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74章 苏离碾压云易梵,清霜揭穿真面目!
    云青萱并没有第一时间将苏离释放出来。

    苏离此时的情况,在她看来,是相当糟糕的——她不怕对方想活命,就怕对方想寻死啊!

    所以,先前哪怕是真当一回舔机大师,只要能稳住苏离,她也是愿意的。

    如今,云易梵当场就要找苏离麻烦,她怎么能轻易将苏离释放出来?

    释放出来,要是被云易梵弄死了,那这接下来的计划,还完成个屁啊!

    云青萱神色平静的凝视着云易梵,云易梵身边,这次也并没有跟着王闻远和郑天印,仅仅只有一个武旭宏静静的立在他的身边,像是一具傀儡死士一样。

    “抱歉,暂时我不能让你见到苏大师——云皇主,你且听我说,我虽镇压了苏大师,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很是自暴自弃,如果不是我几次阻拦及时,他早就自我化道了。”

    云青萱说着,又语气真诚道:“云皇主,我这么说的意思,你理解吗?”

    云易梵眼神阴厉,面容毫不掩饰那份狰狞之色:“我不需要理解,你只说愿意还不是不愿意,不愿意的话,现在,我就杀了你并炼死你!立刻,马上!”

    云青萱的心情,一瞬间变得极其糟糕了起来,她最是痛恨这种自私自利、不以大局出发的人。

    谈好的合作,结果因为自身的一点点的不好的预感,立刻各种干扰计划执行,这种人,就该去死!

    云青萱深吸一口气,有一个不听话的苏离,已经够她烦心了,再加上一个云易梵的话,她的情绪,也已经有些压不住了!

    不仅是她,其实,就算是殒魂茶罐魅儿,心中也没什么好感可言,心中杀机都已经暴涨了起来——但,很多计划,还需要经过这云易梵去完成,她只能暂时压抑,同时控制云青萱的情绪走向。

    云易梵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他冷笑了一声,道:“好,既然我感应到了致命危机,你却依然不当回事,很好,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什么计划不计划,什么一起猎杀华凌殇,虽然重要,但是也并不很重要!

    只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你若不明白,你云青萱,就完全不配和我云易梵合作!”

    云易梵说着,浑身的威凛与煞气已经凝聚,同时一股股黑暗的元婴之力,已经从他的头顶开始弥漫了出来。

    那是一种蕴含着吞噬之力的恐怖元婴,光是一股气息逸散出来,这片天地的生机之力,就仿佛遭到了某种腐蚀效果侵蚀一样,立刻开始生出很恐怖的变化。

    云青萱心中一阵难言的心悸,同时也说不出的愤怒——该死的混账东西,没有一点儿大局观,这种人,怎么可能还能成长到元婴境?

    云青萱拿出殒魂茶罐,摸了摸,殒魂茶罐轻轻的震荡了一下。

    云易梵的目光也落在了殒魂茶罐上,眼瞳微微一缩,眼中多了一丝火热之色,但又很快消退了。

    “好,我让苏大师和你见见吧。”

    云青萱妥协了。

    她这些天,面对苏离,其实也已经妥协很多次了,也,已经开始麻木和习惯了。

    云青萱说着,直接祭出殒魂茶罐,然后一道意识遁入殒魂茶罐之中,去见苏离和沐雨兮。

    这时候的苏离,像是完全没有烦恼一样,躺在楼阁里睡觉。

    而沐雨兮,则在阁楼里煮茶,让苏离醒来之后,可以喝上一杯。

    两人,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当前的局势,忘记了勾心斗角。

    云青萱出现的时候,沐雨兮像是没看见她一般,也不理会——殒魂茶罐里虽然可以看到外面发生的情况,但是苏离和沐雨兮似乎都没有兴趣,也就没有刻意去观看。

    “苏大师,云易梵想要见你,他的情况……”

    云青萱喊醒了苏离,然后讲述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苏离也没有拒绝,直接答应道:“好,那你把我放出去,我去见见他。”

    征得了苏离的同意,云青萱这才在外面将苏离释放了出来。

    这时候,她反而完全不担心苏离逃跑了。

    苏离出来之后,依然是在幻灵舟之中。

    这一幕的场景,也似曾相识,档案世界里的经历,和此时是非常相似的,但是并没有重叠。

    当时他是和云青萱闹翻了,然后站在飞舟前方,结果云易梵看到他,当场就动手了。

    这一次,他一直在幻灵舟里,云易梵主动要见他,也就是说,‘未来’,已经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种变化,苏离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仅仅只是如何能保下沐雨兮——当然,他只是会尽力,若是实在保不下来,那,就保不下来吧!

