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67章 盘古生太极,一气化苏离
    !

    苏离闻言,立刻面带笑容道:“我这贱奴自是一心侍奉炎姬,又岂敢有半分反叛之心呢?若是有,又岂会冒着天大的风险前来此地呢?我前来此地,真正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来见炎姬你一面而已。”

    </p>

    苏离说着,又认真的看着冷云裳道:“炎姬,你现在这般,情况还好吗?”

    </p>

    冷云裳的双眼盯着苏离看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的收敛了那一丝冰冷而炽烈的寒意:“真没有反叛之心?可是,我只要一想到冥想你传授的魂战之法,就会生出致命的危机感。苏叶神子,来,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吧。”

    </p>

    冷云裳说着,脖子以下的部分,自行的燃起一片紫红色的火焰。

    </p>

    很快,在火焰之中,她的身体就呈现了出来。

    </p>

    而原本冷云裳的那一颗人头,也忽然就像是蝉蜕一样脱离了出来,滚落在了地面上。

    </p>

    那一颗人头,还依然是一颗无比苍老的人头,和之前从本源镜中滚落出来的那一颗人头没有任何的区别。

    </p>

    或者有区别的是,人头的那如刀刻般皱纹遍布的脸上,有两道血泪的痕迹。

    </p>

    泪水是冷云裳流淌下的。

    </p>

    而之所以流淌下,大概是看出了苏离的真实身份,感应到了那一份生命之源因而感悟到了她自身最后的一缕意志。

    </p>

    只是,冷云裳终究还是死了——无论其在云青萱记忆禁区里布置了多少后手,抑或者是那个本源体如今还活成了一个什么样子,但是冷云裳的‘离魂’,显然是被镇压在了本源镜中并随着本源镜的毁灭而走向了毁灭。

    </p>

    甚至,冷云裳很有可能已经被完全的炼制成了镜魂,和本源镜中的地书碎片融合在了一起。

    </p>

    本源镜被彻底的炼化摧毁了,冷云裳这才彻底的得以解脱。

    </p>

    此时,冷云裳的苍老的人头滚落了下来,再次的落在了苏离的脚边,那一双浑浊而蕴含着一缕缕淡淡希望之源的目光,似乎刚好看向了苏离。

    </p>

    苏离心念一动,当场套了一层玉清分身,然后眼神冰冷的扫了冷云裳的人头一眼,抬起脚轻轻的一扫将她的人头扫到了一边。

    </p>

    他的动作随意而淡漠,浑不在意仿佛将一个垃圾随意清扫一下一般。

    </p>

    炎姬淡淡的扫了冷云裳的人头一眼眼中显出了明显的嫌弃、厌恶与鄙视之色。

    </p>

    随即她才再次的看向了苏离,等待着苏离的答案。

    </p>

    苏离正色道:“那种魂战之法,其实不是源自于我,而是源自于我那个魂奴弟弟,他背后似乎有些来历。”

    </p>

    苏离的语气很是凝重。

    </p>

    炎姬闻言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向了苏离。

    </p>

    苏离也看向了炎姬——然后,他这时候才发现炎姬这个一身火焰长裙的女子身材非常的炸裂、非常的夸张。

    </p>

    这似乎是一个优化版本的烈樱,而其颜值,充满了异域的风情却又带着一种源自于骨子里、血脉里的野性!

    </p>

    她一身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无比的细腻和柔嫩但却又蕴含着一股股惊人的灵性。

    </p>

    再加上她那近乎于暴露的、仅仅只是包裹主关键隐私部位的火焰长裙……

    </p>

    一眼看去苏离体内的鲜血都猛然燃烧了起来,一种源自于血脉深处的原始本能,几乎立刻就无法控制了。

    </p>

    但是此时套了一层玉清分身的苏离仅仅只是愣了刹那,就恢复了冷静。

    </p>

    不过他却没有立刻表现出冷静的状态来,双眼之中依然如同燃烧着欲望的火焰一般,死死的看着炎姬,像是完全的被奴役了一样完全的失神了。

    </p>

    苏离很清楚,炎姬此时这么做,一定是试探。

    </p>

    试探什么,对于苏叶的试探!

