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82章 万年囚笼镇天魂,黑暗湮灭凝皇心
    魅儿主动的表现,让苏离心中一阵温暖——魅儿实在是太温柔太体贴了。

    有道侣如此,夫复何求?

    其实在问出那句话的刹那,苏离就已经察觉到了苏星河存在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沐君逸和穆清妃都有问题的情况下,沐雨兮离奇消失,同时苏荷也出了问题,那么苏星河还能一直没问题?

    就算是那血色巨碑对于他确实是没什么大的影响,以他超凡天机大师的能力可以规避,但是他在现.whhryl.实之中,差点儿导致时间无法同步,这件事,让苏离其实已经产生了一系列的怀疑。

    不过,一些事情,他仅仅只是记录在了系统面板的分页上,没有过多的去考虑。

    在人族大环境面临凶险的前提下,有些事情,苏离原本打算不去计较太多。

    可是从先前的镇魂碑的事情来看,恐怕这样的路行不通。

    这个世界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定型般的状态,已经很难再去改变了。

    真要动手,那一定是要壮士断腕、要刮骨疗毒才行!

    重症就要下猛药,不然积恶难除!

    目前,这样的争斗,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这样磨砺出来的天骄,且不谈其它,至少不至于出去就被完全的秒杀、毒打。

    而这样一代代的累积出来,优胜劣汰,以最强的血脉,重新修炼有情之法,就一定会有一个新的转变。

    此时,苏离考虑到的是苏星河的问题。

    之所以早就察觉到此人有问题,关键在于——在真通天塔中他复印了苏叶的那一刻,因为现实相当于分裂成了两个,所以现实中的苏叶,也是被他取代了的。

    所以,那时候,在孤月残峰的真正苏叶已经被镇压在了永恒的迷失域,而他则取代了苏叶,在孤月残峰面对诸葛浅韵一行人。

    而苏叶是在什么时候被替换的呢?

    是在被斩仙飞刀杀穿的那一刻被替换掉的。

    对于苏叶而言,他是不知道的。

    但是对于苏离而言,他是知道的。

    之所以出现了两个苏叶,一个在真通天塔中,一个在外界现实里,主要是因为,复印是全部的复印取代——而当时的苏叶,也有两个。

    一个,就在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里,这个苏叶已经被苏离复印取代,但是档案复印受到了影响,没有完全复制成功,然后苏离进入真通天塔后,那种影响被中断了,所以复印成功了,他就变成了苏叶并出现了真通天塔中。

    而现实里的那个苏叶,也是因为记忆禁区和现实中断之后,档案复印自然也就在苏离复印的时候,直接成功了,现实之中被取代。

    只不过,因为苏离自身没有达到‘造化本源’的这种层次级别,所以他在现实里复印了苏叶之后,几乎就是一个披着苏叶皮的苏离,各方面都遵从的是一种类似于‘超级智能’的状态,行事等依然只是出于一种本能。

    这一点,至道太清打穿了天羽星的刹那,同步了时间后他瞬间有所感应才知道。

    可惜那一刹那,同步又中断了,因此他再次和现实中的苏叶断了联系。

    这种中断,因为他还没有分离造化本源的能力,所以本体全部在真通天塔这边,是以苏叶那边除了动用一系列功法能力之外,其余连系统都无法共享开启。

    等复印完毕,进入记忆禁区之后,外界的其实也已经中断了复印,苏叶清醒之后,就察觉到了异常。

    而他则直接去了记忆禁区的过去,也就无法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如今归来之后,外界现实和他自己同步,他才知道他打算用将诸葛浅韵等人在血河之中炼死……

    而这一幕,却被苏星河一次次的提醒,甚至直接指出当时的现实是‘推衍的真虚未来’,以至于几乎破掉了时间上的融合状态。

    若是那样,就会出现一种情况——他在黑暗之中醒不过来,然后过去和现实无法衔接接轨。

    这导致的结果,一定是法则崩乱或者是过去继续发展,覆盖现实,并发生很可怕的、无法预知的事情。

    那么,连诸葛浅韵、诸葛嘉怡和苏叶都无法察觉的情况,苏星河凭什么可以发现?