    “苏离,给我推衍,帮我推衍一下的我命格走向!我知道这是你最擅长的!

    你的事情,我非常详细的调查过,而且,我这边有孙成峰帮我提供了很多相关的消息!

    大约半个时辰之前,我在修炼之时,冥冥之中,忽然心血来潮,便尝试着运用王闻远和郑天印玄师的推衍之法,给自己推衍了一下,结果很可怕。

    当然,我对于天机之道的理解,非常粗浅。

    但是我对于危机的感应,在我推衍的时候,忽然像是——就像是一道惊雷劈在了心中那样!”

    云易梵走近了苏离,抓住苏离的胳膊摇了摇。

    他的力量很大,差点儿捏碎了苏离的肩骨。

    苏离没有表现得很痛苦,也没有皱眉,整个人跟行尸走肉差不多。

    云易梵并不是真的想要弄死苏离,他将事情的具体经过说出来之后,这才意识到苏离的肩膀,被他捏得都快变形了起来——若非是苏离穿着的衣袍拥有不小的防御力,怕是其肩骨都已经碎了。

    云易梵一愣,随即看向了苏离。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死灰色的、没有任何神采的、像是死人的双眼般的眼睛。

    那一刻,云易梵也怔住了。

    然后,他轻轻的松手的同时,运转一缕元婴之力,涌向苏离的肩膀,老老实实的将苏离的肩膀恢复完好。

    “苏大师……我,云某确实是有些激动,还请……苏大师帮云某人看看,云某虽不敢说如何报答,但,却也绝不会让苏大师太受委屈。”

    云易梵一咬牙,躬身行了一礼,态度,倒是相当的果断。

    他并不愚蠢。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云青萱不愿意将苏离唤出来和他见面了。

    他先前的状态,确实是狂躁和凶戾的,若是真对苏离动手,以苏离这情况,看样子是巴不得啊!

    云青萱见云易梵收敛了姿态,反而终于松了口气。

    云易梵也主动的收敛了浑身的煞气。

    “苏大师。”

    云易梵更进一步收敛了语气,温和了几分,带着一丝微弱的讨好之意。

    这种情况,若是放在档案世界里,苏离自是完全不会信的。

    但这一次,苏离信了,因为,云易梵就是这种人——在面对生死危机的时候,一旦意识到了,他可以立刻当孙子,做任何他可以做的事情。

    他平时端的架子有多高,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他就可以将自己放多低。

    此时,仅仅只是一丝微弱的讨好表现,又算什么?

    苏离神情没什么变化,黯然无光的双眼平静的看了云易梵一眼,然后拿出六根九夜灵葵寒茎,给云易梵推衍了一卦。

    他的各种动作,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这一幕动作,包括卦象的变卦等等,都源自于穆清雅的那种方式。

    这种方式有一个好处就是,更容易记得清楚。

    记清楚有用吗?没有任何用处!

    不懂天干地支周易八卦,根本不可能真懂卜卦。

    所以,苏离是不在乎的。

    更遑论,若是一个一心求死之人,又岂会在乎这些被人学了去?

    “云易梵,你的命格,即将终结。也就是说,你快要死了。”

    苏离没有任何忌讳,当场说了出来。

    云易梵闻言,眼瞳一缩,接着,他眼神无比犀利的盯着苏离,似在确定苏离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苏离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继续道:“我的情况也一样,而且,结果比你更糟糕,所以,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我不需要去讨好你,也不需要去威胁你做什么,甚至我知道你挖了我父亲和母亲的坟并夺取了一座神秘的七彩水晶棺……

    这些,都不要紧,因为与我无关。

    他们在我生命中,本就是与我无关之人,如今我自己也都要走向死亡,那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这些话,我也不是去解释什么,因为,同样也没有任何必要。

    你信或者不信,我都已经说了。”

    苏离说着,又淡淡看了云易梵一眼,道:“解决办法呢?有,但是,我却不想帮你化解。”

    云易梵原本是不愿意相信的,但听到苏离这么说,却反而忽然就信了。

    他目光锁定着苏离,沉声道:“解决办法是什么?”

