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30章 杜鹃花开魔魂变,生死杀劫续新篇
    冥山府,天机阁。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诸葛春秋凝视着远方平野深处的苍茫大山,凝视着身侧的汪洋涌入前方的荒野深处,神色尽显复杂。

    他的身边,祁云梦神色无悲无喜,亭亭而立。

    “这第九十二块镇魂碑,蕴含天机、时间属性,必须要拿到啊!不能放,真的不能放!”

    诸葛春秋怅然长叹了一声,感慨连连。

    祁云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神色冷静道:“阁主,你这一路上,动用了分身本体无数,每一个分身本体,云梦都尽心跟随。”

    诸葛春秋道:“对,这一路上,你的确是真心诚意,尽心跟随。”

    祁云梦道:“这一次的杀局,就是乱杀之局,到了九十二块镇魂碑了,九十三和九十四已经是半揭开的状态,所以九十二到手立刻就是九十五!

    九十二蕴含的天机和时间,九十五蕴含的是幽冥和真虚。

    九十三是亲情,九十四是爱情。

    这些,恰恰我们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九十二看似我们最占据优势,甚至是我们封镇的他的记忆禁区,但是现在,早已经不比当年了。

    阁主,此次我们应该先放一放,好好的处理好天机阁目前遭遇到的困境,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祁云梦诚恳的规劝道。

    诸葛春秋沉吟许久,才怅然道:“此次的事情,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之前,我中了那华紫嫣的一道杀局,虽然侥幸脱离了出来,但是已经暴露了很多的东西了。

    如今,很多方面,实在是太过于被动。

    所以,这一局若是争一争,其实是有很大的把握脱离眼下的困境的。

    可如果要是不争……”

    祁云梦叹道:“不争能活,争之必死。”

    诸葛春秋闻言,眼神微微一凝,道:“你……”

    祁云梦道:“从天梦衍道的手段来看,接下来,将会是一片哀鸿遍野,乱尸横陈。不过,天梦衍道向来也只能表现出一部分的轮廓。

    你看,梦思芸拥有这般能力,但是其使用之法,也仅仅只是用来推衍记忆禁区的路,抑或者是用来与诸葛染月构建七阴杀魂阵。

    先前,我不是拒绝入局吗?

    那便是因为,我在天梦衍道之中,察觉到了一些恐怖的变化。

    天梦衍道之中,我入局了,然后以特殊的手段,取代了梦思芸,并真正的将梦思芸衍化成了本体……”

    诸葛春秋认真的聆听着。

    祁云梦诉说了一些秘密。

    说完之后,诸葛春秋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足足近半个时辰之后,诸葛春秋才长吁了一口气,道:“即便我愿意放弃,但是师尊那边,是绝对不愿意的。”

    祁云梦道:“牺牲一道七魄之力,衍化本体进去。此次他们都知道你是绝不愿意放弃,也不能放弃,知道你必定会去,那你就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前去。”

    诸葛春秋道:“或许他们想的就是你所想的,然后知晓我的以灵魄本体前往,而不是真正的本体。”

    祁云梦道:“一定要这么认为吗?你作为超凡的天机大师,该明白,目前而言,还不可能有人能算计到你能算计他们的算计。”

    诸葛春秋道:“此事,一言难尽,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还是决定了,亲身入局——而且,这一次,我准备拉更多的人进去,至少,我这一个层面的,一个都逃不掉吧。”

    祁云梦道:“言尽于此,此行我是依然不会去的。”

    诸葛春秋道:“你不去便不去,此次我也不会强求。不过,如果有什么异常的变化,记得第一时间遁走。你不入局,要离开自是不会太难。”

    祁云梦道:“好,那我先退了。”

    诸葛春秋道:“好,你先退。”

    祁云梦很快就化作流光消失了。

    而诸葛春秋则仅仅只是在原地盘坐了下来,默默吸纳天地间的天机气息和灵气,暂时沉浸于修炼之中。

    这般修炼中的诸葛春秋的记忆禁区之中,静静盘坐着的诸葛启明却忽然睁开了眼。

    他的眼前,诸葛春秋的身影立刻凝聚了出来。

    “心思不纯。”

    诸葛启明沉声道。

    诸葛春秋道:“我知道,而且她其实也知道我知道,却依然还在提醒。”

    诸葛启明道:“很明显,上次让她前往祭坛入局,并去勾引苏离的事情,发生了某些变化,这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具体因果尚且无法推衍,但是,有些事情却可以确定,这一次,机会很大。”

    诸葛春秋道:“所以我还是要本体入局对吗?”

