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67章 祭坛衍化水晶棺,忘川河血战幽冥船
    阙辛延像是发疯似的,整个人的气势都完全凝聚了起来,像是被挑衅之后要死斗的公鸡一样。

    他语气凶戾的开口的同时,手中已经凝聚出了一根黝黑色的长棍,并猛的朝着苏离的头砸了过来:“小贱人,吃阙某一棍!”

    “嗡——”

    那一棍,瞬间砸出了音爆的炸响声,砸出了一道扭曲的残影。

    他的速度很快,而且说动手就动手,没半点儿含糊。

    苏离运转玄气,当即从乾坤戒指里拿出了八星灵器‘白宇魔神耀光弓’,并运转《玄心奥妙诀》,当即以弓衍化玄心奥妙,将弓身当成兵器,朝着阙辛延那一棍子同样对砸了过去。

    “轰——”

    这一击砸出,苏离气血一震,整个人遭受到了一股极其凶猛的力量的冲击。

    他无法站稳,‘蹬蹬蹬蹬蹬’连连退出了七八步,才堪堪站稳。

    他持弓的手,更是虎口炸裂,鲜血横流。

    阙辛延手中的长棍,被弓弦反弹了回去,他自己也后退了三四步才站稳,然后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苏离。

    苏离以龙气摧动‘白宇魔神耀光弓’,当即凝聚玄心奥妙诀的符咒之力,形成符咒之箭矢,朝着阙辛延射出了一箭。

    “咻——”

    符咒之箭,如一道流光,猛的射向了阙辛延的眉心。

    阙辛延眼瞳一缩,身影当即定格在了原地,同时双手合十,双腿一压,如蹲马步一般。

    下一刻,他身上陡然闪烁一道光影。

    “噗——”

    那一道符咒之箭,直接洞穿了阙辛延的眉心,然后,阙辛延的身体,直接炸裂,化作一片白光。

    苏离身侧十米多远的区域,阙辛延的身影重新的凝聚了出来,同时,那先前化作的一片白光,也被阙辛延抬手一抓,抓在了手中,然后凝聚成了一张白色的纸片。

    阙辛延的手握住,纸片逐渐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他这才神色平静而又有些疑惑的看着苏离。

    他的情绪,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正常,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如发羊癫疯似的。

    苏离此时,并不是全力动用《玄心奥妙诀》,但是却也依然有些虚弱感——这手段强是强,就是时间太短了,才三秒,就不行了。

    而且,这一次动手,苏离隐约又牵引出身上一系列的暗伤,情况很是糟糕,感觉也很是难受。

    “靠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还是不行。而且,阙辛延虽然手段凶猛凌厉,却有太多保留了,这人也不愚蠢,忽然发疯,肯定是有事,是在试探。”

    “不过,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我都不用怂他,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一方‘推衍世界’回到现实,能获取的秘密越多,越是好!当然,这一次,目前而言,也已经收获不小了。”

    苏离心中沉吟的同时,抬头淡淡的瞥了阙辛延一眼:“恢复镇定了?你这是被人控制了?殒魂茶罐上的殒魂魔魂之力,有侵蚀你的灵魂吗?”

    阙辛延闻言,摇了摇头,道:“开始有,但是后面,我反采补那莲儿的时候,已经解决了。”

    阙辛延说着,又冷冷道:“诸葛青尘不是与你称兄道弟吗?此人,你可要防着点,手段多的很。而且,我怀疑——他可能是诸葛春秋!”

    苏离皱了皱眉——他皱眉的时候,竟然下意识的想要保持着自己的动作变得规范、变得自然。

    嗯?

    苏离心中立刻察觉到了这种情况——这是受到了‘天降造化’的影响?

    还是,诸葛无为‘推衍’出此地有‘天降造化’的机缘,然后散布出了消息,以至于有天骄进入此地,获取了这种机缘之后,就会成为他的‘炮灰’?

    苏离闭上眼,思索着——如果我是诸葛春秋,我要隐藏起来,同时又要舍弃自身强迫症晚期这个毛病,那要怎么做?

    利用天降造化,造成这种强迫症的人,然后引导他们前往月冥城?

    那么,月冥城,就一定有布局、猎杀诸葛春秋之人。

    那批人,又会是谁?

