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62章 血煞炼魂,魂碑砍头
    !

    “哈哈哈,竟然对我们施展天机魂鉴术?难道不知道,我们手中的镇魂碑品质更高,对于镇魂墓的挖掘更深入,对于通天塔的感悟更深刻吗?

    烈樊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了,你那个魂奴神子弟弟竟然没有进来?倒是玩得一手好手段啊,看样子你是被苏星河和穆清雅那两个废物抛弃了,顶替了那小贱种进来了吧?”

    烈狂继续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同时打量着苏离,言语讥讽开口道。

    苏离有些奇怪的看了这烈狂一眼——烈阳一族这种异族,浑身的气血非常强横,非常的雄浑。

    不仅如此,这三人的气血中还带着炽烈的温度,就仿佛站立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燃烧得非常旺盛的炼钢炉一样。

    那种高温,伴随着他们说话的那种霸气、以及那种高高在上的桀骜姿态,苏离的感觉非常的古怪。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这些人,都是孕育在火焰、岩浆中的生命一般。

    “哈哈,这种话当着他的面说做什么?他毕竟还是很好面子的,特别是在炎姬的面前,特别的好面子。眼下炎姬虽然没在,这不是有烈樱吗?小樱可也是我们这一脉难得的奇女子啊!”

    烈樊又再次的说道。

    说着他又‘啧啧’了两声,道:“可惜了,这么个废物这次前来,倒是没有办法去收割那个小贱种了。完美的三魂七魄种子啊,没有想到,竟是如此的优秀。”

    烈樊说着,忍不住看向了烈樱。

    烈樱淡黄的长裙迎风舞动,近乎于炸裂的身材足以让阙辛延都为之羞愧。

    再加上,这烈阳一脉的男女,肌肤都并不是血脉色的,而是那种小麦色或者是古铜色,其穿着也都非常的暴露……

    这般,烈樱的身材非但非常的夸张,还非常的诱人。

    烈樱那一双同样仿佛绽放出烈阳般光彩的眸子此时也已经锁定了苏离:“看样子,是想感悟亲情碑吧,当真是好一个兄弟情深啊。”

    烈樱的语气里,也带着同样的揶揄之意。

    苏离闻言,心里对于这三人有了第一印象——这烈阳一族的三人看起来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

    不过,是不是这样,他也不能当场就判断,毕竟如苏叶、魅儿等强大的存在,在通天塔里似乎都吃了天大的亏。

    哪怕苏叶有可能是主动的将天人之魂镇压出去的,恐怕这其中也一定有一些难以抗拒的因素。

    “就你们几个?再没有其他人了吗?”

    苏离主动的询问了一句。

    烈狂三人闻言,都忍不住面面相觑,随即,他们的表情反而更精彩了几分,那就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啧啧啧,能力没见到有多少提升,这语气倒是越来越狂妄放肆了,还就我们几个,莫非,他还希望炎姬亲自出手镇压他?就像是上次将他如蝼蚁一般拍死那样,亲自镇压他?”

    烈狂忍不住笑道。

    “大抵上,能被炎姬镇压,也是他的一种荣耀和荣幸吧。”

    烈樊笑道。

    “炎姬的魅力,丢出他非同一般,别说是他,便是我也难以抵挡啊。”

    烈樱娇笑连连,眼眸中,倒是仿佛倒映出了炎姬那绝美的身影。

    当然,所谓的绝美,也仅仅只是烈樱等人眼中的绝美,在苏离看起来,也就那样而已。

    苏离无法确定这些人到底有多强,也就不好主动出手,他原本也是想探听一些信息的,此时见这些人暂时没有下死手,他便也渐渐镇定了下下来。

    与此同时,苏离调出了系统面板看了看分身们分析出来的信息。

    &nbjxpxxs.sp;这时候,分身们绝大部分主张先套一套话,唯独上清好战,玉清好杀,这两个一个主张大战一场,绝对可以战斗得酣畅淋漓,而一个主张直接动用《璇玑战魂》,并信誓旦旦保证可以当场杀穿。

    苏离见到这些信息,心中更加的安定了,所以神态反而更加的淡定而随意。

    至于被这些人言语讽刺几句,苏离也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

    他这人虽然心胸宽广,但那也是看针对的什么人,就像是烈阳一族这些人,莫说知晓他们对魅儿不善,便是不知道,就他们当前围追堵截他的举动,苏离就绝不可轻饶。

    别人报仇那是十年不晚,苏离报仇那是一会儿都嫌多。

    “炎姬难道不是我的舔,鸡大师吗?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个名头其实不是我的,而是那炎姬的?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炎姬舔得都不知道有多开心——对了,你们要不要也舔一舔?”

