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20章 一战惊天金蝉脱壳,天罗地网时间绝杀
    这一刻,苏星河先是猛的一怔,随即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

    这一次,的确是失算了,以至于完全陷入了被动。

    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他已经发现,这场战斗的离奇方式,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显然,对于对于三魂七魄乃至于分身的运用,已经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果继续按照这种方式去战斗,那么很显然,接下来依然一定会是差不多的结果。

    甚至,在这种能快速成长的少年眼里,和他战斗的次数越多,对方也就越是能累积宝贵的战斗经验,并当场可以蜕变得更强!

    更可怕的是,这种极速成长是没有任何上限的!

    也就是说,只要这么战斗下去,对方的战斗经验就会极速的突飞猛进,并一举达到一个极其高深的层次!

    倒时候,一旦对方的境界也提升了上来,再要对付,就更加的艰难了。

    “呼——”

    苏星河果断的停止了攻击,同时收回了那种天机秘术的封镇、镇压之力,甚至连那种源自于自身生命层次的气势威压,也都完全的收敛了起来。

    他的这般变化,自然的引来了苏荷的诧异。

    苏荷被华紫嫣帮了一把之后,已经镇定了下来,她同时也已经意识到了她自己有了很大的问题。

    所以,她已经运转特殊的凝神静心功法,以让自己保持绝对的冷静。

    她已经不被看好了,而且还是两次失态、两次出丑,甚至还在别人的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缺陷,这对于她而言,绝对是大忌。

    这般情况下,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那么她今后的修行之路,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而一般这种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对于强大的天机大师而言,要推衍出来,反而已经不是那么的艰难。

    再加上此地还有沐君逸那一方人以及苏离的存在……

    唯一的让她舒心不少的地方在于——所谓的让她好好看着的父亲苏星河,似乎也同样碰了一鼻子灰。

    这时候,苏荷心中反而不仅不再狂躁,还有些莫名的小欣喜——因为,苏星河越是遭遇挫折和打击,越是无法奈何那苏离的话,那么她先前的丢脸、先前的犯错,严重程度就会无限降低!

    因为,你苏星河可是超凡天机大师啊,而且境界高,生命层次高,还全力操控镇魂镜,竟是也无法奈何那苏离!

    那么,你又有什么脸面去怪罪我苏荷?

    毕竟和你比起来,我确实是很多方面都差了很多!可如果你都对付不了,那么我的失败、我造成了诸多笑话,就一点儿都不可笑,反而还非常正常了。

    这种心态,苏荷虽然已经生出,但是也很谨慎的没有表现出分毫来。

    毕竟,眼前还有穆清妃在。

    穆清妃这种人,乃是幽冥穆族的绝世传承神女,一身幽冥真虚功法,乃是真正的夺天地造化,最是擅长攻心!

    所以,苏荷心中的念头是不敢凝聚的——她若是在此时暴露出幸灾乐祸的一面,那就直接玩完了,那从今往后,就不会有任何势力愿意接纳她这种人了。

    苏荷的心中,诸多念头复杂闪烁,整个人的神情,却也同样处于苏离的那近乎于无解的战斗方式之中。

    “苏离,你确实很厉害,完全将这种新奇、诡异的战斗方式发扬了出来,甚至可以肯定,从今往后,一定会有无数的势力会将无数的资源、心血都花费在这样的一种近乎于无敌、无解的战斗方式之中!

    每一个天骄,都会引领一个修行的时代。

    曾经有绝世天骄引领了‘杀魂时代’。

    曾经有绝世天骄引领了‘真虚时代’。

    曾经有绝世天骄引领了‘符印时代’。

    曾经有绝世天骄引领了‘无限分身’、‘连环本体’的时代!

    曾经还有绝世的天骄引领了‘身化造化圣器’、‘记忆禁区’时代!

    还有很多很多。

    但是每一个这样的天骄,都一定会在当前的时代里,绽放出无比灼目的辉光,名传千古。

    而这一次,我苏星河的确万万没有想到,你竟是可以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战斗方式,形成一种全新的流派,引出一个全新的修行时代!

    我苏星河自认为能推衍天地变化、天命轨迹,大道道痕,甚至可逆转造化,影响过去,窥视未来,却竟是完全被你一个真正修行才不到一个月的、血脉低贱的魂奴孩子,给差点儿当场碾压了!

