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66章 魅儿殒落,苏离情陷花月谷
    这时候,苏离身上的七彩色守护光膜,也迅速的消散,黯淡了下来。

    远处,一枚天机圣印‘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那,是穆清雅先前紧紧持在手中的东西。

    “少爷——”

    魅儿轻轻呼唤了一声,随即轻轻扶住苏离的手腕。

    因为这时候,没有了光膜,苏离先前施展过《玄心奥妙诀》的反噬,忽然来了。

    再加上先前推衍的反噬,此时,苏离的身体猛的一颤,几乎立刻就要炸裂。

    魅儿有所察觉,忽然一把抱住苏离,一口吻住了苏离。

    苏离一怔,人都如触电了一般。

    他崩溃的状态,一个激灵,立刻镇定了下来。

    “呼——”

    魅儿舌头一伸,撬开了苏离的嘴巴,然后并没有与苏离的舌头嬉戏,而是直接度了一口殒魂本源到了苏离口中。

    那是一口清气,清冷刺骨,却一下子压住了苏离心中的所有反噬效果,让他不由自制的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彻底恢复了冷静。

    与此同时,魅儿默默的退了回来,再次伸手挽住了苏离的胳膊。

    苏离感激的看了魅儿一眼——这女子,成熟妩媚,却又妖娆娴雅,实在是绝世的尤物。

    不过,哪怕是被突然袭击了,苏离哪怕也十分心动,此时却一点儿心情都没有。

    他看向了母亲穆清雅所在的那片区域——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留下一块光溜溜的天机圣印在哪里,静静的躺在地上。

    苏离抬手,运转玄术卷起一股风水灵气,就要将那天机圣印卷过来。

    这时候,那虚空中静静站立着的男子,虚空踏步,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然后,在那天机圣印即将落入苏离的手中的时候,忽然定在了那里。

    “难怪可以引动镇魂碑,原来是镇魂命匙啊,难怪了。”

    那男子自言自语,说话之间,自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生出,令人忍不住就要跪地膜拜。

    哪怕是苏离此时心中对于此人说不出的反感,却也依然忍不住想要跪地膜拜。

    这种感觉,很是可怕。

    但更可怕的是,苏离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这男子,显然就是那巡察使。

    这是连诸葛春秋也都无比害怕的存在。

    而魅儿虽然有一些战力,但是先前被镇魂碑差点一击镇死了,更遑论是这巡察使?

    双方之间的差距,真的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那男子说着,抬手一抓,那天机圣印——也就是镇魂命匙,便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眼中显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接着,他的双眼淡淡扫过苏离之后,落在了魅儿的脸上。

    那一刻,苏离清晰的感应到,此人的呼吸,微微一滞。

    苏离心中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存在,也没见过女人?被吸引了?

    他刚这么想,那男子忽然道:“嗯?竟还有漏网之鱼?当真是奇迹!也罢,送你们上路吧!”

    他说着,眼眸一凝。

    “咻——”

    接着,顿时,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虚空中,却忽然出现一只约莫三米大小的手掌。

    这手掌,恍若忽然破空而来,自魅儿头顶,朝着魅儿、苏离直接拍了下去。

    这一击,明明看起来无比的清晰,看起来无比的缓慢。

    甚至,仿佛这一击像是被放慢了十倍、一百倍的速度一样,十分的平平无奇。

    可,苏离却发现,他根本无法抵挡——因为,当他觉得慢的时候,那一掌,已经拍到了他的头顶。

    这是一种,超出了苏离的认知,超出了他对于所有物理学的认知的手段,就像是白天和黑夜竟是混杂在了一起、就像是正确的和错误的混杂在一起,让人生出一种观念上、心灵上乃至于灵魂上的极度不协调感。

    “啊——”

    魅儿忽然发出无比凄厉、绝望的痛苦惨叫声。

    在惨叫声中,她爆发出了所有的血脉之力,激活了本体殒魂茶罐,冲天而出,挡在了那一掌上。

    “噗——”

    强大得近乎逆天、甚至在苏离曾经眼中绝世无敌的殒魂茶罐,这一次,瞬间就被那一掌拍成了稀烂。

    什么九窍玲珑造化圣体,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点的防御能力,就被当场再度打成了血雾齑粉。

