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72章 云青鸿生死大揭秘,苏离压倒云青萱
    云,依然很厚。

    雾,也依然正浓。

    云青萱很想表现得极其凶狠、恶毒,以逼迫苏离誓死效忠,抑或者是让苏离服软,主动效忠。

    但她却发现,当笼罩苏离的囚笼开始消散,苏离仿佛因对她失望,反而彻底的自暴自弃了。

    这种自暴自弃的颓废,这种悲绝、落寞的眼神,并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她太了解那种眼神了。

    和苏离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却也暗中仔仔细细调查过苏离的为人,以及过往的一系列经历。

    毕竟,要与这种人合作,她能不去调查清楚吗?

    云青萱当然也知道,若是一位天机大师想要造假,必定有着各种可怕的手段,只不过,所有的天机大师都擅长于造假,而唯独眼前的少年,却还带着天真,以及一份难得的赤子之心。

    此时,面对苏离这样一种眼神,莫名的,云青萱心底深处,竟是完全无法控制的生出了一股想要呵护的冲动。

    只是,她对于自己极其的严苛,越是察觉到了这样的情愫,越是会无比彻底的掐断!

    是以,她原本缓和下来的脸色,也再次变得更加的冰冷、更加的漠然了。

    “苏离,你以为你不说话,你装可怜,我就会同情你,就会相信你?!我当时就看透了你的伎俩,所以在此地候着,就是为了彻底镇压你!

    你想脱离出去?不可能的!我说了,你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被我炼死,然后我剥离你的记忆,获取你的推衍能力!二,立下灵魂誓言,誓死臣服我!”

    云青萱再次提出了她的条件。

    她说话之间,已经准备动手了。

    她的眼中,已经凝聚出了厉色,杀机也是如实质一般汇聚,手掌更是已经伸出。

    上面,蕴含着的是元婴境的力量——她不仅仅是恫吓,而且,也想歇斯底里一击,斩灭心中萌芽的感情。

    是的,她越是同情、越是舍不得,她就越是认为,她自己已经对苏离生出了感情。

    她是一个绝命者,是一个不祥人,不配、也不能拥有感情!

    弟弟已死,退路已除,这是最后一线希望!

    为什么,为什么这苏离,就是不能理解她?

    她难道还不够美吗?

    难道,她愿意付出一切给他,这还不够吗?

    为什么还要背着她和妖岚搞在一起?还要借妖岚的手逃跑?如果不是她发现了让他真的跑了,那此局,又将她云青萱置于何地?

    云青萱的心情,极其的复杂。

    只不过,她很聪明的将复杂的念头处于混乱的状态,以至于,她的心思就像是一片混沌,哪怕是拥有推衍、感知等特殊方面能力的修行者,也未必能真正的聆听到她的心思。

    云青萱的手上,杀机汇聚,青色的元婴之力如电弧般,闪烁着氤氲的弧光。

    苏离神色落寞、木然的看了云青萱一眼,然后,默默的运转身体里的一丝微弱的灵气,抬起了手。

    “反抗?就凭你?!”

    云青萱嗤笑连连,眼神轻蔑,绝美的脸上,浮起的是戏谑的冷笑。

    苏离抬手,却忽然一掌,直接拍在了他自己的眉心。

    这一击,几乎动用了他全部的灵气,但,结果也仅仅只是身体微微一震,大脑一片轰鸣。

    他没有将自己拍死,甚至,连身上如今依然存在的‘守护符印’,都没有激发。

    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至少,苏离现在营造的,就是一个废物的窝囊角色。

    心灰意冷、万念俱灰,然后,彻底的绝望、颓废的那种角色。

    这种,不需要演,也不需要装,因为,如果没有系统,他就是这么一个废物。

    “你——你干什么?”

    云青萱吃了一惊,手里的元婴之力,都一下子吓得溃散了。

    这苏离,是疯了吧?这是要自杀?