    </p>

    也就是说,她和苏叶之间的关系或许不简单,但是或许也有很多的不同——更有可能,炎姬已经知道他不是苏叶,只是控制了苏叶。

    </p>

    苏叶见到她会是什么表现,苏离不知道。

    </p>

    而且,苏离的过去的记忆里,也没有关于炎姬的详细信息,这些记忆,似乎被彻底的封禁了,而且还是封禁了十八层的封禁。

    </p>

    炎姬道:“你上次效忠我的时候,说了什么?”

    </p>

    苏叶道:“我根本就没有效忠你,你想问什么?”

    </p>

    炎姬忽然笑了,笑起来的她,就像是燃烧着的烈焰玫瑰。

    </p>

    “你这次来,想做什么?”

    </p>

    炎姬说着,又瞥了一眼那漆烟色的天机魂石,神色颇为平静。

    </p>

    显然,她对于苏叶的魂奴神子弟弟的魂战来历,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p>

    她不感兴趣,苏离想撸天机值都找不到方法,总不可能强行逼迫她听吧?

    </p>

    关键是,如果按照炎姬能和妖索、妖菱一战的能力来计算的话,他现在这个苏叶唯有开启状态,才能和演技一战了。

    </p>

    “我原本是准备帮云青萱解除记忆禁区的封镇,却意外来到了通天塔中。”

    </p>

    苏离实话实说。

    </p>

    他已经确定,炎姬不是巧合的避开他的话语之中的陷阱,而是这人聪明得过分,根本就不中他的陷阱。

    </p>

    之前提及传递魂战场景,对方接都不接话,显然是不接受。

    </p>

    接着苏离提及魂奴弟弟的来历神秘,对方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p>

    这连着两手的手段,苏离都没用出去。

    </p>

    这么一对比,苏离发现,还是人族那些家伙头铁呆傻,说一个秘密立刻一个个八卦之心就来了,恨不得全部听到。

    </p>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苏离自己也是颇为无言以对。

    </p>

    “嗯,意外挺好的。”

    </p>

    炎姬一句话就将苏离接下来准备的言语圈套击碎,并中断了接下来苏离的谈话的主动权。

    </p>

    “这次,是我的意思。你刚打入冷云裳的血河本源,看样子手段已经运用得比较纯熟了,也就是说,你对于的领悟,已经很不错了?达到了什么层次?”

    </p>

    炎姬的询问,又让苏离很是懵逼。

    </p>

    他甚至无法判断,炎姬这是使诈还是真的让苏叶修炼了那什么。

    </p>

    总之,这炎姬对付起来,实在是棘手之极。

    </p>

    更重要的是,如果炎姬说的话本身是假话,他要是信了,还会被反撸天机值。

    </p>

    眼下,天机值虽没有动静,但是苏离知道,再这样下去,暴露是迟早的且不说,还会步步陷入被动。

    </p>

    “我修炼的是,目前修炼得还算不错。刚才你不是吸纳了部分精气魂本源吗?是不是觉得非常的舒服?是不是意犹未尽,还想要?”

    </p>

    苏离当下扭转了心思,化被动为主动——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暴露罢了,这种地方,谁怕谁啊!

    </p>

    “不错,不错,有趣,有趣之极。”

    </p>

    炎姬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这一块天机魂石,里面镇压的不是你的天人之魂,也不是你们人族的天人之魂,而是异族青丘狐族的一名皇族血脉——玉狐血脉的圣女的天人之魂,你是不是想打开?”

    </p>

    苏离看向了那漆烟色的天机魂石,道:“不错,我确实想打开。”

    </p>

    炎姬道:“你若是打开了,而我告诉你的一切如实,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p>

    苏离道:“意味着,那道天人之魂脱困了,然后发现了这片天地的虚空节点,然后会入侵这片区域。”

    </p>

    炎姬道:“不,意味着我们这片星河的区域彻底的暴露了,到时候青丘狐族的攻击来临,我们这片星河的部分种族,就要被大屠杀了。”

     jxpxxs.;   </p>

    苏离道:“与我何干?”

