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31章 因果深渊,以理服人
    . ,最快更新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诸葛绮妍的做法,非但苏离没有想到,就算是风遥、冷云裳、苏幼茹和清霜,也都完全没有想到。

    四人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诸葛绮妍一眼,却见她也仅仅只是愣了愣,然后就恢复了正常,一时间,心中各自杂念纷呈。

    诸葛绮妍是非常冷静的,此时忽然做出这种举动,是要引蛇出洞,还是真的以自己的身体去测试这所谓的魔魂印记?

    这种情况下,风遥等人都并不会认为,诸葛绮妍有什么不对,而是有着更加叵测的居心。

    苏离也是呼吸微微一滞,随即他略微有些古怪的看向了诸葛绮妍,道:“你这也太自信了吧?现在中招了,真的好吗?”

    苏离看到她眼瞳中的血色巨碑印记和云青萱先前的印记情况有着明显的不同,就知道,诸葛绮妍已经中招了。

    是以,对于这个聪明但是也太过于聪明过分的女人,有了一些怪怪的想法。

    这是头铁还是疯了?

    抑或者是携带着无比强大的底蕴,以至于即便中招,其实也没事,但是故意装作已经中招、随时要完蛋的样子?

    “中招了吗?没有啊,我现在的情况挺好的。不过不得不说,这种魔魂印记,那一刹那对于灵魂的冲击力确实是挺强的。可,也仅限于此罢了。”

    诸葛绮妍倒是很正常的分析了一番,还认为自己根本没有中招。

    岂不知她说话之间,她眼中的红色印记都自行凝聚出来了两三次。

    这般情况,也让风遥等人的脸色颇为的古怪。

    不过风遥等人,也依然没有开口说话。

    苏离若有所思,他和诸葛绮妍对视了几眼,两人眼中的火焰立刻碰撞得更加的激烈,那场景,简直就像是干柴烈火般。

    可惜,这只是魔魂印记的方面,其余方面,却也碰撞不起来。

    诸葛绮妍中没中招,苏离是不在乎的。

    可即便是这样,若是真认为诸葛绮妍一定中招了的话,那一定是会出问题的。

    而苏离此时也自然不会这么大意。

    他面对着诸葛绮妍那无比凛冽的杀机,心中其实根本不太在乎。

    这一次,别人在布局杀他的时候,他其实也同样已经在布局了。

    他再次的看了一眼系统面板——系统面板上的天机值,不知不觉,已经从370659提升到了912236点。

    这些天机值,正是这个杀局布置出来之后,系统面板上的信息不断呈现出来而增加的。

    这些增加的天机值,源自于之前的‘以理服人’的后续收割。

    当时,一个两个都认为他不是什么魂奴神子,也没有什么惊人的传承,那些所谓的巨大的真相,也都是他胡诌的。

    即便是相信,也仅仅只是半信半疑,或者只信了大概不到一成。

    可是当时,他也有了很大一笔的天机值进账。

    而此时,当冷云裳等人全部跳出来,代表其背后的势力准备将他屠杀的时候,之前那一番胡诌的‘以理服人’的效果,如今便完全的呈现了出来。

    天机值在这个杀局开启之后,当场就到账了。

    苏离心中也自然无比的兴奋——这代表了,他的底蕴又更多了。

    虽然没有达到百万的天机值,暂时开启不了真虚体悟,但,这不是还有个‘杀雕分身’的能力可以用吗?

    想到这个特殊的‘杀雕分身’的奇怪状态,苏离心中总有着系统是不是存在着某种‘不怀好意’的‘恶趣味’。

    这一点,从最开始的系统说明如‘本体本体,一撸到底;本源本源,一气撸穿’的解释,就有些‘恶趣味’的因素了。

    如今,这雕像被他的灵魂附体之后,竟是又出现了‘杀雕分身’的状态说明。

    什么杀雕分身,当他苏离不识字吗?这不就是真·沙雕吗?

    不过,想法终究还是想法,哪怕是女装大佬……

    苏离也只想说一句——嗯,真香!

    因为,处于那种杀雕分身的状态,虽然当场丢失了三万的天机值,但是那种状态的强,已经超出了层次。

    那是一种不需要表现自身有多强,就可以完全杀爆幽冥船,打穿祖龙魔、秒杀云青萱的强。

    当然,这可能是一种膨胀之后的夸张自信,但是即便是膨胀状态下不准确的盲目自信,但是也足以说明——就算是和这些存在有差距,那也已经真的不大了。

    有这样的实力,什么诸葛绮妍什么诸葛浅韵,进来不就是一个死吗?

