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60章 未来因果夺造化,通天塔中衍杀机
    !

    穆清雅的话,直接当场就让苏星河自闭了。

    好家伙,合着我苏星河还真是不要脸的啊,你这么对我?

    苏星河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却还是觍着脸讨好道:“清雅别走嘛,我们再聊聊吧,哪怕是喝骂我几句,也是应该的。”

    穆清雅这时候,才停下了幽暗的身影,面戴纱巾的她却没有遮掩那一双幽深、深邃的眸子。

    此时,她眼神格外幽冷的看着苏星河,语气淡漠道:“我的时间从来都不浪费在废物身上,多说几句?嘴上功夫了得这不是一向是你的强项吗?”

    苏星河被说得无言以对、无地自容:“你一定是移情别恋了,看上阙德那混账东西了,因为他的嘴上功夫比我更厉害。”

    阙辛延闻言,立刻烟着脸道:“苏星河,我师尊此人异常古怪,你还是莫要在背后说他的不好为好。”

    苏星河冷笑一声:“我这是在夸他你听不出来吗?除了一张能说得死人复活瞎子睁眼的嘴,他还有什么?”

    穆清雅这会儿似乎也留意到这个世界的异常,因而也就不急,同样不屑道:“他还有无耻啊,你有什么?你连无耻都没有。”

    苏星河悲从心中来:“你这娘们儿果然是变心了!”

    穆清雅柳眉一竖,道:“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苏星河道:“我是说清雅你变得更美了,一如既往是我心中最美的清雅。”

    穆清雅道:“你看看你活成了什么?现在被你千方百计想要当成魂奴的儿子都比你强了,好好的分身不修炼,非要好高骛远修炼本源,结果呢?”

    苏星河道:“他不是魂奴神子吗?他在绝境下亲口承认的!”

    穆清雅呼吸一滞,随即那一双幽冷的眸子里,反而泛起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你这个儿子远远比你想象的要了不起很多!而且,我们父母,真的是做得太差了,要好好弥补这份因果才行,不然,后面有你伤心后悔的时候。”

    穆清雅说着,又看了苏叶一眼,道:“小叶,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苏叶闻言,苦笑不已,轻叹了一声道:“母亲,此事和苏离——”

    穆清雅皱眉,当场打断了苏叶的话:“苏离那小子的所有话,都是假话,一句信不得!你们这群人自诩活了几万岁,全部被骗得团团转!你们真的怕不是要让我和清颜笑死!”

    苏叶闻言,整个人彻底懵逼了。

    不仅是苏叶,就连苏星河、华紫嫣等人也是一脸惊讶。

    甚至,沐雨兮都十分错愕。

    魅儿则也有些狐疑——她倒是对苏离的情感非常自信,认为苏离对她一定是绝对的真爱。

    或许,如沐雨兮说的那样,以后会有所变化,但是眼下必定是真爱啊!

    可,穆清雅此时的一番话,当场让魅儿也有些怀疑人生了。

    只是联想到那个小坏蛋已经完全的欺骗了她三次……

    魅儿忽然就没那么自信了。

    穆清雅道:“怎么,是不是都很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就对了!反正,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也不具体的说了。幽月,此地不必久留,我们先走。”

    穆清雅看向了幽月。

    幽月完全是一脸懵逼的,到现在,都依然听不懂。

    不过,穆清雅也不在乎她听不听得懂,直接出手凝聚了一团幽冥粒子化作一柄短小的匕首,然后朝着虚空一挥。

    “噗——”

    那速度其实也不快,众人都非常清晰的能看到她挥手的轨迹,可是当看到之后,这一击却早已经完成了。

    幽月的人头飞起,却仿佛一个玩具人偶一样,被砍断了头也就是被砍断了头,别说是鲜血了,就连一点儿其余的杂质血气,都没有逸散出来。

    从空中飞落的幽月的人头,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崩碎了,化作一片幽冥粒子涌向了穆清雅。

    穆清雅又抬手朝着幽月的尸体所在的地方伸手一吸,顿时,幽月的尸体也化作了幽冥粒子,并很快融入到了她的手臂之中。

    “清雅,你真是一点都不在乎我了啊。”

    苏星河无奈唏嘘。

    穆清雅看都没有看他,反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仿通天塔上。

    她的目光凝视了片刻,随即又看了看远处的风浅薇,接着目光重新看了过去。

    “这次,那小子怕是要遭遇一顿毒打了,很可能,其天人之魂要被收割了。”

    穆清雅说着看向了沐雨兮,道:“你的存在也很奇怪,你看出来了吧?”

