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59章 三魂真相,炎姬囚笼
    !

    苏叶看到这般情况,抬手一凝,一柄无形的气浪忽然形成了一柄和罪月幽魂剑一模一样的短剑,并在刹那之间被他握住。

    “咻——”

    苏叶持剑猛的斩向了诸葛浅韵。

    诸葛浅韵只是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接着眼中反而显出了一抹感激之色。

    “嗤嗤——”

    诸葛浅韵的头顶,忽然猛的爆出了一片血色的火星,接着立刻发出了‘喀嚓’的像是锁链碎裂般的声音。

    “不知好歹!”

    苏叶冷声叱道。

    “轰——”

    下一刻,他身体一震,大地震荡,四方云动,前方的虚空仿佛忽然定格,接着便出现了大量的如蛛网般的裂纹。

    片刻后,一片血光炸开,化作了点点烈焰的火星四溅四方。

    其中,有一团火星忽然飞溅到了苏离的身上。

    魅儿抬手一抓,猛的抓了过去。

    而这时候,沐雨兮只是屈指一弹,那一团火星忽然便‘噗’的一声炸碎了。

    沐雨兮自己也是一愣,有些怀疑的看着她自己的手指。

    而魅儿的动作也是一僵,定格在了原地。

    风乾云立刻拿出一枚逸散出淡淡氤氲紫气、蕴含着大量的造化本源能量的丹药来,当场递给了诸葛浅韵。

    诸葛浅韵看了风乾云一眼,道:“你留着吧,我没多大事,之后你帮我测试一下魂战方面的事情。”

    风乾云道:“好,那些事情都是小事,虽然我也知道会有些危险。”

    苏叶收回功法,一掌拍出,将无数的火星尽数湮灭。

    虚空中,那种无形的天机气浪恍若灭世的风暴般,忽然显化又忽然消失。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这时候,苏离因为‘档案复印’的部分情况,以至于他清晰的感应到了苏叶的那种深邃如渊、深不可测的恐怖实力。

    就这种实力,绝对不会比魅儿差。

    “好强!”

    “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境界和战力?”

    苏离无法想象这样一种强大达到了一种什么层次,但是他明白,无论他专精什么手段,若是遇到这样的攻击,当场就会被杀穿。

    苏离看了看系统面板上他的境界——可怜的炼神返虚小成的境界,一直没有变过。

    “到时候,我们会动用很多的至宝来进行叠加守护的,不至于会出什么问题——而且,要试验也一定不会在此地,此地已经出现变化了。”

    诸葛浅韵解释道。

    苏叶道:“既然判定是地书问题,还测试做什么呢?”

    诸葛浅韵道:“冥冥中的一些感应,你不明白。”

    苏叶道:“那我大概明白了,你放心,到时候我当他测试的魂战对象。”

    诸葛浅韵道:“如此,那多谢了。”

    苏叶道:“不必,恰恰我也有些事情,到时候要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当是一份因果交换吧。”

    诸葛浅韵道:“是关于你的天人之魂的事情吗?”

    苏叶道:“不错。”

    诸葛浅韵道:“那你的代价还不够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叶道:“代价不够?你是在小看那些冥冥之中会发生的事情的重要性吗?而且,风乾云最为精通魂战,除了我能顶住,你指望谁能陪你测试?”

    诸葛浅韵道:“你不上,苏离、苏星河也都可以。”

    苏叶怪异的看了一眼苏离,道:“我父亲肯定是扛不住的,他有部分损伤至今没有恢复。至于我那魂奴弟弟苏离……你确定让他陪你魂战?肉身战我觉得还差不多。”

    诸葛浅韵瞥了苏叶一眼,随即抬手抹去脸上的鲜血,重新恢复美丽的容颜。

    她叹了一声,道:“那就这样说定吧。”

    苏叶道:“那也只是一个口头协议,毕竟我们如今不能出去的话,影响不了现实——或许,现实我们所交流的一幕,其实已经发生完了。最可怕的是,我们在现实死了,所以我们出去的瞬间,就会全部死绝。”

    诸葛浅韵不以为意道:“还不至于那么严重,你看魅儿和我、诸葛青尘目前都没事不是吗?我们暂时没事,那就是真没事。”

    苏叶道:“你和魅儿,都不像是没事的人,诸葛青尘他算是个另类。”

    苏叶虽这么说,却也认同了诸葛浅韵的话,没有再计较什么了。

    “怎么回事?”

