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36章 天机收割成追忆,三生命魂化凡生
    . ,最快更新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苏离发现,面对这一个层次的人他完全是懵逼的,完全找不到应对之法——特别是他眼下生命层次还因为强烈的反噬而降低了足足两个层次之后,这种难以应付的感觉,实在太强烈了。

    十二个分身暂时废掉了,按照其功法的说明,还得一个时辰才可以恢复。

    即便恢复了,苏离也认为,再多他这样的十二个一起分析,也依然摸不清别人的半点儿端倪。

    另外,如今虽然又有了近五十万的天机值,但是离着系统天机商城刷新,还有两天半的时间。

    系统的第一个功能‘人生档案’,苏离也不想去用了,因为在真虚天禁之中,他对这些人用过。

    眼下用不仅会被这些人察觉他推衍了他们,还会损耗很多的天机值,这确实是得不偿失。

    如此一来,系统功能,也就剩下第七个‘天机混沌’能用了。

    但天机混沌用什么?有什么好用的?

    眼下这种情况,天机混沌他甚至都无法用出来——因为眼前这群人是绝不可能放开灵魂防守来让他打入什么推衍幻境的。

    想一想都不可能。

    而强行打入,别人的灵魂防守存在的情况下,眼下他生命层次降低,三魂七魄受损严重,也不太可能会成功。

    因为这种‘天机混沌’的施展,其实还有着一个灵魂能力的基础判定——要比别人的灵魂强大才行,不然别人几乎不会体验到什么‘推衍幻境’而是一团乱七八糟的混沌场景、混乱幻境碎片,甚至干脆就是他自己受到一定的反噬。

    平素,苏离三魂七魄完好,几乎无需担心天机混沌功能会失效,因为他的三魂七魄是完整而大圆满级的三魂七魄——或许真有些不太完美的地方,先前也已经通过几次生命层次蜕变以及一些系统蜕变,变得差不多完善了。

    而那一些不完美的地方,苏离觉得,那应该确实是当初某个时间段丢了‘天人之魂’所导致。

    可即便如此,他却也要比绝大部分的修行者灵魂强大。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如今,苏离发现,天机值一大堆,他却已经没地方花了——或许,除了替死之外,这天机值在这两天里,已经不香了。

    “我这是玩得太猛了啊!把大佬们都玩出来了!如今自己还没实力应对,这要是在现实,早就被吊打毒打了,还好是档案世界!由此可见,做人一定要稳健才行,还是不能浪!”

    苏离心中思量的同时,却目光有些不善的看向了冷云裳:“冷云裳,你这一手,倒真是玩得不错啊!”

    冷云裳淡淡的瞥了苏离一眼,轻哼一声,道:“对于你这种负心之人,我恨不得那冥希坤当场将你杀死,这样,这个世界就少了一个超级大祸害了!”

    冷云裳的话,让苏离的呼吸都不由一滞——这他妈的说的是人话?不当人?

    这说得就像是我将你那啥一万遍了似的!

    关键,我对你根本没有半分好感更没有半点儿性趣好吧?

    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我要是真想要的话,不论是我的宝贝魅儿还是宝贝雨兮,哪个不比你强啊!

    苏离同样瞥了冷云裳一眼,道:“你以为你说这种话,我就会不与你计较?!”

    冷云裳不以为意道:“计较什么?现在的你除了那一手绝杀的《大阴阳混洞真经》,你还会什么?可惜,那冥希坤实在是个废物,遭遇到这般杀阵,还不知道停手!”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冷云裳一眼,二话不说将这诸多信息记录在系统面板上。

    虽然,这些在档案世界里记录的信息在离开档案世界之后也会随之消失,但苏离记忆和获取的更多的信息却不会。

    而且,只要苏离记住了这些信息,从档案世界里离开之后,他也会依然记得的。

    这种并不会剥离记忆或者是抹除记忆什么的。

    苏离语气平静道:“《大阴阳混洞真经》是什么功法?”

