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76章 掌希望之源,赐天机之眼
    烈火,依然还在焚烧。

    云青萱的双腿,都已经开始发黑,散发出一股股黑烟。

    已经有火焰弥漫着她湛蓝色的公主裙而上了。

    裙子上的点滴氤氲灵气的光泽,也开始变得越发的黯淡了起来。

    时间,已经刻不容缓。

    只是,苏离能感应到那玉雕越发灼热,因果牵引也越来越松动,却依然无法挣脱。

    他很想出手,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这仅仅是发生在过去的过去,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苏离深深的感受到了无力——深深的无力。

    时间!

    依然还是时间!

    这世间本没有时间,只因万物运遵循着那种循序渐进的规则,而定义了时间。

    可如今,一切的一切,却一直被时间束缚。

    “会有改变吗?”

    “这样的一片黑暗,希望之源泉,又会出现在哪里?”

    “会是我吗?”

    苏离在心中自我询问。

    他的目光看向了云青萱此时已经具备的小长腿,那一截原本白皙的小腿,此时已经开始泛红,甚至可见里面的骨头的轮廓了。

    而小云青萱,则银牙紧咬,嘴唇都咬得血水横流。

    她大大的眼睛里透出的不是痛苦,而是恐惧,深深的恐惧!

    以及,对于她的母亲公乘青蝶的担心!

    至于那种被烈焰灼烧的痛,此时却似乎完全不在她的心中存在。

    苏离能看出,此时的小云青萱真的很普通,血脉并不优秀,天赋也并不好,唯一称得上好的,是拥有还算完美的三魂七魄。

    只是那天人之魂在苏离看来,也同样有诸多灰暗的瑕疵。

    可和诸多几乎完全没有天人之魂的修行者比起来,这已经是世所罕见的优秀了。

    而此时的云青萱,甚至才刚刚开始炼气,虽然漂漂亮亮的、打扮得像是个精致的小公主一般,但她的神情却已经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而是说不出的倔强。

    她可爱的小虎牙,此时已经将嘴唇咬穿了,上面是她自己的血与肉。

    她的目光,就那样死死的盯着她的母亲公乘青蝶。

    “萱萱,别怕,娘亲一定会,会保护好你的,萱萱别怕。”

    公乘青蝶说着,又吐出了一口血,然后将归蝶秘术最后的奥义讲述了出来。

    云启风、云天晟等人显然并不满足,又道:“最后一层,归蝶化蝶,你现在就修炼。”

    公乘青蝶惊怒道:“我实力不到,强练只会立刻反噬而死,你们不是答应——”

    云天晟冷笑道:“是答应了,但是我害怕你弄虚作假啊!你要是欺骗,我们练错了怎么办?这前面的功法其实我们都知道,也确定没错。

    现在,就是这最后的关键的功法了。

    你是练还是不练,自己选吧。”

    云天晟没有逼迫,而只是将冷漠的目光看着双腿已经烧得焦黑的云青萱,眼神冰冷而玩味。

    公乘青蝶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顿时毛骨悚然,脸色大变。

    顿时,她眼中的泪水就不受控制的、如水般涌出。

    “你们这群畜生!畜生!”

    公乘青蝶咆哮着,却无比悲戚道:“我练,我练,你们放了她吧,我上去替她行吗?我什么都可以做啊!你们不是想要我吗,我让你们一起睡,你们所有人都来睡吧!放了我女儿吧!”

    “啊啊啊啊啊——”

    公乘青蝶眼神灰暗而悲绝,声音惨厉凄然,令人动容。

    云天晟淡淡道:“放心,你死不了,我已经准备好了祭炼灵魂的工具,这乃是烈阳君王所赐的锁魂塔!到时候,锁住你灵魂,我想怎么睡你都可以,小贱人莫要急。”

    云天晟眼中显出一抹欲望之色,垂涎欲滴、肆无忌惮的看了公乘青蝶好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并拿出了锁魂塔。

    云青萱此时,双腿已经烧焦,但是她身上被种下了烈阳印记,是不会轻易死去的。

    但是不会死,被焚烧的痛苦却会依然存在。

    但,此时的小云青萱,却一动不动,双眼已经无比冰冷的看着下面发生着的一切,那种冰冷的眼神,哪怕是苏离此时以第三视野看到,也不由心悸。

    “原来,公乘天晟、锁魂塔的因果在这里。”

    苏离心中喃喃。

    公乘青蝶无论未来有多难缠,此时,她也不过是一位伟大而凄惨的母亲罢了。

    “黑暗的动乱,从无数修行者、普通人开始祭拜烈烈阳之神开始吗?所以,那些凶魂拜日的场景,就是祭拜烈阳之神的太初时代的场景显化?”