    苏离这才皱眉询问道。

    苏叶道:“一份来自于烈阳一族的窥视之力,影响着某些秩序吧,被浅韵仙子冥想的时候,牵引了过来,却被我当场斩碎了。”

    苏叶说着,又莫名的看了沐雨兮一眼,道:“你现在的实力怎么这么强了?自己都不知道吗?”

    沐雨兮点了点头,道:“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想出手,觉得可以击碎就下意识的出手了。”

    苏叶沉思了半晌,朝着朝沐雨兮推衍了一番。

    只不过推衍到一半,苏叶二话不说当场中断了推衍,同时身影如一道流光分裂成两个,并在第一时间一掌将原地的那个他拍死了。

    这一幕发生在万分之一刹那,以至于这般事情发生之后,苏离这才反应过来。

    而其余诸葛浅韵、诸葛嘉怡等人,却表情平淡,神情淡漠,像是司空见惯似的。

    “竟然是不存在的?这是什么情况?苏离弟弟,你能推衍她吗?她不是本体来到此地的吗?怎么就忽然是虚无的了?”

    苏叶狐疑的看向苏离。

    苏离也被问得无言以对——大佬,你是大佬啊,你特么问我?

    关键是,我现在化凡了,表现的就是个菜鸡,在推衍一途已经不擅长了啊!

    而且你自己都推衍得自斩了,还问我?

    难道你让我在这里还施展真虚天禁,再玩一层过去?

    这样怕当场就要玩崩,死得不知道多惨!

    “沐雨兮不是当时你们那边的人送回来的吗?你问我我问谁?而且我现在推衍个屁啊!”

    苏离随意展现了一下自己的三魂七魄之力——脆弱、残废得不堪入目。

    苏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也没有刻意一直保持那种淡定的样子,该是什么情绪他大多也都会直接呈现出来,并不会去演戏。

    偶尔演戏,也表现得有些夸张,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在演戏,让人很是无语。

    不过到了他这种层次,演不演戏都无所谓了。

    因为真的假的,已经没有人通过表情什么的去判断了。

    大家都是套几层的老阴货,怎么可能轻易被骗?

    “好吧,那你还有什么疑惑吗?没有的话,通天塔在那儿,去吧。”

    苏叶看向了远方的仿通天塔,神色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

    他在心中计算了一下——确实是四层了。

    云青萱记忆禁区之外的现实是现实,这种现实对应的是此地的正常禁区小世界,这便是第一层。

    眼下的禁区小世界对应正常的记忆禁区是属于三天前的过去,这就是第二层。

    这种情况和眼下的记忆禁区类比通天塔的情况,一模一样。

    只不过,通天塔里丢失了一块地书碎片,所以时间差距是一天的间隔。

    这一个一天间隔,就拉出了两层。

    如此一来,就是四层!

    所以,这座通天塔,进去其实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苏离看了看系统面板上573718点的天机值,心中倒是安定了很多。

    随后,他神情专注的看向了魅儿、沐雨兮等人,柔声道:“等我回来。”

    魅儿柔声道:“此次的凶险,超乎想象,一定要多多保重——关键时刻,若是迷茫,一定要记得自斩脱离,只有自斩才能脱离,若是被斩,则会彻底迷失!万万小心!”

    魅儿安慰着的时候,苏离已经接过了云青萱递过来的陀螺了。

    而这时候,风浅薇主动的走了过来,将她自己的陀螺也拿了过来,道:“我这陀螺来历非常久远,应该能上溯到琉璃珠的时代,是我小时候的玩具。这次苏大师你也带着吧,这是现实里的陀螺,应该也很好用。”

    苏离有些怪异的看了她一眼,道:“玩具?”

