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51章 妖凰血复苏魔魂,云青鸿之死[二合一章节]
    长河镇,九荒塔外。

    黑云压顶,狂风肆虐。

    华凌殇立于虚空,衣袂飞舞,黑发如瀑飞扬。

    他浑身流转着一抹抹暗红色的电弧弧光,眼神无比阴厉的扫视着四方,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九荒塔不知何时,已经倒塌了大半,露出了半截半截的、已经风化的暗褐色石头,以及一些灰褐色的尘土。

    九荒塔里,九荒祭坛早已经损毁,便连那一缕缕该残存的魔魂气息,也已尽数的消散。

    华凌殇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呦——”

    他喉咙里发出尖锐的、诡异的怪叫声,声音凄厉而惊悚。

    远方,九荒大山中,成群鸟兽惊飞而起,带起一大片的动静。

    华凌殇的声音,极速的扩散四方,如一道道无形的雷达,在对四面八方进行细致入微的勘探。

    好一会儿之后,华凌殇的怪叫声消失了。

    他的身影,极速的没入黑暗深处,消失不见。

    半个时辰之后,华凌殇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此地,并功聚双眼,仔细扫视四方,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真的逃了?竟是能做到这一步么?”

    “不过,即便是逃,又能逃到何处?!”

    华凌殇喃喃自语,身影再次化作虹光,直接飞射向了远方,很快便消失在了天地的尽头。

    随后,这片区域,再次变得一片死寂。

    时间,又流逝了将近一个时辰。

    华凌殇的身影竟是再次在原地显化了出来——显然,之前两次离开,都是假象。

    这一次,华凌殇在再次仔细的检测了一番之后,终于神色阴鸷的御空离去。

    华凌殇离开之后,九荒塔的祭坛上,一块破碎的小石头,忽然震动了一下,接着,翻滚了小半圈。

    小石头上,仿佛出现了一双小小的眼睛,那双眼睛,上下左右的转动了几圈,似乎在确定,那华凌殇是真的离开了。

    片刻之后,小石头再次沉寂了下来,并一动也不动。

    时间,也继续的流逝。

    转眼间,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云荒历,3030年9月6日。

    未时三刻。

    今天的天气,很是阴沉。

    整个巫月城,都完全笼罩在了一层灰蒙蒙的厚实云雾之中。

    普通人,相隔十米,几乎都无法视物。

    长河镇,九荒塔内。

    残破的祭坛上,那一小块灰不溜秋的石头,再次轻轻一震,然后翻滚了出来。

    很快,石头化作一颗人头,一颗无比美丽的少女的头。

    接着,少女的身体,从残破的祭坛里,一点点的拔高了出来。

    此人,正是先前说要逃跑的妖岚,也就是清霜。

    “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老东西一定会仔细探查此地的。”

    “不过,此次炼死了那方岳恒,我的隐匿手段,更进了一层。不然,怕是会死得极其惨烈。”

    “先去殒寂古庙那边看看,若是那件东西还在的话,就好了。”

    “可惜,那少年本是一具极好的鼎炉,奈何……”

    清霜似想到了什么,美眸之中,满是忌惮、惊恐乃至畏惧之色。

    随即,她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名普通的白衣纱裙少女,其气质和模样,竟是与沐雨兮极其相似,完全没有半点儿魔气、妖气和煞气。

    随后,她御空而起,直接朝着乌璃镇溧河村外的落霞荒山方向飞去。

    ……

    未时末,申时初。

    云易梵手持炼魂幡,浑身魂气四溢,一缕缕血光环绕着他赤着的、如钢铁浇铸的古铜色身体流转,这让他显得十分的阴森凶煞。

    云易梵身边,郑天印和王闻远神色镇定,如已运筹帷幄。

    两人身边,那一具七彩色的水晶棺,已经完全炼化。

    其中那一具女尸,此时也已经像是一具睡美人一样,神色无比的安详。

    她浑身流淌出一股股强横的魔魂气息,仿佛随时都会睁开眼,然后当场复苏一般。

    “还是差了些啊,真是恨不得立刻看到她复苏啊!”

    “可惜,那少年没被逮着,华云霄那个老东西,还真是舍得放弃万漓圣地这份基业!”

    云易梵沉声道。

    “这也恰恰说明,那少年,对于他们而言,很重要。”

    郑天印笑道。

    “不过,那少年,好像有些本事,自己逃了,他们也没能得手,这,倒是颇为有趣。”

    云易梵笑了笑。

    “只要这穆清雅复苏,那少年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想要抓捕,还不是随时随地?所以,我们完全无需在意。”

    王闻远嗤笑了一声,不以为然。

    逃?

