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餮仙传人在都市〕〔上门贵婿林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25章 幽冥真虚破古禁,血色巨碑入魂来
    华氏古族,祖地禁地深处。

    黑暗的半圆领域,依然笼罩这这一片大道悲歌之地。

    诸葛春秋化作的祖龙魔,还依然不时喷出大口的魔气,只是其气势,明显虚弱了很多。

    华紫嫣神色极其复杂,美眸之中泛起的是深深的失落,以及一丝她自己都无法控制而逸散出的茫然。

    离暮雪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感应着这片天地的破灭道痕气息、毁灭天道气息,俏脸上也蕴含着难以言喻的震撼之色。

    不远处,苏星河呆呆傻傻的站着,一脸的失魂落魄,也一脸的茫然之色。

    苏星河身边,苏荷秀眉蹙得很紧,以至于两条弯弯的柳叶眉都形成了一条黑线,横在了眉心。

    她美丽的脸上,也同样是说不出的震撼之色。

    眼瞳深处,更是有着深深的震撼,以及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之意。

    沐雨兮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

    她亲眼看着这一幕发生,亲眼看着苏离化道,也亲眼看到化道之后的那种天地同悲的道韵显化。

    这世间很多事情都可以是假的。

    可若是真有天骄殒落,出现大道悲歌,那就一定不会是假的。

    沐雨兮静静的站在那里,黯淡无神的双眸中,两行泪水静静淌落。

    希望还在。

    苏离为她点亮的希望还依然在。

    但是希望,却也已经不在了。

    能存在的希望,永远只是苏离存在才会存在的希望。

    苏离若都不存在了,那这希望有和没有,也已经没有区别了。

    沐君逸和穆清妃,则神色极其复杂的看着这一幕,两人神情极其的落寞,也同样极其的悲怆。

    这不是为苏离而悲,而是,为这个时代而悲。

    当天地间出现一个真正的绝世天骄,但却没有修行者能保住这个绝世天骄,以至于天骄殒落,大地悲歌,那不仅仅是修行者的悲哀,更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每个天骄,特别是那种能引领时代的天骄,往往也是一个时代崛起的象征,也是一个时代汇聚精气魂、汇聚希望的象征。

    苏离的化道,甚至引起了大量的希望之源的显化,以及希望之源的毁灭。

    这,才更是说明,这一切,何其的悲哀。

    这片天地的天道如此眷顾,全也留不下一个真正的天才,这也是天地的悲哀,天道的悲哀。

    正是如此,才有天地悲歌,才有大道悲鸣。

    足足过了近半个时辰,现场的这种沉重而悲恸的氛围,才逐渐的消散了一些。

    这时候,首先轻叹的依然是华紫嫣。

    “穆清妃,你以幽冥真虚尝试着衍化一下,看看这一幕,是否也有机会?”

    华紫嫣看向了穆清妃。

    穆清妃叹道:“你若是在求我,我便尝试着一下。”

    华紫嫣叹道:“这又何必呢?你让我求你,再欠下你一份因果吗?但实际上我不开口,你也一定会这样做,不是吗?”

    穆清妃摇头,道:“你错了,你不求,我也不会这么做,幽冥真虚并不是我的幽冥真虚,这种能力看似普通,损耗的一定是我的特殊命数。

    这现在才知道,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或主动或者故意从行为、表现眼的暗示,然后强行与他产生某种因果。

    他明显如此受到上天眷顾,所以,当时无论你产生什么想要杀死他的想法,也一定会被未知的因素所干扰,并生出一种‘给他个机会再看看’之类的想法。

    至于现在,我非但不会使用幽冥真虚,还准备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同样彻底自斩。

    或许在此地,我们连自斩都无法做到,但是如我们这般存在,一心自斩,甚至不需要自己对自己出手,只要念头凝聚到极致,就可以把自己彻底化道了。

    这样,你拦得住吗?”