    苏离不由想到了曾经见到过的凶魂拜日的诡异场景,顿时也不由头皮发麻。

    活着祭拜就算了。

    死了这些凶魂还牢记着本能,跪拜太阳?

    苏离原本还不甚在意,觉得只要他复苏就能将这片区域杀穿。

    可他忽然意识到,这些人祭拜的‘烈阳之神’,怕是极其强大!

    或许,那巨眼?

    不,那巨眼是一位女人的眼睛,而烈阳之神,应该是一位男人——不对,烈阳之神是烈阳之神,烈阳君王只是其一个从属,下属!

    苏离心中沉思之际,公乘青蝶开始咳血,并强行修炼归蝶秘术的终极蜕变之法——归蝶化蝶。

    苏离心中不由沉默。

    这功法,太残缺、太废了!

    这怎么能修炼成功呢?

    只要她修炼,别说化不了蝴蝶,还当场得炸掉啊!

    “萱萱,娘亲没用,娘亲是个废物——萱萱,娘亲对不起你,娘亲失言了,救不了你了。”

    “启明——青蝶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萱萱。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想恨你,我也知道,你为了云家在外征战各大宗门,为云家开疆裂土。

    但,若有来世,我必定灭云家满门!”

    “我之心,不甘,不忿!我之魂,不寂,不灭!”

    公乘青蝶泣血悲鸣。

    那种泣血之音,瞬间冲击到了苏离手中的玉雕。

    刹那之间,玉雕更加的灼热。

    苏离看向了公乘青蝶,终究是被她这一份感情、亲情所冲击到了。

    而这时候,远方,云启明终于咆哮着已经靠近——但是,在苏离视野之中,还足足有近万里!

    万里,也依然需要几十个呼吸的时间才能赶来。

    而他一旦赶来,就真的迟了!

    苏离看向了云启明,有一刹那想动用1点因果值去附身云启明,却终究还是做不到。

    哪怕是想动用因果值,他都无法做到这一点,而依然只能看着。

    苏离看向了公乘青蝶,公乘青蝶已经开始结印。

    “娘亲,娘亲不要啊!”

    “娘亲,萱萱没用,是萱萱没用,不听话不好好修炼!”

    “萱萱要是早些修炼,变得像是爹爹那么强,就绝不会还娘亲受苦受难了!”

    “娘亲,娘亲,萱萱才是真的该死啊!”

    “娘亲,娘亲你不要修炼,不要修炼啊!”

    “啊啊啊——”

    云青萱尖锐的嘶吼着,尖叫着,声音更是凄厉而惨烈。

    这并不是痛,哪怕是这痛已经让她近乎窒息。

    而是,她不愿意失去她最爱的娘亲。

    苏离闭上了眼,看不下去了。

    他尝试着在心中卜了一卦,卦象黑暗,没有光明!

    “为什么没有光明?!”

    “为什么?!”

    “这种功法为什么要炼?“不能修炼啊!修炼必死!”

    “对了,你为什么不修炼《归蝶化茧术》和《涅槃九变》啊?难道是害怕秘术传出去了吗?传出去就传出去啊,有女儿重要吗?”

    “不对——你们莫不是现在还不会《归蝶化茧术》和《涅槃九变》?”

    “不会???”

    苏离一下子怔然在了原地。

    刹那之间,他的脑海之中,自然而然的回忆起了两万零二十一年之后的那一幕。

    那时候,云青萱无比恭敬、无比谦卑而讨好的对他说道:“苏大师,要不我斩一些本源给你,你学《涅槃九变》和《归蝶化茧术》吧,这样你可以避免诸多死劫,死一次,实力翻倍。”

    他当时很是果断的拒绝道:“不用了,你知道我的三魂七魄算起来还算颇为完整,就不学任何功法了,学了功法,我怕自己成为天地间的棋子,受到天地法则的束缚和桎梏。现在这样,我自己领悟、感悟或者是师尊传承的功法,已经够用了。

    而且我也都还没修炼足够,就不贪多了。贪多嚼不烂嘛。”

    ……

    这一刻,苏离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懊悔。

    装什么逼?

    装什么逼啊?