    这实在是超乎想象!实在是让人震惊,也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这一切,真的都到此为止了!

    先前的一切的战斗,都被你苏离引领了战斗的方式和节奏,所以,我们被动的应战,然后完全陷入了你的战斗方式之中,以己之短,攻你之长!

    而如今,若是继续这么下去,那也一定不会有结果。

    所以,面对你这样的战斗方式,荷荷、我,甚至哪怕是此时让穆清妃和沐君逸出手,结果或许也会有一些差别,但是依然不会有太多的不同。

    因为你拿出了一种全新的、我们完全不理解的战斗方式在和我们战斗。

    所以,我们第一时间都无法奈何你!

    但,这种战斗方式哪怕是没有任何瑕疵,在接下来的战斗里,也一定会有无数的瑕疵被发现。

    所以,苏离你的优势,在这一次战斗之后,就已经没有了。

    接下来的所有修行者,一定会研究你这种战斗方式,学习这种方式的同时,也一定会有无数的修行者尝试着去破解这种方式,去研究应对之法。

    这就导致了,接下来你除非将你这种战斗方式提升蜕变得更强大,更完美,不然,你这唯一的优势,反而会成为桎梏你的最大发展!”

    苏星河不愧是苏星河,在被恶心得差点吐血之后,立刻发现了端倪,并立刻自我反省,不再跟随着苏离的战斗方式去战斗。

    因为,这样战斗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短时间破解不了对方这种恶心之极的连环不死不灭功法,就根本无法拿下对方。

    哪怕是把自己累死,也不会对对方造成真实性的伤害。

    反而,在这样的无数次被恶心之后,自身的七魄一定不会稳定,到时候,战力一定会下降。

    然后,后果就会像是苏荷那样,完全的被反向碾压。

    苏荷的话,倒是让苏离微微有些惊讶——好家伙,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果然,不愧是真正的强者,在无法直接面对一种全新的战斗方式和战斗节奏的情况下,立刻停了下来,一方面拖延时间,一方面则开始准备全新的部署。

    苏星河的话,自然是拖延一下时间。

    但是苏离既然知道这一点,也就不会让对方拖延得那么顺利。

    所以,他的身上紫光一闪之后,上清分身再次套在了最外层。

    虽然损失了两个上清、一个玉清分身,但是没关系,不是还有很多吗?

    这般之后,苏离当场衍化《赤魂身法》,结合自身的炼神返虚的小成境界和《玄心奥妙诀》功法,身影一闪之间,上清,玉清、玉清、太清、太清这足足五个分身全部显化出光影,形成了五个方向,当场就将苏星河笼罩在了其中。

    同样的功法,同样的雷霆咒术之力,甚至,在这刹那,苏离五道分身都直接动用了《璇玑战魂》功法,并一举叠加自身战力到了极限。

    “嗤嗤——”

    这一击,苏离当即拿出了最强一击。

    这依然是测试——既然对方不再攻击,而准备通过其余的战斗之法来与他一战,苏离知道,他若是不出手,就没有机会出手了。

    但是之前的测试,那仅仅只是防御和闪避之法,而不是攻击!

    如今,全力爆发之下,苏离的攻击,已经杀出了一片紫光。

    《玄心奥妙诀》结合《璇玑战魂》功法,再以五大分身同时杀出,那简直是一种无法想象的杀机。

    那一刻,苏离隐约觉得,这样的战力,恐怕已经远远超出自己最初对于自己的战力的判断。

    更可怕的是,苏离的本体没有动用《璇玑战魂》,所以他的本体没有后遗症!

    当这种功法释放出来的时候,他的本体内心,立刻就有了这样的感觉。

    而且,因为《皇极经世书》发生过一次极大的蜕变,以至于《皇极经世书》如今的层次为登峰造极的层次。

    而他的《璇玑战魂》功法的层次,也同样从炉火纯青级,蜕变到了登峰造极的级别!

    这样的功法,战力增幅更强,负面影响更小。

    《璇玑战魂》(登峰造极):通过血祭血脉之力、灵魂等自身所有潜能,凝聚化作战魂之术,战力极限增幅。最长可持续时间一个时辰,使用多长时间事后将陷入多长时间的极致濒死状态,不可自行恢复,一个时辰之后清醒。清醒后身体虚弱九成,可服用恢复丹药恢复完好,自行恢复时间为三天。

    这种功法,在苏离如今的考虑之中,是什么用法呢?

