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79章 斩天地造化,灭罪恶之源!
    复苏归来的那一刻,苏离已经立刻从太清分身那边得以信心共享。

    信息共享的刹那之间,苏离就有一种忽然黑暗环境之中苏醒过来的感觉。

    而且,这种感觉尤为强烈——似乎就是他在为了修行而进行闭关,太清分身在一旁默默的守护着,一直守护了一年。

    而在他这闭关苦修的一年里,如庄周梦蝶一般,梦回二十一年前,参与并见证了二十一年前发生的那一幕。

    当这种恍然明悟的感觉在心中生出的时候,苏离隐隐觉得,他对于时间的领悟,又加深了一层。

    他存在于过去,但是存在于过去的时候,他其实依然活在当下。

    那么,现在他存在于当下,又是否一样的存在于未来?

    那么,这其中又有一个平衡的支点——那个支点是什么?

    苏离联想到了苏叶一年前祭拜的那一座坟。

    或许,一切的因果依然要归于那一座坟、依然要归于坟中的那一具婴儿的尸骨。

    苏离回忆曾经在镇魂秘境之中见到的旌阳村,回忆曾经在旌阳村之中见到的孤坟。

    孤坟本身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孤坟中的水晶棺,那明显是堪比激活镇魂碑的水晶棺的手段。

    而那棺材盖上的壁画,从安逸的生活,替换成了杀头者杀戮十万天骄。

    杀头者,后面被证明那人是华紫嫣,一剑,斩杀了旌阳村十万天骄,似乎就是为了崛起。

    苏离的思想纷至杳来,并逐渐的形成了一条线。

    然后,他恍若生出了如冥冥之中的感悟。

    一个人,披着黑袍、浑身拖着九十九层更加恐怖的秩序锁链,行走在冰冷而孤寂的星空深处。

    那九十九层秩序锁链之后,是一座水晶棺,水晶棺上雕刻着无比繁复的花纹,而那些花纹四周,逸散出汹涌的紫气。

    紫气不断的升腾形成各种凶戾的杀戮大道气息。

    紫气四方,虚空不时炸裂,毁灭。

    而那黑袍虚影,却拖着水晶棺,不断的走向远方。

    远方是黑暗,无尽的黑暗。

    没有光明,也看不到希望。

    冰冷而孤寂的宇宙里,唯有他一路走过淌落的猩红的鲜血。

    那血,在他走过之后,形成了一颗颗燃烧着火焰的星辰,并不断的在星空炸裂,殒落。

    ……

    “呼——”

    忽然间,刚刚清醒过来、融合了太清分身到本体之中的苏离忽然低下头,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同时,他无法控制双眼的剧痛,眼中,也莫名的淌出了鲜血。

    “嗡——”

    心念一动,苏离几乎本能的施展出了归蝶化茧术,刹那之间恢复了所有的伤势。

    下一刻,他披上了黑袍,戴上了狰狞而染血的鬼脸骷髅面具,再次的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这一次,他第一时间见到了浅蓝——具体说那不是浅蓝,而是诸葛浅蓝。

    苏离下意识的对比系统,并调出了系统面板。

    可是下一刻,苏离的眼瞳不由一缩——系统的信息变了。

    原本的系统信息是——。

    可是此时,却变成了——

    苏离几乎下意识的看向了烈阳君王烈璇玑。

    而烈璇玑,则在此时和诸葛浅蓝静静的对峙着。

    “此地,已经是我衍化烈阳星的意志所呈现出来的烈阳领域,这就相当于已经置身于我烈阳星一般。

    如此一来,你没有了天道意志的加持,你已经没有了最大的底蕴!”

    “今次,我便将你彻底镇压于此,并剥离你的天人之魂,抽离你所拥有的天道意志、规则秩序。

    然后,我会不断的将你采补!

    你不是号称执掌天机,独断万古之命运的命运神女吗?

    今次,我烈璇玑便让你成为我的舔奴!”

    烈璇玑说话之间,当场浑身气血爆发,恐怖的意志当场镇压得虚空都发生了扭曲。

    苏离站在了苏叶的身前,抬手衍化一道七彩光圈,笼罩了苏叶,形成了绝对的防御守护。

    同时,他的眼神非常的凝重——这种恐怖的战力,这他是两万年前啊!

    烈阳君王烈璇玑这么强的?

    如此一来,魅儿如何能扛得住啊?