    苏离收回了目光,然后,直接背对着云易梵,什么防备都没有。

    如果这时候云易梵随便出手,都可以秒杀他——就这种做法,就足以证明,苏离对死,已经完全不看重了。

    当一个天机大师不怕死,也不怕生不如死的时候,这世间,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奈何得了他。

    对于苏离而言,他表现得就是烂命一条,没有任何牵绊——不是吗?

    所以,他自然也没有任何顾虑可言!

    孑然一身固然非常的孤独和悲哀,但有时候,却也非常的不羁与豪迈。

    云易梵道:“我有诸多酷刑,甚至能让你的灵魂遭受各种煎熬,苏大师,你不是一心寻死吗?你帮我,我立刻给你个痛快!”

    云青萱闻言,眼瞳猛的一缩。

    但是云青萱没有阻止——她其实心中也暗自怀疑过,苏离是不是在以死相逼,或许,这样可以测试一下?

    而且,云易梵也绝不会希望苏离立刻就死吧?毕竟,苏离和七彩水晶棺有巨大的因果联系,这么死了,后续的秘密怎么挖掘出来?

    云青萱思考着的时候,魅儿,心中也已经开始思考起了对策——不行,这么继续被动,不是她的风格。

    任何事情,一定要控制在自己手里才行!

    所以,这苏离,必须要开始控制了!

    那么,如何去控制?

    魅惑心志的特殊版本的九耀问心茶!

    那么,接下来开始,就给苏离服用大量的九耀问心茶好了。

    只要他不断的喝下去,他,就一定会被影响,被彻底的控制,到时候,直接窥破其记忆的禁区,窥探内心深层的秘密就行了。

    只要掌握了这些,其余,已经不重要了!

    另外,取他一些本命精血,截取一些魂力,也足以能应对后续的事情了。

    魅儿一番思量之后,决定提前对苏离动手了。

    而她这个决定的影响之下,云青萱自然也就开始‘试探’和‘观望’了。

    苏离,此时则依然背对着云易梵,连理都没有理他。

    “苏大师!”

    云易梵呼吸急促了几分,眉头倒竖,神色阴厉。

    “苏离,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不怕死,就高枕无忧了吗?皇主多的是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死不是痛苦和折磨,活着,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武旭宏一字一句,眼眸冷厉之极。

    他察言观色,知道这时候,他要跳出来,做这个恶人。

    苏离平静的转过身,然后看向了武旭宏。

    武旭宏一脸的高傲,冷冽的眸光看着苏离,像是看一只挣扎的蝼蚁一般,充满了戏谑与轻蔑。

    那目光和姿态,或许是故意的,但是那骨子里生出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那视苏离如蝼蚁的心态,是真的。

    苏离收回目光,看向了云易梵,然后走了过去。

    快接近云易梵的时候,苏离直接一口唾沫吐向了云易梵。

    云易梵眼睛瞪圆,却硬是没有回避,被一口唾沫直接喷在了眉心上。

    然后,那一口唾沫,从眉心躺下,从他的鼻尖滴落在了地上。

    苏离看了武旭宏一眼,道:“舔干净。”

    武旭宏浑身一颤,眼中显出不可思议、愤怒,惊恐,怨毒等各种复杂的神色。

    云易梵浑身微微抖了一下,强行压下恨不得立刻暴起的怒意,将苏离一掌劈死。

    但他忽然知道了,这样,真的是遂了苏离的心愿——这人,是真的在寻死,在作死!

    “过来,舔干净。”

    云易梵一字一句道。

    武旭宏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悲哀之色。

    但,这一缕悲色很快消失,然后,他像是狗一样,当即跪在了苏离的面前,并将地面的那一滴唾沫,舔了个干干净净。

    苏离平静的看着,然后他打开乾坤戒指,拿出一颗补气丹服用之后,取出元磁斩邪剑,朝着武旭宏的脖子砍了过去。

    他没有什么灵气,动作也慢,但是,武旭宏非但不敢阻拦,也不敢显化防御之力,就这样任由苏离砍。

    苏离砍得很吃力,因为很难破防。

    可,即便这样,几剑砍下去,武旭宏的脖子也血肉模糊了起来,半张脸,都被砍得血肉迷糊,脸上的颧骨,都削掉掉了一半。

    苏离的手,震得虎口都裂开了,有丝丝血水淌出。

    但是苏离没有什么表情。

    云易梵也只是冷眼看着。

    武旭宏像是一只死狗一样,动都不敢动一下。

    苏离收了剑,一脚踩在武旭宏的脸上,将他的脸踩着贴在地面上。

    武旭宏眼神冰冷、隐藏着狠毒,但并不明显。

    苏离无所谓,声音平静道:“武旭宏?我告诉你一个道理,哪怕是一位再无能的、在你眼中如蝼蚁般的天机大师,想要你这样一条卑贱的狗的性命,也是易如反掌之事。

    你不是想动手吗?

