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65章 秒杀诸葛春秋,苏离剑心通神
    女尸睁开眼的刹那,七彩色水晶棺中鲜血,立刻剧烈沸腾了起来。

    那一刻,那些血水,像是受到了某种神秘的牵引之力一般,立刻向着女尸的身体涌去。

    不过呼吸之间,水晶棺中的所有血水,全部干涸了起来,同时那女尸穆清雅,也瞬间坐起。

    一缕缕血光,形成了一层特殊的光膜,直接笼罩了苏离,以至于,苏离发现,他忽然生出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安全感。

    “嗡——”

    女尸穆清雅坐起来的动作,带起了一股股无比玄奥、神秘的七彩色的辉光,以至于,整个七彩水晶棺变得极其的美丽,就彷佛,这并不是一座水晶棺,而是一座绝美的仙灵水晶宫一样。

    苏离此时,也已经完全懵了——这,又发生了什么?

    还是说,这个局,还依然在继续?

    甚至,这个女尸——也就是她的母亲,只是假死,然后参与了这种局?

    到了这一步,这种布局,还有变化吗?

    苏离尝试着去利用系统锁定穆清雅,却同样发现,他根本无法锁定。

    是以,那一刹那,苏离的诸多质疑念头,完全的消失了。

    无法锁定,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的东西。

    便在同一时刻,诸葛春秋和魅儿,立刻察觉到了异常,顿时脸色大变!

    “该死,怎么还能有生机之力!”

    诸葛春秋的脸色沉冷了起来,立刻加快了速度。

    “轰——”

    诸葛春秋直接引动镇魂碑,然后释放出一道无比粗壮的七彩玄光,猛然之间朝着七彩色的水晶棺引导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候,七彩色的水晶棺,猛的一震,接着直接收缩了起来,苏离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弹出了这片区域,出现在了百米之外的地方,并依然被一层光膜保护着,浑身流淌出流光溢彩的淡淡氤氲气息。

    而七彩水晶棺,却在此时已经完全的收敛了起来,竟是化作了一件七彩色的霓裳羽衣,穿在了女尸穆清雅的身上。

    这时候的穆清雅,如同真正的活了过来一般,正面承受了那一道七彩色的粗大彩光的攻击,并浑身被这一道彩光笼罩。

    诸葛春秋的脸上,笑容刚刚升起了一半,便立刻僵住了。

    因为,他已经生出了一种极其极其可怕的感觉——那是一种死亡降临的感觉!

    “之前,那冷云裳说,我这一次,将有死亡的劫难!而且,先前我也的确感应到了一股窥视之力,然后察觉到了一次生死的危机。只不过,这种危机,我必须要去亲自面对,而不能逃避,所以我在做好了准备后,还是参与了这一次的行动。

    原本以为,这一次的危机,先前就一定度过了,却不想,真正的危机,原来是在这里?

    只不过,这穆清雅,已经油尽灯枯了,她还能做什么?

    抑或者……魅儿?清霜?”

    这时候,诸葛春秋考虑的东西,就很多了。

    而且,这些东西他在考虑的时候,也同时已经激发了自身的潜能,运转了最强的实力,尝试去牵引镇魂碑,准备以镇魂碑的力量,像是炼化九窍琉璃圣体一样,将穆清雅活生生炼死,形成造化本源。

    只不过,这一次,又一道紫光喷杀而出、击打在了穆清雅的身上的时候,这一道杀戮之后,却再一次的被穆清雅所吸纳吸收了。

    随后,镇魂碑,竟是忽然剧烈的颤抖、震荡了起来。

    就彷佛,镇魂碑已经脱离了诸葛无为的控制,反而要反噬一般。

    “啊——”

    诸葛春秋浑身一震,操控的天机秘术能力和镇魂碑上的牵引,忽然就像是被天地道法直接斩断了一样,以至于,他瞬间遭受到了一定的反噬。

    他痛苦的惨呼了一声之后,根本无法忍住,当场喷了一大口血。

    苏离也在此时,终于察觉到机会,当即凝聚出全部的力量,运转,杀出他至强的一击。

    “轰——”

    玄心奥妙,万法归一,苏离操控天地灵气,衍化大量的杀戮符咒,汇聚千百道符咒于一体,形成了一道符咒之剑,‘咻’的一声,杀了过去。

    “嘭——”

    诸葛春秋还没有出手,诸葛无为就已经有所察觉,当即祭出了一枚天机玉牌,瞬息之间就挡在了苏离那一击之前。

    “轰——”