    这就是苏星河的疑点所在。

    其次,他之前在提及壁画方面的信息的时候,魅儿在和他解释的时候,特意的让他不要了解壁画,说那是真正的囚笼,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魅儿还特意提及过的天书和造化笔。

    当时魅儿一提及,苏离心中便已经有了一些判断。

    虽然那之后魅儿没有具体说什么,却也暗中将他离开之后苏星河和穆清雅吵架的一幕、包括幽冥神殿的信息,都通过特殊的‘心有灵犀’般的手段暗中传讯给了他。

    正是如此,才有了他接下来忽然针对苏星河的询问。

    只是,没有想到,苏星河忽然之间化作壁画燃烧了起来,当场就消失了。

    此时,苏星河一消失,魅儿已经将苏离保护了起来。

    “轰——”

    果然,在这刹那之间,一声黑色的冥灰气息,化作一柄黑色的匕首,仿佛被极道的力量摧动,猛的杀向了苏离的眉心。

    “嗡——”

    魅儿衍化一道强大的殒魂之力,形成碗口大小的青色浑圆,猛的挡住了那绝杀的一击。

    这一击的力量有些强,那碗口大小的浑圆猛然扭曲了一下之后,立刻就要破碎。

    “嗤嗤——”

    魅儿再次运转殒魂之力,涌向了那青色浑圆。

    浑圆从半圆形刹那之间化作了一整个圆,并在瞬息之间猛的扩散了出去,在呼吸之间化作一片小型青色的领域,当场笼罩向了那匕首。

    “喀嚓——”

    那一刻,那匕首猛的遭遇到了殒魂之力的腐蚀,立刻自行的崩碎并化作了熊熊火焰,在青色的浑圆里燃烧了起来。

    魅儿微微皱眉,俏脸上多了一丝凝重之色。

    “嗤嗤——”

    青色的浑圆领域里,那燃烧着的黑色匕首很快就化作了冥灰,而这冥灰的手段,极其像是替身纸.zyxta.人燃烧之后留下的那种冥灰,也像是在旌阳村的冥纸燃烧之后的那种冥灰。

    苏离几乎立刻就看向了华紫嫣。

    华紫嫣俏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随即呼吸凝滞了刹那,美眸之中泛出无奈之色:“苏大师,你这也太信不过我了吧?这般手段虽然我擅长,但是我只是替身纸人施展完毕之后、被天道自行焚化啊。

    这匕首的情况,也是类似于‘天道焚化’的手段,你看我也没用啊。

    我还不至于对你动手吧?莫不是我活得不耐烦了,还想牵扯你的因果?”

    苏离深深看了华紫嫣一眼,道:“我可能刚从两万年回来,以至于思想一时间还没有转变过来,忘记了如今的世界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了。”

    华紫嫣哭笑不得,道:“苏大师,我真没有动用任何的手段!”

    苏离道:“对,我也真没有怀疑你。”

    华紫嫣闻言,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

    如今的时代,言语囚笼已经几乎算是人手必备的手段了,所以,有时候很多事情,很难以处理。

    人和人之间,没有任何基本的信任。

    回想过往,当初在旌阳村,面对那苍古石碑和水晶棺盖中的杀头者的凶险的时候,无论是云青萱还是诸葛青尘等人,其实都是有能力解决的吧?

    甚至是魅儿,哪怕是都有办法解决。

    但是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人装得弱,反而是他这个弱鸡,还在拼命逞强。

    如今,从两万年归来,结合系统排名看一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可,这些人还真是装得像是那么回事。

    特别是这华紫嫣,乃是华紫漓——正派守护者的级别的强者,此时在他眼前说不知道这冥灰是什么情况?

    这若是没有两万年前的一次经历,苏离还真会信了她。

    如今,他意识到,不能以人族大义为先决条件的处理这些问题。

    攘外必先安内!

    如果内部的问题尚且解决不了,那么外部的问题,完全都可以放下了。

    更遑论,如今的时代虽然黑暗、虽然糟糕,但是反而比两万年前刚爆发危机的时候,要稍微好一些。

    那时候,烈阳之神的祭坛遍布整个浅蓝星,可谓是令人无比的绝望。

    苏离淡淡扫了华紫嫣一眼,目光继而温柔的看向了魅儿,魅儿摇了摇头,眼神稍微示意了一下。

    苏离沉默了半晌,以眼神回应道:“若是一定会有一些牵引你离开的手段,那你就离开。你放心,我这边有足够的手段——我不逞强,但是也不弱。”

    魅儿以眼神回应道:“只是推测,未必是真。”

    苏离以眼神回应道:“一定是真。”

    魅儿美眸眨了一下,以眼神回应道:“所以,这冥灰,一定会形成对于我的某种锁定和感染,而到时候,我必须会很.jxpx.突兀的离开你。你这花月谷之行,可要当心了。”

    苏离道:“无碍,这次打痛任何来犯之人。”

    魅儿眼神回应道:“你这次,可有什么收获?两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离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有件事我待会儿在路上和你详谈。”

    魅儿道:“是深入交流的事情还是合道的事情,两万年里,有没有对不起我啊。”

    苏离道:“两万年,实际上只有一年。”

    魅儿呼吸微微凝滞了刹那,神色凝重的以眼神示意道:“苏离,你确定两万年只有一年?”