    对了,如今的魅儿呢

    我不是已经解决掉了云青萱的过往,不是救了公乘青蝶吗?

    怎么我没有回到两万年后反而是回到了此地?

    苏离的心情受到的触动极大。

    烈阳君王的战力,已经超出了他的判断——别说是现在的他打不过,就算是两万年后的苏叶巅峰时刻,也打不过。

    这烈阳君王的战力,已经提升到了另外一种层次。

    “什么玩意?这么厉害?行,待我将你牵扯进一份因果之中,到时候复印你,跑去杀戮万族,吸引无数仇恨!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强,能顶得住!”

    苏离心中念头一动,可这念头刚闪过,下一刻,一股恐怖的血气忽然碾压而来。

    那是一股无敌的血气,刹那之间形成了杀戮战斧,一斧头竟是穿透了七彩光圈,当场劈中了苏离。

    苏离的身上,替身纸人当场炸了三层。

    不过,就在这一刻,身外化身主动的显化而出,当场衍化功法,竟是瞬间锁住了那一斧之力,并当场鲸吞了下去。

    “轰——”

    苏离浑身燃起了血色的火焰,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进入到了一种狂暴的杀戮状态。

    他浑身逸散出血色光芒,血色的光芒之中同样闪烁着点滴七彩光圈。

    那一刻,苏离感觉,他自己进入到了一种神奇的状态。

    这种情况,一下子就吸引了诸葛浅蓝的目光。

    诸葛浅蓝看向了苏离,微微错愕,随即道:“你复苏了?”

    苏离被问得心中一突——这诸葛浅蓝和诸葛浅韵容貌近乎于一模一样,但是各方面的气质更胜一筹!

    而且,原本诸葛浅韵的颜值就已经不下于魅儿,只是少一丝魅惑气质,而诸葛浅蓝,则更显得圣洁高贵,是另外的一种难以言喻的极致神性气质。

    所以一眼看到她,苏离的心都忍不住微微一颤。

    苏离忽然明白苏叶为什么忽然心神巨震了——因为苏叶认为浅蓝即便不是他苏叶的师尊,也是他师尊的亲人或者是道侣。

    而就是因为他苏叶,所以这位绝世仙子如今陷入了巨大的凶险之中。

    烈阳君王是什么存在,是真正堪比神灵的存在!

    所以,在苏叶的心中,师尊一定是有什么难处而无法真正的出手,不然哪怕是如神灵般的烈阳君王,也一定不算什么。

    这绝不是盲目的念头,而是因为,当时被逼迫下跪的时候,那一刻苏叶生出了一种极致的大恐怖的感觉——这感觉,不是从烈阳君王身上生出,而是从师尊的身上生出。

    那是一种恍若灭世般的恐怖感觉。

    而也是那一刻,诸葛浅蓝才出现——若是不出现,恐怕,现在战斗一定已经结束了。

    那么,浅蓝星还在不在?

    或许,正是浅蓝星的天道意志感应到了覆灭的危机,所以诸葛浅蓝这位星球守护者已经出现了?

    苏叶想了很多,随后也亲眼见证了自己的师尊那无敌的一面。

    果然,虽当场粉碎了三道紫光,却忽然之间就学会了对方的什么战魂手段,并当场衍化了出来。

    苏叶心中的诸多念头刚闪烁而过,苏离的心中,就全部聆听到了。

    苏离看了一下天机值——752618。

    七十多万的天机值,足以运转天机玲珑了!

    而此地既然是烈阳星?

    那么,系统后面的‘烈阳’就是代表是‘烈阳星’,代表了实际所在地了?

    不是浅蓝星?

    很好!

    那就毁灭吧!

    苏离心中生出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直接将烈阳星整颗星球覆灭掉!

    这一手手段能不能做到?

    只要足够莽,那是一定可以做到的。

    因为,诸多分身冥想后,结合苏离此时的这种的状态,而生出了很多恐怖的灭世建议。

    而且,来到了这烈阳星领域之后,苏离发现,他的所有的分身、替身纸人的能力,像是在那真通天塔区域里一样,变得格外的活跃。

    所以,他获取的建议是什么呢?

    建议几乎都是统一的!