    </p>

    炎姬道:“我们这片星河种族,都并不弱小,不然,我也不会亲手将这玉狐族的圣女的天人之魂镇压。但是,这片星河里有一种种族,是真正的低贱血脉,是废弃的血脉的堆积地,是罪域之奴。

    </p>

    那里,就相当于是我们的垃圾场,垃圾场终究还是有些用的,可以盛装很多垃圾。

    </p>

    可一旦暴露了,这个垃圾场一定会被清理掉。”

    </p>

    苏离道:“若是出现动荡,最先受罪的,往往确实是最弱者。”

    </p>

    炎姬道:“弱是原罪。兴,弱者罪;亡,弱者罪。但,一片星河诸多种族,若是没有一个卑劣的罪域种族来逗乐子,大家也未免会变得很是无趣。”

    </p>

    苏离道:“烈樱、烈狂和烈樊都死了,死得很惨。”

    </p>

    炎姬道:“我发现了,被杀穿了。烈樱和烈狂是被妖索和妖菱杀的,但是烈樊,是被你炼死的,你已经开肆无忌惮的动用全部实力了吗?不怕魔变吗?难道,你真的愿意为了我而化身天机之魔?”

    </p>

    苏离道:“烈樊确实是被我杀穿的,烈樱是窥视我的封禁秘密被反噬死的,只有烈狂才是被妖索杀死的。

    </p>

    不过这些因果算在妖索妖菱他们身上也没毛病,若不是他们咄咄逼人,也不会出现这般一幕。”

    </p>

    苏离说着,无视了炎姬,看向了那一座通天祭坛。

    </p>

    祭坛的场景,和七龙祭坛真的极其的神似,如果不是这片天地的环境的辨识度更高,那种浩瀚如渊的天地法则气息时时刻刻萦绕,苏离都会怀疑,他这是进入到了七龙祭坛区域了。

    </p>

    炎姬眼神复杂的看了苏叶一眼,道:“苏叶,你真的变了,变得更疯狂了!不过,这样的你,我反而更喜欢了!来吧,我们再次合道一场,这次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p>

    苏离闻言,抬头看向了炎姬。

    </p>

    炎姬双眼之中火山闪烁,那是一种炽烈的、足以焚烧人的所有七情的火焰。

    </p>

    不过,苏离只是静静的看着——这种手段的确厉害,但是和魅儿的魅惑手段比起来,差了许多。

    </p>

    至少,玉清分身的状态,是完全能抵御的。

    </p>

    所以,苏离对视着炎姬那一双火热的眸子,神色却异常的平静。

    </p>

    他默默的看向了那滚到了一边的冷云裳的人头,然后走了过去,将人头重新捡取了起来,并将上面沾染的灰尘擦掉。

    </p>

    随后,他看了看这样的一片天地,终究还是将这颗人头收到了乾坤戒指里。

    </p>

    原本,他是想放在记忆禁区之中,但是考虑到之前炎姬藏身于这人头之中已经蛰伏了一波,他便不想再引出记忆禁区的一些异常了。

    </p>

    之所以收了冷云裳这颗人头,主要是他不希望,人族的先祖在异族的战场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p>

    之前那一脚,原本是想和炎姬虚与委蛇一场的。

    .jsshcxx.

    </p>

    但一阵交锋下来,苏离知道,他完败了。

    </p>

    他对炎姬一无所知,而炎姬对苏叶却知之甚深。

    </p>

    也就是说,这一局对峙从一开始,他就陷入了被动,哪怕是不在意被揭穿身份暂时的主动了,依然不够。

    </p>

    是以,苏离此时直接不再遮遮掩掩,改变了应对的方式。

    </p>

    收了冷云裳的人头之后,他才看向了炎姬,道:“我已经见识了你的厉害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苏离,万物复苏的苏,悲欢离合的离。”

    </p>

    苏离眼神平静,双眸冷静而冷冽。

    </p>

    炎姬收敛了眼中的欲火,道:“不装了?进入这一刻的刹那,时间出现了断层,我就知道了你是苏离。

    </p>

    这一路上,我都在看着,透过本源镜看着。

    </p>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人族,竟是出了这样一位天骄,就连苏叶,也被你逆魂了。

    </p>

    这已经不是天机逆魂术,而是天机逆命术了吧?

