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龙皇〕〔都市无敌神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玄浑道章〕〔北雄〕〔春回大明朝〕〔仙尊归来〕〔修罗丹神〕〔鉴宝黄金指〕〔重生世纪之交〕〔怪物乐园〕〔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重生都市仙帝〕〔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60章 冷云裳求欢,云青萱惨死![万字章节]
    第060章冷云裳求欢,云青萱惨死!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

    曲径通幽的神秘坐忘峰内,华氏古族祖祠禁地藏匿于迷雾般的守护禁阵之中。

    禁地之内,巨大的九窍石胎高达十余米,宽近四米,如战神临尘,矗立于洞天之中。

    石胎是一个无比俊逸超凡的白发白眉青年男子,其浑身骨骼、肌肉,皆晶莹剔透,上面弥漫着神秘的道纹气息。

    九窍石胎下,华紫嫣、华云霄两人静静的盘坐着。

    便在此时,巨大的九窍石胎身上,九窍开始通灵,一缕缕的神秘符文流转了起来,大量的灰色云雾,开始于它的体内弥漫。

    很快,这九窍石胎,就彷佛化作了一尊白色的糯种翡翠石胎一般,虽依然晶莹,却已经不再剔透。

    九窍石胎之中,也渐渐开始充溢出了一缕缕的生机之力。

    这一缕生机之力,开始衍化的时候,恰恰,也是其中的一道空间阵法激活的时候。

    可惜,九窍石胎太过于巨大,因而,其中微弱的动静,无论是‘华紫嫣’还是华云霄,都没有任何察觉。

    炼魂幡从中显化出来的时候,苏离便已经被一层无形的力量束缚着,并静静的释放了出来。

    然后,通过这一层无形的力量,苏离发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等等,都和九窍石胎,形成了一丝很神奇的联系。

    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苏离在九窍石胎之中,可以无比清晰的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而他眼中所见,也同样是炼魂幡所见。

    炼魂幡中的另外一边,已经被采补得彻底‘死去’的孙成峰,此时也终于的恢复了过来。

    殒魂茶罐的‘殒魂’之力,几乎就是不死不灭之力,留下了一缕魔魂,其余的情况再糟糕,只要殒魂茶罐不灭,只要有原本的精气魂残留,就有办法复苏。

    只不过,这种复苏,付出的代价很大。

    “冷云裳,你的玄阴圣魂本源,未免也太强大了吧?如此说来,你才是真正的玄阴圣体啊!”

    孙成峰看向冷云裳的眼神,多了一些别的意味。

    冷云裳不以为意,道:“这不是体质,而是圣魂!而且,还是第二魂——殒寂之魂!明白了吗?”

    孙成峰道:“第二魂,又如何?”

    冷云裳冷冷的扫了孙成峰一眼,让孙成峰本能的打了个寒颤。

    冷云裳道:“第二魂,代表我是有资格和你主上平等交流的——即便不平等,也不会太差,地位,是要远远比你高的!所以,你的任何大胆的想法,最好收敛起来,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弄死你!

    莫非,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不死不灭?”

    孙成峰闻言,心里顿时有些不痛快,但是却也隐约感觉到,这种状态下的冷云裳,怕是和疯子无疑了。

    他沉思了片刻,像是在感应什么。

    片刻之后,他眼中一道道的绿光浮现,接着,他脸上,也呈现出了几分骇然之色。

    下一刻,他的眼神恢复清明,随即,他立刻跪在了冷云裳的面前,恭敬的道:“冷师姐,我错了。”

    冷云裳戏谑道:“错了?哪里错了?”