    先以十万天机值刷新系统商城,然后必定会出现牵引天道、神性之力的能力。

    然后,从诸葛浅蓝身上抽出来神性加持到他身上,他开启三层的身外化身之后全部动用功法,形成对于烈阳星天道法则的部分掌控权。

    因为,当他动用之后,就可以夺取来自于烈阳君王抽离的、来自于浅蓝星的所有祭坛收割的命魂之力和神性之力。

    这样一来,等同于他能在瞬息之间取代烈阳君王的神性之力,成为烈阳星暂时的‘天道守护者’。

    就相当于是临时的创世主级别的存在。

    到时候,只要损耗因果值冥想混沌钟,就可以当场将烈阳星震碎掉,当场将烈阳星都给灭了。

    天机值或许不够,但是足足2点的因果值是可以取代天机值的。

    因为冥想混沌钟只需要1点因果值,而1点因果值至少堪比三百万以上的天机值的效果。

    这两者之间,并不能形成对等的兑换,但是当天机值不够扣除,因果值就一定会连带被扣除。

    这样一来,烈阳星必定会炸裂。

    念头一生,苏离当场已经将一切的考虑都算了进去。

    这时候,没有阴谋诡计,也不存在什么陷阱囚笼——只要被逼到绝路,那就不顾一切,毁灭烈阳星!

    苏离在刹那之间,处于这样一种近乎于寂灭、绝杀的状态。

    他双眼如火焰焚烧,冷冷的盯着烈璇玑。

    烈璇玑刚鼓荡一股气血,当场镇压得诸葛浅蓝毫无还手之力,忽然之间却无比的毛骨悚然。

    然后,他一瞬间几乎立刻看到了他自己神性被瞬间剥夺,然后苏离忽然自炸神性,引来灭世巨钟的场景。

    巨钟没有显化,可是烈璇玑因为窥视了炎姬的记忆,所以巨钟灭世的场景,被另外一段场景显化——巨钟瞬.jxpx.间粉碎了烈阳星。

    星空出现了烈阳之星爆的场景,无数的烈阳之血,血洒星河。

    烈璇玑的呼吸一滞,内心生出了深深的忌惮之意!

    “轰——”

    他几乎立刻打出了一道烈阳囚笼,瞬间笼罩向了苏离。

    “嗤嗤——”

    苏离衍化的身外化身当场气血一震,手一伸,融入囚笼之中,并当场从烈阳囚笼之中走出。

    而此时,烈璇玑借着这短暂的时间,离魂三斧劈出,当场将诸葛浅蓝的天人之魂劈了出来,并一瞬间砍掉了一半的脑袋。

    这等凶猛的攻击,也让苏离眼瞳猛然收缩。

    “浅蓝——烈阳,刷新天机商城!”

    苏离立刻作出了决定!

    干!

    干死他!

    苏离此时已经不顾后果。

    到了这一刻,退一步必死无疑!

    无论此时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

    如今,他哪怕是拼尽所有的底蕴,也在所不惜。

    “师尊!”

    苏叶看得睚眦欲裂,嘴唇都咬破了。

    那一刻,他何等的憎恨,憎恨自己没有实力!

    而他强大的天机魂鉴术虽无法读取师尊的心思,却看出来,师尊打算动用终极绝杀的手段了。

    那样的手段,一定会非常强大,一定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

    但是,一旦用了,师尊和他甚至诸葛浅蓝这位命运神女,一定一定会殒落在此地。

    而哪怕是烈阳君王死了,那烈阳之神呢?

    即便烈阳之神也因此而殒落,可是别的种族呢?

    如今,镇魂碑遍布整个浅蓝星,而异族的屠戮也越来越多了,这个时候,人族的强者不能和别人拼命啊!

    不能啊!

    “师尊不能死,该死的是我!”

    “该死的是我!”

    苏叶在心中咆哮着,这声音,依然同样响彻在苏离的心中。

    苏离有些震撼于苏叶的冷静——这就是将修炼到了大成层次的苏叶吗?

    已经有了那天机神子的雏形了。

    果然,绝境、苦难才最能磨砺天骄。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苏离心中叹了一声——人生在世,当行则行,当死则死。

    有时候,苟活了一次,就会想着苟活第二次。

    这个时候如果还不挣扎,就没有挣扎的机会了——因为一旦被镇压了,那么,无论是苏叶还是他身上的诸多秘密就一定会暴露,就一定被挖掘走,就一定会真正的壮大烈阳一族。

    所以,有时候不是不想苟活下去,而是,不能苟活下下去!

    系统的提醒,让苏离不由微微一怔。

    一万?

