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29章 天命之路分阴阳,归蝶杀局续存亡
    魅儿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莞尔一笑,道:“苏大师,你又被我攻心了呢,这是真话,也是假话。”

    苏离点了点头,柔声道:“我确实被你攻心了,这是真话,也是假话。”

    魅儿微微错愕,随即再次笑了。

    略显憔悴的笑容,却又极为的容光焕发,极为的美丽动人。

    那一刻,苏离甚至有一种……烟花绽放的错觉。

    最灿烂的烟火,总是先坠落。

    苏离沉默半晌,扫了系统面板一眼——天机值370659。

    这是不够一场真虚体悟的。

    但,他有些事情,需要通过真虚体悟去确定。

    这件事,其实并不简单。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也并不一定是真的,耳朵听到的,同样也并不一定是真的。

    之所以看到,之所以听到,仅仅只是有些存在希望他看到,希望他听到。

    而这些信息里,有部分是真,也有部分是假。

    那么,如何去判断,就成了这一切的关键。

    苏离将魅儿的双手握在手心,捂紧了几分,轻叹一声道:“可能我的情况,你基本已经清楚了。”

    魅儿点了点头,道:“自信些,把‘可能’去掉。”

    苏离笑道:“怎么忽然学习我说话的语气和风格?”

    魅儿美眸含笑、眨了眨美眸,朝着苏离释放魅惑气息:“舒服啊,人总是会这样,会选择让自己最舒服的一种姿势——不是,是方式,对吧?”

    苏离苦笑道:“对,确实是这样。”

    他这次套的是身外化身,对魅惑效果有很大的抵抗力,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差点儿被迷得神魂颠倒。

    而魅儿向来也都是见好即收,刚好将最大的尺度拿捏好,是绝不会得寸进尺的那种。

    当然,其实真发生点儿什么,也是没关系的。

    毕竟,两人之间,该做的什么那一次都做了一个够。

    可是,对于修行者而言,若非是真正为了合道而做,那么这些反而是最为无趣的事情。

    “不用想太多,也不要想着去布置什么布局,你目前的情况,好好重新的培养一下三魂七魄。

    你的七魄受损的情况下,其实很容易被人种下因果的。

    就像是观看烈日这种事情,极其容易沾染上未知的因果,给你一片真虚幻境,引你入局。

    所以,即便是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场景,多半也不是真的。

    更遑论你现在七魄不稳,三魂受损,看到的必定是群魔乱舞、乱尸横陈的各种奇诡画面。

    这些,莫要往心里去,当是一场凶煞的幻境冲击,便行了。”

    “至于我,虽然确实强行隔断了你的因果,受到了一点点的反噬,但以我的情况而言,大概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殒落吧。

    你该不会真以为我会殒落吧?不会吧?”

    魅儿笑道。

    苏离思索了片刻,便明白了魅儿的真正意思,是以心中微微一动,道:“好,不提这个。就说下云青萱的情况吧,她这情况,有影响吗?”

    魅儿轻轻摇头,道:“没有影响。”

    苏离道:“她目前的状态,其实不是太好。”

    云青萱闻言,美眸之中歉意之色呈现,却和苏离目光对接的时候,血碑印记再次亮了一些。

    苏离一直开启着系统面板,有所察觉,却也只能如此。

    云青萱歉意道:“抱歉,苏大师,确实是我有些心绪不宁,以至于无法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好,非但如此,反而如今时时刻刻处于本命幽魂动荡的状态。”

    魅儿道:“的确如此,毕竟,她仅仅只是七成的我,却也不是我,我只是借用一下她的身体,平衡一下自身特殊状态的存在,相当于是一个暂用的替身、分身罢了,但实际上,她是拥有完整的自我的,所以我无法从根本的状态去完全的影响她、改变她什么。

    特别是,她如今的实力进步很快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类似于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是很容易影响的。但如今她都已经知道了,还和我有一分的心灵相通,自是就没法影响了。

    所以,她现在的情况,就是苏大师所想的情况了。”

    魅儿意有所指的解释了一下,云青萱会中招并不是她不守护的结果,而是无法守护。

    “此行,凶险莫测,你们也去吗?”