    苏离沉思片刻,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同时也联想到了先前阙辛延为什么动作这么大了——阙辛延,一定是真的吃了大亏。

    “不,诸葛青尘不可能是诸葛春秋,因为命格是完全不同的,这一点,没法掩饰。”

    苏离说着,又道:“刚才,怎么回事?不给个解释?”

    阙辛延道:“解释什么,以苏大师你的聪明,难道推衍不出?”

    苏离道:“能推衍出的,多半也只是你希望我看到的吧?这种亏,吃几次就够了,还一直吃下去啊?”

    阙辛延哈哈大笑道:“苏大师又成长了,真好!”

    他说着,才逐渐收敛笑容,道:“先前准备进入秘境内部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有一道很清晰的女声在喊‘救我,救我’,那声音,很熟悉。我听起来,非常非常像是一个我非常在乎的人。

    当时,我心里一热,当即就冲了进去——我阙辛延这辈子,其实还是很感恩的,只要真是心里在乎的人,至少,在别人不对不起我之前,我肯定是不会先对不起别人。

    所以,我哪怕是没有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我也直接冲了进去,冲进去救人。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很美、很熟悉,好像就是我命中注定要等待的那个人,那位,生命之中注定的道侣。

    那一刻,我才知道,我倾注所有的感情,等待一份情感归来,而如今,这一份等待,终于来了。

    她是谁?

    并不重要。”

    阙辛延似陷入了回忆之中,他脸上,还依然带着神往的相思痴情神色。

    只是,下一刻,他的脸色立刻就有些狰狞了起来:“可,我没有想到,这绝世的美人儿,竟是诸葛青尘,而且,他竟是化身女人,来勾引我,想要与我双修!你说这还不够下贱么?

    若非是我蜕变之后的特殊天赋识破了他,你想想,这会是什么结果?

    而当时,他的意思就是,我们‘阴阳合道’之后,便前往月冥城,一起去‘月冥古庙’去查探一幅壁画。”

    阙辛延将先前的一幕,讲述了出来。

    苏离道:“以你的体质而言,谁与你有关系,那不都是成全你么?你怕什么?迎男而上呗?怎么知男而退了呢?”

    阙辛延嘴角一抽,道:“苏大师,说这种话,你是在暗中示意阙某什么吗?”

    苏离立刻正色道:“没有,没有,只是,你的体质,难道不是这般特征么?”

    阙辛延道:“确实是,只不过……一言难尽。真要是动手了,估计就彻底的被诸葛青尘炼化了。苏大师,你做什么不好,为什么忽然要提及月冥城?那里,必定是一处是非之地啊!”

    苏离道:“去看看?”

    阙辛延:“你一说这话,我就会怀疑你是诸葛青尘。而且,诸葛青尘,也掌握了你的卜卦之法了,虽然不全面,却已经通过这种方法,进入了镇魂碑的第二层秘境空间了。”

    苏离闻言,调出阙辛延的人生档案系统看了看,结果,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但,他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变化来——阙辛延这句话,让他立刻意识到,阙辛延有可能是在演,而且已经和诸葛青尘联手了,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他,进入镇魂碑第二层秘境空间。

    不过,这般想法,苏离当然不会体现出来。

    而且,很明显,面对一些真正聪明之人,人生档案系统的第一个功能,连参考,怕是都不行。

    这是系统不行吗?不,不是系统不行,而恰恰只能说明,这些拥有‘天机’能力的人,太逆天了。

    阙辛延,多半,也是拥有了一些类似于‘天机’的力量,这种力量,极有可能来自于镇魂碑上的那些‘未来文字’。

    “我的卜卦之法,能打开镇魂碑的第二层秘境空间?”

    苏离好奇道。

    “确实可以,所以,当时我以为那诸葛青尘是苏大师你,才跟过去,然后吃了些亏。”

    阙辛延说着,又道:“别的事情,倒是无所谓,但是被欺骗了感情,这真的是忍无可忍——那诸葛青尘化作的少女越是清纯可爱,我就越是想像是弄死莲儿那样,弄死她!”

    苏离笑了笑,道:“镇魂碑,那巡察使没有带走吗?他不是已经拿到了镇魂命匙了?”

    阙辛延道:“镇魂碑的封镇,那是有天道规则的,而且,是真正的封镇。至于说封镇什么,却无人所知。那巡察使虽拿到了镇魂命匙,但也不可能收走镇魂碑啊!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里面的机缘不小呢,获得了,可能就会真正的一步崛起了!”