    天机玉牌竟是被那一道玄心奥妙衍化出来的符咒之剑,一剑杀穿,炸裂成了齑粉。

    符咒之剑,余威不减,继续杀向了诸葛春秋。

    诸葛无为再次出手,显化元婴婴魂,汇聚天机之力,打出了一片白光,形成了一只虚无之手,猛的一手抓向了苏离。

    苏离摧动风灵避尘甲,祭出元磁斩邪剑,运转龙气,再次引出的玄术攻击。

    这一次,苏离直接将乾坤戒指里的九十张杀魔符印全部引了出来,以操控,直接杀向了诸葛无为。

    与此同时,那符咒之剑,也已经要杀到诸葛春秋的眉心之前。

    诸葛春秋眉头对称的一皱,眉心的天机圣玉陡然飞出,猛的朝着苏离的那符咒之剑一震。

    “噗——”

    顿时,苏离的符咒之剑,当场就被震碎了。

    苏离心神一震,差点儿连攻杀出的玄心奥妙咒术,都当场失效。

    他心中凛然,好在,他身边的光膜将他守护了起来,以至于无论是那天机圣玉反震的一道杀戮之光,还是诸葛春秋杀出的那一只虚空大手狠狠杀过来的时候,都被光膜直接回震了回去。

    光膜的光芒依然正常,并没有显得黯淡几分——显然,这一层守护,应该还能坚持一会儿。

    苏离一看,便知道他是没法继续再出手了。

    若是意外将光膜打破或者是引出了某些异常,反而得不偿失。

    如此之下,他只能默默的观看母亲穆清雅的应对。

    这一次,穆清雅已经吸收了两道七彩霞光的攻击,然后反手结印。

    这结印的动作很神异,苏离看了一眼,就已经记下了这繁复的过程。

    可,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再次的去回忆的时候,却发现,他什么都记不住了。

    穆清雅结印的过程,也就两个呼吸左右。

    这两个呼吸的时间里,诸葛春秋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同时,他也不由看了魅儿一眼。

    魅儿有所察觉,靠近了诸葛春秋之后,立刻拿出了天机圣印!

    “既然无法得到,就只能摧毁了!”

    魅儿说道。

    说着,她和诸葛春秋联手。

    诸葛春秋一抬手,清霜立刻化作清霜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手持清霜剑,指向了穆清雅,接着,魅儿的炼魂幡纱裙飞舞,手持天机圣印。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朝着穆清雅攻击了过去。

    穆清雅结印完毕,双眼冰冷,寒芒闪烁。

    她盯着两人的身后,忽然说出了一串非常神异的符文语言。

    随着她的话语说出,顿时,魅儿手中的天机圣印,竟是忽然之间失去了控制,猛的反向杀向了公乘天晟。

    诸葛春秋手中的清霜剑,毫不犹豫的一剑斩出,将天机圣印砍飞了出去。

    便在此时,魅儿衍化炼魂幡,化身殒魂茶罐,并遥控锁魂塔,朝着穆清雅释放出绝杀的杀机。

    而诸葛无为,也运转了全部的实力,掌控天机圣玉。

    诸葛无为也在此时,冲了上来帮忙。

    穆清雅的冰冷无神的双眸之中,忽然多了一丝凶戾之色。

    “轰——”

    这时候,镇魂碑忽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并在那一刻,冲天而起。

    这一幕动静,震天动地,令人惊骇之极。

    是以,诸葛春秋第一时间就如心血来潮般,感应到了这股极其致命的致死危机!

    那一刻,诸葛春秋忽然抬手一抓,将天机圣玉打了过去,一举将诸葛无为卷了过来,并朝着头顶的天空一下子打了出去!

    不仅如此,诸葛春秋反手一道天机之力,中断了和魅儿的联系,并抬手抓过殒魂茶罐,将茶罐猛的往锁魂塔上一撞。

    殒魂茶罐巨震,茶罐上,竟是出现了一丝丝淡淡的裂痕。

    锁魂塔,则立刻冒出了清丽无比的玄光!