    穆清雅这么问,就说明,之前沐雨兮说的那些话,她并没有听到。

    若是听到,她显然就不会这么说了,因为沐雨兮显然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沐雨兮点了点头,道:“你是通过记忆禁区和幽冥真虚回到的这里吗?从外面的现实回到记忆里的过去?所以,你手里有地书碎片?能破开现实和过去之间的时间断层?”

    穆清雅道:“这都能看懂了吗?你这是……离魂状态?不对,你这种情况不是离魂状态,你现在这个是本体?竟然是本体?”

    穆清雅说着,幽深的双眼中,显出了明显的惊异之色。

    沐雨兮道:“或许是,或许也不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状whhryl.态,可能是一种意外吧。少爷这次确实是危险了,你应该看出这仿通天塔里,套着一层真的通天塔吧?”

    穆清雅道:“看出来了,这一点魅儿应该是可以看出来的吧?你难道不借此冲进去、然后取代苏离完成对云青萱的记忆解封,同时杀掉当初那些镇压你的人,以报仇雪恨吗?

    怎么着反而让我儿子冲进去了?”

    魅儿没有争辩,反而情绪有些黯然的道:“不错,我确实是想过自己冲进去,然后取代他做很多事情,帮他把当初给予的承诺完成,顺便再报仇雪恨。

    如果当初不是那一杯九耀问心茶,恐怕他也不会觉得欠下云青萱如此巨大的因果,因而才会承诺帮云青萱救公乘青蝶。

    尽管那是我在暗中影响导致,但是这件事,终究是由云青萱出面完成的。

    只是我也没有想到,我明明布置了三层局面防范于未然,他却能布置四层甚至五层局面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想着让他带陀螺的时候,他其实已经都进了仿通天塔了。”

    穆清雅道:“所以,这孩子比他老子更加的无耻,更加的无赖,也更加的老谋深算,你可不要对他太好,以免被他给骗了。”

    魅儿笑了笑,眼神清澈,神情洒脱:“骗便骗吧,我相信他即便是骗我,那么出发点也一定是好的,毕竟他和所有人都是不同的。况且……我也相信,当初神女您被那苏星河骗,想来也是心甘情愿的。不然,恐怕他还真骗不了您。”

    穆清雅闻言,呼吸微微凝滞了刹那,随即她同样眼眸含笑道:“你不错,你真是不错,非但不错,还非常的厉害。一句话,却说得我立刻对你产生巨大的好感,而且你还是没有动用魅惑的手段,可谓是无为而为。”

    魅儿笑道:“或许,这般也正是沐雨兮此时的特殊状态吧。使用分身多了,自身本体的精气魂会极致亏损;而若是凝聚本源后使用本体多了,自身本源会极致亏损。

    同样的,造化甚至离魂也是一样。

    所以,唯有实实在在的、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或许反而更为妥善一些。”

    穆清雅道:“不错,的确如此,但这并不局限于哪一种,你还是太执着了。在我看来,三千大道,殊途同归,给这些下放的能力划分生存圈子,其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就像是很多人说我不该大事小事总是那一具分身出来办事一样,他们以为分身就是分身,殊不知,于我而言,分身和本体、本源、造化、离魂都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我。

    所以凝聚诸多手段,说到底就是保证‘本我不失’,为什么如此呢?因为我们都失去了。

    失去了,才会想尽办法保证自己不再失去,却不知,已经失去了之后,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这导致的结果,就像是诸葛青尘和我家那小子一般,想死往往是死不了的,但是想活,往往也活得不好。”

    诸葛青尘叹道:“神女所言极是,可此次,离兄是想活的。”

    穆清雅道:“所以他很你,莽莽撞撞、冒冒失失的冲进烈阳族的陷阱里了。而且,镇魂殿和烈阳一族互通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但是镇魂殿并不是叛徒,明白了吗?”

    阙辛延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道:“这种事情,你这么说出来,疯了吗?风浅薇还在啊!”

    魅儿摇头道:“阙辛延你糊涂了,神女和沐雨兮的存在类似,但又有些不同。所以她和我们说过的话,我们是记不住的。她之所以告诉我们知道,是因为她来自未来,知道过去已经注定了。

    所以,这一点和沐雨兮的情况又不一样。

    所以,哪怕是我们将她的话语重复一次,说出来让大家继续多听几次,也没有用。

    这一点,你若是想不明白,那么阙德一定会对你无比失望的。”

    阙辛延沉吟片刻之后,终于还是明白了。

    他叹了一声,道:“果然是知道得越多,越是痛苦。我就知道,我师尊让我前来此地,一定是没什么好事。”

    穆清雅道:“不,这还偏偏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阙辛延,好好努努,说不定未来你和祁云梦也能在一起了。”

    阙辛延道:“我现在发现,你们一家人没一个人的话能信。”

    穆清雅笑道:“孺子可教,但是我奉行无为而为,说的话都是真的,就看你怎么去听了。你得明白,对于你们而言,我来自未来。”

    阙辛延表情微微凝滞了刹那,随即点了点头,道:“从何处努力?继续讨好你家小少爷吗?”