    苏离再次看向了诸葛染月等人。

    诸葛染月等人都没有犹豫,立刻很肯定的点头。

    到了诸葛青尘这里的时候,诸葛青尘想了想,还是拿出了龟书玄图,道:“这样吧,我用这个,先将云青萱收进去,以防止她的本体被杀魂、造化之类的手段攻击,然后我们再进去她的记忆禁区空间,你们看如何?”

    苏离看向了魅儿、沐雨兮和阙辛延等人。

    魅儿没有意见,沐雨兮服从苏离的决定,阙辛延则是一切都无所谓的态度。

    至于冷云裳和苏幼茹风遥等人,则都没有拒绝。

    如此,这个提议很快就通过了。

    接下来,诸葛青尘凝聚龟书玄图,打开了玄图空间,先是将云青萱召唤了进去。

    然后,诸葛染月等人都进入了龟书玄图空间。

    苏离和魅儿、沐雨兮、清霜等人,也都没有迟疑,纷纷进入了龟书玄图所在的稳定空间。

    这时候,诸葛收了龟书玄图,然后也从虚空进入了龟书玄图空间。

    这片区域,便很快一片清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龟书玄图内部的空间,和记忆禁区内部的空间,其实性质是一样的,并不是真实的存在于其体内。

    龟书玄图的内部空间,对应的仅仅只是一个‘入口’,和记忆禁区的空间对应的‘入口’一样。

    而空间本身,都是拥有特殊空间法则而独立存在的单独个体。

    所以如自己进入自己记忆禁区空间的事情似乎听起来很可笑,其实非但不可笑,还非常正常。

    龟书玄图内部的空间,是一片迷雾区域,和殒魂茶罐内部的空间其实差不多。

    这种独立的空间,几乎构造、法则等等,都非常相似。

    而且,这种独立的空间,都非常的稳定——即便是将龟书玄图本身摧毁,这般空间也不一定会真正的被损毁,无非就是入口遭遇摧毁而已。

    只是,这种对应法宝的入口,往往也是核心入口,若是龟书玄图本身被摧毁,再要想进入到这般空间,就非常困难了。

    而空间内的生命,想要出去,难度也很大,但是相对进来是要稍微容易几分。

    当时,苏离以风遥的分身存在,就是将锁魂塔摧毁,然后将其封禁到了七龙祭坛禁制深处,就是为了将沐雨兮困在其中,让她短时间不能出来,想要真正的保下她。

    此时,苏离再次来到这种类似的环境,心中多少有些唏嘘。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祭出特殊手段,进行禁区之行了。”

    这时候,诸葛染月主动开口道。

    这一次前行,是需要通过诸葛染月的小女孩儿元婴,结合梦思芸的天梦衍道手段,以及其余月冥小仙女们的一系列幽魂秘法结合才能找寻到那条前往记忆禁区的路。

    诸葛染月再次的结印,并释放元婴。

    而这一次,月冥六仙女其中的五人,也都已经凝结了元婴,实力有了很大一层的提升。

    是以,这一次进行衍化‘天梦衍道’的过程,非常的顺利。

    苏离认真的将这个过程看在了眼中。

    而他的诸多分身,则在不断的分析先前看到的那烈日之中的那一幕。

    那一幕并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魅儿的暗示叠加了好几个隐藏的关键点。

    但是这些话,别人也一定听得出来,那么如何将这些话说得更正常一些呢?魅儿选择了假话真说。

    以无比真诚的语气说了一番假话,同时还重复了一句‘年龄大了’之类的话,这个就是在让别人知道,她在暗中传递信息给苏离。

    但是实际上,魅儿仅仅只是说了烈日之中的一种常见的后遗症,以及会对七魄不稳定的人形成一些心魔幻境般的干扰。

    所以,无论别人怎么去思考,能想到的结果就在这里了。

    但是苏离听出来的是什么呢?

