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餮仙传人在都市〕〔上门贵婿林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64章 打穿天羽族,炼化本源镜
    !

    正常情况下,烈樊和烈狂是根本不会畏惧妖索和妖菱的,毕竟他们并不是两人组合,而是一个三人组合。

    其中的核心战力烈樱的实力,是非常强大的。

    三人组合起来,面对妖索和妖菱,不说能正面杀穿,但是也一定可以轻易的击退对方。

    可眼下,烈樱莫名就化作了一抔白沙,成了荒漠之中那沙尘之中的一员,这让烈狂和烈樊心中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感。

    原本这一次的任务做到这一步已经快要完成了,可此时,出现了这般情况后,两人的心也直接沉到了谷底。

    “咻——”

    这时候,烈狂几乎刹那之间眉心一震,竖眼裂开,其中一道血光当场冲天而出,炸开一片血雾。

    他的手段异常的激烈也异常的凶狠。

    这一击,几乎当场就将自身的道韵炸了一半,可谓是不先动手杀人,却已经动手自杀。

    这般手段施展出来,烈樊先是一怔,随即立刻就明白了。

    他严阵以待,当场就守护在了烈狂的身前。

    而另外一边,妖索也只是无比淡定的看着这一幕发生,俊逸超凡的脸上,带着一股股自然而清新的笑意。

    在苏离的眼中,此人是一个如自然精灵一般的神异人物。

    通过冥想《皇极经世书》,苏离已经感应到,无论是身外化身还是三清分身,对于此人的评价就是——深不可测。

    恐怕,以苏叶的能力,还真不见得打得过。

    所以,根据这方面的信息来判断,这一次,烈阳一族因为他先前的测试而把烈樱弄死之后,烈阳一族的通天塔,恐怕要保不住了——这个前提是炎姬不出面的情况下。

    此时,在冥想《皇极经世书》之后,苏离眼中,这个妖索、抑或.jsshcxx.者是妖索身边的妖菱,这两个天羽族的异族族人,确实是非常牛逼。

    这种牛逼在于,不仅仅是他们浑身的那种崇尚自然的自然精灵般的气息深入灵魂与骨髓,更是因为他们的气质里孕育着一股股自然的生命灵性气息,这种生命灵性气息甚至不需要判断,苏离都可以确定——这是一种生生不息的不灭生命之力。

    这种存在,苏离甚至没有对他出手过、也没有苏叶对于这两人的任何记忆,魅儿也没有任何相关方面的提及。

    可苏离依然认定——这妖索和妖菱,除非是将他们真正的一瞬间杀穿,不然这种蕴含恐怖的生命神性气息般的存在,太难杀穿了。

    更可怕的是,无论是冥想《皇极经世书》还是自身的源自于冥冥中的那种感应,苏离都发现,这两人站在那里,就是一尊本体。

    没有什么分身,没有什么本源,也没有什么造化或者是离魂,就是这么赤裸裸的一尊本体站在此地。

    可是,却无人能奈何他们。

    苏离明白到对方的这种恐怖的‘自然灵性’天赋能力,就知道,他化作的尘埃不属于自然,对方难免当场就知晓了。

    “……”

    判断出来这一点之后,苏离已经彻底的无力吐槽了。

    果然现实是残酷的,这种能力本身,就足以让人绝望了!

    要知道,他的能力是《道生一之神隐篇》啊!专精隐匿的功法,竟是被别人一眼就看穿了?

    虽然苏离不是特别确定,但是也已经没什么侥幸的心理了。

    到这一刻,亲自遭遇到两大异族,苏离才发现,无论是烈樱的恐怖战力、恢复能力,还是这天羽一族的恐怖生命灵性能力,都完全将人族的修行者碾压了。

    苏叶应该是目前为止他苏离所遇到的最强大的一人,可是此时苏离复印出了苏叶,却没有任何把握和这天羽族的两人一战。

    在上清分身的判断之中,是可以一战的,前提是解锁自身的全部战力。

    只是这是现实,目前而言,这一局还没有来到关键时刻,苏离不愿意去赌这种可能性。

    他有百人军团,确实可以暂时性的压制甚至是杀穿。

    可,一旦这些人背后套了一层强者呢?再然后呢?