    穆清雅道:“你要好好学一学化身幽冥船的手段了,别一门心思想着感情了。”

    阙辛延道:“我只有最了解男人,最了解女人,才可以最了解她。”

    穆清雅道:“你们这种靠执念想要凝聚七魄的手段,是行不通的。天地生万物,天生而有情。至于罪域星,那就不说也罢了。”

    穆清雅说完,看向了魅儿,道:“你既然明白了,我这一次来,也就值得了。”

    苏叶道:“我大概也明白了——镇魂殿并不是叛徒,而是以出卖自身为底蕴,把烈阳一族引进来,驱虎吞狼。因为天羽一族已经在入侵罪域星了对吗?”

    穆清雅道:“你去过通天塔,第一轮战斗就被杀穿了,和魅儿一样,懂吗?但是魅儿凝聚了一份希望之源,所以没有倒下。而你,跪下了。所以对于你,我是不会再给予任何帮助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你父亲和离的原因!”

    苏叶浑身一震,随即目光坚定,道:“不,我绝没有跪!我苏叶乃是宇宙星河入梦而导致母亲您受孕、孕育而生的天机神子!也是如此,母亲才找了父亲苏星河这位灵魂变异的超凡天机大师为道侣!

    这样的我,从小就是绝世天骄,怎会跪下?!

    我的对异族的仇恨,恨之入骨,怎会跪下?!

    穆清雅道:“有没有跪下,等苏离若真开启了那一座通天塔下的祭坛,你就会出现离魂复苏的情况。

    到时候,你就知道你为什么跪下了!”

    魅儿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中的复杂之色一闪即逝。

    随即,她微微低头,并没有说什么。

    反而是沐雨兮看了苏叶一眼,道:“星河入梦——所以你唯一会跪的原因,是因为你有一个更强大的血脉传承,所以,你有可能是异族。

    那么,你若是异族,所谓的跪下,也就不是跪下了。那么,苏叶,你背叛了人族吗?”

    苏叶刹那之间,如遭雷击,同时,他的身上,隐约间,似乎有一缕缕的魔气滋生。

    可,就在此刻,时间仿佛忽然凝滞了那么一刹那,随后,苏叶隐约间聆听到了一道神秘的雷霆之音在他的灵魂之中炸响,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声音在他脑海之中浮现。

    “这时候,一道惊雷,让他终于明白,他被针对了——穆清雅怀疑他被魔魂入侵,魔魂即将复苏,要将他杀死。”

    “恰恰就在此时,苏离——”

    “哗哗——”

    耳边,似乎传来了书页翻页的响声。

    苏离怎么样了,苏叶也听不到。

    可忽然之间,苏叶整个人仿佛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转变。

    原本他对于天人之魂的领悟,不到百分之一成,可是现在,他仿佛忽然融会贯通。

    就仿佛,那一刻他天人合一,天道合一了一般。

    苏叶愣了愣后,记忆中的雷霆之音、神秘的书页翻页的声音全部消失了。

    然后,苏叶忽然看向了穆清雅,冷声笑道:“我跪了?我是异族?幽冥穆族这天生的异族,还是真是能说会道!”

    苏叶说着,抬头看了看天空,道:“什么是秉承天命而生呢?我便让你们看看好了。虽然我一向表现得很高调,但对于我而言,那只是纯粹的低调而已。”

    苏叶说着,身上气势忽然猛的一变,刹那之间,他仿佛化作了天地道法。

    无论是禁区小世界的天道,还是原本属于外界的那种天道,都忽然间凝滞了一下,并在下一刻忽然加持在了他的身上。

    他身上,霞光万丈、瑞彩纷呈。

    那一刻的他,仿佛化作了绝世的至道化身,如同天道道尊显化真容。

    这样的霞光万丈、道韵流转的苏叶,忽然仿佛绝世的大道至尊一般,真正的站在了至道的层次。

    此时,甚至他哪怕是不逸散出一丝道痕、不绽放一丝光彩,所有人都会知道,他苏叶,就是天道!

    诸葛嘉怡见状,神色颇为震撼,一颗芳心,几乎立刻被吸引住了。

    但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苏叶的情绪转换太快了,太快了!

    虽然很可能苏叶先前有装作震撼的样子,但是苏叶这些年一直以来都绝不会如此,该是震撼就是震撼,该是崩溃就是崩溃!

