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赵旭李晴晴〕〔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顶级神豪林云〕〔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都市医品仙尊〕〔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没钱上大学的我只〕〔玄天龙尊〕〔妃倾天下:王爷请〕〔诅咒之龙〕〔重生八零娇娇媳〕〔镇国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80章 血河锁烈阳,绝境显人皇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卷第180章血河锁烈阳,绝境显人皇苏离看着那被如七龙祭坛锁住的、毁容的天人之魂苏离,一时间心情无比的复杂。

    这时候,他几乎百分百确定,那一定是他曾经自斩所脱离出去的天人之魂!

    所以苏星河等人的说法没错——他确实是丢了天人之魂!

    所以???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忽然想到了某个画面。

    那是他面对云易梵的时候,面带微笑的立誓——

    “我苏离,在此以变异之魂立誓,愿自废我幽冥穆族变异血脉,废我殒寂之魂的变异天机之术!我以真心立下魂誓,自此之后,此两项能力全部废除,若有违此誓,便让我苏离,永镇镇魂塔之中,被七龙枷锁锁魂,被七龙祭坛炼魄,被五行轮回——”

    那个誓言,当时并没有成功,就被云易梵阻止了。

    那时候,云易梵忽然祭出元婴,喷出一道黑暗之力,直接扫过了当时的他的头顶。

    同时,云易梵一掌拍向了当时的他的眉心,那一击又快又狠!

    “我,云易梵,替苏大师毁誓,愿代替苏大师承担破除其立誓之反噬!”

    https://

    冥想出的画面中,云易梵主动站了出来,随即狠狠瞪了当时的清霜一眼,冷声道:“贱人!”

    清霜眼瞳微微收缩,没有在意云易梵的话,反而目光死死的盯着苏离。

    最终,她眼瞳中闪烁着的一份灵光,渐渐黯淡了下去。

    就仿佛,那一刻,她所有的希望,全部已经丧失。

    她闭上了眼,眼角,莫名淌落两行泪水——我的剑道明主,在哪里?

    好一会儿,她睁开了眼,眼神已经变得陌生了很多。

    原本存在的一丝妖魅、魅惑气质,也已经彻底的消散了。

    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尊万年的冰霜一般。

    ……

    这一幕画面显化的刹那,又陡然之间湮灭。

    下一刻,又一幕画面,陡然之间呈现在他的冥想之中。

    那是他第一次以天机之眼详细观看镇魂碑的那一幕,而那一幕,发生在档案世界里。

    那一刻,苏离如心血来潮,在这种冥冥感应之中,仿佛一下子跨越了时间长河,回到了两万年后,回到了他自己身上。

    而这一次,似乎是发生在现实之中?

    隐约之间,他感应到了他自己已经开启了风水玄术之中的观天之眼。

    而此时的他,原本以他的能力是看不清这镇魂碑到底是什么的。

    可在这冥冥之中的感应力,苏离却忽然看清了原本看不清的东西。

    镇魂碑是黑暗的,上面流淌着鲜血,鲜血上又燃烧着火焰。

    而且,镇魂碑不是碑,而是一根大腿的腿骨被利器削成了石碑模样而已!

    非但如此,这镇魂碑上,还有字。

    那些字,在原本的那个苏离眼中,是非常模糊不清的。

    可他意念一动,那苏离便立刻运转了特殊的天枢秘术进行加持。

    “天地之法,地火风雷,玄术加身,天机化眼!”

    那个苏离暗中动用玄术,心中默念法诀的同时,苏离冥想之中本能的调用了一缕天机造化本源气息流转自身,并抽离那片天地的大地的地脉灵力,进行加持。

    “嗡——”

    那个苏离功聚双眼,开启加强的玄术天眼之后,清晰的看到,那巨大的石碑上,镌刻了一行恐怖的符字——下一站,月冥城!

    这几个大字下方,又是一行古老的符字:天机焚骨,万象魔魂;幽幽紫嫣,道道雨晨。梵天化土,欲海加身;苏离殒道,七龙还魂。”

    那个苏离看到这一幕字之后,整个人似乎都惊住了。

    而冥想状态的苏离,重新温习这一番过往的经历,心中若有所思。

    这时候,那一行字,忽然剧烈的燃烧了起来,化作熊熊的烈焰。

    血色的火焰里,苏离看到了他自己披头散发、一张脸已经被毁了容,并烂掉了半截!

