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65章 黑暗时代动乱,太清分身复苏
    !

    苏离看着这无比突兀滚落出的女子的人头,先是一愣,然后就已经看出,这面容苍老的女子,是人族修行者。

    在这烈阳星外的独立小世界,忽然遇到一位人族老一辈的人物,苏离忽然就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就仿佛,他乡遇故知。

    虽然说这种感觉很奇怪——而且,对于罪域星的修行者,苏离本身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感觉,也没有那种源自于血脉等方面的在意,当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恨。

    之所以对烈樊凶狠,一方面是苏叶的记忆里异族确实是不当人,另一方面也是对于魅儿的遭遇的一种同情心理和守护心理。

    此时,看到这样一颗人头从本源镜里滚出来,已经不需要苏离去想太复杂的东西就能判断出,这本源镜,就是这老妇人的人头结合什么三魂七魄之类的东西炼制出来的。

    恐怕,这女子的魂魄都被炼成了本源镜的镜魂了。

    如今本源镜被炼化掉了,这女子算是得以解脱了。

    苏离看了一眼系统面板,因果点数从2点上升到了5点。

    一块本源镜,提升了足足三枚因果点数。

    不仅如此,炼化掉了这本源镜之后,苏离生出了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皇极经世书》更强了!

    所以,毫无疑问的是,这本源镜不仅炼化了这人族的奇女子,还炼化了差不多三页地书碎片书页。

    所以,这地书碎片被炼化之后,时间会拉伸到未来三天,还是过去的三天?

    苏离也并不清楚。

    但是他目前也无法判定,他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依然是他自己存在的当下的时间。

    之前是云荒历9月21日18点多。

    如今是晚上22点30分。

    从进入通天塔到现在,时间总共只过去了四个多小时,也就是两个时辰。

    所以,苏离明白一点——他活在当下,就是活在现在。

    阙德在这方面的造诣显然是非常深的——不用去想活在现实还是过去,你存在的当下,就是你的现在。

    按照这种判断,那么,再过一个半小时,到了凌晨的时候,系统商城就又要刷新了。

    这一次,有了五次刷新的机会,等于是可以购买六件物品了。

    只不过,那个刷新的消耗……

    不用想,一定是十倍的翻倍,100,1000,10000,100000,以及100万。

    10万的天机值刷新,苏离每次都很肉痛。

    100万就为了刷新一次天机商城?

    苏离默默的扫了一眼3613718点的天机值,忽然觉得,天机商城多出来的刷新次数,一点儿都不香了。

    “天机值三百多万了,因果值也7点了,系统竟然不升级!”

    此时此刻,苏离反而更期待系统升级了。

    系统等级越高,能力越强。

    系统等级低了,很多功能的施展苏离都必须得小心谨慎之极,不然就会翻车。

    档案世界里,几乎都被人看出了端倪,虽然别人认为那是真虚未来的推衍,但是几乎已经和猜出来没太大区别了——仅仅在于,他们无法理解档案世界这种离奇的、远远超过真虚未来的存在罢了。

    此时,苏离关闭系统面板之后,蹲下身来,看向了那一颗人头。

    至于七大分身和妖索、妖菱的魂战,苏离反而并不担心,这种事情基本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原本他就已经能和对方一战,此次忽然生命层次和化凡的层次得以水到渠成的提升,这些当场就辐射影响到了分身。

    分身的战力是以苏叶而存在,可苏离此时提升的不仅是他自己的本体,苏叶同样也得以提升了许多啊!

    这样一来,苏叶的战力大幅提升,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此时对于苏离而言,这苍老的人头主人是谁,才是最为关键的。

    不过,苏离也同样有一些忌惮——按照这种情况而来,本源镜背后就一定没有阴谋陷阱吗?

    烈阳一族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本源镜会被炼化或者是被吞噬掉的情况吗?

    如果有,那么本源镜中设定一些陷阱囚笼,那就是正常操作了——本源镜不丢失,这些陷阱囚笼不激活,没有任何损失。

    丢失了,被人拿去炼化的话,激活囚笼,或者是其中暗藏的囚笼开始发力——这不就是这一颗人头的主人会牵连到的因果吗?