    苏离沉吟片刻,道:“好。”

    随后,在阙辛延的带领下,苏离很快来到了一条浩瀚而清澈的河流边。

    河水很清澈,但是却深不见底——因为河底,是一片漆黑的。

    这,就是忘川河——这种名字,苏离始终是觉得有些奇怪的。

    “我这大黑棍,就是天降造化的时候,获取的兵器,厉害着呢。放在外面,遇到原来那些同境界的修行者,只要吃阙某一棍,必定跪地求饶。”

    阙辛延开始吹嘘。

    说话之间,他抬手一拍,他那一根粗壮的大黑棍,直接扩大变长,飞了出去,漂浮在了河面上。

    这黑棍,此时像是一条半米宽,五米长的毒蛇一样,散发出一股股暴戾、阴沉、森冷的气息。

    幽幽的光芒照在其黑暗的脊背上面,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阙辛延先一步飞了上去,站在了最前方。

    苏离脚下灵气运转,一个跳跃,也还算平稳的落在了阙辛延的身后。

    ……

    镇魂碑内,秘境二层,深渊祭坛。

    诸葛青尘静静的盘坐,双眼之中,天机之力不时显化。

    四周,祭坛上,竖立着一具又一具和九窍石胎一模一样的石胎。

    只是这些石胎,对应着一位位栩栩如生的人。

    这些人,皆是那些死去的人——如云万初、云青萱,云青鸿,方岳恒、方岳宇、刘松泉、华云霄、赵致晗、冷云裳、孙成峰,冯芊芊等人。

    这些人之中,唯有苏离的的雕像,静静的立在了祭坛的最中心。

    诸葛青尘静静的看着,然后又看了看祭坛后方的那一副壁画。

    壁画上,是一座荒山。

    荒山,看起来很古老,也很普通。

    古老的,是荒山的那一抹山水气势。

    而普通,则是荒山的本身。

    “这座荒山,如今可以判定,是落霞荒山没错。”

    “山势变化,确实是养魂之地的变化。”

    “死字‘锁灵符’,也已经正常启动。”

    “其中,埋葬水晶棺的点也已经找到,水晶棺也已经挖了出来,一切都没有问题。”

    “可是,却依然有所欠缺,哪里的问题呢?”

    “还有什么忽略了吗?另外一座空坟吗?”

    诸葛青尘沉思之间,目光,死死的落在那祭坛后方的一副壁画上。

    壁画的另外一面,上面画着一座七彩色的水晶棺,水晶棺中,有一个女子静静的躺在血水中。

    血水在沸腾,上面不时冒出像是煮沸的气泡。

    女子睁大了眼,双手捂着腹部——她的腹部,隐约有一层淡淡的七彩色的光膜,在保护着其中的一道魂胎。

    诸葛青尘若有所思,又看向了壁画的第三面。

    第三面壁画上,是一片黑暗的火焰领域。

    火焰领域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这片环境,有些像是烈焰荒域内层区域里的那片火海,但是又有很多的不同。

    在熊熊火焰的深处,有七柄血红色的巨剑。

    巨剑已经有一半插入了火焰地面之下。

    七柄巨剑之间,链接着一根根手臂粗的锁链,锁链上,冒着一道道的暗褐色的流光与电弧。

    这锁链通体黝黑,粗壮结实,像是天外陨铁被焚烧到了极致之后,所铸造的一般。

    诸葛青尘抬手凝聚六根寒茎,当即卜了一卦。

    卦象显示出了一个他看不懂的奇怪的卦象。

    他又重新尝试了一次,结果又是如此。

    接着,他尝试着变卦,却也没有成功。

    但,这般尝试,却依然让祭坛上的壁画,再次的延伸了一部分。

    第四面壁画,显示了出来。

    第四面壁画上,是一片阴森的囚笼。

    囚笼之中,一个人披头散发,像是被削去了半张脸一样,看起来极其丑陋——或者说,那不是丑陋,而仅仅是因为被毁容了。

    那人剩下的半张脸,诸葛青尘看不清晰,但,他却知道,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被囚禁在囚笼里,浑身的骨头和灵魂,都被黝黑色的、缩小版的锁链枷锁着,已经被彻底的镇压。