    他身体佝偻,被一道道血色的锁链锁着,像是囚徒一样,被拉向黑暗的深渊。

    看到这一幕,那个苏离当场愣在了原地,而此时,加持了一缕冥冥中意志的苏离,却看向了囚笼中那个囚徒。

    随后,于冥冥之中,苏离发现,那毁容的囚徒苏离,忽然抬起头看着他,眼中露出了一抹阴厉而诡异的狞笑。

    画面,就在此时中断。

    因为,这一抹阴厉而诡异的狞笑,此时和眼前的囚笼中的那个毁容天人之魂,形成了完美的契合。

    两者的画面,在刹那之间融合。

    然后,这一切,仿佛从虚幻,走向了真实。

    苏离的冥想消散,身心仿佛跨越了时空,而变得无比的安详。

    “所以,当时的天机之眼,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吗?看到了我自己丢失的天人之魂被镇压了?就像是我看到魅儿的天人之魂被镇压了一样?”

    “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时间出现了某种断层?”

    苏离沉思之间,那天人之魂眼中的狰狞、诡异和凶戾之色忽然猛的一颤。

    与此同时,苏离隐约听到了耳边那无比神秘的雷霆之音再次炸响了一下。

    “轰隆隆——”

    “哗哗哗——”

    耳边的神秘雷霆之音炸响之后,天地间,仿佛有‘沙沙’的翻书的声音显化。

    随后,苏离发现,那变得异常凶戾、狰狞、血煞、诡异的天人之魂眼中的戾气,渐渐的消散了。

    接着,苏离留意到,他的系统面板上的因果值,也在此时,彻底的没有了。

    最后1点因果值,仿佛在这样的异常变化之中,扣除了。

    这一次,他没有遇到魅儿,也没有遇到所谓的南宫婉儿,反而莫名其妙的遇到了他自己的天人之魂,以及带着天人之魂流浪的华紫嫣和沐雨兮?

    但是很明显,此时的华紫嫣并不叫华紫嫣,而是叫‘华紫漓’,而沐雨兮也不叫沐雨兮,应该是叫‘沐雨素’。

    但苏离疑惑的是,沐雨素不是和苏荷有关系吗?

    那么这个华紫嫣也就是华紫漓,又和‘苏荷’是什么关系呢?

    苏离心中的疑惑更多。

    他隐约发现,这一方世界,牵连着太多也太深的因果了。

    此时,当囚笼之中的天人之魂陷入安静的状态之后,苏离发现,他自己仿佛已经不再存在了一般,莫名之间,就化作了虚无状态。

    而他的系统面板上的系统名称状态已经又发生了变化。

    神隐?

    神隐是什么鬼?

    和《道生一之神隐篇》有什么关系吗?

    所以‘浅蓝’到底是不是系统的名字?

    苏离就这个问题进行了冥想。

    可惜,这一次无论如何冥想《皇极经世书》,都没有任何的效果了。

    他还是站在了原地,但是有一种自身已经彻底透明了的感觉。

    而且,这一次他非常清晰的察觉到,如华紫漓和沐雨素两人,明明抬眼从他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但是眼瞳之中没有任何的焦距。

    看不到他。

    甚至可以说,这两人来到此地的时候,从头到尾都看不到他。

    这种情况,和他在云家祭祀之地发生的情况完全相同。

    没有因果,所以看不到他?

    但是,眼下已经是两万年前的情况,他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为什么依然出现了这种情况呢?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以及分页上的信息,仔细的观看了许久,却依然没有答案。