    这些苏离结合《皇极经世书》一番思索之后,当场就知道了。

    他也留了一份心,然后才看向了那一颗人头。

    人头此时,也刚好从本源镜中滚出,滚到了他的脚边。

    满头白发,脸上遍布满了皱纹,面色凄苦,眼神浑浊而苍老,其中写满了人生中的悲哀与不幸……

    这样一位老妪的人头,苏离最先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这仅仅是源自于他自己是少年而对方是老人的这种基本的年龄上的于心不忍。

    和所有因果都没有关系。

    苏离蹲下身来的时候,本体已经遁入了记忆禁区,换成了一尊替身纸人取而代之。

    随后,替身纸人苏离才伸手,将那一颗人头拿了起来。

    苏离伸手触碰到的地方,是对方的下巴和左耳下方的那片区域。

    这样,他很平稳的将人头抬了起来。

    那人头并没有死去,只是非常的腐朽,像是随时会熄灭生命的所有本源气息一般。

    苏离想了想,凝聚了一股源自于血河之中的、烈樊被炼死之后溢出的精气魂。

    这些精气魂本源被血河炼制之后就非常的纯粹。

    但是因为苏离吸收溢出了,这些就没有被《皇极经世书》进行第二轮的炼化。

    这些能量本源,存留于血河之中,相当于是成了苏叶的好处——只不过,这些东西,一旦‘档案复印’结束,苏叶是不会有任何收获的。

    因为真正的苏叶在此时已经被镇压到了永恒的迷失域里,而这里的苏叶,只是系统复制出来的苏离——并将苏离强化成了苏叶的一切而已!

    所以,他以苏叶获得的各种好处,关那个被镇压到迷失域的苏叶有什么卵关系呢?

    之所以他不敢完全的爆发一战,是因为一旦和现实牵扯,到时候苏叶真正的从迷失域出来了,就像是被风遥当场看穿一样,就会将自己陷入非常被动的杀局之中。

    不过,先前烈狂倒是爆发出一半的本源传讯出去失败,让苏离看到了璀璨的希望——好家伙,这里的时间成了断层世界,虽然和外界的时间是一样的,但相当于是没有时差的同步而已,却不在一片天地之下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时间上出现断层了。

    这种断层导致,此地这个独立小世界,成了真正独立存在的小世界了。

    尽管时间上和外界没区别,但是这里已经自成一片天地,信息传递不出去了!

    这种情况,和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的情况一模一样——说到底,就是对方将通天塔套在了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结果通天塔同样被那片区域干扰了。

    虽然时间上调整了回来,但是极有可能他苏离来自于过去并忽然依靠《皇极经世书》跳到了现实,就将这个小世界卡断层了。

    通过烈狂的情况想明白这一点,苏离就可以放心的浪了——唯一需要忌惮的地方在于,怎么去浪不将自己浪死还能破开这片小世界,重新回到通天塔之外的仿通天塔,才是他接下来需要考虑的事情。

    一边思索,一边将烈樊的精气魂不远不断的凝聚给了那一颗老人的人头。

    很快,这老妪的模样便渐渐地的清晰了起来。

    而苏离脸上的笑容,也逐渐的凝固了起来,因为这老妪的模样逐渐年轻之后,苏离认出了她的模样,并为之惊恐、心悸!

    ……

    血色荒地,魂域战场之中。

    淅淅沥沥的血色细雨飘荡在昏暗的天地之间。

    泥泞的地面上,满是腐烂的杂草。

    一股股淡淡的、腥臭而冰冷的气息,让此地变得极为的荒野和凄凉。

    天地间那种阴暗的、腐朽的、灰败的苍凉气氛,更是浓郁得令人窒息。

    魂域战场,为什么要选这样一处环境呢?

    这些天羽族人不是崇尚自然的美好气息吗?

    那么烟暗而腐朽的气息,对于他们而言,是不是特别的享受呢?

    此时,战场上的情况就是这样。

    因为,当七大苏离同时显化出来的时候,哪怕是淡定得逼格满级的妖索,都完全的一脸懵逼。

    而妖菱,更是美眸之中多出了几分异样的光彩——那种光彩不是羡慕,不是青睐,更不是喜欢上了,而是一种想要将苏离镇压、并研究其可以同时分离出如此强大能力的分身的能力!

