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69章 以情玩弄,苏离血手屠魂!
    秋风萧瑟。

    镇魂碑外,虚空之上,一道麻衣长袍的邋遢身影,静静立在那里。

    这世间,似无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天空中,有穿行山林的鸟雀,还不时从他的身影之中穿透而过,而没有任何的不安与惊悸。

    秋风吹过了他的幽影,却也同样没有带起半分涟漪。

    他站在那里,却仿佛遁入了时间与空间之中的永恒。

    “可惜了,利用云青萱,引出他的疑惑,然后给了他逃跑的机会,让他在关键时刻进行极限推衍。

    他推衍出了部分结果,可惜,天枢秘术、天机洗魂术都无法渗透他的心灵。

    而那隐约捕获到的一缕信息,却也只是一段神秘的语言。

    这段语言,应该和七龙祭坛的秘密有关,但,这种神秘的语言,会是什么语言?”

    “既然他有所察觉,说明,他终究还是有所忌惮——诸葛一脉的人,他始终无法做到信任,哪怕是青尘舍命相救,都无法。

    也就是说,他既然有防范之心,心中所想的这一段‘神秘语言’,只怕会反而给我带来无尽的灾祸。”

    “所以,这一次,算是彻底失败了。既然失败了,这段相关记忆,便直接以天机洗魂术彻底洗去,不让其存在,以免留下破绽、弊端。”

    “倘若,这神秘语言更是一种布局,抑或者来自那巡察使,我贸然去查探,一旦被卷进去,只怕是会万劫不复。”

    “真正的强者,透过虚幻之身直接击杀本体的本事,还是有的。如巡察使这种,暂时不宜面对。”

    “再就是,这少年背后,大有来历,终究是我看轻了他——那幽冥穆族,也并不简单。此局,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彻底败了。

    多少年了,没想到,此次竟是败得如此彻底。

    如此也好,此事也刚好可以挫一挫青尘的锐气,让他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磨砺一番。”

    这麻衣长袍的邋遢身影心中喃喃,随即,他忽然出声道:“云梦。”

    “族主。”

    一个模样极其清秀、气质极其灵动的少女,忽然在虚空显化了出来。

    她一身翠绿色的纱裙,迎风飞舞着,将她一身凸凹有致的身材,完全的勾勒了出来。

    她如清水出芙蓉般,看起来极其清纯动人,同时,她隐约也有着一丝来自于魅儿的那种独特气质,以至于,让人看了一眼之后,便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云梦,想来,接下来,他是会前往月冥城的——那个地方,他脱离不了。不过,会是以什么身份前往,却也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你重新选择一个身份——是被父母卖入勾栏的花魁,还是父母意外身亡、从小拉扯一个天才弟弟长大的、十分护弟弟的姐姐,还是一个家族里的绝世明珠,娇生惯养……

    这三个身份,你选一个,然后,我为你动用最后一次天机洗魂术,为你彻底定下身份。

    这天机魂石,还没有真正的破解其中的秘密,现在,能使用的机会只剩下两次,一次给你,一次给我。

    然后,此物就要再次陷入沉寂之中了。

    但这一次,也同样是我们的一次机会——这天机魂石之中的秘密,极有可能,和那苏离有关。

    你,一定要拿下他——他在情感方面,确实是有些致命的弱点,这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而是真的。

    这一点,沐雨兮、云青萱、魅儿、穆清雅她们,就是最好的佐证。

    所以,只要你能做到足够的真心,足够的至死不渝,他,必定会为你所用!

    另外,你要注意,他的推衍能力极强,特别是针对于心性方面的推衍能力!

    所以,你所表现出的足够的真心,就是真正足够的真心,真情!

    因此,这一次,本族主是真的要……失去你了。可惜,我们尚未能双宿双飞,本宿主便要暂时失去你了。”

    “族主,暂时的失去,只是为了永久的得到,不是吗?为族主办事,乃是云梦的最大荣幸。”

    云梦的声音,格外的尊敬,也格外的轻柔。

    麻衣邋遢男子轻叹了一声,微微向前踏出了一步。

    这一步,不仅和二没有关系,也并不对称。

    他的眉头也微微蹙起,也同样一上一下,一正一歪。

    “修行一途,当真是千难万难。更难的是,与天上博弈那一线生机,一线应劫的希望。浩劫将至,魔临天下。为了天机一族的将来,魔将复生,又舍我其谁?我将为魔,便天下无魔。

    为此,哪怕众叛亲离,哪怕一人走到绝颠,也无怨无悔!