    是真正的群魔乱舞,是真正的乱尸横陈!

    而这指代的又是什么呢?

    指代的就是巨碑血印到处传染,然后就是群魔乱舞。

    被巨碑镇压,然后不断被砍头,那结果就是乱尸横陈。

    这里的‘乱’,不是指多的意思,而是指砍头的过程很是惨烈,所以尸体横放的时候,尸体摆放很乱。

    当然,这些一定要契合一种特殊的问心茶的气息,才能有所领悟。

    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理解,是以魅儿一说,苏离一想就明白了。

    而苏离明白之后,魅儿也就知道他明白了。

    在这般情况下,苏离要做的,就是确定烈日之中为什么会出现场景消失的问题,以及消失之后,场景恢复后,为什么他的双眼出现了短暂的变异的问题。

    至于说魅儿是否有别的居心,苏离当然是有所防范的,但是眼下,从出发点来看,是绝对没有的。

    因为魅儿一直是在被镇压的状态,而他苏离已经从台前转移到了幕后。

    这一点,魅儿哪怕能猜出一部分来,但是也绝对无法猜测到全部。

    因为苏离的很多操作是基于系统而存在,同时斩道的时候,大道悲鸣都出现了。

    这样一来,魅儿是一定会被欺骗到的,就像是他当初装死、以一种悲绝的心态去做的时候把魅儿骗了一样。

    如今,苏离处于半化凡的状态,还有《皇极经世书》为底蕴,在这方面的判断上,还算是相当精准的。

    至少,这方面,在他赋予了魅儿一份希望之源之后,就几乎已经完全确定——在这份希望之源的因果没有解决之前,魅儿一定会真心辅佐他。

    这是源自于希望之源和《皇极经世书》的冥冥之中的判断!

    如果这样都出错了,都依然被魅儿算计了——那么这个世界他确实已经可以不用混了,直接真正的自斩,当场解脱掉算了!

    因为再混下去也毫无意义!

    在这样的情况下,本着疑人不用的原则,苏离对魅儿的信任达到了九成。

    同样的,魅儿目前为止,也没有辜负这样一份信任,各方面表现都非常完美。

    同样的希望之源,沐雨兮的表现则为木讷,存在感极低——但要说她真的不知感恩,却也不是。

    在真虚天禁之中,她甚至化身为真正的魔,几乎将整个局全部杀穿,那推衍出的她的痛苦,就真实的发生在过去里。

    虽然那一份过去没有真正的在这个世界发生,但实际上已经足以证明很多东西。

    未来或许会有变化,会出现各种囚笼套路,可发生在过去的恒定的因果,反而一定不会出错。

    这就是过去的——唯一性。

    就像是现在回忆过往的那一场杀局——

    华紫嫣是杀魂少女吗?是!

    这一点有假吗?没有假!

    在这一局中,华紫嫣没有收获到幽冥真虚,功亏一篑,这是真的吗?依然是!

    同样的,这一局中,穆清妃丢失了幽冥真虚,并因为触碰到了巨大的禁忌自斩了很多记忆,是真的吗?

    也同样是!

    这些都代表了源自于现在对于过去的唯一性!

    现在恒定,过去自然就成了唯一!

    所以在这样的规则下,沐雨兮在过去做过为爱、为爱成魔的事情,就代表了她绝不是真的无情。

    只是要触碰到一个最大的底线和禁忌,才会彻底的爆发。

    而这个禁忌和底线是什么?

    自然就是他的生死。

    而在这之前,她是没任何存在感的。

    除了沐雨兮之外,诸葛染月是真心的吗?

    同样也是真心的——至少在她的梅花瞳出现变异之前、在她有可能复苏出更复杂的身在之前,这种真心是可以肯定的。

    当然,这般也还有阙辛延、诸葛青尘等人,都是。

    到了如今这般地步,《皇极经世书》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层次,如果连这些基本的判断都不精准,还谈什么其它?