    “不需要你动手,我自己来就行,不过,可惜我无法修炼,实力太低了,竟是连自己都杀不死自己。可笑,可悲。”

    苏离喃喃,自嘲了一句。

    他的眼眸悲绝,同时充满着对自己无能的歇斯底里的嘲笑。

    云青萱看到苏离这种眼神,内心一阵刺痛。咬了咬嘴唇,本还想嘲讽、挤兑刺激几句,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甚至,她越发压抑、却也越是让她自己心情烦躁,便索性顺从了内心深处的意志,沉声质问道:“你不是还有师尊吗?你,不是已经封禁了自己的修为,为了你朋友……”

    云青萱这些话说出,才发现,一旦顺从本心,似乎,她的念头顿时畅达了很多很多。

    以至于,她本能的觉得,她对于殒魂茶罐和锁魂塔的掌控,都很自然的加深了许多。

    云青萱心中一喜,顿时明白,想要掌控殒魂茶罐,可能,一定要让自己的念头更加的畅达才行。

    特别是,有些情感——或许,不能压抑,而应该,宣泄?

    云青萱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然后,她像是第一次瞧见苏离的模样一样,忽然觉得,此人是那么的顺眼,是那么的俊逸超凡。

    看似普通,看似没有任何血脉天赋,但是整个人,却如陌上之玉,举世无双。

    他哪怕是沉默寡言、哪怕是神情沮丧,哪怕是眼中布满血丝、意志消弭,为人颓废,却依然那么的令人心动。

    云青萱本能的凝聚出了殒魂茶罐,抚摸了一下茶罐的茶盖,她本已近乎于癫狂、疯魔的心性,竟是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她的双眼,带着一丝复杂的感情凝视着苏离,像是在等待苏离的回答。

    苏离叹了口气,神色木然道:“其实,那些都是假的,是骗你们的。什么朋友,无中生友罢了。

    其实,我就是个小混混,意外复苏了什么殒寂之魂吧,然后天赋有些变异,拥有了一点儿推衍能力。

    然后,我想吃香喝辣,刚好意外遇到了沐雨兮,推衍出了她的经历……”

    苏离说着,又道:“我的想法,是依靠着圣女的帮助,能修炼,然后再在万漓圣地学习一些功法什么的,这样,或许可以让推衍能力更进一步。

    如果可以的话,有一些身份地位,然后找几个善解人意、温柔漂亮的道侣,每天声色犬马,好吃懒做,这一辈子就值得了。

    又哪里想到,这天地间的劫难与因果,一旦沾染上,便会万劫不复?

    人之将死,其言也真。

    这几天,我一直在给自己推衍,而结果是什么?

    结果,是死路一条。

    我,已经没有活路了,所以,所有的想法便也皆成了虚无,如梦幻泡影般,一戳就碎了。

    我本是个凡人,忽然有了点儿能力,便膨胀了。

    实际上,我依旧只是个凡人而已,获得了超过自身的能力,结果就只能是德不配位。

    可惜,我认识的太晚了,太晚了。

    我,已经没有机会了——这已经不是争取、拼搏可以改变的了。

    没有用的,我被天道盯上了,必死无疑的!”

    苏离没有像是档案世界中的那样,和云青萱硬怼。

    这云青萱已经被魅儿控制了而不自知,自身还处于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之中,你越是硬怼,她越是嚣狂,以硬碰硬!

    而且,云青萱自认为她是彻底相信了苏离的,是苏离不够相信她,以至于害死了她!

    她的结局是非常惨烈的。

    这,固然是其咎由自取,但,却也让魅儿太过于轻松的复苏了。

    如果,这里能添加一些阻碍呢?如果魅儿复苏不那么轻松呢?

    “苏大师,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其实,你先前表现出一系列手段,我还是非常心动的。甚至,那天晚上,我很想就那么留下来陪你——但是,我处于最关键的蜕变元婴状态,暂时不能失去清白之身。

    如若不然,我就将自己交给你了。

    而现在,我想这么做,也不行了,计划终究还有些变动。

    而且,现在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啊,这个地方,我也不能久留!