    </p>

    当真是了不起。”

    </p>

    苏离淡然道:“没你厉害,本源镜都碾碎了,你却反而还活着。”

    </p>

    炎姬道:“本源镜中,只是我的一缕本源分身罢了,而且有冷云裳顶在前面替死,她都没有彻底死绝,我又岂会有事?”

    </p>

    苏离道:“确实是天机逆命术,而眼下这一具躯体,确实也是苏叶的,不过你知道了又如何?这份信息,传递不出去了吧?”

    </p>

    炎姬道:“看样子,你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p>

    苏离道:“弄死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p>

    炎姬道:“哈,哈哈哈哈哈,当真是可笑之极,这句话,几万年前我就经常听到,可惜说这些话的修行者,却没有一个还活着,反而我炎姬,一直活得好好的。”

    </p>

    炎姬说着,又道:“说一句你不太爱听但却也是事实的话——眼下除了你们冥山府,其余大府,已经跪得七七八八了。

    </p>

    可惜的是,他们以为跪了就可以有出路,就可以趁着混乱多争取一些自身发展的好处,却不知,他们跪和不跪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p>

    反倒是你们,负隅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p>

    更遑论,你一来我就判断了出来,如你这种蕴含特殊顶级血脉的完美三魂七魄修行者,是绝不可能诞生于罪域星的。

    </p>

    所以,你应该就一位异族,为了人族古老的传承而去的异族。”

    </p>

    苏离道:“我的确是异族,但是是归墟时代之前的洪荒时代的人族,那一个时代的人族,乃是万族之皇的皇族。而我苏离,乃是人皇的弟子。”

    </p>

    炎姬笑道:“你说得很好,却忘记了,罪域星的毁灭以及崛起的所谓文明,其实都掌握在我们诸天种族之手。

    </p>

    所以你说的那些骗骗你们星球的土著也就行了,想从我这里截取造化本源?

    </p>

    这种手段诸天万族用过几万年几十万年了,在我眼中,这样的手段,不啻于小儿科一般。

    </p>

    苏离看了炎姬一眼,笑道:“是吗?”

    </p>

    说着,苏离当场施展系统的天机玲珑手段,并开始修改。

    </p>

    苏离修炼的是诸葛浅韵在档案世界里被斩仙飞刀杀穿的那一幕,而那一幕,苏离将其修改成了在罪域星,炎姬被斩仙飞刀杀穿的场景,然后直接将这一道场景打入了炎姬的脑海之中。

    </p>

    这一次,修改的天机值翻倍,花了十万。

    </p>

    打入炎姬的感应之中,又花了十万。

    </p>

    这种损耗,让苏离意识到,罪域星的天道崩得有些厉害了。

    </p>

    所以,在那种崩溃的天道下修行出来的实力,恐怕也根本不是完整的——所以,苏叶等人的实力……有很大的瑕疵。

    </p>

    恰恰就是因为天道不完整,所以天道下的那些功法就不完整,哪怕是他们自己觉得无比的完整,也仅仅是因为天道不完整这个最大的上限形成了限制。

    </p>

    如此一来,这些天道的不完整的方面被异族掌握之后,恐怕就会抓住这些瑕疵,一击就能杀穿。

    </p>

    想到这一点,苏离心中更加的悲哀——这罪域星这整个星球的修行者,未来太烟暗了。

    </p>

    “我当初没有修行那个世界的功法,仅仅是害怕成为天道下的棋子,却不想误打误撞的选对了路。

    </p>

    若非如此,恐怕此时面对炎姬,她锁定我一个‘天道瑕疵’,当场就能将我杀穿。

    </p>

    所以,苏叶的千分之一的实力,是动用的完整部分的实力?其余的部分施展出来,就会暴露破绽?”

    </p>

    “所以苏叶的三大核心功法,全部都是自创,而且还是参悟异族的天赋神通来创造出来的功法?”

    </p>

    “看来,这就是真相了。”

    </p>

    “所以,我化身苏叶,因为我不存在于那片残缺的天道之下,所以我完整施展苏叶的功法却没有破绽,所以才可以和妖索妖离争斗一二?”