    不学难道不知道了解一下?感悟一番?什么贪多嚼不烂,你苏离你个傻逼你学什么了?你学习的所有功法难道不是系统灌顶给你的?难道不是白嫖的?

    苏离这一刻,也同样悔恨。

    悔恨他回了过去而陷入了绝境!

    不过,联想到系统,苏离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受到的影响太大了!

    他太激动了!

    虽然云青萱、公乘青蝶此时真的很惨。

    但是……他的情绪波动太激烈了!

    “这就是完整天道规则的冲击力?”

    苏离意识到了这种情况之后,立刻调出系统面板,查看系统面板分页上的信息。

    然后,他同样看到了一片悲鸣,一片懊悔。

    显然,不仅仅是他被影响了,竟是连一百多号替身纸人全部都被影响了。

    上清分身和太清分身虽然保持冷静,却没有能提出指导性的意见。

    反而是玉清分身,足够冷静的状态下,提及了一种方法——利用冥想《皇极经世书》的方式,给《归蝶秘术》升级。

    自己不修炼,但是可以尝试以太清加身、以天道传音的方式传音给公乘青蝶,让她修炼进化版的《归蝶秘术》。

    苏离看到这个建议,顿时头皮也是有些发麻,脑海之中更是如惊雷炸响!

    这样的方法,他竟然一直没想到?

    他为什么会进来?

    就是因为查看了一下云启风的人生档案,结果把云启风看死了,结果他的灵魂之中凝聚出了一本《归蝶秘术》功法!

    这就是因果的线索啊!

    自己竟然反而忽略了!

    “当局者迷吗?”

    “云青萱的记忆禁区世界,本就存在于过去。我进去那个禁区的禁区,是两万年前。我在两万年前,进去二十一年前,又是过去的过去。然后算上地书每一层的时间断层,我进了几层?”

    “所以,此地属于我的正面、负面情绪都会被无限放大吗?”

    “还是说,牵扯太大,牵一发而动全身?”

    “或者,是真正的当局者迷,极其容易迷失?”

    “是的,迷失!”

    “所以,我处于第三视野就已经如此了,若是入局,怕是当场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然后摧毁祭坛,粉碎烈阳之神的雕像,当场就会把烈阳之神引出来,然后把我干掉?”

    “如此,我一旦被干掉,就永远死在了过去,彻底gg,而不是回到未来?”

    ……

    冷静下来之后,苏离心中同样生出了惊惧、恐怖之意。

    是以,他下意识的直接往身上套了三个玉清分身——这就是叠了多层的情况?

    太容易迷失了!

    因为,但凡是真挚的真情实感,他几乎都会感同身受,都会百分百的感应到。

    所以无论是公乘青蝶对于云启明的至死不渝的感情,还是对于云青萱的母爱,抑或者是云青萱的绝望与悔恨,仇恨以及对于母亲的深深的爱,都时时刻刻刺激着苏离的七情。

    这种百分百感同身受,是非常可怕的!

    因为一个人的情绪或许有极限,但是一群人呢?

    特别是,他同样能感受到他人的极度冷漠,以及感受到云天晟极度的邪恶恶毒居心。

    “这种世界……太恐怖了。”

    “这手段,用来攻心,谁能扛得住?好,学习了,做笔记!”

    苏离先是一番记录,这时候,诸多分身冥想《皇极经世书》,感悟《归蝶秘术》已经完成。

    《皇极经世书》拥有着对于任何功法提升品质的能力——连《一气三清》之术都给升级了一个大境界,更遑论是这个世界的满是瑕疵的《归蝶秘术》?

    所以,《皇极经世书》一冥想之后,《归蝶秘术》已经蜕变成为了‘功参造化’级的《归蝶化茧术》了。

    名字都自动的改了。

    而这种功法成了的瞬间,苏离忽然脱离了因果的桎梏。

    他的身影不再被枷锁。

    而他也在这一刻,忽然之间,可以化形显化出来了。

    但是,苏离迟疑了一下,没有显化身形,而是施展出《道生一之神隐篇》,先是屈指弹出一道,凝聚出百亿分之一的本源灵气,涌向了云青萱。

    苏叶仅仅只能承受千万分之一,但是苏叶已经炼气境八重圆满了。

    苏离将这个比例又压低了千分之一,放低到了百亿分之一,这一点,如果不是额外又套了一个太清分身,苏离都无法施展出这种级别的微操。

    这实在是太难了。

    对比太清分身复苏打穿烈阳星却不伤一草一木,苏离觉得自己是真的很渺小。

    此时,一道本源灵气溢出,苏离发现,公乘青蝶、云青萱和不远处的诸葛浅韵,都同时看向了他。

    ???