    苏大师,我说这些,其实是以真心与你交谈的——你莫要妄自菲薄,既然你忽然复苏了殒寂之魂,而且还是推衍方面的天赋,那就一定有过人之处。

    现在是很难,但是我们联手,不是有破劫之法吗?

    我……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你出卖我,我是真的会万劫不复,所以我无法确保,你一定不会出卖我,因而,我便无法彻底的相信你。

    所以,我才有先前那般各种手段。

    抱歉,我真的已经无路可走了,才假装很强硬,各种胁迫你。

    苏大师。”

    云青萱说着,咬紧了嘴唇,忽然朝着苏离跪了下来。

    “苏大师,我求你不要放弃,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用自暴自弃这一招逼迫我,但是我输不起,我真的输不起!我什么都没了,我只想报仇!

    苏大师,您行行好,成全我吧!

    您都说了,反正都难逃一死,那,我们彻底的拼一把,不行吗?!

    如果成了,我立刻把自己交给你,如果你瞧不上我,我就帮你找千儿八百个圣女仙子什么的,保证让你天天快意,夜夜笙歌……”

    苏离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云青萱,最终,还是怅然的叹息道:“放弃吧,这次,我觉得,真没什么机会了。”

    云青萱猛的抬起头,厉声道:“为什么?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这一次的机会不把握住,那,还能有什么机会?”

    苏离劝道:“你现在,处于极速蜕变的状态,虽然我目前还能推衍出你仇人的弱点,但是你实力终究还是不够的。而且,急于求成,往往只会毁了自己。

    你既然有殒魂茶罐和锁魂塔,而且知晓了蜕变方向,那么,完全可以再沉淀一段日子啊。

    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到了我这般地步,我又何必再去欺骗于你?”

    云青萱银牙紧咬,倔强的道:“如果放弃,这天下虽大,又还有哪里能容得下我?青鸿……已经去了。”

    苏离沉思了片刻,并拿出了五帝古钱,一指头点在眉心,戳出一些血来,往五帝古钱上一抹。

    接着,他随手卜了一卦。

    这次卜卦,是随意的,而且并不是真的卜卦,但是苏离卜卦的表现,反而更真实和专注。

    推衍期间,苏离还强行的压了一口气,以至于他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就像是莫名受了内伤似的。

    在真虚体悟之中,苏离的记忆是都存在的。

    因此,他对于中级《玄学入门》和《玄心奥妙诀》的诸多感悟,也都还在,只是这方面的能力,他无法施展罢了。

    而且,因为身体和能力都并不是服用了三颗潜龙丹的超频状态,所以他自己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老人那般僵硬、反应迟钝。

    实际上,他的身体各方面的状态,并不是真的很差。

    此时,苏离卜卦完毕之后,才认真开口道:“云青萱,你若是现在放弃,前往月冥城的话,或许会有天大的机缘,能真正的逆天改命,大仇得报!”

    云青萱闻言,猛的一阵心悸。

    她近乎于本能的、猛的看向了苏离的双眼。

    但,苏离的双眼之中,透出无比清澈的、真诚的光芒。

    云青萱默默低下头,叹了口气,道:“那,除此之外呢?我接下来的一切,都还顺利吗?”

    苏离点了点头,道:“接下来,直到你复仇之前,都很顺利。但,要防止命格反噬,也就是说,一旦不成功,多半你就危险了。”

    云青萱道:“好,无论如何,多谢苏大师了。苏大师,暂时就先委屈你一段时间,我先将你收入殒魂茶罐之中,这样的话,我可以将你随身携带着。

    这样,至少你的安全有些保障。

    另外,苏大师,殒魂茶罐之中,有诸多的危险,不能到处乱跑,我会给你单独分配一处安静优美的环境,你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明天,我就需要和云易梵亲自接触了,有些事情……苏大师,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吧。”

    苏离默默点了点头,道:“你做任何事情,我都能理解,你按照你的想法去办吧,反正,我们如今也已经没有任何退路,而且,我也已经没有抱任何希望了。”

