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61章 刺杀公乘天晟,苏离显化神迹
    “轰——”

    天地猛然轰鸣,毁灭的气浪在虚空炸开,鲜红的血光崩裂。

    云青萱的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了公乘天晟的面前,并在瞬息之间,将所有的威能爆发了出来。

    那一刻,苏离只觉得他身前的虚空,直接炸裂了,崩碎了。

    无尽的乱石穿空而出,毁灭的劲气肆虐天地。

    这一击,完全超出了苏离的想象——因为,哪怕是前世里他看过的那些电视剧,都没有这么拍的。

    当真正切身体会到这种级别的战斗的时候,苏离才深深的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与悲哀。

    不说这些毁灭的劲气冲击,便是那炸响的声音,都足以将他活生生的震死——如果不是他提前将九星灵器级的风灵避尘甲穿在了身上的话!

    可,即便有九星灵器战甲的防御之力,那声音的穿透效果,依然炸得他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作响,耳膜像是都被震碎了。

    更可怕的是,虚空中,光影一闪。

    然后,苏离什么都没有看清,就听到一声闷哼声传出。

    那是公乘天晟的闷哼声——显然,他还是吃了点亏的。

    特别是,当苏离已经帮云青萱指出了公乘天晟的某些弱点的时候,这一击刺杀的效果,自然更好了。

    可惜,包括苏离也都没有想到,哪怕是通过人生档案信息里看到的未来,公乘天晟在云青萱面前暴露了好几处的弱点。

    可这一次,云青萱针对这些弱点攻击的时候,那六个弱点里,只有两个是真的,其余四个,竟然依然是假的。

    这,才是最可怕的!

    “噗——”

    虚空中的幻影忽然显化出了真身。

    随后,公乘天晟捂住胸口,口中喷出了一口血。

    只是,这一口血,竟是绿色的,这种绿,苏离很熟悉——竟是殒魂茶罐之中的那种魔魂绿气!

    苏离的眼瞳,微微一缩,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公乘天晟立刻有所察觉,接着淡淡扫了苏离一眼,神色冷然道:“没有想到,竟然是当年那个小丫头——公乘芸萱。”

    公乘天晟的语气很冷冽,显然,云青萱的这一击,让他已经认出了云青萱的真实身份。

    “咳咳——”

    云青萱的左手捂着肩膀——她的整个右肩,已经完全炸碎了,血肉模糊,右手也已经彻底的没了。

    显然,之前的交手,她虽成功,却付出了无比惨烈的代价。

    这一次,她也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恢复的能力了。

    “可恨,我早就知道你极其狡诈、擅长天机推衍,却完全没有想到,一向以魔魂为核心、修炼邪功的你,却同时也是天机正道之首——天机阁的总阁主!

    哈哈哈,不知道,真正的天机圣阁,天机楼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又会如何。

    还是说,天机圣阁,也和冥山府的天机阁一样,彻底的烂透了?”

    云青萱大口咳血,一字一句,话语说不出的讥讽。

    公乘天晟不以为意,淡然道:“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想恢复一些伤势,再给予我致命一击——但是,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说实话,我先前就算出,我可能有一劫,所以无比小心谨慎,留了一些底蕴。

    所以,哪怕,你现在将我真的杀死了,呵呵,我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因为,真正的本我,现在正在一个及其安全的地方。

    这一点,还真多亏了苏离这孩子了!

    唉,多好的孩子啊,若是不提前让我生出危机感应,我说不得这一次,还真的被你偷袭成功了。

    你知道,当时我第一想法是什么吗?

    这无数年的布局,我都打算放弃了。

    后来一想——我的真实身份,没有暴露啊,所以,我有什么弱点?

    这么一想,我就知道,如果我有危险,那么定然是我那几个破绽。

    于是,更好借助于云易梵这只忠心的恶犬,以及两个脑生反骨的弟子,来弥补掉我的一些破绽。

    只是,我也没有想到,你竟是有这等本事,洞悉我那最后的两处还没有修复的弱点——这,也是苏离做的吧?

    苏离,你不愧是穆清雅的孩子,哪怕是你母亲那般遭遇,你先天低能,竟是了能在推衍一途意外复苏第二魂,而且还是变异之魂,真是不错。”

    诸葛春秋这时候,一方面不仅挑拨离间,一句话——苏离的推衍提醒了他,让他变得谨慎,以至于让云青萱去怀疑、质疑他苏离!