    那人低着头,披洒的黑发遮住了他大部分的容貌,只留下被削掉了的半张丑脸露在外面。

    诸葛青尘看过去的时候,那壁画上的人似乎有所察觉,抬起头,目光呆滞、茫然的看向了他,然后,又绝望的低下了头,全程,眼神灰暗无神,如丧失了灵智。

    诸葛青尘再次拿出寒茎,当即卜了一卦。

    忽然,他浑身一震,一口血水当即喷了出来,喷在了他身前祭坛上的那些雕像上其中一具雕像上。

    那具栩栩如生的雕像,仿佛立刻获得了生命力一般,竟是双眼灵性的转动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眨了眨眼,然后,呆呆的看向了诸葛青尘。

    诸葛青尘深深的看了这女子一眼,随即默默的开始结印,很快,这些印记蕴含着天机之力,以及一些其余的五颜六色的神秘能量,全部涌向了这女子的眉心。

    女子身躯微微一震,接着,俏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茫然之色。

    下一刻,她反应了过来,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朝着诸葛青尘躬身行礼,道:“云青萱,拜见主人。”

    诸葛青尘点了点头,道:“现在开始,你就是云青萱,而不是新一代的傀儡死士。另外,稍后我会为你施展天机洗魂术,重新为你打造一份幻境里的记忆成长经历,以覆盖你的过往经历。

    这样,那一个云青萱,就只会成为你的影子,而真正的你,因为害怕复仇失败,早年就将自己蛰伏了起来。”

    “现在,你将这一段记忆,镌刻到灵魂深处,哪怕是被人搜魂,也要牢记这样一份事实!另外,待会儿之后,你会遇到一个人,你去杀他报仇,到时候,我会替死,你放心杀我,以全力击杀,我会无限接近真实的死亡,但不会真死。因为现在这个我,和现在这个你,性质是一样的。”

    “明白了么?!”

    诸葛青尘一字一句,随即,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天机魂石。

    “天机魂石……天机洗魂术,天机衍道……真是好东西。不过,我该走了。”

    诸葛青尘说着,将身前的又一个雕像抓了过来,那个雕像,就是他自己。

    然后,他重复了这样的一个过程,于是,一个处于修炼状态的‘诸葛青尘’,逐渐的清醒了。

    而他眼前的诸多雕像,此时,也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只有那几幅壁画,以及,他先前卜卦遭遇反噬之后,落在眼前的‘寒茎’。

    “终究,还是没希望啊。”

    “爷爷下落不明,劫难重重,该如何布局呢?”

    “上次,或许,可以让阙辛延帮帮忙。”

    诸葛青尘想着,又叹了一声,道:“师尊,一路好走。我相信,爷爷他也是逼不得已,才对你动手的。”

    ……

    苏离跟着阙辛延,穿过了一片黑暗的河面之后,即将踏入那片天降造化的区域。

    在这里,确实有一片漩涡,那片漩涡,就是镇魂碑的内部空间的一个出口。

    苏离远远就看到了一片巨大的水龙卷,几乎都冲向了天际,看起来有些悚然。

    阙辛延却不以为意,反而有些忌惮的看了看两边,压低声音道:“快些吧,不要碰到幽冥船之类的东西,不然,就走不了了。”

    “幽冥船是什么?”

    苏离问道。

    阙辛延脸色一变,道:“不知道,但是先前我见过一次,却只是替身见过,而且替身还被那巡察使一指头戳死了。

    不过,那巡察使,好像和那幽冥船碰上了,当时天空忽然像是炸了一样,应该是爆发了冲突。

    后面如何就不清楚了。

    那幽冥船,至少也是化神境级的强者的骨头打造出来的,上面的门窗上,是一位位强者的殒寂之魂封镇,看起来十分邪门。

    而且这东西,像是幽魂,而不是真实存在的。”

    苏离道:“是不是,船头还挂着两盏大红灯笼,灯笼里是两颗人头在燃烧?”

    阙辛延道:“对对对,你竟然知道?”

    苏离道:“我当然知道,你回头看看,我们身后跟着的是什么?”

    阙辛延的肩膀一抖:“兄弟,苏大师,你可别瞎说话啊!”

    阙辛延没有回头,苏离感觉到,他的呼吸都屏住了。

    苏离道:“船靠近了,船上好像站着一个女人,白衣女人——这女人,好像在喊救命。”

    阙辛延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苏大师——逃吧,我们分开逃!”

    阙辛延说着,目光盯着前方的水龙卷漩涡——原本很近的漩涡,仿佛忽然之间,变得无比的遥远。

    阙辛延瞪大了眼,身体抖了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一脸绝望的转过身来。

    “苏大师,你是不是霉运加身了?走到哪哪里死光光?”