    天下虽大,却能有这少年逃的地方么?

    现在越是逃得巧妙,对于他们而言,越是有利。

    “华凌殇那老东西,出来了啊。现在,我们目前而言,还依然很被动。”

    云易梵沉默了片刻,迟疑道。

    “云皇主无需担心,这老东西,蹦跶不了多久,迟早的事情。”

    郑天印同样很是不以为然。

    “希望吧。”

    云易梵说着,又道:“现在,还差一部分魂力,两位大师,有何建议?”

    郑天印心中冷笑了一声,却面带笑容,略显恭敬的道:“云皇主心里不是已经有想法了吗?”

    王闻远道:“云皇主所想,便是我们的建议。”

    云易梵道:“长河镇、君临镇、乐罗镇等区域,普通人加上一些低阶的修行者,总共有七十六万啊,这一出手,是否会沾染上巨大的因果?”

    郑天印道:“此事,乃是诡谲、魑魅魍魉、魔魂所为啊,与我等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华凌殇不是养了只妖魂吗?或者,这穆清雅这只魔魂的追随之魂提前复苏,屠空这片区域啊。然后,我们镇压了它们之后,便是为民除害了啊。”

    王闻远道:“不错,此番,乃是为民除害,云皇主莫非不认同么?”

    云易梵笑道:“不错,不错,这些诡谲、魑魅魍魉、魔魂,简直是罪大恶极,罪恶滔天,人人得而诛之!”

    他说着,看向了远处,道:“孙成峰。”

    “弟子孙成峰,拜见云皇主。”

    孙成峰立刻跪地磕头,恭声道。

    “嗯,你这次,功劳不小,过来领赏吧。”

    孙成峰立刻小心翼翼的站起,颤抖不安的低头走了过来。

    云易梵抬手凝聚出一只铜盆,往水晶棺里的大量血水一舀,立刻盛满了一盆血水。

    “来,喝下去。”

    云易梵笑眯眯的。

    孙成峰浑身颤栗,额头上冷汗直冒,却只能颤抖着,接过那一盆血水。

    然后,他脸色惨白的一咬牙,仰头咕咚咕咚的将这一盆血水喝了下去。

    下一刻,他眼珠子都鼓了出来,眼中的血丝立刻开始增大、增粗,只消片刻,那些原本的血丝,就形如一条条巨大的蚯蚓一般。

    他的身体,也急速的膨胀了起来。

    最终,他的身体当场炸成了一片血雨,而他的灵魂,则完好的保存了下来,浑身一片殷红。

    他的灵魂,变得男不男,女不女。

    云易梵这时候对于这一幕,很是满意。

    随即,他看了郑天印一眼。

    郑天印立刻拿出了一枚小瓷瓶,道:“皇主,这是一滴来自于殒寂时代的九荒妖凰之血。”

    云易梵道:“烦劳两位玄师了。”

    王闻远道:“好说。”

    然后,两人结印汇聚大量天机之力,并启用天枢秘术,将那一滴九荒妖凰之血,打入了孙成峰的灵魂之中。

    只刹那,孙成峰的灵魂,开始极端的扭曲,然后,一个和‘妖岚’一模一样的、鲜血渲染的魔魂,便完全的打造了出来。

    “成了。”

    “很顺利。”

    郑天印和王闻远相视一眼,眼神之中玩味之色一闪即逝。

    云易梵道:“不错,将它释放出去,接下来,便等着收割了。”

    王闻远道:“华凌殇要是真和它打起来,并镇压它、炼死了它,华凌殇将必死无疑!”

    郑天印道:“华凌殇要是让它逃走了,皇主的炼魂幡,将彻底圆满,到时候,将这穆清雅炼制成炼魂幡的魔灵,炼魂幡,必定成为造化圣器,到时候,华凌殇更是必死无疑!”

    王闻远道:“不错,到时候哪怕是诸葛春秋那老杂毛,也要跟着死绝!”

    云易梵道:“如此一来,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亏,而一旦更顺利一些,那就是一箭数雕!”

    郑天印道:“不错,他们所有的付出,皆为我们做嫁衣!”