    只不过,当他们意识到了眼前这种腐臭而让他们恶心的环境的时候,立刻就开始不那么自然了。

    妖菱还仅仅只是蹙眉,妖索则干脆冷酷着一张脸,像是害怕这片天地的环境对他们造成了某种污染一般。

    两人的表现,简直像是晚期的重度洁癖患者一样。

    苏离一见对方这种表现,顿时心里也乐了——当然,他并不会完全的相信对方会因为环境而生出什么大的影响,但是恶心一下也舒服啊。

    而且这种种族,自然随性,确实是一尊本体走天下,而且直来直去,正常情况下确实是不会用什么心机手段——但是他们的强大战力和强大的生命恢复力,是他们立于不败之地的根基。

    此时,两人死死的盯着七大苏离,神色也凝重了许多。

    而苏离的七大分身,化作七星连珠,当场杀出的时候,就已经显化出了无比恐怖的战力。

    魂战,本就是苏离所擅长,如今更是以苏叶的全部实力施展,这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了。

    “当真是完美啊!”

    忽然间,妖索忍不住感叹道。

    他脸上自然而神秘的笑容收敛了一些,变得正常了起来。

    这时候的他,忽然显得极其的强横,一身气息苍古而霸道。

    与此同时,他的背后,忽然生出一对湛蓝色光芒的羽翼。

    “是啊,确实是太完美了,完美得让一向寻求极致淡然之心的我都无法淡然了,这种要抓到我们种族里,当种子,让我们族中的无数奇女子轮流采补他,夺取他的本源形成种子,诞生出更完美的天人之魂后辈来。”

    妖菱眼眸之中闪烁着一缕缕炽烈的光芒来,这种光芒并不是很强烈,但是对于自然灵性贯穿灵魂的天羽族而言,这就是最狂热的欲望了!

    上清分身有些奇怪的看了太清分身一眼。

    太清分身脸上含笑,淡然随意,雅致不凡,逼格满满。

    而玉清分身冷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十万八万似的。

    这些分身组合在一起,形成七星连珠阵法之后,一道道的杀机衍化而出的时候,已经恐怖绝伦。

    妖菱和妖索已经有些疲于应付,所以已经绽放出了光翅来在气势上应对。

    “有点强啊。”

    妖索忽然开口道。

    妖菱道:“确实有些,恐怕我们还差点火候。”

    妖索笑道:“那怎么办?”

    妖菱道:“那就吃呗。”

    妖索道:“你的粮食还够吗?”

    妖菱道:“够了,还储存了三个罪域贱奴的魂食。”

    妖索道:“那我开天罗地网,进行守护。”

    妖菱道:“好,那需要多久?”

    妖索道:“已经差不多了,不要耽搁时间了。”

    妖菱当场答应。

    两人说话之间,一片七彩流光的光幕当场笼罩了两人,并形成了一圈七彩色的气泡。

    这气泡看起来一戳就碎,但是七大分身的攻击杀过来、击中这气泡的瞬间,就被反弹了回去。

    上清分身抬手一卷,这股劲气当场就被他回收了。

    只是,这样一来,战场当场就陷入了僵局。

    而这不是最残酷的战局。

    最残酷的战局是——妖索和妖菱当场拿出了一块镇魂碑,并从镇魂碑中往外一抽,抽出了两道人族的女子幽魂。

    那女子的模样,竟是像极了华紫嫣、云青萱等人的模样。

    虽然那并不是华紫嫣和云青萱,但是此时,无论是太清分身还是玉清分身、上清分身,都在瞬间就联想到了人族的先祖。

    人族的先祖,被大量的镇压在了镇魂碑之中,然后被这些人封锁在了里面,当成了平时的零食在吃!

    而且,关键时刻还拿来吃了补充能量!