    云梦,如今,清霜已死,魅儿已亡,而唯有你,重新出世。

    我纵再不舍,也只能动用这最后一份手段了。”

    麻衣邋遢男子的声音,落寞而沉重,惆怅而寂寥。

    云梦默然半晌,叹道:“族主,云梦明白了。那么,那个父母意外双亡、从小拉扯天才弟弟长大的那个姐姐,其实是一个最好的选择。父母双亡的身份,和他很相近,而他或许——可以很像我弟弟,我可以像爱弟弟一样去爱他,这样转移情感,会更激烈、直接一些。

    同时,爱弟弟这个性格缺陷,反而会让这个姐姐,更加有存在感。

    这和云青萱这种杀弟证道的身份,恰恰截然相反。

    云青萱既然是真的,那这个身份,自然可以更真实一些。”

    云梦说着,忽然抬手,一掌劈在了她自己的眉心。

    顿时,她七窍喷血,娇躯一颤,当场直挺挺的倒下了。

    随后,一缕淡淡的幽魂,悄然的飘了起来。

    “族主,这身体,都不要了,就那个姐姐的身体吧,然后我把自己的魂,融合进去——族主用洗魂术融一下就行了。这样,连通过幻境改变记忆,都不需要了。

    这样,就是姐姐的殒寂之魂意外复苏,将没有任何破绽可言。”

    云梦明白了诸葛春秋的意思。

    或者说,此时的诸葛春秋,也已经不叫诸葛春秋,而是一个邋遢的散修——古天琊。

    古天琊,天血古族曾经的族主,也是曾经云易梵的那位师尊。

    只不过,眼下,古天琊这个身份,诸葛春秋也只是用这一下而已。

    用完,这个身份,也会舍弃。

    而他最后的那个身份,才是真正关键的身份。

    这个身份,在他自己舍弃古天琊这个身份之前,他自己,也并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他还存在那样一个身份。

    古天琊凝聚天机魂石,收了云梦的幽魂,柔声道:“云梦,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云梦语气坚决,道:“不,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彻底。今日抱有一丝侥幸,他日必定大夏将倾。雪崩的时候,最开始往往仅仅是因为一片雪花的不稳定所导致。

    我既然要当那个姐姐,那我就应该是那个姐姐,而不该是扮演。

    扮演,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就像是傀儡死士云青萱哪怕是再真实,也永远无法真正的取代云青萱,依旧被那苏离一眼就识破了。

    既然是最后一次机会,我知道族主心里是更希望云梦果断一些的,只是不舍说出来罢了。

    云梦被族主培养近三千年,又岂会让族主为难?”

    云梦说完,幽影便完全遁入了天机魂石之中。

    古天琊闻言,默默闭上眼,两行略显浑浊的泪水,不经意间淌落。

    只是,这两行泪水,到底是出自于真心,还是出自于假意,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云梦,此次,月冥城这一局,将会完全从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开启,你放心,到时候,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本族主,都会将你救赎回来的。”

    “至于清霜和魅儿,不是我出卖她们,而是她们的心,已经不在本族主身上了。

    本族主,便是付出再多,终是枉然。

    既然留不住,便随她们去吧。

    或许,死,对于她们而言,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古天琊喃喃道。

    片刻后,天空中的麻衣邋遢身影,一点点的消散,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

    苏离手腕强烈的炙热和刺痛,让他先是心中一沉,随即怒意大炽。

    随后,他意识到,他极有可能是被强者强行窥视内心、探索秘密了。

    只是,苏离刚觉得极其糟糕、觉得自己暴露了核心机密的时候,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

    因为,这一切,仿佛都是刻意促成的一样,然后刻意引导他的情绪,刻意引导他的心思,从而让他暴露更多的东西。

    可实际上,他心中所想的任何东西,都是华夏那边的语言所想,更遑论——这还是结合系统信息的想法啊!

    系统都能制造‘档案世界’了,又怎么可能被除了他之外的存在窥视到?

    若真的能窥视到的话,那又何须等到现在?