    不是十万吗?

    隐约之间,苏离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在烈阳星区域,系统的天机值消耗只有十分之一!

    但是系统所附加的功能效果等,大体上应该是增强了差不多十倍!

    “所以,系统对于天道法则、对于环境因素也是有影响的?所以我更契合烈阳星的天地法则?怎么回事?”

    苏离心中一凛,几乎立刻就要确定。

    这时候,诸葛浅蓝终于完成了某种神性的蜕变。

    “轰——”

    下一刻,一股神性之力猛然笼罩向了苏离,以至于苏离和系统的联系登场竟是被屏蔽掉了!

    苏离微微一怔,随即看向了诸葛浅蓝。

    而诸葛浅蓝则是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你动用‘天枢’状态的时候,毕竟我这个守护者还在这里呢!对付这等宵小之辈,不必耗费‘天枢级’的代价。毕竟,他背后代表的是‘皇极级’的烈阳之神。

    而这烈璇玑虽强,也只不过是离魂级罢了。

    哪怕是他修炼至大成的状态,也仅仅是半步‘天枢级’。”

    诸葛浅蓝说着,浑身的气势猛的变了!

    这一刻,她似乎达到了一种和烈璇玑一样的状态。

    “轰——”

    她出手之间,拍出一片湛蓝色的光幕,当场就震碎了烈璇玑爆发的气血囚笼镇压,显化了自由之身!

    “哦?有意思,但是你今日,必被镇压!”

    烈璇玑说着,忽然浑身绽放出无尽的七彩玄光。

    “烈阳永恒,赐余永生。希望之源,献祭幽魂。”

    “烈阳永恒,赐余永生。希望之源,献祭幽魂。”

    烈璇玑喃喃自语,形成一种类似于天道之音的声音,从他的心神之中传递了出去。

    那一刻,苏离耳边,恍若有天道惊雷般的声音响起,刹那之间,他便听到了无比密集的、恐怖的,排山倒海般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递而来。

    这种声音,全部来自于浅蓝星的所有生命体。

    无论是鸟兽虫鱼还是诸多修行者、普通人。

    此时,他们几乎全部跪了,跪在了祭坛前,无比虔诚的跪拜,念诵这样的声音。

    “从今往后,尔等都是贱奴,你们所在的浅蓝星,为罪域之星!”

    “你们就是罪域里的罪奴!!”

    “罪域之奴,将永生为奴!”

    “你们唯有无比虔诚的臣服、跪拜、忏悔、献祭……才可以真正的获得烈阳之神的宽恕,才可以……让你们卑贱的命魂,获取永生的荣耀。”

    ……

    烈璇玑每说一句话,诸葛浅蓝的状态,便当场笼罩上一层黑暗。

    而此时,苏离反而浑身会亮起一层血光。

    苏离默默的叹息了一声,随即回头看向了几乎被未知的神性之力碾压得动弹不得、眼神悲绝的苏叶,心中一片悲叹。

    烈璇玑这一手,可谓是歹毒之极,釜底抽薪。

    这才二十六年?

    还是多少年?

    就已经将祭坛遍地开花了,就已经将所有的人族奴役了。

    恰恰在此时,天空中,出现了四座巨无霸的星空巨坟,并睁开了黑洞般的巨口,开始吸收大量的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幽魂、殒寂之魂以及七魄之中的六魄。

    而留下的那一魄,代表是什么呢?

    仅仅只是代表血气与生机罢了。

    那意味着,这些人,将成为真正的魂奴魂食,从今往后活着的唯一价值,就是提供源源不断的六魄之力和天人之魂、殒寂之魂的魂力本源。

    因为完整的三魂七魄被收割得剩下一魂一魄之后,人不死,终究是会成长的。

    而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的收割的过程。

    长此以往,这些人就会认为,他们只有一魂一魄了。

    那些长出来一点点痕迹的,都会在每时每刻被烈阳照耀之后收割掉。

    阳光是温暖的,因为这是神性的‘关怀’啊。

    “败了。”

    苏离心中悲叹。

    那密集如蝗虫飞天而起的七彩色的气泡,气泡之中,一只只的幽魂在其中或者茫然、或者虔诚、或者挣扎、或者咆哮和不甘……

    人生百态,众生万象。

    苏离看向了诸葛浅蓝。

    从战斗开始,这一幕其实也不过几个呼吸之间。

    但是局势的变化,一直都是那么的灰暗。

    到这一刻,苏离终于明白,烈阳君王真的不算什么——他充其量,仅仅只是一个执行者罢了。

    真正强的,是烈阳之神——烈阳君王背后的那一尊神!

