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16章 画中强压华紫嫣,祖地相见苏星河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文卷第116章画中强压华紫嫣,祖地相见苏星河苏离的《皇极经世书》已经蜕变到了登峰造极的层次。

    他对于命运的感应、对于事情的判断,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的实力提升到了炼神返虚的小成境界!

    再加上他的天罡神通《天罡神体》也达到了登堂入室级,他的《天罡造化混元气》功法,也达到了登堂入室级。

    这样的他,很强。

    但是,他从来没有膨胀过!

    看起来如今这就元婴境无敌了,很强对吗?

    但是针对的是什么级别的对手呢?

    针对的只是如华云霄之类的存在,只是针对的普通的元婴境的修行者。

    像是诸葛春秋、魅儿、清霜、甚至是诸葛染月,他一定能打得过吗?

    诸葛染月或许打得过,但是像是清霜、魅儿和诸葛春秋,他是一定打不过的!

    https://m.xla.

    甚至,巅峰境界的风遥,他苏离也完全打不过!

    因为不是一个层次的。

    虽然他的修行方式、境界实力,功法等等都可以加成很多很多战力,但是底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就都真的勉强能拼一拼,那又如何呢?

    值得骄傲吗?

    根本就不值得!

    因为,像是魅儿、清霜包括诸葛春秋,这些人的命运,那是真的坎坷凄惨!

    他们已经这么强了,那他们目前的人生际遇是什么呢?

    不是拿来当棋子,就是拿来当囚笼来捕鱼!

    就不谈其余人,就和魅儿的真正实力来对比,那他也是绝对没有对方强的!

    可魅儿是个什么情况?

    她最强,可眼下最惨!

    那么他苏离若膨胀,下场如何?

    甭管本体多少个,甭管分身有多少,像是那诸葛浅韵、甚至那什么天机神地的神主,镇魂殿的殿主亲自出手,他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苏离绝不会因为自身实力突飞猛进,就立刻膨胀。

    他认识得非常透彻——膨胀之心不可有,强者之心不可无!

    正因如此,他绝不会因为风浅薇白痴,就真的轻视她,小看她!

    也绝不会因为现在的梦思芸等人实力太弱就轻视——因为在她们自己没有出现‘蜕变’、‘复苏’等情况的时候,你永远无法判断,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最开始的华紫嫣和沐雨兮,在落霞荒山上遇到的她们,携带着的就少女的天真和纯粹。

    要说为什么蜕变成这样,说到底,就是魅儿的一壶茶。

    魅儿为什么要突然弄这一壶茶?

    因为第九十三块镇魂被故意牵引出来了。

    而且这块镇魂碑还是造假的!

    魅儿见这一局如此恐怖和复杂,索性直接全部捅破,再根据局面的混乱,见招拆招。

    眼下,苏离察觉到了华紫嫣和诸葛无为联手暗中布置了一大局,因此也以太清分身来应对,先直接掀翻棋局,捅穿她们,然后再来根据局面,见招拆招。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华紫嫣以为她能吃定了他,而事实似乎也确实是这样。

    毕竟,他苏离的天人之魂虽然屡建奇功,但是自身战力却很低,已经是多次‘检验’过的。

    所以,只要防备不让他施展‘天机逆魂术’之类的手段控制强者,也不与他开启‘魂战’,就是万无一失的镇压。

    此时,大量的紫气席卷而来,苏离却没有还手。

    不是他无法防御,也不是他自视甚高,他仅仅只是想体会一下,这华紫嫣的攻击,有多强。

    华紫嫣经过诸多蜕变,境界上来说,是没有境界的。

    是的,没有境界!

    不是炼气筑基金丹,也不是元婴境。

    而是她通过化凡的手段,提升了自身的生命层次底蕴,而退化掉了境界。

    这是什么手段,苏离还不太明白。

    所以她有多强的战力,苏离也无法判断。

    如果仅仅是凭借她先前的元婴境的战力来计算的话,那她的实力,肯定是不值一提的。

    可,一个能忽然间超脱出去的、不占因果的人,单单用境界来衡量,显然是毫无意义的!

    这也苏离先前一点儿都不膨胀的原因。

    因为,但凡见识过祖龙魔杀人、杀头者杀人以及幽冥船杀人的过程,就对境界本身,完全没有太高的期望。

    境界是什么呢?那只是你能进入真正上层圈子里的第一个要求。

    如果连这个要求都达不到,那连去上层圈子里混的机会都没有!