    更遑论,按照魅儿的判断,这其实仅仅是一座小型的通天塔,应该是不入流的那种。

    正因为如此,此次前来的烈阳一族的强者抑或者是天羽族强者,恐怕都不会特别强。

    即便如此都已经这么厉害了——果然,这通天塔就不是人族能混的地方啊。

    此时,烈狂的眉心炸开一片血光,也同样吸引了苏离的注意力。

    这一片血光当场汇聚了大量的造化本源气息,这些气息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光团。

    光团之中,一轮烈阳猛然爆散出一片血色的炽烈光芒,并当场升腾而起!

    那一幕,让苏离如同在罪域星看到日出一般——只是,这种日出的场景,是无比近距离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轰——”

    烈阳升空,炸开一片天道道光霞彩,并引得天地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可,也仅仅只是如此。

    烈阳熊熊燃烧,不过刹那之间已经燃烧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并不时炸开一道道的血色火光。

    火光焚烧得虚空的灵气气流不时炸开一片片血色的如雷霆般的弧光,并引起四方的灵气漩涡不断的爆响。

    而这烈阳在出现的刹那,一股股恐怖的灼热温度,已经扑面而来,让离得很近的苏离都感受到了强烈的高温的炙烤。

    烈阳轰然炸响,冲天而起,其恐怖的气势引得虚空中的灵气爆出一片片漩涡般的轨迹——特别是烈阳冲出的那片区域里,更是会出现扭曲的能量漩涡不时炸开。

    这般动静是非常大的,可是除了动静大之外,却也没什么其余的异常了。

    当这一轮烈阳冲击到天幕区域的时候,忽然之间,天幕呈现出了一片烟暗的深渊。

    深渊之中,仿佛忽然睁开了两只冷漠的双眼,仅仅是扫了那烈阳一眼。

    那烈阳当场就定格了,然后瞬间湮灭,连一丝能量涟漪都没有留下。

    烈狂先是一怔,然后忽然脸色灰暗,眼瞳中也显出了更加恐惧和绝望之色。

    他有些难以置信,再没有先前的所有桀骜,反而无比茫然的道:“不,不不,绝不可能,绝不可能!这样的传讯手段,乃是破开天地的规则的传讯手段,怎么可能传不出去啊!怎么可能啊!”

    他咆哮着,心态似乎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轰——”

    这时候,他身边的烈樊抬手一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股股雄浑的烈阳之力,当场涌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烈狂身体一颤,随即渐渐的冷静了下来,额头上原本淌出的炽烈汗水,也渐渐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了起来。

    这时候的烈狂,忽然之间站了起来,整个人的气势立刻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他的目光当场锁定了妖索和妖菱,沉声道:“你们已经封锁了外界?也对,以你们的手段,一旦得知这小世界的存在,并且知道我们动用了一尊通天塔的情况下,一定是会这么出手的。”

    烈樊放在烈狂的肩膀上的手,这才收了回来,然后他有些担心的看了烈狂一眼,而没有多说什么。

    妖索只是淡然的一笑,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有风度:“有些事情,你们其实一直没有看明白——事实上,这里已经出现了时间上的某些不稳定的情况,知道吗?不过也对,你们手中是没有时间属性的镇魂碑的,所以对于那罪域星的那一块碑,志在必得。

    而罪域星的那群硬骨头,也真是了得,活生生的将镇魂碑镇压到了记忆禁区,并将其埋葬在了过去。”

    妖索说着,目光又扫向了苏离所在的区域的那一缕尘埃一眼,眼中带着一抹似笑非笑之意。

    苏离这时候已经完全确定,这之前一直强大之极的隐匿手段,在这天羽族这种异族面前,完全失效了。

    这不能说这种功法不强,只能说这天羽一族是真正的‘道法自然’,就是自然的灵性的一种天赋体现,所以,他衍化的尘埃因为不是真正的尘埃,是以当场被发现了。

    苏离知道,却依然没有呈现出来。

    他继续装作不知道。

    而且他还有很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也并不急。

    烈狂闻言,冷哼了一声,显然是非常的不屑,对于妖索的话,也是完全的不信。

    烈樊则是拿着镜子,对着烈狂的眉心照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镜子里的情况。

    “你看什么?怎么,你相信他的话?”