    苏离稳住心神之后,当即语气桀骜而随意的瞥了烈樱三人一眼,嗤笑道。

    他这般语气,这般姿态,那当真是极其的桀骜而高高在上的姿态,就仿佛神灵看蝼蚁一般的姿态!

    这种语气和态度,对于自认为自身无比桀骜的烈樱三人,简直是不可忍受的!

    哪怕,他们三人几乎立刻就知道,这苏叶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强行要激怒他们,要一心寻死,他们也依然压不住那种狂暴的怒火。

    “呼哧——”

    “呼哧——”

    烈狂和烈樊几乎立刻喘起了蹙起,额头上青筋鼓出,双眼之中闪烁着无比刺骨而炽烈的杀机。

    “别生气啊,生气你们能动我吗?我这次之所以来,是来找炎姬的,我身上又拥有完美的天人之魂了,所以,快让炎姬来舔我吧,我心情好的话,就让她当场收割了算了。”

    苏离说着,同时毫不避讳的对那烈樱道:“就你们三只蝼蚁般的东西,也有资格牵扯和我炎姬之间的事情?另外,你们大概不知道,我苏叶的真正身份和来历!”

    苏离说着,心念一动,整个人已经套上了一层太清分身了。

    是以,那一刻,苏离整个人仿佛化作至道投影,万道霞光韵彩笼罩着他。

    不仅如此,因为这个世界似乎更接近烈阳一族所在的区域,所以像是一处更高等一些的世界,因此苏离显化太清分身加持的状态的时候,那当真是连天地都变得失色了许多。

    就仿佛,这世间所有的光彩全部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一样。

    这般逼格,比之在罪域星上,明显要强了百倍不止。

    苏离自己也没有料到会弄出如此巨大的动静。

    此时,他这般施展出来,才意识到,似乎还是高调了一些。

    不过,通过冥想《皇极经世书》,苏离确定,这一座通天塔所在的区域,几乎和现实出现了一些断层——哪怕现在还是现实,但是从他开始出现在此地之后,这种断层就出现了。

    因为他并没有填补那三份因果。

    这样一来,这片独立的通天塔小世界区域里发生的所有一切,就不会有信息传递出去。

    除非,要么是他死在了此地,这种断层才会消失。

    抑或者,这片区域被彻底的打穿、其中的所有生命全部死绝,这样才会有全新的改变。

    这一切,都是源自于《皇极经世书》的感应。

    既然如此,苏离也就不再那么忌惮了。

    此时他显化道韵气息加身之后,果然,无论是烈狂还是烈樱以及这是烈樊,全部都被震住了。

    原本,他们还想嘲笑苏离是癞蛤蟆,也配对那炎姬产生非分之想。

    可是眼下,他们已经发现这苏叶这次敢于跳进来,还真是有些东西啊!

    “快让炎姬来迎接她的竹子,她这个舔奴连一点儿基本的规矩都不懂!”

    苏离继续一脸道法韵意的说出一些不堪的羞辱话语来。

    烈樱三人闻言,脸色立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那个魂奴神子弟弟,就是一个圈套?故意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实际上反而是你在暗中成长?连环圈套?”