    诸葛启明道:“对,不以本体入局,你几乎是进不去的,光是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那一层屏障,就一定不会简单。她不过别人设置的囚笼罢了,所以其记忆禁区外,一定会有严酷的淘汰能力,这呈现出来的方式,就是莫大的凶险。

    而这一次,诸葛浅韵甚至那神子苏叶,还有这个时代冥山府曾经的那些天骄,都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此行我们的目的——只需要重创诸葛浅韵,就足够了。

    其余的,可交由诸葛青尘自行去处理。”

    诸葛春秋道:“嗯,弟子也同样是这么想的。”

    诸葛启明道:“如此,可无后顾之忧,你且去吧。”

    诸葛春秋躬身行了一礼,道:“如此,多谢师尊不吝指点。”

    诸葛启明微微点头,道:“此行虽无太大的后顾之忧,但,你终究是暴露了部分底蕴,且多加小心。”

    诸葛春秋再次躬身行礼,以表达尊敬和感激之情。

    接下来,诸葛春秋封闭了记忆禁区,而记忆禁区之中的诸葛启明的身影,也同样的离开了。

    诸葛春秋从冥想状态之中,渐渐地清醒了过来,然后他看向了远方,眼神极其复杂。

    而这无比复杂的眼神,又在酝酿许久之后,化作了坚定与决然的神色。

    “天枢古镇!”

    那一刻,诸葛春秋忽然对自己运用了一种神秘的天机神术。

    然后,他的身体一怔,便在下一刻,忽然化作了一座雕像,并当场倒在了地上。

    雕像倒下,很快缩小,变得只有一尺来长,看起来栩栩如生。

    而雕像倒下的区域,原本的诸葛春秋却依然还在那里。

    他看了看那倒下的雕像,一道天机之力覆盖了过去,那雕像立刻丧失了灵性的色彩,同时脸部的轮廓等等,也都尽数的变得普通了起来。

    然后他都不看那雕像一眼,任由那雕像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

    诸葛春秋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了此地。

    诸葛春秋走后许久,祁云梦的身影出现了,她目光四顾,最终看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雕像之后,她汇聚一团火焰,将这诸多雕像全部焚烧了起来。

    这般情况,一直持续了百余个呼吸。

    最终,那些雕像尽数化作劫灰之后,祁云梦的身影也再次的消失了。

    这一次,她离开得非常的果断。

    她离开之后,时间又过了近半个时辰,诸葛启明的身影出现在了此地,他的目光四顾,不断的扫过这片区域,最终,他的目光锁定了那诸多雕像焚烧之后的劫灰。

    片刻之后,这些劫灰又被一缕缕强大的天机火焰焚烧一次。

    这一次,连劫灰都没有留下,彻底化作了虚无。

    诸葛启明这般手段施展完之后,身影同样很快消失。

    时间又流逝了半个时辰。

    诸葛启明于虚空之中沉寂了片刻之后,虚无的身影穿行四方,没有察觉异常之后,继续守候了一个时辰。

    这一次,依然没有任何察觉之后,诸葛启明虚无的身影才重新凝聚,然后彻底离去。

    时间又过了半个时辰。

    地面上,一道被火焰烧出的焦黑土坑里,一缕淡淡的绿意一闪即逝。

    那是一块天机圣玉,而且只有小指甲大小。

    只是,这一块天机圣玉此时显化之后,便直接遁入了地下,彻底的消失不见。

    ……

    “可以出发了。”