    云青萱想了想,柔声道:“苏大师,这次的事情若是圆满完成,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苏离深深的看了云青萱一眼,神色依然颇为颓废,依然很是惆怅的道:“云青萱,沐雨兮已经被你镇压了吧,你把我和她分在一起,我想和她多呆一会儿,我挺喜欢她的。”

    云青萱闻言,脸色顿时不由一沉,心里立刻有些不痛快了起来。

    但她也已经看清了——苏离那种状态,确实像是在‘等死’一样,已经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彻底的绝望了。

    这种心态之下,他的任何话,都是真的。

    他做任何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欺瞒。

    因为对于一个濒死之人而言,没有任何事情,再值得他去劳心费神了——他需要做的,很可能就是去将心中想做的事情,全部去做完,不让自己留下遗憾。

    云青萱很不愿意沐雨兮和苏离卿卿我我,特别是在殒魂茶罐之中,那相当于就是在她眼前谈情说爱……

    可,她此时已经没有理由拒绝,就苏离眼前的这种状态,说不得下一刻就自暴自弃的自杀死了。

    苏离死了,她不会难过,但是她的计划若是受到了致命的影响,那该如何是好?

    “我知道了!”

    云青萱语气有些酸溜溜的,然后冷着脸说完这句话,便直接拿出殒魂茶罐,朝着苏离照了过去。

    这会儿,苏离身边枷锁着他的‘囚笼’,已经完全的溃散了,以至于,他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猛的吸了过来。

    苏离浑身一震,便直接被吸到了殒魂茶罐之中。

    这一次的待遇,和之前那一次,完全不同。

    这一次的殒魂茶罐里,简直是山清水秀、楼阁亭台都在,而且可活动范围比之档案世界里坐牢似的狭窄空间,大了几千倍。

    就这种环境,别说是待几天,待一辈子,都不腻啊。

    不过,苏离并不会有什么心思表现——因为,他的心底一片绝望,一片荒凉和悲寂。

    那就是濒死之人的那种彻底放开、也彻底坦然的心态。

    而在这种心态的状态下,苏离隐藏着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系统面板。

    是的,苏离一直都开着系统面板。

    他将所有的念头,都书写在了系统面板上了——系统的信息面板上虽然没有他自己的档案,但是却可以打开一个平板似的页面,然后,苏离用来以前世的文言文结合外语,来记录一些疑惑。

    他让系统参与进来,以系统的逆天,就不会有任何手段能窥视到这些信息。

    此时,苏离记录的是什么呢?

    记录的,是云青鸿的档案!

    是的,云青鸿死了吗?

    在档案世界里,苏离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推衍云青鸿的档案。

    但是当他在几天之后去推衍云青鸿的档案的时候,云青鸿确实已经死了。

    而且,苏离也确确实实的收获到了云青鸿的天机值!

    但是,此时,云青鸿被杀死之后,苏离并没有第一时间获取天机值!

    若是在曾经,苏离一定会认为,这或许是系统的天机值结算、收割周期没达到!

    但是,苏离现在,完全不会这么认为!

    因为,若是云青鸿现在就真的死了,那么,就一定是死绝了!那么,系统一定会出现‘终结’字样的!

    云青萱真的很歹毒吗?!

    云青萱并不是真的很歹毒!

    那么,这种杀弟的心思从何而来?

    苏离先前一直认为,云青萱太歹毒,太疯狂,也太理智了!

    但是,如今,从档案世界那一幕结果,来回看,苏离便发现,他看问题的视角,已经完全不同。

    因为——云青萱是什么人?她并不突出啊,却可以拥有殒魂茶罐和锁魂塔!这还不够奇怪吗?

    那么云青鸿呢?真的只是一只简单的舔狗?

    且不说这些,就说最基本的——云青萱若是被魅儿所控制了,甚至,云青萱早早就被控制了的话,那么,这个‘杀弟’的念头,就早已经凝聚了!