    </p>

    “所以,最开始我炼死了那烈樊等人之后,他们的脸色难看,是因为没有想到我的功法没有残缺,反而杀伤力惊人?”

    </p>

    苏离判断了出来之后,打开系统面板看了看。

    </p>

    系统面板分页上的信息冷清多了。

    </p>

    可怜一百多号分身,牺牲得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了。

    </p>

    好在很快就可以再次的施展这种手段进行分裂了。

    </p>

    唯独可惜的是太清分身暂时沉寂了,得等十天左右才能重新恢复正常衍化。

    </p>

    沉思之间,苏离看向了炎姬。

    </p>

    “消费了20万天机值,老子就不行撸不出你的本源!”

    </p>

    此时的炎姬听到苏离的反问,不由嗤笑道:“是!想从我们手中截取造化本源?人族的天骄一直都在努力,却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p>

    炎姬无比自信的说着,却忽然之间,身心一凛,接种一种源自于气血之中的冥冥感应,让她忽然感应到了一幕血色火海之中的恐怖场景。

    </p>

    在那一片血色的火海之中,仿佛有一只血色的葫芦忽然长出了人头,生出了翅膀,像极了天羽族的本命神通。

    </p>

    “轰——”

    </p>

    忽然,那手持葫芦的模糊人影将葫芦对准了她。

    </p>

    “咻——”

    </p>

    葫芦里忽然喷出了一道白色的毫光,毫光当场飞射而出,那种速度,已经超越了道韵的层次。

    </p>

    “噗嗤——”

    </p>

    白色的毫光飞射而来,滴溜溜的一转,并在当场切断了她的脖子。

    </p>

    而且,这一切断,导致的是她的造化本源连同造化之中诞生的‘离魂’——那将来为了踏入神变造化境甚至永生之境的离魂,都当场被切割掉了头颅。

    </p>

    随后,炎姬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让她自己无比惊悚、恐惧的声音。

    </p>

    那是她被杀穿离魂的声音。

    </p>

    这种冥冥之中的场景很模糊,也很快捷,但是刹那之间生出之后,炎姬几乎第一时间便身心发冷,毛骨悚然。

    </p>

    但是下一刻,她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浑身生出了一道炽烈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几乎立刻驱散了她心中的阴影。

    </p>

    下一刻,苏离也获取到了系统面板的信息。

    </p>

    苏离看到这种消息,也是颇为无语。

    </p>

    这种手段当场就被发现了?

    </p>

    这么厉害的?

    </p>

    苏离的心情沉重了许多——这种逆天的功能都干不过她,这女人该怎么干?

    </p>

    耗费20万,撸出35万,净赚15万,当前天机值为763718。

    </p>

    此次,净赚15万的天机值看似很多,但实际上,这些异族的天机值是非常多的,真正撸出来那就是几十万几百万!

    </p>

    这15万的天机值,证明天机玲珑这目前吊炸天的收割天机值功能,也仅仅只是收割到了一点儿边角料!

    </p>

    同时,这种情况也说明,异族真的很难以对付。

    </p>

    这么一对比,苏离忽然发现,他要是回去收割天机值,人族那些修行者,还真的是非常好收割的韭菜。

    </p>

    因为没有对比就没有发现。

    </p>

    “完美无缺级别的逆命手段?天机逆魂术?天机逆命术?你竟是已经能修复出残破的法则为完美的法则?你是苏离是吧?确实是非常厉害!难以想象的厉害!”

    </p>

    炎姬清醒过来之后,身上便如同披上了一层火焰,生人勿近。

    </p>

    苏离冷笑,戏谑道:“你刚才说想从你们手中截取造化本源,人族的天骄一直都在努力,却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对吗?你再说一次给我听一下?”

    </p>

    炎姬这时候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她的双眼如要滴出水来——这可不是动情,而是那种仇恨被火焰焚烧之后衍化出如实质的杀机导致。

    </p>

    苏离继续道:“如你所说,之前那妖菱妖索在我面前何其嚣张,如今,他们连祖宗十八代都被我杀穿了,你炎姬还别不服气。我既然有完整的天机逆命术,自然也可以不计一切代价施展这种手段,逆你的命,将你本体镇压到永恒的迷失域。

    </p>

    然后,我化作你,回到你烈阳一族,先是乱杀一通,然后挑一个你们平时关系极好的种族,当场将他们的一些天骄杀穿。

    </p>

    到时候,这一切的结果,都会由你背负。

    </p>

    你想想,那时候你的结果,会是如何凄惨?”