    系统面板上的时间,第一层在倒退,倒退得很慢。

    而第二层依然是在前进,前进的时间流速也很正常。

    苏离尝试着动用了一下分身,才发现,经过先前那一剑之后,分身全部处于濒死状态了已经。

    只因为他心神被华紫嫣和沐雨兮、也就是华紫漓和沐雨素吸引了,才没有留意到这一幕。

    眼下,他就剩下孤家寡人一个,而且还是一具实实在在的本体。

    一旦被人一剑杀穿,就gg。

    苏离看了看他身上所有的底蕴,最终,就看到了三样东西——罪月幽魂剑、白宇魔神耀光弓以及近百万块的极品灵石。

    这些极品灵石,还是当初华云霄赠送的,来自于云荒时代的极品灵石。

    苏离的目光凝聚在这些灵石上的时候,这些灵石忽然化作白光,飞出了乾坤戒指,并忽然之间在虚空炸开。

    一片片白色的、蕴含着云荒时代的法则能量的气息,忽然之间弥漫而出。

    与此同时,那一柄罪月幽魂剑,也自行的飞了出来。

    那原本是清霜居住过的地方,并形成过剑魂。

    此时飞出之后,竟是忽然主动的鸣叫,开始将四散的清霜的幽魂收集回来,并不断的哀鸣着。

    此时的苏叶,还在跪地磕头,三跪九叩。

    他原本已经开始忘记了还有师尊的存在。

    可是这柄剑,可是这哀鸣,可是这万道白光,却让他忽然永恒的记住了先前那一幕。

    师尊。

    走了。

    彻底的消失于这个世界。

    没有人会记得他的存在!

    没有人了——如此,那么我苏叶,就永恒记得师尊的存在!

    而这一切,只因我苏叶无能——我若强大,谁能欺我,谁能逼得师尊化道,谁能辱我人族?!

    师尊走了,我苏叶,从今往后就再没有师尊,再也没有师尊了。

    苏叶看向了那百万道蕴含云.jxpx.荒时代天道的灵气法则之光,忽然对天发下宏愿!

    “罪恶之源!诸天万族!今日我浅蓝星为罪域,他日,这罪域,将成为镇压你诸天万族的罪域!”

    “罪域星,不是罪己,而是罪万族!”

    “罪域之奴,将永生为奴——诸天万族,将永生为奴,为师尊麾下之贱奴!”

    “罪人族者,人族必将以罪域奴之!”

    “我苏叶,恳请这一方天地,赐我开荒之法!赐我灭杀之道!赐我永镇之资!”

    “我将以我三魂七魄,献祭人族苍天,为苍天立道,为万世广开希望之源!”

    “师尊在上,受我苏叶三跪九叩一拜!”

    苏叶跪地磕头,百万蕴含云荒时代天道法则的极品灵石,全部化作云荒时代的天机、造化以及本源之力,涌向了苏叶。

    而这一刻,华紫嫣与烈阳君王的战斗,也同时开启。

    “紫气万道!”

    “轰——”

    华紫嫣衍化万道紫气,形成一张壁画并朝着烈阳君王猛的一拍。

    烈阳君王浑身一震,气血轰然炸裂,全部被碾压粉碎,化作壁画上的色彩。

    “轰隆隆——”

    虚空不断炸裂,毁灭的劲气冲击如墨水,烈火焚烧着的鲜血仿佛颜料,而那道道紫气,仿佛虚空中笔走龙蛇的书法。

    “嗤嗤嗤——”

    壁画上,大量的画面呈现了出来,而烈阳君王,化作赤身男子,正在被道道紫气雷霆巨鞭猛力抽打,每一鞭子都皮开肉绽!

    “轰——”

    壁画中的烈璇玑战魂开启,炸出数道烈火,汹涌如狂。

    同时,无尽神性之力挣脱枷锁,形成天地道法的轨迹,并当场从壁画之中龟裂了开来,形成纸片人陡然之间就要膨胀复苏。

    “嗤嗤——”

    这时候,华紫嫣陡然显化无尽紫气烈焰,汹涌环绕纸片人。

    紫炎熊熊燃烧,烧得那纸片人血肉急剧炸裂,粉碎虚空,引得法则都近乎于炸裂。

    但是这般场景,竟是已经丝毫不伤及无辜——这般战斗,每一缕能量,都在限定的范围之内,在某种规则的领域之内。

    所以,哪怕是看着黑洞显化,法则崩乱,却如同在另外一方空间的战斗,与这一方黑暗虚空毫无影响。

    “啊啊啊——”

    烈璇玑咆哮如狂,气血更加汹涌如狂,四方虚空中那虔诚的跪拜、祭祀的声音如天地间密集的禅唱之音,令人心颤。

    华紫嫣的脸色微微有些凝重,海量的紫气显化之后,她浑身燃起紫色火焰,如整个人披上了一层紫色火焰的霓裳羽衣。

    与此同时,她一字一句道:“皇极,惊世!”