    孙成峰立刻磕头如捣蒜:“冷师姐,师弟哪里都错了。”

    冷云裳淡淡的扫了孙成峰一眼,平静的道:“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开始,灵魂方面的能力,就非常强大。而这种强大,在七岁的时候,达到了极致。

    而那一次,我父亲因为修炼一种很邪恶的功法,而杀死了我母亲。

    然后,他意外发现了我的灵魂的‘玄阴圣魂’秘密,当时,他便要对我动手,想要利用灵魂来采补我。

    不过,那一次我在极度害怕之中,灵魂复苏了,那就是第二魂——殒寂之魂。

    然后,我当场杀死了我的父亲,并将他活生生的炼死了。

    然后,我埋葬了母亲,并一个人守着母亲的坟墓,呆了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之后,我的殒寂之魂重新陷入沉睡,而我,也忘记了这一段过往。

    可是,上一次,那一杯九耀问心茶,却不仅唤醒了过去的记忆,也唤醒了我沉睡的殒寂之魂。

    正是如此,这一次,我才可以不用被收割。

    只不过,你的主上,也未免太过于霸道了!”

    冷云裳说着,又道:“此间事了,我会悄然离开,不参与你们的纷争。当然,如果你们想要更多的东西,比如说炼死我,或者是针对我动手——那么,不好意思,咱们就只能两败俱伤了——你们可以认为我是在夸大其词。”

    孙成峰立刻摇头,道:“不,主上说了,你有这样的潜力,甚至是能力——只不过,你确定要让殒寂之魂、让那玄阴圣魂占主导意识么?那样的你,还是你吗?”

    冷云裳道:“那样的我,至少一部分还是我。可若是不那么做,我就彻底不是我了,不是吗?所以,你们不用试探了,这一点上,不存在什么布局与算计,没必要——有路走我就走,没路走,我随时都可以让殒寂之魂主宰我的意志。

    所以,你们要是针对,就只能两败俱伤!”

    孙成峰沉吟道:“那好,那,我们此间事了,井水不犯河水!但关键时刻,你也要出力,这一局,主上说,刚开始!”

    冷云裳道:“你觉得我没出力?没出力你现在还有机会与我说话么?孙成峰,你想尽心尽力当狗,我无所谓,但不要说一些挑衅我耐性的话,我不是那废物苏离,我若是被挑衅到,我是会不顾一切直接动手的!哪怕,当时就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孙成峰闻言,呼吸一滞,同时心中立刻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

    他顿时明白,如果他继续试探,抑或者继续挑衅什么,绝对会被当场吊打,甚至抹杀。

    别人没这本事,甚至会顾虑什么殒魂茶罐,但是,显然,冷云裳是不太顾虑的。

    沐雨兮忽然站了起来,提醒道:“你们说话便说,不要提及苏大师行么?他怎么就废物了?他不过只是一个有些推衍能力的普通人而已,只是一个才十八岁的少年而已。”

    冷云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想做什么,现在我虽已不想劝你,但,你这么做,一定是不值的!

    苏离这种人,他不配、也不值得你的任何付出!”

    沐雨兮道:“就因为他看着你动手取肋骨而没有阻止吗?那我没有阻止,我也算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冷云裳道:“就这种人,你还为他开脱?我一直以为,你和我是一种人,抱歉,我错了!”

    沐雨兮道:“开脱?你不是他,你也根本不知道他心中怎么想——就像是别人看待你一样!你杀了你父亲,确实是有你的理由,也确实是你父亲禽兽不如,确实该死!

    但,不知真相的人知道,你冷云裳,杀死了你父亲,然后,你变强了!那么,你背负上的名声就是‘杀父证道’!

    这种事情,在修行界,比比皆是。

    每一个修行者,都有或者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

    你冷云裳,可以宽容自己,却容不下一个在元婴级强者面前没有为母亲出头的普通人?不值得?那什么又是值得?

    他若当时真站出来据理力争,反抗,那,才是真的不值得!

    死,远远比活着容易,这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

    沐雨兮说着,又道:“还有,因为这件事,你若要与我绝交,那便绝交。你,已经不是你了,但是,我,还是那个我。”

    冷云裳轻哼了一声:“你继续,便只有死路一条!”

    沐雨兮道:“我愿意,以我的死,来成全他,这,便是我的宿命!”

    “哈,哈哈哈哈哈。成全他?恐怕最终,还不知道会成全的是谁了——但,无论成全的是谁,都,绝不可能是他!”

    冷云裳说着,又摇了摇头,道:“拥有这样的推衍能力,还是普通人?连这其中的机缘也无法堪破么?便连殒魂茶罐之主宰,也只是被动应劫而已!”