    等有了强大的战力和境界,就一定无敌了吗?

    不,如果还没有一定的心机手段,对方随手布置一个杀局,就可以将你斩杀。

    很简单的杀招如镇魂碑、幽冥船、七龙祭坛,祖龙壁画等等东西,再结合一个囚笼本体、或者是一个引体分身,就足够了。

    就像是一个修行者,如果要杀死另外一个修行者,但是他在境界和战斗上打不过,要怎么杀呢?

    其实也不难,先推衍出一个真实的、天大的机缘,然后暗中布置好杀机,再通过一些藏宝图之类的碎片,合理的一番安排,让这些藏宝图碎片正常的出世,引诱那些修行者入局。

    入局之后,就是杀局。

    比如说引到一个特殊的地方,比如说有一种特殊的至宝存在于某地。

    那个地方,就是困锁的杀机。

    到时候镇魂碑杀出来,或者是幽冥船杀出来,都是一击必杀的效果。

    而要防止这样被杀怎么办?

    修行者最先想出的应对方式就是分身。

    然后分身玩出了花样后发现,分身不行,容易被人一串杀光,就开始研究本体,一层套一层的本体……

    如此双方相互解决分身、本体的各种缺陷,将这些名堂玩出了更高的境界和层次。

    而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呢?

    把这一系列的事情结合镇魂碑套进去,就会发现,这是一场针对性的杀局。

    夺宝是真的吗?

    是真的!

    因为机缘是真的!

    但是杀局是真的吗?

    也是真的!

    所以,就看谁的谋算更胜一筹,谁能利用更多的手段和杀机,杀死另外一方的人了。

    紫气汹涌,碾压而来,苏离瞬间就被卷入浩瀚的紫气之中,如进入了壁画之中的世界。

    不过,壁画之中的世界,却已经不是埋骨之地,而是另外一处神秘的地方。

    这一处地方,更像是一片领域之地,但又不是那种天机魂战的战场。

    “苏大师,这个地方,名为‘月冥天祭’,是一处更高法则的混乱之地,也是一处空间缝隙秘境之地。”

    “在这个地方,可以直接通往月冥壁画之中的小型空间里,甚至可以在其中掌控一些天机变化,来控制壁画上面的内容变化,这是不是很神奇?”

    华紫嫣轻声说道。

    她的身边,离暮雪始终沉默不语。

    苏离道:“的确很是神奇,所以,离暮雪也是你们那边培养出来的第二代新品种?融合了云青萱的归蝶秘术能力,以及你的紫气万道等特殊天赋?到时候,她就是承载你们获取后的新至宝的容器?”

    华紫嫣道:“苏大师真的很聪明,但是苏大师还可以更加聪明一些。比如说,交出天人之魂?誓死效忠?”

    苏离道:“你们也对天人之魂有兴趣?也对,你们既然是镇魂殿的人,自然会有兴趣——不过,你们确定不会引出乱子吗?你们确定我背后没有势力吗?”

    华紫嫣笑了笑,道:“苏大师,你说,我们去壁画里,来一段三生三世的感情如何?壁画中的世界,是小世界,非常非常的简单,里面的时间可以很慢,也可以很快。

    而且,在里面除了无法获取修为和诸多感悟之外,七情六欲,可以在里面无尽的释放哦。

    苏大师,我知道你对这方面一向非常有兴趣,而我,分离一道本命灵魄进去,我可以任由你随意合道阴阳、双修采补哦。

    这样的一段体悟,可以说,外面只是一瞬间,里面就是三生三世的幸福与美好呢。”

    苏离表情温和的看向华紫嫣,露出古井无波的微笑,道:“有所得,必有所失。外面一瞬间,里面三生三世的因果情缘,这对于外面的三魂七魄,该是多大的因果与造化?

    所谓大音希声,大巧若拙。恐怕,外面的一瞬间,对于里面,就是永恒的轮回了。

    壁画之所以是壁画,是因为我们看不到它的活动,它是死的。

    壁画里无论多少世,那就都是死的。

    进去里面体悟感情?体悟完之后,所有的一切,尽数被你们在外面吸收吗?

    然后一直来回收割、吸收?

    所以,你们就是用这种东西,不断的收割七魄之力?”

