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12章 本体本体撸到底,琉璃千眼摄人魂
    ,,,!

    风浅薇的心思,没有人在意,更不会有人去理会她。

    所以,众人虽从她那强忍住‘激动’的劣质表现里发现了端倪,从而猜测出她一定有很多‘琉璃珠’的事实,但也没人在意。

    哪怕是苏离,察觉到风浅薇这般情况,也不由心中暗自吐槽了一番。

    看风浅薇这样子,还打算白嫖很多‘琉璃珠’的信息?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经打击老天真啊!

    此时,苏离见到阙辛延那表情精彩得无与伦比、像是彻底的放飞了自我的样子,心情一阵愉悦。

    甚至,他此时很想给阙辛延来一曲黑人抬棺乐,将他厚葬。

    呵呵,我苏离,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你一个男人竟是心里总想着我?我没将你的狗头锤爆,都算是客气的了。

    阙辛延如此抑郁自闭的表情,反而让诸葛染月和清霜更茫然了。

    不就是琉璃珠?

    莫非还有什么更深刻的意义?

    https://m.xla.

    或者说,这珠子是小女孩的眼睛凝练出来的,比较邪恶或者是有什么神奇的能力?

    诸葛染月不由想到了她自己的双眼,同时生出一个很大胆也很奇怪的想法——我这双眼珠子,要是被烧出来是两颗琉璃珠呢,还是十四颗琉璃珠?

    如果是十四颗琉璃珠,我那是不是血赚?

    诸葛染月想到这一点,也不由为自己滑稽的想法而感到好笑。

    很多时候,她总会生出这么一些莫名其妙的、荒谬怪诞的想法。

    而清霜,则一直反复思想,心中隐约觉得,她快要把握到某些真相了。

    她无比的期待,同时也略显得焦虑——她知道,如果可以获取到真相,就更好了。

    至于阙辛延说的什么‘深渊巨魔’之类的,她只当那是苏离和阙辛延之间的因果,而没有想其余方面。

    “苏大师,我阙辛延,已经心服口服!苏大师,放我一马吧,给我口草吃吧,你这是完全不给我阙辛延活路啊苏大师!”

    阙辛延一脸可怜、苦逼兮兮的道。

    苏离闻言,刚待说话,忽然心灵一动。

    系统面板上显示,他竟是——触发了系统的‘以理服人’的功能!

    系统面板的信息让苏离的呼吸都不由一滞,整个人立刻目光一亮。

    这是瞌睡来了,有人给送枕头啊!

    这次,来了这么多的‘新人’,他刚刚还打主意,要让这些人轮番体悟一番‘天机混沌’的效果呢。

    毕竟,这一次这么凶险,这些人不体悟一番未来的‘真虚’,怎么能更好的活下去,对吧?

    至于天机值,也就顺手赚一笔了。

    苏离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很高尚无私的——世界以痛吻我,我在报之以歌。

    看看这些人,绝大部分曾经各种算计,如今我以德报怨,非但不生气,还这么的为他们着想,将未来的危险都提前打入他们的脑袋里,甚至,让亲身参与危险的体悟!

    苏离此时的心情,有一种扶了老太太过马路之后的成就感——哪怕是老太太根本不想过马路,但是没关系啊——他不是做好事了吗?

    启动资金有了,接下来肯定是再来一轮啊!

    苏离原本心情已经很不错,如今心情更好了。

    而他刚准备先拿那风浅薇干一票,撸出她的天机值来,这时候,系统面板信息又来了鲜红色的信息显示。

    苏离先是一愣,然后那感觉,像是被天降的金馅饼砸中一样,简直是无法形容,那种从身心爽到骨子里、灵魂里的爽快感。

    随即,他立刻和玉清分身信息互通,才知道,玉清分身已经和诸葛青尘、冷云裳一起,前往花月谷这边来了。

    而来之前,玉清那冷酷玩意得知了部分真相之后,当场以因果手段,将诸葛青尘给坑了进来。

    虽然苏离本身也有这样的意识加成在里面,可是这玉清分身又冷酷又聪明,这可太牛啤了吧!

    关键是,这种分身给苏离的感觉,完全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好比是可以自己去做事的手一样。

    比如说,他本人想要看追剧,而他则需要将一份文档处理完成,结果他本人在看电视剧,手自己去把文档处理得漂漂亮亮的,比他自己动脑子去处理文档的效果还好?!