    不仅如此,诸葛春秋又将手中的清霜剑猛的一震,一缕缕冰霜之魂力极速的逸出,并开始疯狂的涌向了殒魂茶罐。

    殒魂茶罐上的裂纹,逐渐的增多了起来。

    诸葛春秋掌控锁魂塔,以神秘的结印,当场将这些东西全部打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候,熊熊燃烧着的镇魂碑,如盖压天地、镇压万古八荒一般,当头镇压而下。

    “轰——”

    这一击,避无可避。

    一击之下,第一个灰飞烟灭的,便是诸葛无为——他从头到尾,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丢出去,抵挡那镇魂碑最开始的镇杀。

    接下来,便是锁魂塔,锁魂塔被镇魂碑一震,瞬间崩碎,其中的云青萱和公乘青蝶,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便烟消云散,灰飞烟灭了。

    接下来,是清霜剑和殒魂茶罐。

    只是这一次,清霜剑和殒魂茶罐,却忽然之间融合,并忽然被天机圣印一下子笼罩住了,以至于,当那镇魂碑镇压下来的时候,天机圣印竟是扛住了绝大部分的镇杀杀机。

    可,即便是扛下了绝大部分的镇压杀机,镇魂碑,依然将殒魂茶罐魅儿和清霜剑清霜,差点儿当场震死。

    两人没有死,但此时已经重新化作了人形,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天机圣印内部的那片空间里,奄奄一息。

    诸葛春秋此时,终究还是扛下了这一击,但是他反应极快,又有三道‘屏障’在他的前面,以至于,他还是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丝逃遁的时间。

    所以,诸葛春秋虽被打碎了身体和灵魂,却还是借助于这刹那的间隙机遇,彻底逃遁了。

    他走得非常的果断,而且,在察觉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当场不仅将诸葛无为抓出来替死,甚至再一次的出卖了魅儿,出卖了清霜。

    这一场景,苏离已经全部的看在了眼里。

    之前的一系列战斗,他是看不清晰的,但是这一次,他的能力差不多也提升上来了,具体有多强也没有正常的判断标准,但是以他现在的超负荷状态,估计普通的元婴强者,他应付起来,应该不是太难。

    当然,也仅仅只是他此时的这种状态了。

    若是在现实里,他不能服用第三颗潜龙丹的情况下,实力肯定不可能有这么强。

    这些念头,一闪即逝。

    镇魂碑已经完全的砸落而下,将这片烈焰荒域,重新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深渊巨坑。

    而苏离所在的地方,恰恰在深渊的边缘,离着不到三米距离。

    这样的动静,依然没有冲击到他,波及到他。

    到此时,他身上的光膜,还好好的。

    苏离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了穆清雅,这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穆清雅了。

    不过这时候,他想面对穆清雅,穆清雅也没有理会他。

    因为,此时的穆清雅,双眼无神,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一样。

    她看起来已经站起来了,但是眼瞳是发散的,如已经彻底死去很久的尸体的眼瞳那样,没有焦距。

    她的身体,也是僵硬而木讷的。

    她站在原地,似乎在感应什么,呆滞了一会儿之后,才将那没有焦距的散光双眸,看向了不远处的天机圣印。

    天机圣印里,魅儿处于近乎濒死的状态,清霜也已经彻底的支离破碎。

    穆清雅抬手一招,将那天机圣印招回到了她的手中。

    然后,她的脖子僵硬的扭动着,左边看了看,又右边看了看。

    那动作,就像是僵尸面对不确定的食物,在懵懵懂懂的判断其到底是不是食物似的。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苏离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痛的感觉。

    又过了片刻,穆清雅似乎确定了天机圣印里的存在,然后手中闪过一抹七彩霞光,解开了天机圣印。

    天机圣印里,魅儿和清霜,被释放了出来。

    两人还是倒在地上,身上此时,还有一些春光呈现了出来,倒是颇为惹眼。

    不过,苏离没有看。

    因为,苏离的目光,被此时魅儿那无比绝望的眼神所吸引了。

    那是一种绝望得令人心痛的眼神——当然,苏离并不会真的心痛,因为他知道,这是魅儿的那种特殊的魅力无法掩饰、自行扩散出来导致。

    这种能力,会无限放大其余修行者内心的七情六欲,是十分可怕的。

    “穆清雅,你——何必阻止我呢,如我这般,已经不存在任何意义了。其实,我心中非常明白,他其实一直没有改变过。可,我还是尝试着,一次次的去相信他。

    我愿意相信,他所做的任何一切,都是有理由有原因的。

    但是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

    可惜……

    可惜,他到最后,还是在怀疑,我在和你联手,所以关键时刻害怕我算计他,因而提前拿我去替死。

    又是这样熟悉的一幕。”

    魅儿说着,自嘲的笑了笑。

    然后,她闭上了眼。

    两行清澈的、晶莹剔透的泪水,哗哗淌落。

    这时候,苏离甚至觉得,这两行泪水,才是真正的九耀问心茶啊,喝下去,效果一定棒极了。

    魅儿落泪之后,咳嗽着,大口鲜血喷出。

    她原本凝聚出的九窍玲珑造化圣体,此时,也已经再次的出现了丝丝裂纹。

    裂纹不多,但是出现这种情况,说明她的伤势,已经无可挽回了。

    穆清雅呆呆的看着她,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片刻后,魅儿尝试了几次自我化道,都被七彩色的光芒阻止了。

    “你,到底要我怎样?”

