蜷缩在那里,浑身颤抖着,哭得稀里哗啦。

    真没想到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胆子竟然这么小,还比不过她一个弱女子。锦华在心里狠狠翻了一个白眼,反倒觉得自己的恐惧减轻了一些。抬眼向凤娘看去,见她别过脸去,仿佛不愿意看见小翟那副狼狈相。也对,锦华在心里腹诽,凤娘为了守护和他之间的爱情,宁愿抗旨不遵,放弃生命,谁知道自己倾心托付的男人竟然是一个怕死鬼,哭成这副德性,真令人失望!相比下来,还是高士袗是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

    她正想着,只听旁边一个声音道:“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抬眼一看,原来是小翟身后的刽子手,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脸鄙夷地看着他。

    小翟还是抽泣着,刽子手突然大喝一声:“抬起头来!”见他不敢抬头,便蹲下身子,一手钳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一手晃了晃无比锋利的行刑刀,说道:“小子,怕不怕死?”

    “怕……”小翟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字。

    “我这辈子杀过的人可不少,有高官贵胄,也有平民百姓,甭管你是谁,只要是到了这刑场,什么狗屁样子都有,你这个样子的我见多了,不稀奇,”他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凤娘,“不过,这女子倒是很不一般,能在屠刀下如此淡定的,可真是少数……她是你的相好?”

    小翟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惭愧之色。

    “听说她连宫里的娘娘都不当,就是为了嫁给你小子,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刽子手奚落道。

    “我……”小翟看向一旁跪着的凤娘,她狠狠地别过脸去。

    “不过,我真是挺为这姑娘叫屈的,怎么爱上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你说谁是窝囊废?”听他这么说,小翟心中突然涌上一阵愤怒,停止了颤抖,抬眼直视着刽子手。

    “我说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在这里哆哆嗦嗦,哭哭啼啼的,真不像个爷们!”刽子手说着朝地上啐了一口。

    “我,我是保护不了她,皇帝下的旨意,谁能违抗的了!”小翟涨红了脸道。

    刽子手点点头,身子贴近他道:“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圣上还有一道秘旨,你们两个人中,可以活一个,要么你死,放她回家,要么她死,你回去继续种你的地,怎么样,你是选择让她死,还是你代替她?”

    他的话一出口,不仅仅是小翟,凤娘,刑场上的人,还有台下围观的百姓们全都是一惊,齐刷刷地看向小翟。

    “你、你此话当真?”小翟死死地盯着刽子手。

    “当真,”刽子手笃定地点了点头,“这是行刑官方才告诉我的,不然我跟你废话这么久做什么?你以为生杀之事是儿戏么?”

    小翟转脸看向凤娘,见她又一次别过脸,不与自己对视。

    刽子手将手中的屠刀擦了擦,不耐烦道:“要死要活,你给个话,午时一过,这条旨意可就收回了,到时候你们两个就都得死!”

    他这句话说完后,是一阵死一般的静默。小翟低下头,死死咬着嘴唇,半晌之后,一旁的凤娘突然幽幽地道:“别为难他了,此事是因我而起,自当由我而终,杀了我,放他回家吧。”

    “凤娘!”小翟看向她,眼泪夺眶而出。

    “我父母双亡,早已是孤女一个,死活都不重要。你还有父母高堂要照顾,回去以后,好好替我孝敬他们二老,我也便放心了……”

    “不!我是个男人,怎么能让你替我去死,这样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小翟对她说罢,看向刽子手,鼓起勇气道,“来吧,给我个痛快,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他说完把头一低,等着刽子手手起刀落。

    刑场旁边的日晷指向了午时的末端,刽子手站起身:“好小子,这才像个男人!”他来到小翟的身后,高高举起了行刑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宝贝妻〕〔高武我的职业有点〕〔我的异次元书娘〕〔斗罗:我的时空穿〕〔今朝鸾归时〕〔修炼9999级了老祖〕〔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扬名天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全职法师之黑暗魔〕〔逃荒?替嫁福妃手〕〔修罗神帝〕〔携带系统去修仙〕〔万灵纪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