    你想怎么弄死我?

    或者是怎么让我生不如死啊?

    天机大师不怕死,是因为,天机大师不会生不如死。

    真到了那一刻,多的是推衍之法,将自己反噬到死,明白吗?

    不明白,也不要紧,因为我看你不顺眼,而且,你还是挖坟的主要参与者和指挥者对吧?

    这样吧,云易梵,你现在给我跪下,然后再杀了他,用他说的那什么生不如死的方法弄他!

    我满意了,给你一条活路!

    我苏离这句话说出来,放在这里,你信,你活!

    你不信,你此局,必死!”

    苏离的话说完,武旭宏的脸,彻底的苍白了起来!

    他可是按照云易梵的示意而开口的啊!

    “皇主……”

    武旭宏惊恐的开口。

    云易梵冷冷的看着苏离,道:“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的推衍有多重要?苏离,你高看了自己,也小看了我对于属下的爱护!”

    苏离没有说话,他提起元磁斩邪剑,对自己比划比划了一下,然后猛的一剑刺向自己的胸膛。

    “噗——”

    他的身上,亮起足足三道守护符印。

    这是之前云万初帮忙加持的守护,总共有六道。

    “哦,忘记了总共有六道守护符印,那就再来一次吧。”

    苏离说着,又对自己狠狠刺了一剑,将剩下三道守护符印全部激活废掉了。

    然后,苏离拿着剑,直接一剑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噗——”

    就在那一剑刺进胸口的瞬间,云青萱的殒魂茶罐猛的朝着苏离的剑一照,苏离手中的剑一震,就被直接震飞了出去。

    随后,云青萱一招手,将剑收了回来,美眸倒竖,看向苏离道:“苏大师,你不是说要帮我?你就是这诚意吗?!”

    苏离也不说话,神色随意,似什么都无所谓。

    这时候,武旭宏眼神彻底灰暗了下来:“皇主,给……给个痛快吧——当是属下一直忠心耿耿……”

    “噗——”

    云易梵深吸一口气,一掌劈在了武旭宏的脑袋上。

    当场,武旭宏脑袋开花,死得不能再死了。

    随后,云易梵直接祭出炼魂幡,将武旭宏的灵魂强行缉拿了出来,然后,开始炼魂。

    凄厉的灵魂惨呼声响起,令人毛骨悚然。

    接着,云易梵一咬牙,跪在了苏离的面前,三跪九叩,磕头磕得砰砰响。

    “你的那诸多生不如死的手段呢?来,炼我的灵魂吧,我真求之不得。毕竟我这种贱命,也没任何人会在乎!毕竟,我基本也已经确定我是被我父母当弃子给废物利用了!我这种人活着就是个悲剧,活着也是被人利用,便索性给你炼制利用一下,成全你得了。

    你看,我很够意思吧?”

    苏离走向云易梵,蹲了下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那耳刮子,抽的啪啪响。

    云易梵也是能忍,竟是活生生的忍了下来。

    此时,他随便爆出一团元婴劲气,都能将苏离震成肉沫,全偏偏不能泄露出半分气息!

    因为,苏离实在太脆弱了,身上穿的那件衣袍,还不是全身防护守护那种,而是只有裹着身体的部分,才有防御效果!

    “我……我当年伺候我义父华云霄,都没这么卑微过!”

    “今日,却被一个蝼蚁般的苏离,如此羞辱!”

    “简直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云易梵的心态,也差点儿崩溃了。

    这时候,他都有些后悔,没事儿强势什么呢?

    若是开始就态度好点,徐徐图之,岂会造成如今这么艰难的局面?

    老子为了一个活命的希望,也是真豁出去了!