    能称之为神的,会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苏离不知道,因为所谓化神境的风遥,实际上也并不强。

    或者说不是不强,而是……没有触摸到一种强大的层次。

    婴变境九重圆满之后的境界,是化神境。

    化神境之后的境界,是神变境。

    神变境的境界之后,是造化境。

    所以,真正生命底蕴层次达到极致之后,再提升到神变境,才可以和烈阳之神之类的存在比肩吗?

    苏离也依然不知道。

    他有太多的不知道。

    面对着这遮天蔽日如蝗虫般的人族幽魂和六魄的本源被收割,苏离深感无力。

    他身上有着,能镇压一部分,或许全力施展之下,可以镇压几千几万乃至几十万。

    但是这些飞上来的又有多少呢?

    别的地方有多少人口,苏离不知道。

    但是巫月城的人口,是三亿以上。

    因为修行者拥有漫长的生命,而且天地间的灵气充裕,所以哪怕是普通人,百岁以上都是正常的标准,生老病死的都很少。

    所以,这种情况下,人口是非常密集的!

    而且这个世界的占地面积是非常恐怖的。

    光是溧河村,都能和苏离前世的一个小镇比肩——不然,为什么当初就几个小镇被妖岚猎杀,就能猎杀七十多万人口?

    在这种情况下,那人口的数量……

    苏离已经无法统计了。

    所以,他的甚至是能镇压、能封镇和吞噬多少呢?

    更遑论,他目前的上限存在,施展几次就会达到极限。

    他毕竟不是巅峰状态的时候的苏叶。

    他的境界,也不过炼神返虚大成接近圆满罢了,大体堪比元婴境九重左右。

    这样的境界不算弱了,再加上他的生命层次能力,如今杀当初的华云霄之流,几乎都是一掌能杀穿的。

    但是没用。

    在巨大的境界以及强大的神性之力的差距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除了拼掉系统,不然,他只能站着等死。

    当然,还有一种仿佛,把太清或者是上清、玉清祭出去,让他受尽羞辱之类的,牵扯下大因果,引出未知的动乱。

    但是如果是刻意为之,本身就已经走偏了。

    无心受辱,那是底蕴爆发。

    但是有心为之,可能死的就不是烈璇玑之流,而是他自己了。

    苏离也并不愚蠢,用着之术,还想将三清之流拿来当被羞辱的工具?这本身就是他的心不诚,本就是带着功利、目的去做,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诸多念头,源于冥想之中的有感而发,并再次化作一声长叹。

    两万年前,原来罪域星的来历是这样的。

    所以,这一次之后,万族认为浅蓝星是罪域星,然后浅蓝星的所有生命自己也认为自己所在的星球是罪域星吗?

    而唯有我所携带的系统,那个括号里的浅蓝,在提醒我,我们是在‘浅蓝星’?

    还是说,浅蓝是系统的名字,仅仅只是巧合?

    苏离思索之间,诸葛浅蓝美丽的身影笼罩上了一层暗红色的血雾。

    那种暗红色,已经浓郁得化作了黑色,看起来非常的惨烈。

    全程被碾压了。

    诸葛浅蓝强吗?

    不用说是非常强的,但是这一战,仅仅三个呼吸,三个呼吸之间,唯一的一次反转才持续了不过刹那,就再次被碾压了。

    “轰——”

    烈璇玑一斧头再次劈出,诸葛浅蓝浑身再次炸开无数的彩光,同时她的身影,当场虚.zyxta.弱了下来,化作了一道浅蓝色的纱裙碎片。

    纱裙碎片飞落、散落四方,化作了无数的诸葛浅蓝。

    下一刻,无数的诸葛浅蓝再次被无数的血斧光影劈碎,化作了更多。

    这般,刹那之间,诸葛浅蓝去被劈碎了无数次。

    最终,烈璇玑收手了,他的手一伸,手中出现了一座古塔。

    “九荒神凰塔。”