    苏离一如既往的淡然微笑,让华紫嫣终于有些毛骨悚然。

    她非但没有用自身的魅力,吸引住苏离,反而再次暴露了更多的东西。

    这人,怎么这么聪明,任何事情一眼就能看穿本质?

    “看样子,那就只能动粗了。”

    华紫嫣沉声道。

    说着,她的手一抬,手中,瞬间凝聚出了一柄紫色长鞭。

    长鞭被她随手一挥,化作一条舞动的紫蛇,猛的朝着苏离席卷了过来。

    苏离身体没有动,任由那一击卷住了他的身体。

    华紫嫣的长鞭卷住了苏离的身体之后,顿时心中微微一喜。

    随即她的手一抬,一拉。

    “嗤嗤——”

    她的手中,力量猛的一沉,整只手臂因为力量爆发,而忽然有些撕扯的疼痛感生出。

    这是长鞭上的力量反震。

    而她这般,释放的是生命底蕴层次的能力,这种能力,别说是元婴境,就是婴变境的强者,她一卷一拉,都能将对方抽飞,直接卷进那壁画虚空,当场镇压。

    可是,这苏离,竟然纹丝不动?

    华紫嫣再次抽出长鞭,狠狠抽打了几次。

    但是,每一次,长鞭抽到苏离身上的时候,他的身上都会荡漾出一团淡淡的氤氲紫气。

    同样也是很美丽的紫气,却又和她修行的紫气万道的紫气,完全的不同。

    “嗤嗤——”

    “嗤嗤——”

    “嗤嗤——”

    华紫嫣不信邪一般,连连抽了二十多次长鞭,或者抽打,或者席卷,或者强行横拉,结果,都没有丝毫用处。

    从头到尾,苏离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各种精彩的表现,而脸上也始终带着淡然的、古井无波般的微笑。

    “呼——”

    好一会儿之后,华紫嫣气喘吁吁,收回长鞭,眼神复杂而又震惊,同时又无比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离,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苏离一般。

    “你身上有至宝?不然,为何我的长鞭无功?”

    苏离依然一脸温和的微笑,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润柔和:“没有至宝,就是一种天赋罢了。”

    华紫嫣道:“不可能,你曾经凝练的什么造化圣体早就废掉了,怎么可能有什么天赋体质?!”

    苏离道:“我说过我是普通人了吗?我之前不是一直说,我有个朋友?而我自己,只是封镇啊。如今我面对危险,解开封镇不行吗?”

    华紫嫣死死的盯着苏离,随即深吸一口气,道:“果然,你果然深不可测,以至于我鞭长莫及!果然,敢一个人前来此地,确实是有些厉害!”

    苏离点了点头,道:“你的实力,比我想的要稍微强一些,我以为,你了我身上的印痕都打不出一丝来的。看来,我还是有些低估了你们的战力了。”

    苏离说着,又喃喃道:“所以,这种数据,一定要记录好,到时候好对比分析。”

    华紫嫣瞪大了双眼,像是被挑衅了似的。

    下一刻,她冷哼一声,当场拿出了一个翠绿色的小葫芦。

    小葫芦一出,苏离的心中微微一凛。

    随后,他看向了那个小葫芦。

    华紫嫣冷声道:“这东西,名为‘灭魂葫芦’,作用,苏大师可以体会一下。苏大师,真的不愿意主动献上天人之魂,主动臣服吗?”

    苏离道:“来,你用用看?”

    华紫嫣道:“苏大师这是以身试法吗?行,那就让苏大师见识一下!”

    华紫嫣说着,手朝着葫芦的嘴部一抹,接着直接手持葫芦,对着苏离一照。

    一道绿光陡然射出。

    苏离反应了过来,完全可以通过《赤魂身法》闪避。

    但是他没有闪避。

    绿光击中他的瞬间,他的身上,紫气猛的暴涨,并荡漾出一股极其刺目的紫光。

    下一刻,紫光龟裂,接着,绿光猛的刺入他的灵魂。

    苏离浑身一震,然后他自己体悟了一下。

    太清分身这个身体的灵魂,似乎出现了一些轻微的裂痕,除此之外,身体有种被剧烈腐蚀的迹象。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异常了。

    当然,无论是身体被剧烈腐蚀,还是灵魂出现裂痕,这般过程倒是极其痛苦。

    而且,这葫芦带着一股强大的吞噬吸引力,若是猝不及防,甚至灵魂都会被吸出来,吸进葫芦里,被炼化成为魂液。

    “威力还不错,如果你们就这些招数的话,那,确实是有些让人失望。”

    苏离思索了一下,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随意,波澜不惊。

    华紫嫣这一次是彻底的惊呆了。

    这这这?