    王闻远道:“如此,当真大快人心。”

    ……

    由孙成峰结合九荒妖凰之血所衍化出的魔魂残魂,一被释放而出,顿时,无尽的煞气、怨念,便开始遮天蔽日的沸腾,涌向四方天地。

    只片刻,这片天地,便被一层凶戾、阴寒的气息笼罩。

    接着,天空竟是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

    毛毛细雨冰冷刺骨,呈现出一缕缕淡淡的血色,而并非是无色透明的。

    接着,当这些细雨下的面积越来越大的时候,整个乌璃镇开始被一片诡域笼罩了起来。

    在这片诡域里,天地间的所有道痕气息,已经尽数的湮灭,消散。

    而这片诡域,在魔魂残魂的影响下,以极致的速度,开始扩张了起来,并很快蔓延到了其余的几个小镇。

    原本,还是申时,还处于烈阳高照的时刻,可此时,这几个小镇,仿佛来到了午夜一般。

    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天地间,蒙上了一层暗红色的血光。

    淅淅沥沥的血色细雨飘拂着。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

    云青萱如幽影般的身影,在万漓圣地的废墟之地,凝聚了出来。

    随后,她浑身逸散出一股极其强横、神秘的元婴婴魂气息。

    她的目光,静静的凝视着那虚空即将消散的囚笼。

    囚笼中,苏离同样无形的身影,正静静的盘坐、冥想着。

    “咻——”

    一道剑光,携带着一道青色身影,极速飞射而来。

    下一刻,剑光凝聚,云青鸿的身影,就此显化。

    “姐姐?”

    云青鸿先是一怔,随即眼中满是惊疑、不安之色。

    “姐姐,圣地,圣地这是……圣主他们……”

    云青鸿有些结巴了。

    云青萱收敛了所有的境界气息,神色有些落寞的道:“都死了。”

    “啊——”

    云青鸿惊呆了,随即,他眼中显出了深深的痛苦之色。

    “我我……我还是回来迟了!对了,苏大师不是算出来圣地有危机吗,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这样……”

    云青鸿眼中,泪水已经涌出。

    云青萱轻叹了一声,道:“是啊,苏大师算出来了,为什么还会这样呢?我也不知道啊,当天,我就被华皇主带走了。

    哦,青鸿你这是取得了界水灵阵的阵图了吗?准备送给圣女……漓师妹?”

    云青鸿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结巴道:“那……漓师妹,她,她,她没事吧?”

    云青鸿询问这句话的时候,十分的紧张,呼吸都屏住了,似乎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云青萱深深的看了云青鸿一眼,道:“她挺好的,整个宗门的弟子,都帮她和她父亲感悟九窍石胎、累积经验呢。”

    云青萱说着,又自嘲的笑了笑,道:“然后,那些感悟九窍石胎的弟子,刚好又都死了,这样,这九窍石胎的秘密,就不会泄露了。你说,她该有多幸福啊。”

    云青鸿愣了愣,还没有立刻想明白,有些疑惑的道:“姐你在说什么?什么所有弟子感悟九窍石胎——”

    云青萱打断了云青鸿的话:“没什么。”

    她说着,忽然道:“对了,青鸿,华皇主有询问过你的体质蜕变的事情吗?他是不是让你找寻到界水灵阵的阵图后,就赶快前往长河镇那边?”

    云青鸿一愣,道:“姐你,你怎么知道……”

    云青萱嫣然一笑,道:“姐姐当然知道啊,毕竟——咦,漓师妹,你也来啦。”

    云青萱说着,话语一顿,随即眼中露出一抹惊喜之色。

    “漓师妹——”

    云青鸿心中微微一喜,立刻转头,温柔的呼唤了一声。

    但,他却没有看到华紫嫣。

    他看到的,只有一抹血光。

    血光过后,便是一片黑暗。

    就彷佛,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候,就在这一刹那。

    然后,他听到了一种很离奇、很古怪、却也很难以形容的声音——那是他的颈骨被利剑斩断、骨头碎裂、灵魂破碎的声音。

    这种声音,他平时偶尔也会在其余修行者惨死的时候听到,但是远远不如这一刻这么的清晰。

    他陷入黑暗的视野倾斜了。

    他还剩下那短暂的眼角余光,清晰的看到,黑暗中,姐姐云青萱一头黑发上,染满了鲜红的血,在迎风飘扬。

    姐姐云青萱的眼睛,则是那么的幽深、冰冷,无情。

    ----

    ps:风里雨里,十月一日,本书在vip上架等你。这书没什么宣传推荐,没什么读者,只能靠一些忠实读者支持了。上架后,会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多多更新。不敢说多努力,但,会竭尽全力,不让未来的自己遗憾,希望大家能订阅正版支持,鞠躬,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