    这就太惊人了啊!

    虽然早就知道这分身厉害,但是厉害成这样,苏离也是有些难以言述的震撼!

    相比较而言,凝聚出来的他,就是完完全全一模一样的他,连处理问题的方式以及能力,都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大的优化!

    反而这之术出来的上清分身和玉清分身,虽然只有本身的九成实力,但能百分之两百的发挥,这……

    苏离愣了足足四五个呼吸的时间,才终于重新镇定了下来。

    无论是还是之术,给予他的震撼,是时时刻刻的。

    而这一次,莫名就忽然撸出了18万的天机值,这是苏离也没有想到的。

    同时,系统提及的‘本体’的说法,也让苏离意识到,诸葛青尘、阙辛延以及冷云裳,都开始在玩‘本体’了。

    这就是逼格高啊!

    苏离很喜欢这种逼格高的玩法——撸起来,就是一撸到底啊!

    苏离留意着阙辛延的情况,通过的冥想,苏离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命气什么的有什么大的损失。

    那么,被撸出这么多天机值,阙辛延是损失了什么呢?

    苏离冥想一会儿之后,隐约有了判断——这次撸的不是阙辛延,而是通过阙辛延,撸了其本体对应的‘天命’。

    就是说,通过阙辛延这个‘媒介’,撸到了这个世界的天道身上了!

    而且,这一点,苏离是颇为确定的。

    因为先天通过‘天机混沌’的能力的时候,也同样激发了‘以理服人’的功能,而且一次撸出来都是两三万的天机值。

    但是如梦思芸等人,正常情况下,她们那孱弱的实力,像是菜鸡一样,根本不可能撸出几万的天机值来!

    那么,这种天机值,应该是来自于这个世界的‘天机’、‘造化’、‘因果’之类的东西了。

    这样一来,苏离原本还有些忌惮——不会撸多了之后,阙辛延忽然倒霉或者是命劫降临,一下子就猝死了吧?

    毕竟,曾经他通过基本的‘以理服人’的手段,将诸葛青尘最外层的天机值撸光了之后,诸葛青尘也虚弱了好一阵子的。

    思索之时,苏离没有说话,来回踱步了片刻之后,抬手卜了一卦,然后动用了真正的的手段,推衍了一番。

    这一推衍,冥冥之中,的效果,也立刻跟着启动了起来。

    如此一来,苏离又再次有了一番明悟。

    而且,这一次很确定。

    “撸分身,真能撸出来,他们的损失会很大。但是撸本体,几乎都是通过他们,撸到了这个世界的天道法则命运等身上,反而和他们关系不大。”

    “这样,我就毫无顾虑了。至于那些被撸得差点废掉的分身,那就无所谓了。”

    苏离明悟之后,整个人的念头更畅达了一些。

    随即,苏离看向了阙辛延,道:“阙辛延,来,你过来,我帮你推衍一下未来七天的命格变化。”

    阙辛延呼吸一停,道:“不用,不用,我现在挺好的,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未来七天会发生什么。”

    阙辛延立刻将头摇得像是拨浪鼓,然后,他几乎准备立刻转身就逃了。

    苏离立刻道:“明天开始,烈日中砍头之人就会砍掉那颗头,烈日会出现炎爆啊,到时候生灵涂炭,大地枯竭,天降血碑——”

    阙辛延尖叫一声道:“停!苏大师,快别说了!”

    诸葛染月等人都惊呆了:“阙辛延,这样震惊、巨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说?而且,这样的未来,苏离他先前都没有烙印到推衍幻境之中,让我们去经历呢!由此可见,苏离对你比对我们可好多了!所以,阙辛延,你有希望有机会的!要迎男……迎难而上,不能知男……难而退啊!”

    苏离也不说话,只是面带着温暖阳光的笑容。

    最开始,他每天都在被毒打,压力山大,然后又没有天机值,面对那巨大的漩涡阴谋,陷入了无力的恶性循环,生不如死,灵魂都像是在被煎熬。

    而如今,每一次,都是良性循环,而且,无论是实力还是状态还是其余方面的能力,都越来越强。

    这次再撸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苏离就准备直接凝练超级金刚不坏神体之类的玩意。

    到时候让那些货色知道什么叫做赢了也绝望!

    肉身叠防御,灵魂叠攻击!