    魅儿的眼神凝重了许多,同一时刻,苏离陡然发现,四周的环境微微一变,魅儿动用了极道的魅惑手段,以形成了特殊的屏蔽领域。

    苏离以眼神示意道:“不要紧,我在与你眼神交流的时候,已经施展了一项特殊天机秘法——这天机秘法,来自于苏叶,异常厉害,蕴含了几个时代的天道规则与禁忌,可以屏蔽一切。

    况且我本身也并不能被轻易推衍和感应,所以我们的交流无碍。

    你有什么问题,大可以直接说。”

    魅儿沉吟了半晌后,神情格外凝重的以眼神示意,道:“苏离,从你回来,我便发现,你的唯我、不羁、锋芒都被磨砺掉了。我当时在想,两万年,见证了人族的各种变化,恐怕心确实会苍老,我都想过好好的伺候你几天几夜,让你好好放松一下,好好的适应这个时代,重新回到那个不羁放纵的你身上。

    可是眼下,你说才一年?

    若是如此,苏离,你这次回去——失败了。”

    苏离呼吸一滞,道:“失败了?”

    苏离隐约间心不由一跳。

    魅儿柔声示意道:“苏离,有些话我确实不适合说,而且哪怕是此地确实处于我的魅惑状态之下,也确实处于你的掌控之下,但是永远不要有绝对的自信的心理。因为,往往这种心理的出现,就代表,已经出事了。”

    苏离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魅儿。

    魅儿也同样看向了苏离。

    好一会儿,魅儿又道:“你在怀疑我的话,对吗?你在想,在外面,你只能信我百分之一成对吗?所以这些话,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其中的真假。”

    苏离沉声道:“你说的话,肯定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是有一部分是假的,或者真真假假,这使得你的话,不算是泄露某些秘密。但是具体该怎么去分析思考,就需要我们的心有灵犀了——甚至,我若是猜到,也一定不要知道,而是将其以禁忌的方式,记录下来。”

    魅儿闻言,美眸含笑,道:“你还是魅儿心中那个苏离,看来确实只有一年。”

    魅儿的笑,以及魅儿肯定的话,让苏离的心沉到了谷底——两万年之行,失败了!

    苏离变化的脸色,反而让魅儿美眸更显明亮:“不错嘛,生命层次底蕴提升了至少三层了,已经快和我的生命层次底蕴差不多了。你现在应该是七层,我是十层,不过这种分层没有定数,也只是我们人族的分层。”

    魅儿说着,忽然眼神加重了一丝意味,道:“分层这种事情,确实是非常有意思,其淬炼才层数越多,自身的生命底蕴层次越强,对应的锻炼效果越好!这种锻炼效果,一般都涉及禁忌之法哦。”

    魅儿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苏离当场就看懂了——魅儿没有显化丝毫和记忆禁区相关的信息,但是他却明白到了一件事!

    生命层次底蕴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记忆禁区啊!

    苏叶有十九层记忆禁区!

    那个苏叶???

    一年之内,把记忆镇压十八层记忆禁区,这难道不奇怪吗?

    苏叶背后,有大恐怖啊!

    苏离浑身颤栗,寒意凛然。

    “这一年,你的记忆深刻吗?”

    魅儿见苏离的表现,美眸之中,更多了几分欣赏、爱慕的神色。

    苏离道:“这一年,大概有种浑浑噩噩的感觉吧,混混沌沌的,有些茫然。”

    魅儿道:“浑浑噩噩的,可不就是混沌吗?前往过去,确实是会如此,毕竟不是真正的活在当下。过去就是过去啊。”

    魅儿的眼神示意了一下。

    苏离心中一凛,他知道,魅儿听懂他的话了——他的话的意思不是说他浑浑噩噩,而是以混沌代表阴阳,而以阴阳这两种正反状态告诉魅儿,回到过去之后他化身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在阳,就是跟随着云青萱,解决了部分因果,算是去完成任务。而一部分为阴,就是隐藏在暗处,做了一些暗中的事情。