    风浅薇微微脸红,道:“嗯,小时候的玩具。”

    苏离收过陀螺,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也带着。”

    魅儿本想提醒苏离注意陀螺有问题——因为风浅薇来自镇魂殿,镇魂殿其实极有可能已经被异族入侵。

    可这种时刻,一旦提醒陀螺有问题,很容易让苏离联想到她在陀螺上布置了手段。

    所以,魅儿还是忍住了——只要自己在,风浅薇真是囚笼,隐藏着手段也关系不大!

    这时候,苏星河也走了过来,道:“我这里有个陀螺,你母亲曾经经常使用的,你也带着。”

    苏星河也拿出来一只陀螺。

    苏离表情也有些精彩——你这人也是真阴,之前说外面带来的陀螺才有效,结果问谁带了,明明自己就有却不拿出来?

    苏星河大概也看出了苏离的意思,道:“我自己提的观点我自己拿陀螺没任何说服力,你小子没教养,基本的东西都不懂。”

    苏离懒得和这老东西叽叽歪歪,他同样顺手接过了苏星河的陀螺。

    而这时候,已经将慢慢渗透权限的苏离本体,则完全的掌握了通天塔的进入方法。

    所以,那一缕尘埃早已经将现场的所有交流信息全部记录在了系统面板分页上,同时在记忆禁区里以外界的极品灵石,锻造了一只陀螺,以防万一。

    然后,苏离的本体化作的尘埃落入了通天塔的光口,忽然就被吸了进去。

    进去光口的刹那,透过光口,苏离已经发现,有一道妖娆的投影已经慢慢的靠近了过来——那,正是魅儿的投影。

    苏离心中一动,他立刻知道,魅儿果然又多布置了一手,为的就是怕他猜到陀螺有问题因而失手,所以在陀螺之前,魅儿就打算先行在光口等待。

    因为一旦进入光口,无论陀螺是否带过来,她都可以和苏离一起进入了。

    只是,魅儿也没有想到,苏离早已经在此地等候多时了。

    此时见魅儿悄然飘了过来,苏离立刻激活光口的同时,第一时间关闭通天塔。

    魅儿的幽影离着此地,大概还有两千米距离,这种距离,以通天塔的开启和关闭的时间来算,远远不够了。

    因为苏离进入的瞬间就调动了天地间的权限重新关闭通天塔,并同时又将权限完全释放给了云青萱。

    所以,就在苏离拿着陀螺说话的瞬间,三只陀螺忽然全部从苏离的手中掉落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三声脆响声。

    接着,远处的通天塔忽然亮起一道白光。

    白光中,苏离的身影修长而高大,浑身逸散出道韵霞光,色彩斑斓,并瞬间被白光鲸吞!

    “啊——不——”

    魅儿的幽影定格,忽然惊叫道。

    她骇然失色,整个人彻底呆在了原地。

    云青萱也彻底惊呆了,双眼显出骇然之色。

    沐雨兮愣了愣,随即脑海之中电光火石般想起了什么,接着,不由本能的显化出了一抹舒心的笑容。

    诸葛染月等人完全茫然,不知所措。

    “完了!”

    “彻底完了!”

    “苏离你这个呆子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让魅儿炼化你一具分身,为你进去替死难道不好吗?”

    “魅儿其实一点都不好……”

    魅儿的幽影在通天塔前显化,却被阻挡在光幕之外。

    她痛哭流涕,整个人跪在通天塔前,声音哽咽。

    沐雨兮静静的飞了上来,目光平静的看着魅儿,柔声道:“我大概想起是怎么回事了——魅儿你不用担心,清霜进去了。”

    “她的剑主要复苏了。”

    “苏叶这一次,选对了啊!”

    沐雨兮说着,感慨连连。

    魅儿一怔,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了沐雨兮。

    沐雨兮伸手,轻轻擦拭掉魅儿眼角的泪水,柔声道:“魅儿,这一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

    魅儿察觉到沐雨兮整体的变化,心神有些颤栗,俏脸上也显出了难以形容的动容之色:“你们……”

    沐雨兮叹了一声,道:“想不起那么多,但想到了一部分,也足够了。所以,魅儿你不要问,你们现在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等就好了。”

    魅儿第一次显出了异样的神色,似乎有些事情,终于超出了她的理解。

    这时候,苏叶等人,全部惊疑不定的飞了过来。

    因为,留在原地的苏离,身体忽然炸开,化作一张冥纸,并熊熊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化作了冥灰。

    这是替身纸人的手段!