    冷云裳道:“那是你最擅长的功法,双修功法,你特意创造出来和魅儿沐雨兮双修的,这功法,被幽冥穆族那边称之为《大阴阳和合魔功》,可以孕育魔魂魔气,提升速度极快,蜕变生命本源也是一流,但是隐藏的危机也不小。”

    苏离道:“所以,你知道我记忆禁区的防御非常厉害,而先前诸葛启明又那么做了,你就故意引出冥潜的仇恨,让那冥希坤来杀我?”

    冷云裳道:“是啊,确实是这样。但那又怎么样?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喊我小宝贝儿小甜心,如今就干脆连个名字都不喊或者直接喊个冷冰冰的‘冷云裳’?”

    苏离:“……”

    苏离道:“你一定是历经过什么三生三世的壁画世界,和自己想象之中的我苏离进去风流快活了。但现在好好清醒一下,这里是现实。”

    冷云裳摇头道:“这里是不是现实,你还不清楚吗?这里是壁画世界,外面才是现实,所以在这里斩道,很快就可以出去了!而且,之前你其实已经知道这一点,还特意说了出来,甚至想要斩道化道,只是可惜,你没有那种勇气!”

    苏离道:“我很愚蠢吗?”

    冷云裳道:“确实,因为每一个稍微有些姿色的女修行者都可以骗到你,所以我如果可以骗得你自杀,我非但可以获得无尽的机缘与造化,还能谋夺你的命数与气运。”

    苏离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连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修行者都不如了?”

    冷云裳道:“我自是比她们都强,只是,我是你所喜欢的那些类型的例外,所以,你在得到我之后,就一点儿都不珍惜。”

    苏离闻言,也是无语之极。

    这些站在布局层次的人,都是什么奇葩思想?说的话奇奇怪怪、神神叨叨的,简直像是不正常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听起来很是难受。

    苏离沉默片刻后,询问道:“壁画世界的话,你为什么不自我化道,脱离出去呢,还在一张壁画的世界里争抢所谓的镇魂碑,你是在搞笑吗?”

    冷云裳叹道:“那没办法,镇魂碑是出去的钥匙啊。死回去那是耻辱,而打开封锁之门出去,才是真正的本事。”

    苏离若有所思,随即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天机值——天机值竟是忽然少了一万!

    “嗯?”

    苏离心中一凛,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这冷云裳在撸他的天机值!

    或者说,天机值代表的,可能是真正的造化天机!

    而他刚刚,确实考虑过,如果这一方世界真的是壁画世界——结果立刻内心便一颤,冥冥之中立刻有所感应,并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天机值!

    这一下,苏离也有些心态爆炸了。

    从来都是我撸别人的天机值,你们来撸我的天机值?

    苏离也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只是微微错愕了刹那之后就恢复了正常,然后,他看向了冷云裳,淡淡道:“其实,这次只要我和青蝶进入镇魂碑中,将人头锁在镇魂碑上,然后穿过镇魂古墓来到此地,就够了,你们完全可以都回去。

    这多大点儿事啊,又何必太过于放在心上?”

    苏离淡淡开口,并将一个他从真虚天禁里看到的、过去的事实讲述了出来。

    他直接将那个神秘的鬼脸面具男子当成他自己,而将杀雕分身当成了公乘青蝶。

    这般信息说出来,苏离也想看看,这群人到底是不是可以听懂。

    只不过,这般话说出来之后,无论是冷云裳还是那杀雕女子,竟像是完全都听不懂一般。

    其中,冷云裳还微微有些错愕,道:“你在说什么?还是说,你终于肯回心转意了?”