    烈狂沉声道。

    他收敛了那一抹轻视之意。

    烈樊和烈樱相视一眼,两人站位稍微挪开了一些,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包围圈,将苏离包围了起来。

    苏离见状也不以为意。

    之前信口胡诌,没能触发以理服人也没有能薅羊毛,苏离准备用点儿其余的方法先套些信息,让分身们分析出更多一些的信息来。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倒是你们,真是本事不小,竟是在记忆禁区里套了一座通天塔?这般手段,倒是超乎想象。”

    苏离随口夸赞了一句。

    烈樱冷笑道:“那是当然,自炎姬大人那边通过风浅薇发现到了一些端倪之后,就留意到了苏离此人。这是一枚无比完美的种子——很难以想象,你们这片罪域之地,竟是也能生出如此完美的种子。

    所以,在察觉到即将出现的一系列杀局之后,便刚好利用这个机会,将一座我们阵阵掌控住的通天塔套在了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里。

    只要那座仿通天塔被激活之后真正的通天塔就会第一时间渗透进去。

    到时候,那一枚完美的种子苏离进去,自然等待他的就是我们的收割。

    只是,炎姬大人怕是也没有想到,原来你们两兄弟,其实就是一个人吧?”

    “不错不错,你苏叶当真是天赋异禀,不愧是罪域星的天机神子,竟是才这么短暂的时候,便再次的三魂七魄彻底圆满了,再次的变得完整了!

    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啊——这般天赋,哪怕是在整个罪域星,能拥有者也寥寥无几!

    但是面对我们无比聪明的炎姬大人,你输得也不冤枉。“

    烈樱非常的显摆。

    似乎,这样布置一局的炎姬便已经彻底的立于不败之地了一般。

    苏离闻言,当即明白了这些人的手段。

    确实是不能轻视——对方表现出来的这只是第一层,而目前苏离表现出来的是第二层,实际上对方在第四层,苏离暗中准备的手段在第六层,炎姬可能在第五层或者第七层。

    苏离判断出了这一点,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表现出了一丝意外之色,随即自信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一些因果,倒是也有些超出我的预期!你们确实还算了不起,但很可惜,你们依然错得很离谱。

    我怎么可能是苏离?此次,我不过是和我那魂奴弟弟强行逆转了命格而已。

    天机逆魂术明白吗?

    不过不是完整的逆魂,而仅仅只是取代了他而来到了此地。

    我有判断你们可能会收割他,而他的某些情况,确实是我一手控制衍化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你们上当。

    可惜,你们自诩聪明,却不想,已经上当了。”

    苏离刚说完,烈狂便忍不住鼓掌了起来,道:“果然,你果然是这般心思,哈哈哈哈哈。”

    烈樊也同样笑道:“你在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是你了,因为那什么苏离,根本不可能真的有多强,他的某些手段施展出来,简直是贻笑大方,什么身法什么魂战,可笑之极!

    偏偏,你们还陪他演戏。

    那时候我们就在想,这枚完美的三魂七魄的种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炎姬大人已经判断出,那必定是你斩出的一道本源所形.zyxta.成,甚至在你之前没有被镇压的时候,就斩出去独立存在的。

    所以才会有这般结果。

    而这一次你跳进来,也在我们预料之中——因为,你不这样表现出替死守护他之心,怎么继续隐藏他其实就是你的造化本源的事实?

    所以这一次,你是奔着被镇压、被炼死被收割的目的而来的吧?

    可惜,这一次原本准备连魅儿一起彻底镇压了的,结果她却没有跳进来,这倒是让炎姬大人的推衍出了一丝失误了。

    不过,推衍未来,未来总会在既定的基础上发生一系列小小的变化,这种事情其实也无可厚非了。”

    烈樊的语气同样非常的桀骜。

    他这般话说出来,烈樱和烈狂立刻露出了睿智、自信的神采。

    似乎他们已经在智力上彻底的碾压了苏叶一般。

    这种心态,苏离其实也有些理解——一个人越是缺什么,往往就越是会炫耀什么。

    所以,这烈阳一族之人,很明显曾经是被苏叶的智商碾压过的。

    具体是什么时候什么事,此时的苏离心中是完全懵逼的。

    不过,烈阳一族三人的表现,倒是让他多了一些窥视秘密的机会——或许这个机会也依然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抑或者不是。

    但对于苏离而言,都没有任何关系——他判断不了,但《皇极经世书》能依靠冥冥中的感应,判断出部分真假。

    “哦,就这些信息了吗?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可以去死了。”

    苏离见烈狂、烈樊和烈樱三人反反复复就是炫耀在仿通天塔中套了一层真通天塔的伟岸手段,顿时也不再客气了。

    这其中是有陷阱的。

    但是苏离却已经准备直接的踩踏进去。

    “咻——”

    苏离祭出了罪月幽魂剑——这苏叶现在赠予的一柄造化圣器级的镇魂秘宝。

    此时,他又以‘苏叶’的身份,来动用这一件镇魂秘宝!