    两道幽魂抽离出来的时候,一声冷哼都没有,反而目光无比仇恨的盯着妖索和妖菱,当场想要自炸,可惜,她们身上的秩序锁链当场绽放出雷霆之力。

    这股雷霆秩序锁链之力当场撕裂了她们的灵魂,让她们的灵魂极致扭曲得不成样子。

    将是,两道幽魂却没有任何皱眉、痛苦的呼声。

    等她们的幽魂重新凝聚的时候,已经被妖索一把掐住了脖子,一扯一撕,当场就强行扯了出来。

    苏离此时刚将那一颗老妪的人头喂养得年轻了起来,并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容貌。

    可是此时,他的心不由一凛,感应到魂域战场出事了。

    是以,他当场将本体意识投影了过去,并将人头同时提在了手中。

    人头恢复年轻之后,竟然是一个苏离完全无法想象的人——冷云裳。

    而冷云裳在恢复了意识之后,仅仅是看了一眼苏叶,双眼之中便淌出了血泪。

    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那两行血泪,却让苏离的心,仿佛被利器狠狠刺中了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他的本体意识遁入了一道玉清分身的身体里之后,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让他睚眦欲裂的场景。

    镇魂碑上的锁链刺骨也刺魂!

    更恐怖的是,妖索和妖菱一边笑着交流,谈笑风生,一边一手将那人族的女子先祖幽魂从镇魂碑中撕扯出来,然后当场吞吸炼化。

    以两人恐怖的体质,甚至不需要什么繁杂的步骤,当场吸走这些幽魂之后,他们的恐怖天赋,就会将这些幽魂魂气当场的衍化成为纯粹的自然气息,然后当场炼化。

    苏离看到了一道和华紫嫣一模一样的幽魂,就那么双眼绝望、悲绝的被活生生的撕碎,化作妖索手中的魂食。

    而那虚空中,笼罩着他们的七彩色气泡,像是生命之源、希望之光的七彩色的气泡,那么的刺眼!

    “轰轰轰——”

    其余六大分身狠狠的攻击着jsshcxx.这气泡,却无论如何攻击不破。

    因为这些攻击之力打上去,就像是打在任性极强的气球上一样,所有的攻击全部反弹了回去。

    哪怕,玉清分身衍化极道剑意杀机,凝聚极道剑魂至道,并将这种战力化作一点杀出,依然破不开这七彩光圈。

    这一刻,苏离几乎立刻就想动用《璇玑战魂》,爆发分身的所有战力!

    但是他忍住了。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一旦这么做,很有可能苏叶这个身体就炸了。

    炸了,后续的路就无法走了!

    这一刻,苏离深深的感受到了无力——明明他比对方强很多很多,但是对方祭出的这个气泡,就是打不碎,攻不破!

    更残忍的是,他只能亲眼看到华紫嫣、云青萱、甚至是苏荷、诸葛浅韵等人模样的女子从不断的从镇魂碑中抽出来。

    那道极其神似华紫嫣的幽魂是不是华紫嫣,苏离不知道,也无法判断。

    &nbs.jxpxxs.p;   幽魂状态系统都无法锁定分析信息档案。

    但是那种悲绝、绝望的眼神,却深深的刺痛了苏离的心。

    这不是阴谋诡计,这也不是什么囚笼手段,而就是事实。

    是在通天塔中奋战异族的那种无力、悲哀与对于人族未来毫无希望的彻底的绝望。

    可,哪怕是绝望又怎么样?因为她们已经看不到出路了。

    “噗——”

    “噗——”

    妖索三口,就吃下了七道幽魂,浑身的本源气息膨胀如绝世的祖龙魔一般,那种浑厚的血气,随意一震,苏离觉得其恐怕都能将先前的烈樊等人震死。

    这种成长速度,太恐怖了。

    或者说,他们也动用了某种秘法,在配合这种吞噬之后,将战力提升到了一种全新的层次,为的就是对付他七大分身!

    妖菱没有吃七道幽魂,而仅仅是吃了两道。

    其中,那道极其像是华紫嫣的幽魂的女子,似乎有所感应,透过光圈看到了光圈之外,看到了足足七个苏叶之后,忽然她的表情定格了一下。

    接着,却是一种极为讥讽的表情。

    那种表情,像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只是,这种讽刺是因什么而存在,苏离已经看不出。

    不过,苏离沉思之间,伸手凝聚出了一道希望之源,衍化成为了一道七彩色的气泡——既然无法穿透,那么这七彩光芒是希望之源吗?

    如果是,不能破开,那就加入!