    华紫嫣半晌不语。

    她凝视着穆清妃许久,而穆清妃却没有任何回避,以一双清冷、清澈而又坚定的目光,与华紫嫣对视。

    又过了片刻,华紫嫣道:“好,我求你,此次,我不收割你的幽冥真虚能力,我放弃对你的针对。”

    穆清妃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淡淡的道:“这般结果,我也早知道了——因为,当苏离……苏大师说出那些话之后,你就一定会放弃。

    因为,如果幽冥真虚这种能力本身就是一道枷锁的话,你收割我们、剥离出去之后,无论你自己用不用,或者就算是用在最先进的傀儡死士身上,那么,都时时刻刻相当于在身边带了一个隐形的囚笼!

    而且,这种囚笼还是你根本无法确定的。

    无法确定其具有什么能力,具有什么风险——甚至,如果其中隐藏着杀戮壁画的话,那更是凶险莫测。

    所以,你已经心有忌惮,就自然不会再继续这么去做。

    另外——眼下这般时刻,你也确实是信了苏大师的话,至少,他话语里有些话,是很值得参考的。

    如此一来,这种情况下,不做就不会错!做得越多,可能就会错得越多。”

    华紫嫣闻言,也不否认,道:“你所言不错,但是难道你不知道,他其实根本不可能死的吗?”

    穆清妃摇了摇头,道:“你不懂。”

    华紫嫣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让你测试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过去。幽冥真虚对于过去的衍化,还是非常强的。我想要确定,他如今是怎么回事。

    相信我,这对于我们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重要。”

    苏星河道:“比你眼下这个杀局还更加的重要?”

    华紫嫣道:“不错,比我眼下这个杀局更加的重要。”

    苏星河道:“你打开杀局,我帮你推衍。”

    华紫嫣道:“我信不过你,而且,杀局可以打开,但绝不是现在。”

    苏星河道:“你莫非还想收割?”

    华紫嫣道:“不,我一点儿都不想收割了,有一点穆清妃说得没错——我不做,或许没有收获,但也没有损失!可我若做了,固然可能会有很大的收获,但也一定伴随着更大的损失。

    这很久的岁月,诸葛启明确实是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

    而且这一次若非是苏离,那么那诸葛浅韵,也同样没有什么存在感。

    甚至,幽冥神女穆清颜,已经很久很久都不曾出世了——或者,她其实已经出世了,只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就像是我那样,十七年前就重新出世了?”

    华紫嫣的话,让苏星河神色更难看了几分,但他也没有反驳什么。

    苏星河保持沉默之后,华紫嫣才看向了苏荷,道:“你把镇魂镜中的绿漪凝聚出来,我想看看,她到底是绿漪还是诸葛绮妍。”

    苏荷闻言,娇躯轻轻一颤,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

    果然,还是避开不了。

    其实,从灵动之魄效果不好的那一刻开始,苏荷心中就已经隐约有些明白了。

    但如这种事情,是这次她和诸葛浅韵的一次合作,针对九十二块镇魂碑出手,同时截杀苏离。

    如今,这合作还没开始,就被揭穿了。

    关键是,绿漪是诸葛绮妍假扮的这一点,苏荷也真的不知道。

    可是斩灵动之魄之后,苏荷才反应了过来,诸葛绮妍隐藏在了这里。

    苏荷看向了镇魂镜,这时候,她身上的所有压制、禁制已经消失了,一身实力已经完全可以重新施展——这就是华紫嫣取消了对于她的实力的压制和禁锢。

    苏荷立刻觉得浑身变得舒适了不少,那种被镇压的难受感也彻底的消失了。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有丝毫的妄动——在这种区域里,她哪怕是没有被禁锢,也不可能是华紫嫣的对手。

    所以,她身上有没有禁锢,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嗤嗤——”