    灵魂方面,苏离已经无比自信,他的三魂七魄,才是真正圆满级的三魂七魄!

    而那其余人所谓的什么鬼三魂七魄,七拼八凑的玩意儿也能成,那他背后那一个地球文明,岂不都成了摆设?

    阙辛延黑着脸,看着众人的眼神,像是看傻子一样。

    这样的眼神,连诸葛染月都有些生气了——莫非,你这个缺心眼的玩意还觉得自己很聪明似的?

    阙辛延无奈的看了魅儿、云青萱和沐雨兮一眼,道:“你们也没点儿想法吗?”

    云青萱美眸眨了眨,道:“如果苏大师心里真有你,我们也肯定是祝福的。”

    苏离嘴角一抽,瞪了诸葛染月一眼,那意思是说,看看你这腐女的思想,连云青萱都给带偏了!

    诸葛染月微微耸肩,白了苏离一眼,那意思是说,和我可没什么关系,你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阙辛延道:“你说这话,也挽救不了你的愚蠢。”

    云青萱脸上的表情也不由一滞,然后莫名的看了看魅儿。

    魅儿叹道:“苏大师这是要让我们都进这一场因果深渊,那就进来吧,不然,没法同心协力。就是这手段,确实是将天机一脉的脏套路发扬光大了。苏大师,恭喜你,终于成为了你讨厌的那种人。”

    苏离哈哈笑道:“这感觉,确实还不错。”

    魅儿无奈之极,再次叹了一声,道:“苏大师你的成长速度,确实是太快了,快得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苏离无语,不想说话。

    这些三千年乃至更长寿命的女人,都是老司机,开车随时都能车轱辘骑脸输出。

    诸葛染月和风浅薇清霜等人,还依然一脸懵逼,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人在说什么。

    但是她们能猜出,这件事,非常重要。

    好奇心就像是痒痒,让她们浑身难受,却没有办法去挠一挠。

    阙辛延无奈之极,长叹了一口气,神情无比的幽怨道:“我师尊最早的时候,和我谈了一次心。那一次之后,我就从阙辛延,变成‘缺心眼’了。

    现在,我就和你们好好谈谈吧。”

    阙辛延的话,让众人都露出了期待之色。

    唯有魅儿,哭笑不得。

    而苏离虽然知道,却也不甚在意,因为他已经是关键的局中之人。

    更遑论,他知道阙辛延要说的是什么。

    阙辛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模仿着阙德当时的语气,说道:“刚才和你说的那些心里话,阙辛延,听完之后,是不是感慨颇多?然后就发现,自己原来这一辈子,白活了对吗?”

    “然后,仔细思考之后就会发现,为什么要知道这么多核心的秘密啊,这触及到任何一点秘密,都是死无全尸的结局啊!”

    “接下来,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些事情,全部会发生在你眼前、身边,让你不得不一次次的去接触……”

    “所以,阙辛延啊,如果有一天,有人好心的对你说,孩子我告诉你很多秘密。

    那么你千万不要听!

    听了,你这一辈子,就都完了!

    当个傻子活得没心没肺的,不好吗?

    大智若愚,难得糊涂,难道只是说着好听的吗?

    现在,诸多大人物,都恨不得自己知道得越少越好,不是想方设法的天天抹除自身记忆,就是将重要的至宝啊、镇魂碑啊往大脑里封镇、往记忆禁区里封镇。

    诸多大人物,也都在不断的完善本体,不断的提升生命本源层次,而放弃了曾经玩臭了、玩烂了的分身烂套路。

    结果,一些年轻气盛的、自以为是的家伙们,不断的探索各种隐秘,窥视各种机缘造化,还不断的叠加分身,一个不够就十个不够就一百个。

    你叠十万分身也都是分身啊,分离出去的命气越多你本体越废啊!

    你本体的命气那么多,占据别人的身体什么的总归确实是夺取了别人的身体里的命气什么的,但是自己的命气也要分一部分出去啊!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可你叠到一万个分身后,你会发现,你本体就是个纸糊的灯笼,别人抓住分身的一个漏洞,一剑捅穿你一万层分身的漏洞,将本体杀得死翘翘!

    所以,玩玩分身练习过度,是可以的。

    玩分身在第一层,

    玩本体在第二层。

    玩三魂七魄在第三层。

    三魂七魄圆满之后玩分身,在第四层。

    至于连分身都没得玩的,就在最底层——别看,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诸葛染月这种人!