    </p>

    炎姬闻言,脸上显出嗤笑的神色,道:“你觉得你可能做到吗?怎么,现在想要以言语来威胁、以稳住你不安的心?害怕我忽然动怒,将你就地杀穿吗?”

    </p>

    苏离道:“我刚剥夺了你的造化本源,这也是过去人族的所有天骄都做不到的事情——至于杀穿我?来,站着让你杀,我看你如何杀穿我!”

    </p>

    炎姬冷冷的瞥了苏离一眼,道:“你以为我不敢——”

    </p>

    ‘敢’字说到一半,连那后面那个‘吗’字都没有说完,她就出手了。

    </p>

    一出手就是一团烈火显化烈日,然后被她的手往前一推。

    </p>

    “轰——”

    </p>

    如手推烈阳碾压星空一般,这般手段,确实是大造化的手段。

    </p>

    可惜,苏离此次的进步极大,再加上他当场从玉清分身替换成了上清分身,是以上清分身当场衍化三清紫气,化作紫气混沌。

    </p>

    那一团烈火如烈日,打穿了苏离衍化的紫气之后,紫气当场恢复,化作上清分身的模样。

    </p>

    炎姬冷眸锁定上清分身,再次杀出手推烈日般的一击。

    </p>

    “轰——”

    </p>

    祭坛都剧烈的震荡了起来,虚空中的音爆和乱流夹杂,仿佛要碾碎所有的紫气。

    </p>

    可惜,上清分身极其精通战斗,如果不是苏离有意干扰了一下,上清分身当场就用了,反手和炎姬来一场血战。

    </p>

    所以,这般衍化紫气之后,哪怕紫气被打爆了,却也依然在下一刻再次形成上清分身。

    </p>

    曾经,上清分身在其余分身惨死的场景下,多次用这一招避开绝世杀机而不死,苏离已经有所了解。

    </p>

    如今,苏离干脆将上清分身顶出去。

    </p>

    甚至他还想着,要是炎姬再凶残一点,做一些羞辱性质的手段,会不会又逼出一尊大佬?

    </p>

    当然这种事情一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以无为之心淡然处之。

    </p>

    这般念头生出的时候,苏离扫了一眼才七十多万的天机值,有些无语——哪怕是被羞辱了怕是也召唤不出来啊,天机值不够。

    </p>

    而且这种事情,无心的、没有目的的才会有效,如果他反而想着以这样的心思让分身故意去受辱而引出因果,恐怕反而也不会生效。

    </p>

    即便真的生效了,他自己恐怕会背负更多!

    </p>

    这就像是布施功德,以功德之心去布施,则功德微弱;以真心诚意去布施而不求功德,则功德众。

    </p>

    这一点,苏离也并不愚蠢,所以他用上清分身是真的当自己本体一般在用。

    </p>

    如今分身就剩下九个了,再死一个都是无比肉痛的事情,是以这才顶上上清分身。

    </p>

    每一具分身,都是他自己,分身被毒打他自己一样是会承受各种痛苦的,这并非是无感——分身就是手脚,将手脚投入油锅或者火坑,又岂能不痛苦?

    </p>

    “轰——”

    </p>

    炎姬的第三道攻击猛然爆发,她的手中,烈日已经被她抡起如搬砖,朝着苏离的衍化的上清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p>

    “轰——”

    </p>

    紫气再次散开,又再次的汇聚。

    </p>

    这一次,苏离隐约感应到,上清分身的战力从百分之两百的战力,降低到了百分之一百五十的战力。

    </p>

    这才仅仅三招。

    </p>

    这足以说明,炎姬的这种攻击持续下去,上清分身还是会不敌。

    </p>

    不过苏离已经不急了,因为炎姬此时的气势也降低了一些,这一点,苏离无法判断对方是不是在弄虚作假——但,他无法判定,炎姬能判定他吗?