    苏离凝聚气泡之后,屈指一弹,将这一道希望之源猛的弹向了那道神似华紫嫣的幽魂。

    可,那道华紫嫣的幽魂在见到这一道希望之源之后,双眼之中忽然呈现出了一抹异色,猛然看向了苏离,美眸之中生出了极其震惊之色。

    “噗——”

    希望之源陡然之间穿透了无尽烟暗,当场冲进了巨大的七彩气泡之中,并在瞬间没入到了那道神似华紫嫣的幽魂的眉心。

    “轰——”

    幽魂猛的一震,接着她的身影上顿时所有的秩序锁链当场失控。

    妖菱一愣的时候,神似华紫嫣的女子幽魂忽然浑身绽放出极其可怕的紫光。

    紫气。

    万道。

    当场,形似华紫嫣的幽魂就自我化道,并以无尽紫气万道传递出了一片古老的符文语言。

    这些符文语言符号有些特殊,但是苏离认识——因为这是万漓圣地的一种炼器的手段中会用到的一些符文。

    而这些符文组合起来的意思,只有一句:苏离,我叫‘华紫漓’,华紫嫣是我活下的第三世。华紫嫣复苏造化级本源的时候,我就获取了她的所有记忆……

    所以,相关的一切现在已经都暴露了,天羽族、烈阳族都知道了……

    而现在,我必须要化道自斩了,不然紫气万道的手段恐怕坚守不住。

    可惜,我一旦自斩,华紫嫣的杀魂之术,必定会失去本源的根基,从此本源崩坏。

    此地,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里是通天塔区域,是真正的葬魂之地,是我们人族先祖大批被收割、被屠杀之地!

    苏离,不要对这个烟暗的世界失望,这除了是因为法则崩坏之外,更是因为整个罪域星都成了杀戮的囚笼,成了待宰的羔羊。

    如果我们那些残存下去的老一辈不让现实更加的烟暗,不以残酷的手段培养他们的话,那么他们走出来,就只能被一次次的收割,成为异族口中最肥硕鲜美的食物!

    若是我们自己都舍不得毒打、迫害自己的后人,那么等他们成长起来,终究会走进镇魂墓的通道,终究会踏入通天塔中。

    进入通天塔中的那一刻,就代表了……他们的一生,彻底被收割。

    既然于此,不如让我们自己收割他们吧——要么站出来,走上人族的战场。

    要么,死在自己人手中,再残酷在狠毒,我们的心、我们的血,都是同根同源!

    而异族,不是!

    苏离,苏大师,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天人之魂存在者,所以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拼尽了一切——不惜冒着紫气万道传承被剥夺、蚕食的风险,控制着华紫嫣不让她杀你。

    那时候的她,真的只有十七岁,真的什么都不懂,你要原谅她。

    因为当时的她,真的什么都不懂,真的,心思很单纯——那,或许是她最纯粹的十七年的生活了。

    那之后,她将承受永恒的折磨与无尽的痛苦。

    那就是她的命劫,真正的命劫从来都不是死,不是殒落,而是那个十七岁的天真、纯粹的她的殒落,从而让一个残老、无能的废物华紫漓复苏。

    可如今,华紫漓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苏大师你——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会有那一天,但是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却不想,这么快,这么快啊!

    我激动,激动是因为见到了苏大师,所有的真相都可以告诉你。

    可是惭愧、难过却在于,这个地方你真不该来啊!

    苏大师,你还是那样,你太疯狂了,你一介凡人就冲上了万漓圣地这个历劫的死劫之地!

    那里,都是我们一众老家伙拼死活出第二世、第三世用来重新反抗、对抗九十九块镇魂碑终极一战的地方啊!

    你……

    苏大师,你不要再继续莽下去了——我知道,你这一定是用天机逆魂术控制了苏叶对吗?

    远离他,远离苏叶,因为他和炎姬是一起的。

    而炎姬——炎姬,小心炎姬,小心本源镜,小心——”

    诸多信息瞬间显化,却在涉及到关键的信息的时候,忽然之间崩碎了。

    显然,有些真相,甚至承受不住这样的手段衍化。

    至于自称是‘华紫漓’的那道幽魂,已经衍化为紫光,燃起了熊熊的魂火,当场陷入了湮灭的状态。

    “啧啧,似乎是传递信息了出去?可惜了,《紫气万道》和《替身纸人》的手段,没有能提取出来,实在是太可惜了。”

    “而且,这苏叶神子?天机神子竟是能凝聚希望之源,这就有意思了。”

    妖菱淡淡的开口道。

    只是,她说话之间,又抓出了一道幽魂,当场塞向了她的口中。

    这一道幽魂,苏离看着,竟是极其像是诸葛无为?