    苏荷将一缕本源气息引入镇魂镜之中,刚准备将镇魂镜之中的绿漪牵引出来,这时候,镜子里白烟升腾,并很快形成了一抹云雾逸散而出。

    云雾之中,出现了一道阴阳鱼形的、蕴含道痕气息的弧线。

    这弧线凝聚之后,那些云雾开始阴阳变化,并逐渐的融合。

    很快,诸葛绮妍的身影显化了出来。

    当然,她的身影显化出来之后,一身实力同样立刻就被禁锢了——不是华紫嫣主动出手,而是这片天地,除非华紫嫣主动出手解除禁锢,不然任何修行者进来后,都是要被当场禁锢的。

    诸葛绮妍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遗憾的看了苏荷一眼,然后这才眼神复杂的看向了华紫嫣:“引领一个时代的杀魂神女,却没有想到,如今会以这样的一个方式,重新归来。”

    华紫嫣叹道:“我错了,我确实是太急了,其实完全还可以再等一等的,再等那苏星河反算计那苏离一把,然后等这九十二块镇魂碑的杀局结束之后,才应该入局的。”

    诸葛绮妍道:“可现在,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吗?此次,我确实是有部分小姐那边的意思在内,但是和苏离所提及的因果毫无任何关系。更遑论,小姐也不可能和诸葛启明合作,甚至,小姐都没有想到诸葛春秋还有化身天机魔种的执念。

    若是知晓,最起码,也不会让诸葛春秋入局,而是当场就打掉他。”

    华紫嫣道:“所以,你是丫鬟,而不是小姐。”

    诸葛绮妍眼瞳微微一凝,道:“什么意思?”

    华紫嫣道:“就是那种意思,好了,你既然出来了,结果我已经知道了。你无需多说,接下来,认真看着就好。”

    华紫嫣说着,这才看向了穆清妃,道:“那我求你,你衍化幽冥真虚?”

    穆清妃道:“好,我试试。”

    穆清妃说着,就要运转幽冥真虚天赋能力,这时候,沐君逸却忽然阻止了她,并站了起来。

    “不用衍化了。”

    沐君逸的语气斩钉截铁。

    华紫嫣蹙眉,道:“你不想了解真正的因果?此事你可知,关系何其巨大?”

    沐君逸道:“不了解还有挣扎之力。我担心,一旦了解恐怕就再没有回头路了!反正,真出现异常,我便模仿那苏大师一般无二,自斩,这样也不过就是一死!”

    华紫嫣神色不愉的盯着沐君逸:“你当真是——其心可诛!”

    沐君逸沉声道:“你又何必自欺欺人?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苏大师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你莫非真的无法分辨?还有那苏星河,到现在,还在装模作样?你是超凡天机大师,不是超凡的天机废物大师,或许华紫嫣沉寂了几千年,如今刚刚归来,脑子还有些不太灵魂,但是你?你这样有意思吗?”

    苏星河眼神阴鸷了几分,神色有些阴晴不定,却依然没有回答。

    诸葛绮妍目光之中显出思索的神色,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华紫嫣和沐君逸等人,似想明白了什么。

    华紫嫣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只是当场凝聚了一道劫雷之力,狠狠劈向了沐君逸。

    沐君逸傲然而立,眼神轻蔑,手中的烈焰战斧提起,直接指向了华紫嫣。

    他虽被禁锢,释放不出任何的能力来,却也有着铮铮铁骨的一面。

    “嗤嗤——”

    只刹那之间,紫光闪烁,他赤着的上身,立刻皮开肉绽、鲜血横流,有部分肌肤更是立刻化为焦黑色。

    他整个人明显遭受到了很大的折磨。

    但是他哼都没有哼一声,就那么傲然的站立着。

    他手中的烈焰战斧上,还依然着道道紫色雷霆电弧之力。

    华紫嫣没有再次出手。

    沐君逸身上虽有防御圣器,却在被禁锢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而且,就连疗伤的丹药,都无法从乾坤戒指里拿出来——因为能力被禁锢了。

    但是这些他都没有在意,而是冷声道:“苏大师的话,真真假假,你们自己去判断!