    烈狂皱眉,有些不愉。

    烈樊沉声道:“你的造化本源分裂出去的烈阳星魂,已经彻底的寂灭了,而这种寂灭,是一种永久性的损伤,所以这不是普通修行者能做到的。

    这是一种时间法则上的中断、隔断。

    也就是说,妖索的说法是对的。”

    烈狂闻言,脸色有些难看:“你莫非已经被策反了?”

    烈樊沉声道:“我先前跟随烈樱和炎姬大人的时候,有接触过这妖索,他们天羽一族的修行者,并不会说什么谎言,也不会动用什么太复杂的手段,但是他们本身,崇尚自然,讲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所以,他们的话是可以信的。”

    烈狂道:“这种种族特征我知道,只是你真将这种特征当成是真的的话,未免太天真了。我看他们就是暗中算计,居心叵测,不然岂会在我们快要成功的时候才跳出来?”

    烈樊道:“你的七魄受损,情绪已经不稳定,我不与你多说,此次无论如何,我们也一定要守住那份天人之魂不失,但这天人之魂已经落入了那妖菱之手。”

    烈狂道:“既然如此,那边死战一场,即便夺不回,也已经尽力。”

    烈樊道:“夺不回,我们的结果就唯有一死!死战一场,最坏的结局,也依然不过一死,但是也有夺回的希望,然后活。所以选择方面,已经没什么需要考虑的了!”

    烈狂道:“正有此意!”

    两人交流之间,当场便已经达成了共识。

    两人虽然怕死,但是在需要背负责任的时候,却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即便是明知,以他们的实力和妖索妖菱一战必定会死,却没有任何的退缩之心。

    这一点,苏离也看得明明白白。

    “哦?想要战斗?就凭你们两个吗?将炎姬喊出来吧,不然,你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在我眼中,你们两人和普通的蝼蚁,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妖索简单的扫了烈狂和烈樊一眼,眼神一如既往的自然而灵性十足。

    只是,苏离却已经看出,妖索这种天羽族族人并不是没有轻蔑、轻视甚至是戏谑等情绪产生,而是这一切的情绪都被替换成了那种自然而高贵的灵性气势,所以很难以呈现出来罢了。

    苏离静静的观看着,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无论如何,总该是要有一方失败了之后,他才会入场。

    更遑论,他先前已经释放出一道替身纸人踩了一个陷阱,以至于丢失了一份能力。

    “是不是蝼蚁,不是你妖索说了算!”

    烈狂怒喝一声,浑身血气如狂,当场沐浴着恐怖的血色烈焰之力。

    烈焰燃烧,他仿佛化作了绝世的火焰君主一般。

    与此同时,烈狂身上的气息,更是在刹那之间爆发到了极致,那一刹那,苏离就清晰的感应出,烈狂拿出了真实的实力——不是千分之一和百分之一,而至少也是五成的实力!

    这种气势爆发而出,苏离立刻感应到了一种镇压万古八荒的绝世火焰威凛。

    哪怕是处于尘埃状态,苏离也依然无比的心惊。

    此时的烈狂,先前历经过一次自斩本源,损伤了一半的底蕴去传讯。

    而且因为传讯不成功,又遭受到了一些反噬,其状态,必定已经不是巅峰状态。

    可此时他竟是还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战力!

    “轰——”

    烈狂身上的气血爆发而出,他的手中,一柄血色火焰焚烧着的斧头当场衍化了出来,这斧头被他提着,当场衍化出绝世的烈阳杀机到极致,一斧头已经劈出。

    这一击,当场就粉碎了一片虚空,打出一片扭曲的空洞烟幕,让沿途的恐怖灵气当场化作齑粉。

    虚空很稳定,但是这种杀机依然打出了扭曲般的恐怖道痕力量。

    “轰——”

    那一刻,恐怖的音爆声和如同空间崩塌般的声音无比刺耳的传出。

    烈狂的身体同时向前踏出一步,气血陡然之间暴涨十倍有余,同时那一斧头的虚影再次叠加,再次被他一斧头劈出。

    前一斧头和后一斧头的杀机当场重叠,时间的快与慢仿佛当场结合,并同时杀了出去。

    那一刻,虚空猛的一震,不仅先前扭曲的烟幕粉碎,便连四方的通天塔的边缘区域石壁等,也全部剧烈的颤栗震荡了起来。

    这种杀意、狂煞煞气爆发之后,强大的冲击力已经震荡得四方的沙尘崩碎四散而开。

    天地间的劲气在这一刻猛然爆发,那种煞气已经如海啸般狂暴涌向四方。

    这,仅仅是一斧头。

    “雕虫小技!”