    什么本源,也在这一掌之中,尽数湮灭。

    魅儿大口吐血,脸色彻底惨白,身影已经开始逐渐虚无化了。

    但是,这一击,终究因为殒魂茶罐的彻底爆发,而扛了下来。

    苏离伸手扶住魅儿,同时将手中的元磁斩邪剑交给了魅儿。

    魅儿抬起头,眼神格外的悲绝,也带着一丝难言的愧疚之色。

    “抱歉……我……不能守护你了。”

    她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着,有一丝晶莹的泪水溢出。

    随后,她睁开眼,浑身的幽魂,全部的散开,身影一下子,就从苏离的手臂边,消失了。

    下一刻,锁魂塔忽然显化,膨胀,变得足有七八米高大,并将苏离当即锁在了塔中。

    而魅儿,这一次,则再次的持剑出现,并挡在了苏离的身前。

    显然,两人,已经到了末路。

    苏离的心情,此时真的很复杂。

    这一局的经历,已经胜过这上一辈子和这一辈子的经历的总和。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在心中直接道:“浅蓝,锁定此人,无论消耗多少天机值,锁定此人,打开此人的人生档案!”

    这一次,随着诸葛无为的身死,随着云青萱、公乘青蝶的身死以及诸葛春秋的溃逃等,苏离又收割了很多的天机值。

    只是,这些天机值他没有时间去具体看详细的获得过程了。

    总共加起来,如今有将一百一十三万!

    这个天机值数量,很多。

    而这么多的天机值,在此地,系统也没有升级。

    苏离的这一次锁定,他是没有抱任何希望的。

    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一次锁定,直接就成功了。

    不仅成功了,而且,还并没有消耗哪怕是一点的天机值。

    苏离一愣,随即看了一眼。

    然后,除了一个名字‘风遥’之外,其余都是一片问号。

    “浅蓝,消耗天机值,查看此人的人生档案!”

    苏离当即再次发出命令。

    苏离一听,竟然需要耗费100万?

    不过,他来不及多想了,当即直接确定。

    顿时,一百万天机值,直接被扣除了。

    下一刻,苏离眼前,无数的问号一震,开始支离破碎,然后,苏离看到了一行简短的文字信息。

    【风遥,一万三千五百七十三岁,化神境七重,来自太初时代镇魂殿,与妹妹风浅薇试炼青云冢,并巡视——”

    这信息才看了一个简单的开头,苏离就立刻发现,那些原本清晰的文字信息面板,此时忽然又立刻模糊了起来,并在下一刻,再次的变成了问号!

    而就在这同一时刻,原本即将出手摧毁锁魂塔的风遥,再次微微呆滞了一下。

    然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凌厉的目光,透过锁魂塔,仿佛直接定在了苏离的身上。

    “蝼蚁般的东西,也敢窥视真正的天道?死!”

    风遥脸上的戾气膨胀,一股恐怖的神奕力,被他凝聚于手掌之中,并一掌劈在了锁魂塔上。

    锁魂塔,包括锁魂塔中守护在苏离身边的魅儿的幽魂,在这一掌之中,根本没有任何挣扎之力,当初炸裂。

    锁魂塔,如此强大无敌,同样一招都挡不住。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果然,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完全不堪一击。

    锁魂塔被当场打爆,锁魂塔中,清霜剑发出了一声悲鸣,当场四分五裂,身死道消,剑魂湮灭。

    而苏离,通明剑心,通神剑意,都随之而崩灭。

    他的眼前一黑,差点儿跪在地上——如果不是魅儿此时的一缕幽魂依然搀扶着他的话。

    而此时,魅儿哪怕是这一缕幽魂,也都已经快要消散了。

    只是,苏离在即将彻底走向死亡的时候,他左手腕的五帝古钱之中,忽然溢出一缕强大的金光。

    金光席卷,魅儿那一缕幽魂,顿时没入到了其中的一枚古钱之中,消失不见。

    而最前方的一枚古钱,则忽然脱落了下来,并当场炸裂了。

    古钱炸裂,爆出了一团璀璨金光,金光冲天而起,和那余威不减的一道掌力,当场碰撞。

    “轰——”

