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083章 七龙锁魂救云梦,夺取命气化祖龙
    . ,最快更新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苏离以玄术手段,激活五帝古钱,激发一缕玄气,涌入祭坛之中。

    刹那之间,七龙祭坛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吼——”

    那一刻,祭坛深处,仿佛有许许多多的凶魂异兽虚影,开始凶狂的咆哮了起来。

    接着,一簇簇的诡谲、凶魂,魑魅魍魉仿佛洪水一样,汹涌而来,它们光怪陆离的、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引出一片极其恐怖的异象。

    这种场景一出,阙辛延‘嘶’了一声,‘蹬蹬蹬’的连退了好几步,浑身都不可控制的抖了起来。

    此时的他,十分紧张,仿佛受到了惊吓。

    接着,他脸色红润,浑身的气血膨胀了起来,汹涌而出。

    “苏大师,我来扛着,你动用杀魔符印,先灭杀一部分!这祭坛怎么好像是一处小型的魔域入口似的?”

    阙辛延神色凝重,说话的同时,已经先行冲了过来。

    一缕缕元婴之力弥漫四方,一股股阴寒的灵气被他引出,去阻挡那祭坛上空冲出的大量凶魂诡谲。

    “你是闲得慌的?你的力量阴寒,对于他们而言,是大补之物啊,你逆转阴阳,阴极生阳试试!”

    苏离瞥了阙辛延一眼,第一次发现,如果不是故意的话,这人是真的优点缺心眼。

    果然,阙辛延的力量一卷,顿时,便如火上浇油一般,那些凶魂都更加兴奋、狂躁了起来。

    阙辛延表情一僵,脸上的肌肉随即抽了抽,然后愣在了原地。

    什么阴极生阳,他听懂了的,但是……奈何脑子懂了,手上却是不会啊!

    苏离见阙辛延派不上什么用场,当下也不急,直接运转灵气,激活筑基境的境界实力,引出玄术,打出玄术雷霆之力。

    同时,他摧动五帝古钱,以玄气引动,并直接将一枚古钱,毫不犹豫的打了出去。

    果然,玄气一引,五帝古钱立刻膨胀变大,朝着一众凶魂诡谲,当场镇压了下去。

    那一击,恍若摧枯拉朽,竟是打出了超过元婴境层次的战力。

    这一幕,苏离自己都愣了愣——他到此时还无法判断,这是五帝古钱牛逼呢,还是魅儿暗中出力了。

    不过,这时候容不得他多想,这一番强势镇压之后,祭坛剧烈的震荡了起来,像是要爆炸一般。

    先前,此地被风遥劈炸了,可祭坛并没有真正的损毁。

    而且,风遥离开之后,此地又自行的渐渐恢复了,再加上云梦前来的暗中一番布置,此地如今依然完好——如果不是苏离亲自动手将这里完全摧毁了一次,他都怀疑,之前他摧毁的过程是不是在弄虚作假了。

    苏离一不做二不休,又取下一枚五帝古钱,以玄气摧动,当场朝着那祭坛镇压了下去。

    反正无法真正的摧毁,但是搞破坏,苏离还是会的。

    云梦将祭坛弄好的目的,实际上,就是为了和合诸葛染月联手,完成七龙锁魂。

    这般,自然不会允许祭坛被破坏得太厉害!

    所以,苏离一阵疯狂的‘摧毁’祭坛之后,大量的凶魂,像是被全部活生生的震死了一样,一片片的灰飞烟灭!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苏离的手段有多么厉害,抑或者是五帝古钱多么的牛逼。

    实际上,这一幕都是自导自演的而已。

    此时,阙辛延确实已经惊呆了,以一种无比钦佩、震撼的眼神看向苏离,将苏离都当成神人了!

    “苏大师,你,您竟然这么厉害!果然不愧是天机大师!苏大师你之前是故意装弱的吧?抑或者,你确实是为了你朋友,而自我封印,体会普通修行者的艰难?”

    阙辛延脑子进了水一般,问出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但是对于阙辛延而言,他确实是被震撼了。

    他已经很高看苏离的能力了,但是看到苏离用一枚小小的铜片,就可以如此碾压无尽凶魂,顿时依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是元婴境,虽是机缘之下,造化加身而质变,虽然只是在元婴境一重初期。

    但是,他都无法做到苏离此时做到的百分之一啊!