    至于其余别有用心之辈,如风浅薇的抱大腿想法,如风遥暗藏的心思,如幽月的会复苏的可能性,以及梦思芸有可能的异变,冷云裳再次的背叛等等,苏离心中都全部有应对的方案。

    此时,在他的思索之中,梦思芸的天梦衍道化作了一道七彩色的彩虹天路。

    天路延伸向了远方,通往一片未知的浩瀚区域。

    梦思芸浑身逸散着一缕缕了七彩色,这种色彩,也是希望的色彩。

    而这一次,因为要打开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甚至,这种希望之源的本源力量,梦思芸等人,都全部不遗余力的用了出来。

    这般做法,实际上都在以行动来表明赞成的合作诚意了。

    苏离身影一动,便飞上了彩虹天路。

    而诸葛青尘等人,也同样飞了上来。

    一行十七人,很快便汇聚到了一起。

    衍道完毕,云青萱也无需在保持冥想状态,同样也飞了上来。

    她可以通过冥想提前到达,但是这般就少了一个判断的路引。

    接下来,天路上,不时有美丽的七彩色气泡飞出,又渐渐的飞向了远方。

    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天路上的所有风景,都是虚幻的,但却呈现出的是无比美好而圣洁的风景。

    或许,这是幽冥六仙女、云青萱等人心中最后的一片圣地。

    这一条路上,没有任何人说话。

    哪怕是嘴碎的、很是欠抽的阙辛延,也非常的虔诚,就像是一个最狂热的信徒那般,保持着最安静而祥和的神态。

    苏离的心,穿过了这样一条天路,都仿佛被净化了一次一般。

    不仅是他,反而现场所有人都是如此。

    很快,天路延伸到了最前方。

    走到这里,所有人都发现,自己的生命底蕴层次,都仿佛得到了一层全新的进化一般。

    即便没有提升一层生命底蕴层次,但是也依然是一种举霞飞仙般的蜕变。

    天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天路的尽头,那并不是一条天路,而是一片深邃的黑暗深渊,是一条不归路。

    而那里,则是云青萱的记忆禁区之外的范围。

    到了这里,云青萱轻叹了一声,眼中的美好光彩渐渐熄灭。

    到了这里,魅儿眼中的美丽神采,开始渐渐地熄灭。

    到了这里,沐雨兮眼中的美丽神采,也开始渐渐地熄灭。

    到了这里,诸葛染月六人眼中的美丽神采,同样也开始渐渐地熄灭。

    他们的眼中,血色的巨碑印记不时闪烁,仿佛都已经生出淡淡的血色电弧弧光。

    苏离没有去看,却也已经知道了结果。

    “苏大师,这是魅儿、我、雨兮以及……我们所有人,用所有的希望建造出来的一座生命之路。”

    “这一条路走过,苏大师你的三魂受损留下的永恒道伤,会恢复五成以上,七魄的受损,也会恢复九成以上。”

    “尽管,我们其实已经能判断出,苏大师您的伤势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轻一些,但苏大师最擅长、也最喜欢的推衍手段没了,却也是最大的损失。

    其余,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们这些人,没什么其它的本事了,但唯一可以回报的,便是一份希望汇聚出来的生命之路,一条蕴含造化本源、天机命魂等等一切的路。

    为了这条路,苏大师一个人出去破局的时候,我们却都在默默斩魄,因为我们知道,苏大师那一去,便很难安然归来了。

    虽然我们也都知道,苏大师此行一定是有着……退居幕后的想法,但这份巨大的损失,也是存在的。”

    “天地之悲歌,大道之悲鸣,我们都听到了,也看到了。”

    “苏大师,这一场因果,依然偿还不了那一份希望之源的因,但,终究也是我们所能凝聚的所有美好的全部了。除此之外,我们身上,有的只有残酷与黑暗,有的只有无尽的鲜血淋漓的杀戮法则。”