    那一定早就被利用、被强行弄死了啊!

    更遑论,对方真的窥视到了秘密的话,此时,他就不可能还有活路,而是当场就被杀人灭口了!

    苏离的心,一下沉静了下来,手腕处的炙热热流,也让他渐渐的镇定了下来。

    随后,苏离才发现,他一身气血,不知何时,受到了环境的牵引,仿佛随时都会狂暴一样。

    到这时候,苏离哪里还不知道,他刚刚的判断,都完全是对的?

    所以,想窥视他的心思?

    虽然对方差点儿成功了,但,终究还是想太多!

    “轰——”

    阙辛延无比狼狈的带着苏离狂奔而逃,那速度,确实是快得超乎想象。

    然后,两人如一道光影般,瞬间再次冲出了水龙卷,来到了忘川河上。

    “跑吧。”

    阙辛延喷出大一口血,喘了口气,再次道。

    “不用了,没人追来。”

    苏离深吸一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没想到,诸葛青尘,还算是个人物。唉,我一向不太瞧得起他,以前一直觉得,他就是漓圣女身边的走狗,没半点儿自我……如今看来,他可是比我有担当得多。”

    阙辛延说着,又回头看了那巨大的水龙卷一眼,似生怕云青萱跟着杀出来。

    苏离沉默不语。

    若不是通过系统了解了部分因果,说实话,诸葛青尘这种舍命相救,确实是足以让人感动的。

    只是,这是玩的什么?

    用新一代的傀儡死士替身,来和傀儡死士替身生死相斗,死一个来舍命相救?

    这操作,苏离只能说,实在太特么的骚了。

    这要不是系统升级到了如今这般情况,天机值又大大的够用,他哪里能看出这样一手牛逼轰轰的操作?

    所以,诸多老家伙,都是玩的一手替身走天下?

    所以,我是不是要将茅山道术给弄出来,那什么替身纸人、撒豆成兵之类的手段,学到最顶级?

    以后弄个十个八个分身,各种狂浪?

    毕竟,狂浪是一种态度,狂浪是不被约束……

    这很符合他如今的初衷与现状啊。

    “苏大师,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即便是天机大师,也不例外。”

    阙辛延以为苏离很伤心,忍不住出声安慰道。

    苏离没有解释,而是肃然道:“幽冥船,是你故意引来的?”

    阙辛延闻言,直接翻了个白眼:“苏大师,你说这话阙某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故意引来的?我阙辛延在苏大师心中,就是这种人?”

    苏离点了点头,道:“是。”

    阙辛延呼吸一滞,嘴角抽了抽,道:“抱歉,确实是我引来的,但只是为了检测苏大师的身份是真的苏大师。因为,阙某不确定镇魂碑上的碑文是不是那诸葛青尘做的手脚,毕竟,这种‘碑文显示的未来’,本身,就很奇怪。

    而若是苏大师不是苏大师的话,阙某一旦被卷入局中,怕是被炼成了劫灰,都没有翻身的余地。

    不过,幽冥船既然没有对苏大师动手,没有直接抹杀苏大师,就说明,苏大师的身份是没问题的。”

    苏离心中恍然,道:“看来,你知道我的身份?”

    阙辛延道:“我不知道,但是你母亲的事情,不是在镇魂碑上显化出了图腾投影吗?所以那一幕,所有镇魂碑里的天骄历练者都知道了,我在镇魂碑内,自然也是看到了的。

    而幽冥穆族,和幽冥船是有直接关系的,有传言,幽冥船就是幽冥穆族的核心战斗至宝。

    所以,如果你是苏大师,那你就是穆清雅前辈的儿子,就拥有幽冥穆族的血脉,自然,就不会被幽冥船针对。

    至于我——呵呵,我把幽冥船引来,利用的恰恰是殒魂茶罐那一部分要侵蚀我的魔魂气息。

    这样我确实会有危险,但是我其实和殒魂茶罐那魔魂气息没有任何关系啊,只要足够虔诚、没有敌意,幽冥船不会滥杀无辜的。”

    阙辛延说着,又道:“苏大师,你说,如果你不是你而是一位居心叵测的存在,像是之前诸葛青尘化作的小贱人那样想要算计我,那么我暗中算计你一道,有错吗?你若真是你,你必然会没事的!你若不是你,那你被杀死,岂不是活该?”