    诸葛浅韵看了诸葛绮妍一眼,沉声道。

    诸葛绮妍躬身行礼道:“好的小姐。”

    诸葛浅韵道:“不必担心,诸葛启明已经断了诸葛春秋的后路,此次,他必定会为此付出最大的贡献。

    镇魂碑之天机魂碑有了诸葛春秋的天机之力,又有了归蝶一脉的时间之力,还有那苏离的真虚天禁所蕴含的过去的时间之力,以及那梦思芸所蕴含的未来的时间之力,差不多可以完成真正的血祭与蜕变了。

    这一次,云青萱这个囚笼,用得还是非常好的,这是个明面上的杀局,但是他们必须得进去。”

    诸葛绮妍深以为然,道:“不错,必须得进去——因为不进去,那镇魂碑必定会被我们所获取,而且,那时候,不过是我们和诸葛春秋一方合作罢了。”

    诸葛浅韵道:“此次,我便不亲自去了,这件事,全权由你处理,神子也不会亲自下场,因为你便已经足够了。

    苏荷此次受到了一些打击,还有些被变异的天人魔魂入侵了,这个情况有些严重,你注意防范一下。”

    诸葛绮妍沉声道:“绮妍明白了。”

    诸葛浅韵道:“苏荷的情况虽然有些不对,但是你也莫要因此就有所小觑,你要明白,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任何情况,你都不要去轻信。以苏星河的本事,他表现在外的,永远可能不到千分之一乃至万分之一。苏荷被他看中并培养了一番,不会那么简单的。

    所以那所谓的变异的天人魔魂入侵,一方面可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如我所说,情况很严重。

    如果是假的,那你就要注意一下这一场杀局的更深一层的因果了。

    华紫嫣杀魂者的身份显化出来之后,当年那些人,怕是都要出来了,因而,此次其中恐怕必定有异变。

    我如今最为担心的,反而是那公乘青蝶,希望她不会是当初的那位杀穿两大府之人。”

    诸葛绮妍道;“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诸葛浅韵道:“你也说了是‘几乎’而不是肯定,对吗?”

    诸葛绮妍身躯微微一颤,道:“确实,小姐,绮妍明白了,一定会小心谨慎的!不过,此次之行,必须得用本体了,不然动用分身,当场就要被杀成一片。”

    诸葛浅韵道:“此次都是本体,没有例外。”

    诸葛绮妍道:“那……那人如何处理?真任由他重新成长吗?”

    诸葛浅韵轻笑了一声,道:“想自斩脱离杀局?哪怕是已经成了普通人,也终究是逃不掉的。而且,苏星河这个魂奴神子计划,确实是无懈可击,如果不是那苏离自己显化出来,我们倒是确实还无法堪破。

    所以,神子那边的意思,是第一时间动手,抹杀掉他!

    你亲自出手,他一旦死掉,那,其所有命气等,都好加持到你的身上。

    斩掉他,也能暂时让局面混乱。”

    诸葛绮妍道:“神子这是……不愿承担一丝的风险了。”

    诸葛浅韵道:“不错,一丝的可能性,都要灭杀于萌芽的状态!”

    诸葛绮妍道;“那绮妍明白了。”

    诸葛浅韵道:“此行,我虽不入场,但是关键时刻,你若是有什么危机,可以控制那诸葛染月,我可强行以她为跳板,激活天枢神眼的底蕴,跳进去。

    不过如此一来,她的作用就彻底的暴露了,以后这枚棋子就不好用了。

    所以,能尽可能不用就不用。”

    诸葛绮妍道:“小姐请放心,小姐必定不会有动用这颗珍贵棋子的机会。”

    诸葛浅韵道:“希望吧,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去吧。”

    诸葛绮妍躬身行礼之后,很快,身影便渐渐消失了。

    诸葛浅韵立于原地许久,美眸之中,多了一道坚决的神色。

    许久之后,诸葛浅韵也离开了此地。

    ……

    天路的尽头。

    天路尽头谁为峰,一见青萱皆成空。

    当云青萱无比轻松的踏空而行,站立于黑暗魔渊的上空,逸散出一股股和华紫嫣全盛时期差不多的神秘、强大的恐怖气息,以及一身无比深邃的生命层次底蕴气息的时候,现场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就是那个杀穿两个大府的、婴变境圆满级的绝世天骄奇女子。

    那个引领了‘记忆禁区’的传奇绝世奇女子!