    “轰——”

    紫炎剧烈焚烧,那纸片人烈璇玑当场炸裂,化作无尽冥火飞天而起,在虚空中极速烧成了劫灰!

    而就在此时,天地间的神性之力逐渐凝聚后,一个一模一样的烈璇玑当场衍化了出来。

    “灭我离魂,断我皇极,很好,此仇,不共戴天!诸葛浅蓝?找背后的强者出手是吗?那便看看,谁的势力更强!”

    烈璇玑说着,忽然当场跪在了地上,以头抢地,狠狠磕头三次之后,鲜血流淌而出,神性的力量和鲜血交织之后,一道黑暗光影当场在此地显化了出来。

    “烈阳之神!”

    诸葛浅蓝摇摇欲坠的身影凝聚后,颤声开口道。

    而这时候,华紫嫣也忽然呼吸凝滞了。

    她的双眼凝重的凝视着那黑暗光影笼罩的黑袍男子。

    那黑袍男子一身气势凶煞如狂,却无比的内敛。

    如果说烈璇玑是烈阳的化身,那么此黑袍男子,就是真正的燃烧着的‘中子星’般的化身。

    那是一种已经无法言语的恐惧。

    他一出,这片黑暗星空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这黑袍男子的目光扫过众人之后,同样目光穿透了苏离,并落在了此时的苏叶身上。

    “超脱法则?时间法则加持吗?”

    黑袍男子的声音略显沙哑,轻声的说了一句之后,暂时没有理会苏叶,反而是再次将目光落在了华紫嫣的身上。

    “皇极?不过区区‘天枢’状态罢了,卑微如蝼蚁,也敢自称‘皇极’。”

    黑袍男子烈阳之神沉声开口之后,又淡淡的瞥了烈璇玑一眼,道:“天枢之斧,到现在都没有用好。感悟天枢状态,你还做得不够!

    接下来,先从镇压她们开始,慢慢练习天枢斧法,什么时候一斧头能砍断他们的离魂,什么时候,你就天枢小成了。

    什么时候一斧头能砍得她们的离魂跪地自主臣服,自称‘贱奴’,你的斧法就天枢大成了。”

    烈阳之神淡淡开口。

    烈璇玑却无比认真的牢记。

    “眼下,倒是有一些练习的好对象。”

    烈阳之神说话之间,忽然抬手朝着虚空一抓,道:“区区玉狐,也敢窥视本神天机?”

    他说着这般话语的时候,猛的朝着黑暗星空深处抓了过去。

    “轰——”

    刹那之间,一只七彩玄光笼罩着的雪白狐狸,猛的被抓了出来。

    “烈阳之神在上,小女子只是无意经过此处天河,因忽然之间要临产,又怕惊动上神,是以才隐匿——”

    “噗——”

    那雪白色的玉狐话都没有说完,便被烈阳之神眼光一凝,接着他眼瞳之中迸射出两道恐怖的斧光。

    斧光先后出现,并刹那凝聚成了一体,当场劈中了那只七彩玄光笼罩的玉狐。

    “啊——”

    雪白狐狸身体炸成万片血雾,其中,两道弱小的胎儿小女婴儿形成了如太极混沌般的图腾,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当场掉落了下来。

    “不——”

    雪白狐狸的身体当场被劈穿,幽魂离魂等全部当场杀穿,身死化道。

    两只婴儿状态的小女孩儿自虚空落下,掉落到了沐雨兮身边的囚笼之中,落在了那天人之魂的手上。

    “嗯?竟然没死?”

    烈阳之神的目光扫向了那两只带着玉狐特征的小婴儿,眼中的杀机凝聚,当场锁定了囚笼之中的天人之魂。

    随即,他微微一愣,杀机收敛了几分。

    “交出来!”