    很明显,苏叶先前是崩溃的。

    而现在,他竟然化作了无为而为的极致道韵状态。

    这怎么可能?

    诸葛嘉怡知道,这世间,据她所知,目前唯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幕。

    那么这个人???

    诸葛嘉怡当场斩掉了这段记忆——因为她知道,这一段信息,非常可怕!

    要知道,穆清雅出现在此地的目的是什么,不仅当场揭穿了烈阳一族在仿通天塔里套了一座真的通天塔的事实,要谋算斩杀拥有完美三魂七魄的苏离,还揭穿了镇魂殿的风浅薇故意投降烈阳一族,然后将烈阳一族的情报贩卖给正在入侵罪域星的天羽一族,想要驱虎吞狼!

    而苏叶更是直接曝光幽冥穆族同样是异族!

    这样一来,就是一张巨大的阴谋巨网!

    诸葛嘉怡只恨自己太聪明,瞬间看穿了苏叶和苏离其实已经暗中联手的事实!

    这对兄弟,太狠了!

    诸葛嘉怡不由扫了一眼魅儿——可怜魅儿为了替苏离去死去完成任务,都拼到这个地步了,结果实际上是苏叶冒充苏离进了仿通天塔,而真正的苏离却以苏叶的身份而存在!

    而且更可怕的是,恐怕此时,两人仅仅只是灵魂互换了吧?

    诸葛嘉怡斩了一次记忆结果几乎立刻又把这个信息悟透了,是以她暗中又自斩了一次。

    这般两次,她本源当场就受损了。

    好在她非常冷静,而且手段极多,是以现场也没显出什么异常来。

    反而魅儿此时也是有些疑惑的看了苏叶一眼——这时候的苏叶,怎么会让她感觉有些亲近?

    但,苏叶的确是苏叶,因为苏叶没有天人之魂。

    没有天人之魂的苏叶就是再像是苏离,也依然不是。

    因此魅儿没有怀疑。

    穆清雅意外的看向了苏叶,整个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也变得极其的精彩了起来,甚至有一些骇然的神色:“怎么……怎么会?为什么过去可以改变?!”

    魅儿隐约有些看明白了,虽然不是特别确定,但是那一刻,她美眸之中显出了难以想象的光泽。

    是以,她整个人都忽然显得容光焕发之极:“这一次,可能神女你失算了,你想毁灭苏叶吗?但是对于我们而言,目前而言,我们就是活在当下。

    还是阙德提醒得好啊,活在当下,就是活在现在!

    所以,我们的现在才是现在,现在由我们尽情书写。

    现实里在三天后?那现实就是可以扭曲的,可以改变的,因为对于我们而言,那是未来,未来是飘渺的!

    我一直在想,如何能抹除这三天的时间差距?

    如果这种时间差距一直存在,我们岂不是要一直活在时间乱流里?

    但是苏叶的表现,以及苏离先前一直在问阙辛延——阙德说了什么的时候,联想之后,我就知道了。

    活在现在的我们,害怕虚无缥缈的三天后的未来的我们吗?

    不用怕,因为目前的我们,代表的就是天道的核心——这世间只有两种人,有天人之魂的我与苏离,没有天人之魂的你们。

    而无论是我还是苏离,目前都存在于这里,那么这里才是我们的现实,才是我们的根基。

    其余都只能当成是未来!

    所以,你们从现实带进来的那些陀螺都是阴谋,是去迷失他的,而唯有在这个世界凝聚出来的陀螺,反而才有效。

    不过,苏离他没有带陀螺,但是我却一点儿都不用担心了。

    这一次,我们可以放心的等待了。”

    魅儿说到这里之后,看向穆清雅的目光,便从笑意,开始凝聚为冰冷之意了。

    穆清雅深深的看了魅儿一眼,道:“我这时候,真的很想抽炼你的灵魂,看看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啊,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你以为这一次行动,真的稳了吗?你可知道,风浅薇身上先前蕴含着的气息,到底是谁的?”

    魅儿眼瞳一缩,随即她美丽的脸上,表情已经变得极其冷冽了起来:“你与炎姬联手?你——”

    穆清雅道:“不,我不是联手,我依然只是看戏,就像是普通人在大街上看耍猴戏、或者是村子里的人在看着那些小女孩被活活烧死献祭给所谓的河神、蛟神一样,仅仅只是看个热闹罢了。

    本来,我只是想随便挑拨一下你们,然后把苏叶再收割一波,结果不想,过去竟然能改变?

    而且这一改变,我发现,哦,原来我记错了,过去其实就是你们改变过的样子。

    这就有些离奇了。

    看样子,你们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秘密还没有挖出来,这就太有意思了。”

    苏星河这时候忽然叹道:“幽冥神殿?”