    但是,我要说的是一件当初一小撮人知道的真相。

    毕竟,我妻子穆清妃乃是穆清雅的妹妹,所以,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其实还算亲近。

    而当初,那婴儿苏离生出天人之魂,自斩自杀之时,还是穆清雅力保孩子才保了下来。

    而且,当时穆清雅就说,她的幽冥真虚能力,看到了冥冥之中的未来——苏叶化身祖龙魔,彻底入魔,而苏离,才是真正的神子!

    可惜,那苏星河当场就将穆清雅镇压了,生怕穆清雅暗中扶植那苏离!

    这个消息,你华紫嫣会不知?哪怕你苏星河和苏荷也是知道的吧?

    是怕核心的‘神子计划’被掀开,所以连这种信息都斩断了记忆?

    现在,天地悲歌,大道悲鸣,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神子毁灭了——所以,为了稳定人心,稳住那神子苏叶的心,你就一定会将错就错下去,对吧?!

    这是一个双面计划,无论如何都能成一个,可惜你没有想到,你的那个神子将这个神子引入局中,当场摧毁掉了!

    可惜,可惜!

    苏星河,你从来都不是一个愚蠢之人,这十八年来,却步步被算计,步步吃亏,你觉得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今次,我将这件事捅出来,就是看不过去了!

    倒不是为苏大师鸣不平什么的,对于一个已经死了的绝世天骄,那也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我想说的是,苏星河,你再不出手,你恐怕就不会有机会对这华紫嫣出手了!

    不错,我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挑拨,就是要让你出手对付华紫嫣,但是你可以不听,反正这次毁灭的也不是我的计划!”

    沐君逸说着,又道:“至于穆神女,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早已经三婚圆满,但是七魄却并不如意。而且,她也已经察觉到了这一幕,并且以她的幽冥真虚能力,极有可能早已经暗自出手了。

    那么,苏大师若是说的是真的,那这个人会是谁?

    我沐君逸是一介莽夫,不太喜欢动脑子,所以往往总是算计不到别人。

    可这一次,我反复想过,然后对比苏大师的圆满,便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苏大师既然三魂七魄圆满,而穆神女想尽方法去接触苏大师、以效仿他的七魄组合之法,那么她到底会是谁?

    仔细思考一番,苏大师和谁最亲近呢?

    而且,又要暗中毫无痕迹的取代并且不被怀疑……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去取代一个人,而可以不被怀疑,而且还可以做到没有丝毫破绽?”

    沐君逸说着,又道:“说到这里,想必你们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吧?”

    沐君逸说着,长叹了一声,道:“枉费我们之前还想各种将她化作囚笼,结果,其实早已经有人在她身上暗中布置好了。

    那么这种布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当然是复制的那一块镇魂碑就开始了。

    当然,其实也有可能更早更早。

    早到,当时神子计划定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有了这一套的方案。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当时我和清妃其实孕育了一个女婴儿,并取名沐念君,但是很不幸,沐念君刚被人灭杀了。

    于是,穆清雅将的苏离的孪生姐姐——那个同样拥有活死人命格的苏荷的命格剥离了出来,嫁接了过来。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苏离剥离了天人之魂给苏叶。

    而苏荷剥离了‘活死人命格’给了沐念君,救活了被人杀死的沐念君。

    而后,念君这个名字,也变更为了‘沐雨兮’。

    所以,沐雨兮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或者是我女儿,或者早已经不是了。

    我那个女儿,可能当时被灭杀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也可能,之所以被灭杀,反而就是因为这个神子计划。

    这一切的因果,应该只有穆清雅才真正的知道,但是我相信,神女穆清颜是一定知道的。

    要么她已经化作了沐雨兮,要么,被那苏大师镇入祖龙祭坛之后的沐雨兮,其实已经被穆清雅取代了。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沐雨兮在和你华紫嫣一样,知道自己被人当成囚笼,自己也把自己当囚笼,等待真正别人出手的那一刻。”

    沐君逸说完,深深的看了沐雨兮一眼,又道:“我的话说完了,现在,我当场自斩化道。人生一世,当死则死!若我真得以脱离、超脱,那我便在外面等你们!”