    他忽然冷声呵斥。

    这时候,那天人之魂静静的抬起头,空洞的双眼扫了远处的烈阳之神一眼,手就要将两只女婴儿丢出去。

    可,就在此时,苏离天机商城之中的那一枚玉雕,忽然显化而出。

    那其中蕴含着的一点因果之力,竟是在此时定住了时间。

    “嗡——”

    玉雕飞了过去,瞬间击中了天人之魂的眉心,并一举没入了进去。

    下一刻,玉雕又从他的眉心掉落了出来,接着形成了一个翠玉玉雕挂饰,很自然的挂在了其中一只女婴儿的脖子上。

    而这一刻,定格的时间又恢复了。

    而此时,则正是那烈阳之神说出‘交出来’的那一瞬间。

    囚笼中的天人之魂,眼中多了一缕说不出的东西。

    那是一抹人性化的情感。

    而这一缕情感显化之后,他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于此同时,他仿佛感应到了苏叶立下的那一份天大的宏愿,感应到了漫天变化的极道之光。

    随后,他将目光落在了远处的苏离的身上。

    苏离,也在此时再次看向了那一道天人之魂。

    这时候,苏离发现,他忽然明白了很多东西——那依然是他,在前路为他试错的他,在无数的岁月里踏出了一条生之路的他。

    只是,那个他,或许也已经走到了某种尽头。

    刹那之间,苏离仿佛解开了他自己的记忆禁区,他看到了一些不同的画面。

    只是,这些画面很快又崩碎了。

    那一刻,苏离发现,他似乎拥有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

    这种力量,可以杀穿一切。

    但是,这种力量,他又并不足以真正的掌握。

    烈阳之神说了一句之后,并没有等待结果——或许在他看来,结果已经注定。

    所以,他抬手之间,朝着华紫嫣一掌拍出。

    一掌,华紫嫣就被当场打散了。

    从烈阳之神开口对囚笼的天人之魂分身开口说话的时候,那一掌也已经打出了。

    所以,当苏离意识到的时候,不仅华紫嫣被一掌打散成了团团紫气,即将湮灭。

    便是那囚笼身边的沐雨兮,都受到了干扰。

    “不好——”

    这时候,沐雨兮也察觉到了不对,当即衍化阴阳之道,猛然卷起囚笼,就要带着天人之魂逃离。

    “轰——”

    烈阳之神的攻击忽然降临了,仿佛已经跨越了时间与速度,在他说话之间,攻击就降临了。

    囚笼间的锁链,忽然被毁灭的斧光劈碎,远方的黑暗深渊陡然出现,并在刹那之间,卷走了囚笼。

    而那一刻,囚笼中的天人之魂,将一道金色的光芒打入了苏离的眼中的时候,另外一道光在虚空,形成了一幅壁画。

    而两个小女孩儿,则当场被卷入壁画之中。

    壁画飞天而起,刹那之间消失了。

    囚笼被镇入万丈的黑暗深渊深处,而沐雨兮则完全失神,想要去取回囚笼,却被无穷无尽的斧光击中,当场炸成阴阳混沌之气。

    “轰——”

    黑暗中,囚笼忽然崩裂。

    而此时,苏离感应到自身忽然变强的刹那。

    他仿佛被加持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以至于他还在考虑的时候,意识一黑。

    下一刻,他如魔魂复苏,化身太上天魔般。

    “轰——”

    太清分身当场从虚空中走了出来,一身魔气纵横无敌。

    他手一伸,罪月幽魂剑显化而出,被他提在了手中。

    随后,他的目光锁定了正肆无忌惮猎杀华紫嫣、沐雨兮和诸葛浅蓝的烈阳之神。

    “咻——”

    一剑,当场斩了出去。

    这是一道恍若血河咆哮的剑意。

    仅仅只是普通的血河剑意,却一剑当场杀穿了所有一切的玄妙,刺中了烈阳之神的眉心,并当场将烈阳之神钉在了远方的星河中。

    “轰——”

    星河炸裂,血水淌入星河,形成了无比恐怖的血河!”

    太清分身转头看向了苏叶,忽然一剑杀出,将苏叶的天人之魂当场杀了出来,屈指一弹,当场封镇到了那一片星河血河之中。

    “血河,乃是你今后的试炼之地!记住你师尊所说的每一句话!

    另外,你要牢记——你的敌人只有你自己,等有一天你无论如何都杀不死你自己了,这世间就再无人能杀死你!

    但,不要亲近任何与魔相关之物,当,万劫不复!