    为什么要杀弟呢?

    为了,让云青鸿去死!

    为什么一定要让云青鸿去死呢?

    很简单,一定要让这个死了的人,拥有着一个跳出这个局的机会!

    就像是华凌殇安排云万初去死一样!

    同样的,就像是华凌濯察觉不对,立刻溃逃一样——华凌濯暴露了吗?

    那一定是暴露了的!

    因为,殒魂茶罐就是魅儿,殒魂茶罐已经察觉到了华凌濯的存在,察觉到了华凌殇的秘密,那,这个秘密就一定隐藏不住!

    那么,这个秘密,为什么不曝光出来呢?

    原因,有且只有两个——第一个原因,华凌濯在月冥城的身份,会成为魅儿将来布局月冥城的后手,也就是,会成为吸引仇恨的火力点,而她,只需要在幕后监控就行了。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吸引各方的仇恨和注意力,甚至是暗中将这种信息不断的扩散出去,然后,让所有强者、布局者、争抢者的心思,都放在华凌殇的‘溃逃’身份身上,放在华凌濯的身份上,从而忽略其它。

    假设,云青鸿被云青萱彻底杀死了,云青鸿从此彻底灰飞烟灭,那,如果诸葛春秋最终溃败之后,以一个类似于‘云青鸿’的身份存在,会是什么结果?

    当然,那时候的云青鸿,也一定不再是云青鸿了,但,云青鸿这个‘过度’的身份,就一定会非常非常的重要!

    所以,苏离有十成的理由相信,诸葛春秋布下的后手,一定就是云青鸿!

    而毫无疑问,刚刚死去的云青鸿,就是个类似于‘替身’的东西。

    而真正的云青鸿,此时必定就在镇魂碑第二层的那个七龙祭坛旁!

    苏离思索之间,已经开始感觉到脑子不够用了。

    这,还是受到档案世界的影响,他的智力已经增强了很多的原因。

    若非如此,他便是锁定‘云青鸿’的档案,都根本无法分析出什么信息来。

    苏离将这些信息,做了一个简单的记录,记在了系统面板分页上。

    至于他心中的情绪,一直是那种绝对的绝望、悲哀的情绪,一直没有任何变化。

    推衍出了一部分可能性,苏离也有些心累,也有些怅然。

    这次的真虚体悟,机会太好,可惜最开始他还不够聪明,不然,这次结局会好很多。

    这,倒是真的有些遗憾了。

    之前历经的那一场无比浩瀚的局,最终,月冥城那边的局也还没有揭开,但,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

    可惜,他获取的信息,依然远远不够多。

    如今,他需要重新的去好好看一看,看看这一局,到底还有谁藏在暗中。

    这一局之中,他有几个暗藏的点没有查出来——诸葛春秋本体到底是谁!若是他以云青鸿为载体跳板,然后再毁掉云青鸿这个跳板,那么,又跳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全新身份?

    冯芊芊替代了华紫嫣之后,华紫嫣到底化作了谁?

    风遥的背后,又到底还有没有其余的存在?

    那月冥城的那个扶弟魔姐姐,和诸葛春秋会是什么关系?

    那个花魁离暮雪,又到底和华紫嫣是不是有关系?

    月冥城的镇魂碑和镇魂命匙,如何才可以更轻松的夺取到?镇魂碑其中隐藏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七龙祭坛,寓意什么?

    镇魂碑上的画面,未来的场景,又是否一定会成真?

    他难道一定会在几天之后,被活生生的镇压在镇魂碑里吗?

    许多许多的疑惑,充斥在苏离的心底深处。

    而他,则将这些疑惑点,一一的镌刻到了系统面板的分页面板上。

    如今,诸葛春秋这边,已经有了一些突破,但也无法完全确定。

    能确定的是,云青鸿目前并没有死,所以,云青萱以为的杀弟,只是像是阙辛延那般,被魅儿暗中影响了而已。

    苏离用心的回忆了一下当时系统面板上的那三道‘终结信息’。

    华云霄直接关联,终结!