    沐雨兮道:“无论你说什么,我心意已决,绝不会改。剩下的,便让时间去证明吧!”

    冷云裳道:“冥顽不灵。”

    沐雨兮道:“你,果真已经不是你了。”

    冷云裳轻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很快,现场再次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孙成峰有些压抑,沉声道:“你们说,这一次,是华紫嫣先遭遇厄难,还是那华云霄,抑或者,是关在我们外层的那位苏离苏大师先被弄死啊?”

    沐雨兮和冷云裳闻言,皆同时回头,眼神十分冷冽的盯着孙成峰。

    孙成峰顿时只觉亡魂大冒——我,我又没说什么,你们这么凶巴巴、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看着我做什么?

    “闭嘴!”

    “住口!”

    沐雨兮和冷云裳几乎一前一后的呵斥道。

    然后,孙成峰老实了起来——果然,先前哪怕是吵得再凶,似乎,两人对于苏离的看重程度,都极高。

    孙成峰完全是一脸懵逼。

    冷云裳又沉默了半晌,随即目光凝视着外面已经开始即将参悟完成的华紫嫣,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再次开口,柔声道:“沐师姐,我们年龄相差无几,而且你的体质,与我的灵魂,你不觉得,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沐雨兮一点都不奇怪冷云裳的表现,闻言只是淡淡的道:“你可以死心了!我这一生,心付一人!”

    冷云裳道:“你若是失败了,而他也没有挣扎之力的话,我会想办法保下他!不过,我也会对他动手,拿走不属于他的那些东西。我说过了,无论最后你成就了谁,都成就不了他——他,不值!”

    沐雨兮只是平静的看了冷云裳一眼,没有再多解释。

    冷云裳又道:“到时候,你放心,如果他真的能侥幸活下来,我会废掉他的天机能力,在给他找一名妙龄少女当妻子,让他安心的当个普通人过完这辈子。这,岂非比被人炼死或者夺舍,更加幸福?”

    沐雨兮依然没有说话。

    冷云裳见状,也就不再多说,只是神色更显冷漠,更显烦躁。

    ……

    炼魂幡中,苏离看着那足足19万的天机值,心情虽激动,却依然非常的镇定。

    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当场购买《玄心奥妙诀》然后再刷新几次系统商品了。

    可是,他却忍住了。

    眼下并不是时候,一旦融合《玄心奥妙诀》出了异常,导致炼魂幡发生异变,破坏了整个计划,一切就都不好办了。

    他只有在这个局顺利的进行的时候,才有足够的把握进行引导、牵引,可若是直接脱离布局,那么,他对未来,便一无所知。

    到时候,任何场面,他都无法控制。

    沉思之间,苏离当下利用系统,将华紫嫣锁定,然后扫了一眼他的人生档案系统。

    那一刻,苏离整个人,都差点懵逼了!

    华紫嫣,竟是冯芊芊取代的?

    而且,查看其过去的经历,苏离又一次察觉到了殒魂茶罐那逆天的‘幕后黑手’的恐怖手段。

    他心里一番思量之后,隐约看清,在这一次的布局之后,还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应该和七彩水晶棺中的穆清雅,有所牵连。

    也就是说,这件事,仅仅只是掀起了冰山一角!

    突然间,苏离有些担心——一旦这一次,公乘天晟不出手,那会如何?

    ……

    “呼——”

    在苏离沉思之中,华紫嫣完成了最后一步对于九窍石胎的感悟,随后,默默的闭上眼睛,完成那一步的悟道。

    九窍石胎上,流光溢彩闪烁着,整个石胎,仿佛更加的出神入化了。

    同时,一缕缕的道痕,仿佛完全的活过来了一样,开始在石胎的身上游动了起来。

    这一幕,十分的惊艳。

    华紫嫣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凝聚出自身的元婴,并开始去感悟那些道痕。

    可,就在此时,禁地之外,华凌殇和诸葛无为两人,已经到来。

    “嫣儿。”

    华凌殇神色慈祥,笑容满面。

    华紫嫣睁开眼,随即立刻露出了欣喜之色,亲昵的道:“老祖,您来了。”