    “苏大师,此行,生死难断,而且,一定会有人殒落。所以,在此,在此地,也算是我们相互为对方送别了。

    这一别,或是永远,永远。”

    云青萱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天地间,隐约有悲戚的气氛萦绕。

    这是云青萱的记忆禁区受到干扰而产生的影响。

    但,同样因为是真正的悲戚,因而而引动了天地道法的加持,以至于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悲伤的气氛。

    云青萱说完,然后,朝着苏离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时候,魅儿等人,均纷纷鞠躬。

    苏离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一群人——特别是,诸葛青尘和阙辛延,竟是也都很是正经的在做这种事。

    苏离心中有些触动,但是心情也有些沉重。

    这是感恩,但同时,也是一个不太好的开始。

    因为,他先前刚刚想过,因果断裂之前,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

    但是现在,在关键时刻,因果断了。

    希望之源确实是一份天大的因果与造化。

    但是这一次,他们的回报,同样也是源自于心神与灵魂的真诚诚意。

    但,苏离却也很清楚,他们这么做,主要目的反而并不是为了斩断因果,而确实是想帮他早些恢复。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份担忧在于——在之前的推衍之中,无论未来有了什么变化,但是核心的轨迹总不会有太大变化。

    就是说,未来即便有所改变,偏离的轨迹也不会太远。

    而现场众人,在接下来的杀局之中,几乎都殒落了。

    所以,既然极有可能活不下去,那么,在死亡之前,将自身的部分价值全部拿出来,回报给苏离点燃希望之源的恩情,便是他们心中仅剩的选择了。

    这些,才是主要的因果。

    其次的斩断因果,才是次要的。

    “此行本已经极为困难,而你们还要拿出所有的希望,甚至不惜斩却部分魄力……这样一来,你们太容易受到各种幻境干扰、未知的魔魂入侵了。”

    苏离皱眉道。

    他这一行,确实是吸纳了不少无比纯粹的魂力和七魄之力。

    只是这些七魄之力吸收,并不是单纯的吸收,而是很自然的会被《皇极经世书》吸纳之后自行淬炼,再行回馈到苏离体内。

    所以他这一条生命之路走过来之后,化凡的进度更进了一步,生命层次底蕴几乎提升了大半层,已经达到了当前的一种近乎极限的状态。

    很可能,再有一两次顿悟或者是因果造化,他就能再次完成一次生命的跃迁,层次再提一层。

    “无碍,其实我们的损失也不大,而且,这一些损失,对于整个局势影响几乎微乎其微,但是对于你现在的情况,却有着最好的帮助。”

    云青萱微微一笑,接着又叹了一声,道:“苏大师,还记得当初在苍古石碑和小型透明水晶棺的区域的事情吗?就是那镇魂秘境里面旌阳村外的那一幕。”

    苏离沉吟半晌,道:“记得。”

    云青萱抿了抿嘴唇,道:“那句神秘符文语言,意境很美,带着一种深深的忏悔、惋惜之意,倒是很符合我现在的心境。”

    苏离没有说话。

    云青萱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她说得非常精准,非常清晰。

    这一句话说出来,现场忽然一片死寂。

    魅儿忽然抬起头,眼瞳微微收缩,随即很快恢复了平静。

    沐雨兮原本略显黯淡的双眸,也忽然有一丝神采闪过,她诧异的看了云青萱一眼,便再次的低下头,陷入淡淡的沉默中。

    阙辛延肩膀一动,似想抬起手指向云青萱,却终究也没有抬手。

    诸葛青尘若有所思,来回看了云青萱好几眼,没有说话。

    风遥脸色微微苍白,要紧牙,也没有出声。

    苏幼茹身躯轻轻颤栗,但是她却咬紧牙关,像是在抵御着什么。

    云青萱再次长叹一声,唏嘘道:“苏大师,是这么说吗?应该是这样的,没错。”