    “轰——”

    那一刻,苏离身影一动,顿时一分为三。

    一份上清分身,两分替身纸人。

    化作三个苏叶的他,当场冲向了三人。

    三道身影如电般,陡然杀出,无论是身法还是速度,都堪称极致。

    “区区蝼蚁,也敢嚣狂!”

    烈樱最先出手了——她一眼就看出苏离分裂出的两道分身很是孱弱,所以当场对上了上清分身。

    她冷叱一声,浑身烈阳之光汹涌澎湃,无尽气血之力衍化,并凝聚出一枚血色的战斧,当场朝着上清分身劈了过去。

    那一击,顿时就引出了这片天地的共鸣,衍化出万道的霞光道韵气息,杀出大道如渊般的一击。

    烈樱的眼眸是无比冰冷冷冽的,像是寒星一般,可因为她本身的道是烈阳之道,所以这种极阳化阴般的手段,反而令人更加的难受。

    被这种目光锁住,上清分身当场动作凝滞了刹那,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

    “轰——”

    烈樱的那一斧头劈出,顿时显化出了惊天的伟岸战力,仿佛这随手的一击,都可以生出无尽繁衍的道痕生生不息,又能获得天地间的所有法则的认可。

    一斧头,当场击中了上清分身的身体。

    不过上清分身的身体当场却化作了一道青气并被斧头当场穿透了过去。

    青气恢复,重新化作上清分身,而这时候,烈樱的攻击又再次的出现。

    与此同时,烈狂和烈樊也朝着苏离的另外两道替身纸人攻击了过去,其战力,同样不比烈樱的战力差。

    上清分身面对烈樱的强横无敌攻击,但是他却浑然不在意。

    那一刻,上清分身没有动用苏叶的那些功法,而是动用了莫邪剑心。

    剑,是莫邪剑;心,是素天心。

    那一刻,上清分身衍化这种剑心之后,罪月幽魂剑和剑中的清霜剑魂,竟是仿佛忽然生出了极道的融合,一刹那,清霜就仿佛明白了什么才是剑心,什么才是剑道至尊,剑道明主!

    所以,那一刻的罪月幽魂剑,已经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剑意。

    那是一种源自于生与死的情感的剑意,那也是莫邪剑心这般剑心的最正确的运用之法。

    而这样的剑意剑心,结合《玄心奥妙诀》功法被上清分身施展出来之后,那一刻天地间的光彩,已经都完全的黯然失色。

    莫邪剑意,罪月杀魂!

    “咻——”

    那是绝世而无敌的一剑。

    那也是天外飞仙的一剑!

    以罪月幽魂剑结合《玄心奥妙诀》的手段,并以万分之一的战力杀出!

    即便如此,那战力,也早已经超越了烈樱的战力不知道多少层次。

    “噗嗤——”

    与此同时,上清分身动用了《天枢古镇天机神术》这种恐怖的镇压秘术手段。

    这般手段动用的瞬间,天地间的天机之力如发生了极道的扭曲一般,一座恐怖的‘锁魂塔’的虚影竟是当场显化了出来,瞬间如极道流光,猛的冲杀而出。

    “咻——”

    那一道锁魂塔般的虚影显化之后,后发而先至,当场已经击中了烈樱的眉心,并当场的杀了进去。

    同一时刻,苏离的那罪月杀魂莫邪剑意,也在瞬间击中了烈樱的眉心。

    这一击,已经超越了所有的攻击层次,是以当场就完全击中了烈樱的眉心

    “噗——”

    毁灭之力彻底爆发,上清分身手段凶残,明显是要第一时间当场将烈阳杀穿。

    只是,烈樱的身体虽是猛的一震,接着眉心炸开大片血水,却在关键时刻双眉紧缩,当场以血肉之力锁住了上清分身杀出的那一道剑意。

    接着她的手猛的一抓,就将那化作实质般的剑意猛的抓在了手中。

    “轰——”