    华紫嫣破劫成功,直接关联,终结。

    华凌濯间接关联,但是也终结了!

    终结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是完全的死了!而另外一方面,就是真正的脱离了这一局。

    所以,华云霄可以确定是没问题的!

    华紫嫣的终结,是真的完全跳了出去——那么,这一点,就非常非常奇怪了!

    魅儿,能同意华紫嫣跳出去吗?如果同意,华紫嫣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仅仅是让冯芊芊取代她、甚至主动让华云霄献死吗?

    或者,华紫嫣另外有一个对于魅儿而言,非常非常重要的身份?

    华紫嫣不可能是魅儿,魅儿却能任由华紫嫣跳出去——唯有,这其中的利益极大,抑或者是关联极大,华紫嫣才可以非常有魄力的跳出去!

    同样的道理,华凌濯也跳出去了,也是完全不被牵扯的,而且,不曝光华凌濯的话,华凌濯甚至连仇恨都吸引不了——除非,华凌濯同样有克制魅儿的手段!

    那么,华凌濯是?

    假设——华凌濯是诸葛春秋,我自己和自己玩一手合谋,又玩一手自我相互离间,然后将这种离间的信息,意外的让‘云青萱’知道。

    甚至,在云青萱不知道的情况下,实际上,那郑天印王闻远的师尊公乘天晟,那云易梵的背后的那个邋遢师尊古天琊,都是我诸葛春秋!

    想不到吧?

    这样一局能这么玩!

    假设——华凌濯真是诸葛春秋通过某些天机魂术,类似于道心种魔之类的手段种下的魂道种子,拥有独立的意志,如一个暗藏的分魂……

    那么,华凌濯在这一局开始的时候,就跳出去了,魅儿会阻止吗?

    诸葛春秋死了,对于魅儿有好处吗?

    没有,但,如果诸葛春秋活着,对于风遥有好处吗?

    那一定是有的!

    如果假设成立,那么,布局没开始,诸葛春秋就跳出去了,岂不是很正常?

    华凌殇以云万初的方式活下去,再改头换面,像是冯芊芊取代华紫嫣那样,那么,系统档案检测出的这个人是华凌殇,云万初,还是另外一个人?

    苏离在系统面板上又一番记录,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最终结果,他只想吐血。

    这种假设漏洞比较多,但怎么看怎么惊心动魄!

    这些人,太狠了!实在是太狠了!

    可,正是因为这无比严密而复杂的布局,甚至每一个缺口就算是被捅破、被摧毁,其余的缺口,依然是完好的!

    公乘天晟失败了要紧吗?

    不要紧,还有华凌殇这边。

    华凌殇这边失败了要紧吗?

    不要紧,还有诸葛春秋这边,还有没怎么露面的古天琊这边,都依然可以继续推进计划!

    而苏离之所以知晓古天琊这个存在,其实是在档案世界花费天机值推衍云易梵和公乘天晟的时候,就有推衍出来,知晓了关系。

    当时他并不认为古天琊就是诸葛春秋的一个替身,直到后面诸葛春秋逃跑了,苏离又在镇魂碑面前通过阙辛延侧面推衍诸葛春秋、诸葛青尘,才发现了一些端倪,然后最终得以确认的!

    眼下,这些信息,对于他的帮助,自然极大!

    好一会儿,苏离实在是头痛欲裂,受不住了,他只得暂时放弃。

    目前而言,知晓了魅儿乃至于诸葛春秋的核心计划之后,他已经完全不担心——至少,在穆清雅没有被激活护子状态而爆发的情况下,他是绝不会有危险的。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更低调、更废物一些,然后,在关键时刻,自杀或者是死去,脱离这个场面,并让风遥出世。

    档案复印,复印出来的人物,这次的时间也只有三天。

    三天时间,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

    越早使用,反而越是不划算。

    所以,苏离打算留到关键时刻使用——而他,现在手中有一颗潜龙丹没用,有潜龙丹和玄心奥妙诀的一份选择权,还有一个逆天的‘风遥’的三天使用权。

    这种使用,是从使用之后开始计时的,所以,目前越是延后,对他越是有利。

    因此,接下来苏离要等的事情只有一个——系统收割一部分天机值之后,让系统自行升级!