    苏离沉默不语,他有些心悸的看了云青萱一眼,云青萱眼中的血碑印记依然在显化,却根本影响不了她的一切。

    她似乎前所未有的清醒。

    云青萱道:“苏大师,你们一起来到了禁区之门之地,接下来,生命之路中断,前方就是黑暗魔渊。

    坠入黑暗魔渊之后,就进入我的记忆禁区了。

    但这一路上,还是安全的,我也没有任何目的,我只是……真的不想再当‘碑奴’了。我只想救出我母亲,或者,即便无法救出,也不再让她受苦。

    我是一个很不听话的孩子,一直在让她失望。

    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

    可,当我准备做出一番成就、准备不再让她失望的时候,她却已经看不到了。”

    “苏大师,这句神秘的符文语言,其实前面还有对吗?苏大师曾经也推衍出完整的符文语言了,对吗?苏大师,能说一说吗?这,算是青萱欠你的一份因果——巨大的因果。

    是的,青萱,而不是魅儿。”

    云青萱认真说道。

    苏离深深看了云青萱一眼,沉声道:“旌阳村的事情,太过于奇诡、离奇,很多事情,都无法确定真假。”

    云青萱点了点头,道:“因为,那便是模拟的我的记忆禁区内的环境。我们为何都在万漓圣地?我为何是华紫嫣的大师姐?

    因为,杀魂少女布置的十万天骄杀局,我是充当的引路人!

    而为此,我母亲受了无尽的罪!

    苏大师,明白青萱的执念了吗?”

    云青萱和华紫嫣的名字一样,只是一个代号。

    我的真正名字叫‘公乘芸萱’,不过那是一个耻辱的名字了,无所谓的。

    我虽从古老的时代活了过来,但我的实力其实并不强。

    而我的名字,也依然会是云青萱,因为这样的存在,才不太让母亲失望。”

    云青萱说着,又叹道:“归蝶一族,归蝶秘术,其实来自于那一份神秘的符文传承——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云青萱以神秘的符文语言,无比精准的念出了一句让苏离毛骨悚然的诗句。

    而且,发音精准得令人震撼。

    苏离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震撼,甚至有一丝微弱的茫然——因为他听不懂。

    他是不能听懂的。

    但听懂了如何要装作听不懂呢?

    那就是遗忘。

    只刹那,苏离就替换了玉清分身过来,然后很自然的显出了一丝疑惑神色。

    果然,云青萱一直在留意苏离的情绪变化。

    见到苏离刹那之间的一丝茫然的反应,以及那源自于本能的身体反应,云青萱眼中显出了深深的失望之色。

    “阙辛延,能给出一个答案吗?”

    云青萱看向阙辛延。

    阙辛延道:“等我分裂出九十九个我,数量和镇魂碑的数量完全相同的时候,你再把我的头全部砍下来,塞在镇魂碑下挡着镇魂碑。

    这样,那时候你就能知道答案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

    云青萱道:“等不到那一天了,魅儿已经决定要化道了,她一死,我如何继续以因果羁绊着她?”

    魅儿忽然看向了云青萱道:“那个那个逆转血脉,把自己炼制成祖龙魔的公乘一脉的传人,一个人化身祖龙魔,打爆了两艘幽冥船,强行打穿了两个大府,杀了无数人,从别人手中抢走了足足两块镇魂碑的人,是你?”

    云青萱轻轻点头,道:“对,是我,当时……我都差点儿复苏了,化身祖龙魔化了一半,却忽然想起更多的东西来。所以便……将计就计了。”

    魅儿沉吟道:“碑中碑?魂中魂?”

    云青萱道:“对。”

    魅儿道:“佩服,我输得心服口服,原来从头到尾都是你控制我控制你。”

    云青萱道:“对,也不对,因为至少在希望之源之前,一直是你控制我,之后才是我控制你控制我——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魅儿道:“不错,确实该如此,我就说,一直有些地方不对——如此一来,万漓圣地,那就是当初的……”

    云青萱道:“对,情从那里起,债从那里还,一个都逃不掉的。”

    魅儿道:“何必呢?你可知,这中途出了一次错误,你会万劫不复,没有复苏的机会。”

    云青萱道:“走出这条路的时候,每个人都穷举了无数的可能,但,只要有一个最佳的可能就行了。细节会变,但结果不会差距太远。

    更遑论,我留了几手后手的,无论是旌阳村的苍古石碑,还是我主动把自己化作囚笼吸引过来的你,难道不是吗?