    而苏离,如今可是才筑基境九重,连金丹境都不是呢!

    这差距,太夸张了!

    天机大师,都是这么逆天的吗?

    不对,苏大师虽强,却也不至于强成这样!

    一定是我自己太废了!

    阙辛延甚至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怀疑是他这个元婴太废了,而不是苏离特别特别的逆天!

    这么一想,阙辛延的自卑、自惭形秽等抑郁心情,不由再次滋生了起来。

    于是,他从一个阳光开朗的自信青年,再次变成了那个一个心理障碍滋生、抑郁自卑的阙辛延。

    “果然,废物哪怕是获得了逆天奇遇,我依然是个卑贱的废物!”

    阙辛延的脸上,表情无比的失落,眼神中的光彩,都黯淡了不少。

    苏离此时也表现出了一丝错愕,疑惑,以及一份震撼。

    就像是在档案世界里发现,五帝古钱竟然可以这么强大的时候那样,无论是表情还是心理活动,都恰如其分。

    然后,在五帝古钱的极道‘镇压’冲击之中,祭坛之中之中的幽魂忽然全部成全死去,接着,其中绽放出了一抹七彩玄光。

    玄光之中弥漫着一道七星光柱,光柱穿透了云梦的身体各大重要区域,仿佛将她死死的镇压其中一般。

    此时的云梦,有着和魅儿一样的气质,颜值惊人且不说,那种我见犹怜的绝美、凄美感,几乎一瞬间就能击中人的内心,击中人的灵魂,令人恨不得为她去死。

    “看来,梦思芸就是云梦。”

    苏离心中有了判断。

    档案世界里,他见过此人,只不过那时候,她以一种非常神秘的手段,化作了梦思芸。

    而且,档案世界里,系统的人生档案查看,还查不出来她的异常。

    而此时,见到了云梦本人,苏离便已经完全确认了。

    只是,苏离不知道这种手段,具体是如何施展的。

    在这个问题上,他微微留心了一下。

    苏离的本体没有服用潜龙丹,但是因为意识是和‘风遥’相通的,他此时的大脑,和服用两颗潜龙丹后的清醒状态差不多。

    而潜龙丹虽好,第一颗服用的异象实在是太大太惊人了。

    所以,暂时他是不适合服用的——特别是,在魅儿一直‘监控’、‘掌控’他的时候,他更是不能服用。

    这种东西,不被抢还好说,一旦被抢,那敌人就简直是要突飞猛进了。

    而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原本他的推衍能力暴露,就已经吸引了如此多的凶险算计,再要是服用潜龙丹造成了更大的变化、蜕变出了更逆天的能力而被发现,那就更难对付了。

    所以,潜龙丹要服用,但一定不是现在。

    至少,也要等风遥到来,将他这个本体身上的、来自于魅儿的所有枷锁全部炼化掉,将他这个本体的一身与魅儿纠缠不清的修为废掉才行!

    而废掉这种能力的办法,苏离也早就想到了!

    而且,还是万无一失的办法。

    祭坛中的七星光柱,剧烈的颤动、震荡,云梦则同样施展自身的能力,抵挡那光柱对她的各种折磨。

    这种折磨,是真的。

    这种镇压,也是真的。

    所以只能说,为了被封锁镇压得真实,这云梦所做的事情,就是在动用苦肉计!

    云梦此时凄然、惨烈的场景,彻底的冲击到了阙辛延。

    阙辛延舔狗本性再次激活,像是疯了一样冲了后去,竟是不顾元婴被侵蚀,伸手汇聚元婴本源之力,想要撕扯断那光柱。

    这般表现,也不知是更深层次的心机表现,还是真的被魅惑的上了头。

    苏离无法具体判断,系统信息显示是没什么问题的——根据系统信息判断,阙辛延是真被影响了,被吸引了,以至于觉得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从而恨不得立刻为对方去死。

