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56章 阙辛延逆袭,云易梵联手云青萱
    ,

    冥山府,冥巫城外,烈焰荒域外围。

    黝黑的山洞中,燥热的闷气不时溢出。

    洞中,洞壁龟裂。

    地面上,一道道的裂痕张开了更大的裂缝,裂缝中渗出的热气,则更炽烈了。

    如此,不断恶化循环。

    阙辛延怀抱着陷入昏迷状态的乔莲儿,心中好几次生出了一些大胆的想法,却还是忍住了,没有去执行。

    时间又过了片刻,阙辛延怀中的乔莲儿,终于幽幽转醒。

    “莲儿,你醒了。”

    阙辛延立刻展颜笑道。

    “你偷袭我?这里是哪里?”

    乔莲儿的脸色有些难看,先是以斥责的语气说了一句,然后才意识到眼下的环境不对,当即问道。

    “莲儿,你知道的,我怎么舍得对你动手,只是因为,圣地有难,留在那里,就只能……殒落。不得已,我才忽然对你下手,打晕你,将你救了出来的。”

    阙辛延神色有些落寞,解释道。

    乔莲儿闻言,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片刻后,她淡淡道:“好,你果然有本事,非但欺骗我,还找了一个如此低劣的理由。你就说吧,带我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采补我么?”

    阙辛延立刻道:“不,怎么会?事实上,圣地,已经……完全毁灭了,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了。圣主,也已经殒落了。

    这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整个巫月城的人,都知道了。”

    阙辛延神色有些悲苦。

    乔莲儿再次默然了半晌,随即,她才轻声道:“阙大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谢谢你再次救了我。”

    阙辛延立刻摇头道:“莲儿,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乔莲儿闻言,俏脸微红,柔声道:“那,你还不放我下来,还想抱到什么时候?”

    阙辛延一惊,随即立刻老老实实的将乔莲儿从怀中放了下来。

    乔莲儿落地之时,眼中的厌恶之色一闪即逝,随即又继续的表现出了羞怯的模样。

    这般模样,阙辛延都已经看呆了。

    “阙大哥,我们现在,已经没地方去了吗?”

    “是啊,苏大师说,此地是一处机缘之地,能闯过去,就可以获取逆天的机缘与奇遇了。只不过,过程有些危险。我舍不得你冒险,所以,就没有去。”

    “阙大哥,你真傻。莲儿,值得你这么做么?”

    “莲儿,在我看来,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

    “阙大哥……你,你真是太好了。阙大哥,莲儿不想耽误你,我们一起去那处机缘之地吧。”

    “莲儿想去,我便陪莲儿去。”

    阙辛延心中很是满足,成就感难以形容。

    这种快意,甚至压下了他对于宗门毁灭的悲伤。

    他觉得,这是他人生最幸福、最快乐的日子。

    若是一直这样,就好了啊。

    可惜……

    希望,这次,不会太失望吧。

    阙辛延心思有些复杂。

    在这样一份心境之中,他带着乔莲儿走出烈焰荒域外围山洞,进入内部区域,沿途竟是极其顺利。

    只不过,当他无比顺利的来到镇魂碑面前之后,却发现,镇魂碑区域,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静坐参悟。

    那个人,在镇魂碑更里面一些,而镇魂碑里面,显然是察觉不到外面的一切的。

    所以,阙辛延二人尽管在外面弄出的动静很大,却也没有引起那人的注意。

    “嗯?那好像是……诸葛青尘玄师。”

    忽然间,乔莲儿惊喜的道。

    但很快,她便收敛了脸上的惊喜之色,眼中,波光流转。

    下一刻,她笑靥如花,主动靠近了阙辛延,刚准备说话,阙辛延却忽然浑身一震,双眼仿佛生出了一缕淡淡的绿光。

    那一刻,阙辛延看向乔莲儿的眼神,完全的发生了变化。

    他就像是忽然间换了一个人一样,竟是抬手一把抓住了乔莲儿的胳膊,然后将她拉入了他的怀中。

    手段不仅非常的直接,还非常的粗鲁,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

    乔莲儿的胳膊,感觉都像是要被捏断了一样,顿时,她心中立刻生出了滔天的杀意。

    这只卑贱的臭肥猪,想做什么?原形毕露了吗?