    云易梵完全理解了云青萱的那份心态了。

    但此时,说什么,都迟了。

    “苏大师,修行者,大多其实都不容易,遭遇这般事情,也实属正常,苏大师看开一些吧。”

    云易梵非但没有发脾气,还收敛那暴躁脾气,像是个心理大师一样,安慰了苏离起来。

    苏离叹了一声,道:“和修行者接触得越多,我越是想当个凡人,多养养狗,毕竟,狗终究还是很忠诚的。”

    云易梵一咬牙,道:“只要苏大师愿意,易梵给苏大师当狗!汪汪汪——”

    云易梵学狗叫了,惟妙惟肖,神韵都神似。

    云青萱俏脸上的肌肉,都抽了抽,同时暗暗瞥了一眼云易梵,心中的警惕心大作。

    这种人,她不仅不会瞧不起,还会觉得,非常可怕。

    这样的人,自己与其合谋,最终结果……怕是很堪忧了。

    苏离摇了摇头,道:“云皇主,你不必如此,其实你的出路还是希望很大的,你的出路,也在烈焰荒域那边,应该和镇魂碑有关。而且,如果你能让你背后的那位存在出现,安全性更有保障了。

    我算了一下,以你的命格变化、气势规则以及你的面相,分析九宫八卦,天干地支……

    你背后之人,应该名为‘古天琊’对吧?你传讯给他,让他暗中守护你三天,三天之后,你就可以脱离这一命劫,真正的崛起了。”

    苏离随口指了一个方向,并一次打掉诸葛春秋的一个跳板。

    因为古天琊这个,就是诸葛春秋最后的一个跳板的关键。

    现在将这个跳板直接拉出来,卡在云易梵这里,对于接下来的局面而言,苏离就更有掌控力一些。

    接下来,他会继续将‘万念俱灰’,发挥到极致,那么,为了避免他真死了导致计划中断,魅儿就一定会提前开始控制他。

    控制的手段,就是九耀问心茶。

    这一次,苏离没有提及殒魂茶罐的‘控制’方面的事情,所以云青萱虽然偶尔有一丝轻微的质疑,却会轻易被殒魂茶罐影响,而消失质疑之心。

    是以,云青萱是全心全意相信殒魂茶罐的。

    所以,云青萱是没救了的。

    抑或者,苏离一直在怀疑,云青萱都有可能是魅儿或者是诸葛春秋留下的跳板、替身之类的存在。

    为了真正掌控这一局,对于云青萱,苏离已经放弃了。

    云青萱说苏离没有相信过她——可是,她却也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相信过苏离。

    她所谓的相信,只是她到了绝境之后,自认为自己相信苏离而已!

    当然,对于苏离而言,即便是真的,也无所谓——从先前云青萱的袖手旁观开始,苏离就放弃了她。

    此时,苏离的诸多想法,也当然不会在心里出现!

    这些信息,都被记录在了系统面板上!

    随后,苏离盯着系统信息上的那个‘档案复印’功能,看了许久。

    其实,他是想更晚一些动用这个能力的,但是可能,很快就要用上了。

    苏离沉思之间,云易梵思索了许久,随后他才再次的磕头数次,然后主动的传讯了出去。

    他传讯之人,正是古天琊。

    古天琊听了云易梵的话,似乎有些错愕,但是沉思良久之后,终究还是答应了。

    然后,很快,古天琊就过来了。

    只不过,他隐藏在虚空中,几乎都不直接露面的那种。

    古天琊远远的看到了苏离,微微点头示意,和苏离打了一个招呼。

    苏离用系统锁定了一下古天琊,然后查看了一下人生档案。

    因为系统此时已经升级到了4级,所以并没有被古天琊‘反跟随’的情况出现。

    当然,即便古天琊感应到了,也不会反追踪——因为,苏离就在他面前。

    苏离没有理会古天琊,当着他的面,推衍了一下他,这让古天琊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

    但,古天琊也没多说什么,隐入虚空之后,就消失了。

    苏离看了看档案,没有耗费天机值,但是信息也不多。

    信息量很简单,经历平平无奇,从小到大的经历都有,但都是那种偶尔有奇遇,本本分分那种。

    这种档案信息,只能说,参考一下就好了。

    至于命格——古天琊的命格,也是即将殒落。

    这种情况,和华云霄当时的情况差不多,结果和未来档案世界的结果对比,也没什么异常,都是很吻合的。

    这就是一个跳板替身该有的档案,这个跳板替身的所有经历,其实也都是真的。

    只是,他暂时还唯独不知道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当他忽然觉醒了殒寂之魂之后,就会发现,原来,我竟然就是诸葛春秋。