    而此人,如今将记忆禁区的手段显化了出来,当场将天路上的所有人震慑到了。

    而当她将这般真相诠释出来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质疑什么,也没有人传讯出去。

    到了这种地方,除了前行之路,已经没有了后路。

    因为来的时候的那条神奇的天路,此时已经消亡了。

    所以,前方便是黑暗魔渊。

    后方,同样也是黑暗魔渊。

    脚下的天路,也在一点点的消失,很快也会是黑暗魔渊。

    所以,所有的路,都只剩下了即将出现的黑暗魔渊之路。

    在这种情况下,又有什么是需要顾虑的呢?

    “诸位,接下来,希望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只要你们不生出异心,我云青萱,以魂道立誓,保你们安全。”

    “至于,一些区区变异的天人级魔魂入侵的事情,不足为虑——虽然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了,出发吧。”

    云青萱说着,抬手一挥,顿时,前方的黑暗魔渊,当场开启了一条神秘的虚空古路。

    这条路,一片黑暗,一片荒凉。

    但是这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出言反驳什么。

    诸葛青尘点了点头,第一个走了出来,道:“走吧,其实云青萱的诚意已经很足了。正常而言,此次,我们安心当个工具人就行了。”

    阙辛延道:“其实现在结果先出来,反而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毕竟,先前是没有活路的,而现在,已经有了活路。可以活下去,很多时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诸葛染月道:“如此一来,我对此行,反而充满了信心,苏离,你也要有些信心啊!”

    魅儿道:“苏离大师可能又要受到打击了,他会认为,云青萱是想要将他灭掉,获取一些好处。”

    沐雨兮道:“这么想,难道不是很正常吗?云青萱真没有这种想法吗?她的话能信吗?”

    云青萱道:“沐雨兮,不能因为我先前不待见你,你就这么说吧?”

    沐雨兮叹道:“确实,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走吧,反正不是也已经没有选择了吗?”

    云青萱道:“其实这就是我给你们最好的选择,如果真的有无数的选择的路,那么你们只会不断的去选择——而现在,这唯一的一条路虽然黑暗,但是一直走下去,是有光明可以看到的。

    因为,我们都是拥有希望之源的,不是吗?

    你们可以怀疑所有,但却不需要怀疑希望之源本身。

    这就是我的诚意。

    如果这都不愿意信,那我确实也无需再多说什么了。”

    沐雨兮道:“你若直接说这句,我们多半就都信了。”

    云青萱道:“我好歹也终于从底层站出来了,请允许我稍微可以短时间的膨胀一下。”

    魅儿笑道:“好了,现在你已经足够膨胀了,要是让苏大师膨胀起来了,那他会让你很舒服的。”

    云青萱呼吸一滞,也是有些无语的白了魅儿一眼。

    魅儿吃吃一笑,以示回应。

    诸葛染月俏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精彩——果然,苏离那些乱七八糟的粗鄙之语,都是魅儿这个勾魂的妖精教导出来的。