    烈阳一手抓住剑意,猛的一捏,当场剑意就炸碎了,同时她的手也当场炸碎了,血水横流,白骨显出。

    但是这还不算,她的手中,当场燃起了血色的熊熊火焰,她的眉心也同样当场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

    这些火焰升腾焚烧的同时,当场就将上清分身杀进去的那些毁灭之力焚烧了出来,并在瞬间化作了自身滋补的能量。

    不过片刻,烈樱浑身伤势彻底的恢复,看不出有任何的受伤的地方。

    反而,上清分身战斗的身影骤停,脸色微微凝重了几分。

    尽管他的动作无比的水到渠成,一招一式的施展都非常的了得,但是烈樱的防御远远超出预期不说,哪怕是苏叶无比擅长的恐怖手段——《天枢古镇天机神术》,也仅仅只是镇压了那烈樱片刻,就已经失效了。

    苏离的本体,将目光投注到了上清分身身上。

    这时候,他立刻感应到了上清分身的那种莫名的情绪变化——竟然一招没有能将此人秒杀?失败,实在是太失败了!

    区区一个普通的烈阳一族的修行者,不过是个先驱者、炮灰般的存在,这一招他都施展出了一定的实力了,竟然没有打死?!

    上清分身对于先前自身的表现,是非常非常的不满的!

    但是,上清分身可能完全不知道的是——

    他这差点儿一招将烈樱杀穿的手段,何其的震天动地,何其的让烈樱三人心惊肉跳!

    烈狂和烈樊原本颇为不以为然,和苏离的两道纸人分身战斗的时候,还显得神情轻松,可是随着烈樱和‘苏离的本体’对打的一招杀出来后,两人的脸色顿时就像是死了亲爹一样难看。

    当场,两人就畏首畏尾了起来,不再大开大合的战斗,反而极其谨慎小心。

    烈樱此时内心也慌的一批,之前若非是身上的造化烈阳本源当场震碎了那般杀机,她竟是都要被这苏叶一击杀穿了!

    都是婴变境九重的圆满、都是同等的生命本源层次,对方竟是能爆发出这样的战力?

    不仅当场无损的闪避她锁魂的绝杀攻击,还能反手一击差点儿将她杀穿?

    这战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烈樱再次看向苏离的眼神,充满了深深的忌惮之色。

    同时,她的眼神阴狠凶戾,神色凝重而又煞气四溢。

    “轰轰轰——”

    烈樱身上更强的气血震荡爆发了出来。

    而苏离的上清分身已经明白其中的因果。

    苏离心念一动,两道替身纸人刹那化作了两具上清分身。

    是以,这一刻三具上清分身出现了。

    “轰——”

    那一刻,三大分身没有提升战力,却仅仅只是衍化出了《天罡神体》结合《赤魂身法》的手段,并将自身的攻击手段以《天罡造化混元气》功法杀出。

    手持罪月幽魂剑,上清分身的战力简直是恐怖绝伦。

    那一刻,上清仿佛衍化了道痕一般,真正的衍化出了极道的剑意。

    在先前的剑意层次上,这一次,是在不增强苏叶的本身的战力的基础上,将自身的潜能运用到了极致!

    依然是万分之一的战力。

    但是却比之先前,更加的强横无敌。

    “杀!”

    三大分身同时杀了出去!

    “嗡——”

    三柄罪月幽魂剑几乎同时主动嗡鸣,并当场衍化极道天道剑主意志,杀出一道恐怖的绝世杀戮之力。

    那一击,如湮灭了道痕,显化出了一片混沌虚空,甚至杀出了隐约的混沌清浊变化的恐怖异象!

    “噗嗤——”

    这一次,刚刚反应过来的烈樱,烈狂以及烈樊,几乎同时被这样相同的恐怖杀机击中。

    “啊——”

    他们的灵魂颤栗,整个人更是灵魂震荡,像是被震慑了灵魂一般,在关键的致命时刻,大脑一阵轰鸣并当场呆滞了那么一下。

    以至于,就是这样一刹那的时间,罪月幽魂剑便已经携带无尽的法则与意志,当场将他们的眉心杀穿。

    “轰——”

    这一次,烈樱三人都没有抵挡住,眉心当场就被杀了个对穿,血水都飞溅出数千米。

    “噗噗噗——”