    这就是此人先前表现出来的没有实力?

    只是,这人如果有实力,先前还能装成那样?

    这心思也太深了吧?

    可如果先前是真的,他的实力为何又提升得如此之快?

    竟是连灭魂葫芦,都杀不死?

    灭魂葫芦一照,不是连分身带本体全部杀成一串绿光吗?

    苏离看向了华紫嫣,随即开口道:“这样,你们也都攻击了,我不回礼好像不太好,那我回敬你们一招。”

    苏离话刚说完,当场凝聚赤魂身法,衍化《玄心奥妙诀》的雷霆咒术,当场劈杀向了华紫嫣和离暮雪。

    华紫嫣和离暮雪忽然相视一眼之后,被雷霆劈中的身影竟是如镜花水月般,‘哗哗’一阵扭曲之后,当场消失了。

    下一刻,两人的身体出现在了另外一边,并且无比迅速的干枯了起来。

    接着,两张纸片人儿,竟是在天空中飘飞着,很快飘到了苏离的眼前。

    苏离扫了一眼,发现这还真是两张纸片人物。

    苏离想了想,释放《玄心奥妙诀》对应的火焰咒术,将两张纸片彻底的焚烧殆尽,这才仔细打量了四周一眼。

    四周的环境有些阴暗,也有些诡异。

    苏离心念一动,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取消了这个‘太清分身’的存在。

    于是,太清分身,当场就消失了。

    下一刻,刚来到了华氏古族祖地的苏离,心念一动,天机圣印之中,一尊身外化身重新凝聚出一道太清分身出来。

    依然还是那个太清分身,但是先前灵魂的裂痕、身体的腐蚀效果,彻底的消失了不说,其状态,还前所未有的圆满。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当场秒杀,他这分身,随时取消召唤,又随时召唤出来!

    “看样子,华紫嫣和离暮雪存在于那壁画秘境小世界里,也只是两道模拟本体的‘分身’罢了。”

    “抑或者是察觉到不对,立刻以类似于‘替身纸人’的方式取而代之,当场逃跑了!”

    “不得不说,这般心态和魄力,倒真不愧是能跳出去的存在。”

    “但下次遇到,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苏离从太清分身的信息共享里,获取到了对应的信息,心中略有些遗憾。

    不过他也知道,如华紫嫣离暮雪等人,显然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被击杀,其底蕴必定是多得惊人的。

    这一次,他本就没有想过杀人,而是测试一番自身的底蕴。

    测试的结果固然有比较喜人的收获,但同样的,也有着比较令人心情沉重的一面。

    好处自然是《天罡神体》确实很厉害,那《天罡造化混元气》功法也同样极其逆天。

    但另外一面,同样也不容小觑——那就是镇魂碑中的镇魂秘宝!

    这些宝物,杀伤力极强,而且,这还是华紫嫣等人使用的方式有所欠缺导致。

    ……

    华氏古族所在之地,是一座苍莽大山。

    大山巍峨而又森冷。

    黑夜里,远远看去,那里像是一条被斩断了脊背的死龙。

    这种风水格局,一看就是不祥之地。

    “阙辛延。”

    苏离在这苍莽大山山脚下停了下来。

    黑夜里,大山深处一片死寂,没有鸟兽虫鱼的声音。

    苏离没有继续前进,反而看了身边的阙辛延一眼。

    一行十八人,忌惮肯定是没什么忌惮的,但苏离想了解一下‘沐君逸’这个人。

    “苏大师。”

    阙辛延走了过来,他先是看了远处的黑暗大山一眼,随即立刻收回了目光,回应苏离。

    “你对‘沐君逸’这个人,有多少了解?”

    阙辛延道:“我仅仅只知道,此人乃是镇魂殿的巡察使,同时和那幽冥穆族的穆清妃……结成了道侣。”

    阙辛延说着,又默默的看了沐雨兮一眼。

    显然,沐雨兮的身份来历,阙辛延还是知道的。

    “就这些吗?”