    她心中不忿,脸上却显出了委屈的神色,同时有些嗔怒的道:“阙大哥,你干什么?你要做什么?”

    阙辛延却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他嘿嘿怪笑着,搂着乔莲儿的后背,将她按压在怀里,眯着眼道:“男人在这种时候想要干什么,莫非你不懂?”

    乔莲儿用力挣扎,挣脱出了他的怀抱,大声道:“阙大哥,我当你是大哥,想不到你竟是这种人!你,你难道也相信了那些传言,认为我是那种趋炎附势、为了利益而愿意出卖自己的人吗?”

    阙辛延大笑道:“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想变强的话,我可以帮你——镇魂碑的机缘,你要不要?”

    乔莲儿心中一凛,以为自己被阙辛延摸透了,所以也就抛却了本源的矜持,叹道:“修行一途,何其艰难,谁又不是为了变强呢。若不是为了变强,我,我又岂会愿意那般糟践自己……”

    说着,乔莲儿眼睛都红了,似非常的委屈。

    阙辛延闻言,大笑道:“你若有这般觉悟,想要变得更强,那就好办多了。”

    说着,他再次靠近乔莲儿,并牵起乔莲儿的小手。

    乔莲儿却直接甩开了他的手,冷声道:“我虽想要变强,却也不是什么人都选的!”

    阙辛延闻言,脸色一沉,道:“你想要选什么人?那种特殊体质的天骄,还是那种虚有其表的小白脸废物?”

    乔莲儿冷笑道:“什么天骄,什么虚有其表的废物,那些人,我见的多了。我想要选的,必须得是一等一的真男人!”

    阙辛延闻言,哈哈大笑道:“一等一的真男人?那还选什么,我就是!”

    乔莲儿嗤笑道:“是吗?你是如何一等一的真男人了?在我眼中,在我心里,但凡一等一的真男人,必定会对女人言听计从,卑躬屈膝,甚至愿意在面对生死危机之时主动的跳出来承担。

    这,你能做得到吗?”

    阙辛延道:“我当然可以做得到,之前,难道不是一直在这么做吗?”

    乔莲儿道:“是,但还不够。”

    阙辛延道:“对,确实还不够,还差点儿动作。”

    说着,阙辛延再次伸手,将乔莲儿拉入怀中,上下其手,恣意妄为。

    乔莲儿浑身如被麻痹了一般,竟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阙辛延各种轻薄。

    她虽不甚在意,却仍忍不住恶心——更恶心的是,她担心阙辛延真的对她做什么,一旦如此,她的功法,被对方的体质完克,弄不好,她就要被吸成干尸了!

    要是那样,简直是令人绝望——她张腿十多年,为的就是变强,结果,今次就要给人作嫁衣了?

    这是绝不能忍的!

    她心中的念头闪烁,脸上却表现出了羞愤欲绝的神色,同时浑身放松,如死尸一样,一动也不动,只是冷声道:“你实力强,厉害,想要轻薄我,易如反掌,我也反抗不了!

    但,一个真正的、一等一的男人,只会让女人心甘情愿的主动伺候他,而不是靠用强去达成目的!

    阙大哥,亏我还当你是大哥,还对你有孺慕之情,还认为你有几分男子气概,却不想,你竟是如此下作!

    行吧,来吧,反正这种事情,也用不了多久,我就当是被狗蹭了一下。”

    阙辛延喘着气,手上的动作却陡然停了。

    他脸色很是难看,道:“到底如何,才是一等一的男人?到底如何,你才心甘情愿?你说条件吧!”

    乔莲儿犹豫了片刻,随即眼波流动,道:“你看你的脸圆滚滚的,我看着就想抽你几下,你若真心待我好,让我抽几下可好?我听说,男人对尊严看得都很重。而但凡是一等一的男人,就一定会心甘情愿让女人抽他们的脸,践踏他们的尊严!