    苏离道:“我是说,其实我们真正的本体都被所在镇魂碑中,而我们的灵魂本源穿过了镇魂墓来到了这里。这里有我和青蝶就够了,你们无需来这里了。听不懂吗?还是说你们连这基本的记忆都没有能复苏?这样的话,你们的能力就有些差了啊。”

    苏离说着,抬手汇聚《玄术通灵》的功法手段,以玄气凝聚出了一个鬼脸血碑印记的面具,当场往自己的脸上一套,道:“记起来了吗?”

    苏离的话配合着他凝聚鬼脸血碑印记面具的手段,当场让诸葛嘉怡一行八人全部脸色大变。

    其中,苏星河更是眼中毫不掩饰那骇然之色,接着他神色很是惊疑不定的看向了苏叶,神情开始变得十分古怪了起来。

    苏叶的模样,和苏离并不是太相似,反而和苏星河是非常非常相似的,但是各方面的气质远远超过了苏星河。

    他的存在,有些像是太清分身那样,浑身发光,非常的有逼格,但是也无法和太清分身相比,大概能有太清分身的百分之一的气质。

    这其实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毕竟太清分身本身,代表的几乎已经算是天道了。

    此时,苏离结合这般动作以这样一番话询问出,现场那八人已经彻底陷入了被动之中。

    冷云裳早已经闭嘴,脸色微微苍白的退后了许多,不再说话。

    诸葛嘉云和诸葛嘉怡脸色有些难看的扫了苏离好几眼,眼神既忌惮又有些无可奈何。

    而诸葛浅韵的眼神,更显复杂了几分。

    反而是幽月,幽影闪烁着的美眸之中,带着几分思索之色。

    苏叶这时候已经走了出来,他沉声道:“你在哪个地方见过这种面具?”

    他一身雪白色的长袍,长袍上的符文都蕴含着氤氲的道韵气息,非常的神秘和强大。

    苏离道:“你猜,你这么厉害,自然是可以猜到的。”

    苏叶淡淡道:“应该是通过真虚天禁的能力观看到的吧,奉劝你一句,这真虚天禁的能力神鬼难测、诡异离奇,虽然很好用,但是用着用着一身命格、天赋能力等等都会渐渐丢失。

    这种功法本身的来历虽然是来自于镇魂碑,但实际上功法就是一座囚笼,你信了的话,你已经完蛋了。

    再这么使用真虚天禁的能力,估计也就一年半载,你就彻底的被这功法吸死了。”

    苏叶的话,乍听非常有道理,而且也完全不像是假话。

    但是苏离却一点儿都不信——为什么?

    因为苏离发现了,这些人说话的方式都非常奇怪,而且他们每一句话都一定有目的,那就是撸天机值!

    苏离隐约能判断,对于他来说的天机值,对于苏叶冷云裳等人而言,恐怕就不是天机值而是其余的东西了。

    有可能是类似造化天机、天机本源力抑或者是天机道韵之类的东西。

    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他在什么手段之中泄露了什么,以至于让这些人察觉到一个真相——他苏离身上能收割出天机道韵、造化本源,所以,就以无数的真相因果与他产生因果关联,将他拉入真相深渊,以此获取好处。

    这般念头生出之后,苏离几乎立刻便确认了。

    是以,苏离闻言同样也十分淡然的道:“真虚天禁这种功法的用处,谈起来没什么意思,无论好坏你说了不算,只有我自己用了体会后才算。”

    苏叶道:“也对,不过这鬼脸面具,你凝练一张假的灵气面具也没什么意思。我这里有一张真正的鬼脸面具,送你好了。”

    苏叶说着,拿出来两张完全一模一样的鬼脸面具,然后一张他戴在了脸上,一张,直接屈指弹给了苏离。

    苏离并没有接,而是任由那面具飞到了他的身前漂浮着。

    苏离抬手轻轻一拍,将面具直接拍飞了出去,也不管这面具具体会如何,反而抬手将灵气凝聚的面具消散掉。

    他看向了苏叶,道:“天人之魂蜕变得还好吗?”