    以杀雕分身的状态,结合他的那一系列杀戮功法,那还不将他们连本体本源全部杀爆?

    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在先前苏离都将几乎每一个人的未来七天档案信息都有所查看,即便未来如今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查看的这个人本身的机遇、造化和自身的潜力能力,都是可以看出的。

    在这种情况下,有异心没异心这一点,也是非常好判断的。

    如此一来,苏离如今想做的就是什么呢?

    多来一些吧!

    那些诸葛浅韵、诸葛春秋、风苍穹、诸葛启明、神子苏叶、幽冥神女穆清颜等等所有人,都快进来杀我吧。

    然后,我一口气全部将你们如屠狗一般的屠光!

    这一幕,在进入云青萱的记忆禁区前,苏离就已经想好了。

    只是,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云青萱忽然能跳出来,而且跳得还这么狠!

    苏离沉思之间,又看了一下系统面板,这天机值,竟然还在涨。

    隐约之间,而且还是几十点、几百点甚至几千点的上涨。

    这种上涨的趋势,就仿佛很多很多修行者都已经参与了进来,并相信了他乃是魂奴神子……

    苏离心中立刻明白——他开始出名了,开始名动天下了。

    甚至,应该是苏星河、苏荷或者是其他人将他们现场的交流,以类似于投影或者之类的手段给表现了出来,让很多人看到了。

    只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他的‘以理服人’,就可以隔空从观看着的手中收割一部分天机值。

    苏离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外的收获,可仔细一想,这一切又非常的正常。

    之前他乃是变异的天机大师,无法被人推衍,甚至无法形成投影。

    而现在,他在系统指引下,已经开始半化凡,所有天机大师就都可以推衍他的一切信息,那么那先前发生的一切的‘投影’,也已经完全可以凝聚出来了。

    这样一来,苏离想明白后,都恨不得天天跑去录视频搞演讲恰天机值了。

    毕竟,他这样撸天机值的对象,都是真正的本体大佬甚至是本源大佬——本体本体,一撸到底;本源本源,一气撸穿,这难道不香吗?

    “啧啧啧,看样子是真废了,竟然还能看着我发呆?我都要杀你了啊,苏离,苏大师,看来你是真废了。”

    诸葛绮妍见苏离盯着她发愣,似乎还思想跑偏了,那种感觉,也是相当奇怪的。

    她很难将眼前的苏离和自斩三魂七魄的那个拥有着道韵加身、一看就是绝世神子般的苏离联系到一起。

    是以,诸葛绮妍的心情也很是古怪,忍不住出言讥诮道。

    这是讥诮,但多少也有那么一丝惋惜,以及,一丝提醒——无论如何你好歹也是个魂奴神子,正式一点,让我一招杀爆了,留点儿面子!

    苏离回过神来,同时从诸葛绮妍的清澈眼眸里,看出了她一部分的想法,心情也颇为古怪。

    但他也不再刻意去留意天机值的增加,而是若有所思,准备继续撸天机值。

    反正这一杀局,他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的,那么在敌人死之前,将他们的价值彻底榨干,难道这不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吗?

    是以,苏离长叹了一声,装作一片苦逼、唏嘘、惆怅甚至悲绝的样子。

    当然,以他玉清分身的表现而言,这就不需要装,要什么情绪,那是当场就来,而且演技能将他在普通人的时候面对云青萱、魅儿的夹击的时候的那种万念俱灰的演技完全吊打、秒杀。

    所以,苏离这般状态呈现之后,诸葛绮妍也不由呵呵冷笑——现在这么沮丧悲绝?

    之前自斩三魂七魄的那股魄力,去哪里了?

    也对,现在也没有三魂七魄了,连七魄都没有,谈什么鬼魄力岂不是很可笑?

    “绮妍仙子,其实到了我这一步,如今再被你们围杀,已经是必死无疑了。我也知道我一定是必死无疑的,但是我曾经也有一个心愿,能让我说一说吗?”