    “嗯,你快蜕变有成了,走,老祖带你去禁地深处悟道,加以巩固。剩下的,让你父亲感悟就行了,这样,他刚好可以蜕变元婴成功。”

    华凌殇笑道。

    华云霄闻言,当即也满脸欣慰,先是感谢了老祖的栽培,然后才苦口婆心的道:“嫣儿,这次,是你的天大机缘,禁地悟道的机会十分难得,尤为珍贵,你一定要用心感悟啊。”

    “父亲放心,嫣儿省得。”

    华紫嫣柔声道。

    随后,华紫嫣便被华凌霄和诸葛无为一起带走了。

    而华云霄,则准备开始蜕变元婴。

    在盘坐下来之后,他想起了诸葛无为灵师的提醒,将天机圣玉激活了出来,以防止有未知的危机干扰。

    天机圣玉,便在此时,开始释放天机之力,将四方的能量,开始尽数屏蔽。

    便在这时候,炼魂幡忽然轻轻一震,云易梵一行人,忽然全部都出现在了苏离的身边——也就是,炼魂幡原本的‘内层空间’。

    而通过这一点,苏离已经确定,炼魂幡有两层空间,眼下的内层空间,实则是外层,真正的内层,应该是冷云裳三人所存在的空间。

    而那个空间里的一切,他都无法查看档案。

    “不是说取代我吗?怎么,你们都过来了?”

    苏离装作有些不愉的问道。

    “取代你去动手,然后,你看着不就行了?这等盛况,不亲眼看到,如何死得瞑目,对吧?”

    云易梵嘿嘿怪笑道。

    苏离道:“云皇主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云易梵哈哈大笑道:“还以为苏大师会被吓到,果然,真有本事的人,遇事一点儿都不慌。”

    云易梵的心情,显然极好。

    因为,一切都顺利的进行了,而且,所有的隐患,他都已经拔除!

    更遑论,他背后的那位师尊,还在等着他的最终结果呢。

    而知道他部分来历的郑天印、王闻远,是绝不敢对他有丝毫的冒犯之心的!

    至于一些小心思,云易梵知道,却也从来都不会当回事。

    以王闻远、郑天印等人的能力和实力而言,没点儿小心思,那,反而不正常了。

    “苏大师,现在,不如为本皇主推衍一番,看看本皇主的气运命格如何?”

    云易梵笑道。

    苏离早就知道,他的命格是即将殒落,但是此时,却摇了摇头,道:“算不出来了,我已经入局了,算出来的,也是被天道所紊乱的天机幻象,徒耗心神罢了。”

    苏离说着,为了狂赚天机值,他还是在脑海之中给此人卜了一卦——结果,一如既往的那么喜人,大凶之卦。

    反正,死路一条,没希望了。

    这对于苏离而言,自然就是大喜之卦了。

    毕竟,幸灾乐祸这种事情,苏离现在是最喜欢的。

    他终究还是变成了他曾经很讨厌的那种小人。

    但,他偏偏觉得,这般滋味,很是不错。

    “哈哈哈,苏大师谦虚了。不过,本皇从小到大,诸多天机大师都言说,本皇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可惜,说这些话的天机大师,如今坟头长的大树都几百米高了,但本皇,还依然逍遥如意,福寿无疆。

    若如此便是命比纸薄,那,便让这种纸,再薄一些吧!”

    云易梵确实是飘了。

    或者说,他故意营造一种,他已经飘了的错觉——哪怕,他此时的心里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可,自欺欺人这种手段,到了金丹境的天骄修行者,基本都是人手必备的本事了。

    所以,真以为他飘了,而看轻他——那么,恭喜,下一秒,很可能在你转身的时候,就会被他一击必杀!

    因为,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榨干了。

    所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不外如是。

    苏离谄媚道:“云皇主,乃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之帝皇大象,所谓大象无形,因而看起来命比纸薄。”

    苏离这话,说得云易梵表情一滞,随即顿时舒服到了骨子里。

    他知道这是讨好,是在拍马屁,但,他爱听这种话!