    魅儿有些崩溃的哭喊道。

    她的声音依然悦耳动听,却也悲绝、绝望。

    “效忠他。”

    穆清雅艰难的说出三个字,或者说,说出三个字不难,难的是,那种发出声音的难度。

    那就好像是指甲在玻璃上刮出来的声音,听着会令人心里很是不适。

    苏离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莫名的鼻子有些发酸。

    他现在已经并不愚蠢,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一切源自于什么——源自于血脉里的灵性,源自于,灵性里的那一份母爱。

    无论前世今生,苏离都一直对这些情感之类的东西,看得很淡。

    什么至死不渝,什么母爱情深,他都没有什么太切身的体会。

    而此时,莫名的,因为强大到逆天的感应力,他忽然——感应到了。

    那一刻的鼻子发酸,是止不住的。

    甚至,眼睛,都有些发酸。

    他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很想喊一声母亲,却不知为何,就是喊不出口。

    他呆在那里,像是一个白痴一样——哪怕,如今的他知道他自己已经聪明绝顶。

    魅儿回过头,目光悲绝的看着苏离,看着他此时那张俊俏、落魄、悲伤却也带着纠结与复杂之色的脸,一时间,像是陷入了某些回忆。

    随后,她悲绝的眼眸深处,似乎,生出了一缕缕极其微弱的星光。

    她闭上眼,两行泪水落下。

    然后,她再次的睁开眼,朝着穆清雅深深看了一眼,并弯腰鞠躬行了一礼。

    片刻后,她朝着苏离跪下,立下魂道誓言:“南宫魅儿,以殒魂古族的祖训立誓,以自身血脉与殒魂立誓,将生生世世,效忠苏离,守护苏离……”

    魅儿说完,然后闭上眼,朝着苏离‘嘭嘭嘭’磕了三个响头。

    旁边,清霜忽然喷了一大口血,泪水模糊了双眼。

    “魅儿,你……你这是何必呢?”

    清霜声音沙哑,艰难。

    魅儿脸色极其苍白。

    她闻言,惨然一笑,道:“就……当最后一次狗吧,哪怕最终是被杀了吃肉,也终究还有一次机会。若是我这一次,依然看错了……那,就是殒魂古族命中注定,该彻底灭绝。”

    清霜闻言,泪水伴着血水,再次淌落。

    “清霜,你呢?幽冥穆族一脉,如今,只剩下你了。但,诸葛春秋,还活着。”

    魅儿目光恢复的平静,深邃,其中原本深深的忧伤和悲绝,已经彻底的掩埋。

    “我?”

    “化道吧。”

    “我已经被镇魂碑废了,又有何用?”

    清霜长叹了一声,又看了苏离一眼,道:“苏离,其实我一直很看好你的,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莫名的信心——或许,是那次你推衍我,将我从沉寂状态惊醒?抑或者,你其实是——”

    清霜说着,随即叹了口气,目光极其复杂的看向了那个如行尸走肉般的女人。

    清霜说完,身体一震,再次化作一柄剑,一柄轻灵、绝美、氤氲光芒十足,却已经布满了大量裂纹的剑。

    接着,这柄剑,便要立刻崩碎,化作齑粉。

    可此时,穆清雅却忽然手持天机圣印,朝着清霜剑一照。

    一道彩光猛的喷出,笼罩在了清霜剑上。

    清霜剑上的裂纹,迅速的开始融合,缩小。

    很快,彩光消失,清霜剑虽依然遍布裂纹,但是比之之前的情况,要好了太多。

    “穆……穆清雅——”

    清霜语气有些难以置信,重新化作人形的她,看着穆清雅的目光,非常非常的复杂难明。

    “效忠他。”

    穆清雅再次说出了那三个字。

    这一次,这三个字不仅很清晰,而且也一点都不难听。

    当然,也一点都不好听。

    苏离闻言,心中,又是微微一颤。

    清霜轻咬芳唇,道:“好,就当是这么多年,我对自己犯下错误的赎罪吧!毕竟——我还是失败了!”