    苏叶微微一笑,道:“很不错,非常不错,很舒服!怎么,小弟你还打算帮为兄继续蜕变一番不成?”

    苏离道:“舒服就好,放心,很快你——或者说是你们,就都达到了收割的条件可以进行收割了。”

    苏叶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戏谑之色:“小弟你还是天真啊,你以为你说出什么魂奴神子的计划,我们就会当真了?那些话确实有可行性,但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可行性罢了。”

    苏离嗤笑道:“有可行性还不够?人愚昧无知不可怕,可怕是愚昧无知了之后还偏偏觉得自己世事洞明,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无论是镇魂碑还是镇魂墓,抑或者是星空巨坟、星空巨兽,我对这些远远比你们了解得多。

    你们呢?不要不知道装知道,不要不懂装懂,这样让真正明白一切真相的我感觉真的很尴尬,感觉和你们真的是没什么好聊的了。”

    苏离这一番话再次说出来之后,他已经留意到这些人的神色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了。

    特别是神子苏叶,非但没有从苏离身上收割到哪怕是一丝丝的造化天机道韵气息,反而被对方一席话彻底给说得心中有些心悸。

    苏叶有些复杂的看了苏离一眼,道:“你在开始本源复苏了?”

    苏离叹了一声,道:“原本差不多了,总是可以看到一些或者过去或者未来的部分记忆片段场景,而且自身的生命层次也在不断的提升蜕变。甚至我还有感觉,只要这样下去,我很快就可以完全的蜕变,形成一种生命层次上的极致升华、完成最终的生命跃迁。

    我想,那时候应该就是复苏成功了吧。

    可惜,这一次我反复动用了真虚天禁,因而触碰到了一些禁忌,引出了强烈的反噬,导致生命层次降低,三魂七魄近乎于当场毁灭。

    即便如此,我那些已经复苏的记忆,还是不受太大的影响的。

    正是如此,我才奉劝你们一句,这样的一片罪域之地,这样的一片迷失域,你们又何必进来趟浑水呢?完全没任何必要啊!好处没多大,但是一旦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啊。”

    苏离语重心长的道。

    苏叶闻言,同样颇为唏嘘,有些感慨的道:“看样子,小弟你还真是已经开始提前复苏了,这样一来,我们扮演的这些反复横跳的大反派,就没太大的意义了。这样吧,我们先将小弟你送回去,小弟你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你便直接打开记忆禁区,我们将你自我封镇在记忆深处的本源灵魂守护起来,送离这片罪域之地就好。

    若是不小心连本源之魂都被污染了,那你就真成了罪域之奴了。

    毕竟你也知道,罪域之奴,将永生为奴。到时候,就再也没有踏入造化境的机会,就再也没有问鼎不朽永生的机会了。”

    苏离道:“大哥你不用推辞,还是你放开记忆禁区的守护,让我对你施展一场魂战,将你的灵魂打穿,送你往生极乐去见西天佛祖吧。”

    苏叶微微诧异,道:“往生极乐,西天佛祖?”

    苏离点了点头,道:“这一切,却也要从一块天生的九窍石胎开始说起了。”

    苏离说着,又道:“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话说在洪荒时代的东胜神州傲来国海边有一花果山,山顶一石,秉受日月精华,衍化九窍石胎之后终于蜕变为一个石猴……”

    苏离舌灿生莲,噼里啪啦的将《西游记》的故事讲述了一部分。

    而这一部分中的各方面细节、天道规则等等,都非常的真实和纯粹,也非常的震撼人心。

    特别是,苏离虽损失了十二分身,虽然他生命层次降低了,面对苏叶等一群人完全是没有任何的应对之法,但先前好歹也化凡大成、明悟了三大分身各自的特征,也能随时表现出十之一二的水准。

    这般情况下,他凝聚太清的逼格、玉清的冷酷以及上清的完美状态侃侃而谈,那般,当场就将苏叶等八人给忽悠住了。

    且不说这东西真真假假,光是这种故事说出来,也十分动听啊!