    因为,没有任何修行者会嫌弃这种拥有道韵、灵性而气势十足的马屁!

    特别是,当说这话的人,乃是一等一的天机妖孽天骄的时候。

    “你很会来事,好了,接下来看好了!这是一场真正的厮杀,惨烈的厮杀,但,我一定会成功!”

    华云霄看了郑天印、王闻远一眼。

    这两人,一直冷眼看着苏离拍马***瞳深处,充斥着轻蔑、讥讽神色。

    这种轻蔑桀骜的姿态,没有特别明显表现出来,但是也没有刻意遮掩,完全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

    清霜和云青萱,则一直静静的观看着,倒是难得的安静。

    “时间快到了。”

    云易梵正色道。

    他说完这句话,整个炼魂幡里的环境,忽然变得静谧而压抑了起来。

    哪怕是之前飘飘然、自认为运筹帷幄的云易梵,也没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华云霄的元婴,吸纳了所有的九窍灵胎的道痕气息,元婴一举极致蜕变,并如升华一般,绽放出了无比灼目的色彩。

    而就在此时,他自我抹杀的记忆,竟是忽然之间恢复了。

    他的眼瞳深处,一抹抹幽暗的绿光,弥漫了出来,极速的侵蚀着他的大脑。

    那一抹抹的绿色食脑虫般的绿条,极速的窜入他的灵魂之中,他的身体僵硬了刹那,然后,云易梵杀了出来。

    与此同时,炼魂幡猛然从九窍石胎内化作血光,冲了出来。

    孙成峰本能的再次冲出,结合炼魂幡化作绝世凶魔,笼罩了整个九窍石胎,朝着华云霄的元婴,一口鲸吞了过去。

    所有的变化,都在刹那之间发生。

    华云霄的实力,本是比云易梵强的,但是这般偷袭之下,再加上华云霄其实已经心存死志,偏偏,不想反抗的他瞬间就被殒魂茶罐的魔魂侵蚀了灵魂。

    以至于,云易梵这一击,前所未有的成功。

    刹那之间,云易梵直接吞噬了华云霄的元婴不说,他杀出的绝杀嗜血杀道,更是一击,将就华云霄的眉心洞穿,钉死在了九窍石胎上。

    “噗——”

    片刻之后,华云霄眉心被血光洞穿的声音,才传递而出。

    而偏偏,这一幕,被天机圣玉锁住,以至于,没有任何声音、能量动荡,传递到外面去。

    华云霄双眼睁得大大的,眼瞳之中,还在努力的营造出很震惊、很难以置信的眼神来。

    这种眼神,可以欺骗所有人,却唯独,欺骗不了苏离。

    因为人生档案看透了冯芊芊,所以,华紫嫣让华云霄替死、华云霄心灰意冷的一系列经历,他都知道了。

    从这一点出发,他看到了这最后一刻,华云霄还如此维系华紫嫣的这种父爱的悲哀。

    “苍天无眼!”

    “这种世界,有存在的必要吗?”

    “为什么,修行者会如此狠毒,如此心黑!”

    “为什么?”

    “难道,人之初,真的性本恶吗?”

    “这些修行者,全部都是这个世界的蛀虫、毒虫啊!”

    苏离有一刹那的迷茫了,但,他很快还是恢复了镇定,心性,也更加的冷毅了。

    华云霄死了,哪怕是死,死前恢复了记忆,哪怕是死不瞑目,还在格外努力的演戏。

    他拼尽了所有的潜力,凝练了最完美的元婴,却最终,成全了云易梵。

    接下来,华云霄的元婴被活生生的祭炼之后,云易梵当场夺魂炼魄,将华云霄活生生的炼成了劫灰。

    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华皇主,就这样,一缕缕的化作了劫灰。

    而原本存在于劫灰之中的那一缕缕冥冥绿气,却也逐渐的没入了云易梵的元婴、灵魂之中。

    这般过程,云易梵没有丝毫的察觉——因为他的进步,实在是太大、太逆天了!