    华紫嫣此时看了都无比惭愧,同为替身纸人状态,苏离用出来和本体本源甚至是造化体都差不多,没人能看出端倪。

    而她,若是不加持一道造化之力上去形成本体,分分钟就会被苏叶等人看穿。

    而苏离,仅仅只是听她说了一次,结果就彻底的会了,这是真不当人啊!

    不过,这傻子……看魅儿这样,不是魅儿要算计他,代替他进去送死完成任务吗?这傻子怎么这么傻自己本体冲进去了呢?

    两万年前,那是一个杀戮横行的、杀得天崩地裂的天骄纵横的时代啊!

    华紫嫣也有些不敢想像了。

    苏星河看着地上的陀螺,抬手一招,将上面的一道造化本源收了回来。

    风浅薇身体一震,一缕缕烈火气息从陀螺上悄然溢出,飞回了她的眉心——而这一幕,除了虚空中的沐雨兮回头扫了她一眼之外,竟是连苏叶都没有发现。

    诸葛染月则是略微有些奇怪的看了风浅薇一眼,她隐约觉得,风浅薇似乎有些不对,却察觉不了任何问题。

    阙辛延则是微微皱眉,有些异色的朝着四周看了看,连风浅薇的那一丝不对劲都没有察觉到。

    魅儿轻叹了一声,站了起来,整个人仿佛生了一场重病似的,神情十分黯然,眼神中也没有了灵性的光彩,眸光十分黯淡。

    沐雨兮道:“这件事,要从少爷将我镇压到九荒祭坛虚空缝隙深处那一段岁月说起。”

    诸葛浅韵道:“苏荷不是说你这边没任何问题吗?”

    沐雨兮道:“因为苏荷和我一起的。”

    诸葛浅韵呆了呆:“怎么可能?!”

    沐雨兮道:“很难以想象,但确实算得上是一起的吧,就像是天机阁和天机神地虽是两个实力,但一般其实也是一起的,若非必要,也几乎不会真正的生死仇杀。”

    诸葛浅韵道:“你这么说,那我和苏荷也算是一起的,那我们也是一起的了?”

    沐雨兮摇头道:“不,我们不是一起的,这一切和天机阁、天机神地无关。我被镇入虚空缝隙中之后,后来天地间发生了一系列变化,我被卷入到了星空巨坟之中。”

    诸葛浅韵道:“镇魂墓中?”

    沐雨兮道:“不是镇魂墓,而是星空巨坟,罪域星之外,仅仅只有四座星空巨坟,而正中间,则是一块星空巨碑。

    巨碑被打碎了,形成了九十九块镇魂碑。

    所以,四大星空巨坟都失控了。

    不过,星空巨坟也被打碎了,形成了无数的镇魂墓。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沐雨兮询问道。

    魅儿沉默半晌,道:“镇魂墓中,全部是我们所有人的天人之魂?”

    沐雨兮道:“差不多吧,镇魂碑中,震的是七魄,就是被血祭、献祭了的七魄,完整的七魄应该是——”

    沐雨兮看了众人一眼,认真说道:“七魄分为:喜、怒、哀、惧、爱、恶、欲!”

    苏叶闻言,惊呼道:“什么?!难道不是天枢之魄、造化之魄、五行之魄、辉光之魄、灵动之魄、无极之魄,阴阳之魄这七魄吗?!”

    沐雨兮道:“这些,是我魂游星空巨坟、在最后进入通天塔的通天碑的碑文上看到的结果,你们觉得这个有说服力吗?”

    苏叶深吸一口气,道:“这场因果太大了,这才是真正的真相深渊,但是……请说吧,说了,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吧?”