    你以为你说我几句好话、夸我和苏大师很相配,我就会原谅你了吗?

    我会!

    所以,知道了这些天大的秘密,然后觉得很绝望啊?

    所以,不用谢我,快夸我吧!”

    阙辛延也是豁出去了,苏离无所顾忌,无所不用其极,将所有信息捅穿了,直接都说了出来。

    而这些人不懂,但是都听进去了,迟早也是要懂的。

    这些人,这次还要入局,那还客气什么,直接当成是烂摊子,全部捅翻得了呗。

    这种烂摊子,看谁爱接手谁接手——只能说,遇到苏离这种不当人的玩意,只能自认倒霉!

    他有好处,一定是他一个人暗爽。

    他有难处,先二话不说,拉出一堆垫背的来,这老阴货——不是,小阴货,真不是个东西!”

    “但,越是不是东西,就越是让人心动啊,怎么办,越来越爱了——古道之言也说,男人不坏,男人不爱嘛,对吧?”

    阙辛延心中想着,一双明亮的俊彩星眸,含情脉脉的凝视着苏离,似是想到什么,便像是少女怀春般,露出了一丝羞怯之色。

    苏离心里刚喜滋滋的看着阙辛延那一席话之后,他的系统面板上的一堆‘以德服人’的收割信息,此时无意扫了一眼,便被阙辛延这妩媚的样子给雷得里焦外嫩——卧槽,这人到现在还不死心,还变本加厉啊!”

    苏离胃里一阵翻滚,虽然吧,阙辛延如今确实是唇红齿白的,俊俏之极。

    但是想到他曾经土肥圆的样子,苏离就差点连隔夜的元气都吐了出来。

    不过吐归吐,该撸还是得撸。

    苏离当场就锁定了阙辛延,查看他的未来七天人生档案。

    而且这一次比较特殊——因为,此时已经是傍晚了,第一天的时间快流逝完了。

    时间节点不同,未来的变化,因为这一天的变化,也是一定会发生变化的。

    阙辛延确实是很厉害的一位存在,因为查看其未来七天,需要花费10万天机值的!

    之前,他收获18万天机值,再加上阙辛延揭穿了‘本体’、‘分身’关联的事情,以至于,他还是通过‘以理服人’,收获了23万天机值。

    这个天机值是众人累积起来的,包括云青萱、清霜和风浅薇,包括梦思芸、幽月那五人都在内。

    反而,这种说法,竟是没有震惊到沐雨兮,苏离也就没有从她那里收获到天机值。

    不过,苏离也不仅仅只有这样的手段,他的套路还是很多的,足以收获更多。

    此时,苏离一共有了411659点了。

    扣除10万,苏离一番查看之后,整个人立刻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前六天,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是阙辛延的第六天晚上开始,就被镇压在了七彩水晶棺中,然后他化身祖龙魔成功,并变异了。

    祖龙魔驾驭了幽冥船,冲入了幽冥海深处。

    幽冥海炸了。

    后续世界变黑,然后虚空中,一颗巨大的人头落了下来,在即将降落到幽冥海之前,虚空深处,出现了一座星空巨坟。

    坟墓开口,一只手抓了过来,将人头抓走了。

    虚空封闭,一切已经陷入静谧。

    但是那人头落下所携带的一股威势,已经将第九十二块镇魂碑区域夷为平地。

    最后,苏离没有见到诸葛浅韵、没有见到苏荷,也没有见到诸葛绮妍,而仅仅只是见到了一个赤身的男子,手中提着一柄烈焰战斧,一个人背着镇魂碑,一步步远去。

    他每一步走出,都会踩踏得大地震荡。

    整个世界,在他的背影消失之后,便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

    这一次,苏离查看阙辛延的档案信息的时候,甚至从中而获得了类似于场景、画面般的感应,仿佛看到了那样的一幕发生。

    “这是怎么回事?第六天晚上,发生了异变?”

    苏离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他发现他每次信心膨胀、或者是收获巨大的时候,一定都会有异常的情况发生。

    苏离朝着阙辛延看了一眼,阙辛延已经有所感应,道:“苏大师,这又是何必呢?我其实警告过你,不要推衍我的,你却偏不听。

    这世间的铁头娃何其之多,但是却没一个是好下场的,苏大师真的是太头铁了!”