    所以,开始这些人显然是一丝一毫都不信的,但是随着苏离提及到了二郎神那眉心生竖眼的事情之后,诸葛浅韵当场就娇躯一颤,脸色大变。

    然后,苏离看到系统面板上的天机值哗啦啦的猛涨。

    然后苏离说到孙悟空十万八千里的精斗云飞不出如来的五指山的时候,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最终,当如来一掌将孙悟空镇压在五指山下……

    而天空降落的是那种大量的镇魂碑之类的玩意的时候,所有人再次变了脸色。

    接下来,苏离大体的讲述了一番,什么乾坤袋、什么斩仙飞刀等法宝的功能一说,别说是苏叶等人差点听得心神崩溃,便是那一直无比冷静的杀雕公乘青蝶,也忍不住美眸瞪得滚圆!

    “那我手中的八荒塔,甚至是将来的九荒塔,实际上都是托塔李天王手中的玲珑宝塔的仿制品、抑或者是碎片所化?而这玲珑宝塔,又名‘三十三天黄金舍利子七宝玲珑塔’?”

    她声音微微发颤,神情也有些激动。

    苏离点了点头,道:“对,就是这样。”

    于是,她立刻激动的问道:“那下面呢?”

    苏离道:“下面没了。”

    公乘青蝶秀眉蹙起,道:“嗯?”

    苏离道:“我提及这洪荒时代的诸多真相,已经牵扯到了巨大的因果,既然已经把你们拉入了真相的深渊,我还告诉你们更多做什么呢?光是这些,再加上之前我提及盘古开天、女娲补天那些真相,已经足够了。”

    公乘青蝶闻言,美眸之中泛出深深的遗憾之色。

    苏离见状,心情却也说不出的古怪。

    而此时,他看到系统面板上,天机值的上涨,是九万一次!

    目前而言,以理服人能撸出的这些强者的上限是十二万。

    也就是说,如果是十二万的进账,那就是对方完全相信了他的话,并颇为信服。

    可此时,这些绝世天骄倒是颇有意思,几乎全部都是九万,以至于,这一番话说完,苏离在除了公乘青蝶之外的七人身上,撸出了六十三万的天机值!

    而且,这些人的天机值还不是固定的,还可以反复撸!

    比如说之前提及的什么星空巨兽之类的,也多多少少撸了一两万天机值。

    此时,公乘青蝶这么一问,苏离就立刻从信息面板上看到公乘青蝶(雕像体)被撸出12万天机值的信息条。

    而通过系统的信息,苏离确定了公乘青蝶并不是真的复苏了,而就是一个雕像体。

    而其能像是活人一样,一方面是云青萱将这个记忆禁区世界的所有权全部交予了她,一方面是她和那真正的公乘青蝶产生了某种类似于本体和本源的联系。

    也就是说,此时的雕像体已经完全可以看成是公乘青蝶的一具本体化身了。

    “虽然没有从你身上截取到天机造化本源之力,但是能获取到这般来自于归墟时代之前的洪荒时代的诸多信息,已经收获满满了。

    如此,即便是被你反收割一些天机造化本源之力,那也是无所谓的了。

    我们都是用一些七情六欲、天机因果等来形成羁绊,以此收割天机造化本源之力,而你,竟是直接以归墟之前的真相来收割因果之力、收割天机造化本源,这手段,还是高了我们一筹!

    不错,这真的很不错!

    你苏离,不愧是苏离,虽然我很不喜欢你这个令人厌恶的小家伙,但是我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我这个小弟,确实不愧是魂奴神子。”

    苏叶感慨道。

    苏离也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苏叶。

    至于苏叶这些人的话?

    抱歉,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我管你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你们说的任何信息,我不仅不信,甚至还不会去记忆,事后就忘记!