    那一刻,仿佛虚空都破裂了一般,随后,那破碎的锁魂塔的内部空间,和这一处破裂的空间,形成了某种虚空黑洞。

    苏离身体忽然被一股幽暗的力量一卷,直接卷入了那一片黑洞之中。

    “要回到现实了……”

    “回到那囚笼中,面对云青萱的那一刻了。”

    苏离有些悲哀——这一次真虚体悟,他走到了最后,但,依然输得一败涂地。

    那些该逃的逃了,而他,在知悉了诸多秘密之后,却没有挖出月冥城的丝毫深入的信息。

    少了这样一个机会,再在现实里刻意去打听月冥城信息的话,一定就会被那无比可怕的局势,再次牵引进去。

    但,如今这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终结了,还指望什么呢?

    苏离便如同濒死之后,有很多很多的放不下的东西,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

    但,却也无能为力,不得不去放下。

    这一次,他真的尽力了,用尽了所有的手段,施展出了所有所能想到的能力,哪怕是五帝古钱,如今都炸了一个,都毁了。

    苏离长叹了一声,默默的闭上眼,任由那未知而神秘的黑暗之力席卷他,然后,他的意识,一下子就黑暗了下去。

    ……

    花月谷,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山谷。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美轮美奂的环境里,一座仙灵气息浓郁的古亭中,苏离艰难的睁开了眼。

    随后,他的记忆,立刻复苏,一时间,他头痛欲裂。

    可下一刻,他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并没有回到现实。

    “咯噔——”

    苏离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没有回到现实,那——是‘真虚体悟’功能出问题了?

    苏离当即调出了系统浅蓝,然后扫了一眼系统面板上的时间,顿时,他不由愣了。

    系统面板上,清晰的记录着当下的时间点——云荒历9月9日10时17分。

    也就是说,距离昨天最后的那位‘风遥’动手,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19个小时了!

    “我昏迷了十九个小时?糟糕,那岂不是说,真虚体悟的时间,只剩下6个小时3分钟了!”

    “我陷入空间裂缝里,竟然没死?不对,那股神秘的力量是什么力量?”

    苏离心中有些惊疑不定,随即,他立刻抬头四顾,接着,他看到了一个面容白皙、俊逸超凡却又异常高调、骚包的青年。

    这青年似早就知道他清醒,是以带着一抹戏谑、复杂以及遗憾的眼神,在那里看着他。

    这种眼神……

    苏离脑海之中,灵光微微一闪,当即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你是阙辛延!你,你竟然在这一局中,走到了最后?还是说,你——是布局人之一?”

    阙辛延闻言,嘴角一歪,白了苏离一眼,道:“苏大师,你是被迫害魔怔了吧,布什么局,什么走到最后,我不是听你的话,来这里试一试吗?然后感悟到了造化道的真传,并同时……嗯,舍弃了一些不该舍的东西,不对,是舍弃了一些该舍弃却不舍得舍弃的东西。

    这里,真的是有很逆天的机缘啊,可惜,我不是天命之主,诸葛青尘才是。

    利用所有人的牺牲,吸纳牺牲者的命格、气运之力,这个诸葛青尘,厉害吧!”

    阙辛延的话,让苏离的心,都不由一沉!

    诸葛春秋逃了就不说了,诸葛青尘,还当场获得了那些死在烈焰荒域里的所有天骄的命格之力和气运之力?

    这种说法,非常的飘渺,但是,苏离却可以很清晰的判断出,阙辛延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苏离一阵气闷——诸葛青尘是诸葛春秋?

    不,一定不是!

    那么,如果诸葛春秋也预料到会失败,因而前来……最后以所有人的死成全诸葛青尘的天命之主命格?

    这样也不是不可能,但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诸葛春秋知道他有一场大劫,送命的大劫,为什么还来?

    这片区域,诸葛青尘躲在了哪里,竟然还能活下来?

    阙辛延又是躲在哪里?这里又是哪里?

    “苏大师,你心里是否有很多的问号?”

    阙辛延笑嘻嘻的,然后不时打量着苏离。

    苏离看懂了他这眼神的意思——苏大师竟然还能比我更加的俊逸超凡,这不对啊,这莫得道理啊!

    苏离心中也不好说什么了——这阙辛延是缺心眼吗?这个时候,关心这个?