    阙辛延的语气,带着深深的忌惮、质疑以及猜度。

    苏离嘴角咧了咧,没说话——事实上,回想起来,还真是这样。

    阙辛延这才神色复杂的看了那幽冥船一眼,接着一咬牙,从胸口里掏出一枚绿色的玉牌,猛的投掷了过去。

    “恕罪恕罪,我们无所见,无所应,无所感,只是经过而已,打扰诸冥神了。”

    阙辛延说着,跪在黑棍上,朝着幽冥船三跪九叩,虔诚得像是个忠实的信徒。

    “快!跟着!把最有价值的宝贝丢一个出去!三跪九叩诚心跪拜!”

    阙辛延急忙道。

    苏离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看着那绿玉没入幽冥船中。

    这幽冥船,忽然就出现了,全部确实是由枯骨打造。

    整艘船,不是特别大,和前世的小型邮轮差不多。

    只不过,这船头挂着的两盏大红灯笼,确实是有些令人心悸。

    苏离很确定,这是邪物——就是这个世界经常会出现的那种诡谲、魑魅魍魉之类的东西。

    只不过,这次遇到的玩意,是堪比元婴、婴变甚至是化神境级别的修行者的存在。

    船头上,那白衣女人,给了苏离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苏离确实听到她在呼救,声音还很哀怨、很凄厉,很惨烈。

    不过,这种经历,先前阙辛延也提及过,他倒是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再就是,阙辛延如此,说不定反而是在施展某种诡计——天机大师,真的能随意下跪吗?

    苏离不知道,但是他的性子里,是不愿意向任何人下跪的。

    更遑论,随便拿出一件宝贝?他身上还有什么宝贝?无非,就是五帝古钱了。

    其余如武器‘白宇魔神耀光弓’之外,他也就一件风灵避尘甲了。

    这衣服他要穿的,武器他要用的,而且这两样东西他也炼化了,丢出去也没用。

    如果这是一个局,目的就是要他的五帝古钱了。

    不过,这种邪魅,真的能承受五帝古钱的威力?

    苏离眼神冷静,丝毫不受那求救声的干扰,直接冷喝一声道:“滚!”

    幽冥船忽然停下了。

    黑暗的幽冥船上,忽然生出了很多血红色的灯笼。

    每一盏灯笼里,都出现了一只像是被囚禁着的血色诡谲。

    “苏大师,你,你这是疯了吗?”

    阙辛延瞪大了眼睛,眼中又是惊怒,又是骇然和无奈。

    他说话的声音,都变色了。

    情绪上,也极其到位——如果不是演,那么就只能说明,这幽冥船,非常非常危险!

    “装神弄鬼的玩意!都这时候了,我还怕你们?”

    苏离眼眸一凝,看了看五帝古钱一眼,当下扯下一枚铜钱,直接衍化玄心奥妙诀,全力施展之下,铜钱化作一道流光,猛然杀向了幽冥战船!

    五帝古钱被玄心奥妙诀的极道咒术摧动之后,在虚空瞬间膨胀,化作一只足足有百米大小的巨型古钱,携带着一股股恐怖的帝王龙气,如能镇压山河大地一般。

    这种气息凝聚之后,巨大的古钱,带着惊天动地的伟力,猛的向下方镇压而下。

    这般手段,苏离也隐约借鉴了一些‘镇魂塔’镇压烈焰荒域的那般场景变化,此时这般摧动,竟是效果出奇的好。

    “轰——”

    那一枚巨型铜钱,瞬间轰砸在了幽冥战船上。

    幽冥战船竟是猛的一震,接着,上面大量的血色灯笼,竟是当场炸裂,被那一道道镇压而下的金色龙气,当场震散,化作血雾齑粉!

    与此同时,幽冥船穿透的白衣少女幽影,竟是同样受到了一股股金色龙气的冲击,如随时都会支离破碎一般。

    “嗡——”

    这时候,幽冥船上,忽然亮起一道黑光,黑暗幽暗,冲天而起,当场就直接将那一枚巨大的古钱震飞了出去。

    下一刻,幽冥战船上,变得一片死寂。

    一个头戴骷髅面具、身披黑色符文披风,手持双镰的身影,一步步从战船之中走了出来。

    书阅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