    便在此时,三人的身上,三道血色的古老幽魂,竟是当场冲出了头顶,那是幽魂,但同样也是婴变九重圆满级的魂婴。

    只是这魂婴已经不是婴儿状态,而是和他们一样大小的青年男女状态。

    “轰——”

    三道婴魂显化的刹那,苏离的手中,罪月幽魂剑猛的横斩,一剑寂灭。

    “嗤嗤——”

    这一击,速度更快,杀戮的意志更加的强横逆天。

    可是,同一时刻,烈樱三人的幽魂当场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三人的幽魂竟是化作了三轮烈日一般,竟是和天空的烈日形成了某种无法言喻的神秘联系。

    “轰——”

    那一刻,三妹烈日衍化如星辰崩塌般的毁灭气势,猛的朝着三大上清分身杀了过去。

    那化作烈日般的火焰婴魂,当场杀得虚空都生出了扭曲的涟漪,十分恐怖。

    上清分身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在这些攻击狠狠冲杀而来的时候,他不退反进!

    几乎在这种轰杀手段冲过来的时候,上清分身凝聚《天罡神体》,衍化一个小型面积的防御区域,当场以这样的极道防御强行扛下了那烈焰火球婴魂的攻击。

    上清分身当场震荡了一刹那,身体却是没有后退半步——《天罡神体》衍化极点防御手段,正面扛住了这一击!

    于是,烈樱三人当场神魂巨震,光是那恐怖的反震之力,就震得他们灵魂紊乱,心神失守!

    更遑论,在这一击之后的刹那,他们的身体和灵魂,都被反震之力震荡得有些僵直——似乎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战的结果,差距会有这么巨大。

    上清分身抬手当场再次祭出罪月幽魂剑,又是一剑,当场将烈樱三人的婴魂再次洞穿,并当场钉在了远处的通天塔的入门处的石碑上!

    “轰——”

    石碑都被杀穿了,三道幽魂被杀穿之后,随同他们的肉身一起,被活生生的钉在了这通天石碑上。

    这里是通天塔的入口处,也是真正的通天塔所在的区域。

    苏离的三大上清分身做完这一切,却依然能感受到三道幽魂和他们的肉身之中恐怖的血脉复苏气息。

    几乎是刹那之间,烈樱三人便恢复了大半,并在以更恐怖的速度复苏!

    苏离心神一凛,还没有作出应对反应,三大上清分身便无比凶猛的冲了过去,衍化巨大的手掌一掌拍了下去。

    这一掌看似是普通的一掌,实际上却是苏叶的第三大超级功法——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

    这种恐怖的血煞炼魂术手段一施展,竟是自行的将《天枢古镇天机神术》连带着施展了出来。

    如此一来,苏离诧异的发现,这一次这种天枢古镇手段施展出来之后,烈樱三人竟是当场像是被镇压在了秩序锁链之中一般。

    一道道的同样是血色的秩序锁链,当场穿透了烈樱三人的肉身和婴魂,以至于这般过程,让三人痛苦得惨烈的嘶嚎了起来。

    三人脸上再也看不到先前那嚣狂、桀骜的模样,反而看起来极其的凄惨惨烈。

    而三道上清分身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在施展完《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和《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之后,三道分身主动的替换掉了。

    这一次,苏离没有主动干预,但是三道分身自行的全部替换成了玉清分身。

    然后,冷酷得一批的三道玉清分身当场就直接锁定了烈樱三人,并将《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施展到了极致。

    “轰——”

    血河蔓延,恐怖的血河杀机遍布,并形成了翻滚的血海,当场将烈樱三人淹没其中。

    “啊——”

    烈樱三人无比凄厉的惨呼,却依然在不到百余个呼吸之后,被炼制成了一滩滩的血水!

    这种炼化,不仅炼化的是肉身,灵魂,还有他们的三魂七魄。

    这般过程,哪怕是苏离的本体看着,也觉得无比的残忍。

    但是玉清分身完全没有任何表情和心里变化。

    以至于,苏离看的时候,非但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残忍的,反而觉得这炼化精气魂的过程,就像是巧夺天工的、技近乎道的完美工艺一般。

    苏离看得心情舒畅。

    更让他感慨的是,被《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炼死的烈樱、烈樊和烈狂化作的血水被血海淬炼之后,苏离吸收过来之后,又被《皇极经世书》炼化淬炼了一次。

    以至于,苏离发现,他复印的这个苏叶,实力翻倍了!