    你在没有完成蜕变之前,会让我真正的死去吗?

    肯定是不会的。

    道理一样。

    走到此地,我坦诚身份,不是为了镇压,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明明可以隐瞒的情况下,依然开诚布公,就是希望,接下来,大家能诚心帮我。”

    云青萱说着,然后依然朝着苏离深深鞠了一躬,道:“苏大师,请帮青萱,青萱是真的诚意十足。”

    云青萱说话掷地有声,很是铿锵有力。

    苏离再次有些毛骨悚然之感——魅儿输了?

    苏离沉吟之时,看向了魅儿。

    魅儿微微点头。

    苏离这才道:“好,我答应你——再说,我原本就答应帮你的,你就是不公开身份,我也会帮你。”

    “公乘芸萱”这个名字,其实在档案世界,已经出现过。

    那时候,云青萱刺杀公乘天晟失败,被公乘天晟当场揭穿了这个身份。

    只是,当时苏离对于这样一个身份不是太懂,所以并不震惊,以为就是换了个名字而已。

    但是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位猛人!

    手中还有两块镇魂碑在手!

    那她记忆禁区里的镇魂碑???

    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以本体布置出来的绝杀杀局啊!

    牛逼!

    牛逼普拉斯!

    但是最牛逼的是,魅儿真的输了吗?

    那依然未必!

    因为,苏离一想到那地狱火海,无尽法则锁链锁了九十九层的魅儿,就头皮发麻。

    所以,魅儿此时认输是真认输,但也只是在这个同等的层面输了。

    若是再往上拉一层,云青萱依然还是输了。

    就像是华紫嫣之前那个杀局输了一样。

    其实,这种事情先前已经有了征兆——云青萱已经衍化过祖龙魔。

    虽然只是半步魔化。

    而且,云青萱也施展过归蝶化茧术了。

    会归蝶化茧术和化身祖龙魔的手段的人,脑子里还有禁区封镇镇魂碑。

    看看多么明显的答案啊!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

    因为就是答案太明显,所以没有人相信——因为这些答案是假的!

    归蝶化茧术是极道状态下特殊的蜕变而形成的,相当于是被‘故意’栽种上去的能力。

    记忆禁区的封镇是别人封禁的,是把镇魂碑封锁在其中的。

    禁区内的归蝶一脉的秘宝倒是真的,但为了表现出她的身份地位还是嫡系传承。

    这就明白告诉众人,这人是我们归蝶一脉的嫡系传承者。

    但也就如此了。

    再就是化身魔魂的变化,这是一种狂暴的状态,也是为了让她成为镇魂填棺者的一种手段。

    但是谁又知道,在这些虚假的东西种上去的时候,其实云青萱身上有真品。

    所以当别人以为她这些手段是假的的时候,这些手段恰恰是真的。

    此时此刻,云青萱的布局开启了。

    而这一局,她的目的,仅仅是救出她的母亲,以及猎杀诸葛春秋。

    这其中,只要达到第一个目的,她就算是赚的。

    若是能杀掉入局者,夺取九十二块镇魂碑,就是血赚!

    即便失败了,布局一收,卷走水晶棺,母亲也可有保证,只是是否能复活,就难说了。

    这终究还是不亏。

    而此时,云青萱敢宣布这一点,结果不言而喻!

    (ps:第二更九千字奉上~第三更会在两三点了,大家明早起来看吧~泪求月票、推荐票和订阅~另,非常感谢‘书友20170621063200’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天涯@逍遥’、‘清晨夜晚’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