    同时,他在后面重复了一个‘混混沌沌有些茫然’的说法,那意思就是继续表明——隐藏在暗处的那一年,他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魅儿在话语里夹杂密语、暗示、以及两人心有灵犀的那份感应,因此而在普通、甚至一些无聊的交流之中,告知了苏离很多的秘密。

    而苏离,同样在正常、真实而同样索然无味的回应之中,回应了惊天的秘密。

    然后,这样的对话,一直在持续着。

    大概十余个呼吸、也就是魅惑状态的极限之后,苏离从魅儿那边确定了一件事。

    他这一次失败的原因,在于他有可能被天道守护者算计了一道。

    而他留在苏叶身上的太清分身可能出了问题——因为那二十一年,他根本和太清分身完全失去了联系——甚至系统功能里,这个太清分身相当于是被斩断了。

    等同步恢复之后,他降临在太清分身上的时候,诸葛浅蓝莫名差点被打爆,烈阳君王等等一切出现,反而把天人之魂阴了过来,导致华紫漓和沐雨素出事。

    这其中只怕就是一场恐怖的杀局,那么,针对的到底是?

    “我背后的势力?”

    “我师尊?”

    “或者那时候,其实人族已经被攻陷了?苏叶就是一个囚笼,用来囚禁其师尊的陷阱?”

    “……”

    苏离整个人都不好了。

    跳回两万年前结果跳进陷阱了?

    那如何又能算不是陷阱?

    苏离沉吟了半晌后,他想到了那忽然刷出来天机商城里的一颗潜龙丹——所以,那颗潜龙丹是给苏叶吃的还是给他苏离吃的???

    想到这一点,苏离的头皮发麻,整个人的灵魂都差点有些不稳了。

    “所以,扣掉了两点因果,太清分身入魔化身太上天魔?”

    “为什么太清分身在苏叶的记忆禁区里反而还……”

    苏离的脑海之中,闪电般的出现了一个恐怖的画面——他离开的时候,他自己的那一座坟还在。

    而他回去的时候,也就是一年之后,那一座坟已经没有了。

    所以——太清分身???

    太清分身被镇压了,囚笼之中不是我的天人之魂,可能,那才是太清分身。

    所以这两点因果值的扣除……

    苏离无比的毛骨悚然!

    如果这都是真的,那么两万年前,已经有天道守护者在参与谋划?或者是想要研究出苏叶背后的存在?

    抑或者是我打算冥想混沌钟,惊退了那虚空之中的巨眼的窥视?

    更恐怖的是,他带着一种人族的大义之心归来,想要带领人族冲杀出去,结果那些守护者在暗中窥视他的完美的三魂七魄的能力以及……苏叶背后的师尊?

    苏离冥想的同时,感应了一下自身的分身等能力,发现其一切都已经正常了。

    而那天人之魂,被镇压在囚笼之中,被放逐到了宇宙星空的黑暗深渊是真还是假?

    “那一年里,天人之魂和太清分身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而太清分身,一定已经入魔了,化身成了太上天魔被镇压了!”

    “那么,苏叶记忆禁区的太清分身,又如何填补上去?是我那遗失的天人之魂还是他的天人之魂?我和他都有天人之魂,如果我的天人之魂已经无比厉害,他的天人之魂会差吗?我们乃是孪生的兄弟啊!而且我当时自斩将诸多资源、本源全部让给了他!

    而人族一定要不计较任何代价培养出一尊真正的皇级血脉,就一定会挑选出最完美的三魂七魄!

    所以,苏叶是拿出去被吸引的?

    所以,魂奴神子计划其实是魂奴人皇计划?

    更可怕的是——如果护道者在更早的年代察觉到了未来的动荡与黑暗的话……”

    “这一点可能吗?真虚天禁既然可以推衍过去,为什么不能推衍未来?”

    “如果未来可以推衍,但是未来的场景太黑暗太动乱的话,护道者会做的事情,就是将这种推衍形成禁忌,然后弄成陷阱囚笼,让能推衍的全部死掉!

    再将真虚天禁等所以可以推衍长远未来的劫难的推衍手段全部禁掉!

    所以真虚天禁这种神奇的强大推衍能力,就不能推衍未来了。”

    “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不让人族知道未来——所以,那些守护者为什么在烈阳之神屠杀人族的时候不出现?甚至在诸葛浅蓝落泪的时候……不出现?

    因为,他们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只有在全部死绝、全部近乎寂灭的状态下,才可以一次次的洗去所有的废物,留下最好的精华。

    大浪淘沙,最后的,才是真金。

    其余的,都只是沙子。

    而只要是沙子,都该死!