    诸葛染月不由有些回忆往昔,最终,却只是化作一声唏嘘长叹。

    黑暗的虚空古路,通往一座浩瀚的深渊古地。

    古路仿佛一片透明的湖面,湖面之下,却全部是黑暗的湖水。

    但是人走在上面,除了会荡漾出一圈淡淡的透明涟漪之外,就没有任何的异常出现。

    而此时,苏离也同样走了上来。

    在众人努力的尝试去营造一种略显欢快的氛围的时候,他反而最是冷静。

    因为他此时就是个分身。

    他的本体此时也不在天机圣印里,而存在于记忆禁区里。

    这是一个非常奇葩的操作。

    这就代表了,一旦他的分身全部死光,他就会困在自己的记忆禁区里,彻底出不去了。

    但,这样比天机圣印更加的有保证。

    云青萱玩了这一手之后,苏离忽然意识到,天机圣印这种非系统出品的东西,哪怕是经过了《皇极经世书》的冥想而没有察觉到有什么问题,小心一些,总不是过错。

    另外一方面就是,真虚天禁能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级之后,他对于‘记忆禁区’的运用,已经熟悉了起来。

    结合之前结印下的神秘莫测、鬼神惊悚的各种八卦阵法,苏离相信,这种东西,别人要么不去碰,碰了那绝对是要死成劫灰的!

    为何?

    因为苏离从先前华紫嫣和穆清妃以幽冥真虚窥视到了‘档案世界’内发生的过去的一幕、从而受到无尽的惊吓后自斩的事情里,学到了这样一手。

    有时候,就将一些禁忌布置在自己的某处关键的地方,然后别人不入侵他便罢了。

    入侵,呵呵,他都不防御。

    来,攻进来,攻进来就会发现无比神奇的九宫八卦阵等复合阵法,衍化周天八卦,星辰洞天……

    看看吓不死你。

    以这种状态,苏离此时又加载的是玉清分身,他怕什么啊!

    更遑论,他还有一手底牌可以用呢。

    苏离走在了虚空古路的中间。

    中间这片区域,是最安全的,显然,众人一直将他放在最核心的位置守护着。

    很多人的想法,其实是他现在落魄了,但是他崛起是一定的。

    所以,这时候,锦上添花,一定是一件好事。

    但是,也有一些不同。

    比如说,风遥、幽月,冷云裳、苏幼茹等人。

    不过,苏离并不在乎。

    很快,虚空古路走进了浩瀚的神秘区域。

    那仿佛是另外一片天地。

    太古混沌,万初开源。

    进入那片浩瀚而神秘的世界的时候,苏离真的觉得进入到了一个无比真实、神奇甚至让人心灵震撼的仙灵世界!

    虽然这个世界无比的灰暗,乌云漫天,色彩黯淡。

    但,却也同样无比的令人舒适和惬意。

    这里,就是云青萱的记忆禁区?

    别人的记忆禁区如何,苏离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他自己的记忆禁区,就是一片小小的混沌区域,真算起来,大概也就千米高,千米长宽,就差不多是极限了。

    但是云青萱的记忆禁区,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而且,在这种世界里,可以非常清晰的感知到各种鲜明的法则之力和道痕气息。

    苏离不精通记忆禁区相关的能力,但是也知道,将记忆禁区打造成这样的环境,这是何等巨大的手笔。

    “好了,前方就是我的记忆禁区了,同样的,这里也是‘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的‘杜鹃花小世界’。算是我的记忆中的一片净土吧。”

    云青萱介绍道。

    接着她沉默半晌,才道:“我母亲,应该是被困了一道主要的天枢灵魄在锁魂塔里,锁魂塔如今被摧毁了,里面的一切都差不多尽数湮灭而不存在了。

    但是我却没有察觉到其中天枢之魄的任何气息。

    换言之,可能我母亲的天枢之魂还在,只是不知去了哪里。

    但是,肯定是在这片区域的。

    苏大师,接下来就需要动用到您的能力了,那种你最开始和我说的‘寻龙点穴,观天地法相’的能力。”

    云青萱将目光看向了苏离,眼神之中蕴含着恳求的色彩。

    苏离点了点头,道:“我如今的能力——尽力吧。”

    苏离说话之间,眼瞳中的血碑印记还本能的闪了闪。

    云青萱凝视着苏离看了一会儿,神色略显遗憾,道:“到了此地,我对于你们的能力都很清楚了,只是没有想到,苏大师你……”

    云青萱没有具体说,但是苏离知道,他先前‘化凡’能力又提升了一大截,以至于如今看起来更‘凡’了。

    “三魂恢复了不少,目前应该真正的稳定了下来。七魄的话,恢复九成之后,是不是看起来我更加普通了?”