    我觉得,那样,才是真爱,才值得我心甘情愿的托付一生。”

    阙辛延神色有些阴晴不定,他深深看了乔莲儿一眼,道:“抽几下?”

    “三下?”

    “两下?”

    “那就一下,就一下,我想看看,你是否愿意为我放弃尊严!不愿意,那你就用强吧,反正,如果那样,我会表现得像是个死人一样,我不相信,你会觉得有乐趣。”

    阙辛延道:“好,我让你抽一下,到时候,你让我抽无数下。”

    乔莲儿闻言,娇嗔的、风情万种的白了阙辛延一眼。

    然后,阙辛延果真站在那里不动,也不防备,道:“来吧!抽我脸,践踏我的尊严,看看我对你是不是真心的!”

    乔莲儿伸手,轻轻的放在了阙辛延的脸上,温柔的摸了摸,然后轻轻抬起,轻轻的抽了下去。

    在阙辛延放松警惕的刹那,乔莲儿的手,陡然化作一只魔爪,瞬间从阙辛延的脸上穿了进去,并一把撕开了脸颊的骨头,刺入阙辛延的脑袋里,将他脑袋里的一道幽魂,直接抓在了手中。

    阙辛延浑身巨震,眼中的绿光剧烈的颤栗,近乎崩溃。

    而这时候,乔莲儿忍不住笑了。

    她不笑的时候,还显得有些清冷,虽略显妩媚妖娆,却也有些木讷,并不光彩灼目。

    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却是真正的活色生香,妖娆绝美,魅力无双,风情万种,令人迷醉。

    阙辛延眼中的绿光如炽,像是要冒出火来一样,但是此时,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不愧是一等一的男人,莲儿很佩服阙大哥呢!”

    乔莲儿笑嘻嘻的说着,随即又道:“其实阙大哥也不必生气,因为莲儿这般手段,从来没有失败过。

    毕竟,在任何男人面前,小鸟依人的乖巧绝美女人,往往都无往而不利。

    而他们,往往也会急于表现出自己男人的一面,然后,被我镇压,被我采补,被我活生生的炼死。

    阙大哥,你知道吗?其实我知道你已经有问题了,就像是酒壮人胆,你自身出了问题,却反而暴露了心里的变态想法?

    你这些想法,和那些臭男人、贱男人的想法,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我太了解,太知道了。

    但,他们有资格啊!你阙辛延,算什么东西?卑贱如狗,卑微如尘,你有什么资格啊?

    你又丑又蠢,又无能又废,还偏偏生得一身恶心的灵体,令人作呕!

    这么多年,我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

    是不是在你心中,我格外的清纯啊?

    不好意思,被我睡过的年轻俊彦,已经有足足六千七百余人了。”

    乔莲儿自顾自的说着,同时手中的魔爪猛的用力,一举爆掉了阙辛延的脑袋。

    接着,她将阙辛延的乾坤戒指收了起来,并直接打开了乾坤戒指。

    “咦?”

    “竟是一颗灵级9星的悟道丹!”

    “这该死的贱男人,还说对我怎么好,自己留下这样一颗顶级的丹药?!”

    乔莲儿脸色很是难看。

    随即,他看了看阙辛延的尸体,当即祭出一面黑旗,朝着阙辛延的尸体一插。

    “呲呲——”

    瞬间,大量的黑火弥漫而出,阙辛延的尸体和人头,即刻便熊熊燃烧,化作飞灰了。

    乔莲儿收回黑旗,感应了一下,脸色更是难看了。

    “太弱了,太废了,连一成的魂力都没有增长,这阙辛延,真是中看不中用!”

    “废物,废物一个!”

    乔莲儿连连喝骂了两声,随即秀眉蹙起,接着,她不再多想,当即将那悟道丹取出,吞服了下去。

    这一颗丹药吞服下去,她浑身立刻开始燥热了起来。

    “啊——”

    乔莲儿当场就迷失了。

    而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团绿火。

    绿火中,阙辛延的身影,陡然之间凝聚了出来。

    乔莲儿瞪大了眼睛,完全的难以置信。

    阙辛延抬手,将一张人形的、爆了头的、已经烧成劫灰的符纸弹了出去。

    随即,才淡淡道:“莲儿,你太让我失望了。其实,我这只卑贱的狗,也许一辈子,都无法醒悟。

    可,多亏了苏大师,赐予了我一杯九耀问心茶,一杯茶,问明白了我阙辛延的内心!”