    沐君逸说完,斧头一横,血光崩裂,刹那之间直接笼罩向了他全身。

    华紫嫣抬手一拍,一股浩瀚紫气猛然汹涌而出,笼罩向了沐君逸,妄图阻止他。

    但是沐君逸眼神无比坚定,也无比的决然。

    “轰——”

    忽然间,华紫嫣操控这片区域的法则之力,当场强行镇压住了沐君逸。

    “不要急,等会儿,等我再揭露一部分真相后,你就明白了!到时候自斩不自斩,你再衡量一番!”

    华紫嫣沉声开口之后,才无比认真道:“我之所以让穆清妃尝试衍化幽冥真虚,只是为了确定,那苏离是个什么情况。

    或许,你们都以为他死了!

    但是,你们真的不了解他!

    他这种诈死脱离杀局的手段,用了很多次了,难道你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吗?

    一次被欺骗也就罢了。

    第二次也被欺骗?

    第三次还在这个地方栽跟头?”

    华紫嫣的话,说得苏星河等人都不由皱眉,也有些疑惑。

    但没有人开口询问。

    华紫嫣看了一眼离暮雪,道:“暮雪,你说吧。”

    离暮雪躬身行了一礼,恭敬的道:“是,小姐。”

    说完,离暮雪才眼神平静的看向了沐君逸等人,语气淡漠道:“仔细算来,他这种手段用了不下四次!那四次你们知道吗?

    第一次,是在万漓圣地,以绝望之心表现出万念俱灰的心态,彻底的将当时的所有人都给欺骗了。

    当时,哪怕是魅儿都完全被欺骗了。

    因为那时候没有人会认为那是假的!

    这算是最浅层次的诈死,这只是一次死之意志。

    第二次诈死,就是真的诈死了。

    以天机逆魂术,控制风遥充当分身,本体脱离出去,然后用风遥引动惊天仇恨,以至于在镇魂碑处,发生惊天一战。

    最后关头,释放控制,不惜以‘天机逆魂术’的强大反噬为目的,把风遥引入局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他自己,确实也是九死一生,差点儿彻底就死了。

    这同样可看作是诈死,因为这一次,是玩分身反噬,九死一生,算是比较进步了一层的‘诈死’。

    第三次诈死,想必大家都心有体会了——就发生在两个时辰之前。

    当时,苏星河镇压了那苏离,他当场化道而死,和眼前的场景,何其相似?

    而且,当时苏星河也确定他未必是真死了,却依然表现出那苏离死了一般的姿态,各种愤怒、不甘、咆哮,这就有些太过了。

    或者,这也是故意的?想要引出更多的局面来?

    这也无所谓。

    只不过,这第四次诈死,确实是有些意外,恐怕那苏离也没有想到这次把本体卷进来了。

    但是,依然是诈死,为什么这么肯定?

    其实,在来之前,小姐有收到一道特殊的密信——诸葛青尘帮那苏离推衍过,而且准备将龟书玄图交予他自保。

    龟书玄图的作用是很强大的,而且能在本体上套上一层本源之光。

    那苏离虽然没有接受那龟书玄图,但却也有一定的可能会套一层本源之光进来。

    到时候,哪怕是死了,本体也能进行‘时光溯源’,重新凝练出本体。

    而以那苏离的天机逆魂术的能力,只要本源存在,重新生出三魂七魄,应该也不会太难。

    毕竟,魅儿如今是一定会帮他的——因为他给予了魅儿一份希望之源,所以,魅儿的天人之魂,恐怕也已经很难被封镇、压制了。”

    离暮雪轻声说完之后,又来回踱步了片刻,才道:“那么苏离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一定就是要搅乱布局。

    我们布置的时间越长,越是完美,所以越是无懈可击!