    但是,系统档案的第一个功能,并不是全面的。

    先前苏离吃过很多次亏,所以,这种信息,他一直都只是当做参考。

    倒是阙辛延未来七天的表现,虽不算亮眼,倒是在为人方面,确实还算值得结交。

    整体来说,他此时应该是真的,而不是在演戏。

    苏离也继续发力,拼尽全力帮助阙辛延。

    同时,他也暗中查看了一下云梦的档案,却发现,此人的档案,在此时,有诸多问号参杂。

    这,立刻让苏离意识到,云梦比他想象的要强很多,也要复杂很多。

    苏离没有花费天机值查看那些问号,而是结合未来七天的阙辛延的档案信息,又有了一层判断。

    这些信息,苏离暗中记录在系统面板分页上之后,那七星光柱终于开始削弱了下去。

    这时候,苏离凝聚一口精血,喷在五帝古钱上,然后又以玄气摧动,祭出一枚,狠狠轰击在那七星光柱上。

    “轰咔——”

    祭坛猛的一震,接着出现了大量的裂纹,而云梦也终于猛的挣脱了祭坛,一举冲了出来。

    “噗——”

    云梦先是喷了一口血,然后冲出来之后,朝着阙辛延就扑了过去。

    就像是要投怀送抱似的。

    阙辛延无比激动的冲了上去,伸出双手,然后就要拥抱。

    只是,身边香风一闪而过,阙辛延愣在了原地,反而,苏离莫名的被云梦一举拥抱住了。

    温香软玉在怀,而且还不断的挤压他……

    苏离都感觉到一阵窒息——毕竟,云梦可是有两处非常值得爆料的地方的!

    苏离都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一些轮廓的变化了!

    苏离也是无言以对。

    这云梦,太热情了吧?而且,你这样施展美人计,绿的是诸葛春秋啊!

    想到诸葛春秋,苏离就想到他三番两次睡魅儿的过往,因而不由也有些莫名的强硬了。

    云梦娇躯一颤,然后轻轻的松开了怀抱,凤眸里娇媚、羞怯之色一闪即逝,然后给了苏离一个白眼。

    看看这场景,多么的和谐旖旎。

    可,若是以为云梦因此而看上了他苏离?

    那,等着他的就会是万劫不复的惨烈深渊,到时候,连骨头都给他吃得干干净净,渣滓都不带胜一点儿的。

    至于诸葛春秋被绿?

    显然诸葛春秋是愿意接受的,而且也是根本不在意的。

    阙辛延默默的收回摊开的怀抱,然后有些复杂的看了看苏离一眼,抿了抿嘴唇后,默默的低着头,轻轻走到了一边。

    他将目光再次的放在了祭坛上,同时防备着有什么凶险爆发,以免伤到了这‘两情相悦’的两人。

    他就像是一条孤狼,此时在默默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同时沉默不言。

    苏离收回略微有一丝‘火热’的心思,随后面带一丝轻松神色的看向了阙辛延:“阙辛延,我们成功了。”

    阙辛延勉强的一笑,隐藏着那眼神深处的落寞:“是啊,我们成功了!梦梦……云梦她终于得救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说着说着,阙辛延鼻子一酸,眼里都生出了水雾,也不知道是失魂落魄,还是云梦得救给激动的。

    云梦这时候也收敛了情绪,朝着阙辛延嫣然一笑。

    顿时,阙辛延如霜打的茄子般的心态,直接炸裂,那一刻,他再次变得兴高采烈,欣喜若狂,内心的冬天,刹那变成了春回大地、山花烂漫的春天。

    他如受宠若惊一般,立刻欢喜的道:“云梦,恭喜你脱离苦海了!”

    云梦点了点头,柔声道:“阙辛延,苏离苏大师,谢谢你们了!你们的付出,祁云梦完全牢记于心,这一辈子哪怕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两位的大恩大德的!”

    祁云梦说着,朝着阙辛延先是躬身行了一礼。

    阙辛延更加的受宠若惊,立刻就想扶住祁云梦,不让她鞠躬,但是在伸手的时候,忽然又觉得,祁云梦是那么的仙气逼人,而自己手上又还有血痕,又有些脏,这若是弄脏了祁云梦仙子怎么办?