    诸葛浅韵道:“若是如此,死在这里,也无所谓,因为真理之路,需要千千万万的本我去牺牲、毁灭,并在冥冥之中为我们的未来引路。”

    沐雨兮道:“这里是过去,过去是恒定不变的,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我说了,你们现在记得了,等我不存在了,你们就不记得了。但是,我说出来,就是给一条冥冥中的指引。”

    沐雨兮说着,又叹了一声道:“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活在哪里,但是我这么做,同样也是对于我自己的一份指引,只希望,少爷可以在过去顺利完成那一场蜕变,也希望清霜可以完整的复苏。”

    魅儿道:“我差不多已经明白了。”

    沐雨兮道:“我说的,一旦我待会儿自斩离开,我将不复存在,你们也就无法记住我的存在。但你不同,你愿意承受这样一份真相的巨大因果吗?”

    魅儿道:“又有什么不敢的呢?毕竟我已经明白了,如果我不说出来,你自斩离开之后,你就不存在,而我的明白就会变成不明白。但是我承受了这份巨大的因果,我明白了,就是真明白了。死便死罢,只是这具躯体属于他所独有,我不舍放下。”

    沐雨兮道:“我虽很多不明白,却可以肯定,有舍一定有得,又是无为而为,才是最大的有所为。”

    魅儿道:“看来你比我更懂他。”

    沐雨兮道:“但你比我更适合他,我只是个丫鬟的命罢了。想要抗争这种命,就要反噬主人,而我的主人是少爷,我去反噬他的话,我存在的意义本身就没有了意义。所以我不认命,但是我认他的命。”

    魅儿道:“你……我到现在一直无法想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系列恐怖的大因果环绕。”

    沐雨兮道:“可能真的是两万年的等待吧,过去?现在?未来?那些是什么?或许,天书里会有答案。天书就是命运,它把地书蚕食了三页之后,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所以必定有对应的因果偿还。

    而少爷就在做这件事,成功,就是功德圆满,一步登天。

    失败……”

    沐雨兮说着,叹了一声。

    魅儿道:“你真是敢说。”

    沐雨兮道:“不惧一死,不惧抹杀,我已经被卷入时间长河乱流,窥视了星空巨坟的核心秘密,不可能存在的。而我所说这些话,将成为你们新的禁忌秘密,但不要紧,总有一天会有解封的那一天。

    那时候,我大概会随着你们的记忆复苏,就像是少爷拯救云青萱的记忆禁区一样,顺便把公乘青蝶救出来。”

    魅儿道:“也对,这是天与地的一步——只是,苏离他为何会被天书选中啊!难道不该是诸葛青尘吗?”

    诸葛青尘道:“这种事情,是我我估计要爽死了。”

    沐雨兮道:“诸葛青尘不配啊,从私心讲,我也很希望是诸葛青尘,因为他与我无关,他死活我都没什么情绪变化。但少爷不同,我不知道具.zyxta.体哪里不同,可能是被穆清雅种下的誓死效忠之心?可能是天生一具玄阴圣体就是为了给他当鼎炉?

    反正遇到他开始,就无法抗拒了。

    我就像是一条狗,被命运锁住了脖子,只能有少爷这样一个主人。

    好在这个主人十分善待他身边的这条狗,像是疼亲女儿一样的疼惜——虽然他从不说,但我能感觉到。

    所以当狗也罢,丫鬟也罢,也就没什么值得抱怨的了。

    而且,我隐约相信,在这一世之前,或许我们还有一份别的感情存在。不仅是我,你也一样。

    你来万漓圣地,苦苦煎熬,或许等的就是他从红尘归来吧。”

    魅儿沉默半晌,道:“不知道,但……看惯了烟夜之后,你会发现,萤火虫的光芒虽然很微弱,却真的很美。没有选择,但也不啻于是最好的、唯一的选择。”

    沐雨兮道:“看来你真的懂了。”

    苏叶道:“我大概也懂了一半。”

    沐雨兮道:“那你说?”

    苏叶道:“我不过说,一说就炸了,我和苏离因果不大。”

    沐雨兮道:“可能因果也是最大的,你一说,他会立刻死在仿通天塔里!”