    阙辛延也很无奈,长叹了一口气。

    “你看看。”

    苏离就要将天机混沌打入阙辛延脑海之中。

    阙辛延当场道:“不看,死都不看!除非苏大师肯牺牲一下。”

    魅儿闻言,笑道:“苏大师,亲一个。”

    苏离瞪了魅儿一眼,魅儿立刻吃吃笑了起来。

    诸葛染月看热闹不嫌事大,就连沐雨兮都带着几分好奇之色的看着。

    而云青萱、清霜等人,美眸之中,也同样带着期待之色。

    苏离脸都黑了,他都不知道这些女人期待着什么,又想看到什么!

    苏离二话不说,当场消耗1万天机值,将天机混沌点向了阙辛延的眉心。

    阙辛延嘴上说不要,心里却很诚意,立刻放开灵魂守护,似生怕他的灵魂防守反击伤到了苏离。

    在他看来,此时的苏离还没什么修为,天机能力虽强,实力却不是很足。

    “看看,这是真爱啊。”

    魅儿娇笑道。

    诸葛染月有些感慨道:“谁说这世间没有真爱的,这不就是吗?不得不说阙辛延是真的细,我若是这般细心,恐怕苏大师也早就喜欢上我了。”

    魅儿道:“这个‘上’,是什么姿势?”

    诸葛染月白了魅儿一眼,道:“原来苏离那些粗布不堪的话语,都是学你魅儿的!难怪了!”

    魅儿道:“我可没那本事。”

    两人嬉闹着的时候,阙辛延正在历经非常复杂的变化。

    足足近两百个呼吸,阙辛延才神色极其复杂的看了苏离一眼。

    这时候,他是一点儿玩闹的心思都没了。

    “苏离,此行……”

    阙辛延的话没说完,苏离就打断了他。

    “没问题,放心就好。你只要谨记一点,无论如何,不要填棺就行了,到时候,我去填。”

    苏离沉声道。

    “你不够资格,而且,这一次,分身填不了棺——更遑论我填的是七彩水晶棺,是女棺,你就是去,也是枉然。”

    阙辛延说着,又看向了诸葛染月、云青萱、清霜、沐雨兮和风浅薇。

    一时间,他神色变得难看了不少。

    “诸葛青尘那边,都有哪些人?”

    阙辛延询问道。

    苏离道:“冷云裳,苏幼茹,风遥。”

    阙辛延愣了愣,道:“风遥?那祁云梦没来吗?她来的话,本体填进去,就是巨大的机缘和破劫之法!而且对我们极其有利。”

    苏离沉默了片刻,和玉清分身那边信息互通之后,玉清分身那边从诸葛青尘那里得到了答案。

    祁云梦一开局,就拒绝了诸葛春秋的派遣,这一次,直接退走了。

    阙辛延道:“除此之外,还有没有漏掉的女人?”

    苏离道:“你在判断什么?苏幼茹行不行?”

    阙辛延道:“不行!”

    苏离道:“那就只有华紫嫣了,只不过她在月冥古庙,此行我们也未必能碰上,碰上了,她也不会入局。”

    阙辛延道:“那没错了,就她了。她会入局的,你放心。”

    阙辛延说着,又道:“如果说,如果说这次能成功回来的话,苏大师,我真要退了,这种玩法,我是真承受不住了。”

    苏离道:“我尽力吧,尽力保你安全回来。”

    阙辛延道:“有这承诺,我也就满意了。”

    苏离没有再说什么。

    这未来信息,并不是坏事。

    而这一次,他消耗11万,却再次收获了天机混沌反馈的19万,以及以理服人的3万。

    总共22万,刚好撸出11万,收获翻倍。

    接下来,除了魅儿苏离依然无法查看之外,其余能以这样的方法撸的人,苏离又都撸了一次,总共收获16万。

    另外,在诸葛青尘那边,玉清分身也在路上停了下来,把诸葛青尘、冷云裳通过‘天机混沌’撸了一次还不算,苏离还让那苏幼茹和风遥都从龟书玄图里出来,并以德报怨,先是告知了这两人很多的‘真相’,把两人拉入因果深渊里,撸了一波天机值,接着又以‘天机混沌’,继续撸一波。

    原本,开始风遥和苏幼茹出来,是要将苏离碎尸万段的。

    可被苏离一波真相击溃之后,又被‘天机混沌’震撼了一把,两人立刻都老实了起来。

    特别是那风遥,先前有多凶神恶煞,被天机混沌震慑后就有多老实。

    接着在又知道诸葛浅韵的天枢神眼都被苏离射瞎了的时候,风遥立刻忘记了所有的仇恨,化身舔狗小迷弟。

    且不说这份心意是真是假,反正玉清分身是无所谓的,那冷着一张脸的样子,愣是让风遥提心吊胆,生怕再被天机逆魂术搞一波。

    这未来那无比惨烈的局势,再搞他一波,他就不是生不如死的问题了,那是连祖宗十八代都要被一杆子撸废啊!