    是的,系统升级,不然,这一局,依然太凶险,太没有把握了!

    敌人能一举被全部杀死,斩草除根,自然不是问题,但若是除不了根反而把自己暴露了,那才是天大的悲剧!

    苏离思索了一会儿,随后,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甜香扑鼻而来。

    不远处,沐雨兮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她还是一身粉色的纱裙,但是此时,身上的秩序锁链,都消失了。

    很明显,冷静下来的云青萱(在魅儿的暗示下),知道苏离心中喜欢沐雨兮,所以不仅给沐雨兮解除了这些枷锁、甚至,还帮她恢复了先前所造成折磨的各种伤势,才让她前来见苏离。

    不然,云青萱要是连这点儿诚意都做不到,又拿什么让苏离帮她效力?

    所以,此时的沐雨兮,是比档案世界里苏离见到她的情况,好了很多很多的。

    档案世界里,苏离见到她的时候,她一身伤痕累累,神情狼狈,头发散乱,脸色苍白,眼神绝望,是真的惨得不像话,让人我见犹怜。

    而如今,她的长发如瀑披洒,一身粉色纱裙上,还闪烁着淡淡的氤氲灵光,同时,身上也没有丝毫的血痕,没有半点儿血痂。

    她的脸色非但不苍白,反而带着一抹健康的红晕儿,一身的天真纯洁而可爱的气质,依然十分明显。

    她看起来,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好。

    此时,她美眸闪动着一丝灵光,漆黑的眼瞳里,带着一丝希冀的神采。

    “苏大师。”

    见苏离看过来,她有些腼腆的羞怯,微微低头,然后默默的走了过来,带起一股淡淡的幽香。

    “苏大师,云青萱和我说,您……已经放弃了……真的吗?”

    沐雨兮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很紧张,但却努力的稳定情绪,尽量让话语更温柔柔和、悦耳动听一些。

    “是真的,毕竟,没什么希望。”

    苏离轻叹了一声,随即靠近了沐雨兮几分。

    沐雨兮微微一愣,苏离便已经几乎贴近了她鼓胀的胸脯了。

    沐雨兮俏脸微红,更显羞怯,但美眸之中,更多的是不安与担忧的神色。

    这一次,苏离没有提及殒魂茶罐,更没有告诉云青萱这件事,因为,打草惊蛇,只会让敌人后续的布置更加的充分。

    他也已经想明白,这些布局者,布局的是一环套一环的连环局,破掉其中几个点,没任何卵用。

    现实不是档案世界,错一步,将满盘皆输。

    这一次,苏离准备搞点儿别的事,展现出他的另外一部分价值,然后,看看效果。

    “雨兮,你该喊我……少爷吧。”

    苏离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沐雨兮的脸。

    他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

    沐雨兮如遭雷击,当场愣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她本能的后退了两步,脸色苍白的道:“苏大师,您在说什么,我,我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少爷,苏大师若是希望雨兮伺候您,当您身边的使唤丫鬟,雨兮倒是也愿意。”

    苏离摇了摇头,道:“我这几天,仔仔细细的推衍了很多次,大概,你去落霞荒山的殒寂古庙,是想确定我母亲的情况,然后意外遇到我了吧。

    现在,我们都要应劫了,而且,没有挽回的余地。

    我甚至已经推衍到,我可能会死在镇魂碑上,被镇魂碑的秩序之锁,永恒镇压,生不如死。

    所以,有些话,我不打算隐瞒,想和你仔细说说。”

    沐雨兮闻言,娇躯巨颤,美眸瞪大:“不,少爷你绝不会被镇魂碑镇压,因为镇魂碑就在——”

    书阅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