    所以他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在自己的衣袍上下意识的擦了眨,神情很是尴尬而忐忑,同时又有些不自信的不敢看祁云梦的脸,低着头,一脸腼腆的大男孩的模样。

    祁云梦再次朝着阙辛延一笑,然后才朝着苏离鞠躬行礼。

    阙辛延已经完全被迷得魂神颠倒,找不着北了。

    苏离倒是还算镇定,但也确实有些被吸引住——毕竟,魅儿的魅力,哪怕是他曾经服用了三颗潜龙丹,修行了《玄心奥妙诀》都差点无法抵挡的。

    这祁云梦和魅儿的气质,神似五成以上,他此时的状态,被吸引,反而很是正常。

    不过他既然先前一路都是万念俱灰的死寂之心,此时自当会影响偏小。

    这些细节上的拿捏和揣摩,苏离也是做到了极致,并不会错乱。

    “你不必客气,既然你没事了,此地颇为诡异,凶险,应该不宜久留,我们便先撤吧。”

    苏离提议道。

    阙辛延回过神来,立刻附和道:“对对对,这里不安全,太危险了,我们走吧。”

    祁云梦却停了下来,沉吟了片刻后,才神情无比肃然的道:“阙辛延,苏大师,我们还不能离开。”

    阙辛延一愣,道:“莫不是,云梦你……还没有真正的脱困?”

    苏离则没有说话。

    祁云梦深深的看了阙辛延一眼,道:“阙辛延,我的天赋有些特殊,是能窥视到一些修行者的命格缺陷的,不然,也不会被镇压于此地了。

    你们救了我,而此地,尚且有诸多机缘,我可以帮你们破解命格的一些缺陷。”

    祁云梦说着,又来来回回打量着阙辛延,这让阙辛延站在那里,非常的不自在,都不知道怎么站着才自然一些。

    好一会儿,祁云梦终于再次开口:“阙辛延,你的情况,其实是有很大的命格缺陷的,这个缺陷,在于至阴困扰。而苏离苏大师的情况,则属于至阳锁龙。

    所以,其实你们两人,可以成为志同道合的道侣,这样既可以帮苏大师破除境界壁垒枷锁的困扰,也可以修复阙辛延你的命格至阴困扰缺陷,一举而两得。

    恰恰,你们的命格,又是可以互补的!

    你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天作之合!”

    祁云梦说着,一双妖娆而美丽妩媚的大眼睛,真诚之极的凝视着苏离和阙辛延。

    苏离闻言,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同时也很想呵呵这祁云梦一脸。

    还什么至阳锁龙,志同道合,天作之合,简直是恶心之极。

    “抱歉,我从不在乎什么境界,更不在乎什么枷锁困扰,命格缺陷!至于阙辛延——这种事情不用多想,不然我真的跟你们翻脸了!”

    苏离的语气很严肃。

    这是关系到自身的根源性的问题,和任何计划无关,他是不可能任由祁云梦和阙辛延乱来的。

    阙辛延根本也没这想法,因为他现在的一颗心,全部被祁云梦偷走了。

    所以,他对女人的兴趣,还是要比苏离更大一些。

    更遑论,他现在有些不喜欢苏离了——只要有苏离在,他阙辛延永远都是光芒黯淡的那个卑微的存在。

    “唉,其实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法,不过你们不愿,便也罢了,只是可惜,我这般特殊推衍能力了——对了,我看苏大师愁气萦绕,气运遭受压迫,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祁云梦关心道。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闪动着波光,再加上这种关心、亲近的语气,会让人从心里痒到骨子里。

    苏离也痒了,他痒到了根基里。

    不过,他一向表现出的就颇有自制力,此时也并不例外。

    他叹了一声,道:“首先,我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推衍能力,如今的情况,也很糟糕。

    但,这些我并不忧虑,也不愁,我毕竟只是一个濒死之人,没什么野望也没什么太深的心思。

    我的想法,仅仅是想让魅儿复活,想……想找到沐雨兮。

    我知道,沐雨兮她一定是凶多吉少了,但是我相信,她一定还活着。

    所以,如果可以,能帮我推衍一下她们的情况吗?

    我苏离孑然一身,而唯独,她们两个,都是我的道侣了——或许她们也不一定是真心待我,但总归是我的人,总归,我还是很喜欢她们的。”

    苏离说着眼眸都黯淡了几分。

    他说的话,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就是真心话。

    这个世界,已经生生将他磨练成了绝世影帝。

    说着,苏离的眼中,还显出了深深的柔情,以及,一抹朦胧的雾气。

    他的鼻子微微发酸,仿佛都已经快忍不住泪水淌落一般。

    祁云梦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祭坛上那四面壁画上。

    那就是祖龙壁画。

    壁画上的场景,已经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除了水晶棺之外,还多了一口黑棺,也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祁云梦看了许久,才长叹了一声,道:“魅儿……你说的魅儿,我知道,那是诸葛春秋的道侣,曾经……”