    阙辛延这话说得,坦坦荡荡,极有魄力。

    苏离闻言,也不得不感叹——这些人,果然没有一个易与之辈。

    “行了,你有幻灵舟吗?镇魂碑不看了,我们现在去月冥城,以最快的速度!”

    苏离催促道。

    诸葛青尘的事情,苏离不想多提,阙辛延虽略显遗憾,但是也没多说这个了——对于诸葛青尘,他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现在还依然对诸葛青尘扮女人要采补他,而耿耿于怀,但是又感恩他关键时刻冲出来,舍命相救。

    毕竟,救了苏离,实际上也是救了他,不然,就云青萱那疯子,阙辛延没有任何把握能挡得住对方那无比凶悍的一击!

    “幻灵舟?要什么幻灵舟?是我的大黑棍子不好用了吗?”

    阙辛延有些不满的道。

    苏离:???

    阙辛延道:“我的棍子,最适合的就是跑路,苏大师放心,这大黑棍,好用之极,用过了的女修士都说好!”

    苏离:“……”

    苏离总觉得,这阙辛延,一定是在疯狂开车,毕竟,看他一脸骚包、贱兮兮的样子,就知道。

    只不过,阙辛延这般说的同时,也的确是摧动了他的大黑棍,然后化作御空模式。

    然后,苏离只得跟着跳了上去。

    “大黑棍啊大黑棍,月冥城,走起!”

    阙辛延喊了一声,然后全力开始摧动大黑棍,向着月冥城极速御空飞去。

    ……

    月冥城,坐落在巫月城和冥巫城之间,是一座巨大而古老的古城。

    同时,月冥城,也是冥山府核心十大主城之一。

    靠近月冥城之后,苏离发现,虚空中御空飞行的修行者,越来越密集了。

    这些修行者皆三五成群,速度都极快,同时,他们也神色匆匆,不知从何而来,要飞往何处。

    沿途,没有什么冲突爆发,也没有什么修行之间的交流。

    “月冥城,好像很和谐?他们如此神色匆匆,是有什么急事么?”

    苏离站在阙辛延身后,忍不住询问道。

    “修行者之间,正常都是如此。我们这一路来,不也是风尘仆仆么?不也是一路毫无交流么?这果然是真·邂逅一路美丽的风景啊!”

    阙辛延还有些唏嘘感慨,可谓是贼心不死。

    苏离想了想,便也没有过多询问。

    月冥城,已经到了。

    远远的,苏离就看到了一座无比古老、厚重的古城墙,耸立到了云霄之中。

    恢弘、厚重,甚至苍古、斑驳的气息,远远的,便扑面而来。

    苏离运转观天之术——虽无法再使用天机之眼,可此时,观天之术还是能使用的。

    在这种观天术之中,苏离看到这巨大的月冥城古城墙,像是一位巨人矗立蹲坐在那里一样,那冲入云霄的城墙,则正是巨人的肩膀。

    而城墙上的那三个古老的、遒劲有力的大字——月冥城,更是隐约闪烁着一缕缕内蕴的锋利寒芒,刺眼刺骨也刺魂。

    苏离看得眼睛生痛,才不忍的收回了目光。

    有这样一座城,普通的诡谲、魑魅魍魉,幽冥之魂,怕是都无法进入其中了。

    “怎么样,足够震撼吧?我第一次去月冥城,还是和莲儿一起去的,当时的心愿,就是在城中购买一套好些的宅院,然后娶个三妻四妾……唉,这愿望,如今虽可以轻易达成,却再没有曾经的那一番乐趣了。”

    阙辛延说着,忽然呼吸一滞。

    因为这时候,城墙西方,一只九色黄鸟,扇动着无比炫彩的美丽翅膀,自远方极速飞来。

    这般飞行速度,早已经破了音速,所以,此时是没有声音的。

    九色黄鸟身上,侧身坐着一名鹅黄纱裙的灵秀少女。

    少女脸上带着一抹愁容,乌黑的眸子里,灵性光泽十足。

    她身材极其妖娆,胸脯鼓胀鼓胀的,像是要喷薄而出一般。

    她双手抱着双肩,两条长腿交叠着,不时摆动着。

    长裙覆盖了她一部分雪白的膝盖,却也露出了一截雪白如玉的小腿。

    她穿着一双浅黄的长筒灵靴,灵靴上的氤氲气息,和雪白的肌肤的氤氲气息交相辉映。

    阙辛延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眼珠子都看直了,嘴角竟是都不由自主的淌出了一些口水。

    苏离瞧见阙辛延没出息的样子,心中一阵鄙视——一个女人,你阙辛延至于吗?