    “而这一次,只是一场考验,你,却没有通过呢。

    原本,你若是通过了,哪怕你被千人睡,万人骑,于我这种卑贱之人而言,那也是能接受的。

    我会带你变强,带你机缘遍地,问鼎天下。

    可惜,可惜。”

    “世人都可以活得那么高贵,而我阙辛延,凭什么要活得那么低贱呢?我的天赋是何其的逆天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卑微呢?”

    “乔莲儿,抱歉,这一次,我真的要崛起了。”

    “你被人骑乘的命运,从今,也可以改变了。安心的去吧,这一次,我会让你好好舒服一番,直到——死去。”

    “相信,你很快可以感受到,被你采补的那些人,临死前的那份心情。”

    “我想,看着你在我胯下变成干尸,那一定会是非常美妙的场景。”

    阙辛延的话,甚至还没有说完,乔莲儿就彻底迷失,主动纠缠了过来。

    然后。

    ……

    乔莲儿死了。

    彻底的化作了干尸。

    阙辛延,却一举蜕变,自金丹境六重,一举蜕变元婴成功。

    非但如此,他的阴土灵体,也已经蜕变成了极其逆天的‘玄阴灵体’,此种体质,乃是极道至阴的体质。

    至阴生阳,以至于,任何女人,一旦被阙辛延采补,对方的所有精气神,就会被他吞噬吸纳。

    他的实力,就可以继续突飞猛进!

    “我的机缘,果然在这里!”

    “苏大师,你真的太神奇了,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要不,就勉为其难,将你采补了吧!”

    “虽然你是个男人,但颜值颇为不俗,我就勉强忍一忍。”

    “想来,一旦将你采补,我的收获,将会无比逆天吧!”

    “到时候,你便再也无法威胁到‘主上’了。”

    “现在,我还需要继续蛰伏,不过,快了,快了……”

    阙辛延心中喃喃,他的眼中,绿光甚至逐渐凝聚出了殒魂茶罐的虚影。

    ……

    乌璃镇,溧河村。

    所有的收割,已经完成。

    孙成峰化作的妖岚,终于即将‘大功告成’了。

    这时候,隐藏在虚空中的华凌殇,终于出手了。

    “轰隆隆——”

    他一出手,手段便如惊雷动九天,气势万钧!

    妖岚虽不是正常的妖岚,却也绝不含糊。

    它立刻冲天而起,和华凌殇,正面对战了起来。

    这一战,打得惊天动地,风卷云残,日月无光。

    激烈的碰撞之后,妖岚终究棋差一招,被华凌殇当场镇压,并一举蚕食。

    华凌殇当场发生了蜕变,并引来了一场浩荡的天劫。

    这场天劫,并不是特别强,所以,华凌殇很轻易的撑了过去。

    随后,华凌殇对于这般结果,相当满意。

    于是,他便御空,远遁而去,准备回华氏古族祖地。

    当他离开之后,云易梵看了看他的炼魂幡上的印记,脸上露出了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

    另一边,荒芜的落霞荒山之下,云青萱找到了隐匿的清霜(妖岚),并直接祭出了殒魂茶罐。

    清霜原本还想反抗,但被殒魂茶罐一照,顿时便丧失了反抗之力,然后,非常老实听话的被当场镇压了。

    云青萱没有第一时间镇死清霜,反而当即传讯了出去。

    片刻后,云易梵的身影,出现在了此地。

    他刚准备和云青萱交流,忽然,眼瞳一缩,目光一凝,直接锁定了虚空中的苏离。

    “嗯?这是云仙子的见面礼么?不错,这个见面礼,本皇非常满意!就笑纳了!”

    云易梵说着,大手一伸,化作擎天巨手,猛的朝着苏离和其所在的幻灵舟,抓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