    穆清雅还无比桀骜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一秒。

    随即,她脸色冰寒——哪怕是戴着面纱,那种冷意也透彻入骨。

    她双眸幽冷的盯着苏星河,沉声道:“不该接触的因果,你这个废物东西就不要胡说!”

    苏星河轻哼一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我呸!”

    苏星河道:“砍走我的天人之魂,夺走我祖传的河图洛书,就是幽冥神殿干的吧?我当废物,不是为了两个孩子成长起来?天机神子也罢,魂奴药奴也好,无论是高贵的那个,还是低贱的那个,我固然没有当好一个父亲,却也尽心尽力将他们拉扯大。

    为了避免因果加身,对你有影响,一切的善与我都是我来背,所以,利用亲情、爱情等七情来攻陷代表三魂七魄的十大规则的镇魂碑后,我这个工具人就完全没有价值了吧?

    我忍你让你,甚至忌惮畏惧你,其本身,只因为爱你罢了。

    不要仗着我在乎你而肆意践踏我的一切,明白吗?在我眼中、心中,没有谁比谁更高贵或者更低贱!

    哪怕我口口声声说那贱种,但那也不过如普通人喊自家孩子‘丑货’、‘二傻’一样,只是一种在天道下的‘谦逊’的贬称罢了,并没有真正的去轻视或者是羞辱。

    即便有,也就是做做样子。

    但你现在,是彻底的沉迷幽冥神殿无法自拔了吧?被彻底的洗魂了吧?变得这么的疯狂了?”

    穆清雅冷笑一声,嗤笑道:“贬低幽冥神殿者,言辞不敬者,在我心中,那就不是自己人,那就是异族!但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杀!”

    苏星河忽然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这些年,我就是太纵容你了,太宠你了!贱人!”

    穆清雅冷笑道:“骂得好,你继续骂!骂完,下一次见面,我便让你尝尝幽冥锁魂、地狱炼魂的滋味!”

    苏星河脸色冷冽、阴沉得可怕,却也没有再次回应。

    穆清雅则一甩衣袖,转身向前踏出了几步。

    可下一刻,她忽然出手,一掌劈出。

    “噗——”

    远处,风浅薇浑身巨震,身体当场粉碎,炸裂。

    一片血雾炸开,化作血雾粒子,很快就消失不见。

    魅儿俏脸上显出了一丝凝重之色:“你把炎姬复苏了?她复苏在哪里?你是让她来对付我们?不——你是将她复苏在了通天塔里?!你疯了!苏离无论如何都是你儿子啊!”

    穆清颜也不回答,冷笑一声,身影忽然衍化成一片幽暗的粒子组合成的天桥。

    那天桥延伸向远方。

    远方的天桥上空,仿佛有一座非常恐怖的幽冥古堡,那种古老的、神异的风格的建筑,和当前世界的所有建筑,都完全不同。

    但是这古堡的虚影显化之后,无论是魅儿还是诸葛浅韵等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幽冥天桥很快消失了,幽冥古堡也同样化作虚无。

    但是,穆清雅这么一闹,闹出的风波,远远没有停下。

    “我们若是现在,苏离他们就活在了个过去。”

    “我们可以随意书写现在,那苏离的过去就恒定了。”

    魅儿神色复杂的看向了诸葛浅韵等人。

    苏叶这时候则收敛了大道身影,整个人的气质忽然变得极其的冷酷无情。

    他冷冷的扫了苏星河一眼,道:“父亲,她不过就是在施展手段,在攻心罢了,无需理会他。”

    诸葛浅韵道:“说不定他们夫妻两个假争斗,真正的手段是在布置杀局,或者是形成某种误导。反正你们一家人,我现在是半点儿信息都不信的。”

    诸葛浅韵说着,又道:“不好意思,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

    她说着,当场自斩掉记忆——包括穆清雅来的这一段时间的所有记忆,都给斩掉了。

    风乾云见诸葛浅韵如此,当即模仿,也立刻自斩记忆。

    苏叶神色平静的看着诸葛浅韵等人的操作,也没有阻止。

    “我们回现实里去。”

    苏叶说道。

    “怎么回去?”

    魅儿沉吟道,说着,她又担心道:“若是回去,会不会对云青萱造成影响,从而影响苏离在通天塔中的遭遇?”

    苏叶道:“不会。至于怎么回去,等,等神秘的雷霆之音,那时候会惊醒过来——关键时刻你们在心中默念自己的名字,自己召唤自己,凝聚执念喊一声‘醒’,就可以回到现实。”

    诸葛嘉云迟疑道:“自斩行吗?我看穆清雅也是自斩而离开的。”

    苏叶道:“她有地书,就像是旁观者,能轻易的离开。我们没有了地书,自斩后果无法想象。而且她有一句话没错——本体本源什么的,只是一种存在形式。若我们现在被定义为现实,是活在现在,我们在这里彻底自斩掉就是彻底死了!”