    苏离想着,当即也抬眼看了过去。

    这时候,那少女似有所察觉,顿时灵眸凝聚,朝着苏离看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接。

    然后,苏离心中一凛,整个人、整颗心,都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样。

    他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心动甚至心悸的感觉。

    她不像是魅儿那么恐怖,能吸死人,却如沁人心脾的芳香,忽然就会渗透心灵,然后,让人难以割舍。

    “苏大师,那位仙子早就走了,还在发呆呢?苏大师,你也不能免俗啊!”

    阙辛延的声音,不知何时传来。

    苏离心中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她是谁?”

    苏离近乎于本能的问道。

    “她是一个可怜人。”

    阙辛延叹了一声,摇了摇头,道:“只是没有想到,如今的她,实力彻底成长了起来。我还以为,她会因为她那个弟弟,被废掉呢。看样子,他弟弟,又可以兴风作浪好一阵子了。”

    苏离听得心中有些啧啧称奇——莫非,这个世界,也有扶弟魔不成?

    苏离调出人生档案系统,锁定远处那个已经几乎消失的背影,调出了她的人生档案信息,看了一眼。

    苏离看到这般信息,然后仔细调阅了一下她过去的信息,顿时,整个人彻底的无言以对——这何止是扶弟魔,这是一位扶弟狂魔啊!

    苏离关闭了系统面板,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仔仔细细观看了这个梦思芸和其弟弟的所有经历,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唯一的异常,就是她前些天有了一份机缘,闭关苦修,然后刚刚殒寂之魂复苏,第二魂蜕变,以至于她终于突破到了元婴境了。

    这一点,在修行者身上,倒是也很正常。

    “此人身上的缺陷非常明显,该不会也是表现出来的吧?应该不是。”

    “她前往孤寂之地?很多修行者都是前往那里,那里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惜她档案里查询不到更多细节。”

    苏离关闭系统后,脑海里,此人的形象,竟是久久挥之不去。

    不过,苏离见阙辛延同样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再结合梦思芸本身的经历,他也能理解——这梦思芸乃是特殊的‘天梦灵体’,天生容易让男修行者的灵魂生出亲近之意,以至于,很多男修行者会对她无比仰慕、钦慕。

    只是,她那个胡作非为、飞扬跋扈的弟弟,确实是让人接受不能,这才一直没有道侣守护。

    “苏大师,你想要具体了解月冥城,那一定要去一个地方。”

    阙辛延道。

    “哪里?”

    苏离询问道。

    “月冥楼。”

    “那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

    “那是一处类似于勾栏之地,但也并不完全是勾栏,因为月冥楼乃是月冥宫的麾下势力,想当于是在月冥城历练的外门。”

    “好吧,我明白了。你是想去与歌女们谈情说爱?交流感情?”

    “苏大师,阙某是这样的人么?苏大师,这会儿,月冥楼恰恰有一位花魁即将出世哟,听说,谁能有本事通过她的考核,就可以一亲芳泽了呢。”

    阙辛延挤眉弄眼的道。

    “你不怕被吸死?还一亲芳泽?你这种灵体,现在是修士的最爱好吧?我说,你直接往那里一站,都不需要你主动了。”

    苏离没好气的道。

    这阙辛延,米虫上脑了吧?

    阙辛延贱贱地笑容一僵,道:“苏大师,我都这么主动了,也没见你主动啊,你这么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苏离道:“你爱听不听!”

    阙辛延一咬牙,道:“请客的灵石我出了,你就说去不去吧?你打听消息,还真得这地方,其余地方,问之必死!”

    苏离道:“你请客我怎么可能不去,去啊!”

    阙辛延道:“呸,苏大师和我一样,虚伪!对了,说好了我请啊,你可别和我争。”

    苏离嗤笑道:“放心,我绝不和你争!”