    想到这一点,苏离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奇之色,道:“阙辛延,你现在,颜值竟然这么高了?竟然都快赶上我的一半颜值了!”

    阙辛延闻言,俊脸一抽,嘴角都哆嗦了一下:“苏大师,好好说话啊!你可知道,这次为了救你,偿还你先前给的因果,我阙辛延,差点被那个巡察使发现,一指头戳死了啊!幸亏我阙辛延心思敏锐,早早就以造化分身之法又替了一死,不然啊,这会儿咱哥俩,可就大被同眠于地下了。”

    苏离闻言,深深看了阙辛延一眼。

    他知道,阙辛延的话,是真的。

    因为,他现在自身的状态很奇怪——仿佛,因为魅儿那一口本源,而中和了潜龙丹的某些药效,以至于,他自身处于一种类似于‘绝对理智’却又无比心思细腻的状态。

    是以,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别人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而阙辛延,从开始到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这种感觉,又像是可以掌控天道规则一样,有些神奇,也有些让苏离惊恐,忌惮。

    “嗯,这样一来,确实我们的因果,了了。”

    苏离淡淡的点了点头。

    苏醒后,他的身体情况,好了很多。

    随后,苏离看了下天机值,不觉之间,又涨了二十万。

    这大概是魅儿、清霜之类的终结吧。

    苏离也没有去搜索面板上那些信息流,这些结果,哪怕是在真虚体悟之中,他暂时也不愿意去想。

    苏离又看了看天机商城,商城没法买,也没法刷新,因为次数都用完了,上限了。

    他又看见了看左手手腕上的五帝古钱。

    五帝古钱,只剩下四枚古钱了,四枚古钱上的一枚上,多了一个淡淡的、魅儿的图案,像是以头发大小的黑笔在上面画了个非常稀薄的魅儿的画像一样。

    苏离看了看,忍不住叹了口气。

    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好的,不好的,喜欢的,不喜欢的,都死了。

    “都死了。”

    苏离叹道。

    “是啊,都死了,我的她也死了。”

    阙辛延也叹了口气,原本有点儿嬉皮笑脸的他,倒是难得的正经了几分。

    但很快,他又变得那么的无耻,那么的贱兮兮的样子了。

    说实话,他丑的时候,再一脸卑微、卑贱的样子,反而显得更丑。

    可,当他帅气的时候,再表现出一脸卑贱、卑微的样子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此人极其无耻、极其猥琐的感觉。

    不过,苏离没多说什么,这是阙辛延自己的喜好——而且,一个人表现出什么样子来,真的就是这个样子吗?

    苏离现在,是半点儿都不信的。

    这个世界,修行者都戴着面具,而且还是戴着几层的面具。

    有时候,可能揭开了三四层,以为看到了真相,结果,依然是面具。

    “苏大师,我觉得,我们还真的是很有缘的。”

    阙辛延笑嘻嘻的说道。

    “哦?”

    苏离有些意外。

    “不!不做那事!”

    阙辛延立刻回了一句,然后他似想到了什么,正色道:“不是,苏大师,我的意思是,我其实吧,很馋苏大师你的身子的。”

    “咳咳——”

    苏离虽然提前就推衍出过这种情况,此时听到阙辛延大言不惭的提出来,立刻心中一阵恶寒。

    甚至,他几乎本能的提了提臀,察觉到没什么异样之后,一颗心,才彻底的安定了下来。

    这特么的,这个世界真危险,真变态!

    所以,男孩纸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苏大师别紧张,你是清白的,我也是清白的。”

    阙辛延察觉到苏离的紧张,立刻安慰道。

    苏离脸颊的肌肉抽了抽,随即,还是轻叹了一声,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阙辛延道:“之前,我进入镇魂碑之内的时候,看到诸葛青尘打开了镇魂碑内部的秘境,进去历练了。随后,我便准备跟进去——毕竟,有机缘不获取,那还是修行者吗?”