    妖索站着都没有动,眼眸之中的神性光泽自然而淡然随意。

    他轻声开口的同时,抬手就是一拳打出。

    这一拳,当场正面迎上了那一斧头。

    一拳,后发而先至,当场正面与战斧的狂暴攻击碰撞到了一起!

    “轰隆隆——”

    那一拳,当场就粉碎了战斧,打穿了扭曲的烟幕和那毁灭的极道杀机,并将这一切的狂煞能量劲气全部震碎,化作一片能量齑粉,四散而开。

    天地如刹那之间崩裂一般,再次呈现出了扭曲的风暴。

    风暴之中,妖索的身影一步踏入,进入了风暴的核心区域,并又在下一刻,走出了那狂暴的风暴区域。

    下一刻,他便来到了烈狂的身前,身上的衣袍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是,四周扭曲的风暴等一切狂煞气息,都已经平息了下来。

    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狂乱的劲气逸散四方,甚至混乱的环境也当场就恢复了正常,变得充满了自然的清新和谐气息。

    与此同时,妖索抬手又是一拳打出。

    这一拳,一拳横空,拳意精神与自然灵性融合,打出了一片道韵和道痕的实体,形成了一种源自于太古般的苍古气势。

    “轰——”

    一拳,正面击中了烈狂的眉心。

    “轰——”

    与此同时,烈狂于万分之一刹那反应了过来,一斧头劈在了妖索的拳上。

    两者碰撞,烈狂的身体猛的后退了数百米,而妖索的身影动都没有动一下,那一斧头劈下,对于他似乎没有任何的影响。

    或者说,这种影响很大,只是烈狂没有看出来罢了。

    苏离看到这一幕,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烈狂的所有攻击的力量,全部被妖索吸收了。

    吸收之后,并在当场以自然的神性之力进行了炼化,形成了他自己的自然能量本源。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意思就是,这么战斗下去,这妖索的实力就会无限拔高,而烈狂就是个能量食物,在不断的喂饱妖索。

    等一场战斗这么打完之后,烈狂就彻底的被吸死了。

    苏离终于明白,妖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从妖索出手的第一招正面碾压开始,烈狂就没什么机会了。

    但是第一招烈狂能避开能算是侥幸的话,第二招其实妖索已经击中了烈狂的眉心,但是那一击毁灭之力却没有当场打出来,烈狂在致命危机感应下,被动的反应了过来,又打出了一击,去以能量喂养妖索。

    这种战斗,没法打了。

    苏离不用看也知道,烈狂和烈樊两人,完蛋了。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看了看,却见系统面板信息上,太清很自然,而上清颇为兴奋,玉清则是直接给出建议让对方吸三清紫气——不怕死就多吸点,这种力量吸进去,就是剧毒,那种自然神性之力是无法炼化的。

    苏离看到这种分析之后,也不由心中微微一凛。

    顿时,他忽然意识到——天机魂毒恐怕也是这样一种东西。

    不同的文明的能量底蕴,在别的文明的生命的体内,有可能是营养品,也有可能是剧毒?

    苏离的心情,顿时有些古怪了起来——沐雨兮和魅儿没事啊。

    不过,这些杂念他很快就摒弃了。

    魅儿和沐雨兮本身就已经和他阴阳合道过,所以可能本身就能规避这些。

    再者,玉清的意思是三清紫气对于天羽族的修行者而言,可能是剧毒——对方不是喜欢吸吗?那就让对方吸个够不就行了?到时候引爆,直接炸掉。

    怕就怕,对方吸一口之后发现——玛德这是剧毒,然后不吸了,那就亏了。

    苏离的目光又再次的扫向了系统面板分页。

    上清分身:爆发《璇玑战魂》一战!

    玉清分身:爆发《璇玑战魂》杀穿!

    太清分身:衍化自然之道,我上我也行!