    “苏大师,这次,我们怕是无法追杀那华凌殇了,他恐怕已经逃了。”

    云青萱有些遗憾的道。

    说着,她看了看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清霜。

    清霜一直在看苏离,表情有些奇怪,有些疑惑,也有些……说不明的意味。

    苏离掐指一算,道:“华凌殇往北方逃了,云易梵你现在改方向,向北方全力摧动幻灵舟追上去,一百九十三个呼吸后隐匿幻灵舟,再三十四个呼吸后,就可以追上了。”

    清霜瞪大了双眼。

    云易梵也愣了愣——你能算得这么准?都精确到呼吸?

    云青萱也心神一凛。

    然后,她看向了云易梵,云易梵也看向了她和清霜。

    于是,云易梵立刻站起,朝着苏离躬身行了一礼,接着立刻操控幻灵舟。

    一百九十三个呼吸后,云易梵立刻察觉到了华凌殇的气息,是以立刻隐匿幻灵舟。

    然后他一愣,这才想起,苏离的推衍!

    他心中骇然,神色终于有些动容。

    接着,他全力隐匿幻灵舟,又故意降低了几次速度,然后再驾驭幻灵舟跟了上去。

    三十四个呼吸后,他看到了前方悠哉悠哉御空飞行的华凌殇!

    云易梵沉默了。

    云青萱轻咬芳唇。

    清霜,神色也极其动容。

    这其中,代表的意义,已经非凡。

    苏离的价值——远远超乎想象的大。

    “不用担心,我算得越准,说明,我离死越近了。你们应该高兴的。”

    苏离飒然一笑,这笑,有些悲哀和惨烈。

    莫名的,清霜竟是有些难言的辛酸,她也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她当然知晓一些真相,但,她只能视而不见!

    不仅要视而不见,还不能在心中有任何想法,不然这位天机大师,有可能给推衍出来。

    毕竟,他表现出的推衍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们从这里攻击——最后他会化作血雾逃掉,但差不多了。这基本是最好的结局。他命格延续,命不该绝,你们杀不死他,但可以以此,让他吃一个大亏,受到重创。”

    苏离提示道。

    他依然提出了几个攻击方向和建议。

    而这一次,云易梵和云青萱立刻同意了。

    所以,她们连商议的过程都省了——他们又哪里知道,这其实,就是苏离从档案世界里经历过,所以直接将他们的商议方案提前拿出来、当成是推衍的结果而已。

    接下来的战斗,也什么悬念。

    只不过,因为云青萱和云易梵也很不信邪,这样还弄不死华凌殇?

    所以两人出了十成十的全力!

    但是,结果华凌殇依然还是血遁而逃!

    云青萱都全力施展出殒魂茶罐的威力了,都没法留下华凌殇。

    一切的结局,苏离又推衍得十分精准。

    到这一刻,云易梵忽然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想法——拼尽一切,保下苏离,哪怕是当他的狗,自己也可以一步步,走向绝世至尊之境!

    这想法一生出,便像是在骨子里疯狂滋生一样,完全无法阻止。

    “苏大师,华凌殇竟还是逃了!”

    云易梵说着,想了想,拿出了一颗非常珍贵的‘圣血丹’,恭敬的递给苏离,道:“苏大师,您辛苦了,这一路推衍,很伤神吧?这是一颗没有后遗症的圣血丹,圣级5星的丹药,是蜕变血脉、提升精气神的全方位丹药,哪怕是普通人,都可以服用,药效十分温和!

    虽然是圣级5星的丹药,但是比之圣级九星的丹药,都还要珍贵!

    这丹药,易梵原本是准备留着等……等婴魂蜕变的时候自己使用的,但是现在苏大师的情况很糟糕,便献给苏大师了。

    苏大师对易梵有救命之恩,易梵这一番心意,情真意切,若有半句欺骗,便让易梵魂飞魄散,婴魂永镇魔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云易梵的魄力,再一次让云青萱震撼!