    其唯一的缺陷,就是那个陷入濒死状态的缺陷。

    而这个缺陷,哪怕是分身,都无法避免。

    也就是说,分身使用整整一个时辰的《璇玑战魂》之后,那么这种功法使用完毕之后,分身也会陷入一个时辰的濒死状态。

    这个濒死状态,是不能通过收回分身再重新召唤出分身来解除的。

    也就是说,濒死状态的分身被召唤回去之后,再召唤出来,还是处于濒死状态,一定要等到一一个时辰以后,继续召唤出来,才可以免除这种濒死状态。

    反而是那种虚弱九成、可以服用丹药恢复的这种情况,只需要将分身取消掉召唤,再重新召唤回来,就立刻完全恢复了。

    所以,《璇玑战魂》正常情况下,其实反而不适合本体施展,反而极其适合分身施展。

    因为后遗症,相当于直接砍掉了一大半。

    而那短暂的濒死状态,完全可以分批让分身去战斗啊!

    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而十二个分身轮流用这种方式去上的话,那么相当于是每个分身用十分钟《璇玑战魂》战斗,就可以形成无限的《璇玑战魂》战斗状态!

    此时,上清分身一出,当苏离准备施展杀招对付那苏星河的时候,立刻,他就把这个算了出来,并立刻动用了《璇玑战魂》功法。

    不过,第一次战斗,为了收集战斗数据和对《璇玑战魂》的战力增幅的评估,所以一次就杀出了足足五道分身。

    这分身在别人看来,肯定不是真的,只是某种神奇的功法所衍化出来的功法幻影,就是一种类似于打出短暂幻影分身、增强战力之类的手段。

    这种手段,修行者很多也都是会的。

    是以,当五道雷霆咒术万法归一,以《璇玑战魂》功法爆出来、并以极道剑意衍化莫邪剑心杀出的时候,那一刹那,五道紫色雷霆衍化的雷霆剑意,瞬间就击中了苏星河。

    苏星河也绝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被击中!

    这简直是耸人听闻的事情!

    可是,偏偏他就被瞬间击中了,连反应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

    这种攻杀咒术杀机,对于修行者而言,是何其恐怖的!

    更恐怖的是,苏离的攻击,乃是一种全新的攻杀体系,所以这种杀伤力,无法具体的评价。

    可是此时的苏星河,浑身像是有无尽的劲气炸裂一样,发出了‘咔咔咔’的神奕力炸响的声音。

    同时,他的身体猛的震荡,身上的防御圣器更是亮起了无比刺眼的白光,接着‘噗噗噗’的声音响起,那是一身防御战甲、防御效果炸裂的声音。

    苏星河被一击,定在了原地,然后被那种绝杀的剑意瞬间击中了身体,以及灵魂。

    他的灵魂猛的一震刺痛,同时,那毁灭的雷霆剑意,竟是如同要洞穿他的灵魂,将他的殒寂之魂都要一举穿透一般。

    “嘶——”

    苏星河眼瞳猛的收缩,殒寂之魂极致爆发,同时,一只元婴当场从他的头顶爬了出来,

    一片毁灭的暗红色的天机之力弥漫四方,瞬间震碎了苏离攻杀而出的雷霆之力。

    “轰——”

    下一刻,苏星河所在的地方,连连炸响,大量的血雾和劲气纷飞四散。

    而苏星河的身影,拉出了足足十道残影,其中的每一道残影身上,却都挂着恐怖的紫色雷霆剑意。

    “嗤嗤嗤——”

    苏离身影如电,五道分身几乎全力出手,一刹那打出无数道的紫色雷霆咒术剑意杀机。

    一时间,苏星河倒是显得很的狼狈。

    不过在不到二十个呼吸之后,狼狈的苏星河忽然浑身白光一震,一片毁灭的光环能量,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四散爆发。

    “轰——”

    虚空剧烈震荡,毁灭的劲气,连苏荷等人都被笼罩其中。

    穆清妃抬手打出一片幽冥迷雾,当场笼罩了苏荷、华紫嫣、离暮雪以及沐雨兮。

    沐雨兮一呆,美眸看向穆清妃的时候,眼神略显得有些复杂。

    而穆清妃,则眼神友好、温和甚至略微带着一丝慈爱之意的看向了沐雨兮。

    这目光,让沐雨兮的眼神微微凝滞,接着她便低下了头——她的眼中,目光更加的黯然。

    她并不傻,这一瞬间穆清妃的示好表示——穆清妃这边,已经看出了苏离的潜力,已经准备结下一份因果。

    到时候,无论是否敌对,也不至于将后路彻底的堵死!