    苏离苦笑道。

    玉清冷酷,但是装苦涩那苦涩也是真得不得了。

    苦涩的表情一出,苏离本体心中都立刻感觉得自己真就是个苦逼。

    “嗯,这般情况其实也正常,残破不堪的时候,其实反而不严重,最严重的时候,应该是彻底恢复七魄的时候,七魄恢复了,才能感受到三魂的毁灭苦难后果,那时候会比现在更差……

    但是苏大师不用担心,你的前途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

    此次,青萱本不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提出要求的,但是确实是已经没有办法了,还望苏大师出手相帮。”

    云青萱又深深鞠了一躬。

    苏离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试试吧。其实这里是你的记忆禁区,你不是完全如这片世界的主宰一般吗?怎么……好像你也无力掌控此地一般?”

    云青萱道:“是啊,因为我曾经野心勃勃,将一些天道规则引了进来,所以这个世界,生出了天道意志,已经自成一个世界了。

    若非如此,你以为,我又如何能欺骗到那些存在呢?

    所以,凡事也都是有利弊的。

    这种情况下,我无法选择,唯有认定这个结果,并以这样的结果去谋划更多的东西。”

    苏离恍然,随即心中有些震撼——云青萱玩的太大了,把记忆禁区引入了天道,这就相是真正的引狼入室!

    而那只狼,就是天道,抑或者说世界的某种意志。

    这种做法,简直已经不是疯狂、疯子能形容了。

    而恰恰是这种做法,却也足以说明,云青萱的偏执,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的地步。

    哪怕是她活出这一世,她化作的云青萱也依然从开始就那么偏执。

    这是源自于灵魂深处根植的性格,从来都不会改变。

    “你真是……太疯狂了,我虽不懂记忆禁区之类的事情,却也明白,这般,实在是引狼入室,你这般……可能最终的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

    苏离感叹道。

    云青萱轻轻颔首,眼神之中,神采若隐若现:“是疯狂了一些,有可能被强大的存在鸩占鹊巢,但也有可能,是我镇压他们,一举将这片领地化作我的真正领域。

    只要这一步能完成,苏大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离道:“那就是一界之主,一步超脱无数层的生命层次底蕴!”

    云青萱道:“对,确实是如此!所以,这个秘密我在此时说出来……你们都听到了啊。”

    苏离道:“我知道,因为这个秘密你都不需要说,别人看一眼,差不多也都知道了。因果早已经种下了,说不说,没太大区别。”

    诸葛染月想了想,开口道:“苏离,这是有区别的,不说的话,大家知道能当作不懂,当作不知道,这样沾染因果就会轻很多。而她现在直接说出来,详细解释,还让苏离你说出成功就超过无数层生命层次底蕴的话,本身……就是将因果关联最大化。

    这样,但我们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苏离道:“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说,我答应了帮她。因为从交流开始,其实就是在帮了。而她也知道我已经开始在帮,所以才有了这段对话。”

    诸葛染月一愣,道:“原来……大家都知道啊。”

    风浅薇微微脸红,道:“嗯,其实都想到了。”

    阙辛延呵呵一笑,也不说话。

    魅儿道:“你能理解,已经不错了,算是进步很大。”

    风浅薇呼吸一滞,讪笑了一声,也就不说话了。

    这时候,云青萱不再说话,而是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这是虚空古路的终点了。

    从这里走出,就真正的踏入了那个浩瀚而神秘的记忆禁区世界了。

    那个世界,除了有九十二块镇魂碑之外,恐怕还有两块其余的镇魂碑。

    那到底是第几块,苏离并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那两块镇魂碑的归属权是属于云青萱。

    如此一来,这一局,一定是无比惨烈的一局。

    云青萱看着远方,定格了半晌的身体才恢复正常,然后看向了众人,柔声道:“诸位,请吧。”

    诸葛青尘想了想,走在了最前面,道:“我先吧,然后阙辛延你跟上,离兄再跟上?”