    阙辛延无语之极:“苏大师你客气一下会死啊,真是个木头,呆子,死鬼——”

    苏离也不说话,当即汇聚《玄心奥妙诀》的咒术,阙辛延顿时立刻老实了起来。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月冥楼。

    在苏离想象之中,这就是什么青楼,勾栏之类的地方。

    但是来到了这里、看到了那仿佛天宫仙阙、高达九十九层的巨大玲珑玉楼之后,苏离老老实实的掐灭了自己的想法。

    没见识不可怕,没见识还装作自己有见识,才是真的没救了。

    苏离也见过前世的大都市,但此时和这月冥楼一比,顿时,一种很鲜明的凡与仙的差距,油然而生。

    此时,月冥楼前,修行者络绎不绝,各种境界的,苏离都能看到。

    以他的眼神,如今也不难分辨出,来这里的修行者,大多都是筑基、金丹境。

    炼气或者是元婴境的,都非常的稀少。

    炼气境的修行者,一般很少出来游乐,多半都是在苦修。

    而元婴境,则多半都在各种忙碌蜕变婴魂,同样也鲜少出来这等地方吃喝玩乐。

    阙辛延明显是个例外——乔莲儿死了之后,他是彻底的放飞自我,从一个极品痴情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极品滥情的渣男。

    他熟门熟路,就像是个常客一样,带着苏离,直接就上了三十三层楼,然后找了个金丹境的、名叫‘小乔’的娇俏可爱的女修行者,寻了一处窗户边,购了一些灵气酒水和灵果美食。

    苏离,一路上则一言不发,像是个追随者似的。

    阙辛延没有介绍,苏离也没有主动表现自己。

    他此时在做的就是,将每一个遇到的人,都用系统锁定,然后仔细观看。

    通过这些人的经历,找寻到与‘月冥城’相关的信息,然后直接‘’。

    这般,可是比询问,要快多了。

    而且,哪怕是一些人有一些隐藏身份,他都可以因此而查出一些端倪来,并在心中留下一些印记,将来在再次面对这些人的时候,要小心为上。

    除此之外,时间,也已经快要结束了,所以,此时他随意推衍,也不害怕推衍到了特别逆天的人,被人反盯上。

    盯上就盯上,暴露就暴露,算什么呢?

    带着这种心思,苏离安静的吃着酒,目光却不时朝着四方瞟。

    “嘻嘻,这位公子,既然有心,不如,小乔找几个姐妹,来伺候公子?”

    那小乔的一双勾人凤眸,不时扫过苏离,心痒难耐,于是开始撩拨了。

    阙辛延闻言,呼吸都不由一滞——失算,带这个这么帅的天机大师来,反而让帅气的我,不再那么光芒四射了。

    心中虽然有些被打击,但是阙辛延却也不会这么小气,当即笑道:“苏大师,可是一位真正的天机大师,什么阿猫阿狗,也能伺候苏大师的?”

    小乔一身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浑身显出慵懒而妩媚的含羞、妩媚神色,吃吃笑道:“其实,奴家也是舔,鸡大师呢,苏大师要不要尝试一下?”

    “噗——”

    苏离一口酒水直接喷了小乔一脸。

    他心中也是无语之极——要不要这么浪啊。

    小乔先是一愣,然后伸出舌头,将脸上的酒水舔得干干净净,那舌头的灵巧程度,让苏离一阵汗颜。

    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竟是不受控制的生了出来。

    不过,他一向是正人君子,立刻毫不留情的掐灭。

    随后,苏离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戾气——那是一双很阴狠、毒辣的眼神。

    苏离回过头看了一眼,便看到了一个模样和梦思芸很是相似的青年,正阴测测的盯着他和小乔。

    小乔看到这青年到来,先是一喜,然后又有些害怕的低下头,朝着青年躬身行了一礼,道:“梦公子,您来啦。”

    那青年一身青色剑服,头顶插着一枚碧绿的玉簪,双眼略显狭长而阴厉。

    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在了小乔的脸上:“没舔够么?还是给你的灵石丹药不够多?不是答应好的,不陪客了?”

    他一耳光,直接将小乔的脸都抽歪了,小乔嘴角里,都淌出了不少的鲜血。

    小乔是金丹境,而这青年,还不到金丹境,但是他却敢打,而小乔,却没有还手。

    苏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在风月之地点了个小妞吃了几口酒,还闹出纠纷来了?