    苏离询问道。

    “就这些。因为巡察使的身份,很难查询到更多详细的信息。能查到的,似乎都是刻意伪装出来的。”

    阙辛延补充道。

    苏离看向了魅儿。

    魅儿想了想,道:“沐君逸此人,实力很强,为人异常谨慎。除此之外,其余就不知了。”

    魅儿解答之后,风遥倒是略微犹豫,然后站了出来:“沐君逸此人,之所以成为‘巡察使’,是因为其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天赋能力——”

    风遥说到一半,忽然停了停,接着竟是发不出声音来。

    他眼中显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又尝试着再次说了说,却依然发不出声音。

    他额头上已经生出了冷汗,终于不敢再说下去了。

    风浅薇原本也有话想说,但是见到这一幕,立刻保持缄默,不再开口了。

    苏离想了想,道:“是一种类似于复制灵魂之类的天赋功法吧?”

    风遥眼瞳一缩,立刻点了点头。

    风浅薇同样立刻点头。

    苏离闻言,眼神中终于多了一丝骇然神色。

    镇魂殿,研究到了灵魂复制的地步了吗?

    如果沐君逸拥有了这样的能力,那岂不是那些特殊的灵魂?

    那魅儿被天人之魂到底在哪里?

    那他所丢失的天人之魂,到底又在哪里?

    是被镇魂殿截取了之后,在进行复制研究吗?

    先前,苏离和诸葛青尘谈及过魅儿的问题。

    而如今,魅儿就在身边,魅儿也蕴含有希望,那么,魅儿会告诉他答案吗?

    苏离看向了魅儿。

    魅儿却似乎知道苏离要询问什么,直接摇了摇头。

    苏离见状,立刻知道,他们的能力和实力,远远不足以触碰更深层次的隐秘。

    苏离不再询问,也不再去了解镇魂殿研究灵魂研究到了什么恐怖的层次。

    因为,光看‘诸葛无为’这种存在,就已经足够恐怖了。

    更恐怖的是,如果天机神地真的和镇魂殿联手的话……那绝对是毁灭级的灾难!

    诸葛青尘并不是镇魂殿那一方的势力,但是诸葛春秋,苏离却无法判断。

    所以,这个苗头……

    这些东西,深思细想之后,就会令人不寒而栗。

    因为月冥古庙,因为冥冥之中的‘命运’,苏离忽然就挖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背后势力。

    或者说,这个势力其实一直都在,也一直都围绕着镇魂碑而存在,但是却被很多人忽略了。

    镇魂碑的巡察使!

    甚至势力的名字就直接叫做‘镇魂殿’!

    但恐怕到现在为止,诸葛浅韵一方都还处于被动之中吧?

    所以,最终杀死阙辛延,并将第九十三块镇魂碑背走的那个赤身的、烈焰战斧男子,就是沐君逸?

    苏离看向了风遥。

    风遥的武器就是战斧。

    那么,沐君逸的武器是战斧吗?

    沐君逸的体型魁梧吗?

    “魅儿,沐君逸的专用武器,是斧头吗?”

    苏离询问魅儿道。

    “是,他的武器就是斧头,除了斧头之外,其余武器一概不用。”

    魅儿非常肯定的回答。

    她说完,又看了苏离一眼,道:“你用来砍死苏荷的那个小女孩儿灵魄体,不是借鉴的沐君逸的手段吗?”

    苏离心中一动,随即问道:“你是说,沐君逸也喜欢赤着上身,对吗?”

    魅儿道:“是的,沐族族人,男子上身都是不穿衣服的,赤身,肌肉虬扎,身材魁梧而血脉强大,而且,他们的血脉之中,血脉传承就是战斧之道。”

    苏离沉声道:“那我知道了。”

    他说着,目光看向了前方,道:“你们就在此地,我去看看。”

    他话刚说完,沐雨兮一下子走了出来,拉住了他的胳膊。

    “少爷,我陪你去。”

    沐雨兮语气坚定。

    苏离看了她一眼,道:“你确定……此行会遇到什么,你知道吗?”

    沐雨兮眼神黯然,道:“当然知道,其实即便不知道,沿途这一路上,也差不多快想明白了。毕竟,一个有了希望的沐雨兮,谁会希望她还活下去呢?”

    苏离看了看魅儿,又看了看云青萱,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云青萱有所察觉,看向苏离道:“苏大师,您是有什么重要的发现,还是有什么怀疑吗?若是有什么无法确定的地方,不如大家一起参考一番?”

    诸葛青尘道:“华氏古族,凶险万分,此地杀机遍布,离兄进去定要万分当心。”

    诸葛染月道:“苏离,不要逞强,若是没有什么把握,就立刻退回来,知道吗?”