    此时,面对这毁灭的大范围绝杀杀机,沐君逸赤着的上身上,绽放出一道淡淡的血光,轻松的挡下了这一波毁灭光圈杀机。

    “湮灭!”

    苏星河眼神冷厉,一股股凶戾的杀机更进一步汇聚,接着衍化而出。

    那原本毁灭的冲击波,以更快、更凶残的方式,猛然汇聚爆发,朝着苏离的身影绞杀而出!

    这一击,确实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这时候,苏离的五道分身身影,几乎立刻衍化极道功法《天罡神体》的极道防御效果,将防御效果布置在侧身区域。

    同时,五道分身也全部以侧面应对那种真正大范围的攻击!

    “轰轰轰轰轰——”

    哪怕衍化了极道防御,五道分身之中的四道,都全部出现了龟裂的痕迹,几乎时时刻刻都要粉碎死去。

    苏离的上清分身心念一动,立刻收回的同时,又立刻召唤出四道顶上。

    然后,这又毁灭的攻势之中,刚盯上的四道分身,又扛不住,又要碎了。

    关键时刻,苏离上清分身再次的施展了这样一番手段,最终,才算是勉强的扛了下来。

    除了上清分身三番两次衍化三清紫气免疫了绝世杀机侥幸的活下来了之外,其余四道分身,完全抵挡不住。

    苏星河冷哼一声,见到这一幕之后,又是一片大范围的攻击杀来。

    “轰轰轰——”

    接下来,足足百余个呼吸的时间,苏离承受了无数次的强势镇压攻击,以至于,在随后召唤出的分身的战力上,苏离明显发现,三清分身的战力,都开始下降了。

    也就是说,这种恢复,也有很大的限制,不是一直无限制的。

    这种极致的恢复,其本源来自于哪里,苏离还不清楚。

    但是察觉到分身开始战力变弱之后,苏离非常果断的收了所有的分身,仅仅留下一道上清分身再次应对。

    又一轮衍化三清紫气避开绝世杀机之后,苏离忽然之间有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虚弱感。

    这时候,他很清楚,他达到了一种战力上的极致。

    苏离收回施展过《璇玑战魂》功法的四道分身进入天机圣印中,取消《璇玑战魂》功法后,四道分身在天机圣印里均像是失去了智力一样,静静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如一尊尊的道家雕像。

    苏离想要取消分身并重新召唤,竟是发现,这种状态卡住了。

    或者说不是卡住了,而是四道分身出现这种‘濒死状态’之后,这对应的分身暂时就不能取消,只有等其脱离了‘濒死状态’之后才能取消。

    明白了这一点,苏离也不心急。

    他已经判断出他的攻击力、防御力以及身法,具体是什么层次了。

    这一战的意义,他已经彻底具备,数据,也已经彻底记录。

    苏离身影闪烁之间,又是一掌拍出,大量的紫气化作粒子与尘埃,四散飞落。

    这时候,苏星河已经直接以强大的魂力引动镇魂镜,镇魂镜当场亮了起来。

    这一次的亮光,并不是一道凝聚起来的光,而是像是一轮烈阳一般,发出的是照耀四方的光芒。

    当这种光芒照耀出来之后,这片区域所有的范围,都在镇魂镜的攻击范围之后。

    苏离也无法避开,当场就被这道光照在了身上。

    这一次的光芒,不是攻击,而是携带着一股恐怖的虚弱、麻痹等压制效果,而且这种效果,极其强大。

    苏离哪怕是已经将身外化身顶了一层在外,也依然只觉得身体一沉、浑身酥麻的同时,苏星河双手极速结印。

    “轰隆隆——”

    地面震荡,地火生出。

    熊熊火焰焚烧的同时,四方虚空,出现在一处如古城般的四壁,天空中,更是出现了一片黑云。

    黑云压顶,四方虚空古壁几乎在瞬间组合,当场就将苏离笼罩在了其中。

    “轰——”