    苏离顿时明白,这份因果点数生效了。

    他的神隐状态,云青萱三人都能看到。

    好在,他此时身穿黑袍,带着鬼脸面具。

    不然,就是真正的暴露了。

    苏离感应了一下云青萱的状态,随后又适当加强了五十倍左右的本源灵气,涌向了云青萱,将她的痛苦祛除,同时形成一股淡淡的光幕将她守护。

    只不过,这一缕光幕刚出现,就被烧穿了。

    苏离微微皱眉,刚准备继续。

    这时候,云青萱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哀求之色:“大哥哥,救救我娘亲,求求您了。大哥哥,只要您救娘亲,芸萱以后就嫁给您当道侣,一辈子伺候您。”

    云青萱满是恳求之色。

    苏离感应到,在她的心中,嫁给别人当道侣,就是最大的感恩。

    因为她娘亲经常教导她——娘亲就是因为你爹爹对娘亲恩重如山,一辈子都无法偿还,便索性嫁给他当道侣,拿一辈子来伺候他,偿还他。

    云青萱一说,苏离就明悟到了她一份什么都愿意付出、什么都愿意做的心。

    那份抓住救命稻草的心。

    与此同时,他也感应到了诸葛浅韵的心——那一份恐惧、那一份害怕砍头献祭、那一份畏惧黑暗渴望光明的心。

    也是在同一时刻,他感应到了云青萱的心,感应到了云天晟的恶毒黑暗的魔心……

    “嘶——”

    “这次,辛亏是先前悟透了,没有直接跳出来,不然就迷失了!”

    苏离心中无比忌惮,面具下的他,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这一次,他顶着的压力是极大的!

    “上善若水,太上忘情。”

    太清分身默默的在心中念诵道德经。

    而三大玉清分身同时发力,冷酷之极。

    于此,苏离依然压力山大。

    一旦他沉浸到情绪里,他就会身不由己,彻底迷失。

    他的每一个举动,将会牵引出无数的因果。

    甚至,他此时就算是出手针对云天晟等人,也没有任何效果——因为在那些人眼中、心中他是虚无的!

    他能影响的,唯有能看到他存在的那几人。

    “云青萱——小萱萱,不要害怕。”

    苏离稍微变了一点点的音色,柔声安慰了一句。

    随后,他看向了公乘青蝶。

    公乘青蝶一愣之下,微微宽下心来,随即看向了苏离。

    在别人看来,她就是有些发呆,然后就没有继续修炼了。

    所以,云天晟又言语恶毒的逼迫了起来。

    公乘青蝶眼神带着渴望之色的看向苏离——她的眼神里,已经显出了一切。

    “前辈,求求您救救青萱吧!只要您救她,青蝶以后就是前辈身边的贱奴,舔奴,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

    公乘青蝶苦苦哀求。

    她不敢说话,只是在心中哀求。

    她有着一份冥冥中的感应,这位神秘的前辈,一定会同意的。

    虽然这位神秘的前辈装扮恐怖而邪恶,却让她的心无比的亲近,那就像是道侣、像是亲人一样。

    她甚至也怀疑过他是不是云启明,但是这般念头很快就消散了,因为她已经感应到了云启明正在飞速敢来的气息,但是,一定已经迟了。

    百余个呼吸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此时此刻,已经是绝路了。

    “不需要你付出,但是公乘青蝶你记住——无论未来如何,无论你的境遇何其惨烈,无论生活如何黑暗,请记住,人生在世,当拥有希望!只要心中还有真爱与希望,那么,源于真爱的希望,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另外,公乘青蝶,无论你来自于什么种族,但你现在是人族!那么,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在未来的任何时候,请记得,人族没有负你,请善待人族!”

    苏离声音无比严肃、肃然。

    他说着这些的时候,云青萱已经再次被烈火焚烧。

    这一次,情况有些严重。

    火焰猛然暴涨,当场就如要将云青萱烧死一般。

    “我记住了,记住了!我一定牢记,永生永世,永生永世不忘,前辈您救救萱萱吧!”