    而只有将这一系列的布置全部打乱掉,接下来,他才会有机会!

    而且,他很果断——先前表现出绝对的影响力和价值之后,在巅峰时刻,当场自毁化道,以断别人的念想!

    原本,他是怀璧其罪的,但是如今这一番自斩的手段,果断而狠辣,当场相当于是自废一切,从一个香饽饽,变成了真正的不值一提的蝼蚁。

    虽然这只蝼蚁将来依然会慢慢成长起来,但是短时间,却已经没有被人打主意的价值了!

    没了价值,而先前又引出了一种修行的潮流,这般人物,落魄之后,哪怕是如我们,也不会再想着去摧毁了。

    因为,他若成长起来,将来一定会更加一鸣惊人,如此能看到的极致价值,谁又不会在此时表达一份善意,结下一份因果?

    这种手段,你们莫非还没有想明白么?

    至于所谓的自斩,你们若自斩,便相当于成全了他的天机蜕变之路!

    你们哪怕只是相信他的话,都一定会暗中成全他的天机秘术的蜕变。

    天机之道就是如此——这一点,想来苏星河这位大师更加的有心得。

    而之所以我确信这一点,便在于你们所有人的反应——你们大概不知道,我身具小姐、云青萱的部分天赋秘法、血脉传承之后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具体我也不说,但我无比确定的告诉你们,你们的某些方面的‘命气’,已经随着那苏离的死,而被他收割走了!

    这一点,包括我和小姐,都有被收割。

    其中收割的最多的,就是诸葛春秋和你沐君逸、还有你穆清妃了!

    然后你们现在看看,是不是你们的状态最奇怪?

    是不是时时刻刻想自斩化道,回到真正的‘外界’?”

    离暮雪这一番话说出来,沐君逸等人,顿时终于骇然失色了。

    哪怕是诸葛春秋化身祖龙魔,脸色都完全的扭曲了起来。

    离暮雪说完,默默的退回华紫嫣的身边。

    华紫嫣轻呼出一口浊气,叹道:“说来不怕你们笑话,我这一局还没收割,就已经被冲击得一片混乱。

    而且,无论是否是他信口胡诌,但这些话已经说出,而且他还是在三魂七魄的完美灵魂状态说出,蕴含道法道韵加持,那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不得不忌惮。

    所以我才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按照我的判断,他这本体是真死了,但是在本体死了的情况下,除非是以特殊秘法烙印了本源,不然是活不成的。

    这一点,大道悲鸣也确实是一个很有力的证明。”

    穆清妃想了想,道:“云青萱有一手归蝶化茧术,可无数次涅槃重生,而这种手段,显然早已经落入了魅儿之手。

    那么,只要魅儿、诸葛青尘和苏离联手,其实就可以尝试让本源重生,重新复活出一尊差不多状态的本体。

    不过,无论如何,也仅仅限制于本体了,灵魂、灵魄,多半是废了。”

    穆清妃说着,又叹了一声:“天人之魂还无人知晓,但是殒寂之魂一旦自斩,下场是非常惨烈的。那些自斩的,基本都彻底死了。

    而唯一没有死的镇魂殿殿主,如今也已经处于半废的状态吧?

    这一点,应该是比较确切的消息了。”

    华紫嫣沉思许久,道:“我还是不信,你试试,我亲自参与幽冥真虚。”

    穆清妃道:“你不怕陷入其中么?”