    祁云梦说了一段真实的往事,以暗中表示她接下来的举动,皆不是无的放矢。

    果然,说完这段真实的经历之后,祁云梦又道:“无论是魅儿还是沐雨兮,要推衍,难度不大。但是,我目前还有一部分殒寂之魂,被镇压在祖龙壁画之中。

    所以,我们得先破解祖龙壁画之中的禁制,从壁画中的秘境里,唤醒并解救我的殒寂之魂,我才能真正的复活魅儿。

    而且,复活魅儿所需要的‘祖龙魂血’,也是在壁画之中的。

    壁画不破解,这东西无法获得,我便是有心,也无力啊!”

    苏离闻言,眼中精光闪烁,仿佛生出了疯狂的希冀:“那,我们就破掉这祖龙壁画!”

    阙辛延道:“对,破解壁画,哪怕是再难,苏大师,你只要一声令下,我阙某人,哪怕是第一个去送死,我也绝不皱眉!”

    阙辛延表现得慷慨陈词,除了是在祁云梦面前表现他豪爽、忠义不羁的性格之外,再就是不想欠苏离的因果——因为他的性子就是有恩必报,有仇必报!

    所以,先前苏离帮他拯救了祁云梦,这次,他自然直接站了出来。

    更遑论,破解祖龙壁画,也可以拯救祁云梦的殒寂之魂,那么,为祁云梦付出,他是绝不会犹豫的!

    苏离默默点了点头,道:“我的推衍能力虽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也绝非是一点儿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我们联手来破解这祖龙壁画,想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

    不过,对于这壁画,我目前是半点都看不懂的,这其中,有什么破解之法吗?

    或者是,有什么关键点需要掌握?”

    祁云梦想了想,道:“如果苏大师肯出手,其实问题应该不会很大的,只不过——过程可能会……有些艰难,有些痛苦,苏大师……是否愿意付出呢?”

    苏离微微蹙眉,道:“此话怎讲?”

    祁云梦道:“苏大师,你的父亲是苏星河,母亲是幽冥穆族的穆清雅对吧?”

    苏离沉默片刻,才冷声道:“不错,只不过,我的情况,你可能不了解——如果你是希望我动用幽冥穆族的传承,抑或者是苏星河那种超凡的天机推衍之术的话,那,我只能说抱歉了。嗯,具体为什么,阙辛延知道,你可以让他和你说说。”

    祁云梦一愣,然后美眸不由看向了阙辛延。

    阙辛延神色复杂,也轻叹了一声,讲述了一下大体的因果——他在镇魂碑之中,镇魂碑外发生的事情,他是看到了的。

    大体上,也从冷云裳、穆清雅之类的人的对话里,听了个大概。

    而这个大概,差不多也能判断出部分真相来。

    阙辛延讲述的,就是这一部分。

    祁云梦有些震撼的听完,然后装作很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许久之后,她才有些唏嘘惆怅的叹了一声,道:“没有想到,苏大师的过往,如此的坎坷。但,即便……没有这两方的传承能力,以苏大师的变异殒寂之魂的推衍能力,应该也是可以的。

    毕竟,哪怕是没有传承,但是血脉,终究还是苏……终究还是他们的血脉传承。”

    祁云梦说着,又道:“苏大师,接下来,可能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命格之力——到时候,你需要主动承担一部分的七龙枷锁锁魂的过程,但是苏大师,请您相信,这绝不是陷害你,而是我需要收集您的命格之力,引动你的命格反噬,以激活壁画,释放出壁画之中的神秘力量来。

    那时候,神秘力量出现,就会萦绕苏大师和我们,这样,我们就会有造化级的蜕变。

    到时候,七龙枷锁对于苏大师的影响,会立刻消失,苏大师丢失的命格之力,也会立刻得以复苏……”

    祁云梦的话,简单说来,就是让苏离主动去被七龙枷锁锁魂,然后对她臣服,这样她就可以收割苏离的‘命气’,然后以这种命气,激活祖龙壁画了!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种非常残忍、狠毒的手段。

    但是这种手段摆在了明面上,恰恰能说明,她无比的有诚意——你看,我都将这方法说出来了,你该不会认为我还算计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