    苏离一一回应,然后才道:“无碍,只是去见一见沐君逸和穆清妃罢了。抑或者,还能见到苏星河和苏荷父女。至于其中需要应对的生死危机,那反而无关紧要。”

    诸葛青尘和阙辛延闻言,都有些动容。

    他们无法判断,苏离是如何判断出这般情况来的。

    但是,他们却知道,苏离既然这么说了,那,一定是已经有了清晰的结果。

    诸葛青尘皱眉道:“也就是说,这是应对局势变化而针对性出现的临时变局?!”

    诸葛青尘说着,微微抬手结印推衍了一番。

    他没有直接推衍苏离,显然这样是会反噬非常惨烈的,但是他推衍的是华氏古族祖地此次的变化。

    这般推衍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格外凝重了起来:“离兄此去,怕是有所缺憾。而已离兄如今的造诣,能称得上缺憾的,定然是‘天人之魂’,所以,此次变局,针对的就是天人之魂,这是……想要提前收割吗?”

    诸葛青尘将推衍的信息,直接告知了苏离。

    “和我想的差不多,但也有些出入。此行,我准备带沐雨兮解决一些重要问题,所以必去——青弟莫要再劝了。”

    苏离正色道。

    诸葛青尘想了想,拿出龟书玄图,递给苏离,道:“天机之力便可摧动,你先拿上,用处极大。出来了再还我——一定要出来啊!”

    苏离拍了拍诸葛青尘的肩膀:“我不担心我此行的问题,反而是将你们留在这里,别我出来之后,你们已经不是你们,而是被人调包之后的你们。”

    诸葛青尘闻言笑道:“应该还不至于——除非是诸葛春秋亲自动手。当然,他肯定是不会在此时亲自对我出手的。”

    苏离莫名的笑了笑,然后又看了魅儿和云青萱一眼,道:“等我。”

    魅儿道:“快去快回,时间不多了。”

    云青萱也道:“苏大师多多保重,莫要急,我这边,随时都可以。”

    诸葛染月道:“我这,就等着你回来领路了。”

    风遥道:“苏大师,洗祖骨的灵泉,若是用鲜血,效果更好一些,这是曾经的《地书》碎片里传出来的说法,《地书》碎片有部分,落到过那诸葛浅韵的手中,但大部分,都在那位神子手中。”

    苏离闻言,目光微微明亮了几分,道:“好了,我都知道了。”

    说话之间,苏离带上沐雨兮,直接踏入了大山深处的华氏古族祖地禁区。

    这时候,整个禁区里,一片漆黑,一片压抑。

    苏离双眼运转天机之术,瞬间眼前的视野变得一片清明。

    他非常清晰的看到,前方的小径上,人影幢幢,这些,都是刚死去不久的幽魂,还没有消散意识。

    这样的存在,密密麻麻。

    如果不是天机之眼,这一幕,是根本看不到的。

    或者说,除了他的特殊天赋能力和天眼之外,哪怕是诸葛青尘,未必也能看到这幢幢幽魂。

    苏离无所畏惧、无所忌惮的走了过去。

    身边,沐雨兮不时目光四顾,脸上不时显出几分或者熟悉、或者茫然之色。

    小半个时辰之后,苏离进入了大山深处的内谷,并穿过了其中的两处复杂的禁阵,来到了内谷中部其余。

    “沐君逸,穆清妃,我们已经到了,你们可以出来了吧?”

    苏离直接朗声开口道。

    “嗡——”

    下一刻,整个山谷中央忽然亮起了许许多多的血色灯笼。

    这些灯笼,和幽冥船上的那些红灯笼,完全一模一样。

    不仅灯笼里烧着的幽魂和火焰,便是那种气息,都完全相同。

    远方,足足六道身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正神色平静的走到了这边来。

    为首者,赤着上身,手持燃烧着烈焰的战斧,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他的身边,是一身黑色纱裙、面戴纱巾的神秘女子。

    她身材火辣而妖娆,但浑身逸散出一股幽冥而冰冷的煞气。

    她身边,苏离之前见过的华紫嫣和离暮雪也都在。

    而除这两人之外,还有一位苏离从小到大一直在接触的那个不修边幅的老男人——苏星河。

    以及,苏星河身边神色淡漠、桀骜,冷酷而又略显兴趣神色的白衣纱裙女子苏荷。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