    苏离眼神真诚的道。

    那种真诚的、蕴含着痴情的眼神,以一种含情脉脉的状态看向诸葛绮妍。

    诸葛绮妍随意的看了苏离一眼,刚想说一句——白痴吧,想多了吧?我这会儿还会让你说出一大堆的真相因果,然后把我拉入巨大的真相的黑暗因果深渊吗?

    可是诸葛绮妍在看到苏离那种脉脉含情、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里怕化了般的眼神,她的内心便不由一凛,芳心微微一颤。

    一时间,她也是有点儿错愕——这魂奴神子这眼神,什么意思?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不过他现在还配吗?

    已经不配了啊!

    但是,嗯,不得不说,这魂奴神子当时自斩的那种场景,确实仿佛是至道的化身,上天的真正宠儿,那是光芒万丈的绝世神子般的奇男子。

    现在虽然已经不行了,当不了我男人……当不了绝世奇男子了,但是他——俊俏啊!

    诸葛绮妍只是刹那之间,又被苏离这玉清分身的那种对于情感的掌控力所冲击到,就像是苏离当初被魅儿的魅惑力一下子勾得无比膨胀一样。

    诸葛绮妍此时也是身体一麻,竟是有刹那的触电的感觉,身体都生出一刹那的燥热感和想要与对方合道阴阳的冲动。

    可她非常理智,刹那之间就回过神来,同时眼神凌厉的盯着苏离扫了一眼,道:“你竟是将魅儿的那种攻心手段学了个入门,苏离苏大师,你还真是个天才啊!我诸葛绮妍,竟是差点儿被你一道勾魂的眼神儿给勾住了!都差点湿了!厉害,厉害,实在是厉害!”

    诸葛绮妍非常大方的承认自己刹那之间芳心动了,甚至生出了本能的生理想法。

    但,听到这话的风遥和苏幼茹等人,先是面色极其古怪——我去,这苏大师,开始无所不用其极了啊,先前狠话放的那是一强势,什么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

    合着,原来苏大师您是想通过攻心或者是施展类似于‘天机逆魂术’控制诸葛绮妍?然后弄死我们?

    这想法是好的,但是苏大师麻烦您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德行好吗?你已经没有了三魂七魄没有能力施展‘天机逆魂术’控制别人了好吗?

    不过,这般念头生出之后,风遥等人随即心中也有些骇然。

    因为,即便如此,诸葛绮妍都差点儿中招了!

    诸葛绮妍是什么人,那是完全不比诸葛浅韵差多少的存在啊,是和苏荷同一个量级的存在啊!

    风遥原本还略微有些漫不经心,甚至暗中认为,此次苏离一定会死,他也一定可以报仇雪恨。

    可此时,他心中的念头,近乎于本能的松动了——这苏离,必定还有诸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此人,恐怖之极,绝不能大意!

    风遥沉思之间,立刻眼瞳一缩,沉声道:“绮妍仙子,我建议,不要和他有任何交流,当场解决他!不然,只怕夜长梦多!”

    风遥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时候,苏幼茹、清霜和冷云裳三人,也几乎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诸葛绮妍若有所思的看了风遥一眼,道:“你不错,意识还是非常敏锐的。不过这一次,进到了这种区域,他已经跑不掉了。”

    风遥隐约觉得,诸葛绮妍这种说法,应该是忽略了什么,但具体忽略了什么,他却也无法想起来。

    和风遥的情况一样,苏幼茹、清霜和冷云裳同样如此。

    苏离目光一扫,立刻知道,进入这片记忆禁区之后,他们就被屏蔽了云青萱乃是公乘芸萱这份记忆。

    所以,他们在天路的尽头,知道了云青萱的身份,同时也知道自身的使命和立场,可是进入到了天路之后,立刻忘记了云青萱的真实身份以及这记忆禁区,乃是云青萱布置的绝世杀局这个核心的事实。

    若非如此,诸葛绮妍又岂会当场跳出来。

    如此看来,高下立判啊。

    云青萱这次,怕是要大获全胜。

    但,那些顶层的天骄真的这么简单吗?

    真的没有想过这一局有可能是杀局吗?

    恐怕也是一定会想的——如果这一局是某个强者以云青萱为囚笼立下的杀局,那又该如何去破解?