    烈璇玑手中的九荒神凰塔刚显化,似乎浑身猛的一颤,接着,他的系统中,一点因果值,当场被扣除了。

    苏离的心一跳,就见烈璇玑当场血祭九荒神凰塔。

    刹那之间,九荒神凰塔猛的一震,上面有着彩凤飞舞而过,嘶鸣嗥叫的同时,里面生出了一股股阴暗、凶戾的戾气。

    戾气萦绕,凶煞如狂,化作黑暗神凰当场冲出,冲向了诸葛浅蓝。

    可忽然之间,天空定格了刹那,这时候,苏离那一点因果值仿佛形成了一道分割阴阳的曲线。

    那曲线如天地间的法则之弓,当场在时间定格的状态,瞬间切进了那九荒神凰塔之中。

    因果值消失了,定格的时间刹那恢复正常。

    这世间,大抵上也只有苏离看到了那一幕的发生。

    所以,他凝眸看向九荒神凰塔的时候,这座塔,已经变得不同了。

    “轰——”

    九荒神凰塔忽然间猛的一震,接着,其中神凰之血熊熊燃烧了起来。

    神凰之中,一道身影猛然之间傲然而立,自虚空走出。

    那,正是冷云裳。

    而她的手中,提着一柄剑,那一柄剑,正是苏离手中的清霜剑。

    或者说,此时的清霜并不是清霜,而是无比妖魅、妖娆的妖岚。

    此时的剑,就是妖岚剑,是冷云裳手中的绝杀神兵。

    神凰之力,没入了冷云裳的体内,冷云裳走出之后,一剑斩断了九荒神凰塔和烈璇玑的联系,并又手持妖岚剑,朝着虚空猛的一刺。

    “噗嗤——”

    那一剑,刺穿虚空,却在刹那,猛的一剑刺中了烈璇玑的眉心。

    但是,这一剑,哪怕蕴含神性和法则之力,却也仅仅只是一剑刺破了烈璇玑的皮肤。

    烈璇玑先是一愣,随即眉心一拧,恐怖的肌肉夹住妖岚剑,脖子一扭,当场将妖岚剑猛烈了。

    “啊——”

    妖岚剑化身妖岚,当场心神巨震,嘴角淌血。

    “这么强?”

    苏离眼瞳一缩,他还以为有希望,结果,同样不敌。

    接下来,不过呼吸之间,冷云裳和诸葛浅蓝一起对战烈璇玑,却依然全程被碾压。

    几次战斗下来,冷云裳的天人之魂就被打穿了。

    这种级别的战斗,苏离除了可以看清之外,完全毫无插手之力。

    而他也并非完全什么都没有做,而是套了三层的身外化身,衍化,不断的争夺那下方逸散而来的神性之力。

    这种神性之力的累积,让他的实力和生命层次底蕴,在渐渐的成长着,并发生着某些无比恐怖的变化。

    这种变化时时刻刻在发生,而且这般过程,苏离清晰的可以感应到他在不断的变强。

    而只要在变强,那么接下来一旦走到绝境,他就更加的有把握了。

    “之前,我将清霜剑带入了真的通天塔,又从真通天塔里带回了云青萱的记忆禁区……但是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了她的记忆。”

    “这次,她忽然就出现了,也是因为,这里有她的因果吗?”

    “因果值扣掉了,应该也算是偿还了。”

    “只是,那又是什么时候欠下的?”

    苏离思索之间,烈璇玑一斧头将妖岚剑劈飞了。

    那剑光带着斧子的绝杀之力,形成了毁灭的杀机,竟是猛的杀向了苏离。

    苏离立刻意识到,这烈璇玑到现在还想干掉他。

    而且还是趁乱,以妖岚剑的手段干掉他!

    “我不动你你还在狂跳?简直是找死!”

    “清霜剑本就是我的剑,你和我对拼这个?当我累积这么久的神性之力是假的?!”

    苏离这一刻,心中也生出了一股怒意。

    下一刻,他当场套上了所有的分身,全部衍化,施展控制清霜剑之法。

    “轰——”

    下一刻,无尽的神性之力从天地间涌入,并在瞬间汇聚一体,形成了极致的神性剑魂之力。

    苏离处于一种极道的顿悟状态,三层的身外化身,此时也衍化战力到了极致。

    他燃烧着烈火,身体瞬间膨胀到了足足十九米高。

    与此同时,他的手一伸,莫邪剑心显化,的万法咒术叠加到了极限。

    苏离一把抓住了妖岚剑。

    “莫邪剑,清霜心,芸芸众,天地神!”