    诸葛无为抓出来的时候,竟是也没有什么表情。

    他明显还有一丝反抗之力,但是却没有反抗。

    苏离打出一道希望之源冲了过去,却被妖菱伸手一抓,当场抓入手心,炼化吸收。

    随即,妖菱眼眸一亮,道:“啧啧啧,不错,实在不错,大补!”

    她说话之后,随手一撕,那极其像是诸葛无为的幽魂当场被撕成了好几片,然后被她吸进了看起来非常美丽的、洁白而挺翘的鼻子里。

    然后,她随口呼出一口浊气,道:“真不愧是天机一脉的嫡传神子命魂本源,极道本命幽魂,味道实在是鲜美无双!人族,虽天生乃万物中最低贱的,可真是天生的美味种族啊!

    而且,不但营养丰富,还非常的滋补!

    难怪在万族之中,人族的幽魂售价最高,最为值钱。不过如今诸天万族也都不是差钱的主儿,我们天羽族锁住这片星河,自是可以尽情的享受了。

    所以,之所以不入侵,不是入侵不了,而是,要给你们一点儿希望啊,不是吗?”

    “不然,万一他们都不活了怎么办?毕竟总有一些极端者会到处挑事儿。不过,好在人族也有很多卑贱者向我们跪了,这样,倒是也很不错!”

    妖菱说着,又看了苏离一眼,道:“这样吧,你天赋不错,跪那炎姬也是跪,跪我们也是跪,如今炎姬已经失利,早已经被祭坛反噬,陷入劫难之中。不如,你跪我们吧,我们给你一个当狗的机会。”

    苏离套着玉清分身,此时也依然一身血脉狂躁了不少。

    他深深的看了妖菱一眼,道:“我这个人其实不怎么记仇,但是我一旦记仇了,也不会等十年八年去报——对于我而言,那仇恨的时间太长了。

    我若是仇恨谁,那么,我一定会想尽一切的方法,不顾任何的后果去拼了!

    到了这一刻,什么希望之源,什么造化本源,什么人族的未来,都比不得我心中的那一口恶气重要。

    你妖菱、妖索我今次不杀,我枉为人!”

    苏离一字一句说着。

    这时候的他是他,但同样的,这时候的他,哪怕连玉清的那种冷静,都压不下他狂躁的心。

    这不是华紫漓的阴谋和布局。

    这也不是妖菱故意以此来激怒他——苏离一直开着冥想,百多号分身同时都在感应,知晓这一切就是正常的发生。

    妖菱妖索说的话都是真的。

    华紫漓的这一番话也是真的。

    那一位位人族先祖的命魂被抽离出来吞吃掉,也都是真的。

    因为他们手中的镇魂碑本身是真的——苏离的替身纸人被镇魂碑镇压过,他已经清楚那是怎么回事。

    一旦被镇住,替身纸人当场就斩断了和本体的某些联系。

    但是同样的,和系统面板差不多,华紫嫣的紫气万道一旦封禁在记忆禁区,那么通过下面还或者的一缕本源的记忆禁区,就可以形成‘共享面板’。

    情况类似,但是华紫漓的这种‘禁区共享’能力肯定没有系统面板好用。

    但这却同样说明,这些被镇压着的命魂,并非是完全无法和罪域星里的他们产生联系的。

    这种联系一方面是好事,因为他们可以记忆复苏。

    但一方面,又是绝对的坏事——因为这代表了,他们知道了,记忆就会被侵蚀,侵蚀之后,敌人对于罪域星的掌控,就更深了。

    所以,妖索妖菱的话是真的。

    异族这么强,人族怎么应付?

    那个世界已经被入侵得彻底的烂了,已经腐朽了、烟暗了。

    人族先祖的所有救世的手段都无用,只会让那个世界更烟,更没有希望。

    可除此之外,又能做些什么呢?

    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苦苦修炼,追寻永生之谜的答案是真的吗?