    另外一方面,则是故意挤兑、嘲讽苏离,并说出一些秘密来,以表现他很了解苏离的秘密,让苏离心中对他有所求。

    苏离发现,服用潜龙丹之后,他总是能很精准的判断出别人说话的时候,露出的一些真正目的。

    正是如此,此时,苏离心中也不由寒意滋生。

    这诸葛春秋,真的是太可怕了。

    这种人,可能只要看他一眼,就能知道他心里在动什么心思。

    这修行者要都是这种级别的存在,那是真的没得混了。

    苏离这时候,甚至还十分怪异的想到了前世看的那些仙侠电视剧、,他忽然觉得,那些、电视剧里的主角,要是来到这个世界,真的活不过三天。

    这世界,这他妈太残酷太变态了!

    苏离愣着的时候,云青萱的眼神,果然变得怨毒了起来。

    之前她怨毒的目光对待云易梵的时候,那是演戏也是真的,估计,就是把云易梵当成了公乘天晟。

    而这时候,她不仅以这种眼神看公乘天晟,更是以这种眼神扫了苏离一眼——她甚至认为,那四个不是破绽的弱点位置,是苏离故意害她的!

    苏离,一定是害怕她杀死了公乘天晟,然后鸟尽弓藏,所以不让她尽全功!

    然后,云青萱忽然笑了。

    那种笑容,嘲讽,绝望,甚至,有些疯狂。

    公乘天晟笑了,这笑容,很温和。

    这时候,他还是公乘天晟,而并不是诸葛春秋,所以他身上以魔魂魔气为主。

    “轰——”

    便在此时,云青萱浑身燃起了鲜红的火焰,火焰之中,她如仙凰涅槃般,猛然冲向了公乘天晟。

    只不过,这一次,公乘天晟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当那一团火扑过来的出乎,他头顶,忽然窜出一只黑暗的婴儿。

    婴儿很黑,黑得若是黑夜里,就一定看不出其存在。

    婴儿忽然咧嘴一笑,那闪烁着幽光的黑暗双眼,和雪白刺眼的晶莹牙齿,都泛出了凌厉之极的寒光。

    “嘶——”

    婴儿的舌头伸出,仿佛发出蛇嘶的声音,接着婴儿的口猛的一吸。

    “噗——”

    云青萱身上的那一团火,顿时直接被吸了过来,所有的火云灵气本源,直接当场就被吸空了。

    “啊——”

    云青萱浑身巨震,血肉瞬间干枯了不少,原本满是鲜血、却依然俏美的脸上,立刻皮肤松弛、眼袋垂落,眼眸深陷了进去。

    那一刻,云青萱老了。

    她满头的、染血的黑发,根根开始变成了银丝。

    她明亮而充满恨意的双眼,也立刻变得浑浊而丧失了灵性。

    她修长的身体,瞬息之间佝偻了起来。

    云青萱,终究是被当场镇压了,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失去了殒魂茶罐和锁魂塔,云青萱还有什么?

    她实力确实强,而且很逆天,但是这些实力,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实力,而是活生生的催生出来的。

    别说是跨越境界对战公乘天晟,就是对战同等境界的,没有底牌,也是一招被秒杀的结局。

    越级杀敌?

    在这个世界,做做梦,是可以的。

    因为,比你境界高的人,那,就一定在某些方面比你牛逼。

    而这种牛逼,决定了,对战的时候,他这牛逼的一方面,可以当场秒杀你——无论你是多么天才多么逆天,都一样。

    “公乘芸萱,你能有一次针对我、重创我的机会,已经很荣幸了。毕竟,这么多年,我诸葛春秋……哦,现在是公乘天晟——这么多年,我公乘天晟,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差点儿危及灵魂本源的伤势呢。

    可惜,可惜你还是若了一些。

    若是你再强大一些的话,说不得,你就成功了一小半,让我吃一个天大的亏。”

    公乘天晟笑眯眯的说着。

    然后,他又淡淡的扫了苏离一眼,道:“苏小子,你说,你告诉他我的弱点,让我受伤了,这笔账,怎么算?将你的灵魂抽出来,祭炼炼魂幡,你看行吗?我觉得,还不够啊。”

    苏离迎着公乘天晟的目光,却丝毫不惧,淡淡道:“我的灵魂祭炼炼魂幡?不怕炼魂幡炸了?而且,你若真要动手,就不会叽叽歪歪了,伤势不轻吧?伤了本源吧?装什么小伤?”

    公乘天晟的呼吸一滞,随即再次笑了:“小子,你这眼力,当真是不俗啊!只是,你既有这等眼力,竟是能入局?或者,你所图谋,真的不小!也就是说,你真有一位师尊?”