    魅儿道:“我见过真的通天塔,那不是仿的,我有七成把握觉得,那是真的。”

    沐雨兮道:“真的也无所谓,也就一座而已,而且只是一道门,通往过去的门,在门中的通天塔,又能有多强呢?你都能随便杀穿,还担心什么?“

    魅儿道:“可是我没有进去。”

    沐雨兮道:“清霜进去了,复苏之后就是杀穿的结局,这次只要复苏,就是乱杀,无关紧要了。”

    魅儿道:“他七魄太完美,就怕处处留情。”

    沐雨兮道:“不留情你现在愿意等他回来吗?你现在等他回来,和你在外面等他两万年有区别吗?没区别的。说到底,你就是怕他有了新欢忘了你这旧人,但是,他会吗?”

    魅儿美眸中神采明亮了几分,坚定的道:“我相信,他一定不会。”

    沐雨兮道:“他会。”

    魅儿有些慌了:“啊——不……不会吧?我我我都——”

    魅儿没说出来,惊讶、难以置信又渐渐转化成了失落与彷徨,她叹道:“四层禁区,进去就会迷失。他感情如此丰富,心中信念如此坚定——越是如此,禁区的天道意志反抗越是强烈。

    那种魅惑,远远超过我的魅惑能力。

    我还是攻心拿下他,拿身体伺候他,拿真心诚意去感动他,拿痴情痴心守护他才换来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可,总归会有那种无为而为的手段去对付他,然后更进一步的攻陷他。”

    沐雨兮叹道:“不是这个原因,怕就怕,他进去了,把那里当成现实,遇到了那里的你,然后和你生一堆娃娃,好吃懒做、当个小白脸混吃等死一辈子、十辈子啊。”

    魅儿一怔,随即忽然咯咯咯笑了,道:“那样,好像也不错。”

    沐雨兮叹道:“可那是假象,真相就是,他的三魂被禁区小世界抽走,小世界自行以他为模板,衍化生灵,自动进化成大世界。

    那么,他的三魂七魄,就会比你的天人之魂更加凄惨,更加的受尽折磨。

    若这世间有地狱,他在里面多快活,在外面就会遭受多少地狱酷刑,永生无尽的酷刑。”

    魅儿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诸葛染月此时也已经听懂了,并飞了过来。

    “我好像隐约觉得,这种说法非常准确,但是我不知道这种判断的依据在哪里。”

    诸葛染月认真说道。

    “不知道就是最好的知道。”

    沐雨兮说着,又看向了阙辛延,道:“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阙辛延道:“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更茫然更糊涂一些。”

    沐雨兮道:“因为这一次,我们是一类人,你该回幽冥海,而我该回我该回的地方。”

    诸葛染月想了想,道:“我总觉得,风浅薇有问题,那么,她有问题吗?”

    沐雨兮道:“和我们是一类的存在,但是属于敌对,魅儿你应该已经确定了她其中的一个囚笼分身吧?”

    魅儿道:“有些确定,应该是烈阳一族的一种监控囚笼,不过我也不能明着处理她,也无法处理干净——更遑论,这样很容易打草惊蛇。”

    沐雨兮道:“我出手就行了,抹掉她的囚笼,同时也不新打入囚笼了,她本身是没错的,而且还被少爷莫名砍了一顿,损失惨重。”

    魅儿道:“你这是纵虎归山?留下后患吗?还是因为你觉得苏离对她会有些想法,所以留着她以后伺候苏离?她应该不配吧?莫非仅仅是规模大?”