    恐怕他们同样也会想一些破解的办法。

    苏离沉思之间,依然俊眸含情脉脉的看着诸葛绮妍,柔声道:“其实我不会说什么真相,对于我而言,该说的能说的都说了。”

    诸葛绮妍忽然道:“苏大师别说了,好好准备一下,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苏离道:“绮妍仙子,你确实是我苏离的梦中情人,心目中的绝世神女,我当时知道你的存在的时候,恨不得天天想要与你合道——”

    诸葛绮妍当场打断了苏离的话:“苏大师,别痴心妄想了,你若是魂奴神子的身份,没有自斩三魂七魄,其实我是很愿意与你合道的,这样能诞生一个完美的血脉传承者,可惜现在不行了!再者,你不用动用这些没用的心思,毫无意义可言,我不是苏荷那些人,不会随便掉入你的所谓的真相的漩涡之中。”

    诸葛绮妍说着,手中立刻出现了一只巴掌大小的古老的小鼎。

    苏离一看到这种小的古鼎,立刻心中一沉。

    像是钟、塔、鼎、葫芦之类的宝物,苏离心中是非常非常忌惮的。

    这种东西,一旦出手,那绝对是绝杀级的手段,实在是恐怖之极。

    而诸葛绮妍手中的古鼎,通体呈现一种暗绿色,其中蕴含着的是一种夺魂、灭魂般的凶戾气息,光是感应一番,就令人心惊肉跳。

    而此时,她已经将古鼎拿了出来。

    苏离立刻道:“绮妍仙子,我好歹也同样是一位绝世神子,哪怕如今落魄了,能让我死得更加有尊严一点点吗?我想死在诸葛浅韵的手中——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对吧?我很想瞻仰一下她的绝世风采,看一看她的倾城容颜。”

    苏离语气很是认真。

    诸葛绮妍心中立刻不爽了——刚还那么痴情的看着我,现在又想看小姐了?

    果然这群天机大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心中暗自吐槽的时候,却也没想过,她也是诸葛一脉,同样也是天机大师!

    “抱歉,小姐此次是不会来的!至于你想死在小姐手中?不好意思,现在的你,不配!”

    诸葛绮妍当场拒绝,不留情面。

    苏离闻言,恍然道:“看样子她知道了,她若是一来,必定会死在此地!”

    诸葛绮妍嗤笑道:“你怕不是疯了吧?就这等地方,还想留下小姐?你们全死光都不够资格!哦,我明白了,又想牵扯因果,然后乱说一通吗?”

    苏离道:“到目前为止,我所说的一切都应验了吗?有乱说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言也真,到这个地步了,我只是不忍心将所有的秘密带下黄泉罢了,不然,只有我一个人知晓这世间的真正真相,岂不是很无趣?”

    诸葛绮妍道:“我知晓你一定是想要让我们牵扯因果,行,我让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诸葛绮妍显出迷之自信来。

    当然,这自信生出的刹那,她心中也响起了小姐的交代——将他榨干,他知晓的秘密,一定有很多!所以,一方面要注意攻心,他若想说,先一定要阻止他说,然后让他有一种立刻就要死却还要带着大量的秘密去死的感觉。

    然后他一定会将我们拉下水,说出一段因果,但是这也一定是真的!

    所以,我们要去做的就是——去承担这份因果!你且放心,你身上有‘虚魂鼎’,可以当场投影现场的场面,我与神子苏叶都会暗中关注,无需忧虑!好好表现,膨胀、过分自信,但是又要自然一些……

    这就是小姐的交代。

    所以,诸葛绮妍为什么忽然又不信邪的让苏离说了,因为她要榨干苏离的所有价值。

    而苏离目前已经是个铁打的废物,都没有人比他更废了,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

    当然就是那些惊人的秘密了!

    带着这般心态,诸葛绮妍一脸睥睨的姿态,俏脸上表现出了三分戏谑,三分不屑以及三分看笑话的神态。

    这演技早就已经炸裂到了天际——甚至这就是本色演出而不是演技,这都是真的,而且诸葛绮妍也相信她自己这种心态是真的。

    苏离叹道:“其实你们有想过没有,镇魂碑到底是什么?镇魂碑就是一位强者的尸骨所化啊!而有了镇魂碑之后,一定就会有镇魂墓出现。

    镇魂墓之中,才是真正关于永生不朽的秘密。”

    “镇魂碑,镇魂墓,以及,强横无敌的镇魂兽!”

    “镇魂碑在哪里呢?”