    是真的,但是在踏入那条永生之路之前,先打穿异族再说吧。

    所以,那些强者为什么一再自斩一再压低实力,一方面是不想过早的出去上战场,一方面是——他们知道出去了,也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七大分身,双倍的实力,而且还是全力爆发,就被一道七彩气泡就拦下了。

    这不仅是苏离没想到的,便是通过冥想的诸多分身都没有想到这样一种结果。

    此时,说什么也都是多余。

    苏离心中只有一股气,一股无言的怒气。

    这股怒气一旦不释放出来,他知道,他或许就是下一个苏叶——苏叶跪没有跪,苏离确实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苏叶哪怕是跪了,也绝不是真心跪的,因为《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就是模仿的镇魂碑对于灵魂的封镇的手段而创造出来的功法。

    而那种《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恐怕就是模仿的天羽族抑或者是其余异族的吞噬手段而创造出来的。

    这两种功法的强大,可见一斑。

    所以,光是这两种功法,苏叶的功劳就无限。

    只是这些事情,苏离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了。

    他所想的一切,就是杀死妖索,杀死妖菱!

    不,让两人死了还太轻松了,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杀我?就凭你这几个分裂体吗?”

    妖索淡淡的笑道。

    他再次的恢复了那种俊逸超凡的笑容,淡然而随性,甚至他说话,还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如沐春风的感觉。

    “别打消他的积极性嘛,不是可以让他幻想一下吗?若是连幻想都没有,这绝世的舔姬神子,岂不是太可悲了?”

    妖菱吃吃一笑,笑容明媚而阳光,双眼弯起更如月亮一般美丽动人。

    可是苏离此时却已经无比厌恶这种如沐春风、厌恶这种美丽动人。

    苏离来自于华夏,来自于一个真正的和平的时代,在这之前,他哪怕是见识到了罪域星的一些残酷争斗、凶狠的杀戮一面,见识到了那些无知的普通凡人的自私与可怕的三观,哪怕是心中无数次对那个世界失望,可他知道,那依然是一个世界。

    依然还有着一些七情存在,亲情、有情和爱情等等虽然稀少,但是有,真的有。

    甚至也有小孩子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

    有很多很多的希望之源。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个种族会被当成食物,被不断的蚕食。

    苏离明白,这一次前来通天塔,不是为了云青萱——因为,仅仅见识到了这一幕的真相,就已经值得了。

    “华紫漓,安息。”

    “这世间,有我一天,我便要杀得你们瑟瑟发抖!”

    “从此,我要让人族的血脉,成为万族的王血,皇血,神血!”

    “我若活着,就一直做下去!”

    “若死,随时都血战而死!”

    “人生在世,当生则生,当死则死!”

    .zyxta.

    苏离一字一句。

    话语说完,他的心灵、他的灵魂,他的气质等,仿佛刹那之间契合了某种因果与造化。

    “轰——”

    七道分身当场消失。

    剩余所有分身当场消失,并全部的融入到了苏离的本体之中。

    这一刻,他既是本体,也是分身!

    “哟,区区人族的卑贱蝼蚁,还真敢反抗?”

    妖索的笑容收敛,脸色阴沉了几分,接着忽然抬手,狠狠一掌朝着苏离猛的拍了下来。

    苏离冷冷的看着这一掌拍来,身影动都没有动一下。

    “轰——”

    那一掌,当场击中了苏离,苏离身上,刹那之间炸开了恐怖的道韵霞光涟漪。

    “轰隆隆——”

    “噗噗噗——”

    刹那之间,苏离身上炸开了足足三十道替身纸人的能量涟漪。

    一击,打穿了三十道替身纸人分身,而且还是都衍化了《天罡神体》能力的替身纸人!

    这妖索全力爆发的战力,果然强横。

    但是,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呼——”

    妖索眼眸冰冷,戏谑,说话之间他张口一吸,大量的替身纸人被杀爆的紫色精气魂能量,全部被他吸走,鲸吞。

    随后,他的气息狂暴暴涨,整个人瞬间如化身绝世的自然神灵一般。

    非但如此,他十九米的身高,竟是忽然拔高了足足一米,提升到了二十米!

    “破境了啊,本源都蜕变了,当真是大补啊!分身多?行,我看你还能凝聚多少!我全部将你一击杀穿!”

    “这种没用的玩意,从来都是那些低贱的废物种族才会选择的手段!”