    不仅是实力翻倍了,甚至他苏离的自身的生命本源层次,都直接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种提升实在是太快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提升,竟是自然而水到渠成的提升,就像是一杯水,别人是努力的一滴滴的汗水去灌满,而苏离是拿着一盆水在往里面倒,然后多得不得了,都溢出来浪费一大堆了!

    苏离对于这般结果,也是颇为感慨。

    他终于明白苏叶为什么这么强了!

    拥有这样的功法和手段,能不强吗?

    “不过,这种功法经常用的话,很容易入魔,苏叶倒是能无比淡定的面对这样的功法,确实是不简单。”

    苏离感受到自身变强了起码一倍以上,生命层次都提升了一层,整个人十分的满意。

    随后,他看着血海之中沉淀出来的那一枚镌刻着烈阳印记的荒古镜子,顿时脸上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随即,他表现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收起三大分身,套了个替身纸人走了过去,并当场伸手,从血河领域里将那面镌刻着烈阳印记的荒古镜子收取到了手中。

    接着,苏离心念一动,那一片血河领域,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苏离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眼前的荒古镜子。

    镜子背面镌刻着无比清晰的烈阳印记,这烈阳印记,和虚空中的烈阳一模一样,甚至其结构、内部的构造等等,都镌得特别的清晰。

    除此之外,镜子的四周,镌刻了许许多多非常神秘的符文。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就见到系统面板分页上的四条信息特别是显眼。

    “这是一个暗藏的杀局,可以跳进去——太清分身。”

    “跳进去,从主动变成被动,装成是被镇压,引出他们的底牌手段,然后一举杀穿——上清分身。”

    “杀穿了,再炼死他们——玉清分身。”

    “这种荒古、莽荒的血脉之力,对于身外化身的效果极好——身外化身。”

    ……

    苏离默默的关闭系统面板——这些分身,好像到了罪域星之外,更智能化了一些。

    当然,在罪域星里其实也差不多。

    苏离的感觉其实很奇怪,就像是他自己精神分裂一样,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的念头和冲动,这些念头和冲动都是他自己的,因为这些分身都是从他身上分裂出来的,就像是他自己的手脚一样。

    而且,这些分身每一道,都似乎专精某个区域,工作之间的分配达到了一种巧妙的平衡,非常的舒服。

    此时,苏离就在观看了一会儿系统面板后,整个人更加的自信了。

    目前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那么接下来谁到底更胜一筹,到底鹿死谁手,就要继续走下去看了。

    但是,苏离很清楚一点——烈樱三人看似被杀死了,但死的可能仅仅是一道本源体。

    烈阳一族的修行者是不那么好杀的,他们拥有的独特天赋就是‘烈火永生’的天赋,只要不是当场瞬间杀死,都可以极速恢复,浴火涅槃。

    不过苏离对这一切都浑不在意。

    他打量着镜子背面好一会儿之后,才下意识的翻转了镜子,看向了镜子的正面。

    镜子的正面显化之后,《皇极经世书》立刻生出了强烈的异动——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饥饿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人饿了三天三夜之后看到了最为鲜美的食物一样,那种饥饿不仅发自内心,更发自于灵魂。

    “地书碎片?还是完整的地书书页?”

    苏离心中微微一喜,知道关键的东西来了。

    若是没有这地书书页,这片空间怎么可能和现实的时间衔接上?

    苏离沉思之间,凝神看向了那镜子的正面。

    镜子里,忽然倒影出了足足三道幽魂、以及七彩色的灵魄气息。

    苏离先是一怔,然后发现,镜子里的三魂、七魄都格外的完美,格外的赏心悦目!

    苏离心中立刻意识到,这就是他的三魂七魄——完美的三魂七魄!

    这三魂七魄不仅仅是他的,甚至这镜子,竟是连他的样子都照出了一丝模糊的端倪!

    虽然那一丝模糊的端倪非常稀少,但是苏离非常清晰的知道那就是他苏离而不是苏叶!