    “镇魂墓,一定就在我们的世界之外的大域毁灭纷乱虚空乱流区域,而且镇魂墓也一定不是一个,而应该是四个或者五个。

    如果是四个,就是东南西北。

    如果是五个,就是东南西北中。

    而中间的这一个镇魂墓,就一定会在我们所在的区域——嗯,我想一想,会在哪里?

    一定会在万漓圣地。

    当初我看过万漓圣地的天地地脉走势,那是很奇怪的一种地脉走势,我觉得其中应该有些隐秘可以挖掘。

    但是具体怎么去挖掘,当时我的能力不够,也无法寻龙点穴,锁定天地灵脉,打开灵脉虚空,发现其中的‘镇魂墓’。

    但现在,我应该差不多可以做到了。

    我之前学习到了一种新的推衍之法——真虚天禁!

    我不是不能推衍未来了吗?

    我推衍过去啊!

    我过去在万漓圣地呆了很多天,我推衍过去的我,这不就能发现镇魂墓的秘密了吗?”

    “另外,镇魂墓其实一定是出现过的,只不过你们可能没有察觉,但是也有可能察觉到了,不知道是什么!”

    “镇魂墓,应该就是出现过好几次的‘星空巨坟’。”

    “我记得镇魂碑出世的时候,天空有血色出现,然后有毁灭的能量如要毁灭世界,那时候,就会有星空巨兽出现,鲸吞诸多危险。或者是有巨手出现,一掌横空,湮灭一切!”

    “而普通修行者,和真正的不朽级强者的区别是什么?”

    “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在于,体型!”

    “是的,你们没听错,一定是体型——踏入不朽级的存在,女子一般都会成为无比标准的十七米身高,而男子大概是十九米左右,并保持着一种无比完美的身材比例。”

    “每一个都是如此,没有例外!”

    苏离说着,看向诸葛绮妍,微微一笑,双眼之中,是明媚的忧伤:“怎么样,这个真相,值得吗?”

    诸葛绮妍道:“这个真相,确实不是深渊,而是一笔馈赠,但是——抱歉,我是根本连一个符文符号都不信的。”

    诸葛绮妍说完,苏离看了一下系统面板,嗯,以理服人,撸出了六万天机值。

    呵,女人!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天机值,也在此时,再次正式过了百万。

    然后,苏离又发现,天机值莫名又增加了十二万,然后苏离看到,系统面板上的信息显示,他从诸葛启明、苏叶、风苍穹和诸葛浅韵身上各撸出了三万天机值。

    三万不多,但既然天机值破万,足以说明,他们当场就信了两成半!

    极限差不多是十二万,相信了一半就是六万。

    苏离心中成就感爆棚,然后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靠,我好像活成了忽悠大师、天极神骗,咳,不是,天机神算啊!

    这不就是靠说学逗唱到处忽悠涨天机值变强的路吗?

    不得不说,这条路,还真是太香了。

    既不需要冒着巨大的暴露风险并尽心思推衍未来、消耗本钱施展天机混沌挣天机值,也不需要查看人生档案建立什么奇奇怪怪的因果——一不相信查看到了一个大佬当场就被别人暗中发现了,反算计一局杀局,然后被引入惨烈的杀局之中……

    苏离沉思之间,又看了看诸葛绮妍,柔声道:“你不信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信的。毕竟,幽冥海下的永恒迷失域里,有太多太多的不朽者的尸骨;毕竟,忘川河的尽头,有着无数无法归来的迷失的不朽灵魂。”

    诸葛绮妍嗤笑一声,道:“还什么永恒迷失域,说得头头是道,简直是一派胡言。”

    苏离却不以为意,道:“天机逆魂术施展之后,被逆魂者的灵魂,实际上是暂时的被打入了‘永恒的迷失域’的,这一点,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苏离这话一出来,现场所有人脸色都狂变——靠靠靠,千防万防,此次死光光!

    因为这个真相,太可怕了!

    这个真相可怕吗?其实可怕,但是也不可怕。

    迷失域是系统功能里镇压风遥的地方,但是必定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的。

    牵扯到系统的功能,这些人要么自斩记忆,老老实实收敛着当儿子当孙子,别跳!

    要么,等死!

    但是,对于这些人而言,这个秘密就太惊人了,牵扯到的因果,他们承受不住的!

    于是,苏离当场收割了一波以理服人的天机值。

    而从天机值到账的数量,苏离不难发现,这些人还是对他很是心服口服的。

    苏离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舌灿生莲的厉害,第一次明白,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胜过敌方百万雄师。

    就这口活儿,就问,还有谁?!