    身外化身:肉身化烈阳?战斧开天地?论肉身之强,我身外化身不输于人。

    替身纸人:……

    苏离见到这种开始渐变的风气,忽然觉得,这系统面板可以无限分页的能力,已经不仅仅是记录信息了,这是要变成沙雕聊天群了吗?

    这都开始讨论了?

    “轰——”

    这在这时,烈狂的杀机再次爆发,再次杀向了妖索。

    &jxpxxs.nbsp; 而妖索又是一拳,将诸多杀机当场崩碎——崩碎之后的那些能量,又很快化作自然之力,消失不见。

    这时候,妖索忽然浑身一震,他的背后,竟是出现了一尊非常强横恐怖的巨大幽魂虚影。

    那是他的身影显化出来的幽魂,但是这幽魂浑身有一对如九色琉璃光影般的光翅。

    光翅挥舞着,五光十色的光影笼罩了妖索之后,这幽魂的双眼猛然睁开,朝着那烈狂忽然一声怒吼咆哮。“

    “天羽幽魂音杀术!”

    烈樊脸色狂变,尖叫了一声,声音却一下子定格了。

    这时候,苏离都觉得灵魂一阵阵的刺痛,浑身一片冰冷刺骨,寒意凛然。

    这种攻击?魂战?

    还是源自于现实里的灵魂攻击?

    这是真正的灵魂攻击手段,而并不是天机战场的那种魂域战场的魂战!

    这天羽幽魂音杀术施展出来之后,对于苏离而言,这都是绝世的镇魂杀音。

    苏离头皮发麻,那种神隐状态当场就被破掉了,浑身显化出一缕缕淡淡的道痕气息。

    但是他当场收敛,再次神隐。

    这般情况,妖索和妖菱早就发现了,却没有理会苏离。

    反而烈樊和烈狂此时依然没有察觉到苏离的存在。

    因为此时的烈狂已经被定住了一般,当场定格在了原地。

    他的灵魂被攻击的一刹那,就如同听到了一道绝世的惊雷之音一般,当场就呆滞了。

    然后,这一道绝世镇魂杀音,便化作实质般滚滚杀出,瞬间杀入了烈狂的耳中。

    “啊——”

    烈狂惨呼一声,七窍炸开,双耳更是炸出一片血雾齑粉。

    同时,他无比凄惨的抱着头,一下子就栽倒在地,痛苦无比的翻滚、扭曲了起来。

    “啊啊啊——”

    烈狂咆哮着,身体里一道道血色的幽魂气息破裂了开来,然后一簇簇的灵魂气息像是一团团的被煮沸的血色气泡一样从他的身体里逸散了出来。

    只瞬间,烈狂的身体抽搐了两下之后,大量的血色气泡从他身体里升腾了出来,他的身体立刻开始干涸、枯朽,并化作了一座沙雕。

    这是真沙雕。

    因为,他的身体化作雕像之后,已经全部的白沙化了。

    妖索张口一吸,那无尽的、密密麻麻的血色气泡全部飞了过去,被他一口鲸吞。

    这时候,妖索的浑身气血本源,明显增强了不止一筹。

    随后,妖索这才看向了烈樊。

    “轰——”

    烈樊气血彻底爆发,整个人当场施展出了极道增幅的功法,并且战力当场暴增百倍!

    不是一成战力,不是五成战力,而是自身所有战力全部爆发不说,还增幅了足足百倍!

    “嗯?”

    妖索目光微微一凝,略微意外,却也不以为意。

    “妖菱,让给你吧,其造化本源,大补。”

    妖索语气淡漠。

    “好。”

    妖菱淡淡开口,随即目光一凝。

    “轰——”

    仿佛一片神秘而浩瀚的自然优美环境,瞬间笼罩向了烈樊和苏离。

    苏离心神一震,立刻察觉他仿佛被卷入了比花月谷美千万倍的美丽环境里。

    不仅如此,他还当场被这种美丽的环境所吸引了身心与灵魂。

    不过,刹那之间,《皇极经世书》立刻微微炙热,苏离当场恢复了正常。

    他依然还是一缕尘埃——仅仅是因为他离着烈樊不遥远,所以被这妖菱的范围攻击波及到了而已。

    即便如此,他就差点儿中招了。

    这样的手段,超出苏离的想象——先前,他哪怕是想都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逆天攻击手段。

    随即,苏离想到了镇魂秘宝的那些特殊的攻击能力和附加效果,心中终于有些明白了。

    恐怕,这些手段才是这些异族惯用的手段了。

    烈樱的实力,具体苏离没有体会过,但是一定比烈狂和烈樊强大很多,不然,妖索可能这么轻松就将这两人镇压了。

    苏离思索的瞬间,烈樊已经中招了。

    不过他身上当场亮起了一道本源之光,挡住了这种恐怖的诱惑冲击。

    可就在这一刻,妖索动手了。

    又是那恐怖的幽魂虚影当场一声咆哮。

    又是那天羽幽魂音杀术!