    沐雨兮摇头,道:“不,不是留下后患,而是真正的天道讲究留一线。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这是通天碑上的碑文,明白了吗?完美的三魂七魄,必定是至情至性之人,必定有恻隐之心。

    风浅薇可恨却也不可恨,因为她本身只是被套了一个娇生惯养的模型,就像是给果子套一个婴儿的模型就会结出婴儿般的果子一样。

    她被套成这样不是她的错。

    她被炼制成烈阳一族的囚笼她也不知道。

    但是她真正的血脉是人族的血脉,甚至能算得上是皇族的血脉。

    所以我斩断了她身上的罪恶之源,她本身就没什么可以追究的了。

    真等她崛起,通天塔中的生死搏杀,或许会是我人族的主力。”

    魅儿闻言,躬身行了一礼,道:“受教了。”

    诸葛青尘等人纷纷躬身行礼:“受教了。”

    “不用,因为等我消失,一切皆消失了,你们能留下的,就只有一份在关键时刻留一手的天人感应罢了。

    所谓一念成道,一念入魔,便是此种因果。

    那份天人感应的念头强烈,就超脱;念头薄弱,就沉沦!

    所以我现在讲,你们能认真停下,形成不灭执念,那对于你们将来一定是有好处的。”

    沐雨兮语气很淡漠,仿佛没有任何感情一般讲述着这些话。

    魅儿道:“我明白,所以不会让你的这份牺牲白废的。”

    沐雨兮道:“没关系的,就算这一次我的所作所为失效了,只要有新的游魂游荡到了星空巨坟中,并机缘巧合进入了星空古墓,看到了通天碑上的碑文,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会选择这样一条路的。

    你看,诸葛染月、苏荷、祁云梦、离暮雪、阙辛延不都是这种人吗?

    而且,阙辛延是被祁云梦带进去的,这算是一次很凶险的尝试——因为阙辛延代表的是幽冥海。

    所以阙辛延会站在魔与道的边缘,往返纠结,他在意的从来不是祁云梦,而是他自己该选的路。”

    阙辛延苦叹道:“似乎确实是这样。”

    魅儿道:“不是似乎,是一定是这样。”

    阙辛延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沐雨兮看着下方一脸惊疑不定,正准备悄然逃跑的风浅薇一眼,轻轻抬起手,手中忽然凝聚出了一道七彩玄光。

    这种七彩玄光无比的纯粹,比七彩水晶棺中的七彩玄光,仿佛要高出五个层次以上的品质。

    风浅薇一看这种彩光,顿时灵魂中都生出了窒息般的大恐惧之心。

    沐雨兮却仅仅只是朝着风浅薇一手挥砍而下。

    七彩玄光瞬间劈中了风浅薇的眉心。

    风浅薇浑身一震,身上竟是飞出了大量的烈焰碎片。

    “咔咔咔——”

    一道道的烈阳碎片破碎,风浅薇的身影中,仿佛有一位烈焰般的女子虚影不时发出惨厉的嘶嚎!

    但是这种拼死的挣扎,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不过呼吸之间,那烈阳般的女子虚影,很快就炸裂了。

    风浅薇的身影中冲出一道幽影,咆哮着便朝着沐雨兮扑了过来,魅儿立刻就要动手,却被沐雨兮抬手一拍。

    “轰——”

    彩光炸裂,虚空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仿佛,每一道力量,都被掌控到了极致入微的地步。

    幽影女子身体定格,不清晰的五官轮廓上,却可以看见那深之入骨的狠毒眼神。

    “炎姬?!”

    云青萱尖叫道。

    她差点儿情绪失控。

    沐雨兮道:“不过是囚笼投影,无所谓的,对她也没什么影响,但是她肯定知道了。不过无需担心,这里是三天前,是过去,过去是已经恒定的!

    但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现在,现在是可以随时变化的!

    所以,我们在肆意书写他们的过去!”

    魅儿道:“这么说,我们都快无所不能了。”

    沐雨兮道:“因为我们的恣意妄为,其实就是未来恒定的过去,所以其实也是无所不能了。”

    魅儿道:“未来是不是已经没有我,没有你了?”

    沐雨兮摇了摇头,道:“没有人去经历的未来,那是未来吗?所以现在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啊!”

    魅儿瞪大了眼,终于彻底明悟,双眼立刻绽放出无尽的神采来:“没有人历经的未来?天书创建了未jsshcxx.来,但是未来是一片空白,所以导致我们的过去——不,现在,可以随意书写,然后未来再填上???”

    沐雨兮美眸含笑,道:“你不愧是魅儿,地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聪明!”