    </p>

    同样也是无法判定的。

    </p>

    所以,苏离都不需要掩饰——快继续杀吧,我越来越弱了。

    </p>

    三招之后,炎姬不出手了。

    </p>

    她看起来虚弱了差不多两成左右,这种虚弱程度,竟是和上清分身的虚弱程度也差不多。

    </p>

    “苏离,加入我烈阳一脉吧,我可以允诺,让你当我的专属人宠,而且我炎姬答应,从今往后,只宠你一个。”

    </p>

    炎姬语气真诚,她收敛了所有的杀机,从冰冷、杀意凛然的姿态,立刻变得无比的妖娆狂热,似随时都可以和苏离进行合道一般。

    </p>

    “抱歉,你这样的存在,在我眼中就是‘人尽可夫’的残花败柳之存在,脱光了送上来当母狗,我连一口唾沫都不会吐,因为我嫌脏!”

    </p>

    苏离冷笑连连。

    </p>

    还特么人宠?

    </p>

    这是有多自以为是啊!

    </p>

    就好像你烈阳一族这个种族有多么了不起似的!

    </p>

    炎姬被苏离如此喝骂,非但不生气,反而一脸的享受:“小男人,有魄力,有骨气。希望你到时候当我人宠的时候,还能像是你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硬。”

    </p>

    苏离冷笑,嗤笑道:“我硬不硬,你母亲想必是非常了解的,不然怎么生得下你这种小贱奴?”

    </p>

    炎姬的脸色顿时阴厉了起来:“好,很好,看来你非常的能言善道。”

    </p>

    炎姬说话之间,又道:“你大概不知道,加入我烈阳一族的诸多好处——首先,只要能加入,你就会获得无上的荣耀与地位,你行走在通天塔中,至少很多种族不敢真正的将你杀穿,你的性命无忧!

    </p>

    除此之外,你可以拥有至少三块对应自身天赋能力的镇魂碑可以研究,还有专属的一块镇魂墓可以去吸纳其中的人族幽魂本源。

    </p>

    若是这些不够,那么,你将来还有机会去通天塔之外的星河区域去看看,那里有更广袤的永生传奇。”

    </p>

    炎姬的话,对于普通的修行者,自是诱惑极大。

    </p>

    可苏离不同。

    </p>

    这种画饼的手段,他前世都见得太多了。

    </p>

    更遑论,在他是凡人一脚踏入万漓圣地、被卷入数次绝境的危机中的时候,就清晰的意识到,任何人都靠不住,唯有靠自己。

    </p>

    所以,无论对方提的条件多么的诱人,苏离都绝不会动心。

    </p>

    别说这种条件,就是对方当场跪着以天人之魂立誓让他立刻永生无敌,他都不信。

    </p>

    这种世界,出尔反尔的代价太低了——就算真出尔反尔又如何?即便炎姬真开出这样的条件,然后他答应了,结果他炎姬反悔的话,炎姬当场死掉又如何?她背后的随便一位强者走出来,当场就可以收割他苏离。

    </p>

    这么简单的囚笼手段,他岂会信?

    </p>

    就算是真的不是囚笼,这种为别人卖命的事情,苏离从来都不会考虑。

    </p>

    “要不,你臣服我吧,用天人之魂立誓,跟着我,我每天给你吃大量的造化本源,让你吃个够。”

    </p>

    苏离嗤笑着回应。

    </p>

    炎姬的耐心终究还是被消磨掉了。

    </p>

    她提及的好处还夸大了很多倍,镇魂碑的好处是有,专属一块就不得了。

    </p>

    镇魂墓那是要拼资格的,招揽过去没什么贡献想拿到那就是痴人说梦——不过,不是可以徐徐图之吗?

    </p>

    至于通天塔之外,连她自己都没见过,这不过是一个永生的希望罢了。

    </p>

    却不想,这苏离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p>

    人族的硬骨头她见了不少,基本十之八九也都被折磨得跪了很多。

    </p>

    可也有一些,无论如何折磨,都无法压服。

    </p>

    眼下,这样的人又出现了一个。

    </p>

    炎姬盯着苏离良久,终究是打消了招揽的念头。

    </p>

    她也不再看向苏离——她已经确定,暂时无法镇压这苏离,对方的那衍化紫气的whhryl.手段,彻底无敌了。

    </p>

    不过,既然对方运用的是天机逆命术,那么这种手段的持续时间是有限制的。

    </p>

    那就熬吧,看谁熬死谁!