    苏离耳中一炸,仿佛晴空霹雳炸响,灵魂更是猛的一震。

    下一刻,他化作尘埃的身体当场被炸了出来,整个人愣了愣之后,七窍都疯狂喷血。

    那一刻,烈樊先是一愣,但随即反而多了几分凶悍、兴奋之色。

    “苏叶,我们一起干他!干他,炎姬大人知道了之后,一定会对你另眼相待的!”

    烈樊虽然自斩了一部分记忆,但是也拥有解锁的密码,看到苏离出现之后,立刻联想到了一些禁忌和秘密,所以当场解封了记忆后,知道苏离来历不凡,立刻就想拉拢苏离。

    苏离也是没有想到自己当场被妖索盯住了,并被天羽幽魂音杀术杀了出来。

    这种音杀之术的确非常厉害,但是对于苏离而言,也就那样了。

    不是他非常强大,也不是苏叶对于这种手段能免疫——而是之前在档案世界,混沌钟一响,当场连世界都炸穿了啊!

    他自己都把自己杀死了——那才是音杀手段啊。

    这天羽幽魂音杀术虽然牛逼,但是历经过那一场生死造化的苏离发现,对于这种‘音杀杀魂’手段,他几乎能免疫九点九九九成了。

    所以,苏离仅仅只是七窍受到了一些物理上的损伤,而灵魂上没有任何不妥。

    更重要的是,苏离虽然本体被震了出来,但是在被震出来的刹那当场就切换了。

    音杀攻击?

    针对肉身和灵魂?

    行,当场切换身外化身出来顶上。

    所以,苏离仅仅是七窍流血,看起来惨烈,但是他深吸一口气,自身淌出的鲜血像是时光回流一样,重新倒流了回去。

    然后,他完好无损。

    这时候,烈樊看到这一幕后先是一愣,再次狂喜。

    而苏离此时则做了另外一件事。

    他看了妖菱一眼,当场调出系统面板,对于那锁在镇魂碑上的替身纸人下达了一个命令——自斩!

    是的,自斩。

    那替身纸人反正是死路一条,活着去给镇魂碑血祭好处?

    那替身纸人的三魂七魄就不是三魂七魄了吗?

    根据能量守恒来算,这种东西虽然不是通过功法和天机值复刻出来的,但是能量应该是系统提供的,血脉等都是他自己的。

    说是没什么大的损失,但哪怕是蚊子腿的损失,苏离都不愿意损失给这些异族。

    这些人太强了,天赋能力、研究能力都太强了。

    “轰——”

    苏离念头一下,替身纸人早就想自斩脱困了,是以当场衍化《璇玑战魂》自斩自炸。

    镇魂碑能镇压所有的天人之魂肉身等一切,却唯独,无法真正的锁住苏离来自于系统的那些功法的运转。

    没有用,根本都不是一种法则一种天道下的产物,锁不住,镇压不了。

    所以苏离随时都可以自我化道,自斩。

    这一点,也正是苏离不学习这个世界的任何功法的原因!

    如今,这一点当真是派上了极大的用场——试想,一旦他真正的学习了任何一种功法,不是被系统优化的那种的话,就相当于在这个世界的天道之下。

    那么镇魂碑这么一缩,九十九重锁链穿透灵魂本源,他就彻底的插翅难飞,将彻底的任人宰割了!

    此时,替身纸人的人头当场自行的焚烧,然后,化作了一张熊熊火焰的冥纸,刹那之间熄灭。

    分身死了,苏离心神一松,顿时,那种被砍掉了一刀的失落感当场消失。

    于是,《替身纸人》功法的能力,完全恢复。

    先前,因为替身纸人被镇压断绝了联系之后,他的替身纸人从能分裂九个,变成了只能分裂八个。

    如此,他十二道分身,就要少分裂十二个!