    所以,当目前为止,所有的存在,可能都是棋子?

    恐怕,真的都是棋子!

    那么魅儿这般存在又是什么?时时刻刻点醒自己莫要入局?

    所以魅儿是???”

    苏离默默叹了一口气,做出了最终的总结冥想。

    “所以人族灭在了谁的手中?

    人族,灭在了……”

    苏离仿佛冥想到了真正的禁忌,再次毛骨悚然,如坠冰窟。

    恐怖!

    大恐怖!

    不该接触的大恐怖!

    恐怕这一点魅儿都不知道。

    抑或者是隐约有所察觉,但是她绝不知道这一次苏离历经了什么,因而才让苏离注意。

    而毫无疑问——魅儿是他这边的。

    而他,很可能同样也代表了某种特殊的存在。

    苏离先是越想越恐怖,但,他却也将这些禁忌,全部的记录在了系统面板分页的‘禁忌’标识分页上,并设置了无比繁复的密码符进行记录。

    这些禁忌信息的记录,是前世世界各地的各种语言组合而成,什么古老的言、繁体、英、法语、德、日语等等稀奇古怪的组合。

    在他的智力无限提升之后,前世所学习过的一切,甚至偶尔听过、看过的一切,都可以丝毫毕现的被理解领悟。

    所以这些记录,苏离随便呈现出去,这个世界的天道都要懵逼。

    这些记录之后,苏离一如既往的松了口气,然后默默的冥想,自行遗忘相关记忆,却急着乱七八糟的语言组合的这些记忆。

    这些记住,仅仅只是符,但是苏离却不会完全的茫然,心中至少会有所忌惮、警醒。

    如今,什么外族,这时候苏离也已经完全都不去想了——眼下他只有两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万万不能暴露苏叶师尊真实身份的秘密,而且万万不能将这件事往他身上引——甚至小叶子之类的称呼一定要彻底斩掉!

    第二,包括姬炎炎的事情,他也一定不要显化出来!所以他回到两万年前回去了哪里?

    真正的答案是——他回到了十八年前,然后自斩,成全了苏叶,但是没有死去,而是形成了一缕天人之魂的幽魂。

    然后天人之飘了出去,迷失了!

    第三,他回到二十一年前的时候,同样的也是一身黑袍、鬼脸骷髅面具的装扮!

    所以这个装扮,同样也不能暴露出来,这个身份同样也非常关键!

    所以,他绝不能出现在二十一年前的那种信息里。

    这些信息,也绝不能和这些人分享!

    更不能提他回去了云家的祭祀之地的事情!

    这一点,更是不能有任何的暴露!

    特别是最后的那一场战斗,半点信息都不要呈现出来!

    一旦暴露了,他过去的分身就穿帮了!

    那么,他如果回到过去什么都没有做到,如何和云青萱信誓旦旦的说云青萱的母亲没事呢?

    因为他还携带着清霜,清霜融入了罪月幽魂剑之中,这大概会是最大的弊端和会暴露的信息点了。

    所以,他甚至有可能已经暴露了一些相关的信息,但是目前是没有任何证据的!

    因为,黑袍男子出现在了过去的过去,那是套了八层时间的状态。

    以当时的苏离而言——没有任何人认为他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这样一来,他只是有嫌疑而不是一定能确定他。

    所以,苏离问的那一句——“哟,怎么回去两万年前回来后,开始想我这个哥哥了?”

    当时就可谓是极其阴险,当场就下了语言囚笼!

    而那时候,魅儿猛的投怀送抱,一下子冲散了他回答的念头。

    现在,想起来,苏离都更加的毛骨悚然。

    所以,接下来诸葛青尘忽然说拿出龟书玄图对着他的本源照一照,就是提示他会像是上一次一样,遭遇必死之劫但是却不方便提醒?

    所以魅儿忽然和他说那诸多话语,让他小心,同样也是一种暗示和提醒?

    所以,在两万年前,魅儿的母亲的出现,那一定是一个天大的囚笼和陷阱!

    他不问魅儿就还好,一旦问了魅儿,那就铁定穿帮——因为当时,有且只有苏叶的师尊知道这件事!

    一旦他问了,他就坐实了苏叶的师尊的这个事实!

    除此之外,云青萱那边的身份也同样如此。

    所以,系统冥想出来的以及他施展过的生命之源衍化气泡、抠眼珠之类的手段,以后都不能用了!