    苏离道:“对,有那么一位师尊。他的名讳,我本不能说的,但此时,也无所谓了——人皇伏羲,知道吗?”

    公乘天晟笑道:“人皇?人族之皇?这名头,当真是好大啊。可惜,我公乘天晟活了三千年,却没有听过这样一位存在。”

    苏离道:“没听过,岂非很正常?你若听过,就不正常了。”

    公乘天晟笑道:“因为,是你杜撰的,我自是没听过。”

    苏离轻蔑的扫了公乘天晟一眼,戏谑道:“杜撰?你就是我在杜撰吧!不过,我现在,倒是可以召唤一下我师尊,只是,你敢让我召唤吗?”

    苏离这句话,不仅震住了公乘天晟,便连公乘天晟身边的孙成峰、清霜,都愣住了。

    而云青萱,则微微生出了一丝期待之意——这种期待,很矛盾。

    她此时,已经明显将苏离给恨上了。

    但是她更恨公乘天晟。

    所以,如果苏离有一位强大的师尊,那么,召唤来,干死公乘天晟这该死的老狗吧!

    公乘天晟盯着苏离。

    苏离也直接盯着公乘天晟。

    片刻之后,公乘天晟道:“到这一步,你还在自欺欺人么?不得不说,你的心性,是真的很厉害!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真的天真懵懂,愚蠢无知之极。”

    苏离二话不说,当即闭上了双眼。

    他打开了系统。

    “浅蓝,购买玄心奥妙诀,并使用!”

    “确定。”

    苏离当即购买了玄心奥妙诀,并将其使用!

    下一刻,苏离浑身一震。

    接着,他的身上,一片金色的火焰瞬间升腾而起,那般异象,引得天地间当即生出万道霞光,瑞彩连连。

    天地间,仿佛出现了无尽的神采和灵性,道韵与道痕交错,神秘的天机之力,更是如长虹贯日般,极为神异!

    而那一刻,苏离则如绝世的神子临尘,浑身都被金色的火焰环绕,并一点点的渗透。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睁开了双眼。

    他的脑海之中,多了很多很多的符咒、符箓方面的知识。

    而且,还有关于玄学方面的能力,也真正的突飞猛进,并同时明白了潜龙丹的龙气,不是龙气,而是‘灵气’。

    这种灵气,就是传说之中的那种、来自于华夏时代、天地间存在的那种灵气、蕴含阴阳五行元素的那种灵气。

    这种灵气,比之这个世界所谓的灵气,品质何止是高了十个层次?

    正是如此,这种‘灵气’的效果,才会如此的惊人!

    这种灵气,能滋养肉身,滋养灵魂!滋养的,就是华夏那种拥有三魂七魄的肉身和灵魂!

    而苏离,才恰恰符合要求。

    所以,这种灵气,在他体内,并没有消散。

    此时,苏离睁开眼来,目光平静的看了公乘天晟一眼,道:“如你所愿。”

    公乘天晟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弄出的动静不错,可惜,我不信。苏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你可知道,你越是急于证明自己,就越是表现出了你的价值,这样,你的下场,就越是凄惨。”

    苏离淡淡一笑,也不再回答。

    他知道了这些东西的效果之后,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若是真被弄死了,那也是‘真虚体悟’,他会立刻回到两天前,那时候,也已经有方案应对了。

    只是,这种应对方案,并不足够理想。

    可,若是复制一个公乘天晟,再学掉玄心奥妙诀呢?

    那又会是什么结果?

    公乘天晟又道:“即便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那,也只会让我更加的忌惮你,而结果,自然就是更彻底的灭杀掉你,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既然已经得罪了,就没有和好的可能了,不是吗?其实,你不该将你师尊说得这么厉害的,你就说,你师尊差不多快踏入化神境了,这样,我或许还会有所保留。”

    苏离笑道:“其实,我师尊远远比我提及的,厉害无数倍。不过,眼下,说任何话,也毫无意义了,因为,你的伤势,也彻底的稳住了,你赢了。”

    公乘天晟忍不住鼓掌了起来:“聪明,聪明,实在是太聪明了。还好苏小子你还没什么实力,不然,你小子就让人头痛了。”

    苏离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云青萱却开口了。

    她的声音很悲绝,也充满着炽烈的恨意:“苏大师,你明明有些能力,明明可以帮我,为什么不帮?你为什么不肯信任我?难道我有些防备之心,错了吗?难道,我最后连清白都愿意给你,表现得还不够诚意吗?

    我付出了所有,赌了一次对你的信任,可是你——真的太让青萱失望了!