    “神性归心,天道之根!我为剑主,剑心通明!”

    “斩天地造化,灭罪恶之源!”

    苏离喃喃自语,随即,双眼一凝,无尽神性之力在他的双眼之中,倒映在了手中的妖岚剑身上。

    “噗——”

    远处,冷云裳一怔,随即双眼当场锁住了苏离——眼中,带着深深的愤怒、凶戾之意。

    你这个混账东西,夺我神剑?

    她这眼神显化出来的时候,又被道道血斧光影劈中,天人之魂再次崩裂。

    而此时,苏离的眼神中,清霜剑在无尽神性之力中,自妖岚和九荒神凰血脉状态,陡然化作圣洁如洗、冰霜痴情的状态,并莫名被灌注了莫邪剑心。

    剑是莫邪剑。

    心是素天心。

    这是一份至死不渝的感情之剑,这是一种神性与规则上的逆转!

    而借助于与烈璇玑夺取了大量神性之力后,苏离凝聚万道剑魂剑意,以形成万法归一之法,凝在清霜剑中,一剑刺出。

    那一剑,让天地间的一切,都陷入了凝滞状态。

    “轰——”

    黑暗崩灭。

    神性崩塌。

    那一剑也杀出了苏离所有的杀机与意志,一剑杀出了他所有的战力。

    “嗡——”

    关键时刻,诸葛浅蓝有所察觉,忽然凝聚七彩玄光,猛的化身浅蓝色漩涡,朝着前方一震。

    “轰——”

    烈璇玑陡然一震,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刹那。

    “噗——”

    苏离那一剑,当场化作白色耗光,猛的杀出。

    刹那之间,无尽神性之力汇聚如万法归一的极道剑魂,当场将烈璇玑的脑袋杀穿,并炸开一片血河。

    “啊——”

    烈璇玑惨叫一声,当场被刺穿了天人之魂,并引起了恐怖的烈日炎爆。

    可这一剑之后,苏离神性之力如海水抽干,身上的功法都已经稳不住。

    同时,实力偏弱的替身纸人,纷纷炸裂,当场惨死。

    一片片紫光炸开,在苏离身上形成了血爆。

    苏叶睚眦欲裂,血泪横流。

    “啊啊啊——”

    他撕心裂肺的咆哮着,以宣泄自身的无力。

    浅蓝的湛蓝色漩涡被彻底打穿,重创下的烈璇玑显化烈日炎爆,当场一举击中了冷云裳,将她的离魂当场打出,并以一道血色囚笼将其枷锁,狠狠镇入黑暗深渊。

    粉碎的诸葛浅蓝浑身淌血,彩光黯然,被烈璇玑转入星空黑洞,往永恒的黑暗之地镇压。

    而清霜剑于烈璇玑的脑袋上,被猛的拔了出来,被烈璇玑涌出的炎爆之力当场焚烧,刹那之间崩裂成为无尽剑魂魂光,散落四方。

    苏离的替身纸人全部炸穿,仅仅剩下十二大分身显化。

    “死!”

    烈璇玑咆哮如狂,当场衍化血爆,自身战力千倍万倍增幅,双眼淌血,眉心血洞如爆发恐怖的太阳风暴。

    “既然如此,那就灭吧!”

    苏离眼神灰暗,拼尽所有,一败涂地。

    区区一尊烈阳君王,他都打不过!

    而星球护道者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一个预选者的诸葛浅蓝,和一位强大的冷云裳,不过是白白的枉死罢了。

    人族积弱已久,至此,毫无胜算。

    那么,还挣扎做什么?

    放弃吧!

    死吧!

    苏离心神悲绝,觉得黯淡无光。

    他想等到两万年后,但是他已经等不下去了。

    他告诉所有人要心怀希望,但是希望又在哪里?

    又凭什么让他一个人去背负?

    护道者都不出,他凭什么要去做这些?

    那一刻,苏离的心中,彻底的放弃了。

    “若希望之光,拯救不了,那,就化身黑暗吧。不是可以入魔吗?那我苏离,觉醒魔魂吧,魔呢?我要化身为魔,我要杀上九天十地!”