    这囚笼形成的瞬间,囚笼之中的法则之力、大道道痕气息等等,全部枯竭。

    其中的灵气更是当场被抽干了。

    与此同时,熊熊燃烧着的地火,当场狂暴,爆发出了如幽冥烈焰般的杀机。

    火焰升腾,囚笼枷锁。

    这般状态下是,苏离的情况,可谓的岌岌可危。

    苏离的身影在囚笼之中闪避了几次之后,囚笼逐渐缩小,并最终化作了两米大小,死死的将苏离笼罩其中。

    更让苏离本体有些震惊的是——这个分身,竟是和本体之间的联系,当场就隔断了,竟是无法取消召唤,无法收回来!

    这,就的确是有些令人忌惮了。

    先前,在察觉到苏星河改变了攻击之法的时候,苏离就在攻击苏星河的时候,打出了很多能量,卷起了许多的尘埃。

    而这些尘埃其中,有一道是苏离的本体运转《道生一之神隐篇》衍化。

    其余的反向,还有三粒尘埃,同样也是苏离的身外化身或者是分身所化。

    苏离的本体尘埃,落在了沐雨兮的脖子旁的纱裙衣领上。

    而另外的三道化身,则有的化作尘埃之后,被劲气冲击飞向了几百米的远方,有的飘飞在空中,飞向了千米之外,而还还有一粒,则落在了华紫嫣的身后三米左右的地方。

    苏离以上清分身来做这种事情,简直是信手拈来,得心应手之极。

    这般做完,上清分身身上也还套有分身,所以也根本不急。

    而且,这般情况,又有谁会想到,苏离的本体早已经跳出了战局,在一旁隐藏了起来?

    所以,此时一个上清分身被所谓的囚笼镇压、枷锁起来并被幽冥烈焰焚烧折磨的时候,苏离没有任何感觉。

    这有感觉才怪了。

    苏离无法将这个上清分身直接通过本体召唤回来,因为那所谓的囚笼,似乎能隔断天机与因果,非常的厉害。

    而且,这种‘天罗地网’的手段,也确实是逃无可逃。

    由此可见,这些人,这一次确实的带着必杀之心而来的。

    先前吃了一次大亏之后,这些人立刻调整自我,并很快找到了另外的镇压之法。

    此时,苏星河也终于从虚空落下,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虽不算是披头散发大汗淋漓,却也很是灰头土脸,脸色更是难看之极。

    “好了,总算是镇压下来了!”

    苏星河轻呼出一口浊气,略微松了口气道。

    华紫嫣若有所思,闻言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穆清妃。

    穆清妃沉吟半晌,道:“是不是镇压得有些轻松了?那天罗地网之中,真的是他的本体吗?会不会分身化作类似甚而虚无的存在躲起来了?这种手段,不可不防。”

    沐君逸道:“整个战局我全程都在仔细观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能量气息——不过,这苏离本身的攻击手段有些特殊,其修炼的方式,似和我们有很大的不同。

    他的能量体系,有些奇怪,品质极高,凝练程度也极高,而且灵气的性质,和神奕力、魂力能量都很像。

    就仿佛是这两种能量糅合到了一起然后精炼了一番一般。

    这若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功法或者修炼之法,就实在是太厉害了!”

    苏荷冷声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以他先前没半点儿境界实力的能力而言,又没什么阅历,怎么可能创造出这样逆天强大的功法?很可能其背后真有大能强者在暗中教导,不然怎么可能一个月就蜕变成这样?”

    穆清妃沉吟道:“可能,他是真正的天才!”

    苏荷道:“天才也不可能这么厉害!”

    穆清妃道:“不是像你这种垫底的,而是那种能开创修炼体系、修炼流派的绝世天才,在大府乃至其上领域,都是镇压一方的绝世天骄!”

    苏荷呼吸一滞,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她终于懂穆清妃说的那种天才是什么级别的天才了——是那种她都需要完全去仰望的天才。

    和那种级别的天才比起来,她苏荷连凡人都算不上——区别就是这么大。

    这时候,她心中的酸涩和嫉妒,简直就要发狂了。

    自己乃是悟道而生,他不过是魂奴种子罢了!凭什么!为什么!