    这般,苏离的玉清分身在诸葛青尘一边,共撸出了21万的净利润天机值。

    这一番操作下来,等诸葛青尘一行人来到花月谷之后,苏离已经拥有了89万的天机值了。

    这个天机值,苏离固然满意,但是同时也很是有些遗憾。

    因为这个天机值不到一百万,但超过了九十万。

    五十万天机值的商品,已经非常逆天,但是苏离更希望购买价值百万的东西。

    因为价值百万的商品,是真的太逆天了!

    只是,接下来的十一万天机值,苏离却没有地方能撸。

    除非,在遇到那什么绿漪、苏荷、或者是诸葛绮妍的时候,给他们也推衍一波。

    不过这种可能性就太低了。

    且不说是否可以锁定诸葛绮妍,真给他们推衍一波,就是彻底的资敌了。

    “那还真只能将华紫嫣拉下水了。”

    “看来,阙辛延所说的话,真没错。真遇上了,我一道未来七天档案衍化的推衍幻境打进她身体里,她当场就跳不动了。”

    “而且,按照说法,她也是玩‘本体’,而且她极有可能就是个囚笼,带进去,怕是效果很很不错。”

    “这样一来,我起码能收获10万以上的天机值,如果再加第一波的‘以理服人’的撸本体的那一波,超过百万就很有把握了。”

    苏离忍住了立刻刷新系统天机商城的冲动。

    接下来,诸葛青尘一行人终于来了。

    虽然这时候,夕阳已经落山,天空都有些昏暗了下来。

    但对于修行者而言,这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走吧,前往孤寂之地的月冥古庙。”

    诸葛青尘先是告罪了一番,苏离则是直接将玉清分身给收了回来。

    见状,诸葛青尘立刻松了口气,整个人仿佛卸下了一个重大的包袱似的。

    苏离也不由颇为无语,这人,是对玉清分身有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离兄,你这个分身缺陷太明显了,以后还是少用吧,不然被别人本体一击就灭了。”

    诸葛青尘立刻出言提醒,也不知是真好心,还是对这玉清分身太忌惮。

    苏离面带笑容,点头称是,心中却是呵呵哒。

    就这玉清分身,还被别人本体一击灭了?

    开国际玩笑吧?

    这玉清分身我本体现在都干不过他好吗?