    苏离道:“对,有机缘就要想方设法获取,毕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阙辛延道:“所以我就准备跟进去,但是刚走到碑下,然后看到了碑上的一些文字——文字上的大概意思,就是你所历经的那所有一切,然后你会掉落到‘忘川河’河流漩涡之中。

    我一想,我这条命是欠你的,便早早守在忘川河边的河流处,将你救了回来。

    而将你救回来之后,途中遇到了‘天降造化’,所以,你和我都得到了一定的造化洗礼,我彻底蜕变了,而你呢,则也恢复了大部分的伤势,自身的情况,好了很多吧。

    所以,我就没有对你动其它的心思了——因为这样算起来,我又欠了你的。”

    阙辛延说着,微微一笑,然后笑容,竟是显得非常的整齐。

    苏离留意到了这一幕,却也没有刻意关注,而是很自然的收回了目光。

    “其实,我是想着将你采补了的,以你在镇魂碑面前的一系列惊人表现来看……是的,苏大师,你们在镇魂碑面前表现出的一幕,通过镇魂碑上的‘图腾’,都传递到无数的‘镇魂碑’上了,所以,任何在‘镇魂碑’内部秘境历练的修行者,都知道你们了。”

    阙辛延说着,本能的踱步了一小步。

    这一步,刚好是二十厘米长。

    然后他又踱步了一步,又是刚好二十厘米长。

    苏离没有看他的步伐,而是道:“你是说,镇魂碑,不止一块?”

    阙辛延道:“镇魂碑,这块上的标记是九十三。那么,苏大师你说,这是什么数字?这一定是这块碑的序号啊。而事实上,也确实应该是这样。”

    苏离沉吟半晌,没有说话。

    片刻后,苏离问道:“阙辛延,你之前那么丑,那么邋遢,为什么现在变化这么大呢?”

    阙辛延道:“一方面,是我反向采补、炼死了那个贱——咳,就是让我心爱的莲儿,不再在世间受苦了,所以,我的灵体,发生了蜕变。我修炼的灵体,代表的就是阴属性的大地,土肥圆才是特征啊。

    如今,灵体蜕变,超凡脱俗,又继承了造化道,所以功参造化了呗,自然,对于瑕疵细节,已经零容忍了。

    若非如此,苏大师,你如今是逃不掉的,早就被我采补了呢。”

    阙辛延一脸的诚实。

    这话,却直接让苏离心中的一丝质疑,有些动摇了。

    继承了‘造化道’,就会变得对细节格外苛刻,强迫症晚期?抑或者,诸葛春秋刻意算计了某个替死鬼,故意装出强迫症晚期,然后换一个另外性格的、随意大方的爽朗之类的性格的修行者,让人无法通过细节锁定他?

    苏离沉思之时,阙辛延又道:“我虽特别特别想,而且,苏大师也是一等一的俊俏,想着眼睛一闭,这上啥不是上啊。可就因为造化道,唉,苛刻细节的毛病,导致我放弃了。

    而且,我是男人,爱好是女人,一辈子就是想多日……几个女人,这爱好就算要转变,也不能太快啊!得慢慢来,不然,真的下不去鸟啊!”

    阙辛延说着,想了想又贼心不死,接着道:“要不,苏大师,不如我们浪漫的邂逅感情吧,刚好,我英雄救美,你以身相许。然后,你着女装,我当你的夫君,我们恩爱一被子,如何?”

    “天地无极,玄心奥妙,万法归一!”

    苏离二话不说,当即运转《玄心奥妙诀》,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出言不逊的龌龊男人。

    你特么说一次就算了,还来来回回说,还让老子女装?

    你怎么不自己女装?

    不,不是,你——靠,我都被你带歪了。

    去死吧!

    “苏大师,别激动!开玩笑的!”

    阙辛延跑得比兔子还快,显然,他是知道《玄心奥妙诀》的威力的。

    苏离收回功法,却一点儿放松的心思都没有。

    不是怕被阙辛延攻,也不是他想受,而是,阙辛延,确实有些强迫症表现,但确实不是诸葛春秋!

    “阙辛延,我们现在去月冥城看看,帮我办一件事,我再帮你推衍,给你一道逆天机缘!”

    苏离沉声道。

    阙辛延闻言,脸色却猛的一变,蹬蹬蹬后退了几步,怒目圆睁,厉声道:“你,你是谁?!你绝不是苏大师!

    我知道了,你,该死!该死啊!你一定是诸葛青尘!我杀了你这个狗娘养的小贱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