    他又岂会知道,因为殒魂茶罐的存在,这种殒魂魔气,对于自身潜能的开发、实力的提升,是有着极为逆天的效果的。

    可惜,云易梵被无尽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根本不知道,他的潜力远远没有那么高,这一次的收获,也远远不足以让他提升如此巨大。

    “好,真好,终于成功了!”

    云易梵忽然开口,说出了一句听起来很像是废话的废话。

    但是,当这句话出现之后,郑天印和王闻远,以及清霜,忽然之间,对云青萱动手了。

    那一刹那,天枢秘术,黑白双术,以及清霜的清霜圣剑,全部锁定了云青萱。

    云青萱刚释放出殒魂茶罐,就被天枢秘术震住,然后被清霜圣剑斩断了一只手臂。

    殒魂茶罐掉落在了地上,然后被郑天印一把抢在了手中。

    “咻——”

    数道身影显化,郑天印一手按住云青萱的肩膀,往地上一压。

    “喀嚓——”

    云青萱的双膝直接碎裂,被活生生的按着跪在了地上,跪在了云易梵的面前。

    “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投靠我的吗?其实,从头到尾,我都只是在利用你而已。”

    云易梵气势雄浑,炼死了华云霄之后,他各方面的能力,突飞猛进。

    此时,他实在是意气风发之极。

    显然,到了这一步,他似乎连华凌殇和那诸葛无为,都不害怕了。

    云青萱屈辱的咬着银牙,双眼没有看向云易梵,反而死死盯着郑天印和王闻远,恨声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我?你们不是答应,与我一起对付他的么?”

    王闻远嗤笑一声,道:“好处呢?就你许诺的那些好处么?还是你真以为,只有你可以参悟出殒魂茶罐的秘密?

    这殒魂茶罐,只是在你的手中的时间长一些而已,其有任何秘密,等我们炼死你,抽魂炼魄,该知道的,终究还是会知道。

    当然,你也可以提前自我化道,这样,倒是无法让我们窥视更多的秘密了。”

    郑天印笑道:“良禽择木而栖,区区圣器,就想让我们背叛皇主?你可知道,皇主背后的存在,是多么的强大?我们对皇主,有的只是彻底的忠心,以及延绵不绝的敬仰。”

    云青萱娇躯颤栗,浑身哆嗦着,脸色极其惨白。

    下一刻,她猛的祭出了锁魂塔。

    只是,这锁魂塔一出,清霜忽然间便窜了出来,清霜剑直接斩出一片冰霜之力,当场,竟是将锁魂塔冰封住了。

    云青萱彻底呆在了原地。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云青萱,你才几岁啊,还想和我云易梵玩心机玩布局?你太不将我云易梵放在眼里了吧?

    你可知道,如我们这种修行者,活了上千年,心思多着呢!

    我们每走一步,都会将所有的可能性,都全部列出来,并一一想出应对之法。

    这所有的、大大小小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几百万的可能,齐头并进,时时刻刻都会顺应局势的变化而变化。

    而你,仅仅靠着那三两道的小小算计,也真敢豁出去啊?

    也对,毕竟,你报仇心切啊,这种救命稻草,终究还是要抓住的。

    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换个愚蠢点儿的人,说不定你就成功了!”

    云易梵说着,一步步走近了云青萱。

    云青萱,则双眸之中,一片恨意,一片死绝和怨毒。

    她将目光看向了苏离,似在寻求、恳求苏离的帮助。

    只不过,此时,炼魂幡中的孙成峰,已经如幽魂一般,飘到了苏离的身边,目光冷冷的锁定着他。

    似,但凡苏离有丝毫异动,就会被当场斩杀一般。

    “我拿到了玄阴圣体本源,如今再拿到你的三大灵体,你说,会是什么结果呢?”

    “到时候,我祭炼了这九窍石胎,化身九窍玲珑之心的绝世道体……合道华紫嫣,炼死华凌殇……”

    云易梵说着,又看了看天空中的天机圣玉,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云青萱心神颤栗。

    苏离心中也不由一凛——他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真相!

    云易梵背后的那个人,是谁?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云青萱默默的低下了头。

    这时候,郑天印同样踏步上前,就要一掌拍向云青萱的后脑,将她一掌拍死。

    “且慢。”

    云易梵说着,笑了笑,道:“本皇主亲自送她上路。”

    云易梵说着,又看了苏离一眼,道:“苏大师舍得吗?”