    清霜说着,闭上眼沉思许久,然后睁开了眼。

    她的眼神很清澈,很明亮,也很坚定。

    “噗通——”

    她朝着苏离跪了下来,并一字一句道:“幽冥穆族——弃徒穆清霜,寻剑道,问剑心,入魔途,毁道心……今,愿放弃过往因果,一心向明主,以魂祭剑,以心效忠苏离,生生世世,永弃轮回!

    清霜之剑道,为剑而生,为剑而亡,只为寻一剑道明主。

    如今明主在前,清霜愿立魂誓,一聚荣光。”

    清霜说完,开启了祭剑秘法。

    于是,清霜祭剑,有了剑心。

    是以,下一刻,一柄如魔魂般的心剑,出现在了苏离的身前,并在下一刻,主动钻入了苏离手中的‘元磁斩邪剑’中。

    那一刻,苏离忽然发现,他仿佛生出了‘剑道通神’般的明悟,就如同在这一刻,顿悟了剑心通明的奥义一般。

    他手中的剑,还是那柄剑。

    但他心中的剑道,却已经完全不是先前的剑道了。

    苏离默默拿起元磁斩邪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感觉,便如同抚摸他自己的肌肤一般,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触。

    片刻之后,他收回剑,看向了还跪着的魅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魅儿磕头行礼之后,自己站了起来,看了穆清雅一眼,然后默默来到了苏离身边,像是个丫鬟一样,站在了苏离旁边。

    “这一局,是这样的结局吗?那,谁笑到了最后?”

    苏离看向了还熠熠闪光的镇魂碑,心中的压力,依然很大。

    穆清雅的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苏离,然后,她竟是开始推衍了起来。

    苏离的眼瞳,微微一缩——因为,她的推衍方式,竟是有些像是……卜卦的方式?

    苏离仔细看了起来,却发现,并不是。

    但,穆清雅在推衍什么?

    苏离心中疑惑的时候,穆清雅已经完成了推衍。

    她的状态,似乎已经很不稳定,但是还依然坚持着,那一股信念,源自于什么?

    仅仅,源自于,对自己的孩子的守护。

    “离儿……对不起……”

    “离儿,诸葛春秋被利用了,你一定要杀死他!他现在,必定已经逃往了月冥城,而月冥城,则是下一站镇魂碑镇魂之地。

    月冥城,将有一场浩劫,而且,会生出天然的屏蔽天机效果,所以是无法推衍的,所以你一定要去其中查探一下具体情况,我……现在已经做不了这件事,只能托付你了。

    孩子,我看到了你的成长,你很强,很强,我很……欣慰,也很惭愧。

    离儿,当初在月冥城,我们没有保护好你,以至于,让你丢失了一魂,用镇天机魂石里……

    离儿,那诸葛春秋逃往月冥城,一定会用一个全新的身份,而且这个身份,一定和原来的他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关联,没有任何相似点,你此次如果可以活下去的话,那就一定要去找到他,阻止他。若不能阻止,就镇压他。镇压了他的真正真身,你就能夺回‘天机魂石’了,有了天机魂石,就可以——”

    穆清雅说着,却停了下来。

    然后,她抬头,以苍凉而扩散的目光,看了看天空。

    随后,她眼眸明显黯然了一些:“离儿,是阿娘对不起你,让你来这个世界,受苦了。”

    她说着,双眼之中,淌出了两行鲜红的血泪。

    “阿——阿娘。”

    苏离心里有些发堵,却还是颤声喊了出来。

    穆清雅静静的立在那里,然后,脸上,似乎生出了一丝母性光辉的、温柔的笑意。

    这时候,天空,一层浮云飘来。

    浮云中,七彩霞光凝聚,一个身披霞光的、身材修长的男子,以一种俯视的眼眸,冷冷的盯着下方的一切。

    那种冰冷、无情的眸子,是视苍生如蝼蚁的眸子。

    “穆清雅,你死了。”

    他的声音格外冰冷,声音如道音一样,竟是在天地间震荡,回响。

    “穆清雅,你死了。”

    “穆清雅,你死了。”

    “穆清雅,你死了。”

    ……

    回音,似乎越来越密集。

    然后,站着的穆清雅,似乎一下子回过神来,恢复了那份执念。

    而,当她那份执念恢复的时候,她的身体定格在了原地,接着,‘噗’的一声,当场,炸作血雾齑粉,并在瞬间,极速湮灭。

    “啊——”

    苏离一呆,然后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声。

    那一刻,他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他觉得,他的天,彻底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