    </p>

    炎姬已经打算以不变应万变了,因为这个苏离,处理起来她也相当的棘手,而且手段歹毒狠辣,精通推衍因果手段,而且这般推衍手段极强!

    </p>

    炎姬沉思之间,调出一些记忆信息,尝试去了解苏离。

    </p>

    可是这一调取,炎姬的脸色也不由一变——这个小世界,不仅和现实崩裂中断了,和记忆禁区那边也崩裂中断了。

    </p>

    这里,成了一个独立的时空小世界了!

    </p>

    炎姬的脸色不由一沉——最坏的结果出现了。

    </p>

    这样的独立小世界,一旦脱离现实、脱离过去,是绝不会完整的存在的!

    </p>

    因为这里的法则基于现实而存在,一旦脱离时间长了,法则就会崩碎,整个世界就会毁灭!

    </p>

    察觉到这一点,炎姬的脸色立刻又恢复了正常。

    </p>

    她淡淡的瞥了苏离一眼,心中立刻就生出了一条毒计。

    </p>

    “苏离,你既然能炼化本源镜,应该知道,其中是有地书碎片的吧?你手中有一页天书?”

    </p>

    炎姬再次笑脸相迎,看起来老实了很多。

    </p>

    这种充满异域风情的舔狗女人,确实是会让人感觉很受用。

    </p>

    不过苏离却深深牢记着先前人族的惨烈过往,此时又岂会有任何受用的想法?

    </p>

    他看都不看炎姬一眼,而是走向了那漆烟色的天机魂石,道:“一页太少了,我有足足三页,怎么,想谋夺了吗?”

    </p>

    炎姬立刻点头,道:“当然啊,这样的宝贝,我为什么不谋夺?不过,如今看来,咱们是明着战斗了对吧?”

    </p>

    苏离道:“然后你想利用这个世界即将崩灭这儿底牌,将我坑杀于此,夺我造化机缘?我也是这么想的。”

    </p>

    炎姬呼吸一滞,道:“你能窥视我内心的想法?”

    </p>

    苏离道:“对,我非但能窥视你内心的想法,还知道,你虽人尽可夫,但那都是表象,因为你的内心真正喜欢的只有烈阳君王,可惜他看不上你。”

    </p>

    炎姬的表情立刻完全的肃然了起来:“看来,你对烈阳君王有想法。”

    </p>

    苏离道:“他的名字叫什么?”

    </p>

    炎姬道:“你这种人族的奴种,根本不配知道他的一切信息。”

    </p>

    苏离道:“我人族的皇血,乃是绝世的三皇五帝,你们这种低贱的异族永远都不会明白他们的高贵和伟大。”

    </p>

    炎姬道:“三皇五帝?卑贱——”

    </p>

    炎姬说着,忽然猛的一阵心悸,身上燃烧着的烈火都瞬间像是要炸开一样。

    </p>

    苏离道:“骂,接着骂?来,我念一句洪荒时代文明的文字语言给你听听。”

    </p>

    炎姬闻言,眼瞳猛的一缩,就想说不听。

    </p>

    苏离却已经衍化太清状态、以天道之音发声。

    </p>

    虽然太清分身现在没了,但是他已经有大部分精通三大分身的能力了,此时衍化出来不如太清分身,但是也有五成得逼格了。

    </p>

    这也是他此次蜕变提升之后的最大进步。

    </p>

    先前他也能做到这一点,只是没有眼下这么厉害罢了。

    </p>

    此时,苏离的声音当场震荡四方。

    </p>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p>

    说着,苏离隐约觉得不够,是以再次开口道:“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苏离。”

    </p>

    苏离在衍化这般道音的时候,将鸿钧改成了苏离。

    </p>

    那是因为,那一刻,在中,他生出了一种冥冥中的感应,既然牵扯这般因果,那最终就要自己去背负。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