    苏离沉默半晌,道:“我说不舍得,云皇主会将她赠予我玩几天吗?”

    云易梵哈哈大笑,赞叹道:“苏大师,真男人!本皇主也是这么想的!”

    他说着,却看着云青萱眼中透出的那彻骨的恨意,笑道:“苏大师快看,这炽烈恨意的眼神,是多么的可爱。她眼神越是狠毒越是凶戾,我的身心,就越是舒爽!”

    苏离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神色略显落寞。

    云易梵再次笑了,然后,他一把抓向了云青萱的脖子,直接将她提了起来,手,开始伸向她的衣服。

    便在此时,原本在郑天印手中的殒魂茶罐罐口,忽然张开了,并猛的朝着云易梵喷出一道绿光。

    这一道光,速度是何其之快,其喷出来的时候,云易梵就中招了。

    云易梵底蕴充足,身上瞬间亮出七道金光,挡住了这一道绿光。

    可,不远处被冰封的锁魂塔,以及那冰霜之力,瞬间蔓延,冰封住了云易梵的金光!

    锁魂塔,也猛的激射过来,在云易梵的身前一震。

    云易梵的灵魂直接被定住了。

    随后,他的元婴像是被催眠了一样,自行的从眉心爬了出来。

    原本,四周极速被吞噬的精气魂能量,却在此时,全部被绿光环绕,并全部鲸吞到了殒魂茶罐里。

    “祭坛!”

    “血炼!”

    郑天印和王闻远忽然以天枢秘术联手。

    云青萱破碎的双膝瞬间恢复完好,断掉的手臂重新凝出,并忽然站起,右手一抓,锁魂塔顿时落入她的手中。

    “嗡——”

    她操控锁魂塔,衍化做铁锤大小,猛的朝着云易梵的双膝砸了过去。

    “噗——”

    云易梵双膝瞬间粉碎,当场跪在了云青萱的面前。

    云青萱左手一把捏住云易梵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就凭你?也配让我复仇?跳梁小丑般的东西!”

    “老东西,你老了,过时了,不行了!”

    云青萱的言语冰冷,话语一字一句。

    “行了,这等卑贱的东西,和他多说什么?!”

    “现在,该收尾了。”

    郑天印淡淡开口,随即又看了苏离一眼。

    这时候,他的眼神,以及王闻远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

    苏离立刻道:“我的价值很大,能帮你们把那穆清雅的血脉提出来,变成最强血脉,你们暂时还能用到。而且,我战斗能力很低,你们暂时也不用担心,对吧?”

    郑天印嗤笑一声,没多说什么。

    王闻远嘿嘿怪笑道:“怕死?也对,怕死就好办了。”

    他说着,随即结出了一个神秘的符印,传递了出去。

    很快,一个苏离原本想要见到的人,此时,终于出现了。

    他,也是云青萱极其想要见到的人。

    这个人,就是公乘天晟。

    苏离心中一动,当即锁定了‘公乘天晟’的人生档案。

    人生档案,锁定成功。

    同时,苏离当场打开了他的人生档案。

    经过这几次的使用,苏离发现,系统的能力,确实是变强了。

    因为,之前锁定妖岚的人生档案,都会被别人感应到,然后魂力顺着‘无线’跟过来,盯上他。

    而系统升级之后,无论是锁定华凌殇,还是锁定妖岚,清霜,都没有出现这种事情。

    此时,锁定公乘天晟,打开其人生档案之后,苏离看到了一个无比惊人的秘密!

    这个秘密,和他先前的推测的答案,完全一致。

    然后,他心中最大的疑惑,以及这所有的布局中诸多看起来很不对劲的弊端,忽然间,一下子,就彻底的被弥补圆满了。

    苏离的心思电转,却没有表现出来。

    公乘天晟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神色无悲无喜。

    “师尊!”

    “师尊!”