    眼下,这个替身纸人自斩之后,《替身纸人》功能当场恢复不说,之前被剥夺的什么《天枢古镇天机神术》等,全部化作虚无,彻底消失了。

    与此同时,那原本被收走的镇魂碑,也当场忽然秩序崩裂,法则崩坏,当场就在那一枚天机圣玉里炸掉了!

    而原本还在对付烈樊的妖菱,忽然浑身一震,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鲜艳欲滴的绿色鲜血之中,竟是蕴含着一块破裂的天机圣玉的碎片。

    碎片被喷出来之后,当场炸碎成了一片片的碎片,同时显化出了法则崩坏的恐怖场景。

    那范围虽然并不大,只有一两米大小区域的范围炸裂,但是那炸裂出的烟洞zyxta.和毁灭虚空乱流,则足以让所有人胆颤心惊。

    妖菱暂时停下了对付烈樊,一双自然而灵性十足的眸子,当场就锁定了苏离。

    “轰——”

    下一刻,一道七彩生命之光陡然凝聚化作杀戮长枪,当场刺中了苏离的眉心。

    只不过,苏离的《天罡神体》当场显化,极道防御之力显化,苏叶一身实力,千分之一千当场就显化了出来!

    是的,这一刻苏离不仅套了身外化身更是套了上清分身,叠加使用,肉身防御结合《天罡神体》衍化到了极致,同时,苏叶的战力全部拿了出来。

    没有衍化《璇玑战魂》,但是苏离就想看看,苏叶的战力到底有多强。

    “轰——”

    那一击打出了一片毁灭的火星。

    苏离只觉得眉心像是被石头砸中了一样,一股非常强力的刺痛生出。

    但,也仅仅如此罢了。

    相对于肉身的痛苦而言,这种极点防御的手段,当场就防住了那妖菱的攻击。

    烈樊先是一愣,然后狂喜,哈哈大笑的时候,苏离眼神一凝,身体之中,玉清分身飞出,刹那之间一掌拍出一片血河。

    “轰——”

    血河狂暴,瞬间笼罩了烈樊!

    反正是要死,让那妖索妖菱吸死,那就越是难以对付了。

    而且,通过妖索的话语不难发现,烈樊是大补之物!

    这一点,苏离也通过冥想《皇极经世书》确定,妖索所言是真——因为在来此地之前,妖索等人并没有出现,也并不之前那之前烈樱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烈樊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苏离会忽然对他出手,所以已经疏于防范。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反应了过来,当场爆出血光,化身烈阳就要烘干血河。

    同时,他怒声咆哮:“苏叶你疯了,我们是——”

    他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出来,苏离当场衍化血河剑意,同时爆发出《天枢古镇天机神术》!

    完整实力状态下的《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当场就将烈樊震住了!

    “噗——”

    下一刻,苏离施展《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猛的朝着那烈樊一卷!

    “轰——”

    这时候,妖索和妖菱的杀魂手段当场施展了出来。

    魂战?

    苏离气血一震,足足七道分身冲了出来,当场衍化天机魂战领域连成七星阵法——源自于《玄术通灵》之中的阵法!

    七星连珠!

    七大分身,全部都是三清分身!

    “轰——”

    魂域陡然张开,一片血色荒地陡然笼罩了妖菱和妖索,并直接将两人卷入这片魂域战场之地。

    以至于,两人的魂道杀机刚出现,太清当场衍化一片至道化道、大道无为的场景!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当这种无为至道显化出来,对方的道韵杀机,当场就化作了柔和的清风,温暖的月光,被上清分身抬手一吸,就化作虚无,解决掉了。

    这是苏离第一次爆发足足八大分身一战。

    因为通过推衍卜卦,他发现,一个分身两个分身打这妖菱妖索,打不过!

    真的打不过,哪怕是苏离以苏叶的全力爆发也打不过!

    更让苏离无奈的是,苏叶的身体真出问题了!

    全力爆发的瞬间,苏离就发现,他复印出的苏叶的十八层封镇,开始松动了!