    这般信息,当然也绝不会记录在系统面板上,毕竟,只要去记录,就已经有了信的趋势,就会被收割天机值。

    天机值是什么,苏离如今也已经有了一些认知,那应该就是天机造化本源抑或者是因果之力。

    这种东西是非常高大上的东西,他撸别人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别人要撸他,那是肯定不行的。

    特别是,最开始猝不及防被那冷云裳撸走了一万天机值,苏离那感觉就真的是‘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的感觉,是非常腻歪的。

    而且,这种天机值被撸走的瞬间、冥冥中源自于《皇极经世书》的感觉,像是灵魂被挖走了一截一般,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失落、颓废冲击感。

    别人是不是这种感觉苏离不知道,但是他确实就是这样,所以他很反感这种感觉——特别是《皇极经世书》似乎会刻意的将这种感觉放大无数倍,以至于他十分的蛋疼。

    此时,苏叶微微有些错愕——显然他也已经发现,无论他说什么苏离都不信了。

    苏叶的心情简直也是无语之极,这人有必要这样吗?人与人之间的一点基本的信任呢?你收割了我那么多造化本源之力,我回收一点儿不是大家心里都默认的事情吗?

    你这是吃独食的?而且还吃绝食的那种?一毛不拔?

    苏叶如此,诸葛浅韵等人,也皆是无言以对。

    “算了,既然你的价值已经利用完了,如今也被真虚天禁这种功法彻底废掉了,那么,接下来给你一条选择的路吧。”

    苏叶沉声开口道。

    苏离淡淡回应道:“不会又是让我各种臣服或者是献祭什么魂什么魄吧?”

    苏叶道:“这倒是不用,只需要你释放出一些真虚天禁的力量,打入那五座镇魂碑之中。然后,你再打开记忆禁区的防护法阵就行了。”

    苏离道:“就这?”

    苏叶道:“对,就这,其实并不难,对于你而言,的确也没有致命的危机。”

    苏离道:“那不如你将具体的做法,给我演示一次?我这人比较愚蠢,没有演示,往往无法理会别人说的什么意思。”

    苏叶道:“你没有选择的。你那些伙伴还记得吗?我现在就将他们全部抓过来,一个一个的灭杀,让他们彻底的身死道消,神形俱灭!直到全部杀完你若还是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用天地囚笼之法,将你打入绝杀的秩序锁链封镇之中,那时候你的结果,就将和魅儿一样了!

    这样一来,你倒是可以去陪她了,嗯,如此一来的话,你们又可以做一对真正的露水夫妻了。”

    苏离道:“你把他们都抓过来,一个个的杀了吧,当着我的面,我很好奇,他们到底是真心跟着我呢,还是另有目的。”

    苏叶呼吸微微一滞,眼眸凝聚,死死的盯着苏离,似乎想要看出他是真心还是故意激将他。

    但是,苏叶看不出任何的端倪——至少,表面上苏离看起来很镇定,很是自信。

    但是是否真的是这样,没有人能判断准确。

    诸葛浅韵道:“反正都是一群工具人,那就如他所愿,抓过来全部杀了吧!”

    苏星河微微点头,道:“到时候,我们也让他看看,我们到底是不是在与他开玩笑!”

    苏离笑道:“欢迎欢迎,赶紧继续,说得好像我很害怕似的。”

    公乘青蝶道:“我先打开秘境之地,取出我的本体,你们要做什么自己去做吧。”

    公乘青蝶说完,也不再理会众人,飞天而起,手中的八荒塔对着远方的无尽剑冢猛的一照。

    “轰——”