    苏荷的心态有些失衡,但还是努力的克制着。

    她知道她已经丢失了灵动之魄,目前依靠绿漪的那份灵动之魄支撑着,如果再不能控制好自身的七情,极其容易出事。

    特别是,如今要谋夺第九十二块镇魂碑的情况下,更是不能有丝毫放松。

    苏星河道:“确实是很不错,但是也没有穆清妃你所说的那么逆天。你看,无论他如何天才,还不是被我轻松镇压?”

    沐君逸闻言,嘴角微微一抽,没有说话。

    他是一个不太擅长言辞之人,但是内心活动还是很丰富的,他心道——你那是轻松镇压?你大概对‘轻松’这个词语有什么误解?

    穆清妃俏脸一黑,瞥了苏星河一眼,道:“很轻松吗?之前你还被他衍化光影,轮番汇聚雷霆之力,劈得身体一抽一抽的,受了不小的伤吧?”

    苏星河呼吸一滞,随即瞪了穆清妃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星河沉声道:“区区小伤,何足挂齿?他的攻击力,还是不够强,所以几乎无法真正的对我造成伤害,就是那雷霆之力,有些针对灵魂,以至于我的本命灵魂有些受损,殒寂之魂也有些被穿透击中,略微损伤了一些。

    这种情况,小半天差不多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而且,这一次战斗,开始之所以落了下风,是被他新奇的战斗方式给引导了,以至于我们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去面对我们不擅长的方面。

    而如今我却知道,他的缺陷就是战斗力并不高,而且战斗的方式也偏向于简单。

    所以,只要找一处开阔的地方,利用大范围的攻击方式与他一战,他就插翅难飞了。

    你看后面,我几招就将他枷锁了起来,打入了天罗地网之中,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

    还有就是,哪怕是没有天罗地网,我也已经有了对付他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他不是专精身法和防御吗?

    甚至,他能将极道的防御力衍化成一个小区域范围,形成绝对的防御。

    既然如此,我们完全可以学习那些走攻杀之法的天骄的那条路——将所有的攻击凝聚成一个点,以极致的攻击去击破他极致的防御!

    这样一来,操作得当,一招就可以秒杀!”

    苏星河眼中熠熠闪光,信心满满的道。

    他这话一出,倒是确实让穆清妃、沐君逸等人眼前一亮。

    极致的防御!

    用极致的攻击去破!

    那么专精攻击的苏星河和他们,实力肯定、也一定是比那苏离极致的防御更强的。

    攻击易学,防御难精!

    苏离虽说把防御修炼到这种地步,但,也仅仅如此罢了,一但找到了破解之法,那他这修炼的防御之法,依然算不得什么了!

    穆清妃和沐君逸虽不愿意承认,却还是以一种很钦佩的眼神看向了苏星河。

    不愧是超凡大师,身在如此局中,先前还被打得相当狼狈,竟是当场就想出了大范围攻击力克对方的极限闪避身法的方法,同时还想出了以压缩极点攻击之法来破这极道防御之法!

    这种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可真正要在这种生死对战的局中立刻想出来,还是非常困难的!

    “佩服佩服!”

    沐君逸忍不住赞叹道。

    他说着,又笑道:“我原本以为,这一次,那苏离一定是运筹帷幄、胜算满满,才会在明知此地凶险万分还踏足前来,如今看来,还是当老子的更胜一筹了。”

    苏星河对于沐君逸的说法,倒是颇为满意——至少,先前被按在地上摩擦的面子找回来了,不是吗?

    不然他一个超凡的天机大师,被一个才一个月的魂奴贱种打翻了,这岂不是会成为天下间最大的笑话?

    苏星河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却也更加的自信了:“他这般手段,倒是让我明白了一些攻杀之术的深层次的奥义,甚至,这般方法,用到天机之术之中,也一样。

    不推衍一个方向,而将所有的天机专精到一个点,推衍一个点!”

    苏星河说着,目光熠熠闪光的看向了穆清妃,随即才凝眸看向了远处的沐雨兮,道:“你说,如果将这种超凡的推衍之术凝聚到镇魂碑上的一处蕴含时间法则的点上,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

    穆清妃眼瞳一缩,道:“你又想测试了?”

    苏星河没有回答。

    穆清妃又道:“镇魂碑上蕴含着的所谓壁画空间,其中的时间,仅仅只是《地书》碎片上的道痕的显化,你不要乱来!时间绝不能推衍!”