    而且,因为是完整复印过来的,所以这种松动,带来的是一种毁灭级的因果影响。

    所以,苏离必须要速战速决,必须要极速杀穿,不然这种封印松动之后,可能苏叶隐藏的绝世真相就要浮出水面,那时候,恐怕就不好处理了。

    “原来这家伙也是个老阴货——真实的实力就真的只能发挥千分之一!结果……装得一手好逼,而且遮遮掩掩的让别人不知道的同时又让别人暗中猜忌……”

    苏离也是有些唏嘘,苏叶确实是太聪明了。

    在没有得知这个真相之前,他还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原来苏叶这么强。

    结果,合着这种实力是通过十八层封镇叠加出来增幅的状态?无法完整施展出来?

    或者是施展之后有恐怖的后遗症?

    所以就像是他的《璇玑战魂》的能力那样,无限增幅之后可以莽一个时辰然后就处于濒死状态?

    “那如果是苏叶的实力全开,叠加《璇玑战魂》,不知会是一种什么结果,苏叶本身会崩掉吗?”

    苏离此时锁住了烈樊的同时,施展《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将处于‘天枢古镇’状态下的烈樊当场席卷炼化。

    “轰”的一声,烈樊化作的烈阳彻底在血河之中熄灭。

    全部爆发苏叶实力的苏离,情绪的发现,不过呼吸之间,烈樊就被活生生的炼死了。

    就像是浓硫酸对于废铁的腐蚀,那种速度,恐怖之极!

    苏离哪怕是以苏叶的手段施展这种残酷的手段,却依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手段,何等的凶残恐怖!

    可,苏离却非但不觉得残忍,还觉得大快人心。

    因为无论是苏叶的记忆里还是魅儿隐约的话语之中,异族对于人族的屠戮,那是真的残酷而残忍之极的。

    罪域星之所以成为罪域的血奴,全部都是这些异族的手段。

    对于异族而言,罪域星的生命不是生命,而就是养殖出来的肉猪、肉鸡,用来炼化的魂奴、血食!

    之前炼化,还需要一些时间,而这一次炼化,全力爆发之下,仅仅只用了三个呼吸!

    这三个呼吸的时间,还包括将烈樊卷入血河之中的时间,以及炼化完毕之后其化作血水淌入血河的时间!

    “嘶——”

    苏离再次的震撼、感慨。

    同时,他立刻运转《皇极经世书》,将这股恐怖的精气魂本源引导了过来。

    只一刹那,如天降异彩,道韵加身一般。

    刹那之间,天地间的霞彩陡然之间笼罩在了苏离的身上,同时一种源自于精气魂的圆满的感觉油然而生。

    “轰——”

    那一刻,苏离的灵魂为之一震,他无比清晰的感应到,他化凡的层次提升了一层,生命底蕴层次也同样提升了一层!

    这一种突破,十分的圆满而水到渠成。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道痕、道韵、霞光韵彩汹涌如巨浪,狂奔倾泻而下,涌向了苏离的头顶。

    苏离的头顶,当场就形成了能量的漩涡,而这些不是能量,是天道之力,是道痕道韵之力。

    不过,苏离却没有直接吸收,而是当场盘坐了下来,本体加持之后,冥想《皇极经世书》开始吸收。

    这时候,《皇极经世书》也毫不客气,当场显化出了神秘而无形的力量,侵蚀到了那一面掉落在血河之中的本源镜上。

    “轰——”

    本源镜在此时,剧烈的震荡了起来,其中的白光一道又一道的喷出,却在虚空之中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命运之手抓住,当场拧断‘脖子’,然后抓了回来。

    “噗噗噗——”

    越来越多的白光喷出,却越来越多的白光被扭断脖子。

    渐渐地,这般场景无比密集了起来,化成了一片白色的光幕!

    而同样的,在这一片白色的光幕中,苏离清晰的看到了一只无形的手,一把抓了过去,抓碎那些白光,并将其直接吸收。

    “轰——”

    忽然间,本源镜当场碎了,其中所有的白光在刹那之间崩碎。

    刹那之间,破碎的镜子里,滚落出一颗满头白发的、面容苍老枯朽的女子人头。

    (ps:第一更万字奉上~第二更会在12点前奉上~泪求月票、推荐票和全订阅~非常感谢书友‘麦了个神滴’1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20201116114236202’、‘书友20180601081528140’各2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所有人都盼着你’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