    公乘天晟刚显化出来,郑天印和王闻远立刻毕恭毕敬的躬身行礼。

    公乘天晟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算圆满,挺不错的。”

    说着,他一掌拍向了云易梵的脑袋,顿时,云易梵炼化的炼魂幡,直接从脑袋里飞了出来,非常自然的落在了公乘天晟的手中。

    接下来,炼魂幡当场反噬云易梵。

    云易梵浑身连连炸裂,灵魂,元婴,婴魂,以及所有的底蕴。

    在这一刻,尽数炸开。

    云易梵瞪大了眼,这一刻,他脑海之中还有着的大量绿气,仿佛忽然开启了他最大的潜能,以至于,让他如回光返照般,看清了这一路行来的点点滴滴。

    为什么,他可以知道华紫嫣的一切秘密?

    为什么,他可以精准的获知华云霄的诸多动向?

    为什么,他甚至能一次次的获得各种机缘奇遇?

    一切,都是他背后那个神秘的师尊!

    而那个神秘的师尊,就是——

    云易梵瞪大了眼,死死的盯着公乘天晟,最终,眼瞳彻底定格。

    “你在华氏古族,只是一条狗啊!还是一条疯狗、恶狗!华云霄将你养大,算是对你有抚养之恩啊,结果,恩重于山,你却恩将仇报!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种命格批判,呵呵。”

    公乘天晟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这时候,听到这句话的王闻远和郑天印,浑身一颤,额头上立刻冷汗涔涔。

    公乘天晟有所察觉,他神色淡漠的看了郑天印和王闻远一眼,忽然道:“你们,也想明白了吧?”

    王闻远和郑天印无比骇然,道:“弟子,弟子愚钝,什么都不明白。”

    公乘天晟笑了笑,道:“你们啊,就是太聪明了,也太自以为聪明了。糊涂一些,不好吗?竟然从一句简单的命格批判话语里,就获取了我的另外一个身份。

    不过,这另外的一个身份,还是要保密的啊。

    你们说,最好的保密方式,是什么呢?”

    公乘天晟说着,王闻远和郑天印浑身亡魂大冒,立刻鼓荡起天机之力,运转天枢秘术。

    可,这时候他们却骇然的发现,他们的天枢秘术,失灵了。

    “这种‘天枢秘术’,又有另外一个名字——天机种魂之术,我将此术传授给你们,你们拿命魂来修炼,修炼圆满了,我收回来,就是我们的了。你们,只是……种植灵术的‘粪土’罢了。

    不错,为师,正是诸葛春秋,也正是云易梵背后的那个强大存在,更是你们的师尊,公乘天晟。”

    “唉,人生,当真是寂寞如雪啊。”

    公乘天晟说着,双手瞬间延长,当即一拍。

    郑天印和王闻远双眼瞪圆,当场七窍炸开,血水喷散四方。

    “清霜。”

    “剑主。”

    “饮血吧。”

    公乘天晟炼化了郑天印和王闻远的灵魂,却将体魄、精血方面,遗留了下来。

    清霜化剑,萃取精血。

    清霜剑,变得更加强横,更加神异了。

    苏离默默的看着这一幕,时时刻刻准备迎接‘真虚体悟’经历完结。

    云青萱,则不由瞥了苏离一眼。

    苏离以眼神示意,让她放弃——别出手。

    因为,已经输了,输得极其彻底!

    可,云青萱却像是没看到一样,忽然,她在这一刻动手了。

    “轰——”

    刹那之间,云青萱燃烧一身精气魂,燃烧本命精血,引爆了所有的潜能!

    云青萱,极限爆发。

    无尽的血雾、绿气汹涌狂暴,形成毁灭的杀机,激活了殒魂茶罐的极道杀机。

    与此同时,锁魂塔,也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毁灭天地的圣道之力!

    “完了。”

    “云青萱也完了。”

    “未来,果然没变,只不过,真相比推衍的更残酷!”

    苏离心中凛然,却依然静静的看着。

    这会儿,极有可能,他随时都会会被波及而死去,然后,回到两天之前的那个下午,万漓圣地的废墟。

    但眼下,这一局怎么去破解,他已经没有了办法。

    因为,还有更多的事情、更多的变化,还没有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