    这怕不是洒了狗血?

    这特么在里都不敢这么写的吧?

    这么写要被人喷出翔吧?

    竟然还真发生了这种事情?

    特别是,月冥楼又不是没什么势力的地方!

    而这梦公子,梦思芸的弟弟,到底是有多牛逼,这么豪横?没被毒打的吧?

    苏离调出这青年的档案看了看,然后他看到了真相——月冥宫的一位少主——月冥圣子,极其喜欢梦思芸。

    所以,这梦公子——梦思延,就是这么豪横!

    而且,其实小乔,也仅仅只是他随意宠幸了两三次而已,远远谈不上包养什么的。

    占有欲强,而且还十分嚣张,跋扈!

    既然如此,阙辛延,为什么还要刻意找小乔?

    苏离不动声色的看了阙辛延一眼——这种冲突,是没有必要的,但如果根据梦思延的性格来说,只要阙辛延点了小乔陪酒,梦思延得知消息,就一定会大打出手。

    阙辛延点小乔,是因为小乔也姓‘乔’,而他还忘不了乔莲儿?

    抑或者,仅仅是要通过这件事,引出某些布局?

    “阙辛延,被利用了而不自知!他所有的一切行动,自以为没事,但,一定被人种下了控制之思想,潜意识会影响他的一切行动,并将我引入某种局中。”

    “且看一看。”

    苏离沉吟之间,心中已经有了准备。

    这时候,小乔已经跪在了地上,拼命的磕头求饶道:“梦公子,这位前辈,乃是元婴境的前辈,他一眼在众多姐妹中选中了小乔,小乔也不敢得罪啊。公子,小乔的心,一直都是公子的,之前那些话,也不过是逢场作戏——”

    “做戏你娘啊!是不是本公子不来,你就要做戏到舔,鸡大师啊!你还真是厉害啊!”

    他说着,眼神阴厉、凶狠之极,一字一句道:“你是天机大师?哪里来的天机大师?”

    苏离站了起来,直视着梦思延,淡淡道:“哪里来的?从你母亲身上刚下来的天机大师。”

    梦思延闻言,脸色陡然一变,双眼中,爆出了强烈的杀机:“小杂种,你找死!”

    苏离嗤笑一声,玄心奥妙诀当即施展,白玉魔神耀光弓直接被他祭出,随后,龙气摧动的白玉弓,直接化作一道暗金色的杀戮之光,被苏离狠狠抡起,直接抽向了梦思延的脑袋。

    这一击,苏离乃是当场爆发,出其不意,而且极其凶残,毫不留情!

    一击出,梦思延瞪大了眼睛,眼中终于显出了深深的惊恐之色。

    只不过,已经迟了。

    苏离的‘白宇魔神耀光弓’,乃是8星级的灵器,这是连元婴境的修行者都能对抗的强大灵器。

    在玄心奥妙诀的加持和龙气的加持下,这柄灵器的威能爆发,直接达到了十成以上,其威力,可想而知!

    当初,苏离甚至能和元婴境的修行者正面扛上一两击,此时面对一个被未知人怂恿上来挑衅的愣头青,苏离岂会容忍。

    时间,就剩下不到一个时辰,真虚体悟就要完了,他还怂着做什么?

    直接将事情闹大,然后引出布局,不就行了?

    苏离的心思电转,此时,‘白宇魔神耀光弓’已经直接当铁锤般,被苏离抡起,狠狠抽在了梦思延的脑袋上。

    没有任何意外,甚至,因为特殊的攻击能力,以至于,梦思延身上的所有守护底蕴,都没有能激发。

    “噗——”

    梦思延的脑袋,当场直接如烂西瓜一样炸开,红色的白色的,与血雨爆散四方。

    同时,一道黑暗的幽魂刚冲出来,就被苏离的玄心奥妙诀引出的咒术神雷,当场击中,‘噗’的一声,当即炸碎了。

    整个月冥楼在这一刻,忽然死一般的寂静了下来。

    “苏离,你疯了!”

    阙辛延一呆,随即惊呼道。

    接着,他脸色猛的一变,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月冥楼外,一名气质如玉的青年,陪同着远遁而回的梦思芸,化作流光正极速飞来。

    书阅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