    华紫嫣道:“如此说来,我们的情况,又有些异变了——因为,苏离已经前往了我们现在的一天前?

    这样一来,真正的通天塔套在仿通天塔里的时候,真正的通天塔里是现实里,还是在第四层的记忆禁区?”

    苏叶道:“真通天塔,就一定是现实!不然何来‘真’的说法,这一下,他算是莽进去了,估计要被收割了——很奇怪的是,我非但有点儿都不担心,还觉得他必定能大杀四方!”

    魅儿莫名的笑了笑,也不说话。

    华紫嫣道:“那云青萱的记忆禁区怎么办?这种时间纠缠,太复杂了,我很担心这么弄,一旦时间法则崩裂,会摧毁我们整个罪域星。”

    苏叶道:“有星空守墓者甚至镇守者,这倒是无需担心。而真通天塔套在仿通天塔里,一旦真通天塔被打爆,或者是被炼化,那么苏离自然就会打开空间之门,回到两万年前去。

    因为那一切,仅仅只是依靠地书入侵而存在,实质上,就是在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的封镇里,添加了一点儿现实中的宝物罢了。

    你们能将陀螺凝聚着让他带进去,别人带一块被炼化通天塔进去,有什么不对的吗?”

    苏叶的说法,让华紫嫣和云青萱都有些明白了。

    可正是如此,云青萱则更加的焦虑:“若通天塔是真的,岂不是苏离直接就面对通天塔了?那是直接上了异族战场啊,他怎么拼得过?”

    苏叶道:“其实也还好——你要了解一点,他一旦进去,就是存在于现实的同时,又存在于过去,所以他很可能三魂七魄都是完整的。

    再加上那座通天塔,属于最低端的那种通天塔,无论是我还是魅儿,全力都能将其杀穿!

    这次他们想要收割苏离的三魂七魄,能出现在那通天塔中的存在,实力不会太强——毕竟苏离多强的实力,我们这边不是有那风浅薇完全自发的透出去了吗?”

    华紫嫣道:“话虽如此,但苏离不是你也不是魅儿啊,如何能.zyxta.打得过。”

    苏叶道:“你问问浅韵仙子怎么看,再看看魅儿担心不担心,就知道了。”

    华紫嫣疑惑的看向了诸葛浅韵。

    诸葛浅韵眼瞳中恐惧之色闪过,略微有些心悸的道:“他确实实力不强,但是他强的是他背后的靠山势力,人皇这种皇族实力!”

    华紫嫣闻言,表情精彩了起来:“这个……不是说是假的吗?”

    诸葛浅韵道:“假的?苏离若是不死,可能就是假的。可一旦他要是被杀穿,假的就变成真的了!具体就别问了,问就是我若出手就会被杀穿!苏叶不是一直想让他那个弟弟去和异族对杀试试吗?他这一次如意了!”

    苏叶的气势微微一变,变得圆润而挥洒自如了起来,如谦谦君子温软如玉。

    他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摇了摇头,风度翩翩的道:“非也,我曾确实有此心,但此次,的确是无心之举。”

    他说着,又看了看已经光泽黯淡的通天塔区域,道:“我们现在,已经和现实拉平了一天的时间了。

    魅儿道:“所以我们现在,是苏离进入通天塔的一天后了,而苏离这时候,会在做什么呢?”

    诸葛嘉云疑惑道:“不是刚进去的吗?”

    华紫嫣道:“他进去的瞬间,替身纸人就烧掉了,替身纸人烧掉,代表这一道分身当场就死了。”

    诸葛嘉云道:“若是他解决里面的时间问题,是不是我们或许可以直接和现实的时间同步?然后离开这记忆禁区小世界?”

    魅儿道:“不错。”

    沐雨兮见状,点了点头,道:“看样子,该知道的你们也已经都知道了。那么,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沐雨兮说着,不顾魅儿等人眼中的不舍,身影当场破碎,形成了一道七彩玄光。

    七彩玄光最终汇聚在了一起,竟是形成了一颗七彩气泡,像极了纯粹的希望之源。

    而这颗七彩气泡就这样的向着天空飘了上去。

    速度不快,但是几个呼吸之间,这七彩气泡就这样的消失了。

    那一刻,魅儿等人心中,莫名的怅然若失,原本存在的记忆,也彻底的消失了。

    就仿佛,这片天地间,再也没有一个叫‘沐雨兮’的少女出现过。

    魅儿怔然了片刻,随即抬手下意识的擦了擦脸颊。

    然后她有些发愣——她眼角,竟是有泪水淌出。

    “我竟然落泪了,苏离明明应该是没有大碍的,我为何还落泪?”