    而清霜,则再次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隐约之间,她似乎窥视到了什么秘密。

    苏离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一个将死之人,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苏离说着,将他自己的乾坤戒指拿了出来,丢给云易梵道:“鉴于你心意不错,喏,这些华云霄给我的东西,我都赏你了。”

    云易梵连忙伸手接着,下意识的灵气蔓延一探——毕竟苏离虽炼化,但也是基本炼化,他想探查很轻松的。

    然后,他看到了那海量的资源。

    那些资源加起来,价值已经差不多能和他这一颗丹药比肩了。

    他虽是一地皇主,却也未必多么富裕。

    由此可见,华云霄其实是对苏离非常重视的!

    为什么重视,因为,真有能力!

    云易梵将圣血丹恭敬的放进乾坤戒指里,然后他想了想,将那天枢丹和神妙丹,补足到100颗,接着将戒指毕恭毕敬的还回。

    “苏大师,您一定要拿着,不然易梵承受这因果反而内心无比惶恐不安。

    苏大师,无论未来如何,现在,能好过一会儿,那就是一会儿啊。”

    云易梵再次化作心理大师。

    说着,他以警告的目光扫了云青萱和清霜一眼,那意思是——你们敢打这些资源的主意,老子杀你祖宗十八代,灭你九族!

    苏离推辞了几次,云易梵丝毫不退让,苏离便随意的收了,然后漫不经心的戴在手指上。

    就那松动的样子,似乎都随时会掉落了。

    这般姿态,看得云青萱、云易梵等人都快强迫症犯了,恨不得立刻去给苏离弄紧一些。

    “苏大师,您累了,喝一杯茶吧。这是以华氏古族祖地的灵泉之水煮出来的茶水,清冽甘甜,令人能安心养神。”

    云青萱想了想,然后拿出殒魂茶罐,当场给苏离倒满了一杯茶水。

    “嗯,这个茶水不错。”

    苏离倒是没有拒绝,当场结果玉杯,喝了起来。

    至于被控制?

    苏离是不怕的。

    因为他早就知道到底该如何去破解。

    而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被魅儿‘控制’,怎么以‘死’脱身,化身风遥大杀四方?

    苏离毫不犹豫的喝下九耀问心茶,这让云易梵嘴角的肌肉都不由抽了抽——真不怕被控制啊!

    果然,这苏大师,是真在寻死,没有任何顾虑了!

    “唉,他这般心态,我想要将他扶起来,怕是千难万难!”

    “可,正是这样,一旦将他扶起来,我就是真正的功在千秋的大功劳,大造化,他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辅佐我!”

    “华云霄这白痴,这样的人不好好结交?还利用?”

    “这样一来——苏大师的母亲,我暂时还不能利用,或者看苏大师的意思?”

    云易梵心中思量着的同时,他的炼魂幡忽然一震。

    然后,苏离喝水的动作一顿。

    “苏大师?”

    云易梵扫了炼魂幡一眼,随即便不以为意,反而开始关心苏离道。

    “没事,我的天机感应察觉到,那——武旭宏,彻底死了。不过,云皇主的危机原本与他牵连,竟还在加剧?云皇主,你身边还有五大黑袍走狗吧?”

    苏离又喝了一口茶,然后,云青萱立刻接过茶杯,再给苏离满上。

    苏离一边喝一边说。

    云易梵立刻点头道:“苏大师,确实如此。”

    苏离道:“好,你将他们招过来,杀了。”

    云易梵迟疑道:“现在?这里?”

    苏离道:“对,现在,这里!”

    云易梵道:“好!”

    然后,那五大黑袍长老,和武旭宏的身份地位也都差不多,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招了过来。

    苏离先是一番推衍,暗中算了一卦,然后,云易梵当场将五人砍死,又以炼魂幡当场炼死。

    苏离则默默看了一下系统面板——嗯,很不错,包括武旭宏那一份,他当场收获了足足四份天机值,而且都是终结天机值。

    四份天机值,总共八万!

    这个收入,牛逼!

    更牛逼的是——这随手砍掉的六只走狗里,有两只不知道是谁的替身,现在当场被砍掉了,苏离心中,别提有多么爽了。

    “苏大师,你是不是故意如此,然后以此逼迫自己蜕变天机能力的层次,以退为进,以此破劫?我们,都被你利用了吧?!”

    这时候,一直默默旁观的清霜,忽然站出来,揭穿苏离道。

    (章节末彩蛋章附加了一张‘烈焰荒域’的照片哈~有兴趣的大大们可以看看~)

    书阅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