    此言,谨记!”

    太清分身说完之后,看了看远处被钉在血河中的烈阳之神一眼,又是一剑斩出。

    “轰——”

    神性湮灭。

    远处,星河深处的烈阳星,陡然黯淡无光!

    “两万年后!两万年后我会回来的!皇极——”

    远处,有咆哮的神性之音显化于虚空深处。

    太清分身又是一剑斩向了烈璇玑。

    “噗嗤——”

    烈璇玑人头滚落,离魂逸散而出,遁入罪月幽魂剑之中。

    “罪入幽魂,离魂为奴,永镇之罪!”

    “此剑,往后随你出战!”

    太清分身说完,抬手一挥,那柄剑,当场猛的刺入了苏叶的眉心。

    苏叶身体一震,当即意识到了什么。

    “师尊——”

    苏叶尖叫。

    这时候,太清分身却忽然炸成了一片魔气,彻底消散。

    此时,黑暗之中,苏离复苏——先前的那一幕,他像是亲历者,又像是旁观者。

    而此时,苏离却看着他的所有能力全部陷入黑暗状态,一时间,心情复杂。

    这是入魔了?

    还是没有入魔?

    还是那只是天人之魂归来之后他的真实战力?

    苏离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一次他损失惨重。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系统的名字已经恢复了正常——

    只是,苏离看向因果值的时候,顿时也不由有些无语——因果值扣成了负数!

    而且,还不止负了一点,而是-2!

    好家伙!

    苏离的心情有些不平静,而他此时闯情况,虽然系统名字正常了,但是他依然是‘虚无’状态。

    而且隐约之间,他知道,这一次的两万年之行,估计到头了。

    他没有见到南宫魅儿和南宫婉儿,这明显和南宫婉儿认识他、骂他是老阴比不符合。

    但是……

    他见到了南宫魅儿和南宫婉儿的母亲,被烈阳之神一斧头砍死了,彻底杀穿了。

    这是一个无比悲哀的故事。

    关键是,在这样的战斗里,当烈阳之神对囚笼说话的时候,战斗已经开始也已经结束了。

    此时,诸葛浅蓝渐渐的缓过气来。

    这片黑暗的星空已经不知不觉之间回到了浅蓝星所在的寒潭之地。

    而诸葛浅蓝,也开始凝聚天道意志,先是开始帮忙收集最惨烈的清霜。

    清霜被天道之力恢复,已经处于残魂状态。

    她复苏之后,只是在默默的悲鸣自语——我的剑主在哪里?

    随后,诸葛浅蓝凝聚天道意志,恢复冷云裳。

    可惜,此时的冷云裳,离魂已经被彻底镇压在了镇魂墓里,被烈阳星那边永镇,已经无救了。

    接下来又是拯救华紫嫣和沐雨兮。

    可惜,她们已经被打散,落入黑暗深渊之中。

    如今收集出来的,也仅仅是一些紫气以及一些逸散的虚弱本源。

    诸葛浅蓝将这些凝聚出来之后,重新凝练出两个少女来。

    一个,她为其取名‘华紫嫣’,而一个,为其取名‘沐雨兮’,并将其凝练成为华紫漓和沐雨素的分身,让她们秉承天地的天机、气运,在不断的轮回之中,活出她们过往的离魂。

    若是能从黑暗深渊之中复苏,那么她们就有真正复苏的希望。

    而如果不能,将永远的行走于迷失之地,迷乱在时空之中。

    诸葛浅蓝凝聚出了华紫嫣和沐雨兮,却又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即看向了天空。

    天空中,法则降临,异象纷呈。

    “护道者,你们都去了哪里?浅蓝星……已经扛不住了。”

    诸葛浅蓝忍不住落泪。

    重新凝聚出的华紫嫣和沐雨兮、清霜,却被她抬手之间,化作幽魂,没入天地之中,消失不见。

    这种道伤,需要无尽的岁月不断人的磨砺,才可以有一丝恢复的希望。

    诸葛浅蓝的询问,没有得到答复。

    但是她预选者的身份,却在此时,忽然晋升,生命层次蜕变,从‘预备者’成为了正式的护道者。

    从今往后,她就是星球守护者之一了。

    但,这个之一,可能也是唯一了。

    晋升为护道者之后,诸葛浅蓝忽然明白了一个无比可怕的真相。

    她看着早已经消失了的囚笼,忽然再次泪流满面。

    ……

    苏叶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眼中的血泪,无法控制的淌出。

    好一会儿之后,诸葛浅蓝恢复正常,并看向了苏叶。

    “苏叶。”

    “师尊。”

    “我不是你师尊。”

    “那……你是师娘对吗?”