    云青萱道:“都行。”

    苏离道:“你们先走吧,我靠后一些没关系。”

    大家都并不在意如何进入,反正都是要进去的。

    诸葛青尘先走了过去。

    接着便是阙辛延,魅儿,诸葛染月,梦思芸等人。

    苏离过去的时候,前面是风浅薇,后面是苏幼茹和清霜。

    这一路上,清霜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

    就仿佛,她一直沉浸在这一系列诡异离奇却又沉重的打击之中一般,完全没有怎么恢复过来。

    “嗡——”

    苏离的步伐踏出,忽然,虚空猛的炸开一片紫光。

    紫光之中,虚空扭曲。

    云青萱眼瞳微微一凝,但下一刻,她身前的虚空古路上,一行人却忽然消失了。

    这消失的人以风遥为首,其次是冷云裳、苏幼茹以及清霜。

    走在最后的幽月和紫陌微微一怔,然后一脸疑惑的看向了云青萱。

    “你们也进去吧。”

    云青萱不动声色的道。

    然后她眼瞳之中,杀机毕现,却又很快隐没。

    幽月和紫陌不敢多说话——面对先前的云青萱,她们就是菜鸡一样。

    而面对如今的云青萱,她们就是蝼蚁,或者是连蝼蚁都不如。

    云青萱气势一凝,两人浑身颤栗,如时时刻刻都会死去一般。

    两人立刻快速踏入了虚空古路的尽头区域,消失在了这片虚空。

    云青萱仔细看向了那已经逸散的一缕紫光,抬手当场抓了过来,感应了一番,然后露出了思索之色。

    “风苍穹?老东西蛰伏到现在还不死心?当年能杀得你丢盔弃甲,如今就依然能继续将你碾压!”

    “不过,看来这次跳的人不多,也还好,先看看苏大师如何应对吧。”

    “生死之间,有大造化。且看他如何历这必死大劫。”

    云青萱眼眸平静。

    随后她淡淡的看了一眼远处的世界。

    “轰——”

    刹那之间,远方的世界所有一切,全部由她掌控。

    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早已经掌控了这一方记忆禁区世界。

    只是,还有一些关键无法彻底掌控。

    但是这一次,只要完成了那个目的,一切,就彻底的圆满了。

    而那个目的,真的很快了,已经近在咫尺!

    她眼眸凝聚之后,眼中血光闪烁,刹那之间,无数的紫色雷霆之力在眼中显化。

    “咻——”

    两道血色巨碑印记当场被她震荡了出来,落在了虚空之中,如燃烧着的血色火焰。

    “血煞魔魂印记?又出世了吗?我所在的那个太初时代,就是这血煞魔魂引出的血魔巨碑灭世的!殒寂时代,又是这血煞魔魂引出的血魔巨碑灭世的!

    如今,又出现了吗?

    不过,不论你背后是什么,当这么多年我们这些人没有准备吗?!”

    云青萱看着那燃烧的两团巨碑血色印记火焰,眼瞳一凝,恐怖的紫炎化作无尽雷劫黑洞,竟是当场将两道血色火焰印记吞没了进去。

    “嗤嗤——”

    两团血色巨碑印记火焰,当场化彻底炼化,化作虚无。

    “呼——”

    云青萱轻呼出一口浊气,然后美眸之中,云雾生出,又在刹那之间消散。

    隐约间,她仿佛看到了一道巨碑从天而降,将她活生生的震死的画面。

    “呵呵,来这一套?我公乘芸萱若怕,早就死在太初初代了!还能活到如今?”