    果然,这世间,真的只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光明可言!

    呵呵呵,这样的世界,真的该毁灭,就像是前几个时代一样,真的该走向毁灭啊!”

    云青萱言语里,充满着深深的怨忿与恨意!

    随后,她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丝丝裂纹。

    但是这些裂纹,裂开的时候,就忽然静止不动了。

    “想死?还没有采补提炼灵魂之力,怎么能死呢?不然,那云雷灵体和炎雷灵体、木雷灵体,岂不是要浪费了?

    你不是想见见你母亲吗?眼下,有机会了。

    我会让你们母女团圆的!

    记得,好好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

    然后,然后就一起被我提炼、采补吧。”

    公乘天晟语气冷冽道。

    云青萱眼眸悲绝,神情更显苍老。

    随后,她冰冷仇恨的眸子,像是毒蛇一样,死死的盯着苏离看了一眼——就彷佛,她哪怕是死,也要将苏离深深的记住,然后下辈子再来复仇!

    这种眼神,太狠毒了。

    不过,苏离也已经习惯了。

    他的心神,没有任何受到影响。

    “公乘天晟……到这般时刻,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云青萱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眼神彻底灰暗了下去。

    她问出的话,也已经无精打采。

    公乘天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略微沉吟,开口道:“公乘天晟,早就是傀儡了。而且,是最早的试验品,那还是很多年前。

    也是这种傀儡试验开始,才有了后来的傀儡死士。

    不然,隐殇洞天的那些傀儡死士,又是从何而来呢?”

    云青萱默然半晌,道:“你都这么强了,为什么,还要如此算计呢?直接动手,岂不是立刻就可以获得各种好处?这样,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希望可言啊!”

    公乘天晟这次没有犹豫,反而笑道:“有些事情,终归是无法亲力亲为、无法称心如意的。就像是炼丹的药物,一定要适合的年份,适合的灵气蕴含比例,适合的火焰,适合的符阵才行。

    而要获得这些,就一定要亲自去培养,这样才可以达到目的啊。

    所以,亲自培养出最令人满意的各方面的人才来,而且还不用让自己冒风险,还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去全心全意的办事,岂不是更好?

    就像是那方岳恒,方岳宇,那些,都是何其优秀的灵体啊,不是吗?

    有些灵体,多少会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要么是出生的时辰欠缺,要么,是成长的环境、服用的丹药和修行上的先天条件欠缺……总之,灵体虽多,但是符合要求的完美灵体,却极其稀少。

    而我这个人,还是非常讲究的,凡事,都一定要做到最好——对了,你甚至直一点,你站歪了些,我看得不舒服。”

    公乘天晟说着,抬手一点,原本身材佝偻,导致两边有些不对称的云青萱,立刻两边都对称了。

    而且,公乘天晟还运转灵气,帮云青萱接上了断臂——虽然同样是干枯的断臂,但是这下,反而对称了。

    苏离这时候,心里也不由一抽——这人,竟还是个强迫症晚期患者,果然,只有这种人,才能把布局做到这种极致!妈的,变态!

    云青萱此时,却忽然笑了,示意了苏离和清霜一眼,以眼神说道:“苏大师,清霜,你们现在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说着,云青萱忽然服下了一颗早就藏匿在牙齿区域的顶级丹药,生出了大量的药力,同时再次去摧动锁魂塔,想要继续击杀公乘天晟。

    但,苏离却心中一冷——这女人真的疯了,太毒了,这是要拉他和清霜陪葬啊!

    一旦公乘天晟没有识破她的手段,真以为他和清霜连手的话,绝对是要被当场一巴掌拍死的!

    “轰——”

    果然,就在此时,九荒塔忽然再次的爆发了出来,并绽放出更加恐怖的血光。

    只不过,这一次云青萱是拼出了所有的底蕴,包括那一颗狂暴魂丹的药力。

    公乘天晟刹那之间生出危机感,清霜被这般牵连之后,立刻祭出清霜剑,就要去阻拦九荒塔,却瞬间被公乘天晟先行锁定了!

    “你们果然留有后手,我就知道!”

    “死吧!”

    公乘天晟浑身气势爆发,恐怖的血气和婴魂显化,一片惊天动地的血雾散开,如怒海狂涛般的杀意如化作实质。

    苏离心神一沉,眼中厉声一闪即逝!

    靠!拼了!又被这女人算计了!

    “天地无极,玄心奥妙,万法归一!”

    苏离瞬间祭出九星灵器元磁斩邪剑,准备硬扛一波,测试一下眼下的战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