    “你没有师尊,.xgchotel.从来都没有师尊。这些真相的深渊,不要去探查了。你还太小,无需负重前行,那样只会毁了你。”

    “不,我将永世不忘!只要不死,终会出头!”

    “将这些,镇压到十八层记忆禁区吧。”

    “不!”

    “不要倔强。”

    “这不是倔强,而是我的道心!”

    “镇压不等与忘记,想要变强,先要学会变弱。”

    “可——”

    ……

    禁忌降临,苏叶终究是封印了记忆,但他没有封禁在第十八层,而是第十九层。

    他破开了记忆禁区的极限,开辟了第十九层记忆禁区。

    对于他而言,那是他的道——未必也一定会忘记,但是,一定会绝世无敌!

    “苏叶,趁着现在你还记得,有些话,你要牢记。”

    “弟子一定铭记。”

    “天道如父母,所以,不要嫌弃天道微弱,就像是孩子你不要嫌弃你的父母很贫穷、是普通人一样。

    他们哪怕再卑微微末,却也总是会将最好的给你!”

    诸葛浅蓝看向了苏叶,语气格外语重心长。

    而此时,苏叶闻言,则无法忍住,痛哭流涕。

    他不甘,他憎恨,他诅咒,他疯狂,他也绝望和无力。

    但是这些情绪,都在此时,在这样一句话之中湮灭。

    “我……我明白了。”

    苏叶低下头,低下了那一颗无比倔强而傲气的头。

    “有时候,我们这些父母,哪怕是拼尽了一切,哪怕是去割肉、流血甚至向天道本身献祭天机造化与本源,也无法比得上别的那些随意的一根汗毛所带来的力量。

    微不足道的悲哀在于,起点太低,太whhryl.微不足道了。

    人族式微,很多绝世天骄奋斗一辈子的终点,也比不上万灵种族的婴儿般的起点。

    而这,才是人族最大的悲哀。

    所以,不断的蜕变凡血,不断的由强变弱,不断的化凡,不断的提升生命底蕴层次,才是我们人族的希望之路。

    人族最弱,但是人族的生命底蕴层次的蜕变,比万灵种族都要强——因为,那条路是没有终点的!

    没有终点,就是生命底蕴层次没有上限!

    所以,我们人族,只要倾尽全力养出一尊人皇,那,就将无敌于万族!”

    诸葛浅蓝长叹一声,道:“为此,哪怕付出所有代价,都可以!”

    “苏叶,跟我一起去化凡吧,于黑暗之中复苏,于黑暗之中,重新崛起——如今,你具备着超脱的因素,具备着一切的希望之源!”

    诸葛浅蓝劝道。

    “不,我不会化凡!我依然坚定我的路,那是我师尊叮嘱的路!

    而为了不让这世间的修行者再重蹈覆辙,我会狠狠折磨他们!

    与其让异族碾压、屠杀,吸纳神性,不如换我自己来!

    我不惧这世间所有人的仇恨,愤怒,我无所谓所有,只愿将来有不止一尊人皇降世!

    为此,我化身黑暗,化身为魔,也绝不会在意!”

    苏叶一字一句,话语铿锵有力!

    “不,你错了!人皇,有且只可能有一尊!那,一定会是你!因为你是我所见,唯一的能补全天道法则破灭道痕的天骄!”

    诸葛浅蓝语气肃然。

    “不是我,是师尊!是我的师尊!”

    苏叶还在挣扎。

    诸葛浅蓝叹了一声,道:“孩子,没有师尊,这一切,都不过是你过于思念你死去的弟弟,分裂出来的天人之魂的幻觉罢了。”

    诸葛浅蓝说着,朝着苏叶的眉心一抹。

    “轰——”

    那一刻,苏叶眼睛定格在了原地,然后,身体轰然一震,当场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