    云青萱眼眸冷冽。

    很快,她的身影一动,便出现在了记忆禁区世界——杜鹃花小世界的上空。

    这个世界,虚空虚立着一柄柄神秘的巨剑,那是她曾经使用过的兵器,如今用来镇压、稳定这一方世界。

    而云青萱则如同神灵般,看着下方的某处地面。

    那里,正是已经劫走苏离的风遥、苏幼茹、清霜以及冷云裳。

    苏离此时,已经被四人真正的笼罩。

    冷云裳抬手,召唤了清霜剑,直接指向了苏离。

    而苏幼茹,眼中天机光芒闪烁,显化出一缕缕诸葛春秋的气息。

    风遥眼中,则倒影出了风苍穹的身影以及气息。

    一行四人,显然是要将苏离斩杀,以破掉某些强大的因果,斩断将来某些恐怖的可能。

    魂奴神子的计划,终究是被他们当真了。

    如今,不顾一切,提前开启杀局。

    “苏离,虽然我们不想针对你,但是却不得不这么做了,抱歉!”

    清霜化作的清霜剑,第一个开口。

    她的语气十分的冰冷,凌厉。

    冷云裳也是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除了魂奴神子计划之外,本身你的天机和造化都太强了。所以,杀之搜魂,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苏幼茹道:“在万漓圣地,其实我就想做这件事了,可惜始终没有机会,今次,一定要好好尝试一番。”

    风遥道:“毁我一切,真当我不会复仇吗?还是说,我承载了你的因果,就会有所忌惮?确实会,但因果之前已经偿还了!现在,你又还有什么话可说?”

    苏离道:“我无话可说,不过,我就问一句,你们确定、一定要将我斩杀吗?我若愿意臣服呢?不能给一次机会吗?!”

    风遥摇头,道:“今次,你必死无疑,没有机会!”

    苏离道:“这样吗?其实给我一次机会,也是给你们一次机会!”

    冷云裳冷笑,道:“是吗?你以为我是诸葛青尘和阙辛延云青萱那些人那样,好忽悠的吗?从万漓圣地到现在,你的所有一切,我都详细留意。我知道,你或许还有些隐藏的手段,但是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手段慢慢炼死你。”

    苏离道:“所以你留意了这么久,就留意了这些?这显然是太令人失望了。”

    冷云裳道:“话不多说,苏大师,一路好走!”

    冷云裳说话之间,风遥已经站了出来,想要第一时间出手。

    但是,苏幼茹却也站了出来,道:“我来吧,我代表的是乃是诸葛春秋。”

    冷云裳道:“我代表的是——诸葛启明,所以你要阻止我?!你配吗?!”

    苏幼茹闻言,却笑了,道:“我是不配,但是再加一个人呢?”

    苏幼茹说着,随即从手中掏出了一面镜子来。

    这是一面和镇魂镜差不多的镜子,但是更复杂更古老一些。

    而这面镜子出现之后,她朝着虚空一照。

    顿时,诸葛绮妍的身影便完全的凝聚了出来。

    冷云裳眼瞳一缩,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诸葛绮妍道:“我动手吧,没意见吧?”

    冷云裳道:“好,既然是浅韵那边插手,那就动手吧,记得,好处共享。”

    诸葛绮妍道:“小姐办事,向来言必信行必果,从不做践诺之事!”

    冷云裳这才眼神收敛了许多。

    诸葛绮妍又看向风遥道:“有意见吗?”

    风遥立刻躬身道:“没有,也不敢有。”

    诸葛绮妍道:“没有就好。”

    说完,诸葛绮妍看向了苏离,苏离眼中血碑印记光芒闪烁着盯向了诸葛绮妍。

    诸葛绮妍一愣,随即嗤笑道:“你这是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了吗?连这种魔魂印记都能感染你了?来,我试试这印记有多厉害。”

    诸葛绮妍主动的接受了那一抹印记,然后她的身体微微愣了愣。

    (ps:第三更万字奉上~今天3万字更新完毕~写到现在终于写完这章了~白天的更新可能会比较晚,今天公司有应酬,要去陪酒了……另泪求月票、推荐票和全订阅支持~拜谢了~另感谢书友‘克尔的橡木’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