    华紫嫣道:“不怕。”

    穆清妃道:“好,那就再试试。”

    很快,穆清妃衍化幽冥领域,华紫嫣再次进入此地。

    不过穆清妃没有对华紫嫣出手,虽然穆清妃的幽冥领域里也是无敌的,但是这个领域实际上是在华紫嫣的领域之内的,是被华紫嫣的领域笼罩在了其中的。

    所以,哪怕华紫嫣在她的领域里,她也奈何不了对方。

    接下来,穆清妃再次衍化幽冥。

    而这一次,还是十次机会。

    那么这十次机会里,在过去已经发生的那一幕里,又会发生什么呢?又会看到什么不同的信息呢?

    华紫嫣心中很期待。

    而她煞费苦心,实际上,不是为了灭杀诸葛春秋,也不是为了灭杀苏星河、苏荷以及诸葛绮妍,更不是为了夺取沐君逸所谓的‘复制天赋’。

    她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穆清妃身上的‘幽冥真虚’能力。

    因为没有任何人知道,实际上真正强大的天机能力,绝不是推衍未来,因为未来是飘忽不定的,是动荡而紊乱的!

    只有过去,才是恒定的!

    而在恒定的过去里,又实际上有那些原本可以存在、却被无数次抹除掉的因果呢?

    这些东西,才是华紫嫣的真正追求——世人都认为,推衍未来的天机大师,何其强大,何其逆天!

    却没有人知道,幽冥真虚这种推衍过去的‘大师’,才算是她华紫嫣心中的真正‘天机大师’!

    在这方面,什么苏星河,什么苏离,那连给穆清妃提鞋都不配!

    而这种事情,恐怕到现在,穆清妃自己都不知道!

    穆清妃刚准备衍化幽冥,忽然,华紫嫣像是心血来潮一般,出声道:“稍等,这样吧,你把沐雨兮也引进来,她是不是穆清颜,说不定就可以看到了。”

    穆清妃呼吸一滞,道:“应该不会,那苏大师身边,灵秀女子不知凡几,不一定非得是沐雨兮。我夫君向来脑子略显笨拙,他若能想透,以幽冥神女的能力,又岂会不能想到这些?”

    华紫嫣道:“那么,她若是想到了你所想到的呢?自然比你更高一层。试试看吧,也无太大影响。毕竟你衍化投影,以她为本源投影进去,或许效果更好一些,损耗更少一些,不是吗?”

    穆清妃道:“我知道了,如果你一开始就这么要求,我是一定不会答应你的。但是你徐徐图之,现在走到了这一步,我也不可能再拒绝,对吗?”

    华紫嫣道:“你看出来了,那我也就承认了——是的,我很早就质疑她了,只不过,没有任何判断依据。可有时候,你该明白,那种莫名的源自于心底里的怀疑本身,也是可以当成依据的。”

    穆清妃道:“那一定是你的心理作用,曾经败在神女手中几次后,有心魔滋生了吗?”

    华紫嫣秀眉微蹙,道:“不要提‘魔’的任何一切,特别是在衍化幽冥真虚的情况下。”

    穆清妃深深的看了华紫嫣一眼:“看来,你对幽冥真虚的了解极深,所以之前真的是引我帮你推衍,给你所谓的机会了。”

    华紫嫣没有否认。

    这种时候,不否认就是最大的肯定。

    穆清妃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颇为心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一直被当成了各种收割、算计、背锅的工具人。