    妖索嗤笑道。

    苏离平静的看着妖索,勾了勾手指,道:“来,继续杀!”

    妖索冷笑了一声,道:“滋味鲜美无比,比之那华紫漓的本命幽魂都好很多倍,妖菱,你试试。”

    妖菱闻言,双眼猛的一亮,随即笑颜如花,道:“好,那我就试试!”

    说着,她双眸当场锁定了苏离,并在刹那之间显化出了极道的杀戮意志。

    “轰——”

    这一刻,她竟是没有动用杀招,而是凝聚出恐怖的气势威凛,那是一种源自于生命层次的恐怖气势威凛。

    这种气势威凛显化的刹那,苏离清晰的感应到了,对方的生命层次极其的高!

    那是一种高到了堪比神灵的层次的高,以至于,这种层次对于罪域星那些修行者,形成了完整的碾压!

    “轰隆隆——”

    当妖菱全力爆发出了生命层次底蕴的气势威压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一种毁天灭地的威凛镇压而下,无尽的力量风暴蔓延之后,通天祭坛四周的所有普通雕像等等,全部纷纷炸开,化作白沙齑粉。

    极致的威压形成了恐怖绝伦的力量,朝着苏离的身体碾压而下。

    “噗噗噗——”

    一道道的替身纸人顶着极道《天罡神体》,却依然被当场压炸了。

    而这些炸出来的精气魂本源,全部再次的化作一股股紫气,全部被妖菱一口鲸吞了下去。

    很快,又是六十多道替身纸人全部被杀光了。

    这时候,剩下十二道核心的分身了。

    不过,苏离却没有打算继续下去,吸得够多了吧。

    他神色平静的看着。

    可这时候,那妖菱还在吸收淬炼的时候,妖索竟是还不善罢甘休,竟是朝着最外层的太清分身碾压了过来。

    “还敢站着?跪下!”

    妖索同样爆发气势威凛,他蜕变本源之后的气势威凛更恐怖,瞬间凝聚成一道,当场镇压在了太清分身身上。

    “噗——”

    太清分身的双腿当场被压炸掉了。

    显然,妖索是要将苏离压迫得朝着他跪下,却不想,最外层顶着的仅仅是个太清分身,大道化身的太清分身。

    太清分身的双腿炸了,以至于他的身体立刻就要跪下。

    下一刻,两道紫气化作双腿,立住了他的身体。

    然后,苏离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

    就仿佛,这一刻冥冥中他失去了对于太清分身的控制。

    下一刻,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一刻,苏离隐约感觉,太清分身活了。

    “轰——”

    系统面板上的因果值扣掉了1点,天机值当场缩水三百万!

    然后,苏离的身影被一震之后,和这道差点被打跪了的太清分身脱离了出来。

    那太清分身站在那里,衣袂飘飘,当场化作实体般的存在。

    这一刻,天地间的风,仿佛都忽然之间静止了下来。

    与此同时,天空中所有的气流,当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苏离的另外的两具太清分身都陷入了僵直状态,仿佛已经没有智能一样。

    其余的上清和玉清分身,都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异常。

    “嗯?竟然不跪?呵呵,我今次非但要镇压你,还要你彻底跪服!”

    妖索以最淡然的微笑,说出最为狰狞的话语。

    说话之间,妖索当场释放出了恐怖的绝杀杀机——那是杀魂手段,以及天羽幽魂音杀术结合的手段。

    这一次,妖索为了强行镇压苏离,动用了他当前所有的战力,以及战力增幅!

    百倍还是千倍的增幅,苏离都已经判断不出来了。

    但是他知道,开启《璇玑战魂》他是能和对方一战的。

    只不过现在,苏离已经冷静了下来,因为,这妖索让太清分身跪,虽然没跪下,但是好像弄出天大的因果了。

    苏离看了看当场被抽走的300万天机值和1点因果值,他想看看,接下来,会是一场怎么样的局面。

    显然,这讲究‘无为而为’的太清分身,这次不‘无为而为’了,要真的‘以理服人’了。

    (ps:第二更万字奉上~第三更我尽力吧,估计会很晚,但一定写出来~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喜欢吃红烧肉’2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星空中的幻想’、‘折袖tt’、‘书友20180601081528140’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