    远方的剑冢当场剧烈的震荡着,接着,剑冢纷纷下沉,一幢非常恢弘的古老神秘建筑从地面升了起来,并很快插入云霄之中。

    那像是一座非常恐怖的通天塔一般,非常突兀的竖立而起。

    随后,那恐怖的通天塔之中,忽然绽放出璀璨的亮光。

    通天塔中,仿佛有秩序般的锁链被拉扯而发出的碰撞声,有无数的幽魂被各种折磨而发出的痛苦的惨呼声。

    苏离关注了刹那,便不再关注。

    而公乘青蝶,则是直接飞向了远方的古老荒塔。

    很快,她的身影在通天塔前的虚空中静静的立着。

    她的双眼透过通天塔的窗户区域,看向了通天塔内部的特殊空间。

    随后,她开始结印,并进行了一种很神奇的祈祷手段。

    这般,通天塔之中的大量白光忽然汇聚到了她的身上,她整个人顿时被白光包裹并开始发生新一轮的蜕变。

    这种蜕变,苏离也已经完全看不懂,但他能明白,这种蜕变非常强大也非常逆天。

    其中的好处,更是不言而喻。

    苏离看向了那巨无霸级别的通天塔,心中若有所思。

    云青萱的记忆禁区深处的封镇,封锁着的,就是这样一座‘通天塔’,通天塔中,很明显还有着很多的宝物。

    但是,苏离却没有想过进入其中,更没有想过夺取什么宝物。

    沉思之间,公乘青蝶已经完全完成了蜕变,并终于脱离了‘通天塔’的镇压。

    她换上了一身翠绿色的纱裙,同时抬手一招,雕像重新凝聚了出来,并落在了她的手中。

    她身影一动,瞬息之间就来到了苏离的身旁,并抬手将雕像递出,道:“苏大师,你的杀雕。”

    苏离摇头,道:“不,是你的杀雕。”

    公乘青蝶道:“那一缕灵性,源自于我,但并不是我。而这个雕像,承载的寄托与思念,其实根本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所以这个雕像,我是不能拿的。”

    公乘青蝶说着,又轻声补充道:“此言是真,并非是为了猎取天机造化本源抑或者是因果之力。”

    苏离若有所思,抬手接过雕像,却发现,这巴掌大小的雕像,恢复了最初他拿到的时候的那般状态。

    甚至,其手中的八荒塔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苏离留意着天机值,这时候,天机值也确实没有减少,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公乘青蝶见状,也才同样微微松了口气,叹道:“苏大师,如今修行一途,只怕是越来越难了。此次,我无法确定是不是你衍化出的真虚天禁手段,而我们只是活在你真虚天禁里、被你随意玩弄的工具人。

    但有些话,我还是想提醒你一番——一定要救她,一定要将她救出来啊!

    另外,青萱她是个很苦命很可怜的好孩子,她比所有人更加的重视感情,也更加的忠诚——但,你一定要真正的获取到她的信任与忠心。

    那样,她这一辈子、下一辈子甚至是永生永世,都会成为你最为忠实的下属,抑或者是道侣。

    当然,只要你愿意的话。

    若是不愿,若是不爱,那就不要刻意亲近,不要去伤害她。”

    公乘青蝶说着,又轻声道:“苏大师,感谢你两万多年前的那一次功法传授,并未小青蝶打开了血脉传承。”

    公乘青蝶说着,便朝着苏离躬身行了一礼。

    苏离想了想,决定尝试着相信一次——反正这里是档案世界,被撸就被撸,就当是累积一下经验吧。

    于是,苏离放开了心神,尝试着彻底的相信公乘青蝶。

    结果,他发现他竟是依然没有天机值损耗。

    “是我不够信任她,还是虚假的信任她,以至于才没有天机值损失?”