    公乘青蝶忽然挣扎着,猛的磕头,脑袋砸在地上,几下就已经血肉模糊了起来。

    苏离当场凝聚希望之源,却忽然发现,他凝聚不出来了。

    一愣之下,苏离双手,伸向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猛的一抠,一只眼珠当场就抠了出来。

    苏离的本意就是挖他自己的眼睛,因为眼睛就是希望之源。

    但是,替身纸人当场顶替了过来。

    所以,苏离的身边,一股紫气劫灰当场轻轻的破碎。

    那一颗眼珠飞出,忽然在天空化作七彩色的气泡,当场笼罩向了云青萱。

    随后,云青萱忽然就安全了。

    而无论那烈焰如何狂暴炸裂,都无法攻破七彩色的气泡的防御。

    随后,苏离才再次的看向了公乘青蝶,当即传授《归蝶化茧术》道:“现在,我传你登峰造极版本的《归蝶秘术》,其名为《归蝶化茧术》。”

    说着,苏离感应了一下完整版本的《归蝶化茧术》,随即不由一愣——好家伙,竟然将《锦瑟》变成了总纲?

    而且还是普通话版本的总纲?

    苏离迟疑了片刻后,道:“跟着我念——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苏离念叨的时候,在‘当时’那一刻停顿了刹那,然后便将最后几个字补充了上去。

    公乘青蝶有样学样,也停顿了一下,然后把这几句来回记忆。

    苏离则不由想到了这句诗的来历,有些怅然若失,倒是没有留意到,一个简单的停顿,全教偏了。

    此时,远处的瞎眼小姑娘诸葛浅韵也默默的、来回的铭记着。

    只是,那古怪的发音,她反复铭记,却还是有些不准确——“锦射无端五si闲……此情可待曾追忆,几系当习……已莽然。”

    这时候,苏离回过神来,诸葛浅韵害怕被发现,立刻低着头,惊恐而惶恐不安。

    苏离扫了一眼诸葛浅韵,目光落在她瞎了却依然无比美丽的眼睛上,不由长叹一声:未来我把你射跪了,射瞎了你的眼,今次我回来给你赔罪。

    你诸葛浅韵无论是否恶毒,你是人族将来的英雄。

    我苏离,对不住你。

    苏离心中叹了一声,却没有惊动公乘青蝶。

    也没有惊动云青萱——被七彩光圈守护之后,云青萱就陷入了沉睡。

    痛苦的折磨没有摧毁她,但是美好到来的刹那,她所有绷紧的防备,全部崩碎了。

    光圈笼罩的刹那,她就昏迷了过去。

    苏离再次挖了一只眼睛,凝聚成希望之源,打入了她瞎了的那只依然美丽的眼睛里。

    那一只眼睛,瞬间点亮了。

    刹那之间,那一只眼睛里,陡然呈现出了美丽的七彩梅花之色。

    这一刻,这一只眼睛里的七彩梅花之色点亮后,另外一只普通的眼睛,也开始生出了希望之光,诞生了希望之源。

    只是,这一幕苏离却没有留意到。

    “天机之眼。”

    苏离冥想《玄术通灵》中的关于天机之眼之法,单独的剥离了出来,形成一道本源奥义,当场踏入了诸葛浅韵的眉心。

    和诸葛浅韵产生因果,这是苏离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是这些做完,苏离发现,他的因果值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从2点,变成了3点。

    “因果可以扣除,也可以增加?”

    “所以,只要能看到我的存在,都有因果牵连——或者是我欠他们,或者是他们欠我?”

    苏离若有所思。

    “轰——”

    这时候,公乘青蝶已经完成了总纲的记忆,然后,苏离见事情顺利发展,便开始传授完整版本的《归蝶化茧术》给她。

    而同一时刻,黑暗的天空中,如血的残阳里,睁开了一只血色的双眼。

    那双眼睛,仿佛透过无尽的血光与黑暗,锁定了一处小小的祭坛,锁住了那一枚七彩色的气泡笼罩着的云青萱。

    “希望之源?”

    “希望之光进行守护,防止献祭?”

    “人族也有精通神性之力的存在吗?有意思,那,我烈璇玑,便将你缉拿,献给烈阳之神好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功劳一件!”

    (ps:今天第一更七千字先奉上~继续泪求一下月票,想上个分类月票榜前20名,因为月票和订阅才是对于一本书最大的肯定,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拜谢了~另,非常感谢书友‘烟|寒’、‘书友202002230818903’各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李密章a’200起点币打赏支持~)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