    风遥等人的脸色像是死了爹妈一样难看,然后一行人看向诸葛绮妍的眼神,都变得非常非常的不友善了——这女人一定是他娘的故意的!

    你想知道秘密,承担巨大的因果,你让我们跟着一起听?

    哦,有恐怖因果,大家一起承担是吧?

    让所有人来承担这苦果,然后你一个人获得你想知道的真相,对吧?

    虽然我们也知道了,但是我们压根不稀罕知道啊,可你不同,你本身就想知道啊!

    这一下,现场立刻一片死寂。

    苏离又道:“风遥,有没有印象,永恒迷失域的滋味很爽吧?”

    风遥闻言,呼吸一滞,脸上的肌肉狠狠抽了抽,然后他又深吸一口气,努力的保持平静,道:“还……还不错吧!”

    诸葛绮妍眼瞳一缩,道:“真有什么永恒迷失域?风遥,你确定?”

    风遥道:“我不能确定,但是我被他的那什么天机逆魂术施展之后,瞬间被镇压到了一片万古黑暗区域,彻底丧失自我。而等我醒来,我竟然被人差点秒杀了——当时,我是完全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我竟是连本源都差点让人打出来了!

    若不是我师尊的守护……

    所以,通过我自身的感知,我知道,这是真的。你们可以不信,但是没尝试过他的天机逆魂术,你们根本不知道,那种灵魂被支配的恐惧……”

    风遥不承认还好,一承认,之前的什么星空巨坟,什么幽冥海不朽骨的说法……

    全部被认定成事实了。

    因为天机值又开始有小部分到账了。

    “还有什么秘密吗?”

    诸葛绮妍有些感叹,同时美眸多了几分异色的看向苏离,似乎有些被苏离的话语震撼、折服的样子。

    这般表现是正常的情绪流露,但苏离知道,这女人在演。

    不过苏离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苏离点了点头,道:“有啊,烈日中为何有人砍头?天空之中为何只有一轮烈日而不是两轮烈日?为何有天空和大地的区别?为什么……这一切,就得从最早最早的时代开始说起了。”

    然后,苏离大体的讲述了一个洪荒世界的故事。

    什么盘古开天,什么女娲补天,留下的五彩神石被瓜分成了无数份,其中的不朽秘密流传了出来,那些五彩神石统统随着强者意外身外,而形成了镇魂碑。

    什么夸父逐日,什么精卫填海,什么后羿射日,什么嫦娥奔月,苏离也不嫌弃麻烦!

    这是一个忽悠——一个撸天机值的过程。

    而且这般说法之后,他就营造了一个庞大的远古体系,并凌驾于这个世界的文明体系之上。

    这个世界的时间体系,苏离如今也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是从魅儿那里得知的。

    而这个世界的历史,可以划分为五个时代,当前的是云荒时代,纪年方式就是云荒历。

    云荒时代之前,是殒寂时代,这是时代的悲歌,很多绝世天骄在这个时代殒落了。

    殒寂时代之前是太初时代,这就是很多绝世天骄推衍出了殒寂时代要到来之后自我封镇或者是自我斩道活出下一世的手段,如云青萱和其母亲、华紫嫣目前都是这样活出的下一世。

    太初时代是一个天骄横行、各种修行流派芬芳争艳的时代,如诸子百家的百家争鸣一般。

    而太初时代之前,则是太渊时代。

    太渊时代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时代,留下的信息非常稀少,甚至太初时代的天骄,对于他们的上一个时代,都是完全不知的。

    太渊时代之前,是归墟时代,那是一个更古老更神秘的时代。

    而苏离此时做的事情呢,直接告诉这些人,我这个讲述出来的真相的时代,就是在归墟时代之前的‘洪荒时代’!

    苏离当场拿出了‘洪荒’的概念。

    并讲述了一点点‘洪荒劫’、‘无量量劫’之类的玩意,唬得众人当场懵逼、震撼之极。

    然后,一场针对他的杀戮,变成了他的个人大型忽悠现场——个人脱口秀,秀了现场所有人以及这些人背后的那些人一脸。

    这一次就是真的骑脸输出。

    因为苏离加了几句补充——我冥想盘古杀苏荷的手段,就是盘古开天的场景衍化,虽然只有不到亿万万亿分之一的神韵,但是魂战什么的,都是秒杀!