    苏离心中狐疑,因此深吸一口气,什么都不想,将公乘青蝶的话完全当成是真的。

    因此,他甚至幻想,他真的在两万多年前就存在,而且遇到了当初还是小女孩儿的公乘青蝶。

    公乘青蝶轻叹一声,道:“当时,青蝶一无所有,甚至血脉也即将枯竭,于是苏大师你经过此地,不忍心青蝶化道,便为青蝶量身打造了一套修行秘法。

    那就是《晓梦庄周秘术》,后来你又是这个功法名字不好,便改成了《归蝶化茧术》。

    而当时的功法,是一种非常神秘的符文语言,青蝶是完全记得的。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公乘青蝶轻声叹息,然后于叹息声中,将这一首古诗,完完整整在苏离面前念了出来。

    她的发音极其标准,字正腔圆,宛若悦耳仙音。

    苏离闻言,眼瞳微微一缩。

    而这时候,不远处的诸葛浅韵、苏叶、诸葛嘉怡、风乾云、诸葛嘉云、苏星河和幽月,纷纷浑身巨震,眼中显出了深深的震撼之色。

    而诸葛浅韵更是失声道:“是你?是你?!原来那个神秘人就是你?!”

    诸葛浅韵的话刚说完,顿时,公乘青蝶浑身立刻绽放出了海量的五色玄光!

    那一刻,在这美丽的五色玄光之中,公乘青蝶仿佛要举霞飞仙一般,整个人变得极其的仙气凛然,极其的超脱。

    那一刻,苏离忽然明白了——公乘青蝶不是要收割他苏离的天机值,而是将其余七人的天机造化本源,狠狠的收割一次!

    而他苏离,当场就被对方利用成了工具人!

    这手段,简直是防不胜防!

    关键是,到现在为止,苏离都无法确定公乘青蝶说的是真还是假!

    说是假的吧,别人连这句诗都完完整整的念了出来,而且还说得似模似样。

    而且,这种诗,苏离非常清楚其来历到底是什么——这绝不可能是别的穿越者留下的!

    为什么呢?

    因为这首诗,确实是他苏离前世最喜欢最喜欢的一首诗,没有之一!

    所以,如果是一首别的诗或者是苏离干脆就不熟悉的诗,那么毫无疑问一定是有别的大佬先穿过来了。

    可唯独出现了一首、而且还是他苏离心中最喜欢的那一首,那就有些不同了。

    而为什么对这首诗记忆犹新、记忆如此深刻呢?

    因为,前世他最心爱的那个女孩,就最喜欢这首诗。

    当时,他一事无成,而那个女孩,则家境优渥。

    其本人更是非常漂亮、非常清纯的那种。

    为了害怕他自卑,那个女孩装作普通家庭,陪着他一起挤公交,一起住破旧的出租房……

    有一天,经过一处商场的时候,苏离看到了一枚玉雕,玉雕雕刻的是一名很可爱的少女,那个雕像少女的样子,非常像是那个他当时的女朋友。

    他当时很自卑,也因为没有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和女孩子之间非常的清白。

    因为他害怕给不了她幸福的生活却夺走了她的清白,导致她未来会被她将来的老公欺负、嫌弃。

    尽管每次想到这一幕他都心痛之极,却也很是无奈。

    那个女孩看出他很喜欢那一枚玉雕,便悄悄的买下了那枚售价近千万的玉雕。

    只是,在回来的路上,因为一场车祸,她永远的离开了。

    苏离当时在获得这枚玉雕的时候,玉雕上就有着那一句诗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当时的玉雕已经摔碎了,玉雕的头部滚落在一边,染上了女朋友的血。

    玉雕身体也被鲜血染红,上面的诗句原本不显眼,却反而显得极其的惹眼。

    ……

    这是一段苏离一直回避的记忆。

    此时,却因为公乘青蝶强行的提起,并以一种秘法摧动了他手中的玉雕。

    以至于玉雕的身上,竟是浮现出了那一句诗词。

    不仅如此,诗词还通体显化出了血红色,以至于,那一刻,苏离原本早就刻意遗忘掉的记忆,瞬间被惊醒了!

    (ps:第三更万字更新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诸位恩公了~另感谢书友‘白漂老怪也打赏了只为当初’、‘咻咻咻太阳是我点着的’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