    魅儿先是很享受这种夸赞,但随即立刻美眸中蕴含委屈之色:“苏离又骗了我一次!我记住了!”

    沐雨兮莞尔笑道:“你就指望着他这次别忘了你就好。好了,你现在情绪恢复了,就说说该说的吧。”

    魅儿道:“你的本事也是厉害。”

    沐雨兮笑道:“真相的指引,就是真理,就是烟夜中的灯塔,这不是手段,这只是无为而为。”

    魅儿深以为然道:“所以才厉害。”

    沐雨兮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而此时远处的风浅薇,一脸懵逼、一脸茫然的歪头四顾,然后看到了魅儿,当场就想大骂,却当场被沐雨兮定住了。

    华紫嫣俏脸都烟了:“那脑残又回来了?”

    魅儿道:“交给你了,好好带带吧,不然这么下去我会忍不住一掌将她拍成稀烂。”

    华紫嫣嘴角抽了抽,道:“好!”

    她答应着,然后忍不住感慨道:“此人,真乃修行界一朵奇葩!”

    沐雨兮道:“两万年前,此种修行者比比皆是,可能少爷会更喜欢那个时代一些。”

    华紫嫣皱眉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沐雨兮道:“每个时代,都会有时代的大道意志干扰,你现在能记得的殒寂时代,是经过了当前的云荒时代修正过的天地规则,怎么可能记得上一个时代的天地规则?”

    华紫嫣恍然。

    魅儿这时候才道:“所谓三魂七魄,其实说到底,应该是一种完整的存在。

    而普通人,都应该有这些。

    因为,哪怕是普通人,其实也有喜怒哀乐这些,这一点,已经无需证明了。

    三魂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争议了,分别为:天魂(天人之魂、天枢之魂),地魂(大地之魂、殒寂之魂),人魂(幽魂、命魂)。

    七魄则分为:喜、怒、哀、惧、爱、恶、欲。

    如此来说,那么三魂应在于精神中,七魄在于物质,所以当我真正的殒落后,三魂归去三处地方。

    七魄则也有对应的归处。

    天人之魂之归宿——必定是天路之上,也就是通天塔。因天人之魂亦是不生不灭的‘天枢无极’,因有肉身的因果牵连,所以不能归宗源地,只好被带走进入通天塔,暂为其主神收押,就是所谓的‘镇压’。

    殒寂之魂则到达地狱,因殒寂之魂可知主魂的一切因果,也可指使在世本体之善恶,所以本体死亡后,地魂再进因果是非之地——镇魂墓!

    幽魂,也就是人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因人魂本来是和肉身七魄结合的关键因素,所以一旦毁灭之后,会有镇魂碑镇压。没有镇压的那些,就化作魑魅魍魉、诡谲凶魂。

    七魄,就是七情六欲的具体表现……”

    魅whhryl.儿将她所理解的镇魂碑、镇魂墓和通天塔的因果对应关系讲述了出来。

    沐雨兮想了想,道:“正常情况下,你所说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当镇魂碑、镇魂墓和通天塔被掌控之后,就不同了。”

    魅儿若有所思,认真点了点头。

    沐雨兮有些感慨,自言自语道:“云荒时代,其实也是‘云皇时代’。这是一个皇者辈出的时代。”

    说着,她看向了阙辛延和诸葛染月道:“我先送你们两个回去吧。”

    她说话之间,手中已经凝聚两道七彩光线,然后挥手一斩。

    顿时,阙辛延和诸葛染月便人头飞起,然后滚落在地。

    便在此时,远处也出现了一团幽冥粒子,粒子化作了穆清雅的模样。

    她看了看人群中的幽月,道:“走吧,我也带你走。”

    苏星河这时候看到穆清雅,立刻道:“那我若自斩呢?”

    穆清雅看都没看他一眼,道:“不够资格的,自斩等于彻底死穿,你继续呆这儿多玩几天。”

    (ps:呃,第一更近万字更新奉上~第二更估计在凌晨1点了~泪求月票、推荐票和全订阅~另,非常感谢书友‘do爷’1888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玖寒’、‘书友20190513183723330’各200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