    苏星河道:“不用担心,现在不是镇压了一个魂奴吗?一会儿炼制到差不多精气魂崩溃的时候,再打上天枢古镇的枷锁,将其彻底镇魂。再以最新研究出的傀儡之术,结合沐君逸你的复制天赋,弄一个差不多的傀儡天机大师,将他送进去推衍。

    即便沾染因果,那也不是我的因果!

    反正,我们镇压了这个魂奴,无论他是分身还是本体,只要被镇压了,被我们这么操作一番,那都是他在推衍时间,而不是我们,对吗?”

    穆清妃微微皱眉,道:“这等狠戾的事情,你如何能做?你可知,如此一来,他即便是有预留本体在外,也会牵引时间因果,从而彻底的废掉!我觉得,你当应该留一线余地!”

    苏星河耸耸肩,道:“如果是正常出生的孩子,留一线余地是肯定的。但,他只是为了成为小叶的魂奴而生,如他所说,毫无任何因果牵连了,再留余地,就是不给我自己留余地。”

    穆清妃深深看了沐雨兮一眼,道:“你确定一定能成功?还有,你这次怎么忽然就想到了破解之法?破解之法确实不难,但是忽然要在局中应对,实在太难!”

    苏星河傲然道:“超凡天机大师,之所以为超凡天机大师,就是那一份超凡的、冥冥之中的感应!

    那魂奴的攻击手段也很凌厉,防守功法和身法也很厉害,都完全做到了一种‘专精’的层次。

    我们都是广泛的修炼,他是专精的修炼。

    显然,这般确实是将我们一下子差点儿打垮了!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件事。

    专精的攻击虽凌厉,身法虽灵活,防守虽强大,这看似没有了任何破绽,实则,正因为专精,实际上就难免有其余各方面的疏忽。

    他的修行方式、功法等等越是奇诡简单,却也越是难以避免这其中的疏忽,越是容易暴露出致命的缺陷和弱点。

    更何况——我们的战力不是同一个层次的!

    从荷荷无法伤他开始,我就看出来,双方的战力不是一个层次的了。

    他能拿得出手的,仅仅只是灵活。

    但是我们的境界更高,我们更加的灵活。

    他的速度再快,也不会有我们加持战力之后的身法快。

    他的防御凝聚为极点,防御极其惊人,却也不会有我们将攻击凝聚到极点之后,释放境界战力后的攻击更加具有穿透力。

    这件事本身,从结果去想,你就会发现,你的出发点错了。

    你想的是怎么压制他。

    而我在想到此人成长如此快速之后,想的是不择手段的镇压他,以时间的因果彻底灭掉他!”

    苏星河的话语,冷厉而又淡漠,实在是令人心惊。

    穆清妃恍然明悟,道:“原来如此。那往后遭遇到这般修行者,就直接以范围性质的七魄攻击威慑,然后以极点的攻击之法当场击杀,对吗?”

    苏星河道:“不错,这一定是对抗这种手段的核心之法。”

    穆清妃道:“那接下来,原本精通极道攻击之法的那些天骄,那些对应的镇魂碑,也盘活了。”

    苏星河道:“那样,就一定会更乱!而我现在忌惮的气势不是这小小魂奴,也不是这区区第九十二块镇魂碑,而是……那些绝世天骄转修这小小魂奴的手段。那样一来,就实在是难办了。因为这种方式,修炼出来,需要靠境界碾压,靠极道造化圣器来威慑才行。

    同境界,这般方式,和那专精杀道的修行方式,一样,绝世无敌!”

    穆清妃道:“我看出来了,不过,我觉得,你此次,依然未必能镇压他,索性,此次我们退一步。”

    苏星河道:“你这么多年没有进步,果然是不行了。”

    沐君逸道:“不,她进步其实非常大,大得超乎你的想象。”

    苏星河道:“有多大?”

    沐君逸道:“比穆清颜大。”

    苏星河眼瞳微微一缩,随即立刻保持了沉默。

    他眼神幽深,却没有解释为什么一定要斩灭苏离。

    反而,在这般之后,他眼中冷意一闪,道:“那,现在就炼死!”

    (ps:第一更万字奉上~第二更大概在10点左右,第三更12点后吧~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鞠躬感谢啦~)

    书阅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