    这一次,所有人汇聚之后,诸葛染月也主动的将梦思芸、幽月、烟若曦、古妙依和紫陌五人从天机圣玉里释放了出来。

    而诸葛青尘,同样也将风遥和苏幼茹释放了出来。

    如此一来,现场之人,就是一个很大的团体了。

    苏离这边有阙辛延、魅儿、沐雨兮、云青萱、清霜、诸葛染月、梦思芸、幽月、烟若曦、古妙依,紫陌以及风浅薇。

    诸葛青尘那边,则有冷云裳、风遥、苏幼茹。

    一行总共十八人,浩浩荡荡,一路西去。

    ……

    孤寂之地,月冥古庙。

    悲风荒野大,落照废城孤。

    孤寂之地的黑夜,比花月谷来得更迟一些。

    苏离一行人来到此处,系统时间,是晚上七点左右。

    可月冥古庙区域,还有如血残阳高挂。

    苏离凝聚天机之眼看了一眼残阳,随即,他收回了目光。

    残阳中,砍树的人影并不在,人头却还依然卡在石碑下。

    一截斧头立在那巨大的人头旁,砍树之人,身影已经不见。

    这一幕,并不清晰,也不真实。

    苏离都是看一眼,再通过冥想将场景想象出来。

    古庙中,诸葛青尘直接走在了最前面。

    苏离当然也没有迟疑,立刻跟了上去。

    古庙里的环境,的确和殒寂古庙非常相似,但是苏离在此地,却没有家的感觉,反而莫名的有些心悸,浑身生出一缕缕阴冷的感觉。

    就像是冬天的北风渗透衣服之后刮过了身体一样,有些隐约的刺骨。

    诸葛青尘进入庙宇内之后,先是直接一掌劈开一座巨大的雕像,并走进了下方开启的通道,然后又来回几次,打开了几道湛蓝色的虚空氤氲灵气之门,一次次的穿了进去。

    那熟悉、熟练的动作,就像是在自家串门似的。

    论熟悉,苏离觉得他对于殒寂古庙,都没有诸葛青尘对这月冥古庙熟悉。

    “好了,这一座巨大的雕像,就需要一些手段了。我需要先支撑着,然后,你们先进去,我再进去。至于原因,魅儿应该懂。”

    诸葛青尘说道。

    魅儿道:“嗯,我来吧,你先进去。不然里面容易迷路。魅儿说着,又看了风浅薇一眼,道:“你的话……,估计还要被镇压一次。不过这回人多,肯定会有人救你的。”

    风浅薇闻言,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她想起了被天劫支配的阴影,身体都哆嗦了起来。

    然后,魅儿也没理会她,很快就开启雕像里的通道。

    风浅薇几次犹豫,但一想到接下来的结局——她知道,参与还有希望,不参与怕是立刻就要死。

    她一咬牙,来到了苏离身前,拿出一枚乾坤戒指,递了过去,道:“苏大师,这里面是……一千颗琉璃珠,苏大师,浅微愿意听话,什么都愿意答应,苏大师,求您帮帮浅微吧。”

    风浅薇这时候真没任何心思了,是实打实的真心求恳。

    之前她还无比桀骜,但是被真相击溃内心、又被天机混沌拉入未来的‘推衍幻境’里被血虐了足足六天六夜之后,这二愣子终于开了点窍,知道眼下完全不能得罪这苏离了。

    这苏离不是一点厉害,而是厉害得有些离谱!

    眼下,一听要进入这般虚空,她立刻知道,她又要挨天劫劈了。

    苏离想了想,凝聚往风浅薇眉心一探,玄术运转,涌入她的身体里,仔细一感应。

    “呃——”

    苏离原本是想感应一下她体内是不是留下了他的精……玄术气息,所以这人才留下什么道伤。

    毕竟,他衍化风遥释放的能力,是透过分身杀进了她的本体里的。

    所以,苏离想着利用的玄术手段,将这些能量气息收回来。

    他哪里知道,这么对着她的身体用玄术一感应……

    风浅薇的身体,像是8k级别的超清画面,给直接3d模式的完全在他脑海里呈现了出来。

    而且,这人浑身光洁如洗……

    苏离愣了愣,莫名的利用风水玄术的玄气一卷,顿时渗透到了她的身体各处。

    接着,他再次运转的能量,萦绕过她的身体四方,没有放过一丝一毫。

    于是,收回功法之后,风浅薇这次是真的面红耳赤了。

    但是她浑身发颤,却也说不出的舒适。

    莫名的,她眼里眼波如水,俏脸一片殷红,真的一些不敢看苏离了。

    苏离也没有看她,反而心中很快就将那些不健康的画面摒弃了。

    他毕竟是个正常人,从来不做一些非礼勿视或者是下作的事情。

    苏离先是走进了通道之中,风遥等人,也立刻跟了进去。

    到最后,风浅薇才小心翼翼的、满是紧张和警惕的跟了进去。

    然后她无比惊喜的发现,她没事了!

    不仅没事,反而有丝丝雷霆之力的气息萦绕着她,让她觉得非常的束缚,嗯,就像是有情人以温柔的手抚摸她一样。

    她再次以水汪汪的眼神看向苏离。

    诸葛染月等人都一脸古怪的露出了怀疑之色。

    诸葛青尘这时候也已经来到了通道之中。

    苏离拿出了风浅薇献出的那枚乾坤戒指,往里面一探。

    下一刻,饶是他有心理准备,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里面的琉璃珠,堆积如山,足足上千颗。

    而且,这些琉璃珠,因为放的时间非常长,在进入到这月冥古庙之后,其中沉寂的七彩玄光像是亮了一样。

    这般,导致苏离感应过去的时候,就像是一下子看到足足一千只眼睛,在闪烁着七彩玄光,正阴冷、邪异的盯着他一样。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