    好在,值得庆幸的是,这般完美的三魂七魄的虚影情况下,他的模样和苏叶的模样,竟是有近七八成的契合的地方。

    而那一丝模糊的端倪,正因为模糊不清,所以除了苏离自己,恐.whhryl.怕苏叶看到这一幕都分辨不出来那模糊的幽影是苏离而不是苏叶!

    苏离心中的念头闪过之后,那古老的镜子忽然喷出一道光,当场喷中了苏离。

    苏离的身影当场定格在了原地。

    接着,镜子中当场飞出了一位淡黄长裙、身材火辣火爆的古铜色肌肤少女。

    她抬手将镜子一收,并看向了定在原地的苏离,感慨道:“当真是完美的三魂七魄啊,苏离苏叶,果然是一个人!这等秘密,我们都猜错了,却被本源镜照了出来。”

    她说着,又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虽然我也知道,你们罪域星为了应对一系列连环杀局而将镇魂墓、通天塔中厮杀的规则颁布到了普通的修行者的层次,全民普及,残酷竞争。

    但是你们差得太远了。

    如这般手段,我们是不需要培养的,是高贵的血脉传承,世世代代的自我血脉进化蜕变而形成,源自于生命层次的本能,明白了吗?

    你能杀掉我们的三道本源体,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更厉害的是,那种能炼化我们本源的手段,竟然真被你研究出来了。

    难怪炎姬大人当初说,愿意给你一个当‘舔姬大师’的机会,难怪当初你会跪着效忠说给你个时间证明你自己,你这一次,竟然真做到了啊!”

    烈樱说着,娇笑连连,伸出手在苏离的脸上拍了拍:“小白脸,罪域之奴将永生为奴,想爬到炎姬大人的身边当狗?想到太美了。”

    烈阳拍的力量不大,但是依然拍得‘啪啪’响。

    而被镜子定住的苏离,则像是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一般。

    只是,苏离的本体处于记忆禁区,以一种冷冽的眸子平静的盯着烈樱。

    这种眼神,透过苏离替身之上的双眼,落在了烈樱的脸上。

    烈樱似乎有所感应,俏脸上显出了明显的戏谑神色。

    不过这会儿她没有说什么嘲讽的话语,而是拿着本源镜,对着苏离的替身纸人又是一照。

    “轰——”

    替身纸人当场就被无数的白色光线穿透,并瞬间钉在了一块碑上。

    那一块碑,竟是一块镇魂碑!

    而当这一块碑出现之后,苏离的本体发现,他和替身纸人的联系中断了。

    算计他依然通过系统面板能和这替身纸人的分身共享信息,但是他发现,这替身纸人当场就被废掉了一半——因为替身纸人身上的‘真虚天禁’能力和‘天枢古镇天机神术’能力,当场就被那镇魂碑当场拓印了出去,像是被复制出去了一般。

    而后,这两种能力,活生生的从替身纸人身上剥离了出去,印在了镇魂碑上。

    镇魂碑上立刻有大量的秩序锁链显化,这些秩序锁链当场就将替身纸人锁住,穿透了肉身和三魂七魄,并当场钉在了碑上。

    烈樱冷眼瞥了替身纸人一眼,道:“一如既往的不中用,我们仅仅只是一层手段,你就输了!后面,还有足足八层手段都还没能用出来!罪域星看样子是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了!”

    烈樱说着,屈指一弹,两道火光从她手心飞出,烈狂和烈樊神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镇魂碑上的替身纸人,脸色非常的难看。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烈樱出手,他们的本源就被砍死了。

    “你们来砍头还是我来?”

    烈樱冷声询问道。

    “我来!”

    “我来!”

    烈狂和烈樊争抢道。

    “你们两个一起吧,先把脑袋砍断和本源造化的联系,让其处于离魂状态,再把天人之魂抽出来。”

    烈樱淡淡吩咐道。

    (ps:第2更万字更新奉上~第三更尽量在12点前哈~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万分感谢啦~另感谢书友‘老实人玖寒!’1888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我叫大新哥’、‘淅伱閡’、‘潜龙不聋’、‘书友201801717132733697’、‘书友20200329042018219’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