    “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似的。”

    魅儿冥想片刻,却找不到答案。

    “唉。”

    阙辛延长叹了一声,道:“刚才或许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以至于,天地间抹除了一个人的存在。”

    阙辛延说着,又道:“这是幽冥海深处禁地——忘尘寰才会有的手段,天道抹除般的手段。”

    诸葛青尘同样莫名的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道:“我也落泪了,这说明,我们中间有一个同伴,以她存在这世间的所有痕迹,换来了我们这一次的安全。而我们,生生世世,将不再有他的记忆。”

    华紫嫣目光四顾,随即拿出一面如龟壳般的镜子,对着四周的虚空照了照,最终对着他自己也照了照。

    片刻后,镜子里飞出了一名美丽的少女。

    少女,正是离暮雪。

    华紫嫣道:“暮雪,你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丫鬟吗?”

    离暮雪躬身行了一礼,恭敬的道:“是的小姐,暮雪已经伺候小姐两万多年了,这第二世,也一直不离不弃。”

    华紫嫣道:“在万漓圣地,你喊我什么?”

    离暮雪俏脸上满是恭敬、温柔之色:“当然是‘漓姐姐’啊。”

    华紫嫣叹道:“对啊,漓姐姐……我好像还答应,将你许配给苏大师来着……有说过那样的话吗?好像有,也好像没有。”

    离暮雪俏脸微红,叹道:“小姐,苏大师此次前往通天塔,虽被烈阳一族算计成功,但是他一定会无碍的。小姐的紫气万道推衍,他不是有‘紫气无极’的命格吗?既然如此,定是会安然无恙的!”

    华紫嫣道:“好像是吧。”

    诸葛浅韵道:“你不用担心,他擅长魂战,那烈阳一族、天羽一族都擅长魂战,肯定是优先魂战的,到时候,让他们常常苏离的厉害!”

    随后,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今,便连仅仅有的那一丝微弱的存在感,似乎都消失了。

    就这样,沐雨兮的存在,在所有人的记忆里,也因此而消失。

    而与此同时,同一时刻,万漓圣地附近、扭曲的虚空深处的花月谷中,一朵花儿含苞待放的绽放了一朵花儿。

    花儿中,花瓣呈现出七彩色,花苞绽放之后,其中,一个小小的女孩儿静静的开始长大。

    而这个小女孩儿,不过呼吸之间,就已经长大到了十七八岁的模样。

    “雨素,你终于长大了,哈哈,不容易啊。”

    远处,那朵花儿身边,一名白衣纱裙的少女美眸之中显出了欢喜之色。

    “小姐,雨素回来了。”

    “我知道了,不错,很不错,这次的成长非常巨大,已经提升五层生命本源层次了。”

    “灵师伯伯还在吗?”

    “他?他已经不在了,已经化道了。”

    “啊……他……他怎么不等雨素回来啊。”

    &nbs.xgchotel.p;“走吧,我带你去祭拜祭拜他吧,又一座镇魂墓啊。”

    ……

    仿通天塔中。

    苏离一步踏入,然后看到魅儿震惊、惊恐、悲绝的眼神的时候,他的心其实当场就被击中了。

    那一刻的柔情,已经无语言表。

    “我知道你对我很担心——但是,魅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安然归来的!”

    苏离在白光中,关闭了通天塔的通道,并当场调出了系统面板,看了一下隐藏得最深的分析结局。

    “仿通天塔中,有真通天塔——玉清分身。”

    “异族和外府强者隐藏的地点,就在真通天塔中——身外化身。”

    “真通天塔的核心区域里、或者是入口处,一定有祭坛,而祭坛处,可能就是魅儿、诸葛浅蓝被镇压之地——太清分身。”

    “通天塔祭坛极有可能是一个杀局,可以将计就计跳进去,然后彻底杀穿,杀杀杀杀杀——上清分身。”

    “进入真通天塔中的第一时间,要用到化身纸人——化身纸人108号。”

    “多叠几层化身纸人,让他们打爆一下,找一下优越感——化身纸人66号。”

    “不用让他们找优越感,当场打爆他们,以他们在通天塔的存在,分身必定有几具,打爆几次,本源、造化和离魂一样会损失巨大。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歇斯底里的施展真正的实力进攻,这样打起来才有意思——上清分身。”

    “进入通天塔之后,利用现实大于过去的法则,碾压苏叶,灵魂形成不对等情况,所以可以置换苏叶,化身苏叶。一方面让苏离背锅接下来的大因果,一方面事成之后给予苏叶指点其天人之魂的终极之路,驱虎吞狼——玉清分身。”