    还偏偏,每一次都是在事情最后才知道。

    偶尔小小的布局、获得了一些不错的收获,结果到头来发现,那依然是别人下的囚笼。

    就像是沐雨兮这个女儿……

    穆清妃没有再多想,而是席卷一股幽冥之力,将沐雨兮也席卷了进来。

    沐雨兮此时的状态非常差,是那种真正的万念俱灰的状态。

    她平静的听完了现场所有人的交流,却一直没有任何表现。

    甚至,在沐君逸说她极有可能是穆清颜的时候,都没有半点儿神色变化。

    穆清妃看着这般状态的沐雨兮,心情也十分的复杂。

    但是她没有去想更多的事情,而是将具体的情况和沐雨兮说了一下。

    沐雨兮也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然后,穆清妃开始了。

    开始衍化幽冥真虚之后。

    先前的场景再次的显化了出来。

    苏离被震惊之后,拒绝了华紫嫣。

    华紫嫣当强行镇压了苏离,并以炼化之法,慢慢炼制。

    而苏离虽抗争,但是完全陷入被动,无法抗争。

    接下来,华紫嫣放开了部分枷锁,诸葛春秋开始对苏星河进攻,那一战打得很激烈。

    最终,却也只是两败俱伤。

    三个时辰之后,苏离被炼死,沐雨兮当场发狂,她的记忆禁区封禁开启。

    接着整个领域出现了法则崩乱的情况。

    禁制失控,沐君逸忽然被诸葛春秋的魔气击中,竟是当场魔化,转身一口就将穆清妃吞噬炼化掉了!

    接下来,化作血色巨魔男子的沐君逸提着一柄战斧,砍穿了这片天地,将华紫嫣击败,并当场砍死了苏星河。

    结果苏星河竟是一块天机圣玉结合神秘的天枢傀儡秘术所化,真正的苏星河不知其踪。

    苏荷当场被打死之后,化作了一块天机碧玉,竟是同样不知其踪。

    最终,诸葛绮妍即将被击杀的时候,诸葛浅韵出现了。

    沐君逸与诸葛春秋联手,击退了诸葛浅韵和华紫嫣,并取出了记忆禁区的第九十三块镇魂碑背在背上,一步步远去。

    沐雨兮静静的跟在其身后,身影逐渐消失。

    ……

    这一幕,看得华紫嫣和穆清妃面面相觑,竟是有些匪夷所思。

    两人本能的看了看外面一脸沉默的沐君逸,纷纷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悸之色。

    于是,第二次推衍又来了。

    第二次的场景更古怪。

    苏离被镇压了。

    华紫嫣放开部分枷锁后,诸葛春秋被苏星河连环傀儡秘术杀死了。

    苏离死后,沐雨兮发狂了,记忆禁区崩乱。

    天降九十三块镇魂碑,将这片区域的禁忌破除。

    沐君逸和穆清妃全力出手,抢夺镇魂碑,结果诸葛浅韵和苏星河联手,当场杀死了两人之后,面对华紫嫣。

    华紫嫣和离暮雪不敌,败退。

    结果诸葛浅韵即将夺取到镇魂碑、并且剥离苏离身上的天人之魂的时候,天空一道巨掌临空拍杀而下。

    沐雨兮解开更大一层的囚笼后,神子苏叶降临。

    夺取天人之魂,夺取镇魂碑之后,带着沐雨兮离去。

    其余无论华紫嫣还是诸葛浅韵,全死。

    ……

    第三次,华紫嫣这一次没有释放禁制控制。

    战斗也没有发生。

    苏离被炼死之后,被华紫嫣剥离天人之魂,忽然天降巨无霸血色巨碑,打穿这整个天地。

    一切陷入黑暗,湮灭。

    ……

    第四次。

    幽冥真虚显化之后,便是一片黑暗。

    延续了第三次的结果。

    ……

    第五次到第十次,幽冥真虚衍化的都是一片黑暗,都是延续第三次推衍的结果。

    这一幕经历,将华紫嫣和穆清妃都弄糊涂了。

    反而是沐雨兮,原本死寂的双眸之中,多了一抹血色的巨碑倒影,久久不散。

    等华紫嫣和穆清妃回过神来,沐雨兮已经彻底的恢复了正常。

    (ps:第一更万字奉上~第二更大概会在11点左右~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浅痕1’2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何谓荣光’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寒冰飘雪’、‘天宫燕sky’、‘do爷’、‘何以’、‘回忆’、‘幻玥儿’各2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