    苏离那一刻,甚至产生了极度偏激的想法。

    这固然是神性之力被运用之后空竭状态下的心魔入侵,但同样也是一种极道的反噬。

    而且,哪怕是在系统状态下,哪怕是套了九大三清分身和三尊身外化身,抵消了无尽的负面状态之后,依然形成了这样的反噬。

    苏离闭上眼,眼中同样淌出了血泪。

    从来没有哪一刻他觉得是如此的无力。

    没救了。

    这片天地真没救了。

    “我真的尽力了。”

    “一尊烈阳君王,我都对付不了。”

    苏离转过身,没有再去看诸葛浅蓝的结局。

    因为,那下场一定会非常的惨烈——因为烈璇玑已经要将诸葛浅蓝当场采补,羞辱折磨!

    而这一幕,要当着苏离、苏叶的面去这么做!

    到这一刻,其实烈璇玑也明显已经发现——那面具人并不强。

    烈璇玑还依然能源源不断的吸收神性之力。

    而此时的苏离,却一丝都已经吸收不到了。

    苏离看向了系统面板,因果值还剩下1点。

    而天机值,随着他入魔的心思汹涌而出,已经在飞速减少。

    不过刹那,就已经少了近40万天机值,而且还依然在飞速减少。

    “上善若水,太上忘情。”

    “专气致柔!”

    “师尊!师尊冷静啊!”

    苏叶咆哮着,跪在地上‘嘭嘭嘭’的磕头,苦苦哀求着。

    到这时候,苏叶依然想着大局为重,不能死在这里,不能死在烈阳君王手里——因为烈阳君王就是一个工具人,就是一个先驱!

    如果一个先驱拉了师尊同归于尽,那人族就彻底完蛋了!

    苏叶心中的咆哮,让苏离系统面板上的天机值的减少渐渐停了下来。

    天机值,还剩下273329点。

    因果值也只有1点。

    那么,还有拼命的资格吗?

    所以,有时候有机会用的时候不用,错过了机会,就也无法动用了吗?

    “小叶子,有时候,该拼还是要拼,不要去计较太多的得失,也不要太理智。”

    “是好功法,但他并不完全适合你,或者,你要走出适合你自己的路来!”

    “另外呢?以后,如果不足够强,就不要学为师这般,太过于莽撞……”

    “小叶子,抱歉,师尊无能,将你牵扯如如此巨大的杀局,但你放心,人族还是有未来的!只是,或许从今往后,你再也不记得你会有这样一位师尊了。”

    “师尊,将化身太上天魔,先为你扫清眼前的障碍——”

    苏离轻声呢喃,在苏叶无比惊恐、绝望和悲绝的眼神中,苏离即将魔化,即将强行动用最后的绝杀。

    可,此时他的声音定格了。

    整个环境,忽然猛的发生了变化。

    如忽然之间,出现在了星河区域一样。

    而此时,苏离忽然看到了三个人。

    一个被镇压在苍古的如同‘七龙祭坛’般的、被无尽锁链锁住的人。

    这祭坛,被锁链枷锁着,被一个紫衣纱裙女子拉着。

    而那女子身边,则有着一位粉色纱裙的少女随同。

    “雨素,伺候好少爷。”

    “好的,漓姐姐。”

    “小小君王,竟是如此放肆。”

    那紫衣纱裙女子说着,目光锁定了远方的烈璇玑。

    ……

    苏离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完全懵了。

    这三个人是?

    苏离看着那如七龙祭坛上枷锁着的场景。

    七龙祭坛上,是一座阴森的囚笼。

    而囚笼之中,是一个=披头散发,像是被削去了半张脸一样的怪人!

    那人看起来极其丑陋——或者说,那不是丑陋,而仅仅是因为被毁容了。

    那人剩下的半张脸,显露在外,眼神空洞而幽深。

    那个人,被囚禁在囚笼里,浑身的骨头和灵魂,都被黝黑色的、缩小版的锁链枷锁着,已经被彻底的镇压。

    那.whhryl.人低着头,披洒的黑发遮住了他大部分的容貌,只留下被削掉了的半张丑脸露在外面。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那囚笼里的人似有所察觉,抬起头,目光呆滞、茫然的看向了他,然后,又绝望的低下了头,全程,眼神灰暗无神,如丧失了灵智。

    苏离的心神、灵魂猛然一炸——刹那之间,他的脑海之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道画面!

    黑暗中,婴儿状态的他自斩了天人之魂,而那天人之魂并没有死去,只是脱离了婴儿的桎梏,丧失了意识,飘荡了出去。

    如今,二十六年过去,这天人之魂不知成长成了什么东西,被镇压在了囚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