    一用就出事!

    那么,我如此肯定云青萱的母亲获救了这一点,该如何弥补?

    “制造记忆!”

    “制造我救了她的记忆!”

    苏离联想到那块玉雕,隐约之间,他知道记忆该怎么去制造了!

    这段记忆,无所谓是否发生,只要存在于他自己的记忆禁区以及公乘青蝶的记忆禁区就行了。

    那么,这样的一段记忆,有吗?

    有!

    那就是公乘青蝶衍化‘现代富家少女追求屌丝苏离’的记忆,这个记忆,稍微修改一下,将其放在两万年前就可以了。

    然后,他在两万年前,天人之魂飘飘荡荡,遇到了公乘青蝶,被公乘青蝶所救,然后日久情深。

    之后公乘青蝶和云启明和离,他帮公乘青蝶驱散云青萱记忆禁区里的隐患之后,让云青萱可以没有异常的正视那段记忆就可以了。

    这种事情做起来难吗?

    不难!

    天机玲珑就可以修改!

    修改了,这种手段对他自己使用、并覆盖他的两万年之行的记忆禁区就行了。

    天机洗魂术?

    苏离都不用这个,只需要使用天机玲珑针对自己使用,比什么洗魂的手段都还要牛逼!

    除了要如此应对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

    关于他知道守护者布局的事情,一定不要去联想,不要去思考!以免惹祸上身!

    现在,面对这些存在,他是真的惹不起!

    所以,他还是得化凡,还是得装弱!

    ……

    此时,魅儿的魅惑状态已经解除。

    她大概也不知道、也不会知道苏离已经在刹那之间,结合和一百二十号分身,冥想出了所有的答案。

    这答案,未必也一定准确,却也让苏离明白,什么人族大义,可以先放一放了。

    人族灭族?

    恐怕真的是想多了。

    而他需要担心什么?

    慢慢发展就行了。

    舔她……天塌了,还有苏叶等人去顶,不是吗?

    呼吸之间,两人完成了某种交流,而见苏离恢复正常,魅儿终于松了口气。

    只要苏离意识到此行失败了,那就行了。

    其余其中的凶险,相信,以苏离的能力,如今也完全可以感应到了。

    魅儿美眸之中多了一丝轻微的放松的神色——她已经感应到了苏离的又一份死劫气息,但是她却一点儿都不敢表现出来,害怕打击到苏离。

    而如这般事情,并不仅仅是一次伏击可以针对苏离的,那,只是一切的开场而已。

    伏击的原因,也一定是为了抢夺那五块镇魂碑。

    不过——

    “有魅儿在,又岂会再次让夫君陷入如两万年前的杀局的那种凶险?”

    “或许,人族,已经奴役了烈阳一族?真通天塔中就是要……”

    念头闪过的瞬间,魅儿便立刻斩灭了,并形成了禁忌进行封存。

    随后,她看向苏离的目光,再次变得极致的温柔。

    苏离回应了魅儿一个温柔而宽慰的微笑,道:“魅儿,你知道妲己吗?我这次回去有些迷失,但是好像看到了师尊他们的一些过往的经历,你有兴趣听吗?”

    苏离嘴角含笑。

    “大鸡?”

    魅儿先是一怔,随即有些奇怪的看了苏离一眼,美眸中也有些羞涩和妩媚之意——你这人真是不正经,都这么危险了,还想着那个。

    苏离一看魅儿这般模样,顿时俊脸上的表情也颇为精彩。

    华紫嫣此时则一脸鄙视的看了苏离一眼——你也太猴急了吧?

    诸葛染月等人也是无言以对。

    苏离道:“……我说的是妲己,算了,还是谈谈此次两万年前的事情吧。”

    苏离开口说着,随即沉默了刹那。

    他本来是想谈谈封神榜之类的故事,刷一波天机值的。

    但是妲己是狐狸,狐狸就会引出魅儿的母亲那只狐狸被杀的事情——非常容易暴露。

    所以关于妲己的任何事情,他反而不能说了。

    而此时的沉默在于,苏离在等——如果已经离开的苏叶回来了,那么就代表了,他提及清霜乃是妖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注意。

    他之前在记忆禁区确实是很有说的欲望,而他也从未想过,记忆禁区两万年前会有杀局和囚笼。

    如今他不动声色的开口,身上套着玉清,所以其实也没有任何异常。

    至于他和魅儿私下说几句情话之类的,众人其实都见怪不怪了。

    “咻——”

    就在此时,离开的苏叶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