    “以苏叶打穿通天塔后,在祭坛处天羽族必定会跳出来收割,同时有风浅薇炎姬站在最后收割,那就将计就计,让天羽族镇压你,让炎姬和天羽族狗咬狗,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玉清分身”

    “最终必定是天羽族败于炎姬之手,过程会有曲折,但是成功率却极高。所以到时候,针对炎姬,打爆她,炼死她,若是能采补合道,不用客气——上清分身。”

    “面对如此复杂杀局,为看清、不能完全确定之前,建议以不变应万变——太清分身。”

    “若要魂战化身盘古,以我为本体冥想,事半功倍——身外化身。”

    “炎姬若是心思太深,或者采补的过程中,本体血脉强度不够,体力上也扛不住,可以叠几层替身纸人——替身纸人。”

    “炎姬背后会不会还有布置,要预防连环杀局——上清分身。”

    “通过云青萱的恐惧和魅儿的忌惮来看,炎姬比魅儿厉害,那么,这样的人还在背后依靠强者?不太现实,这些异族眼高于顶,偏向于骄傲,这些年对罪域星入侵太顺利,没历经毒打所以都很飘,这次正是一次毒打他们的好机会——玉清分身。”

    “已经连续感应到大量地书碎片气息,《皇极经世书》或许会有惊人的蜕变,此次或许是一次大蜕变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太清分身。”

    ……

    苏离的目光扫过这些他先前一直不曾去看的信息之后,心神颇为震荡。

    之前不看,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他知道,这些信息一看,极有可能被魅儿察觉到一些端倪。

    魅儿在先前套了足足三层甚至四层,如果不是他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直接上去就是套五层,直接在通天塔门口等着,恐怕这一次他就输了。

    所以,小看魅儿或者是小看这个世界的任何修行者,一定会遭受到吊打。

    而罪域星这些人已经这么牛逼,结果看看一个比一个下场凄惨,就知道,烈阳一族、天羽一族的那些外族修行者不会简单!

    恐怕,那些人都同样拥有完整的三魂七魄!

    若是这样的话,那才是真难对付了!

    而真正的通天塔战场,恐怕要比玉清他们分析的更残酷!

    玉清分身等存在之所以自信,是因为这块通天塔必定是魅儿曾经能进入的通天塔,而这就说明,这块通天塔的强度不高——起码苏叶比魅儿厉害,如果他化身苏叶的话,结合《璇玑战魂》和那一套《天罡神体》之类的防御功法、《赤魂身法》等手段,这相当于他有十二个苏叶——翻倍实力的苏叶联手,而且还是心有灵犀的那种!

    好,这如果还不够,没关系,我还有108号替身纸人,每一个都有十分之一的苏叶的实力!

    看似十分之一很弱,但是想一想苏叶处于什么战力层次?

    或许,就十分之一的实力,恐怕都已经能和魅儿持平了。

    当然这不是说魅儿弱,而是苏叶此人,是真的强!

    这样的存在,相当于带着一个百人军团,还是心有灵犀的那种,每一个都能单独进行魂战,就问怕不怕!

    这是玉清分身自信的根源。

    可苏离却没有那么自信——具体说不是不自信,而是心态更谨慎一些。

    没办法,这次是现实,不是真虚体悟中。

    而且,如果异族好对付,罪域星怎么会成如今这样?

    罪域星都已经被逼得内部开启了养蛊模式了,而就算是这样,杀出去的苏叶、魅儿和风遥等人,一个个的都被完全碾压了,下场何其凄惨。

    苏叶魅儿已经如此优秀都落得这般地步,苏离哪里敢真像是玉清分身呈现出来的信息那样,吊炸天的横扫啊!

    所以,他必定是先要试探一番的!

    不过,苏离也知道,这也只是他的想法,到时候一旦开启分身,恐怕玉清分身当场就放飞自我了!

    对于这个结果,不用想苏离都知道,是一定会的。

    想当初用风遥的时候,上清分身那浪破天际的举动,以至于别人盯着他这个本体狂杀——因为别人认为,分身一定会僵直,而本体一定运用功法炉火纯青。

    (万字大章节奉上~今天晚上公司有酒局,没法码字了~明天开始开启爆更模式,本书大高c来啦,泪求月票、订阅和推荐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另,非常感谢‘醉看红叶’1888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20190523081006562’、‘老解*军’、‘叫我鸭鸭吧’、‘死前留名’各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lieare’、‘人生只需要一份真爱’、‘是五条吖’、‘爱你呵呵夕’、‘知易做难’、‘忒远娄哥’各200起点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