    而我冥想的后羿射日,之所以能把诸葛浅韵射跪,那也同样如此。

    有理有据,条理清晰,思维明确,而且还能举例论证!

    如此一来,就问你们信不信?!

    不说全信,一旦信了一成,一万两万三万天机值当场到账!

    然后,苏离这般说完,现场是真的一片死寂了。

    因为,苏离说得实在是太震撼了。

    因为——我们他娘的殒寂时代都搞不懂,云荒时代接下来会是怎么发展都一筹莫展,太初时代更是各种自我封镇避世,更古老的时代根本都没触碰到什么因果,结果,你就将归墟时代的洪荒时代都扯出来了?

    还说得有模有样的?!

    现场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比的复杂。

    但更复杂的是,看这人如此侃侃而谈,这他娘的,他的师尊自称‘人皇伏羲’,该不会是真的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是真的吧?

    风遥和苏幼茹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

    好一会儿之后,诸葛绮妍才道:“你说那女娲补天?动用了五彩神石?”

    苏离道:“对啊,五彩神石,里面没有黑白色,但是被分裂了之后,就多了黑色和白色,就变成了七彩色啊。然后这些东西化作了镇魂碑、七彩水晶棺之类的东西。”

    诸葛绮妍道:“你不是说镇魂碑是不朽者的尸骨吗?怎么又是五彩神石了?”

    苏离道:“对啊,并不矛盾,不是参悟出五彩神石的秘密,然后利用天道融化五彩神石,融入尸骨之中了吗?这不就是不朽骨了吗?”

    诸葛绮妍道:“你瞎掰的本事当真是一流,明明是漏洞,现在真是张口就来。”

    苏离道:“我冥想盘古开天是不是劈死了苏荷?我冥想后羿射日是不是射跪了诸葛浅韵?我是不会魂战的,这一点你们知道吧?但为什么那么厉害?是因为我很猛吗?是因为我天人之魂很厉害吗?其实都不是,因为我冥想的存在本身,太厉害了!因为,我背后的师尊,太厉害了!

    所以,你们识相的,赶紧放了我,把我当祖宗供起来,好吃好喝,再奉上你小姐那样的绝世奇女子,供我玩乐,这样,你们就不会有浩劫加身了。”

    诸葛绮妍嗤笑一声,表现出一副不将苏离话语放在眼里的样子。

    然后苏离当场又收到了大笔天机值进账。

    然后他又忽悠什么不朽还不是什么最强,还要斩三尸成真正的圣……

    可惜,这个倒是足够震撼,但是这些人,已经撸不出天机值了。

    这群人眼中的血碑印记都被他撸天机值连带着撸熄灭了!

    是的,苏离无意之中,将他们眼里的血碑印记都撸熄灭了!

    苏离此时也诧异的发现,他眼中的血碑印记、他天机圣印里的身外化身眼中的血碑印记,都因为这些真相,而熄灭了。

    被这些真相的因果给当场干掉了?

    苏离心中也是一阵无力吐槽。

    太牛逼了吧?

    这以后看样子我苏离乃是真正的天机神算啊!

    就这口活水平,已经不缺天机值了啊!

    苏离先是有些感慨,但随即他意识到——看样子以后要多回忆一下曾经的仙侠、电视剧,多编造一些稀奇古怪的、震撼人心的故事来,不然就那么几个开天辟地的故事,收割完就没得收割了啊。

    苏离想着,扫了一眼天机值——1553718。

    好家伙,155万天机值了。

    嗯,太香了!

    “苏大师,还有什么补充的吗?你真不错,知道的真相也确实足够多,但是,你的价值,差不多也彻底没了。”

    诸葛绮妍说着,眼眸一凝,眼中的一道血色轻烟当场溃散了。

    她以此来显示,她根本就不曾被血色巨碑印记影响过。

    但苏离只是在心中笑了笑——我若不是连带着血色印记和你本体身上的天机值全撸空了,你待会儿遇到我的沙雕分身,当场就要被杀爆!可惜了,可惜少了一个如此给力的血色巨碑印记啊。

    这可是一次杀雕分身的使用机会啊!

    不,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啊!

    (ps:今天第一更万字奉上~继续泪求推荐票、订阅和月票,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白孟超’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浅痕1’7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